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下地狱】长篇同人文改编 自嗨作品 第36章 需要大佬给女性朋友点评了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仙子下地狱】长篇同人文改编 自嗨作品 第36章 需要大佬给女性朋友点评了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foraiur
2020/8/2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4523

  这章我不知道是写的比较细腻还是怎么,虽然一些女性向的官能文也是火辣
至极,但我这男作者是不是有些太自以为是?所以望大佬们给点女性读者的意见
。从前几章三宫主的戏份开始就好。。。

  第三十六章

  真是有可能!沉幼蝶回想起今天「绝影」对沉秋那不同寻常的关怀:

  哪位教习能做到与他一样陪着沉秋做那些粗浅的训练?绝影还是个新晋的客
座长老!

  哪位教习会言传身教地教沉秋与贼人斗狠的行为?都快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势
了!

  更别说那一股脑丹药了!自己在神女宫就没见过这些!

  越想越是可疑,越想越是豁然。对了,绝影临行前,升至高空,奋力掷出那
铁枪,贼人魔巢被天雷击毁夷为平地焦土那一幕,有些卖弄之嫌了!

  这大姐是真决定了?

  哎,这应该也是好事吧!沉秋年幼就可以说是孤身在神女宫了,那人远去了
,大姐又忙着突破境界捍卫门派的江湖地位。虽有玩伴,但难得见他有过开心笑
容。自己和二姐亦不可能真一直陪他玩耍······其实沉秋他真的挺孤单的

  大姐也许与那紫龙山的风啸天真不合适吧,但这个绝影真是·····一个
妙人!

  沉幼蝶憋了半天居然想到这词,说他对大姐忠心吧?但现在这会自己还一丝
不挂在他怀里躺着娇喘。说他武断独行吧,但他确实是谋定后动并且雷厉风行。
说他三五大粗的?其实他真的很为沉秋与我着想了,我那孩儿也被送至神女宫了
···

  实话说,就算是那人也有不如绝影的地方啊。心思就不如他细腻,狠辣。那
人那张永远带着和煦笑容平和心态就可以使人安心;而绝影就妙在,他把事情做
完后,事后回想时才会觉得他做的不错,若是反应迟钝些还真琢磨不出来。

  不得不说,实力超绝的高手若是平素能平和温煦地与人交流,都能获取他人
的好感。

  十年了,该放手了。

  大姐已经走出阴影,而我却满身尘泥,就如我现在这样自甘下贱的模样哪敢
说什么明珠蒙尘!

  「三宫主,有心事?」幽冥老祖见美人发怔,便出声询问了。若是今晚不想
继续,也就作罢算了,强行破关反倒不美。

  「嗯,很久以前的一些往事了。」沉幼蝶有些颓然地说道。

  「那可否分享与在下。若是伤心往事,也许说出来,心里会好受些。」

  感受到停在自己胸口的大手是如此火热,自己的心似乎也被温暖了些。「好
吧,且听妾身说说陈年过往吧。」

  沉幼蝶开始娓娓道出一些秘辛:

  「你们应该会以为神女宫三位宫主,皆是同父同母的亲姊妹吧?但神女宫和
秦国关系可谓是相互相依,数千年来第一代的太祖就与那时的神女宫宫主有了深
深的联系,在当年太祖不断开枝散叶之下,现在已经说不清是神女宫的秦国,还
是秦国的神女宫了。」

  ······

  「而大姐和二姐的关系乃是同父同母,而我虽是血亲,但却是同母异父,你
可知道神女宫与王朝皇室的错综复杂的关系了?」

  「唉,想必你以前受过一些侮辱了。不过来此前,大宫主有嘱托我,也要代
她问好你。」

  「是,你的问好就是这样?人都给你吃了?」

  「那,那不是三宫主您情不自禁吗?再说我们也是为了解咒啊!」

  「那你可敢与我大姐说,我与你上床了,只是为了解咒,大宫主你可千万不
要多想。啊?」这声「啊」,就很有些意味了,似质问,似挑衅。

  「不敢不敢,能与三宫主有过一夕之缘,乃是绝影天大福缘。」开玩笑!若
自己真傻乎乎把今晚这事儿原原本本告知自家夫人,只怕沉融月便会上演千里杀
夫的戏目了!死于大宫主的小拳拳?

  「知道怕了?那你敢不敢向他人声张此事呢,啊?」又是那同样调调的「啊
」,哎,这简直了!

