【沦丧】第五章 真相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卫生间裏静悄悄,袁来宝的脑海裏却是乱糟糟的一片。手裏的电话催命般不断震动,屏幕上「大傻奔」三个字更是让袁来宝意识到一旦接起这个电话很有可能就要将那行李箱物归原主了!这是袁来宝极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但是他也很清楚,接与不接这钱都不是属于他的,那些人可是敢闯进银行行窃的亡命徒,敢把他们的钱据为己有无异于自寻死路。其实袁来宝绝对没有那麽大的胆子,他只是想晚一点接起电话,似乎那样一来这笔钱就多一分钟属于自己一样,正如冬日裏起早上班的日子,早晚是要起床的,但是哪怕在被窝裏多待上一分钟也是好的。
「餵……」袁来宝到底还是接起了电话,语音发颤,只是那边静悄悄无人应答,便又唤了两声,「餵?听得到吗?餵!」
袁来宝仔细听,可以听到轻微的男人的呼吸声,很显然这不是电话信号的问题,那这是在搞什麽鬼?袁来宝脑海裏突然而莫名地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难道现在拿着孙大奔的电话打给自己的不是他孙大奔本人?
不是他那又会是谁?还没等袁来宝理出一个头绪,对面挂断了电话。接着孙大奔的微信发来一条信息:听不清楚你说啥,好像信号不好,没别的事儿,那个箱子你替我管好了吧?我给你一个地址,你帮我快递过来吧。
神神秘秘,古古怪怪,明明信号没有问题却故意不说话,造成信号不好的假象,而且孙大奔平时微信聊天从来都是语音,几乎没有打字的习惯,况且孙大奔肯定是知道箱子裏装着什麽的,这种东西你要快递?袁来宝几乎可以确定是另有他人拿到了孙大奔的手机,那麽还是那个问题,这个人是谁?这是毫无头绪的问题,但袁来宝慢慢想明白了一件事,电话那头那个人也是沖着这箱子来的,但是他很可能并不清楚箱子在哪裏,这个电话更像是一种试探,很简单,这是一笔让任何人都为之疯狂的财富,但凡对方知道箱子在这裏最可能的还是悄悄行动把箱子偷走,而不是这般「打草惊蛇」,因为他们并不确定所以抛出一个快递来,通常情况下如果箱子被朋友寄放在家裏,看到这个信息第一反应就是去问快递的地址,这样也就暴露了箱子的位置,可惜不管对方是什麽人行动都晚了,如果他们在新闻爆发之前给自己来这麽一手,自己绝对会乖乖着了他们的道,只可惜如今已经知道了裏面的东西是什麽,警惕性高的很,他们的计谋自然也就无法得逞。
袁来宝从来没有感觉自己的脑子如此清醒过,他想了想,编辑了一条信息回复过去:你跟我这儿扯啥呢?哪来的什麽箱子?对了,你之前欠我的一千块钱啥时候还啊?
发过去这条信息袁来宝胆战心惊,他盯着对话界面,紧张极了,不知道对方会回复什麽内容过来,但等了半天对方都没有再回复,这印证了袁来宝的猜想,对方一定是在试探,自己没有上钩他们便转头其他目标!那麽现在的问题是,孙大奔出了什麽事儿。他不相信孙大奔只是丢失了手机,这几天他的失联多半也和这笔钱脱不开关系,现在有个神秘人拿着他的手机到处试探这笔钱的下落……该不会孙大奔这小子出了啥事儿了吧?
