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下地狱】同人文改编 自嗨作品 第39章 我发现自己一到床戏就会爆肝!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仙子下地狱】同人文改编 自嗨作品 第39章 我发现自己一到床戏就会爆肝!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foraiur
2020/8/6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7413

  从晚上7点写到凌晨3点

  特么我一个业余小黄文选手怎么搞得和个职业人一样的了。

  本来这章有半章剧情的,但是转到肉戏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哎苦也。

  第三十九章

  这一日,幽冥老祖一行三人泛舟江上。

  老祖指着一封信函,「沉秋,神女宫这次汇集东域大多宗门派属召集了会盟
,而这个会盟最大成果就是极西之域的光明教会与东域的神女宫有结盟。」

  「先生,你给我有说明过教会在极西之域的势力极其庞大。我娘亲的神女宫
会不会显得势单力薄了。」

  「秦国那世俗王朝也是疆域广阔,岂容异域国邦小觑?宫主大人此次会盟展
现的力量和领导力乃是千古无二的强者,况且那几个不世出的老怪物们所代表的
宗门势力也早已与她有过暗中会谈。就连他们的信物都拿到手了。」

  「这些内幕交易与妥协,皆是我娘亲一手促成···」沉秋愈发觉得自己母
亲辛劳。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句话不是随便说说的。沉秋,你今日表现比上次要
好多了,还斩下了几名邪人的首级!」

  「但小姨的战绩比我强多了。」沉秋也赶紧纠正刚才的说法。

  「呵,你是怕被小姨挤兑吧?压力是不是很大?嗯?」

  「哎,绝影先生也开始挤兑我了。」这几日三人倒是聊天没了芥蒂,老祖自
然也知道了沉秋与军皇山那位天之骄女的赌约。

  幽冥老祖望着波浪不息的滚滚江水,兴致而发:

  「紫薇无姓,红尘留行。扁舟越沧溟,何须山高龙自灵。」

  「一朝鹏程,快意风云,挥手功名。」沉秋一脸兴奋,连忙接住诗句。

  两人哈哈一笑,皆看出对方欣喜——你也看过那部侠义志怪夏日?

  沉秋越看那位先生越觉有趣,老祖瞧这少年越觉顺眼。

  不由再用那往日自己熟悉的方言高吭一曲:

  情相交

  抚琴听萧

  孤舟夜雨渡今宵

  义无价

  把酒长啸

  人间随处是尘嚣

  当时壮志凌霄

  年少

  豪骨丹心旷古照

  今朝千山缥缈

  寂寞

  回首只闻风云笑

  一夜知己

  千杯未了

  浮沉十年再续逍遥

  沉秋坐于一旁,用手敲打船上护栏打着拍子。

  待得老祖完了,一壮一少又是相视大笑。(引「醉寒江」)

  「三宫主,今日倒要备酒水了。我与沉秋饮上几壶!」

  船篷内那名一直注视着两人举动的艳丽妇人微微一笑,「妾身有备的。」

  「先生,那今晚可有好菜?」

  「哈,小鬼头也馋了几天了。好好好,好酒好菜,管够!」

  ——————

  「娘亲,绝影刚才说什么了?」

  「他啊,大概是哪本夏日上的诗词吧,不伦不类的。」

  「但他也会的样子。」

  「他们两人臭味相投吧?」

  「那绝影后来那高声吭唱的是什么,我听不明白了。」

  「那方言是东南沿海一带的方言,由于靠近几个大港口,数百年间,外贸航
运发展后,这方言倒是也影响了周围一些地域的语言。」

  「歌声有些豪迈洒脱,周围经过的一些船舫有人都叫好了。」

  「呵,他啊,只会剽窃别人诗词,故作风雅罢了!」

  艾琳娜看着自己母亲露出的笑意,觉得刚才这句话有些言不由衷了。

  想到一副奇特的诗词字画有横于书房处。 母亲也有为她做过解读诗词:一
些美好的事物也会有无法避免的缺陷,一些丑陋与罪恶藏于平静之下,需要正面
面对,正确对待,认真应对。

  母亲也有说过此诗词被人改过原作几个字,倒是有些让人自省意味,所以将
字画置于那处,经常对比自身。

  (那诗词是出自剑君十二恨的诗号,但这诗号也是改自清朝的,反正我在用
爱发电不求钱财,那几个编剧大佬应该不会找这惨绿色论坛上门来收我版权费)

  见母亲示意自己收起圣器,看来今日的探视已经结束。艾琳娜望着水晶球里
那个人,有些服气了。

  今日她有与母亲一起观看之前大战的全过程,绝影此次就连铁枪也没用,就
只给手腕佩戴一副护腕,一双肉拳便把众多邪人打的东零西散溃不成军。虽然是
有他好好查探过魔门分支驻地的情形,但如此托大,何尝不是对自己实力的绝对
自信?

