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欢】第九章 前世今生5 (万字全肉)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古鱼
首发:第一会所
日期:2020/4/23
字数:10961

                前言

  前些日子,家中有事,没心情写作。以后不定时更新,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回忆片段,暂时先告一段落,以后还有。

  请版主排下版,谢谢。

              *** *** ***

  郝老根把贼手伸到老婆大腿内侧,摸弄了一会,老婆竟然缓缓地分开了双腿,
以方便这老丑男人淫玩。

  这老头得意地淫笑起来,满脸皱纹挤在一起,看上去甚是恶心。他摸弄了一
会儿,竟然把我老婆的黑色丁字裤给褪了下来,拿在手里抖了一下,然后摁到鼻
子上使劲吸。他闭上眼睛,一脸享受的表情,似乎非常陶醉丁字裤上的气味。

  闻了一会儿后,他竟把丁字裤塞进自己口袋里。老婆恼怒地白了他一眼,然
后对他说了几句,应该是问他要回自己的丁字裤。这丑老头摇摇头,说什么都不
答应,接着他又把手伸到老婆胯下。

  老婆嗔怪地白了他一眼,却没有打断他的淫行。由于被裙摆挡住,我看不清
下面情况,但从老婆那娇艳欲滴的春色面孔上,露出舒爽地表情,可以看出这丑
老头玩得甚是激励,并且他的手法也非常精湛。

  老婆被这糟老头玩得脸色绯红,小口微张,连丁香小舌多吐了出来,舔着自
己那娇艳的红唇。她那样子,看上去骚浪无比,就像个发情的荡妇。

  从老头的动作来看,他应该在抠挖老婆的小穴,而老婆豪无勉强地张开大腿,
可见她不止一次被这老东西抠过屄。

  此情此景,令我气得浑身发抖,真恨不得一枪毙了这个老东西。同时更是气
愤自己老婆的淫贱,心中大骂她是个不知廉耻的婊子。以这老头的年纪,足可以
做她爷爷,并且长得又老又丑,活像个乡下老农。可是她竟然与这种人搞在一起,
还让他抠屄摸穴?

  忽然老婆好像尖叫起来,她双腿用力绞在一起,抖了几下。

  「咔~……」一道长长的刹车声,尖锐响起,老婆的白色宝马车差点撞到前
面货车上。而在后面的汽车也赶紧一个急停,接着后面车里的司机,头伸出车窗,
骂了起来。

  老婆满是欲情的绯红色脸上,显出出后怕的表情,她喘息着,拍了拍高耸的
酥胸,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郝老根淫笑着,从老婆胯下抽回自己的枯皮老手,只见他黑色枯手上沾满了
白色淫液。他使劲嗅了几下,露出迷醉神色,接着就伸出舌头开始舔吸起来。

  老婆细长的眉毛竖起,满脸怒气,她训斥了郝老根几句,见这老东西一副不
理不睬样子,随即一巴掌扇了过去。

  郝老根痛叫一声,见老婆真怒了,连忙道歉。他点头哈腰,抓耳挠腮,想尽
一切办法讨好我老婆,那猥琐模样,活像个老猴子。不一会功夫,老婆就被他逗
乐了,甚至还亲昵地轻捶了他几下。一副打情骂俏的样子,哪有刚才那愤怒发火
的表情?

  真是贱,被一个丑陋的糟老头抠屄,抠得高潮了,还点出车祸。连开车都要
干这种事,难道骚屄就这样痒吗?就是不考虑自己的生命安全,那也要顾及别人
吧?江心悠,你的公德心去哪了?

  江心悠整理好衣服,又发动了汽车。这次郝老根没有了动作,只是不停地抽
烟,把车里弄得乌烟瘴气的。

  汽车在一座大型商场停下,老婆和郝老根下了车,一前一后向商场而去。老
东西跟在我老婆后面,见她那圆润挺翘的硕臀摆动着,就悄悄把枯皮老手放了上
去。

  这里人非常多,老婆显然有所顾忌,就拍开了郝老根的贼手。可是她还没穿
内裤呢,就一身包臀裙,只要有人低下头,就能清晰看到她裙底的春光。

  等两人走远了一点,我就看不到了。大概等了一个多小时,两人又出现在视
频里,郝老根手里提着大包小包。而他一身行头也换了,原本一身土气的破旧衣
服,已然换成名牌,嘴里还叼着一根烟斗,瞧上去人模狗样的,但土鳖气质却依
然在。