袁来宝很害怕,他太清楚鸟为食亡人为财死的道理了,因为这笔钱孙大奔甚至搭上了他这条命也是有可能的,毕竟面对巨额的天上掉下来的财富人可以做出任何事情来。钱放在家裏始终不太安全。但同时他又想到,如果孙大奔真的出了事儿,甚至死掉了,那麽唯一知道这笔钱下落的人没了,这钱……
妈的,难道真的飞来横财?袁来宝隐隐将这笔钱当做了自己的私人所属,难掩兴奋。在确定了那个神秘人不会再联系自己后他强抑住内心的激动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客厅还有佳人等待,可不能让人等久了,避免起疑。
袁来宝走出来,客厅空无一人,立马紧张起来,直接沖进卧室,人也不在卧室,但行李箱还在,他特意查看了一下,因为行李箱的锁被砸坏,只需轻轻打开就看得到裏面的情况,还好,钱都在。有惊无险,袁来宝吓得一身冷汗都出来了。正在这时卧室卫生间裏传来马桶沖水的声音,然后蒋舒辰走了出来,看到袁来宝露出歉然的表情:「不好意思,突然有些急。」袁来宝这才彻底放心,原来是上厕所了……
不过行李箱就这样放在家裏还是不安全,必须尽快转移走。
蒋舒辰心怀鬼胎,很快就道了别,袁来宝因为心裏藏着事儿也没了和蒋舒辰暧昧下去的兴趣,没有挽留,将蒋舒辰送走。
从袁来宝的家裏出来,找到没人的角落蒋舒辰立马给佟强发过去一个信息:看来,咱们得加班了。
********************************************
「妈的,看来这个也不是。」
漆黑潮湿的房间裏,几个黑衣人团团围住地上被打得血肉模糊,奄奄一息的男人,其中一个黑衣人手裏还拿着手机,上面正好是刚刚和袁来宝对话的界面。
「嘿嘿,我说过了……你们找不到的……」地上的男人已经面目全非却有些得意,仔细一看这人竟然就是失蹤多天的孙大奔,只见他气若游丝地说道,「不用费尽心思找了,东西我藏在你们绝对找不到的地方了。」
几个黑衣人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掏出枪指着孙大奔:「反正也是找不到,那我们就送你归西,那些钱就当给你陪葬了。」
孙大奔不屑地笑了:「给你十个胆子你也不敢开枪打我,因为我知道那个箱子裏装着的是什麽东西,钱?呵呵,在那个箱子裏最不值钱的就是那些现金了。杀了我裏面的东西就会曝光于这个世界,不信你可以试试。」
果然,他这话一说黑衣人犹豫了,众黑衣人不由转头看向角落裏的一个男人,轻唤了一声「辉哥」。
只见在阴暗的角落裏,一个黑影影影绰绰,与这黑暗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这人缓缓从黑暗走了出来,高大,阴沈,一张年轻的带着阴恻恻的笑容的脸逐渐浮现,他叫李文辉,年纪轻轻,比赵洪峰还要小上一岁,但因为向来办事干凈利落,心狠手辣,深得赵家父子的信任。阿辉低头看了看孙大奔,淡淡地说道:「留着他,他死了对我们一点好处都没有。把人给我看好了。」
*********************************************
在城郊一座豪华的别墅裏,甘露轻手轻脚走进厨房,找到一把锋利的刀,寒光闪烁,照在她的脸上,亮出她那双异常坚毅的眼神。
这个别墅是这些畜生专门玩弄女人的场所,当然,白天才刚刚做了堕胎手术的甘露显然不适合被剧烈玩弄,所以今晚其他人都没有过来,只有赵洪峰一个人跟了过来,偌大的别墅裏现在就只剩下赵洪峰和甘露还有几个被打发到地下室休息的佣人,没有赵洪峰的命令她们绝对不敢擅自上楼。
甘露的身体无法玩弄不代表赵洪峰就会让她安安稳稳地在这裏休养身体,实际上对于平日裏的甘露赵洪峰早就玩腻了,逆来顺受,行尸走肉,有什麽好玩儿的呢?他喜欢的是每次做堕胎手术前后的甘露,这个时候的甘露反抗意识非常强烈,脸上总是会浮现浓浓的恨意,对赵洪峰而言,甘露的那种恨不得杀死他的表情简直比世界上任何一种烈性春药还要管用,他太喜欢折磨这个对自己满怀恨意的人妻了。
进入别墅伊始赵洪峰就扔给甘露一套衣服,说是衣服倒不如说是简陋的透明的红色的布条。
「为了今天我特意让小弟去嫖了鸡,又老又丑,两个小时一百元任干的那种,为了招揽生意她们总是会把自己所知道的所有化妆品涂抹在脸上,厚厚的一层,然后穿上最低贱的衣服取悦男人,有时候我在想或许有天你也会像她们一样,为了一百元钱尽心尽力地打扮自己,穿着暴露,扭着屁股出卖自己的肉体,到时候就连农村裏的老头儿也会是你极力想要勾引的目标吧?」赵洪峰说得绘声绘色,甘露反应冷淡,甚至冷酷:「所以,这就是你为我安排的下半辈子的人生?」
「谁知道呢?可能用不着等到下半辈子,只要我想,你随时就能过上这种低贱的生活,从旁人眼中的精英白领,五百强企业的高管,高贵不可染指的人妻人母,再到人人都可以尽情射在你小逼裏的最低贱的妓女,这样的身份落差简直让我疯狂,你知道的,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毁灭!你见识过的,童欣娅。」
听到「童欣娅」三个字甘露止不住全身颤抖,可怕的回忆瞬间在脑海中重现……
那是三个月前的事情了,下班后赵洪峰準时出现,甘露无奈给家裏打了电话,说要加班,心裏做好了要被赵洪峰折腾一顿的準备,或许还有其他人,反正对她来说都无所谓,总归逃不过一场变态的玩弄。可奇怪的是赵洪峰并没有在办公室玩弄她,反而带她上了车?
