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大观园记】第三回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后宫·大观园记】第三回

作者:hmhjhc
2013/06/02 首发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第三回 夏太监献策王爷府,月姝女暂封大观园

  回到王府,下人回说门下家奴现松江知府冯紫英调职进京任詹事府司律官
来,在王府外房候着王爷训导,弘昼也懒怠去接见,叫家人让其自便。也不奔后
堂去见侧福晋,也不奔前厅去见一等子门客,径直便回了书房。此时,他已按自
己现代人之习惯,命人在书房里搭了软榻,铺上厚厚的貂皮黏毯。躺坐在软榻上
舒了口浊气,回了回神这半日的雷霆暴风之所遇。轮值丫鬟雪媚送上汝窑的青纹
茶盅,弘昼只挥挥手让她下去,抿了一口,便唤道:「月姝。」

  门外,侍女月姝应了一声,「奴婢在。」便进了内来,盈盈一福,「见过主
子。」

  此时,弘昼已经与这侍女月姝混得较熟,实则已将其当成在这王府最亲近之
人,便也不忌讳,将自己这半日进军机,见雍正,抄贾府的事由略略和丫鬟一
说。

  月姝沉吟片刻,微笑问道:「那主子的意思是?要想搭救一下贾家的人?」

  弘昼与这丫鬟也不忌讳,道:「本来贾府颇有几个女子看得上颜色,若是都
按国律处置,最轻也是发往黑龙江为军妓,岂非糟蹋了……」

  月姝抿嘴一笑,几乎想啐着笑出声来忙忍耐了,也深知这荒淫王爷的习性,
顺着王爷的口风道:「既然如此,就算皇上要族诛他满门,主子就只管向宗人府
要几个他们府上的女子罢了,宗人府岂有不孝敬主子的。」

  弘昼一晒道:「……,传出去灭人家的族,又要了人家的女,总有口风的,
倒似为了这几个女子才折腾这宁荣两府的。再者,这贾家看着也忒可怜了,说是
大逆,到底也是捕风捉影的事,若真的依着大逆都杀了,我留下几个女娃,其实
也忒凄惶了……」

  月姝一思量,笑道:「主子也是宅心仁慈,既不想直接这么办,您何不就给
万岁爷露个口风,若是真要重惩,您就算是给贾府求个情,只办首犯,从犯略略
轻办了,或是略冷几个月等万岁爷火消消再办,再干脆收了他家的几个女子,只
当收养成王府的宫奴,或当做质子,免得没了下场,一则有个宽厚的名,二则您
拘管着,万岁爷也放心,三则您不给她们名分收了他妻女只当是下人宫奴,怎么
也算个刑罚,也算替皇上出了气;四则您就算是救了贾家的命,那些个女子还不
得服服帖帖一心一意的伺候您?」

  弘昼想了想道:「主意不错,只是这种口风该怎么露呢?总不好直接和皇阿
玛说这些个话。」

  月姝略一绸缪道:「这也容易,六宫里多是哈巴狗一样的人物,还不都想着
法子讨好主子这等有头脸的人物,主子只管透风声给他们,让他们去办就是了。
那起子小人办这等事有的是法子。也最知道分寸手段的。」

  弘昼点点头,觉得是个主意,就不由得觉着舒心快意,说道:「就是这样
了,还是你这丫头就本王的心意。」

  说着就手儿上去,笑着捏了捏那月姝包在粉绿色褶花摆裙下的幼嫩小臀,这
等轻薄动作,月姝早已经习惯伺候了,娇红了脸蛋也不敢挣动。只顺从得安静了
小片刻由得弘昼轻薄,等待弘昼并无进一步动作,才柔柔开口道:「只是主子,
您是看上了哪几个贾府的姑娘?是打算把她们接进府来么?人多了,侧福晋那里
……」

  弘昼方欲开口答话,门外有下人回话,「王爷!大内里夏公公来了,王爷要
不要见一下!」

  弘昼哈哈一笑,真是说曹操曹操就道。便对月姝说:「这个夏守忠来得正
好,我去见见他。」

  原来那一等太监是最会看颜色识心思的,今日这夏守忠陪弘昼去查抄贾府,
已经看得透透这王爷的「意思」,又从贾珍处敲诈了几十万两银票,就要动心机
「帮贾家行这善举」了,弘昼也不细谈,只微微露了点「要替这贤妃家眷说说
话」的意思,那夏守忠就腿儿就说:「这是王爷的仁德,贾府的福气,一切都由
奴才来办,可如此这番如此……」弘昼便也不许然否,只笑着许了他些钱银便
了。

  回到书房,对着月姝笑道:「你不是问我看中哪几个贾府的姑娘么?告诉你
……本王是……统统都要,一个都不能少!」

  那夏守忠办事果然熨帖周全,一日后,朝廷里就传来风声,贾家的罪定的
是「大逆」,「家产宅邸充库」,「首犯定了凌迟」,「男丁十二岁以上收监
秋决,十二岁以下充为宫阉」,「女眷一律发往黑龙江与披甲人为奴,不可自
尽」,只把话只说到十二万分无望,却又加了一道旨意「命宗人府,大理寺议
叙」。

