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之母】39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Pierro(WY673581009)
2022/3/19发布于:SIS001
是否首发:否
字数:5617

  再也没有比生殖意愿更强烈的性药了。

  从我许下心愿的那一刻起,若兰便坚定地执行起她最为庄严的使命。

  一切发生的太快,根本寻不到反抗的可能。我惊讶于刚刚煽动起情欲竟激发
出如此强烈的受孕本能,以至于当我从震惊中缓过神的时候,若兰已经行云流水
般的完成了她对我的侵犯。

  乳肉填满口腔的刹那,翘起的乳首便迫不及待地在舌苔上游走。都不用我做
些什么,被情欲冲昏了头脑的若兰已经自主完成了交互过程。她将一侧乳球压在
我脸上,反复地揉挤着,捻动着,同时嘴里还哼哼唧唧的,用介乎于梦呓与娇喘
之间的吟哼催促我快些行动。

  「吃、吃奶,哦哦~ 」

  母性光辉与妩媚气质相互交融,在若兰身上得到了完美的平衡。我很难分辨
她是醒着还是醉了。她只是满怀爱恋地看着我,看着那些消散与旧日的梦幻泡影
在我脸上缓慢游荡,反复变换。

  直至,她的想象与现实正在发生的种种彻底重叠在一起。然而,即便她感动
的几乎要哭出来了,可她依旧没有忘记她的目的。

  她急不可耐的宣泄着心中的不满,像个挤奶工似的蹂躏自己的乳房。从她的
种种表现可以推断,她想现在就怀上我的孩子,想跳过漫长的孕育,立刻诞下我
的孩子。

  我与她孩子。

  这份心愿已经急迫到无法排解的程度,可按部就班的现实又无法让她立即满
足,所以,她只得将希望寄托在我身上,用蛮横的方式来排解她哺乳的渴望,以
此来缓解她涨奶的幻痛。

  「宝宝,宝宝!吃奶了,快……」

  激动与喜悦相互混合。这一声声甜美娇叫很难让人分辨出其中有几分母性,
几分淫性。她只是胡乱叫着,宣泄着,在过分的渴望将她彻底吞噬前,她也只能
这么做了。

  「快吃奶!吃奶就不疼了,听话!乖~ 」

  从喂食的开始,若兰就不断对我催促。可我已经被她这份热情吓傻了,全然
忘记了我对她许下的承诺。

  明明都喂到我嘴里了,我却迟迟未动。见此,她那颗本就焦躁的心不免激燃,
动作也不免大了几分。

  嘎吱……嘎吱吱……

  幽暗的空间,缠绵的眼神。淫液急速分泌,洇透了数层衣衫。性爱明明还未
步入正轨,若兰便已经开始在我身上加速摇摆。

  做好受孕准备的肉体烧得火热。我敏锐地能察觉到她下体的柔润。下流的冲
动顷刻间涌上。我身上本来就疼,若兰又在一直诱惑我。

  乳首在唇,快感在摩擦中递增。本能得到呼应,我下意识吸吮了一下她描述
中的那颗甜蜜到可以忘却一切的乳头,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呜~ 」

  乳头吸住的瞬间,翘首以盼的快感陡然袭来。若兰当即弓起腰,畅快地发出
一声哼叫。

  「好痛!嗯嗯唔、哦!?啊——」

  酥麻随着舔舐逐渐加强。她不再摇摆,而是反手掩住口鼻,以遮蔽她全张的
嘴唇中流出一线涎水,用哼叫来表达此刻她的感受有多美好。

  「嗯!好,好棒!」

  滋滋的吸吮声不断从我口中流出。对此,终于如愿以偿的若兰忍不住浪声感
叹道:「和,和梦里一样!奶水!奶水要被!吸出来了!」

  许是为了重现她的梦,若兰慌忙抱住我的脑袋,十指在我发间不住抓揉。当
我的视线从硕大的乳房中解放出来的时候,一双闪有母性光辉的秋眸瞬间占据了
我的整个世界。

  说不清是淫靡还是神圣。它就落在我脸上,那就是我的全部。我只是本能地
受到感召,像是夜游的飞虫,在趋光的本能趋势下去寻找她的眼睛。

  「吃,吃奶,吃饱饱,呜呜……」

  双目微眯,流光溢彩,若兰轻声哼吟着,双颊在连绵快感中燃烧。

  「嗯……吃……吃饱……就不疼了……」

  眼看着,若兰沉浸在她构建的幻觉中慢慢迷失了自我,我心中不免五味杂陈。

  怎么说呢?