「需要过夜吗?」甘露问道。
「拜托,咱们见面就一定要做爱麽?好朋友,碰个头,吃顿饭,不行吗?」
甘露当然不会相信他的鬼话,赵洪峰诡异一笑:「带你见个人。」
汽车脱离了这个城市最繁华的地段,周边的景色越发贫荒,同一个城市,多开出一些距离便可以见到完全不同的风景,仿佛不一样的世界。可是,赵洪峰带自己来这裏干嘛呢?又有什麽新的花样了?甘露呆呆地看着窗外,不再多想,想再多也没用,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终于,汽车停下,周遭路灯不多,还坏了不少,建筑物也颇为破败,这其中一条红色的巷子异常显眼,仔细看,原来是巷子两旁的小店都统一地挂着红色的灯,店内则是坐着七七八八穿着暴露的女子,什麽地方,不言自寓。
「这裏是三个城市的交界处,三不管,于是就成了很多人的天堂。」赵洪峰介绍着带着甘露下了车,「这裏隐藏着你在那些欧美电视剧裏看到的一切的犯罪行为。当然,我带你来这儿的目的不是为了这种无聊的科普。」
甘露还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她身上穿着一身高档合体的西装,气质出众,与周遭的环境尤其显得格格不入。身处这样的环境甘露浑身别扭,一分钟都不想多呆下去,但她并没有选择的余地。
赵洪峰倒是很自在的样子,牵着甘露的手在这地带悠哉閑逛:「我说带你见一个人,就在前面,不过等下不论看到了什麽都不要惊讶,就安静地,远远地看着就好。」
甘露奇怪地看着赵洪峰,难道真的带自己见人?可是去见谁?
随着赵洪峰的引领俩人来到一处阴冷潮湿的角落,那裏也有几间点上了红灯的房子,只不过房子更加破败不堪,门前躺椅上坐着一个女人,手上夹着烟,眼神迷离地打量着在骯脏巷子裏来来往往的行人,虽然浓妆艳抹但劣质的化妆品仍然掩饰不住由内而发的深深的疲惫感,过度的妆容掩盖了女人本来的面目,身上暴露的粉色衣裙下则是一具严重萎缩的身体,似乎所有的营养都从这具身体裏出走,只剩下麻木干枯的躯体。
甘露不是没有见过妓女,有时候这些变态会找来一些妓女助兴,但如此鬼样子的妓女还是第一次见,她甚至感到一种莫名的悲伤,是一种在心底拒绝承认的感同身后的情感。
「好戏马上上演了。」赵洪峰似乎安排好了一切,果然很快一辆车停在女人跟前,从车上下来了两个混混模样的年轻人,花衬衫,黄头发,举止轻浮,淫浪地笑着,本来在躺椅上麻木不仁的女人突然来了精神,仿佛吃下了使人亢奋的药物,连滚带爬来到几个混混跟前。
远远看着,甘露听不清女人在说什麽,不过看神情应该非常恳切。几个混混哈哈大笑,一脚把女人踢开,随后从车裏牵下来一条大狼狗,甘露心下一紧,一个可怕的念头在脑海产生,她立刻否定了自己的猜测,甚至为自己产生这样的猜测而感到羞愧,但现实是,那可怕的猜测在她面前发生了:几个混混嘻嘻哈哈地将女人的衣裙剥掉,露出裏面骨瘦嶙峋的身体,对此,女人毫不反抗,直到混混们让女人高高地翘起她的屁股并把狼狗牵引到她的身后,女人猛然醒悟,开始剧烈挣扎,可是皮包骨的她哪裏对抗得了几个身强力壮的混混?很快女人的身体以一种极为羞耻的姿势固定住,然后狼狗一跃而上爬上了女人的身体,吐着舌头,熟练地前后挺动……
「小黑是这方面的专家了。」显然,赵洪峰口裏的小黑就是那条狼狗了,甘露感到恶心,同时,一股深入骨髓的恐惧让她止不住地浑身发抖,这一幕她曾在别墅裏那台巨大的电视上看过,裏面都是白人女性和各种各样的动物,每次看,男人们总是狂欢般快乐,而甘露和其他女人反感,恶心又恐惧不已,万万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如今居然就在眼前发生。甘露看着身边的赵洪峰,他望着不远处的那一幕,眼裏满是狂热,甘露甚至在那个痛苦的女人身上隐隐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这场变态的狂欢持续了许久,不少看客围住,哈哈大笑,仿佛在看一场表演,而当一切结束,几个混混给女人扔了一包白色的粉末便扬长而去,女人打气精神将那包白粉紧紧地握在手上……