  并且他还带着两个实力不算强劲的人就把这处魔门分支挑了。她有仔细观察
过战场一些细节:「小姨与自己皆是五阶境界实力的术法修行者,但她也是一同
与沉秋被遭受围攻的,她是如何应对这些危急情况的,虽然东域西域的术法效用
有极大差异,但总是宝贵的经验,值得学习。母亲说小姨她似乎也走出阴影,有
破境的可能了,因为追求强大的心思变得纯粹。」

  ——————

  深夜,老祖与沉幼蝶探查过歇息的沉秋,确定安好无异状后。妇人腻进老色
鬼的怀里,笑道:「这几日有没有想妾身?唔,你下面这条鸡巴蛮诚实的。」

  「夫人也是情动了,奶子都翘立了!」

  「你这死相,酒气好重,快去醒醒酒,要不然我可不许你上床!」

  「就怕明日夫人又会耽搁修行了,不然我哪会苦苦忍耐数日。」

  「知道你教导沉秋修行,指点我术法,劳苦功高~」

  「明日开始还得给沉秋加加餐,呵呵。」

  「也不怕他把自己练残了!你好狠的心。」

  「夫人倒是有所不知那血莲的功效了,这数日的成果哪能将这天才地宝挥霍
一空。并且我也有好好注意负荷与调复。」这血莲培育了数甲子本是自己拿来给
自己服用突破十阶的,但自家夫人来到地界后求得此物,兜兜转转终是回到自己
手中再给沉秋。

  此时倒对沉秋无半点芥蒂,自己与沉融月的结缘由血莲而起,也由血莲归属
而定。自己当初觉得自己与这个小鬼有缘也是没错的,想起今日舟上的情形,老
祖呵呵一笑。

  「就你那些按摩推拿技巧?」

  「嗯,不止呢。每日我有为他准备药浴什么的。」

  「还有你那不要钱一般的丹药?」

  「夫人怎么也想要些?但术法修行基本用不上啊?」

  「不管,拿些给我。」

  「好好好,这些丹药一般也就助于气血运行,辅助功法修行罢了。」虽然有
些意外妇人的嫉妒心思,但还是提了一句丹药功效若何。

  看着沉幼蝶犹如偷得小母鸡的黄鼠狼一般得意的神情,心头欲火燃起,抱住
美人往得后院。

  「今日要把你收拾的服服贴贴!」

  美人吃吃做笑,秀靥晕红地为情夫解开衣裳露出那壮硕,肌肉虬结的身躯,
撸了几把那粗巨物事后,拍拍他的屁股,「好啦,妾身有为你准备热水,你先去
洗浴一下。」

  「好夫人,莫要逃避嘛。」老色鬼强硬地把妇人搂回来,目光灼灼地盯着沉
幼蝶的眼睛,「我要你好好的服侍我,今晚你莫想好过!」

  深吻中,妇人的衣裳也剥落与地,行至浴桶前。

  此刻的沉幼蝶在经过幽冥老祖这欢场高手的长时间的挑逗之下,早就欲火焚
身了,可是接下来要叫她去做那些羞人的事,却是也做不来,正在犹豫之际,老
色鬼再次将嘴凑上她香喷喷的樱唇,来一阵激烈缠绵密集的湿吻。

  同时拉着她柔软香嫩的玉手,再度让她握住自己的庞然大物,让她一只柔软
如绵的玉手轻握在庞然大物上,一阵温暖滑润的触感刺激得老色鬼的巨龙肉棒一
阵的跳动,真有说不出的舒服。

  不由得再度把手插进了这位迷人的美妇湿溜溜的花穴内轻轻的玩弄起来,这
次沉幼蝶双手撸动这庞然大物更显熟练,但觉握在手中的庞然大物一阵一阵的跳
动着,不由得开始在巨龙肉棒上的龟头菇伞上轻轻刮动起来,这刺激的举动令老
色鬼更加兴奋,口上手上的动作也更加狂乱起来,引得美艳的三宫主一阵娇呻浪
吟:「唔……轻…………唔……唔……」

  这时幽冥老祖看看是时候了,慢慢坐在浴桶边缘,再轻轻按着妇人的头伏到
自己胯部的,示意要她为自己进行口交。

  沉幼蝶媚眼如丝含羞带怨的瞪了情夫一眼,这般大的物事该如何下嘴?然后
又无奈低下头看着细长娇嫩的手指缠来翻去去的庞然大物,那红彤彤的龟首菇伞
,那杀气腾腾的冠冕肉角!自己的一手根本合不过来,青色筋脉和狰狞凹凸不平
的肉鳞盘绕在巨龙肉棒的上下,更是显得粗壮硬挺,底下是一个巨大的褶皱卵袋
,两颗肉蛋不停地上下滚动,更显暴乱!

