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娘妻之秋月篇】(1-4)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冲喜娘妻之秋月篇】(1-4)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zzyfb1983
2020/09/11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6,826

  异史氏曰:「冲洗娘妻这部夏日,读起来更像是一部情感夏日,风格有些类
似《我妻如奴》,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部夏日,一直想写点后续,后来发现已经有
读者写后续,改为写秋月篇。我的烂笔头子很差劲,随便写了两章,看大家喜欢
程度,决定再写不写后续了。前几章属于秋月未成年阶段,没有肉戏。」

              冲喜娘妻之秋月篇

               第一章:童年

  我叫李秋月,出生在深山里面的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贫困村,村民们世世代
代以种茶为生,靠卖出去的茶叶换取粮食等生活必需品,村里的交通以及各种配
套设施都非常差,人们的知识水平普遍较低。就在九十年代的某天,我呱呱落地
了,但是母亲因为难产,以及村里落后的医疗条件,母亲生完以后,永久的失去
了再次生育的能力,同时也落下了容易虚脱的病根。但是父母爱我,不像有些村
民那样,认为难产的孩子克父母,对难产的孩子充满了敌意。

  也许是父母只有我这一个孩子的缘故,对我格外的疼爱,但是家里依然很穷,
母亲落下病根以后,常年靠吃药来维持,仅仅依靠父亲打工来挣取微弱的工作来
养活一家。自打我记事起,就记得父亲每天都要去赵叔叔家的茶园上班,每次到
月底的时候,父亲可以拿回来些许钱交给母亲,往往也会给我带来一块糖,让我
解解馋,月底往往是我最开心的日子。

  但是我的家里很穷,差不多是村里最穷的人家了,还没有上学的时候,我就
学会了洗衣服、做饭、缝补衣服等日常家务工作,也算是分担了母亲一部分压力。

  后来,我到了上学的年龄,周边经常有远亲的大娘、大婶等人,来到我家跟
我父母说,别让我上学,「什么女孩以后要嫁人」、「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
啊」、「女孩读书没有用啊」等等,但是父母不为所动,他们像培养男孩一样培
养我,顶住了家里的经济压力,把握送到了学校,也就是村里的唯一一所破旧的
学校,学校里面仅有十来个学生、一个老师。我深深知道,自己的学习机会来之
不易,一边努力学习、一边尽可能多的帮助家里干一些活。

  有一天,我遇到了一道不会做的题,我去问爸爸、妈妈,可是他们全都不会,
我当时就急哭了,但是同时我也明白了一个道理,我以后只能依靠自己来改变自
己的人生。从那以后,我学习更加用功了,更加肯吃苦了。

  六年的小学转瞬即逝,我依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县三中(县里最好的初中),
初中后,我个子也逐渐高了、可以帮助家里干更多的活了,上学的花销也更多了,
父母并没有让我辍学,顶住了各种压力,让我继续读书。但是这个时间段,父亲
跟我念叨最多的一句话「你要感谢你赵叔。」

  我慢慢明白了,原来是父亲的老板,也就是赵叔,这个我们村茶园的最大承
包人,在父母困难之际,肯借钱给我们家,同时邀请母亲去帮忙看茶园,不需要
任何体力劳动,每天只需要转转,就可以拿到5块钱的工资。

  小学的时候,我永远是学习最好的那个,甚至比我高一年级的同学,往往很
多知识还不如我,但是村里有个没文化的大爷,听说我的成绩后,感叹道:秋月
这孩子,考国家主席都考得上;初中后,我学习上更加努力了,但是我却总也考
不了全校第一名,第一名永远被临班的一个叫做王宏斌的男孩子占据着,不管我
怎么努力,总分总是和他差5-10分,甚至有一次我数理化和英语都考了满分的情
况下,王宏斌的数理化和英语也满分的同时,语文比我高了3分,我打小就是一
个不服输的孩子,但是初中的学习较量中,我服了。

             第二章:高中(上)

