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绿妙语(续写)】(第50—52章)(三章万更肉戏,阴谋,仙侠,绿帽)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仙绿妙语(续写)】(第50—52章)(三章万更肉戏,阴谋,仙侠,绿帽)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丶一舞倾天下
2020/06/25发表于:SexInSex.net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066

             第五十章:雪疏风影

  丁雪风看到南宫疏影艳美绝伦的容颜靠了过来,朱唇贝齿间说出的话语更是
充满了魅惑感,轻轻一嗅,鼻间只感到芳香袭人,一时间丁雪风食指大动,呵呵
一笑道:「师娘,话也不能这么说,不是雪风想要怎么办,而是……」

  说完,丁雪风卖了个关子,紧接着双目在南宫疏影丰盈窈窕的曼妙身段之上
来回扫视,最后停留在南宫疏影的酥胸前,微微一笑,沉默无言。

  南宫疏影平日中见多了这样的眼神,但也都是旁人暗中侧目,像丁雪风此时
这么堂而皇之肆意在自己身子上打量的,还是第一次,毕竟自己是苍鹰派的掌门
夫人,地位尊崇,高贵无比,平日中他人内心中再怎么亵渎,也都隐藏的极好,
包括丁雪风自己。南宫疏影很清楚自己的美貌可以让许多人沉迷其中,不需如何
引诱,便可让其附耳听命,没想到这丁雪风竟然如此大胆,此时那眼神中的意味
不言而喻,居然想借着这次机会……

  南宫疏影很快嫣然一笑,目光如电淡淡道:「没想到雪风竟然长大了啊!」

  丁雪风站起身来,走了两步呵呵一笑道:「雪风确是不小哦!」

  南宫疏影面色一红,知道丁雪风话中的意思,假装气笑道:「雪风竟敢调戏
起你师娘来了!……」

  丁雪风转到南宫疏影的身后,抿了抿嘴唇,下定决心,将手慢慢的覆在南宫
疏影的香肩上,嬉笑着问道:「那师娘打算怎么惩罚我呢?……」

  南宫疏影身体在丁雪风的大手放在肩上的一刹那微微一颤,紧接着强颜欢笑
道:「雪风莫要再闹了!……师娘还是给你讲讲如何拿下那林轻语吧!」

  丁雪风平日温文尔雅的面容上此时满是兴奋之意,双手更是在南宫疏影的肩
头上开始慢慢揉捏起来,似是在给南宫疏影轻轻疏松筋骨一般,口中道:「这个
不急,若是师娘不说出要拿下那林轻语的原因……算了……」

  丁雪风呵呵一笑:「雪风也没有兴趣知道这其中原委,不过只要师娘能够答
应雪风一件事,雪风一定遂了师娘的心愿,一定将林轻语压在身下,好好操弄一
番!如何?……」

  丁雪风终于进入了正题。

  南宫疏影此时被丁雪风在肩上轻轻揉捏的动作弄得浑身发热,敏感的身子不
自觉的微微扭动,似是想摆脱后面的大手,可惜被丁雪风暗暗用力按在椅子上动
弹不得,想了想也就没有强行挣脱开,接着假装若无其事问道:「什么事?……」

  丁雪风低头俯在南宫疏影的耳边,微微的喘息热气弄得南宫疏影耳根微红,
安然自若的说道:「师娘可否能让雪风一亲芳泽?……」

  「你!」南宫疏影冷哼一声,似是早就知道了丁雪风所想,转过头,四目相
对,南宫疏影星目含威的冷冷道:「你就不怕你那所谓的师父知道了么?!……」

  「师父?哈哈!……」

  丁雪风好像听到了一个很好笑的玩笑,仰面开怀大笑道:「只要师娘答应了
雪风的要求,我就相信师父那边,师娘一定不会让他知道的!」

  「哼!」南宫疏影转过头,凝然沉思了许久,接着面不改色的说道:「雪风,
我帮你拿下林轻语还不够么?……她对你的诱惑力难道还不够么?」

  丁雪风转身来到南宫疏影的面前,端起桌上的杯盏喝了一口,接着幽幽一笑
道:「林轻语是好,可师娘您何曾比她差了?而且雪风对您的仰慕可不是一天两
天了,那林轻语才来苍鹰派几日?您才是雪风日日夜夜思念的美人儿啊!」

