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漂亮的巨乳精灵老婆共浴】(与U大的赌约?)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标题:与漂亮的巨乳精灵老婆共浴
作者:后悔的神官
发布:心海
次发:P站、会所
字数:9425

         ————————————————

  U 大在我的粉丝小群里发了这张色图,当时我说「好想就着这张图写个超级
小短篇纯爱黄文」,当然,我本来是不想写的,我就说「只是想想,写出来也没
人看,没意思」。但是U大说……

【活跃】UZI 13:08:31
小神官
只是想想,写出来也没人看,没意思
@小神官 你寫一篇我也寫一篇(?

  于是我就真的写了,毕竟,能让U 大写个文,也是不错的。特别提示,这是
完全的纯爱文,没有任何催眠要素。当然你要脑补成是男主催眠了女主,和她玩
恋人化玩法,倒也未尝不可。

  纯肉戏也太难写长了,写不动,算了就这样吧。

         ————————————————

  「菲菲、菲菲,快进来呀!」

  我老婆趴在浴池边上,一边兴奋地朝我招手一边说道。我转头望去,只见她
那丰满的胸脯正搭着浴池的边缘,犹如两坨硕大的布丁,翠绿色的长发洒在胸上,
散发出祖母绿般的光辉,与其发色相同的碧绿瞳孔直勾勾地望着我,满是喜悦和
爱意,尖尖的耳朵轻微扑闪着,甚是可爱。往后望去,还可以看到山丘般圆润的
后臀。白皙滑嫩的身躯上,点点水珠尽显诱惑。

  我老婆真是太漂亮了。我内心赞美着,一边脱衣服一边失笑道:「我的天哪,
亲爱的,你这浴池也搞得太大了吧,我们就两人,没必要泡这么大的浴池啦。」

  「大点舒服嘛。」她嘟着嘴,似乎对我的评价很是不满意。

  这里是『遗忘之林』,旧精灵国都遗址,在数百年前,就因为人类与精灵的
战争中而毁于一旦,如今,即使是最为怀旧的精灵,也不会没事跑来这个地方吊
唁。数百年的光阴,虽然没有让曾经的混乱魔力完全消退,但惨烈的大地上还是
重新长出了繁茂的大树,然而各种断壁残垣却依旧堆积如山,而我和她的家,就
坐落在这无人问津的废墟之中。

  要说为什么我们会住在这种破烂地方,理由很简单。

  我叫恩菲尔,是个人类,而她叫涅菲拉尔,是名精灵。

  不知何时,人类和精灵已经结成了世仇,持续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战争,让双
方都恨不得将对方打出猪脑子,人类与精灵相爱这种故事,如今哪怕是最为荒诞
的吟游诗人喝醉了酒都写不出来。只要抓住了对方种族的人民,无论男女老少、
妇孺幼小,皆是斩尽杀绝,连拿来做奴隶都嫌脏。

  但即使两个种族都已经陷入毁灭对方的疯狂之中,他们的人民也不会全是如
此,比如我和涅菲拉尔,便是各族之中的奇葩。

  曾经,我和她都是战场上的士兵,皆为指挥官、且都是在各自国家小有名气
的强者的我们,本应该将对方视为仇敌,但因为一些巧合,我们被迫共同生活了
一段时间,并在经历了许多艰难险阻之后,化解了对对方的飘渺的憎恨,最终相
爱了。不愿意去屠戮对方的同族,又无法改变这场持续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战争,
我们不得已成为了战场上的逃兵,并且最终来到了这处已经空无人烟的废墟,建
立了我们的新家。

  将衣服脱光之后,我赤裸着身体走到了浴池边,环顾了一下,感叹道:「涅
菲,你的创造力还是那么的高呢。这浴池都被你弄的跟艺术品样的了。」

  「嘻嘻,那样才有氛围嘛,你不喜欢吗?」涅菲拉尔笑嘻嘻地拉着我的手让
我坐进了浴池之中。

  她很喜欢洗澡,曾经当士兵的那段日子,没能好好洗过澡,这次终于找到清
净的隐居之处,她早就有造一个浴池的打算了,不过我真没想到她竟然弄了这么
大一个浴池。

  浴池宽有数十米,由洁白如玉的板砖铺就,这里曾经似乎是精灵王庭的一部
分,因此即使成了废墟,当做材料也十分不错,涅菲用她那高强的魔力重新塑造
了这里的地形地貌、改造了这些残渣,做出了一个犹如宗教祷告池一样的浴池。