  初中三年,就在我和王宏斌的学习较量中慢慢度过,老师们也都知道,我俩
学习上的较劲,老师们还故意挑拨我俩较劲劲头,比如我的班主任会跟我说「秋
月,前几天听宏斌跟他班主任说,老师你放心吧,我肯定还是第一,那丫头不如
我」;正是在这种较劲中,我中考了,不出意外,中考成绩中宏斌第一、我第二,
我们两个都考上了县一中(县里最好的高中)。

  高中前的暑假,我拿着录取通知书回到了家里,几个月没有回家了,我兴冲
冲的拿着通知书送到了父母面前,父亲看后,激动的流下了热泪的同时,长长的
叹了一口气。

  后来,我读懂了父亲的眼眸,参杂了高兴、激动、忧愁还有痛苦,当然了这
是多年以后,我经历了太多人生事件以后,才明白了这个道理,如果当年我读出
了父亲眼眸中的那一丝浮云苍穹,我说什么也不会继续去读书,而是会老老实实
的在家种茶,找个人家嫁了,也就不会有以后的太多太多痛苦了。当然这是后话,
况且也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父亲拿着通知书,扭头走出了家门,我知道父亲肯定是又去借钱了,家里收
入太低了、而母亲常年吃药,都要钱。当时的我,还不完全懂人生的心酸。但是,
我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可以继续读书,我要用知识改变命运、改变自己的未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父亲回来了,手里拿着几张毛爷爷,塞进了我的书包,我
知道,父亲肯定是又去找赵叔叔借钱了,整个村里肯借给我家钱的,只有赵叔叔
一家了,他们家也是我们村生活最好的家庭。

  看着父亲回屋的背影,更加弯曲了,父亲的头上,更添加了几丝银色……

  父亲的艰辛我没有完全理解,但是也明白一些这几张毛爷爷中涵盖的辛酸泪,
暑假期间我尽可能帮助家里多做一下家务活,距离开学还有1天的时候,我踏上
了去县城的道路。

  到了学校报道的时候,我遇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王宏斌。

             第三章:高中(下)

  「秋月,你也来报道了啊」王宏斌向我打着招呼。

  「宏斌,你分到哪个班了?」我客套的询问着。

  「我在538班,你呢?」

  「我也在538班」

  凑了巧了,初中时期,我俩是较劲拼成绩的两个人,高中却来到了同一个班
级。

  简单的寒暄了几句,后面就按部就班了,找到班级、找到宿舍,然后等班主
任第一次点名,然后大家一起打扫卫生。就在打扫卫生的时候,我和宏斌有了第
一次肢体接触。老师安排我去擦地,我拿起班级的水桶去打水,准备回来擦地。

  我们班级距离打水的地方有些远,大概300米左右,需要穿过操场,当我走
到半路的时候,就放下水桶打算休息一下,这个时候看到宏斌从对面走了过来,
帮我拎起水桶,轻轻地说了句「我帮你拎」,我追了上去,想把水桶抢回来,嘴
上说着「不用,我自己来就行」,宏斌没有说话,也没有松手,我抢了几次,抢
不回来以后,发现在操场上和一个男生拉扯也不好看,就默默的跟在了后面。

  当时,我对他产生了一丝异样的情节,也许这就是爱情的萌芽吧。

  高中的学习非常苦,但是我发誓要好好学习,除了老师留下的作业,我还要
额外去图书馆借习题集来做,「题海战术不能说是应付高考的唯一途径,但至少
是条捷径」我深信班主任老师说的这句话。每天大量的习题练习,高中的知识也
逐步被我所掌握,熟能生巧的感觉油然而生。但是,我每次考试,永远仅是第二,
第一是王宏斌。

  我不服输,高中的学习中,我又和他较上了劲,宏斌一方面在很多地方关心
我,一方面也在较劲和我比学习,用他的话来说「秋月,谢谢你的帮助,如果不
是你始终在后面撵着我,我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动力去学习」。