  南宫疏影看着丁雪风此时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态,没想到自己竟然反过来受制
于他了,好像此时自己在求他什么事一般,心中暗恼,接着沉默许久,突然媚笑
道:「师娘难道还有这么大的诱惑力么!」

  丁雪风眼神一亮,转了转眼珠,急忙跑到南宫疏影的身后,低眉顺眼的恳求
道:「那是自然,师娘如此这般艳美绝伦,仙姿玉色,好似那巫女洛神一样,还
请您看在雪风日夜想念的份上,成了雪风一番心愿吧!」

  南宫疏影看到丁雪风突然变得如此低声下气,倍感好笑的同时微微轻哼道:
「油嘴滑舌!哼,不是方才那般趾高气昂的样子了?方才你多神气啊!言语中将
师娘步步紧逼,多威风啊!」

  丁雪风讪讪一笑,接着心中一动,将大手再度覆上南宫疏影圆润的肩头,隔
着一层衣物轻轻抚摸拿捏,嘴上毕恭毕敬的说道:「雪风对师娘是真的仰慕已久,
还请师娘……」

  南宫疏影心思急转,心中暗想到底要不要答应丁雪风的要求。为了一个林轻
语,要毁了自己这么多年的清白么?自己可是这么多年都没……更何况是委身于
自己的一个后辈?南宫疏影被丁雪风在肩头上的大手弄得心烦意乱,只感觉身子
渐渐热了起来,别说,这丁雪风弄得自己还挺舒服……巫山云雨之处,自己可是
很多年都没有去过了啊!

  丁雪风见南宫疏影迟迟没有答话,知道此刻南宫疏影心中正天人交战之中,
要不……下点猛料?丁雪风微微一笑,鼻间呼吸着南宫疏影脖颈之间的幽幽体香,
从他的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南宫疏影胸前微微敞开的衣物间,一道深不见底的沟
壑幽暗深邃,像是一个神秘的黑洞吸引着自己想要一探究竟,丁雪风定了定心神,
壮着胆子,将大手悄悄的从南宫疏影胸前的衣物中伸了进去。

  「你做什么?!」

  南宫疏影一惊,惊呼道。

  丁雪风一把握住了南宫疏影丰满硕大的玉乳,入手柔嫩软滑,丁雪风一边肆
无忌惮的揉捏着南宫疏影的酥胸,一边嘿嘿笑道:「雪风看您迟迟下不了决心,
这不是帮帮您么!」

  「放开我!」南宫疏影双手抓住丁雪风的手腕,急声道:「丁雪风,你太放
肆了!……放开!」

  「师娘!」丁雪风突然微眯双眼,压低声音冷声道:「难道你要将苍鹰派的
人都喊来么?」

  「你……放开!」南宫疏影闻言一惊,接着也是跟着放低声音冷冷道。

  「师娘,你放心……」

  丁雪风嘴角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接着低下头趴在南宫疏影的脸颊旁,「雪
风我一定会让您很舒服的……我一定比师傅更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嘛!……」

  说完,伸出舌头,在南宫疏影艳若桃李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脸上露出满意的
神色,轻笑道:「师娘,您可真香!……」

  南宫疏影听到丁雪风戏谑的声音,皓如凝脂的脸颊微微一红,双手仍是攥住
丁雪风作恶的大手,转过头用稍稍服软的语气道:「雪风,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丁雪风微笑着摇了摇头,被攥住的双手突然分离出一直手指,用指尖轻轻按
住了南宫疏影酥胸上的蓓蕾,不断揉拭按压起来。

  「啊!你……别弄了你!」

  南宫疏影被丁雪风突然的一下袭击,弄得慌了神,胸前传来的阵阵酥麻感,
更是让她不由自主的呻吟出声,不一会,南宫疏影已是双颊绯红,喘息声也渐渐
魅惑起来,贝齿轻咬,吐气如兰。