回去的路上甘露一路无语,刚刚发生的事情远远超出了她的认知,但另她震惊的事情还没有结束,赵洪峰轻飘飘地告诉甘露:「刚刚那个女人你应该也认识,童欣娅。」
童欣娅?原新海电视台的新闻主播?因为其高雅的气质,利落出众的谈吐和美丽的容颜一度成为新海市所有男人心中的梦中女神童欣娅?她不是……官方的说法,她因为遇到了真爱决定辞去主播的工作移民国外,怎麽会在这裏,这副鬼样子!那怎麽可能是同一个人啊!巨大的震惊让甘露彻底崩溃,眼泪止不住地流淌……
「每次提到童欣娅的名字你的反应都很激烈。」赵洪峰的话将甘露带回现实,她这才发现自己再一次因为童欣娅的遭遇而流下眼泪,甘露知道,这眼泪也是为自己而流的。
赵洪峰继续说道:「童欣娅那是自找的,她不知道抽什麽风,那阵子一直在找我们的麻烦,我们也会被逼无奈啊。不过,通过这件事我倒是领略到了彻底毁灭一个高高在上的人是多麽迷人的事情!不过你放心,就算我想毁掉你老张他们还不舍得呢,不过以后的事儿,谁说得準呢?」
甘露并不会对此抱有任何侥幸或者幻想,实际上自从她亲眼目睹了童欣娅的遭遇之后就确定想要摆脱这些变态必须在他们毁掉自己之前毁掉他们!
接下来在赵洪峰的要求下甘露穿上了那身由几根粉色透明布条连在一起的「衣服」,它们交织在甘露雪白美好的身体上,恰到好处地「遮」在乳头和下体处,又以一种另类的暴露挑逗着观者的神经。随着充满了呻吟叫床声音的音乐甘露开始扭动腰肢,摆动屁股,肉浪旖旎,低贱下流,在身上缠着的粉色布条在室内暧昧灯光的映射下变得血红,散着血腥,如同一道道凛冽的伤痕,在雪白如玉的身体上恣意绽放。
赵洪峰本来準备了一个晚上的节目,但当他将热滚滚的尿液尿在甘露的脸上时电话响起,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赵洪峰提上裤子匆匆离开卧室。
卧室裏只剩下甘露一个人,冷艳的脸上滴着男人新鲜的尿液,恶臭难闻却也成了习惯,她的耳边不断回响着刚刚男人得意的话语:「今天陈医生跟我说了,以后你不可以再做手术了,裏面已经没有任何操作的余地了,所以,嘿嘿,过几天回去后跟宝哥提前做一下思想工作,让他有个当爹的準备。」甘露缓缓站起身,也不去擦拭脸上的尿液,从厨房拿了把刀出来,她已经顾不得这件事可能产生的后果了,她现在只想亲手把赵洪峰杀死,然后割下他的鸡巴塞进他的嘴巴裏,连同这座别墅一起一把火烧掉!
赵洪峰打着电话,似乎感受到一股杀机逼近,猛然一回头,并无他人,撇撇嘴,没再理会,对他来说电话裏提及的内容才是他现在最关心的。
甘露双手握着刀,靠在书房门旁,她本有机会沖进去将利刃插进赵洪峰的身体裏但是她放弃了,因为她虽然听不到电话那头的声音,但从赵洪峰这边的回应来看,不止是他,他们这一波人似乎遇到了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甘露此前从来没有见过赵洪峰如此惊慌紧张的样子,在新海,这些人哪怕杀个人都不会眨眼睛,更不会担心会惹上任何麻烦,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情能让赵洪峰如此坐立不安呢?甘露立刻放弃了刺杀赵洪峰的计划,打算暗中调查一下,或许幸运的话她有机会把这些人一网打尽!或许,甘露一直等待的机会到来了!