  心情激荡,喉间开始不断分泌唾液。沉幼蝶张开鲜艳亮泽的嘴唇勉力含了进
去,玉手爱抚套弄着老色鬼的肉棒,含弄吞吐龟头几下,又伸出香舌舔舐着那敏
感的小肉角儿。

  幽冥老祖的菇头和极度敏感冠冕肉角的被妇人细心的口舌服侍刺激下,忍不
住急促地喘息两声,妇人抱住情夫的雄腰,将这若如鹅卵的龟首吞吃进去用力吮
吸,眼看着情夫的妖怪般的肉茎膨胀到了自己能容纳的极限,再也无法进入半点
:血脉喷张,青筋暴起,面目狰狞,粗如手臂,硬似铁棒。

  老色鬼看着跪伏在自己胯下的沉幼蝶耸动间秀发飘逸,偶露出来风情撩人的
脸,吞吐间脸颊一鼓一瘪,垂坠而丰满的乳峰一荡一荡画出优美曲线,混杂着强
烈的酥爽传来,不由得粗重喘息,呻吟出声,身躯轻轻颤抖。

  得意万分轻按着她的头要她上下吞吐,口中还不停的说着:「对了……就是
这样……不要只顾用嘴含……舌头也要舔……唔……对了……就是这样…………
对……好夫人真聪明……」

  同时一手在美妇的秀发上轻轻梳动,偶尔还滑到她那如绵缎般的背脊上轻柔
的抚弄着,不时还用指甲轻轻刮弄着她的背脊骨。

  也亏得老色鬼身材高大魁梧,手臂极长。另一只手则在她胸前粉嫩润滑的乳
首轻揉缓搓,顿时又将欲念已达沸的沉幼蝶逗得鼻息咻咻,神态真的是销魂蚀骨
。幽冥老祖不愧是欢场高手,调情圣手。

  早已被挑逗弄得欲火如炽的沉幼蝶对含在口中的情夫的阳具龟头,不但不觉
恶心,甚至好象口中所含的是什么美味的食物般,越发卖力吸吮舔舐。

  「好夫人,小心些,我把你捧起,翻过来啊。」强忍着自己下身的酥麻感,
俯身用双手捉住沉幼蝶的柳腰,居然把妇人的雪白浑圆优美的粉臀移到自己面前
,张开大口,对准她那蜜汁淋漓的桃源秘穴就是一阵狂吸猛舔,偶尔还移其它敏
感处,轻轻的舔舐那嫣红的相思豆儿,两手在她那浑圆的美臀及玉股间沟渠处,
一阵轻轻柔的游走轻抚,有时还在那丰腴柔嫩的大腿内侧轻轻刮动,最让沉幼蝶
感到刺激的是这高大魁梧的情夫甚至将舌头伸进自己菊穴,一通舔舐翻绞!

  全被挑起得滴出蜜汁的沉幼蝶哪堪老色鬼如此霸道的挑情手段,只见她背脊
一挺,脸蛋由于翻转身体憋得通红。两手死命的抓住他的大腿,几乎要抓出血来
似的,吐出含在口中的大龟头,高声叫道:「啊…唔……来了……啊……」