  这三宫主沉幼蝶倒真有些意思了,老色鬼对着她的额头亲了下,顺着往下慢
慢吻过,正欲与妇人痛吻时,妇人挣开了,「别闹,你还想不想继续往下听了?

  只得捧住美人的脸蛋,抵住额头:「三宫主,你知我知便可,何需他人知晓
,是吧?」这句话便是赤裸裸的试探了。这偷情的最大刺激,便是背德的关系与
瞒住他人的隐秘!

  「起开,你怕我听不懂你的意思?你们男人的臭德行,信不信下次你若敢欺
辱我,我便主动告知大姐我与你之事。你可以考虑到时候你该如何体面一些,不
那么惨状万分。」

  「那哪能呢?」欺辱美人这事儿,我没做过的,一直都是好好怜惜疼爱的。
沉幼蝶这番话,不就是隐晦地告知老色鬼,看你表现吗?

  ······

  「年幼的时候,我倒是被大姐二姐有些冷落了。她们认为自己的母亲是受到
我父亲的引诱,但后来大姐二姐许是被母亲说了一通,我们三人才算有些姊妹的
样子···大姐老是将她的物事玩件分享与我,二姐倒是还有些掂量,呵呵。」

  ······

  「沉秋年幼时有些孤单,姐夫一去不返,大姐无奈只好把沉秋又从回母姓,
遂了王朝皇室,宗门派阀心思。」

  ······

  「血缘,遗传,天赋这些,真是很奇妙。大姐二姐那般天资艳艳,而我如何
努力亦难得望其项背。在宫中宗门待得久了,自然遭受了些眼色。那时我便萌生
了退出江湖的意向。」

  ······

  「沉秋此次游历至我唐家,我自是欣喜。但不曾想之后发生的事情却成了我
毕生梦魇。我明白的,不怪沉秋。这是邪人为了打击我大姐,撼动她的心神,所
以找上了我。二姐那火爆脾气他们惹不起,想不到我居然还有这等价值?呵呵。

  ······

  「想必这些事端起由,也要把王朝皇室和宗门派阀算了进来吧。大姐想必也
是极为头疼的。江湖中,朝堂庙宇中,追求她爱慕她,怀着淫邪心思的人如同过
江之鲫,但身边可信可用之人却寥寥无几」

  ······

  听着这些隐事,感受身旁妇人那复杂的情绪的转变,心中也在细细思量:

  自家夫人虽是修为通天,但她却过的似乎比我当初偏安一隅还要差?做人最
快意莫过随心所欲,而这位神女宫大宫主却要忍受世俗王朝和宫门派阀那些烦心
事!还不若我在自家地界坐地敛财,夜夜笙歌来的快活!

  这自家夫人委托给自己的第一个事情,还没过两天,就出了这么多幺蛾子:
先是抖破了沉幼蝶的窘境,然后又教导沉秋,接着小姨子又与自己上了床,出门
前自己还千怕万怕自家夫人给自己扣了绿帽,想不到没两天我却把那顶绿帽扣给
自家夫人了!而现在这些辛秘,又让自己头疼不已。当初自家幽冥殿虽是给自己
整的有点模样,但整个魔门的派系争斗也是非同小可,自己躲至远离中原的海外
逍遥快活都被巫穹端了老巢。

  三宫主这番话对我说出,自是有深意,也许女人的直觉让她有所猜测察觉了
。那么,我且试探一番?

  「三宫主,现今你是自由身了。不若我恳请大宫主开恩,将你许配与我。」

  「啊!那哪能使得!我还要不要脸面了?」此话一出,沉幼蝶惊觉自己犯蠢
了!这话说的岂不是自己同意了?

  不等美人弥补话语中的漏洞,老祖呵呵笑道:「那孩儿与三宫主你,我皆会
好好照顾,悉心疼爱。特别是你。」

  「你说什么疯话!若不是我实力低微,早一掌毙了你。」

  「三宫主,这番话算是我绝影唐突了,」有些事情操之过急便是这样,但老
色鬼还是决定趁热打铁,就算不成器,也要成钉,钉进美妇人心窝里!「但请三
宫主好好为自己孩儿打算,沉秋那温吞性子想是大宫主也不乐见的啊。」