  「怎么样?师娘……你就答应了雪风吧!」

  丁雪风看到南宫疏影这般模样,明白怀中的美人已是情动,于是趴在南宫疏
影的耳边吹着热气轻声道。

  「你小子色胆包天,竟敢……竟敢亵渎你的……师娘!」

  南宫疏影言语虽硬,但明显已是底气不足,只得吐气如兰似得轻声道。

  「嘿嘿……」丁雪风面带得意的笑道,「怎么,师娘难道被弟子亵渎的不舒
服么?……嗯?」

  说着,丁雪风用力挣开南宫疏影的柔荑双手,再度将南宫疏影的酥胸紧紧的
握在手中,随着大手的用力揉搓,猛然抬高了音量疑问道。

  「呃!……」南宫疏影被丁雪风这一阵亵玩弄得气喘吁吁,双目迷离,眼神
中满是情欲之色,接着微微闭上了双眼,心中暗道:「罢了!」

  接着,南宫疏影扭动了几下身子,发觉挣脱不开丁雪风的束缚,气笑道:
「放开我,你不怕让别人听到啊?」

  丁雪风心中一喜,趴在南宫疏影的耳垂边轻声问道:「师娘可是答应我了?」

  南宫疏影白了她一眼,面色通红的低声哼道:「便宜你了!」

  「师娘真好!」丁雪风一听大喜,张嘴便是含住了南宫疏影晶莹雨润的精致
耳垂,微微用力吸吮,并用舌头轻轻挑逗,脸上满是得意之色。

  「你……哎呀!你别弄了先……!」

  南宫疏影被丁雪风挑逗的浑身发软,只感觉到身子愈来愈热,下体那寂旷许
久的羞人私处好像已是有了几分湿意,无奈道:「你先停一下,别急嘛!……我
……嗯!……我去门外看一下,要布置一个结界的……免得……啊!……免得有
人……你别……」

  丁雪风听了南宫疏影这上气不接下气又带有一丝恳求意味的话语,微微一笑,
于是放开了南宫疏影,将手从南宫疏影的酥胸前的衣物中慢慢掏出,末了轻轻掩
面,深深一嗅,接着抬起头感叹道:「真香啊!」

  南宫疏影似是不好意思的微红着脸颊轻轻白了他一眼,在丁雪风眼中只感到
南宫疏影的这一瞥真是风情万种,百媚丛生,将平日中那般瑰姿艳逸的魅人神态
表现得淋漓尽致,一时间,丁雪风觉得早已肿胀坚挺的下体又是粗壮了几分,恨
不得立马就将眼前的美人按在胯下狠狠鞭挞一番。

             第五十一章:长生疏影

  南宫疏影一边走到房门前,一边暗暗摇头,也不知今天自己是怎么了,不是
一开始自己要帮丁雪风拿下那林轻语的么,想来丁雪风还应深深地感激自己才是,
没料到反倒是自己先陷了进去,莫非真的是自己许久未曾尝过男女之事的滋味,
从而把控不住?

  南宫疏影伸出舌头轻轻的勾了一下朱唇,脸上多了几分红霞的同时又想起方
才丁雪风的大手在自己胸前作恶的时候,那股阵阵的酥麻感,让自己舒爽不已,
甚至自己的私处都是……想到这,南宫疏影低了低头,觉得自己的胸前好像仍是
有阵阵快感涌过,嘴角之间不自觉的勾起一个媚人的弧度,作为已是妇人的她,
自是知道那男欢女爱时的情欲高潮是多么的令人欲仙欲死,而自己空旷了许久的
身子,好像在引导自己去主动尝试那般舒爽无比的滋味,哪怕对方是……一个喊
自己「师娘」的年轻人。

  南宫疏影打开门,向外看了一圈,自己的几个奴婢今晚被自己有意支开之后,
还没有回来,倒是给了丁雪风一个绝佳的机会。南宫疏影伸手虚握,接着纤细的
玉指在空中轻轻划出一个弧度,一道盈红色的光芒闪耀而出,很快覆盖住了整个
院落,继而消逝不见,做完这一切,南宫疏影抚了抚额前的发丝,轻轻的叹了口
气,仍是很警惕的再度打量一圈之后,转身进了房间,将门闭死。