  原来老婆是带他去买衣服,这一身名牌,大概值好几万。她可从来没帮我买
过什么名贵的衣服,竟然对这糟老头这么好,令我心中吃味不已。

  他们上车后,郝老根淫笑着,对老婆说了什么。老婆摇头不答应。郝老根故
作凶恶的样子,用眼神恶狠狠地盯着老婆。老婆被他看得脸色羞红,低下头来不
停地摇着。郝老根又说了几句,估计话很难听,又被老婆赏了两记耳光。老东西
又拉下脸,装作可怜地样子,软语相求,同时两只枯皮老手不停地在老婆丝袜大
腿上抚弄。

  老婆无奈地叹息一声,就发动汽车开向地下停车场。老婆把车停在一个不起
眼的角落里,郝老根就急急忙忙地下了车。他拉开老婆这边的车门,就猴急地抓
住了她的手,老婆不得已,只得从车里下来。

  郝老根急不可待地把老婆推进后车座,自己也躬腰而上。在车后排的座位上,
郝老根紧紧地搂住我老婆,伸出一张臭嘴就想吻她的艳唇。老婆拼命阻止,用小
手牢牢地按住他的臭嘴,不让他得逞。

  郝老根又想亲她奶子,他双手紧紧地抓住硕乳,其中上半边裸露出来的乳球,
被他抓得有些变形,那雪白乳肉他手指缝里漏了出来。他把头深深地埋在乳沟里,
像狗一样用鼻子嗅着里面的香味,而同时伸出黑褐色的舌头,在乳沟中不停地舔
砥。

  老婆被这老头玩弄得脸色绯红,眼神里浪出水来,她紧紧地抱住那颗秃头,
用力往酥胸按去。

  老头动作越来越大,两只手粗暴地捏住乳头,用力扭着。老婆痛得大叫,眼
泪多快流出来了,她用力推开老头,狠狠给了他一记耳光。

  郝老根捂着脸认错,随即又扑上来,想要扒掉老婆的衣服。老婆抵死不从,
挣扎了一会,一脚把老头踹到座位上。

  这老家伙被踹得不轻,他缓了好一阵子,才重新摆正身子。他有些恼怒,骂
了几句,又满脸峥嵘地对老婆呼喝着什么?接着他愤怒地抓住老婆暗红色的头发,
抬起手就扇了她两记耳光,同时还朝她脸上吐了一口口水。

  老婆那娇嫩的粉脸上,被打得,起了两道红印,同时那恶心的口水沿着白皙
脸庞,缓缓流下。

  郝老根恶行恶相地看着老婆,嘴里面骂出难听的话。

  老婆似乎有些惊恐,但等老头再扑上来的时候,又一脚把他踹倒下。老东西
气喘吁吁地坐了起来,他又想扇我老婆耳光,但老婆不等他动作,就又一脚把他
踹倒下。她提起高跟鞋踩到老东西的脸上,那鞋后跟塞进他的嘴里。此刻老婆就
像一位高高在上的女王,正在羞辱她的奴隶。

  老东西被踩得丑脸揪起,他好像发出哀嚎的声音,嘴巴不知道在说什么,似
乎在向我老婆求饶。

  我恨不得老婆一脚踩死这为老不尊的色鬼。

  郝老根一边求饶,一边眯着色眼瞧向老婆的裆部。老婆双腿分开很大,内裤
也没穿,她那迷人的阴户必然被这老东西看得清清楚楚。

  老婆似乎被他的求饶言语打动,踩着他丑脸的脚有些松动。郝老根乘机挣脱
开来,他连忙趴跪在座椅上,朝着我老婆磕头,嘴里也在哀求着什么?