  在生活方面,我知道家里的困难,尽量减少生活费用,用过的作业本的边边
角角空白地方,都是我的草稿纸;我从来不用圆珠笔和水笔,为了省钱只用钢笔;
吃饭的时候,我只打很少的菜,和着食堂免费的粥,嚼着从家里带来的馒头和咸
菜;高中的学习生活太苦,我吃的又太差,晚上熬夜做题的时候,眼前经常短暂
发黑,后来我才知道,这并不仅仅是因为我太过于劳累。

  在和宏斌比拼学习的同时,我们两个也逐渐产生了难舍难分的友谊,经常一
起去图书馆借书,一起讨论分析难解题目,相互之间分享做题的经验,相互之间
沟通做题的便捷方法……有一次,我们两个讨论一道数学函数题的时候,到了吃
饭的时间,我们边去食堂边讨论问题,到了食堂,为了继续讨论,我们一起吃饭,
吃饭的时候,宏斌看到我的馒头与咸菜,默默的放到我的饭盒中一个鸡腿,我想
拒绝,可是闻着鸡腿的香气,肚子中缺少油水的我,无法拒绝。

  后来我逐渐明白了,我是一个有欲望的人,而且我的欲望往往可以战胜我的
理智,也为后来的很多悲剧埋下了伏笔。从那以后,我的伙食明显改善了,每次
吃饭的时候,宏斌总是会帮我买一个鸡腿或者一个猪蹄什么的。

  逐渐到了高三,学习的压力更大了,我和宏斌的较劲依然继续,但是我依然
没有任何一次考过他,我们依然是很好的朋友,一起学习,一起讨论,一起做题。
高三第一学期临近期末的某个周日,我们没有课程,但是我像往常一样,早早起
床,来到教室自己上自习,做习题。当我来到教室的时候,和往常一样看到了宏
斌,他也在学习,看到我来了以后,与往常一样,露出一个友谊的笑容。我来到
自己的课桌前,做起了习题。

  正当我聚精会神做题的时候,突然感觉周边一暗,抬头一看灯灭了,停电了。
灯灭了到无所谓,现在也是白天,只不过稍微暗点而已,可是现在是大冬天,我
们学校刚刚经历过「电代煤」改造,停电意味着停暖,在西北风的洗礼下,教室
很快就会变成一个大冰窖,手冻的拿不住笔的时候,还如何去学习?正在我郁闷
而又心疼缺少了这一天的学习时间的时候,宏斌背着书包来到了我的面前,轻轻
对我说了句话「走,去我家里学习吧。」

  「好」,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对于高三的我来说,学习时间太宝贵了。我
知道宏斌家就在县城,离学校不远,本来可以不用住校的,但是为了提前锻炼自
己适应大学的生活,他还是选择了住校。

  我跟着宏斌,他骑着单车,我坐在后面,这个时候,我心里出现了一股莫名
的感觉,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觉得痒痒的、暖暖的、甜甜的、淡淡的。

  县城的路况有些年久失修,单车颠簸的很厉害,我不由自主的搂住了宏斌的
后背,这时我感觉到了,刚才的痒变成了抖、暖变成了热、甜变成了渴、淡变成
了狂,突然一股冷风吹了过来,吹在了我的脸颊,我回过来了神,望着宏斌的后
背,默默的把头贴在了他的后背,我明显也感觉到了宏斌的异样,呼吸节奏也在
明显变快,腰部轻微的颤抖。

  很快到了宏斌的家,他家的面积还不小,有四个卧室,后来我才知道,宏斌
的父亲是县城某个国企的头头,我们一起来到他的书房,挨着开始了学习,宏斌
打开了空调,向我们吹着热风,由于是单人的学习桌,两个人公用有些拥挤,我
和他的胳膊时不时碰到一起,屋子里面很静,我可以清晰听到宏斌的呼吸声音,
我的心中开始有了些许的心猿意马。

  空调的风突然吹到了我的头发,我头发飘到了宏斌的脸上,我正要表达歉意
的时候,宏斌一把搂住了我,此时我也心潮澎湃,哪里还有心思想别的,大脑中
一片空白,觉得他搂住我非常舒服,我逐渐发育起来的双峰贴在他的胸口,感觉
十分惬意,在他的怀抱中感觉万分安全。