  ……

  林轻语一行的院落。

  只见林轻语坐在院中的石桌边,手里拿着一只淡青色的杯盏,饮了一口,望
着满头大汗的韩易,嘴里笑道:「行了,都练了一个晚上了,来休息一会吧!」

  韩易闻言,笑了笑,停下身形,几步来到桌前,问道:「师姐,怎么样,我
的这招剑气生影,再配上」寻败「的加持,是不是要比以前厉害许多?」

  林轻语摇了摇头,笑而不语,伸手倒了一杯茶,递到韩易的手中,望着韩易
一脸不解的目光,林轻语笑着说道:「你可还记得咱们妙法门一系的精髓所在?」

  「自是记得,可这……?」

  韩易疑惑道。

  「我妙法门的精髓旨在于感受天地之妙法,将天地之灵妙为我所用。师傅传
你」寻败「这把神兵,自是对你帮助极大,但是你莫要忘了,咱们妙法门在用剑
领域其实涉猎不深,你得了」寻败「之后,切莫本末倒置啊!」

  林轻语摇了摇头,轻声道。

  「可是」寻败「确实对我的战斗力加持很多啊……」

  韩易有点不服气的说道。

  「那是自然,我虽不知」寻败「是何阶神兵,但绝对也是一把利器,但是你
自小和我一样,都是修习的妙法门的籍典,对于用剑一道所知甚少,更何况你明
日便要去往南平郡,你莫要忘了,你的对手是谁!」

  林轻语微微一笑,似有所指的说道。

  「梁山剑宗……」韩易喃喃道。

  「对啊!东玄洲真正的剑道魁首,你还想用剑术打败他们吗?」

  林轻语打趣道。

  韩易挠了挠头,道:「师姐,我自不是那般狂妄之徒,妄想现在就用剑术打
败他们,但是……」

  韩易低下头,看了看手里的寻败,正色道:「师姐你知道,我从小便喜欢剑
术,手中一尺剑,敌人三尺寒……师傅既然将这把」寻败「给我,就像你说的,
我绝不会负了这把神兵的威名!」

  林轻语很少看到韩易这般正色神情,盯着看了许久,满意的点点头,轻声道:
「你既然喜欢剑术一道,师姐肯定支持,修行一途门径众多,不一定非要选择一
种道路前行。你既对剑道一途有着天赋和兴趣,我也相信你以后肯定会在剑道一
途上有所成就。我只是提醒你明日去了南平郡,万事要多加小心,梁山剑宗,可
不是虚名之辈啊!」

  韩易听了林轻语颇为担忧的口吻,心中一紧,继而打趣道:「哈哈,师姐可
是担心我?」

  林轻语瞥了一眼他,无奈道:「好不容易正经一番,又是这般油嘴滑舌!」

  顿了顿,林轻语脸色微红道:「我自是担心你……莫要忘了,我……」

  韩易心中一暖,握住林轻语的双手轻声道:「放心吧师姐,我一定会多加小
心的,等到南平郡的局势稳定下来之后,我就立马回来……我……」

  韩易顿了顿,面色也是有些微红,似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你……想说什么?」

  林轻语看到韩易这般模样,心中也是有了一丝紧张与期待,悄悄低下臻首,
轻声道。

  韩易紧紧的将林轻语的双手握在手掌中,收起方才玩世不恭的神情,轻声说
道:「师姐,等……等苍鹰派的事情结束之后,我们便回妙法门好不好?让……
嗯……让师傅给咱俩举办一场婚礼,我想……我想娶你!」

  林轻语面颊绯红,刚想说话,不料梁以珊从房间内走了出来,悄悄来到二人
旁边,看到韩易正将林轻语的双手紧紧握在手中,二人皆是面色微红,于是大声
笑道:「大木头,你在做什么呢?」