总之,这些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赵洪峰打完电话来到甘露的卧室,她已经躺在了床上。
「过几天我会派阿辉过来,这些天都不会有谁过来这边,你感觉好一点就可以让阿辉开车送你回去了。」甘露知道这个叫做阿辉的人是赵家最忠诚的狼狗。
「你要走?这麽晚了。」甘露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麽但是看到赵洪峰脸上满脸的焦虑心底真的充满了好奇。赵洪峰叹口气:「有些事情要处理。」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别墅。
「我以为你们天不怕地不怕,没想到也有能让你们担心害怕的事情,到底是什麽事情呢?」甘露想到了明天过来的阿辉,作为赵洪峰的心腹走狗,必然会多少知道一些内情,或许,可以从他这边打开一个突破口?
***********************************************
赵洪峰赶回家直接走进爸爸赵天成的书房,老爷子在那裏等待多时了。
书房很大,设计的古色古香,左右两面墻上装满了古今中外的典籍,居中靠窗则是一张金丝楠木的桌子,桌上香炉飘着袅袅香烟,一个满头花白的男人于这桌上铺开宣纸,正全神贯注地练着书法。
赵洪峰走进书房,不敢声张,慢慢走到老人身边,几度欲言又止。
「事情都发生了,急什麽!从小我就跟你说,缓事急做,急事缓为。」老人写完最后一个字,将毛笔轻放在笔架上。
见赵天成开了口赵洪峰这才平复一下心情,问道:「白天我得到的消息是,银行那边只是丢失了一些现金和珠宝。可刚才电话裏您说……」
「没错,一同丢失的还有那些视频,当然,这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账本!」
听到这话赵洪峰呆楞良久,半天无法做出反应,赵天成倒是镇静:「怕什麽,老张他们被我打发了,我告诉他们只是丢了现金和珠宝,也就是咱们的会员活动经费,这些钱他们可不在乎。」
「他们不会怀疑吗?大家都知道账本也是锁在了银行裏。」
「我早就準备了一份复印版本应付他们,他们并没有过多怀疑。」
「复印的版本?」赵洪峰似乎隐隐感到事情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麽简单。
赵天成叹口气:「其实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我策划的。这些年我们几大家族在新海市干下了许多大事,也留下了许多鸡毛,大家互相帮着擦屁股,还算团结,为了大家可以继续团结在一起同时互相牵制,一年前大家把相关的账本都拿出来归总到了一起,这样大家就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离不开谁,谁也不可能背叛组织,这些你都知道。」赵洪峰点点头,赵天成继续说道,「但是近一年的时间裏我们赵氏集团的发展远远超过了另外的五大家族,仅仅做六分之一我可不甘心!」听到这裏赵洪峰不由震惊道:「所以,所以其实这一切都是您安排的?让人借着盗窃银行的名义把账本也偷出来?并打算在日后用此来暗地裏制约其他五大家族?」
「哼,新海银行拥有全球最顶级的安保措施,如果没有我的帮助,谁能在那裏成功行窃?唉,只是没想到出了岔子,裏面出了叛徒,把箱子掉了包,顺走了装有账本的那个箱子,现在那个箱子下落不明,一旦被人发现并加以利用……」
听到这裏赵洪峰顿时面如死灰,一旦账本曝光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没人能救得了他们。他心裏不由埋怨爸爸自作主张,偷鸡不成蚀把米,本来想借此制约甚至吞掉其他五大家族,没想到现在一着不慎全面落入被动。当然,他更担心关于账本的下落。
「那个掉包的人……」
「人抓住了,只是这小子嘴硬的很,一时还问不到具体的情况,阿辉还在查这件事。记住,从现在起做事低调点,把重点放在找箱子上。人在我们手上,事情也没有失控,稳着点儿,不怕找不到」
「是……」赵洪峰虽然答应下来但心下隐隐觉得这次的麻烦很难轻易度过,他甚至已经盘算起万一箱子没找到,东窗事发自己如何自保了……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