  除此之外,浴池的边上还等距离地分布着十根柱子,碧绿的藤蔓环绕在柱子
上,在上方长出高大的叶片,为我们遮挡毒辣的阳光,而围绕着浴池的则是灌木
丛,上面还开着各色各样的小花,湛蓝色的蝴蝶在花丛中飞舞,一眼望去,完全
无法想象这个地方曾经是血流成河的战争遗址。

  我坐进泛起天蓝色光芒的浴池之中,水温刚好,舒服地我忍不住叹了口气:
「啊啊~好舒服。」

  「是吧……」涅菲拉尔也心满意足地看着自己的杰作,靠在我身边,环住我
的手臂,与我齐肩而坐,那似乎碰到又似乎没碰到的柔软乳房带来的触感,让我
怦然心动。

  「我好久没有泡过澡了呢……」涅菲拉尔喃喃道。

  「你上次泡澡,还是六年前吧。」我转过头来看着她,不由想起了当初的事
情。

  「哼,你当时还偷看我洗澡了,臭菲菲。」她朝我崛起鼻子不满地说道,但
眼里却满是怀念的笑意。

  「我可没有偷看,真的,毕竟那时候,你在我眼里还如恶魔般丑陋呢。」我
笑道。

  「那现在呢?」她睁大碧绿色的瞳孔,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现在啊……」我盯着她水汪汪的眼睛,认真说道:「我觉得你比教皇宫中
那杆『圣光十字』上的宝石还要美丽。」

  「呜呜,你真会说话。」她眯起眼睛,露出了喜不自胜的笑容。接着,她又
紧紧盯着我,艳红的嘴唇轻轻颤抖着。

  我明白她的意思,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吻了下去。

  咕啾、啾噜……

  涅菲拉尔闭上眼睛,任由我肆虐着她的嘴唇,我有些粗暴地撬开她的牙关,
将舌头伸了进去,她也轻车熟路地用舌头纠缠上来,互相索求。

  我闭着眼睛,全身心地沉浸在这美好的吻之中,她的舌头柔软而灵活,嘴唇
甘甜而娇嫩,亲吻的感觉,就像是在品尝新鲜出炉的布丁,鼻中所闻到的味道,
充满了自然的清香,亦有着属于她的芬芳。

  啊啊,多么美好的身体、多么美丽的身体,人类为什么能够和如此美丽的生
物打生打死到那个程度呢?我一边亲吻着她,脑海里忍不住想过了曾经经历过的
尸山血海,我很庆幸自己可以从那狂热的种族仇恨中脱离出来,与眼前善良、温
柔、美丽的女性精灵结为夫妻。

  将脑海中的惨痛回忆扔掉,我伸出左手,按住了她的肩膀,将她的身体拉了
过来,伴随着「哗啦」的水声,她靠在了我的身上。

  「唔咕?!……咕啾? 啾噜? ……」她稍稍惊讶了一下,但随后便用双手搂
住我的脖子,更加热情、用力地与我接吻。

  她丰满且硕大的胸部紧紧压在我的身上,在让我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同时,
也让我更加心跳加速,那柔软且富有弹力的触感,哪怕已经抚摸过、品尝过、把
玩过不知道多少遍了,我却依然爱不释手,依然会对她心动。

  肉棒忠实地反应了我的欲望,挺立起来,顶在了她的小腹上。感觉到我的变
化,她松开了我的嘴,用焉坏焉坏的表情望着我道:「啊拉,菲菲,这么快就
……有感觉啦?」

  她的嘴角勾起浅浅的笑容,她一边看着我,一并用手轻轻握住了我的肉棒。

  「好大、好硬,怎么感觉,你的这个,比平时更大了呀?」她略有些惊讶地
说道,一边说,一边帮我上下撸动起来。

  「唔咕……那、那是当然……」

  感受到她那娇嫩的玉手在我的肉棒上熟练地上下翻飞的触感,我差点呻吟出
来,已经不知道做过多少遍的我,依旧对她这熟练的——仿佛彻底掌握了我的弱
点的——手法难以忍耐。她那能创造出如此艺术品的五根葱白玉指,此刻正轻轻
抚摸着我的肉棒、按揉着龟头、摩擦着冠状沟。