  「啊……!」韩易与林轻语皆是一惊,林轻语急忙将手缩回,轻轻的瞪了韩
易一眼,似是不满刚才韩易将自己的双手握住,引得梁以珊的笑话。

  韩易朝林轻语无奈的笑了笑,继而转向梁以珊,翻了翻白眼道:「这么晚了,
梁小姐还不休息……怎么,晚上吃饱了要出去溜达溜达啊?」

  「嘿!……」梁以珊哼了一声,瞪大双眼高声道:「我这好心来告诉你南平
郡的一些情况,没料发现了你对林姐姐有轻薄之举不说,还敢说我?」

  「什么轻薄……!」

  韩易闻言急忙说道,「你别瞎说啊!」

  「还不承认?林姐姐,你说……」

  梁以珊嘿嘿笑道,「方才大木头是不是把你的手给握住了?男女……」

  「好了好了……快坐下……」

  林轻语无奈笑道,「你方才说要告诉我师弟关于南平郡的情况,什么意思啊?」

  「哼……不说了」梁以珊瞅了韩易一眼,接着气鼓鼓的说道。

  ……

  疏影居,南宫疏影的房间中。

  南宫疏影刚刚布好结界,转身来到床榻前,望着丁雪风睁大双眼盯着自己,
笑道:「怎么?」

  丁雪风干笑一声:「方才师娘布置结界的时候看了一眼,没想到师娘的修为
竟是如此高深……这等结界,恐怕得是渡劫修为才能……」

  南宫疏影微微一笑,点头说道:「我刚入渡劫不久……」

  丁雪风惊悚的看了一眼南宫疏影,心中一震,渡劫期的修为?自己一直只知
道南宫疏影的修为不俗,甚至听说以前年轻的时候在年轻一辈中颇有名气,没想
到……渡劫期啊那可是!方才自己肆意亵玩她的酥胸之时,倘若南宫疏影盛怒之
下只需微微用力,捏死一个凝虚出境的自己不是易如反掌?想到这,丁雪风阵阵
胆寒。

  南宫疏影望着丁雪风犹豫的神情,心中一动,接着摆出一副淡然的神情慢慢
说道:「怎么……怕了?若是这样,大可退去,我亦会帮你拿下林轻语……」

  丁雪风抬起头,沉默许久,望着南宫疏影此时已是波澜不惊的神情,心中犹
豫不决,自己好像又把主动权交给了她?现在自己又变成了被动的一方?可是…
…猛然间,丁雪风心中一动,又是想到了些什么,脸上慢慢开始露出笑意。若是
南宫疏影有意杀自己,那在刚才冒犯她的时候,恐怕自己已然是一具尸体了。就
算碍于自己的父亲,南宫疏影没有痛下杀手,恐怕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既
然刚才没事,现在……又怕什么呢?

  想到这,丁雪风脸上笑意吟吟,轻声道:「师娘说笑了……雪风日夜思念师
娘已久,怎么会因为师娘修为如此通天,就怕了呢?就算师娘过后要对雪风出手,
只要能够一亲师娘芳泽,就算死在师娘手中,雪风亦是死而无憾!」

  南宫疏影闻言眼神一凝,接着点了点头,恢复了方才魅惑的口气笑道:「既
然如此,你还在等什么呢?」

  丁雪风猛然间提起头,脸上笑意不在,但是眼神中的狂热与激动更盛方才,
急声道:「那雪风就不客气了!」

  说着,站起身来,一把抱住南宫疏影,放在南宫疏影的床榻之上,望着南宫
疏影一脸娇笑的躺在床上,丁雪风咽了口唾沫,喘着粗气的压了上去。

  丁雪风抓住南宫疏影的两只手,趴在南宫疏影的身上,看着身下南宫疏影如
同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般,虽是面色上颇为放松,但眼神中仍有一丝慌乱和紧张,
低声笑道:「师娘放心,雪风一定会让您欲仙欲死的!」