  老婆叹了一口气,点点头。郝老根大喜过望,连忙躺到座椅上。老婆羞红着
脸,提起裙摆,跨坐到他头上,那迷人的阴户估计正对着他的臭嘴。

  一阵动作后,老婆娇吟一声,绯红的俏脸上露出迷醉神色,然后兴奋地向上
仰起,那波浪卷发向后剧烈地甩动。

  郝老头在舔我老婆的骚穴,这狗日的老东西,我恨不得立刻宰了他。

  随着老东西越来越激烈的舔弄,老婆也越来越兴奋,那久经开发的成熟媚体
仿佛绽放的花朵,在怒放展开着。她摇臀挺胸,身体向后折起,那抹胸裙衣已经
包不住兴奋勃起的硕乳,已然大半颗露在外头,那令人惊艳的雪白色,让我忍不
住也激动起来。

  郝老根足足舔了一刻钟,才露出头来,此刻他满是褶子的老脸上,几乎全是
我老婆流出来的淫水。

  他叫骂了一声,从口型上看,似乎在骂我老婆是「骚货」。紧接着他把我老
婆摆弄成狗趴式,然后掀起她那紧身包臀裙,赫然我老婆那大白屁股就露出来了。

  尽管老婆被摆成这屈辱的姿势,但她却一点多没反抗,仍由这足以当她爷爷
的老头子随意摆弄,似乎她还没从刚才那醉人地舔弄中回过神来。

  她头埋在车座上,雪白的硕臀高高翘起,仍由背后的糟老头赏玩观弄。

  郝老根掰开肥臀,仔细品观那褐色的菊花,时不时还像条发情的老公狗一样,
挺着鼻子凑上去,仔细品味菊穴里的味道,丑脸上露出陶醉的表情。

  老婆的雪臀翘得有点高,让老东西不是很方便玩弄,这样引起他的不满。他
皱了下眉,然后挥动老手,朝我老婆的屁股上扇了两下,同时嘴里还嘀咕着什么?

  老婆被他扇打得有点痛,回头拧着秀眉,抱怨了几句,然后按照老东西的吩
咐,分开了跪立的大腿。

  随着双腿越分越开,赫然从她右大腿根部出现一个鲜艳的纹身,而左大腿根
部竟然也有两个黑色大字。我被眼前这淫靡屈辱的景象惊呆了,那纹身是一只鲜
艳的大蝴蝶,那张翅欲飞的样子,栩栩如生,似乎要飞向她那迷人的阴户,去采
撷里面的花蜜。她竟被人在如此敏感地方给纹了身,还是这样淫靡不堪的大蝴蝶,
这不预示着她就是个淫妇,平常做着招蜂引蝶的事吗?那淫荡的蝴蝶,作采蜜模
样,不是暗示着男人们去采她花穴吗?脸都不要了,真是淫荡无耻。

  再看那两个字,简直把我的心快击碎了。「骚屄」,无比屈辱,淫荡至极的
称呼,似乎她江心悠可以用这个称呼来代替。「骚屄」是她江心悠,而她江心悠
就是个「骚屄」,这两个靠近她骚穴的两个淫字,赫然有两层含义,即可以称呼
她本人,也可以意会她用来满足男人欲望的器官。

  我心痛得无法呼吸,曾经清纯靓丽的她,又何时变得如此轻贱不堪呐?

  这时郝老根已经把头埋到老婆的臀沟里,不用看也知道他在舔老婆的屁眼。
而此刻我已经没心情再看他们在进行地勾当,我只想查清楚,为什么她要背叛我
们之间的爱情。难道山盟海誓,比不过肉体欢愉?

  随后几天,我仍然监视着她,竟又发现了一起淫行。在车后座,她被两个男
子夹在中间,一个是满身纹着青色鳞片的郝大虎,还有一个竟然是他痴肥儿子郝
二傻。

  父子两个同时用嘴含吸着她的两颗硕乳,而且手也没闲着。郝二傻双手捧住
雪白乳房,像婴儿吸奶一样,品尝着我老婆的大白奶子,他的口水不断流出,沿
着乳峰流下,竟连老婆平坦的小腹也沾染了不少。记得老婆在生养后,缺少奶水,
很少给小龙喂奶,难道是因为这个郝二傻?他那副拼命吸吮地样子,恨不得从老
婆奶子里吸出甘汁。

  而郝大虎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他用牙齿狠狠地咬住老婆那发紫的乳头,用
力向外拽着,而一只大手狠命地把乳房搓得变形。只瞧一眼,就感觉到,他嘴下
的女人是何等地疼痛?而那雪白硕乳上也布满了青紫印痕。