  我一边忍耐着这极致的快感,一边双手按着浴池下的石板说道:「我、我今
天可是有备而来……涅菲,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哦,小心爬不出浴池!」

  她瞪大了眼睛,微笑道:「看来,这段时间,你积攒了很多呢……不用担心,
这么久没有发泄的性欲,就好好地在我——在你的妻子涅菲拉尔身上发泄出来吧!」

  为了寻找到这个地方,我们也是费了不少功夫的,在这片危险的遗忘之林里
寻找到这么一个隐居之地可花了我们一个多月的时间,这段时间没有做爱,我相
信不仅是我,她也应该难以忍受了吧。

  涅菲拉尔温柔地给我撸管,同时,也趴在了我的身上,开始舔我的乳头。

  「哦哦、那、那儿是……」乳头突遭袭击,我忍不住发出了快感的呻吟。她
柔软的掌心或轻或重、富有节奏地按揉着我的肉棒,就像是在催促我的精子。纤
细的手指紧密地缠绕着,仿佛五条灵活的小蛇。而被她舔着的乳头,也一阵有一
阵地传来快感,只要低头,便可以看到她动情的双眼正凝视着我的乳头——就像
我曾经对她做的那样。她时而用灵巧的舌头转来转去,舔着我的乳头,时而含住
我的乳头吮吸起来。

  「嗯!? 嗯? ……」乳头和肉棒同时传来的强烈快感令我不停地呻吟,我忍
不住双手抱住了她那秀丽的绿色长发,让我更加能感受到她胸部的柔软。

  不知不觉间,她已经跨坐在了我的身上,她引导着我的肉棒,摩擦着她的小
穴。即使是在水中,我依然可以感觉到她小穴里流出的爱液,她柔软的阴唇贴着
我的肉棒,并随着她的挺腰而上下摩擦,炽热且粘稠的触感,让我的肉棒也忍不
住轻轻颤抖起来,仿佛要融化掉了。

  「菲菲、菲菲……」她抬起头,眼中闪烁着荡漾的身材望着我说道:「要射
了吗?不要勉强,把你的欲望、嗯!? 在我的掌心中释放出来吧!」

  「啊啊、射、射了,你、你让我先起……」我被她的侍奉弄的大脑一片空白,
精液上涌的感觉根本抑制不住,我本想站起身来,离开浴池再射,但她却猛地加
大了攻势,于是……

  噗噜噗噜!噗噜————!噗噜————!

  精液从尿道中喷涌而出,时隔一个月之后的第一发,毫不客气地对着她的股
间射了出来。

  「嘿嘿,不用担心会弄脏浴池的啦。」涅菲拉尔扭动着身体,眼角弯弯,带
着笑意和爱意说道,「我也是做足了准备的哦!」

  只见她伸出了之前给我撸管的手,一个小小的气球旋转着,里面装着我刚刚
射出来的精液。看到此景,我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失笑道:「我去,用气系魔法
来接精液……你应该是第一个这么做的精灵了吧?要是被教导你魔法的导师知道,
不得气死。」

  「早在我决定和你一起离开那纷乱的战场之时,她们就已经不会原谅我了。」
她无所谓地说道,抬起手来,将掌中的精液球放到嘴边,然后解除了魔法,精液
滴落在她的手上,她伸出舌头,一点点地将精液吞入口中。

  「唔咕? ……好、好浓郁啊,看来你真是攒了许久呢,光是舔着都让我浑身
发热了,我似乎上瘾了呢……」她一边舔着自己的手指,一边用魅惑地眼神望着
我。

  看着她仿佛在吃什么好吃的甜品似地吃着我的精液,我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刚刚射过的肉棒再一次挺了起来。