  膣道蜜汁泉涌而出,在一阵激烈的抖颤后,圈盘在情夫肩颈上的双腿松开,
整个人瘫软了下来,趴在老色鬼的身上,只剩下阵阵粗重气息芬芳的喘息声。

  「好夫人,我可还没大军压境呢,你就溃不成军了!」眼见美妇人达到巅峰
,全身无力的瘫在自己身上,老色鬼不禁得意万分。

  「你欺负我,欺负我!」沉幼蝶见自己如此轻易便泄了,羞意大盛,翻下身
来,重新跨坐在情夫大腿上将头埋进他怀里。

  「好夫人,你战力可还行?说好了今晚你莫想好过哦!」

  「你这妖怪!真是女子的魔星!」沉幼蝶心下一横,将之前那有助于气血运
行的丹药接连吞下两颗!「我与你拼了!」

  「哇,好夫人何至于此!」

  「反正不是妾身的丹药,我不心疼!哼哼。」

  好嘛,自己的符篆就心疼了。

  将妇人抱入浴桶中,自己也盘坐其中,拍拍大腿示意沉幼蝶坐上来。

  两人性器甫一结合,这久违的性爱快美使得两人轻轻吁叹。

  「好夫人,且好好放松享受,为夫好好品尝你的滋味!」自己腰腹幅度不大
地轻快扭动,巨龙肉棒开始搅拌翻腾于沉幼蝶的泥泞花穴。

  在她的耳边和玉颈处轻柔的吸吻着她每滴香汗,两手从腋下伸入,在沉幼蝶
粉嫩的乳峰处缓缓的揉搓,正沉醉在性爱欢愉中的美妇人星眸微启,嘴角含春,
不自觉的轻「嗯」了一声,带着满足的笑容,承受着情夫带来的无尽情欲淫欢。

  顺着她柔美的背脊曲线,手掌一寸寸的往下移,逐步的抚去她背上的水珠,
经过绵软的丰臀,粗大的手指又探入沉幼蝶那处可爱的菊穴。

  「宝贝夫人,放松一些,对。我不会伤害你的,相信我有分寸的。」

  沉幼蝶由于菊穴遭受刺激,花穴花径也开始紧绷。

  「你!你啊!!!太坏了!啊啊!不要!」沉幼蝶全身抖颤不已,再经他手
指与妖茎一顶,只觉一股无可言喻的酥痒感窜遍全身,整个人一阵急促的抽搐抖
动,口中呵呵急喘,差点出来:「唔……好……痒……唔唔……」

  美妇人只觉脑中轰的一声,整个神智仿佛飞到九霄云外,只剩在追求着最原
始的交媾淫欢动作!

  见到沉幼蝶终于逐渐陷入欲望的深渊而不自觉,双手环住自己肩颈,配合自
己托住她双臀的手身体上下起伏,水中花穴不断吞吐那火热粗长的巨龙肉棒。

  感到浴桶大小限制了自己接下来的发挥,遂站起身来。让沉幼蝶双腿盘住自
己的雄腰,自己双手托住美妇的丰臀开始扭动腰身一阵急促的长程短打。一股强
烈的充实感,使得三宫主全身每寸肌肤都散发出奇异体香,沉幼蝶吐气如兰的檀
口不禁直叫,语调中竟含着无限的满足感,舒畅与过瘾。妇人也不自觉柳腰轻摆
,腿心紧夹,口中一阵无意识的娇吟:「啊…不要……唔……唔……不要啦……
啊……」

  老色鬼感觉自己下身的粗巨阳物被花穴内壁沟壑紧紧的箍着,那种紧窄的压
迫感更胜一般少女。

  「哎哟」一声,沉幼蝶紧皱着柳眉,睁大了一双媚眼,裂开了娇艳欲滴的朱
唇,咬碎了银牙,看表情像是很辛苦般,老色鬼惟有停住不动,嘴吻性感诱人的
小嘴,吸啜滑嫩之丁香美舌,好让她纾缓一下。

  「唔……唔……咿呀……咿呀……」一会儿后,沉幼蝶销魂的呻吟在喉间回
荡,扶住老色鬼宽实胸膛的纤纤小手一松一紧的捏着:「你慢慢的动……但不要
太深啊…我受不了的……」

  「好的,我知道了……」幽冥老祖喘着气把肉棒缓慢的抽出,再缓缓的推到
花心,猛力的来一圈转动,令自己的龟头与花宫口有力地摩擦。

  「你,你一定要,扶好我,啊呀!好爽!」

  「好宝贝,你放心!」

  「嗯,嗯,我信你。」

  此时欲焰高涨的沉幼蝶两条枌嫩雪白藕臂已放开了情夫的肩颈和胸口,紧紧
抓揉住自己的头发与乳峰!

  「咿呀……咿呀……呼……好好……太好了啊……又……太深了……」她忘
形的发出娇柔的呻吟断断续续的低呼:「唔……呼……好……好舒服啊……咿…
…呀……又要泄……泄……了……咿呀……咿呀……唔唔……」神情极之冶艳诱
人的沉幼蝶每一次泄出花精琼浆都带给幽冥老祖高度的刺激,膣道内壁的沟壑与
粘膜和同时高频率的颤动,浓稠的花浆一波波地涌出,浇得老色鬼的大龟头酥麻
酸痒,快感直达全身每一个神经末梢,如非老色鬼战力奇高外加有心整治这妇人
,早就弃甲弃曳兵交货与她了。