  老婆绯红着俏脸,似痛苦又似舒爽,竟张开红唇,娇吟起来。她竟张开玉臂,
紧紧地搂住两颗脑袋,同时挺起酥胸,让父子二人更加紧密地玩弄。

  在车子里的狭小空间里,三人裸着身子缠在一起,其间可看见车子的震动,
也不怕被外面的人看到。

  此刻郝二傻已经把他粗大的肉棒插进老婆那水淋淋的骚穴里,在抽动时,把
骚穴中的嫩肉带进带出,同时他似乎还在喊叫着什么?从口型上看,似乎在喊妈
妈。

  老婆被肏弄得淫水四贱,口中似乎在叫着「好儿子」,而两只大长腿也紧紧
地缠在郝二傻的肥腰上,两颗雪白硕乳随着抽插,剧烈地晃动着,她媚眼如丝,
绯红的俏脸上尽是满足之情。当郝大虎挺着粗大的黑色肉棒,凑到她嘴前,她竟
毫不犹豫地含住了。

  郝大虎跪跨在她的头部,粗大的肉棒疯狂地在她小嘴里进出,每次插进时,
深及根部,甚至恨不得连卵蛋都要塞进去。老婆被插得翻起白眼,脸色青紫,再
拔出来后,她连忙大口呼吸,同时伸出香舌,温柔舔砥着硕大的龟头。

  郝大虎握住水淋淋的肉棒扇打她的白皙脸蛋,之后又用龟头照着她舌头轻打
几下,然后挺动屁股,猛地一下子,全根尽入。

  大概口交了十几分钟,老婆又和这光头纹身男吻在一起,两人口舌交缠,就
像情人一般,浓烈热吻着。从老婆喉咙地鼓动,可以看出她正在吞咽郝大虎的口
水。

  郝大虎并不满足于热吻,他的肉棒硬得难受,竟微微抖了起来。他抬头离开
老婆的香唇,老婆竟然吐出香舌追逐过去。郝大虎骂了一声「骚货」,竟然毫不
理会老婆的索吻。他来到郝二傻的背后,把他推到老婆身上,然后挺动肉棒就插
了过去。

  我还以为他要插我老婆的屁眼,想不到竟然朝她的骚穴插去。那里还有他傻
儿子的肉棒在里面呢?他这是要搞什么?老婆那紧致的肉穴能同时承受两根粗物
吗?

  老婆好像感觉到他的意图,不由得惊叫起来。郝大虎提起蒲扇大手,照着她
的肥臀就来了两记,雪白的屁股上顿时就浮现出两个红色的掌印。这两掌用了很
大力,打得老婆眼泪多流出来了。

  郝大虎叫骂了几声,老婆竟似害怕地点头答应。她手脚同时用力紧紧地缠住
郝二傻,这样两人躺在座位上,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她的骚穴呈斜上方角度,
面对着郝大虎。郝大虎不再犹豫,挺动肉棒紧贴着自己儿子的鸡巴就插了进去。
由于郝二傻太肥胖了,他的大屁股高高翘着,阻挡了郝大虎地插入,仅仅插进去
一个龟头。即使如此,老婆也惨叫一声,脸色变得苍白无比,密密麻麻的细汗从
毛孔中渗出。

  我心疼得要命,同时又痛恨老婆荒诞无耻。竟想不到她尽然和亲父子玩双龙
戏珠,如果两人同时在她肉穴射精,生下孩子来,算儿子的,还是父亲的?再从
我的角度看去,一个痴傻肥男正紧紧地压在老婆那雪白如玉的娇躯上,身后是布
满青鳞纹身的光头男。两人肉棒贴在一起,一同插在老婆的骚穴里。

  两人共同进出,竟把骚穴扩开一个大大的孔洞。老婆的淫水如泉涌般喷出,
想不到时间不长,她竟适应了两棒同穴。满是媚情的俏脸上,露出即痛又舒爽的
表情。在交合处,父子二人的肉棒上沾满了白色浓浆,随着抽插越来越激烈,肉
棒上竟泛起了白色泡沫。

  老婆张开红唇,香舌微微吐出,媚眼翻白,竟被二人肏弄得失神。郝二傻那
痴肥的身体紧紧地压住她,把两颗硕乳压成扁状。当他吐出肥舌伸向老婆的嘴边,
老婆竟毫不犹豫靠了上去,与这痴傻儿热吻起来。