  南宫疏影扯了扯嘴角,嫣然一笑,接着似有所指道:「慢点哦……师娘的身
子可是很久没有人……怕承受不住!」

  丁雪风闻言一愣,疑问道:「什么?……师傅不是经常歇息在这疏影居么…
…」

  「呵呵……」南宫疏影吐气如兰的咯咯笑道:「我可是很久没让他碰过咯!
……」

  「哦?!」

  丁雪风面色一震,接着面色更是激动的问道:「为什么?!」

  「为了……便宜你?」

  南宫疏影伸出手指轻轻刮了刮丁雪风的鼻尖,一脸娇羞的说道。

  「哈哈……」丁雪风朗声大笑,接着坏笑道:「那……师娘多久没有开过苞
了?……」

  「什么开苞……说的真难听!」

  南宫疏影轻哼一声,接着凝神想了想,搂住丁雪风的脑袋,喘息道:「自从
轲儿出生之后,便很少……后来轲儿要去长生门,从那时候起,便再也没有……」

  「哦?」

  丁雪风嘿嘿一笑:「那岂不是得有三五年了吧!……哈哈!」

  「你笑什么!」南宫疏影狠狠的扭了一下丁雪风,气道。

  「没什么……」丁雪风转了转眼珠,继而感慨道:「长生门……好地方啊!」

  「再好有什么用……」

  南宫疏影撇了撇嘴。

  「那是自然!」丁雪风嘿嘿笑道:「我现在就发现了一个比长生门更好的地
方!……」

  「哪里?……」

  南宫疏影望着丁雪风一脸坏笑,知道他说不出什么好话,但还是忍不住疑问
道。

  「那便是师娘您这疏影居啊!」

  丁雪风仰面大笑,接着低头一把亲了在了南宫疏影的朱唇之上。

  「唔……」南宫疏影睁大双眼。

           第五十二章:影落风起(1)

  南宫疏影没想到丁雪风说着话,便是突然吻了上来,本能之间有些抗拒,微
微摆动着臻首,睁大眼睛,嘴里含糊不清的嗔道:「你慢些……别这么急嘛!…
…」

  丁雪风嘿嘿一笑,一只大手在南宫疏影的身子上摸索不停,一边在二人的唇
齿相交之处已是悄然伸出了舌头,正在轻叩南宫疏影的贝齿牙关,不多时,南宫
疏影丰姿冶丽的身子便被丁雪风摸索的连连发软,呼吸也是急促起来,轻启的红
唇给了丁雪风绝佳的机会,灵巧的舌头一下子便是伸进了南宫疏影的口中,肆意
搅弄着南宫疏影口中的香甜玉液。

  「雪风……等一下……等……呃!」

  南宫疏影此时娇喘连连,艳美绝伦的脸颊上更是通红似火。

  「还等什么……师娘,我可想死你了!」

  丁雪风兴奋的喘着粗气,不停在的南宫疏影的臻首之上来回舔舐吸吮,秀鼻,
眼眸,面颊之上每过一处,上面都留下亮晶晶的口水痕迹,在灯火的照耀下,反
射出淫靡的气息。

  丁雪风从南宫疏影的面颊一路向下,亲吻到南宫疏影修长的雪白玉颈,敏感
的南宫疏影轻轻「呃!」了一句,不由自主的抱住在自己身上亲吻的丁雪风,好
像很享受这种感觉一般。

  南宫疏影的这个动作让二人贴的紧密无比,南宫疏影只觉得下体有一个硕大
滚烫且坚硬无比的棍子紧紧的顶在自己的玉腿上,南宫疏影自是知道那是什么东
西,但即便是隔着两人的衣物,那般火热也让南宫疏影心惊胆战。

  没料到,自己的这个弟子,本钱倒是颇为的雄厚啊!一想到过一会这根棍子
便是要插入到自己的体内,南宫疏影寂寞已久的身子又是多了几分湿意。

  丁雪风亲吻一阵,微微抬起身子,看到南宫疏影仍是红衣罩体,修长的玉颈
下,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在衣裙的遮挡下半遮半掩,素腰微束,不盈一握,方
才沐浴完成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裸露着,就连秀美的莲足也是不安的微微扭
动,似是也在无声地妖娆着,发出诱人的邀请。

  南宫疏影此时的装束无疑是极其艳冶的,但这艳冶与她的神态相比,似乎逊
色了许多。

  月眉星眼中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
红唇微张轻轻喘息着,欲引人一亲丰泽,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成熟女
人,与林轻语又是不同,林轻语就好像天上的月桂仙子,让人不自觉的沉醉在她
的仙姿风采中,而南宫疏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男人,牵动着男人的神经,让
人有着一股最原始的冲动。