  她马上就发现了我的变化,翘起屁股,双手夹着自己的胸部,看着我笑道:
「那么,接下来,你想怎么办呢?我亲爱的菲菲,今天的话,不管你要对我做什
么,都可以哦?」

  我看着她那丰满的胸部,在清澈透明的水中,那两粒殷红的乳头正摇曳不定,
如同鲜美的樱桃一样引诱着我。

  「你都摆出这样的姿势了,还有得选吗?」我一边笑着一边从水中站了起来,
坐在了浴池边上,将再次硬邦邦犹如铁枪的肉棒对准了她说道:「给我乳交吧,
涅菲。」

  「嘻嘻。」她笑着,双手托着自己的胸部,夹住了我的肉棒。

  「哦哦,好、好柔软、好舒服……」那柔软的乳肉完全夹住了我的肉棒,让
我叹息了一声,龟头从那深邃的乳沟中探出,她低下头去,伸出红艳艳的舌头,
一边舔一边上下摇晃起胸部起来。

  「嗯~? 里面、还残留着好多浓稠的精液呢……」她轻轻吮吸着,将我尿道
里残留的精液一点点榨了出来。

  与此同时,她那浴水之后更加滑腻白嫩的温软胸部紧紧包裹着我的肉棒上下
摩擦着,挺立的乳头在我的腰上上下滑动。

  咕啾!咕啾!咕啾!咕啾!咕啾!

  水和空气随着她的举动而在肉棒和乳房的缝隙之中一进一出,发出无比淫靡
的声音。

  「怎么样、舒服吗,菲菲?」她抬起头来,看着我问道,原本白嫩的脸庞上
已经泛起了清热的红晕,就连那尖尖的耳朵内部,都红透了。

  看着她可爱的模样,我摸了摸她柔顺的绿色头发说道:「很舒服哦,你的乳
交,太舒服了。」

  温暖的包裹给我带来了极致的快感,已经分不清是她的口水还是浴池里的水,
让她的胸部变得更加粘稠,上下摩擦之间,竟然让我感觉到仿佛在抽插小穴一样,
肉棒的每一处都得到了细腻的照顾,让刚刚射精的肉棒再次颤抖起来。

  「呀啊~!? 」

  我伸出手去,揉起了她的胸部,让她发出了一声娇嫩的惊叫。丰满且柔软的
胸部一下子就让我的手指陷入进去,多余的乳肉从我的指间溢出,她的胸部粘粘
的、滑滑的,粉嫩的樱桃在我的揉捏下上下翻飞。

  姆扭!姆扭!姆扭!姆扭!姆扭!

  我一边揉捏,一边用双手的大拇指拨弄起她的乳头,我知道她的乳头很敏感,
似有似无的触碰,可以让她更有感觉。

  「呀啊!? 那、那里、不、不行!? 好、好舒服!? 明、明明是我给你侍奉
的、嗯呀啊!? 我、我自己却!? ……」果不其然,她的身体激烈地颤抖起来,
扭来扭去,仿佛想从我的戏弄之中逃离,但她并没有真的逃离,而是一边忍受着
我的玩弄,一边继续给我尽心尽力地口交侍奉。

  听着她的娇喘,我也愈发兴奋起来,开始一心一意玩弄她的乳头,我时而轻
轻拉扯、时而用力揉捏、时而又像对待宝贝似地轻柔地抚摸,每当这时,她的身
体都会对我的动作产生反应,用颤抖来表示她的兴奋。

  「呀啊!? 呀啊!? 好、好舒服!? ……」她呻吟着,一边吮吸着我的肉棒
一边抬起头来看着我,那碧绿色的瞳孔已经混沌不堪,满是性欲与热情。

  「不、不行,下、下面好热!? 怎、怎么会、只是乳交、都、嗯啊!? 」她
的身体扭动地越来越厉害,望着我的双眼,已经充满了渴望。

  「要去了吗?哈啊、哈啊……」我也喘息着,绷紧了腰部,在她的乳交下,
快感一波又一波地从肉棒沿着我的脊椎传上来,让我也有些无法忍耐了。

  「嗯!要、要去了、我要去了!? 老、老公~」她用甜得发腻的声音呼唤着
我,「射吧、在、在你最喜欢的、涅菲的胸部、尽情地、嗯嗯!? 尽情地射精吧!」

  「射、射了!」听到她的呼唤,我怎么可能忍耐得住,第二发精液,就这样
被她轻易地呼唤了出来。

  「咿呀!? 去、去了!? 在、在乳交的过程中去啦!!??……」她也昂起头
来,反曲着她那泛起红晕的雪白背部,发出喜悦的娇声。

  噗噜噗噜!噗噜————!噗噜————!