  郝大虎已经抽出肉棒,他趴在老婆的臀下,舔着她褐色的腚眼。长长的舌头,
满是烟灰色,在老婆的股沟中扫来扫去,每次上下扫弄好,总要用舌尖点刺一下
她的肛门。

  三人在这狭小空间翻来翻去,宝马车剧烈地抖动着。如果有人经过,必然会
知道有人在玩车震。

  郝二傻泄完后,郝大虎再接上,而老婆则细心用嘴巴清理痴傻儿的肉棒,见
她一丝不苟的样子,想必把这根肉棒舔弄得干干净净。

  郝大虎双手紧握住老婆的大奶子,疯狂耸着大屁股,恨不得连卵蛋都要塞进
老婆的骚穴里。老婆两颗雪白大奶子,被他揉捏得青紫不堪,就连骚穴也红肿起
来,郝二傻射进去的浓精,在抽插时,沿着结合处的细小缝隙被挤出。不多时,
郝大虎双腿一颤,也把浓精射进老婆的子宫里。

  射过精后的郝大虎,提起脏臭不堪的肉棒塞进老婆的嘴里,让她做最后的清
理。同时他嘴巴也不干不净地,好像骂我老婆是「婊子」,「破鞋」,「骚货」,
「母狗」,总之没好话。

  老婆充耳不闻,只是专心致志地清理着他那脏臭不堪的肉棒,从龟头开始,
吸尽尿孔中的残精,再清理棱沟,然后沿着棒身向下清理,直到把卵蛋舔得干干
净净,才停了下来。

  等这两父子发泄完,老婆又把车开向「红人馆」,我知道她今天又有贵客要
陪。

  在这几日里,我见到了很多荒淫场面,老婆对郝家沟的这帮土包子,真是来
者不拒。与郝大虎父子玩双龙戏珠,连郝老根这种山村老农也能随便淫玩她的肉
体,而且她对他们还特别好,给郝老根买名贵衣服,给郝大虎父子大笔金钱。真
不知道,这帮人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

  我到底能忍到什么时候?每次看到别的男人的肉棒进入她身体,我是崩溃地,
同时更是怒不可遏,我想把他们一个个都杀了。我爱她,胜过一切,我不想失去
她,那样我活着,将毫无意义。我要找到神秘女人提过的罪魁祸首「郝大龙」,
我要终结这一切,哪怕杀人犯罪也豪不顾忌。

  这几日,我又抽空去了所里,安排好工作,我要把全部精力放在盯梢上。这
次是我私人事务,不方便开会安排工作,于是就一间一间办公室地走下去安排。

  最后我来到了监控室,网警小赵正趴在桌上看片子。见我进来,吓了一跳,
连忙提起裤子,原来这小子在看黄片,还脱掉裤子打飞机。他见我进来,一脸尴
尬,红着脸低下头。我没理他,直接走到电脑前,只见屏幕上正播放着黄片,一
个身材丰满的女子正帮着一个老头服务着。老头坐在浴缸里,而女子用她硕大的
巨乳正给老头做全身按摩,同时伸出鲜嫩的香舌舔砥着老头那松弛的肌肤。老头
快活地大叫,「呦西,哦……呦西……哦……呦西……」

  他开口说着日语,显然是个日本老头。在女子去用巨乳摩擦他后背时,赫然
在他后背上出现了一个纹身,是一条峥嵘无比的黑龙。老头享受了片刻后,就抱
住女子想要接吻,女子缓缓抬起头来……

  我突然大吃一惊,这女人竟然和我老婆非常像,除了相貌更成熟一点,身材
更丰满一些,其他的几乎有七八分相似。老婆是轻熟型妇人,而她则是艳熟,老
婆媚熟中带有几分清纯,而她则是艳熟中带有几分骚浪。完全就是男人见了一眼,
就想上床的类型。

  她和日本老头吻得激烈无比,两人舌头紧紧交缠一起,互相吞咽着对方的口
水。在激吻地同时,女子还用硕大无朋的乳房摩擦着老头那毛绒绒的胸口,一副
献媚讨好的骚浪模样。

  我盯着女人的面孔看了又看,确实和我老婆很像,但这个女人年龄应该比她
大。除了相貌很相似,气质却相差甚远,老婆一本正经中暗藏媚情,而她样子就
知道很骚很浪,但骚浪外表下,竟还有几分贤淑,有种贤妻良母的感觉。