  看着身下的南宫疏影倾城倾国的容颜此时正面色绯红,美人情动不已的样子
让丁雪风如同发了狂一般,双目泛红,一把抓住南宫疏影大红色的金线衣裙,用
力一扯,刚刚沐浴完毕里面没有穿着丝毫衣物的南宫疏影几近赤身裸体的暴露在
丁雪风面前。

  丁雪风呆了呆,继而伸出微微抖动的双手,舔了舔嘴唇颤声道:「师娘,你
好大啊!」

  南宫疏影胸前的双峰如同两只倒扣的玉碗一般,雪白似脂,硕大而又挺立,
每一次南宫疏影身子的轻轻扭动,都会掀起阵阵乳浪,夺人眼球。南宫疏影此时
身子完全落入在丁雪风的眼球之下,一时间有些羞涩不堪,毕竟眼前的年轻人还
是叫着自己一声「师娘」。

  南宫疏影「啊」的一声惊呼,一只纤纤玉手掩住面旁,另外一只手想要去拿
起身边的衣物,裹在自己的身上,可丁雪风哪里给她这个机会,急忙扑在了南宫
疏影的身上,两只手紧紧握住南宫疏影胸前的雪峰,两只乳球的硕大与柔软,让
丁雪风像是发了狂一般,张嘴一把便是含住了玉峰上娇艳欲滴的紫红色葡萄,含
在嘴中开始大力的吸吮起来。

  「啊!」敏感的乳头被丁雪风这样含在嘴中肆意亵玩,让南宫疏影的身子好
像如遭雷击一般,阵阵的酥麻快感让南宫疏影不由自主的向后微微抬起臻首,口
中更是喘息不断,雪白嫩滑的莲足上的十只脚趾,接着紧紧的蜷缩起来,足背微
躬,似是彰显出主人此刻的肉体快感。

  「嗯……呃!……」

  南宫疏影面色通红,口中若有似乎的喘息呻吟着。

  丁雪风一边吸吮着南宫疏影的乳球,一边轻声挑逗道:「师娘,舒不舒服?」

  「嗯……舒……舒服!」

  南宫疏影伸手抚了抚额前被汗水打湿的青丝,口中断断续续的说道。

  「嘿嘿……说了吧,雪风一定会让您也很舒服的!」

  丁雪风嘿嘿笑道,接着故作疑问道:「师娘,您这里的奶水呢?雪风好像吃
啊!」

  「你……你这家伙……唔……」

  南宫疏影面色一红,接着嗔怪道:「莫要取笑……取笑我,我虽是……可哪
里来的奶水……呃……好舒服……」

  丁雪风哈哈笑道:「莫不是师娘的奶水都让轲兄当年小时候喝光了?」

  「你这小贼……」南宫疏影吐气如兰道:「要是……啊!……要是让他知道
了你竟敢对我做这些,看他不得杀了你……唔」

  「哼哼……」丁雪风轻哼一声,似是不服气,一边用手轻轻捏住一只乳球上
的蓓蕾,一边说道:「他怎会知道,师娘总不会告诉他吧?」

  「要死了你?……我怎会……」

  南宫疏影轻声喘息道,「不过……唔……若是让他知道了,恐怕你可就……
啊!」

  说话间,丁雪风用指尖掐住玉峰上的紫红蓓蕾,微微用力,强大的刺激感让
南宫疏影呻吟出声,接着丁雪风一边用手指指腹轻轻搓弄,一边坏笑道:「恐怕
我可就怎样啊?」

  南宫疏影白了他一眼,继而转了转眼珠,突然嫣然一笑,迷离的眼神中带着
些许挑逗,媚笑道:「那恐怕你还得狠狠的操弄他娘亲才是!」

  「轰!」南宫疏影的话,像是一颗火球一般,点燃了丁雪风的内心和脑海!