  说罢,便捉住沉幼蝶的双手好好捧住,目光灼灼地盯着妇人,观察她的神情

  妇人终是面薄些,况且绝影这般已是欺她孤儿寡母,自己却无甚力量反击!
寡妇门前是非多,这第一天,绝影便欺辱上门了。

  老色鬼见妇人又是泪水莹莹,心知自己确实为难沉幼蝶了。但今夜这些肉帛
相见,床苐交欢事情下来,唯有尽快逼其表态,免得日后相见尴尬非常,无法相
处。这段时日,还需行走江湖呢。如不把心结解开,沉秋肯定会察觉两人异状。
唯有两人同处一床,狼狈相合,相互掩饰才能将这脑袋瓜儿初开的少年瞒过去,
他现在经历那些之后。自然会对所有事情都持有谨慎小心怀疑的态度。

  幽冥老祖吻去沉幼蝶玉容上的泪珠与泪痕,「夫人这般为难和伤心,真是叫
我也难过了。不知有何可弥补夫人的,若夫人好受些,那我也心情不再沉重。」

  「都是你!都怨你!你为何一次次,让我无地自容!让我无家可归!让我一
次次跌入深渊!你这假惺惺的混蛋东西!」

  那忍痛接过丈夫休书,忍痛与刚出生不久孩儿离别时也没流过眼泪的妇人,
此刻却哭得稀里哗啦。

  老祖搂住身旁的沉幼蝶,任由她长久以来积累的压力与情绪得以宣泄,甚至
被掌掴了几下都还是柔和地望着她。最后等妇人收住些哭声与怒骂,不住抽泣时
,轻轻吻了上去,舌头好不容易撬开沉幼蝶嘴唇,探入其中被死死咬住后才停住
些过火动作。

  自己欺压她够狠了,不让妇人讨回些什么,如何能行?

  最终沉幼蝶还是放过了这老色鬼轻薄举动,开始唇舌回应,那无微不至的细
心对着自己舌尖的伤处舔舐,吮吸,又有些不甘心的用齿尖细刮。

  老色鬼也是有些欣喜,往昔在行宫那荒唐岁月磨练出的技艺还是没丢不是?

  获得美人芳心的第一步就是要让她相信自己,相信自己有能力,有资本,有
态度,并且事情也算做的地道没太多可挑剔,而其余只需慢慢培养呵护感情,迁
就对方。而见缝插针,趁热打铁这些事情他是做的多的,死缠烂打也许有效,但
双方终是有些心理地位差距了!

  正当老色鬼提枪再度踏关时,身下的妇人,娇怯怯的说道:「能不能,换一
处地方?这,你这里离沉秋的房间好近。」

  幽冥老祖心中好笑:那你之前与我交欢数度为何就不怕了?脸皮突地变薄啦
?想是因为你有些心动,真正由心做出选择后,那份恐被暴露,被窥视的羞耻心
上升了吧?

  倒也没说破妇人那份心思,自己的元神分体还在沉秋身上藏附,主要是做保
护监视之用。在院落的距离内,他自然能察觉到沉秋任何动静。

  不过美人相邀去得她后院闺房真也再好不过,女人要的那份隐秘,要的那份
安全感,乃是千万年来物竞天择,世俗人伦所致。

  等到两人轻披外衣出得房门,蹑手蹑脚去后院路上,经过沉秋房前。幽冥老
祖突然悄声在妇人耳边说道:「夫人且先避开,我先查探下沉秋状况,免得他运
功过度,心神紊乱,以致于走火入魔。」

  沉幼蝶点点头,自己那般装束委实太过了,就算此刻披着绝影的外衣···

  老祖进屋后,用术法法门告知沉秋,让其放开心神供他探查内况,提点勉励
几句后就迅速出来,寻得美人便横抱而走了。

  路上美妇问的沉秋现况如何,「沉秋的功法功体极为特殊,所以这段日子需
要从训练上的状态来判断幽冥血莲的功效进展,但他现今一切安好。」老祖如实
告知,于是沉幼蝶也放下心了。

  虽然很快便到得沉幼蝶那处闺房,但欲火焚身的老色鬼将这名可以大快朵颐
的美妇人往床榻上一抛时,沉幼蝶已经是一丝不挂,自己飞速扯下外衣往那春情
难抑的美人扑上去。

  沉幼蝶那身躯在老祖魁梧的身材对比下娇小无比,此刻居然被老色鬼「扣」
了个正着!

  身体火热的回应着绝影那些动作,心中不住念叨:「对不住了,大姐,我,
我又抢你的东西了······不过也是绝影欺负我啊···」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