  小赵轻轻地拍了我一下,紧张地说道:「李所,我错了。」

  我没有责怪他,作为网警,经常要浏览色情网站,他一个年轻小伙子,有这
种举动实属正常,但这个片子从哪来的,我要问清楚。因为这个女人太像我老婆
了。

  小赵告诉我,是一家境外色情网站发布的,在国内可以通过代理登陆,并且
网站内的av,在市面上是没有的,只有注册会员才能观看。他刚刚观看的AV,在
点击榜排行第一。

  我明白原委后,又去观看影片,只见那女人像狗一样趴跪在浴池里,雪白硕
臀高高翘起,满是骚浪气息的玉容,似乎无比期待纹身老头的插入。

  「啪」,老头对着淫浪肥臀,狠狠地扇打了一下,引得熟妇一阵娇呼。

  老头用日语骂了几声后,挺动肉棒猛地一下就插进女人的骚穴里。

  这女子「喔」~的一声,嚎叫起来,似乎久旱逢春霖般,在肉棒插入后,异
常满足。

  老头一边疯狂肏弄,一边举起枯皮老手照着肥臀就扇了下去。

  这美妇长得嫩白丰满,屁股就像满月一般,很是硕大,随着老头毫无怜惜地
扇打,那身雪白浪肉如波涛般荡起。

  当着下属的面,我也不好意思久待,就嘱咐小赵把片子录下来。

  小赵会意地点点头。

  出了派出所,我回到了家中,乘着家里没人,就把所有的房间都按上了针孔
摄像头和窃听器。我要随时掌握老婆的动向,哪怕家中也不放过。

  白天无事,等到入夜时分,老婆开着车回来了。此刻在车里,赫然看到李慕
龙这丑小子,他竟然把一只小手伸到老婆的裆下,时不时地抚摸老婆那雪白的大
腿,而且偶尔还用手指偷袭老婆的小穴。

  他们可是母子啊,江心悠竟然如此纵容这个野种。她对自己亲儿子的色手,
竟豪不抗拒,还把两腿分开,甚至连裙子也撩了起来,只为了让这个野种得逞。
李慕龙已然拨开了她的丁字裤,用食指中指逗弄她那紫红色的阴唇,有时还两指
并拢插入骚穴。

  通过摄像头,只能模糊地看到他的动作,直到老婆打开灯。首先出现在我眼
中的,是那淫艳的大蝴蝶,就像刻在我心中的一根刺,随后那讽刺「骚屄」二字,
直欲让我崩溃。

  即使准备下车,李慕龙仍没停下动作,而老婆的骚穴已经泛滥成灾。

  老婆抬起羞红的脸,拨开李慕龙的手,然后嗔怪地说了他几句,就打开车门,
牵起他的手,向家中走去。

  等关上门,李慕龙就扑到老婆的怀里,大声嚷嚷着:「妈妈,我要吃奶。」

  老婆拎了拎他耳朵,严声道:「多大的人了,还要吃奶,羞不羞?」

  「哼!才不呢?上次那个丑老头不也吃你的奶吗?他还说妈妈的大奶子好香
呢。」

  老婆一听,顿时满脸羞红。她抚摸着李慕龙的脑袋,安慰道:「小龙乖,那
丑老头是你爸爸,妈妈和你爸爸做游戏呢,你不懂的。」

  「他才不是我爸爸,长得又老又丑,连头发多秃了,做我爷爷还差不多。而
且他对妈妈可凶了,用大鸡鸡捅妈妈的小洞,打妈妈的屁股,还骂妈妈」骚屄
「,」破鞋「,」婊子「……最后还把妈妈弄哭了。况且妈妈被他打屁股时,还
喊他」好爸爸「,」亲爸爸「,难道他不是我爷爷吗?说完李慕龙抬起无辜的眼
神,看着老婆。

  老婆红着脸,欲言又止,最后只得叹息一声。

  我知道这小子说的是谁?应该就是郝大龙。想不到他竟然当着自己儿子的面,
肏我老婆,真是毫无廉耻,心理变态,可是老婆怎么会答应呢?难道她被郝大龙
调教得身心俱服?甚至当着自己亲儿子的面做爱,也不拒绝?