  依旧浓稠的精液从她的乳沟中喷射出来,毫不客气地淋在了她的头发上、脸
上,还有洁白的胸脯上。

  「看、看啊,菲菲、嗯嗯!? 你把我的胸部、弄的脏兮兮的。」她娇嗔道,
挺起上身,展示着她胸口上的精液,然后,她用手将精液全部刮下来,送进了嘴
里,一边吃一边说道:「哇,都第二发了,还是这么浓郁……」

  「毕竟,我可是忍了太久了啊,更何况,我可是以身体素质超强闻名于人类
国度的勇士啊!」我笑着,将手深入水中,抚摸到了她的小穴。

  「呀啊~!」她猛地颤抖了一下。

  「是不是,该进入正题了?」我感受着她小穴那炽热而粘稠的感觉说道,
「即使是在水中,我也知道,那里已经湿淋淋了哦!」

  「呜呜~!? 给我一点休息时……呀啊?!? 」她还没说完,我便已经猛地
窜到了她身后,在水花蒙蔽了她视线的瞬间,让她趴在了浴池边上。天鹅般美丽
的后背、宝玉般圆润饱满的臀部,以及那湿淋淋的、情色与纯洁一色、猥亵与神
圣共存的小穴,都看的一清二楚。

  「啊啊,真是的,菲菲,你好色哦。」她反应过来之后,并没有对我恼怒,
反而是用一只手扒开了她的小穴,转过头来,用魅惑的声线说道:「不过,我也
忍不住了呢,快、快点,把你那强韧的肉棒,插进我的小穴里吧!」

  「如你所愿,我亲爱的。」

  我双手紧紧抓住她的腰部,将龟头抵了上去。

  「呀啊!? 」她轻轻呻吟了一声,炽热的小穴一下子就贴住了我的肉棒,产
生了一股吸引的感觉。

  我顺势插入了进去。

  噗嗤!我粗大的肉棒毫无阻碍地插进了那粘稠的小穴之中,她的小穴早已经
做好了准备,愉快地将我的肉棒迎了进去,粘稠的肉壁紧紧地包裹住了我的肉棒,
只一瞬间我就感到了极佳的快感。

  而她的身体也仿佛是被电打了一样轻微颤抖了一下,随后又软趴趴地放松了
下来,我感受到了她的小穴炽热蠕动痉挛着,刚刚是轻微高潮了一下吗?

  好、好舒服……明明只隔了一个月,为什么会这么的舒服,就好像当初我和
她满脸紧张的第一次时一样,那种包裹着我肉棒全身的温软滑腻,以及仿佛要将
我的肉棒吸入到异次元空间的美妙触感让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几乎无法去想其他
的事情,只能顺着本能,抓着她的腰部抽插起来。

  咕啾!咕啾!咕啾!咕啾!咕啾!

  「嗯啊!? 嗯啊!? 嗯啊!? 嗯啊!? 嗯啊!? ……」她激烈地呻吟着,扭
动着自己曼妙的躯体,已经对我的肉棒十分熟悉的肉壁在她的动作下轻微改变角
度,尽可能地刺激着我的肉棒,快感如潮水般用来,那是比之前的手交、乳交要
更加激烈、更加幸福、更加让人沉迷其中的快感,让我的理智都渐渐离我远去。

  「呀!? 老、老公、嗯嗯!? 你的大肉棒、正撞击着、嗯嗯!? 撞击着我的
子宫口、你、你感觉到、嗯嗯!? 了吗?好、好舒服、好舒服吖!? ……」她甩
着头,翠绿色的长发舞动着,似是不堪忍受,她的手抓着我的手,像是要推开,
但却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力气。

  我从后方望去,看到她丰满的胸部胡乱地甩动着,忍不住趴在了她的身上,
双手抓住了那跳脱的白兔。

  「咿呀!? 不、不行、一边亲吻子宫口、一边、嗯嗯!? 一边玩弄胸部、不、
不可以!? ……」她发出更加剧烈的呻吟声。然而,虽然她嘴上这么说,她却并
没有制止我的动作,反而双手盖在了我的双手上,和我一起揉捏起自己的胸部。

  「咕啾、啾噜!? ……」她转过头来,和我吻在一起。

  接吻、揉胸、抽插,上中下三处的快感让我们仿佛身处灵魂熔炉,浑身都变
得无比炽热,水花四溅,就连湛蓝色的蝴蝶们仿佛都不忍观看这淫靡的场景,纷
纷飞散开去。

  啪!啪!啪!啪!啪!