  高铁泰和南宫疏影的儿子,高楚轲。

  自小天赋异禀,惊艳绝伦的修道天赋让无数人为之震撼。

  而丁雪风可以说是在高楚轲的阴影中长大的,每每拿年轻一辈做比较,高楚
轲总是力压他丁雪风一头,深受苍鹰派的一众老家伙的喜爱与赞赏,在苍鹰派年
轻一辈中更是木秀于林,声望颇高。

  前几年更是被仙元大陆的三大上位仙门长生门收入门中,据说其修炼天赋与
成绩在长生门中也是颇为优异,深得长生门的一些长老关注提携。

  而在高楚轲出离苍鹰派之后,丁雪风才慢慢的在苍鹰派中崭露头角,逐渐掌
管起一些门中事务,但是同样作为年轻一辈中的绝对翘楚丁雪风,面对高楚轲的
成就与机遇,自是眼红不已,心中愤然。

  只不过一直以来,丁雪风对于高楚轲的嫉妒愤恨,和对南宫疏影的暗中垂涎
一样,都让他深深的隐藏在心底。

  而现在……

  什么苍鹰派的少掌门?什么仙元大陆百年不遇的奇才?什么长生门的得意弟
子?

  高楚轲的娘亲,苍鹰派的掌门夫人,南宫疏影,此刻却被自己扯开衣物,在
床榻上肆意亵玩她熟透了的绝美身躯,甚至还淫言浪语的让自己操弄她。

  听了南宫疏影的话,丁雪风咽了口唾沫,接着嘿嘿一笑:「师娘可是等不及
了?」

  南宫疏影面色微红的故作羞涩道:「嗯……」

  丁雪风一听,当下不再犹豫,三两下便是褪去自己身上的衣衫,急急忙忙的
爬到床榻上来。

  丁雪风本就长的颇为丰神俊朗,面色如玉,此时褪去衣衫,纵使赤身裸体,
但略显白净的皮肤上也是四肢健壮,宽圆的肩膀下也是肌肉分明,五官立体身材
高大,倒不失为一个俊美男子,只是此刻嘴角浅吟的丝丝坏笑,让他多了一抹淫
邪的气息。

  南宫疏影抬起头看向丁雪风,眼神飘向丁雪风的下体时,玉手不禁捂住红唇,
「呀」的一声惊呼,接着脸颊通红的喃喃道:「好大!」

  「哦?」

  丁雪风低头望了望自己的下体,接着用手轻轻拨弄几番,坏笑道:「怎么?
师娘……方才雪风给您脱去衣衫的时候,说了一声您好大,怎么您这把这句话又
送给我了呢?」

  南宫疏影嗔怪的瞅了一眼丁雪风,似是责怪他又是言语之上作弄自己,接着
眼神看着丁雪风下体仍也是略显白净的的硕大肉棒昂首挺立,几乎如同婴儿手臂
一般粗长,而前段此时微微冒气的龙头之处更是怒目微张,颇为骇人。更不用说
丁雪风用手拨弄之后,像一只棍子一般仍是坚挺无比,在空中微微晃动。

  如此硕大无比的肉棒,倘若塞进自己的小穴中?必能填满每一个角落……

  南宫疏影想了想,不由得有些期待起来,不过看着肉棒的硕大尺寸,仍是微
微咽了口唾沫,似乎很是紧张,丁雪风仿佛看穿了南宫疏影的想法,得意的笑问
道:「师娘,雪风的本钱如何?」

  南宫疏影白了他一眼,轻哼道:「是够大的……」

  「那师娘喜欢吗?」

  丁雪风紧接着问道。

  「喜……喜欢……」

  南宫疏影感到脸颊上一阵阵的发烫,顿了顿,接着似有所指的百媚一笑说道:
「就不知道是不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银枪蜡头哦!」

  丁雪风眼睛盯着南宫疏影小巧晶润的朱唇一张一合,不由得心中一动,接着
微微一笑:「要不师娘用你的小嘴儿试一试?」

           ***  ***  ***

  工作缘故论坛这边很久没更新了,还望见谅。

  希望大家多多点赞留言,你们的支持才是我的动力!

  点赞评论较多的话,后续会加更~哈哈(不要脸)最后祝大家端午安康!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