  此时沉幼蝶哪堪经得起他如此征伐,一颗嫀首不住的摇动,曲线玲珑诱人的
玉体不停地轻颤,雪白椒乳乱晃,气息芬香的檀口忘情娇呼: 「……又来了…
…不行了……嗯……啊…唔唔……你啊!哦哦!!!」

  见其妇人这般体位委实消耗体力,恐其下半夜又将自己踢下床,老色鬼小心
翼翼将沉幼蝶抱于床上。拉着她娇软乏力的娇躯缓缓坐下,再度将她翻过身来分
开一双美腿跨坐在自己怀中,用手扶住巨龙对准那淋漓的小口再度将粗大物事给
塞了进去,两手抱住沉幼蝶浑圆弹性极佳的美臀又开始缓缓推送。

  期间经常被幽冥老祖深深一杵,将龙头狠狠抵住花心一阵磨转,一股强烈的
酥麻感再袭上心头,神态美得令人忍不住要喷发的沉幼蝶再度无力的瘫软在情夫
强健的雄躯身上,任凭他肆意的玩弄插抽挤压,只剩口中无意识的传出阵阵令人
销魂蚀骨的娇吟声:「唔……不要……啊…不要碰我那儿……唔……轻……嗯…
…唔……」

  「好夫人,放松心神啦,待会为夫将你塞得满满当当,你那刚生育孩子的花
房也要被我占领!」

  「你,,不,要啊!」历经老色鬼的蹂躏的沉幼蝶早已全身瘫软如泥,虽竭
尽全力抵抗,但却起不了多少作用,再加上情夫在自己花穴深处不停的磨转,以
及胸前蓓蕾和他胸膛磨擦挤压,一阵阵酥麻快感,不停的打击着沉幼蝶的神智。
她从未有过如此夸张的性爱经历,自己高潮泄身数度之后,这情夫的阳物肉具还
是那般坚挺,他的腰身耸动还是那样有力刺激!

  「接好啦!」老色鬼将下身巨大的肉屌猛地一顶!

  「啊,哦哦!!」妇人双眼圆睁!那,那个东西!进来了!「啊!痛啊!你
,你······」沉幼蝶颤不成声!

  「好夫人,且放松心神,为夫将护你不受伤害。」幽冥老祖说罢,将双手贴
住沉幼蝶丹田处,渡气与她,助她舒缓苦痛。

  往昔在幽冥行宫修炼出来的法门依旧有效,见沉幼蝶缓了过来。便让这妇人
与自己享受这禁忌快美。

  同时沉幼蝶那销魂蚀骨的美妙胴体适时散发出阵阵如兰似麝的幽香扑鼻袭来
,耳中传来夫人如歌似泣的娇吟及急喘,老色鬼压抑良久的欲火有如山洪决堤般
汹涌而来,。

  幽冥老祖猛的将胴体雪白撩人的沉幼蝶掀倒在床,抬起她两条粉嫩光滑的玉
腿架到肩上,把身躯压在她湿滑细腻软绵绵的胴体上就是一阵般的狂抽猛送,插
得异香撩人的沉幼蝶全身乱抖乱颤,口中不停狂呼:「啊……我死了……轻一…
…唔唔……啊……」

  只见胴体蒙上层了香汗神色娇艳动人的沉幼蝶一双惹人垂涎三尺的美腿一蹬
,全身一紧,两手死命的抓着情夫的手臂,几乎要掐出血来,深处一道热流狂涌
而出,浇得老色鬼胯下巨龙一阵急抖,任凭他如何的耐力高超,巨龙肉棒在膣道
死命的包围挤压吸吮之下,再也止不住那股舒畅快感。

  幽冥老祖一声狂吼,一股滚烫的狂喷而出,如骤雨般喷洒在沉幼蝶的花宫深
处,浇得这位高贵美艳的美少妇神女宫三宫主沉幼蝶全身不停抽搐,湿润小嘴忘
形的狂喘娇哼,螓首向后仰去,娇躯弯成拱状,两条粉雕玉琢般的美腿向上撑得
僵直,整齐洁白的玉趾扭曲僵住了。

  沉幼蝶那浓烈的异香令她闺房每处空间都可闻到,她媚眼一翻似是昏死过去
又像是沉醉在最高的性爱欢愉的境界当中,如斯美人美景,幽冥老祖鼓起余勇把
握时机,疯狂尽情全力继续在妇人那天生妙物多汁,又令人百干不厌的迷人销魂
窟中狂猛抽插不绝,把每一滴精液完完全全亳无保留地射入她花宫深处。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