  广阔的露天浴池中,一时间只能听到肉体与肉体激烈的碰撞。我用力地撞击
着她的腰部,在她饱满的屁股上撞出阵阵臀波,爱液在激烈的抽插下飞溅出来,
但如今的我们已经没有余裕去管洗澡水弄脏的事情了。

  时隔一个多月的水乳交融,就像是世间最强的精神系魔法「永梦幻境」一样,
让我们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与心爱之人结合的喜悦与幸福,更是让我们恍若置身
于神界。

  「涅菲,我爱你,我爱你!」我松开她的嘴唇,在她的耳边诉说着内心最真
实的情感。

  「嗯嗯,我、我也爱你、菲菲、呀啊!? ……咕啾、啾噜……」她满脸通红,
眼中释放出强烈的爱液,嘴角因为激烈的性爱而扭曲,然后再次吻上了我的唇。

  她头发的香气、她身体的香气、她身躯的炽热、她胸部的柔软、她小穴的紧
致……仿佛已经和她结为一体似地,我能感受到她身上每一处给我带来的快乐与
幸福。

  「哈啊、哈啊!? ……」我喘着粗气,缩回一只手,抬起她的一条腿,让我
们可以更加紧密的结合。

  肉棒在她粘稠的小穴里不断地进出,爱液在抽插之间洒落,无论是湛蓝色的
水面还是白玉般的石板上,都已经沾满了她的爱液。

  咕啾!咕啾!咕啾!咕啾!咕啾!

  我让她稍微转过身子,一只手用力揉捏着她的胸部,一边继续和她接吻。我
们的舌头在相互交缠之中,不断地滴下淫靡的液体。

  「啾噜!? 已、已经不、嗯嗯!? 不行了!? ……」她睁开眼睛,仿佛无法
忍耐似地轻轻蹙着眉头,朝我渴求道:「射、射在我、嗯嗯!? 我的体内吧!」

  「射、射了啊啊啊啊啊!!??——……」我高声怒吼着,肉棒抵到她的小穴
深处,将最为浓烈的一发射了出来。

  嘟噗噜噜!噗噜噗噜噗噜!噗噜噗噜噗噜!噗噜————!噗噜————!
噗噜————!

  「咿呀啊啊啊啊啊!!??——……」她浑身紧绷起来,闭上眼睛,忍耐着那
激烈的快感,小穴也随着她的高潮而收缩,紧紧地夹着我的肉棒,蠕动着摩擦着,
就像是要将我的精液全部挤出来。

  「哈啊!哈啊!哈!……」我直喘粗气,射精的快感是如此猛烈,仿佛我好
久好久没有做过爱似地,大脑一片空白,只是遵循着本能,将象征着遗传的基因
不断地释放在心爱女性的子宫之内。

  而她也像是在高潮中泄掉了自己所有的力气一样,软趴趴地摔了下去,还好
我还残留着一点理智,用力抱住她坐在了浴池边上。

  看着已经不再清澈的睡眠,我脑海中的一角忍不住思索起「这个浴池还能洗
澡吗?」之类的问题,不过无所谓了吧,因为这实在是太舒服了……

  过了许久,等我俩都渡过了高潮的余韵之后,她慢慢站起身来,啵的一声,
我的肉棒离开了她的小穴,一大坨精液掉了下来,飘在了水面上。

  「哎呀,真浪费~」她面色酡红,笑着说道,用气息魔法卷起了那些精液,
然后和之前一样吞入了嘴里。紧接着,她又凑到了我的股间,一只手撑着我的腰
部,另一只手扶着我满是精液和爱液的肉棒,她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在我的肉
棒又因为这种刺激而挺立过来之后,她才微微一笑道:「让我这么舒服,就让我
来好好帮你舔干净吧~? 」