  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感觉到自己的鼻子上渗出了淡淡的汗珠,脸颊火热,
心在抖动、全身在抖动,这时感觉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贴上了我的嘴唇,我知道
那是宏斌的唇,我感觉口干舌燥,不敢睁开眼睛。

  正在我默默享受这份温柔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打开,「小斌,你在干什么呢!」
一声历喝,惊醒了梦中的宏斌和我,只听宏斌不好意思的说了句:「妈,你怎么
回来了?」

  「我怎么回来了,要不是我回来,还看不到你居然堕落成这样子了,我和你
爸辛辛苦苦挣钱供你上学,你心思不往学习上去,怎么用到这个方面来了?你对
得起谁?」

  「妈,我错了,她是我的同学,因为今天学校停电,我们约好一起学习的。」
宏斌苍茫的解释。

  「一起学习我不反对,你们是在学习吗?」宏斌妈妈怒气冲冲,「还有你是
谁家的丫头,怎么这么不要脸?」

  「阿姨,不是您想得那样,我……」我想解释一下,可以突然觉得没有任何
解释的余地。

  「什么不是那样,我都看到了,给我滚出去,以后离我家小斌远点!」

  「妈,不是那样子,你别凶她。」宏斌的话,让我心里燃起了一丝丝温暖,
但是对于宏斌妈妈来说无异于火上浇油,「啪」一声,宏斌脸上多了五个手指头
印,「没你的事,给我滚回屋子里面去,你还不快滚。」后半句宏斌妈妈是冲我
吼的,我被吓住了,默默地拿起了书本,走向了屋门口,离开之前,扭头看了一
眼宏斌,他也在深情的望着我,我感觉心中一股莫名的疼痛,眼前有些微微发黑。

  我记不得怎么回到学校的了,只是记得我没有回到教室,而是一个人躺在了
宿舍,痴痴的发呆,同寝的同学都很好奇,问我怎么了,我没有答话,但是感觉
了泪珠从我的眼眶中滑落,落在了枕头上。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我看到了宏斌妈妈进了班主任的办公室,从那以后班主
任明显更加针对我和宏斌了,只要稍微看到我们两个有些亲密的情况,就会训斥,
但是从那以后,我和宏斌之间好像更加亲密了,很多事情随着他的那一个吻,就
挑明了,我也喜欢和他在一起,但是迫于班主任老师的监视,我和宏斌的亲昵转
入了地下,放学与去食堂之间的时间差、晚自习结束与回宿舍之间的时间差、晨
练与上课时间的时间差,都成了我们约会的美好时刻,我们一起互诉心中的思念
之情、一起约定上大学后要做名正言顺的恋人、一起约定大学毕业后去创业、一
起约定……

               第四章:高考

  高三的学习生活,枯燥而又乏味,脑子里面整天回荡着老师的那句话「不管
哪科,想学好的话,最重要的事情有三件,第一是做题、第二是做题、第三是做
题」,整天学习、吃饭、睡觉三点一线,但是有了宏斌的陪伴,我的高三生涯相
对而言要甜蜜的多。

  终于到了高考的前一天,我和宏斌约定报考同一所大学,临分别时,他紧紧
的抱住了我,我把头轻轻的枕在了他的肩膀,那是一种带着安全的温暖,他轻轻
抚摸我的秀发,我身体火热,我也感觉到了宏斌的身体在颤抖,突然宏斌抬起了
我的头,狠狠的吻了我的嘴唇,我登时心中一片空白,心脏的跳动都可以听到,
这是宏斌第二次吻我,猛然间,我想到了他第一次给我的亲吻,我想到了他的母
亲那歇斯底里般的怒吼,猛地把宏斌推开,轻轻对他说,「我们这么做不好。」

  他也意识到了冲动,「我送你到宿舍吧,祝你考个好成绩」。回到宿舍,我
淡淡回味着白天的点点滴滴,是甜蜜还是香醇?