  我叹了气,暗骂道:「江心悠啊江心悠,你真是无可救药了,竟然堕落如斯,
连妓女都不如。」

  老婆把李慕龙抱开,或许觉得下身黏湿不堪,就去了浴室。等她脱光了衣服,
露出了完美身材,再躺到浴缸中,双腿叉开,那淫靡不堪的纹身和耻辱的文字又
印入了我的眼帘。瞬间就让我心痛如刀绞。

  「咔」的一声,浴室门打开了,李慕龙鬼鬼祟祟地神出头,在门口张望。那
猥琐的丑脸,真不是一个纯真的小孩该有的,他见妈妈躺在浴缸中,光着身子,
瞬间就露出痴迷的表情。这小子立马就脱光衣服,向浴缸扑去。

  「啊!」老婆惊叫一声,她在想心思,没发现自己儿子进来,直到这小子跳
入浴缸,才惊叫起来。

  「小龙你干什么?啊……嗯!」

  李慕龙不管不顾,一下子就趴到他妈妈身上,张嘴就叼住奶子,而且手也不
老实,紧紧握住另一只硕乳。

  老婆只喝问了一声,这丑小子就已掌控了双乳,顿时无奈起来,只得任其施
为,同时叹息道:「臭小子,跟你爹一副模样,都是色鬼,我上辈子欠了你们姓
郝的。」

  听到老婆说话,李慕龙松开嘴巴,叫道:「妈妈,我姓李,不姓郝。」

  「是,是,你姓李,不姓郝,是妈妈的宝贝儿子。」

  「哼,我才不傻呢,上次那个爷爷姓郝吧?」

  老婆惊呼道:「小宝贝,你怎么知道的?」

  李慕龙仰起丑脸,得意地翘起嘴巴。

  「上次,那丑老头舔妈妈下面,他一边舔,一边问,我是你什么人?妈妈答
道,你是我的郝爸爸。」

  老婆瞬间脸就红起来,骂道:「老东西作孽。」

  「妈妈说的是那个老头吗?我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小龙,别胡说,那是你爸爸,他只是和妈妈在做游戏。」

  「哼,才不是呢!我有爸爸了,不是他。那天,他样子可凶了,一边用大鸡
鸡捅妈妈的小洞洞,一边用手打妈妈的屁股,还威胁说,要肏死妈妈这个臭骚屄。」

  老婆严肃道:「你胡说什么呢?那是游戏里讲的话,当不得真。」

  李慕龙摸摸脑袋,问道:「妈妈,我能舔你下面吗?老头说这里是你的骚屄,
一舔就流水,那水比奶还好喝,妈妈,我也要喝。」

  老婆听得真是无地自容,可当初为何脑子一热就答应了郝大龙那荒唐的要求,
自己真是太纵容他了,可是却抗拒不了这粗鄙的男人。

  当初在郝家沟,郝大龙让陪村里别的男人睡,在拒绝几次后,不也答应了吗?
搞得郝家沟里的人,都在背后骂她破鞋,骚货和婊子,她也不在乎。真想不到自
己性欲这么旺盛,在郝大龙威逼利诱失身时,竟然经历了从所未有的高潮,那感
觉真是太美妙了,能让人灵魂堕落。自从那次之后,郝大龙再找上门来,她就不
怎么反抗了,每次半推半就,就让这个好色又变态的男人得逞。在开始的时候,
她对这粗鄙的男人,没有爱只有恨,但抗拒不了他的手段,自己的肉体渴望着他
的开发和调教 .这个男人太强壮了,不谈他那无人能比的本钱,就是每次性爱,
都要肏弄她一个晚上,直到她哭喊求饶为止,这些都是老公不能比的。本以为自
己只是肉体出轨,但心上只爱老公一个人,可自发生了那件事后,她对这个男人
看法彻底改观了。在自己无助将死之时,这个让自己痛恨无比的男人,却把自己
生命之重的东西给了她,在那一刻,她彻底爱上了他。或许是被他征服了,只需
一次感动,就无可自拔地爱上了他。此后她甘之如始,死心塌地,顺从了郝大龙。
甚至为了取悦这个老男人,她还从日本av中,学习淫技,因为处子并不是他摘得,
于是就把后庭的第一次献给了他。之后更加变本加厉,自己的淫性越来越大,什
么吹箫,爆菊,毒龙,滴蜡,捆绑,双飞,三飞,只要郝大龙有所求,她都答应。
甚至郝大龙让她勾搭村里其他的男人,在抗拒几次后,怕他生气,就答应了。第
一次勾引的男人,就是六十多岁的糟老头郝老根。