  这感觉,真的好像乱伦一样……

  她希望我能像个小小的婴孩那样,闭着眼皮,在她洁白的乳房上安然睡去。

  可惜,我做不到。

  从刚才起,我就一直在胡思乱想。因为她无意道的出一句话,我开始在意她
的梦。

  先前讲述的时候,若兰跳过了这段的经历。我不知道她都经历过什么,不过
看她当下的反应,那些梦境好像很淫秽的样子。

  梦中的我,有喝过她的奶吗?

  可恶啊,居然被我自己捷足先登了!

  嫉妒,还是恼怒?

  我说不清具体什么感受,只是不忿间,生出了一个很坏的念头。带着这个念
头,我不禁加强了吮吸的力道,同时两手并用,抓住这双大到犯规的肥乳,用力
揉玩,想要给她个教训。

  可是,我忘记了若兰逆来顺受的潜质。我越粗暴,她就越受用。耳听她都叫
的都快唱起来了,我无力地看着深陷肌肤的十指,干脆放弃报复,让几近褶皱的
蓝色静脉图重归平整。

  「嗯?」

  虐中带爽的快感骤然消失,若兰被迫从迷醉脱离。她茫然地回顾四周,如同
梦游时被人突然叫醒。

  「诶?诶!?」她略带委屈地问。「怎么停了?」

  若兰傻呼呼地注视我几秒。见我脸色不好,她小心翼翼地向我问道:「你是,
不喜欢我这样吗?」

  我不好意思说我嫉妒了,只能沉默已对。若兰又愣了片刻,脸上涌现尴尬,
眼神也跟着飘忽,好像明白了什么。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她惴惴不安地向我表明她的歉意。

  「你之前不是总爱逗我吗?我以为,我主动点,你会喜欢的……」

  话音落下,过去的景象在我头脑中纷至沓来。我又回想起那天在若兰加经历
的种种。

  说实话,我是很喜欢她主动迎合没错,用狂热来回应狂热。

  只是仅是不同往日,我负了伤,她又行的癫狂,被一时的冲动裹挟,只顾着
自己快乐,完全不去顾忌我当下的感受。

  沟通不够产生的误会还需谈话解决。认识到自己错误的若兰急忙承认了刚刚
犯下的过失,以谦卑的态度求我谅解。

  看着身上这团淫香四溢的美肉因为过度内疚不住颤抖,我感到肩膀上的重担
又沉了些,急忙清了清嗓子,摆出一副相当生硬表情。

  「也不是不喜欢,只是,你刚刚……」

  我的眼珠转移到左边,用轻咳来掩饰当下的窘迫。

  「额,嗯!你继续吧,不过,别太鲁莽了,我还想和你白头偕老呢……」

  若兰听闻,脸上当即闪过喜悦的神色。不过,转后她又想起了什么,又试探
性地,问:「那,我要是不小心弄疼你了,你会不会生气啊……」

  来了,这突如其来的小女人性子。

  「看你表现咯!」我意味深长地说。「要是弄疼我了,你就小心你的屁股吧!」

  「唔~ 」

  若兰嘟起小嘴,可怜兮兮地注视了我一会儿,后又耐不住寂寞,急忙坐回原
处,俯下身,把脸埋在我的裆部,抓住裤子就是一通扯拽,急不可耐地寻找着坚
挺的踪迹。

  「慢点,慢点啊!别急,又没人和你抢!」

  我被若兰的粗鲁逗笑了。

  「看你馋的?又不是不给你,干嘛这么着急?」

  若兰不说话,甚至都没看我一眼。

  此时,她的注意力完全停留在我的皮带上,正试图攻破这看似牢固的结构。

  我想,这应该是她第一次解男士皮带。看她的手法就知道了。生疏,无措,
全无章法,更谈不上技巧。不知道只需压着下方的板钮轻轻一抬,就能顺顺利利
把它解下来。

  说来可笑,若兰的表现竟让我想起电影里「初哥第一次解胸罩」的搞笑场面。
有经验的单手即可,但新手却要研究半天,急的满头大汗,也搞不明白这其中的
奥妙。

  「唔!」

  若兰上下观察,捣鼓了半天,急的都冒汗了。双手抖了又抖,颤了又颤,恨
不得牙都用上,也没把它解下来。

  「呜!呜!!!」

  她以娇弱的哼叫地向我呼救。我却装听不见,只是袖手旁观,一脸坏笑地欣
赏她娇憨的媚态。知道我是在故意逗她,若兰没有恼怒,只能发出委屈的呜呜声,
眼泪汪汪地抓着腰带,继续撕扯起来。