  那个时候高考还是实行3+2的考试方式,共计考两天半,整个考试在轻松和
愉快的心情中度过,我各科发挥感觉还算正常,就是今年物理有些题偏,但是考
试是公平的,考完最后一科英语以后,我在考场门口遇到了宏斌,他考得也不错,
完全正常发挥。

  等成绩出来以后,宏斌超过了一本线50分左右,我超过了一本线30分左右,
以他的成绩基本上可以被浙大、山东大学档次学校录取,而我只能上比他第一个
档次的学校,曾经的约定,只能化为泡影,我不可能要求他按照我的成绩来报考
志愿,当然他再也没有提起此事。

  随后是漫长的等待,等待录取结果,没有出意外,宏斌被浙大企业管理系录
取,而我被低一档次的海洋大学录取。拿到录取通知书后,我是兴奋、担心和惆
怅三重心情萦绕心头。兴奋的是我考上了重点大学,这是我们村子里面自打恢复
高考以来的第一个大学生,还是重点大学,担心的是家里的负担,还能不能支持
我继续读书,惆怅的是我要和宏斌分离了。

  拿着通知书回到家里以后,我把通知书给了父亲,父亲看着通知书,紧紧的
抱住了我,老泪纵横,嘴里说到「妮,你给爸爸争光了。」父亲高兴的翻阅起我
的通知书,当翻到通知书副页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一股愁云飘上了他
的眉头,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9月1日前,请带上学费5000元、住宿费1200元,
共计6200元前往学校报到」。

  家里根本没有那么多钱,父亲一个月的收入只有区区600块,还要给母亲买
药,这几年我上高中的几百块钱的花销都是找赵叔叔家借来的,母亲吃药钱不够
的时候,也是找赵叔叔借钱,几年下来,我家已经欠赵叔叔家好几千块了,现在
一下要拿出大几千块钱,父亲怎么能拿得出来?

  想到这里,我的心微微一颤,父亲放下通知书后,进屋和母亲商量去了,虽
然他们声音很小,但是我在门外听得很清楚,他们翻来覆去的讨论筹集学费的问
题,甚至讨论到了卖掉房子基地,可是就算卖掉房子基地钱都不够,借钱的话,
找赵叔叔借钱,一下子借这么多怎么长的开口,况且借了以后,怎么还啊。

  听着他们谈话,我哭了,过了一会父亲来到了我的身边,看着我红肿的眼睛,
他知道我哭了,父亲对我说:「妮,去上学吧,爸爸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你上
大学!」

  我知道父亲的决心,但是我反问了父亲一句「如果砸锅卖铁也不够呢?」父
亲当时愣住了,继而豪豪大哭,「妮,爸爸没本事啊,爸爸对不起你啊。」那是
我见过父亲哭的最伤心的一次,深深的刺激了我的心灵,钱的重要性深深的烙印
在了我的脑海。

  晚上,我几乎一夜没睡,想着上学与家庭状况之间的各种矛盾,也思索着筹
集学费的办法,可是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第二天醒来后,父亲吃过早饭就出去
了,我以为他是赵叔叔家的茶园上班,陪伴母亲说话、做着家务,不一会他就回
来了,陪同他一起来的还有同村的一个远房大娘,进门后,大娘把我叫到了西边
的偏屋,坐好以后问我:「秋月,你不能在读书了,你看看你的家庭状况和经济
条件,还能支持你在读书么?」

  「不,我就要读书,人家考不上大学的还哭呢。」

  「秋月啊,大娘理解你的心思,可是你想想,上学的费用从哪里来?」

  「那我不管,那是你们大人的事情。」我倔强了起来,同时也明白了大娘是
被我父亲请来当说客的。

  「秋月,你这么犟,你是想把你爸爸累死么?」听到这句话,我沉默了。

  「你再好好想想,好好算算,你爸爸需要不吃不喝每天工作多少个小时才能
挣出你的学费?」大娘的这句话,是句大实话,但也正是这句实话,如同刀子一
般在我的心头剜肉。我明白了,不再说话,默默的拿起了我的录取通知书,丢进
了火炉……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