  记得第一次和这个足以做她爷爷的老头子上床时,根本提不起兴致,心里充
诉着恶心。当老头压上来时,那松弛的皮肤就像老树皮,枯瘦的身子毫无肉感,
那老骨头搁得她生疼,抬眼就能看到他那令人作呕,满是皱纹的丑脸。本想随意
做戏,应付过去,可老东西硬不起来,没办法,她只得对着老鸡巴又含又舔,等
稍微硬起一些,却不想竟然射了。那浓黄的精液就像鼻涕一样,射到她脸上,想
想就恶心。老头在射精后,反而有精力了,对着她的身体又吸又舔,连脚丫和菊
门都不放过,甚至还用酒瓶捅她骚穴,最后仍觉不过瘾,竟然牵来一头毛驴。当
时她被老头搞得晕乎乎地,还没发觉,等老头把驴鞭的一半塞进她骚穴,她才感
觉不对劲了,连忙奋起挣扎,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现在想想真可笑,自己真是骚浪,之后还有很多荒唐的事,她陪的男人越来
越多,有时候,郝大龙还让他弟弟郝大虎和郝大虎的傻儿子一起肏弄她,三个男
人占据着她的三个洞,每次都把她操得死去活来,甚至连双龙戏珠都玩过了。

  更荒唐的是,郝大龙竟然让她去县城的洗浴中心去卖淫,她又哭又闹,不想
去,郝大龙竟然毫无怜悯之心,把她吊起来鞭打。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混蛋,不过
鞭子是特制的,她没受什么伤。在郝大龙威逼利诱之下,她鬼迷心窍地答应了。
她长得太漂亮,身体更是在众多男人开发下,变得风骚成熟,配上暴露的衣服,
简直能把嫖客魂多勾掉。在众多条件下,点他的客人络绎不绝,从中午开业到宁
晨两三点,她就没下过床。而这些竟然被郝大龙录下来了,以后还让她一起观看。
郝大龙的女人们,每个身上都有她奴印记号,不是穿环,就是纹身。等郝大龙提
出来要给她纹身后,她想也不想就答应了。当时是戴着眼罩纹身的,等疼痛感过
后,她迫不及待地想看看纹了什么?

  雪白大腿根部纹了一只大花「蝴蝶」,好像窥视着她的骚穴,饥渴难耐地想
要扑上去采蜜,真是淫秽啊!也只有郝大龙这个变态色鬼,才会想到这些点子。
等她叉开双腿,另一只雪白的大腿根部,赫然刻着两个淫辱无比的黑色字体,竟
是「骚屄」二字,就紧靠在她骚穴下方。这是意指这光溜溜的淫穴,还是她本人?
或者兼而有之。在她心中不由来的涌起一股愤怒,屈辱和下贱的感觉,原来自己
在郝大龙心中是个不知廉耻,任他淫玩的骚屄吗?那天她哭了。

  在郝大龙好说歹说,赌咒发誓,甚至下跪认错的情况下,她才稍微缓和了点,
但这淫辱的标记,却是刻下了。

  之后她更加放纵了,村里男人呼之即上,有时候在路上行走,被男人拉扯几
下,就顺从地跟了过去,在别人的家里,或在院子里,甚至在玉米地里,她疯狂
地和别的男人野合。

  想想真是太放纵了,但这些男人哪能和郝大龙相比,无论技术还是本钱都差
之甚远,最后她还是原谅了郝大龙。等到第三年,之前经过历难流产后,她又怀
上了孩子,还是郝大龙的孩子。也就是在浴缸里,提出要舔她骚屄的李慕龙,真
是和他老子一样,都是色鬼。

  这时李慕龙已经分开她的双腿,当嘴要凑上时,赫然发现她身上的纹身。

  「妈妈,你身上的大蝴蝶好漂亮啊,别的小朋友妈妈有吗?哇!这边还有字,
念什么呢?妈妈能告诉我吗?」

  对着视频,我简直要气疯了,荒唐,太荒唐了。

              *** *** ***

  突然天旋地转,李守信突然醒了过来,原来自身的灵机已经不足了。如果还
要观看,那要等自己灵机充足,却要下次了。「原来我和师姐都是天外来人,当
是神魂未灭,直接投胎转世。」

  他打量着另一块小石头,正思虑着要不要给自家师姐送去,但仔细考虑,又
觉不妥,前世她已经这样了,今世还是如此,是天意吗?难道她注定是个淫娃荡
妇?如果这样就更不能给她了。现在她淫欲或未深,还可挽救,如果再观前世,
那真是不能自拔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