  说着,她张开嘴巴,将我的肉棒含了进去。作为禁欲一个月的结果,作为修
炼到了高阶的战士,我的精液,仅仅三发可远远不够呢。

  我一边感受着她口交的舒服,一边抬头望了望天空。毒辣的阳光已经没有那
样的强烈,不知不觉间竟然已是傍晚,强横的身体让我和她都忘却了晚饭,算了,
比起晚饭,眼前有更加诱人的食物呢。我低下头去,双手按住她的头,主动抽插
了起来。

  ……接下来,便是如同梦境般的时光。

  我们都积攒了许久的欲望,在今天终于爆发出来,在浴池里洗澡什么的,就
连一开始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建造了这片地方的涅菲拉尔都已经彻底遗忘,我们换
着地方做爱、换着方式做爱,体验着和爱人尽情交融的快感。

  「呀啊!好、好激烈!? ……」

  我让她扶着柱子,抬起她的脚,用力地抽插她的小穴……

  「呜嗯!? 你、你不难受吗?」

  借助体内的斗气,我浮在水面上,让她整个人像八爪鱼似地抱着我,丰满的
胸部夹着我的脑袋,紧致的小穴则夹着我的肉棒,让我能够充分品尝到她的汗香
和精灵特有的活力气息……

  「嗯啊!? 嗯啊!? 嗯啊!? 嗯啊!? ……」

  我将她压在白色地板上,肉棒如同攻城锤一样用力撞击着她的小穴……

  我们就这样不停地、不停地做爱,直到两个人都已经累得不行的时候,才在
浴池中找了一个没有沾到爱液和精液,看上去似乎还很澄澈的地方坐在一起。

  也许这才是她搞这么大个浴池的本来用意?我一边想着,一边抬头望去,藤
蔓的巨大叶片已经缩了起来,将无垠的夜空完全展示在我们眼前。

  「居然都已经晚上了啊,亏得这一池子水还是温热的。」我感受着连我这个
高级战士都难以忍受的疲惫感叹道。

  涅菲拉尔坐在我身边,头靠着我的肩膀,懒洋洋地说道:「我说了,我也是
有备而来的哦。这下面我可是做了一个火属性的恒温魔法阵呢,就算做一整天,
水温都不会掉下去的。」

  「哦,你难道一开始打算要做一整天的吗,真是色情啊你。」我看着她调笑
道,捏了捏她的鼻子。

  「哼!我看你,还没满足吧,战士的身体就是强横啊,要不是我最后都求饶
了,我看你都不会放过我吧?!」她噘着嘴拍开了我的手掌,朝我吐了吐舌头。

  「不不,我已经满足了,真的。」我感叹着,揽住她的肩膀,发自内心地说
道:「能够像这样,无忧无虑地生活着,我真的,已经满足了……」

  混乱的战场、破碎的尸体、充盈着鼻孔的血腥气,还有那萦绕整个战场的仇
恨,能够从这人间炼狱一样的世界中脱离,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是啊……」她也感受到了我的心境,紧紧地抱住了我。

  我们拥抱着彼此,在璀璨的夜空之下,感受着幸福的宁静。衷心祝愿,这一
刻便是永恒。

  ……

  一个浑身漆黑、背负白色披风的骑士站在恩菲尔和涅菲拉尔的林中小屋之外
数十米的地方。即使是夜晚,他那身漆黑的金属铠甲依然闪烁着不详的光芒,他
头上戴着一顶有着两根金色牛角的钢铁头盔,连一处皮肤都看不见,只有眼眶之
中透露出猩红的光彩。

  他的左手持着一块造型怪异的盾牌,说是盾牌,却更像是一件武器,在盾牌
的四角长出了四个锋锐的尖角,冰冷的寒光让人毫不怀疑这尖角可以轻易撕裂生
物的躯体。

  就连他的靴子,都向前延伸出锋利的金色刀刃,而他的右手,更是拿着一柄
硕大的凶器。那是一个两头连接着巨大的猩红色圆锥形枪尖的双头枪,血气四溢,
仿佛已经吞噬了无数生灵的生命。

  他那猩红色的瞳孔紧紧地盯着林中小屋,用没有丝毫感情的冰冷声音说道:

  「例外,杀无赦。」

                【完】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