  「想要吗?」

  「嗯嗯!!」

  若兰急忙点头,表现的像只小狗,只差吐出舌头。

  「自己来。」

  「唔……↘」

  好吧,更像狗了……

  不知道若兰是存心还是无意,我只知道好不容易下定的决意在这一声嘤咛下
松动许多,当即生出了怜惜的心意。也是,这样撇下不管,实在太残忍了。我想,
还是别逗她了,赶紧给她吧,一会儿把她惹哭就麻烦了。

  我是这么想的,也是打算这么做的。可是,我刚要伸出援手,若兰却突然转
头。接着,一个妩媚的微笑开启了她的双唇,同时被开启的,还有我的裤链……

  「嘻嘻……」

  若兰得意洋洋地冲我比了个胜利的手指,然后故意放慢动作,用那只显摆的
手慢慢探入到她向往的存在,在有限的空间里如饥似渴地翻找,呼吸焦躁,但表
情又带着些温柔。很快,她就寻到那根翘首以盼的坚挺。

  「哼哼~ 」

  雄根入手,没有任何停留,她急忙忙把它从裤子里解放出来,迫不及待地对
我扬了扬眉,炫耀她心心挂念的玩具。

  「做的不错。」

  我由衷感叹,甚至摸了摸她的头来表示称赞。她合上眼睛,脸上挂着受用的
笑意。这完全支配的阿谀奉承让我倍感愉悦,忍不住想要看她接下来会行动,揉
了两三下就草草收回,继续看她独自表演。

  顺毛的感觉退去,她也不多留恋,真像个小母狗那样,专注吸嗅起棒身的味
道来。

  此时刚刚入秋,天气还很炎热。我在擂台上出了那么多汗,也没来得及洗澡,
气味肯定不怎么美好。

  不过,对于现在若兰而言,这些根本构不成问题。

  这可是她渴慕已久的珍宝,怎么可能因为气味不好而嫌弃?

  几日未见,甚是想念,她弯指在棒身轻弹,见其微晃两下便回归原点,她露
出惊叹的表情。迫不及待地把龟头抵在嘴上,用力亲了一口,用敏感的下唇去感
受它的滚烫。

  一吻过后,若兰的媚眼迷离了一阵,像是要被熏晕了。不过,看到她眉眼诚
然一副轻松,我想她大概是太激动了,正在心里琢磨该如何享用它才好。

  「啊——」

  恍惚片刻,若兰突然启开樱口,叼过肉棒,将其罩入嘴中,连根吞入,直接
把嘴埋入我的阴毛之中。

  「唔!」

  之后,如同鸡奔碎米,若兰含着我的阴茎卖力吞吐,次次怼入咽喉。强烈的
刺激是她腹压上涌,俏脸霎时间紫红一片。可是,即便干呕的欲望如此之强,也
不能阻拦她吸吮的节奏。她竭尽所能讨好我,毫不顾忌自己的感受,只为让我在
她的苦难中感受到极致的快乐。

  舔舐不算,还带有紧致的厮磨。从口交开始的那一刻,哽嗓咽喉就屡次钳住
龟头,上下蠕动,不断对它展开针对性按摩。

  快感过强,我当下承受不住,半分钟不到就感觉自己要被吸出来了。为了能
压下这股冲动,我的身体骤然绷直,脚趾猛扣鞋底,拼命转移注意力,去想些与
当下无关的闲事。

  可惜,这么做根本没用。若兰服务的太过尽心,上次的经验进过数天沉淀,
已经被她融会贯通,尽数施展在此次口交之中。

  「嗯嗯呶!唔呜……。」

  紧致的咽喉,滑嫩的舌头,几近真空的口腔,还有飞快起伏的脑袋。射精的
条件已然达成,无论我如何忽略,都无法抵抗这股冲动。

  也是,一周没做,憋了这么多,上来就是大荤,任谁也承受不住……。

  「啊!」

  感觉无法压制,我也不再坚持,伴随一声干吼,我猛地弹离座位,伸手压向
若兰的后脑。我刚把若兰的头重重摁下,精液便随即喷涌而出。抵在咽部的龟头
开始了间歇性抖动,若兰对此早有准备,在肉棒胀大的那一刻,她已然放开喉咙,
为即将到来的喷射做好承接的工作,使其能够顺利流入食道,充分做尽数全收的
准备。

  射精持续了多久,若兰就窒息了多久。不单单是缺氧,她还要承受咽喉的刺
激。呕吐是不可能的,浪费可耻。

  再说,这些都是我分泌的液体,是只属于她的东西,强烈的占有欲让她不愿
意就此抛下我的遗传基因。

  虽然,这样做不会让她受孕,但流进胃袋的蛋白终会消化,能够转化为养分,
被她身体吸收。一想到能用这种方式和我融为一体,她更不愿意放弃吞咽了。即
便量很大,她也快承受不住了,可她仍在坚持,就是不肯松口。

  大约半分钟过后,肉棒终于变软了。若兰含着肉棒又努力套弄了几下,确定
尿道里剩余的部分也吸干净了,才心满意足地直起腰,对我启开檀口。

  「啊——」

  透明裹挟着乳白,精液与涎水在搅拌下相互交融。小舌舞动,起伏间拉出无
数晶莹丝线,滑腻稠浓。液体翻涌,热气腾腾。显摆没一会儿,若兰就急忙合上
嘴,趁着新鲜,将其吞入腹中。

  喉咙上下蠕动,车厢里回荡起清晰可辨的「咕咚」声。

  事后,若兰抹去汗水与眼泪,简单整理了下头发,趴在我怀里,说:「我喝
完啦,有没有很棒?」

  「嗯,很棒。」

  「是不是舒服吗?」

  「嗯。」

  「嘻嘻……」

  她在我怀里窃笑,看她满脸甜蜜的样子,我耐不住好奇对她抛出了一个困扰
我许久的问题。

  「那个,有没有什么感想?」

  「什么感想?」

  「就是,额……」

  话至嘴边,我突然不知如何开口。说了一半的话最为勾人,若兰见我迟迟不
肯没有抛出问题,不禁歪过脑袋,用被问号撑大的眼睛向我发出邀请。

  「额,就是,那个!额——」我挣扎了好久,终于还是耐不住好奇。

  「那个,我看你,好像很喜欢喝的样子,按理说,那个味道不会很怪吗?」

  问出来了。虽然说的结结巴巴的,但终于还是问出来了!

  「唔……」

  若兰没想到我会抛出这样的问题,当即羞怒的白了我一眼。之后,她红着脸,
趴在我怀里犹豫了好久,才支支吾吾地说:「味道嘛,蛮怪的,说不上好喝。口
感也不好,黏黏糊糊的,有点粘嗓子……。」

  说罢,她突然搂住我的脖子,喜笑颜开地补充道:「不过,只要是你的,不
论是什么,我都喜欢!」

  「真会说话!」

  我一脸宠溺地轻点她额头。

  「看这小嘴儿甜的,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会说话?」

  「讨厌~ 」

  欣喜的语调中有娇柔的女人气。她听出调侃的含义,用晃动表示心中的不依。

  「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才没有故意讨好你呢……」

  「真的?」

  「真的!」

  「那——」我问,「想再来一次吗?」

  「唔……」

  闻此,若兰小脸儿当即一苦。犹犹豫豫间,小心翼翼地询问起我的意见。

  「你想要吗……?」

  我被她一前一后如此巨大的反差逗得直笑。

  「你刚刚不是说喜欢吗?怎么现在又愁眉苦脸了?」

  「我是喜欢啊!」若兰继续嘴硬。「我只是,嗯,我,我想给……」

  她做出犯难的样子,支吾了好久才说:「我想留点,都吃干净了,就怀不上
宝宝了……」

  这嘴巧的,可太会说话了!

————————————————————————————————

  抱歉了,之前接了个商单,最近又接到了一个剧本的活,所以更新也延迟了。

  更新还是会更新的,别慌,说好的免费写完就免费写完。

  等我把剧本忙完了吧,差不多到4 月底了。

  中间如果有闲我会抽出时间码字的。

  手里还有近一万字的存稿,只是没时间整理,整理好了就发。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