  又过一日,大内里传来消息,现冷宫造贬斥之贾元春,写了一道血书求生禀
贴上呈,一劝贾族母家「泣血自戮,认罪伏诛,痛愧劣迹,恨陈余情,无论皇上
施于何等雷霆,万不可再逆圣意半分,即若族诛,引颈厮伏,莫啼哀声;即若充
妓,忍辱从军,莫许自刎;方可赎万千之罪于一二,九泉之下略洗先辈之辱」,
又求皇帝「若万岁开倾天漫地之恩,念嫔妾侍奉些微薄劳,或可将族中未总角之
幼,仅充为男奴女婢,略留一脉,则先祖并臣妾,九泉地下,世世代代,感念皇
恩。」

  弘昼是玲珑心肝之人,一看便知是夏守忠透了风声给大内里,这是给自己铺
路,贾元春的血书,文意是示意族人:「若皇上要诛杀,连哭一声都是不妥当的
;若皇上要充女眷为军妓,只可好好侍奉兵丁,连自尽都是不妥当的。唯有这
样,才对得起君恩」,又暗示「族中七,八岁都不到的孩子,可否只充奴,不要
杀尽」. 这般认罪伏诛,俯首称臣,自贬自侮之态,最是给雍正留足了面子里
子,又颇了合了雍正最喜欢作践罪臣的习性。

  贾珍,贾赦,贾政,连同已经被拘之贾敬也忙忙上了认证折子,几人也都明
白了元春禀贴之意,一口通气只求雍正重刑凌迟满门。

  功夫做足,于是三日后,弘昼便以掌管宗人府王爷的身份,上了一份折子,
只道:「荣宁旧臣,曾有戚功;贾妃侍驾,若尽梓情;虽罪不可轻倌,恩必当慎
处,忍望吾皇办其首恶,清其余党,略赦其族眷,以示天恩。株连之戚,或可赐
儿臣拘管云云。」

  那雍正虽然气未消尽,但是也知道自己这小儿子的脾性,「株连之戚,或可
赐儿臣拘管云云」,竟是如同小孩撒娇问自己要礼物一般,看了也是难忍一笑,
自觉得也是一般另类惩罚贾家之法,又不至于太过刻薄可以堵了悠悠人口,而且
还能疼疼自己这个小儿子,就顺水推舟不让大理寺,而是让宗人府按照皇室家奴
之罪去议定罪。这宗人府上下哪里有不明白王爷皇帝意思的,更何况贾家为求保
命,已经倾家荡产的打点孝敬。不日,宗人府上了议罪呈,雍正批示,掷下了旨
意。

  大意是定了贾家「大逆」之罪,本当「诛九族,尽凌其丁,尽姘其眷」(凌
是凌迟的意思,姘是古时惩罚叛贼女眷的极度刑罚,说穿了就是充为一次性军
妓,让兵丁强奸至死,是和对男子凌迟同等之刑罚)。念「旧妃侍驾,曾尽薄
意」,「宗祖从龙,约立功勋」,「略减罪一等」,又特特加上:「诸王陈情力
保求赦,朕念及拳拳以完皇子仁德」,所以最后发落如下:

  「贤妃贾氏,打入冷宫,废为废妃。」

  「首犯贾赦、贾敬,赐自尽。」

  「首犯贾珍、贾琏,收监,秋缓决。」

  「首犯贾蓉,发配乌苏里台与披甲人为奴。」

  「首犯贾政,念其女侍驾多年,再加宽恩,收监待刑。」

  「从犯贾蔷,贾芸,贾芹,贾宝玉,贾菌,贾环,贾瑞等一十七名十五岁以
上男丁,发配京郊皇庄为苦役。」

  「族中十五岁以下男丁凡九人,发配宗人府为奴。」

  「族中家人,以及贾府亲族之薛、王、史、赵、周、尤、秦、李等族之近亲
男丁,管家,小厮,随从等余党凡一百零六人,有从恶行者三十七人,杖杀;其
余人等发配西山采石场为苦役。」

  「族中女眷,凡三十五岁以上者,发配辛者库为奴。」

  「族中女眷,三十五岁以下者,发配宗人府为奴,一律交和亲王看管发
落。」

  「族中凡家产,一律充国库。」

  「宁荣府邸、庄田,一律充国库。」

  「其金陵旧宅,收为官有,交两江总督处置。」

  「其省亲别墅大观园一宅,为虚糜国币所建,收回大内,赏和亲王为行
宫。」

  这等发落,便是傻子也看得出来,雍正的意思是大大轻饶了贾府男丁,并把
女眷通通赏给了弘昼。宗人府,内务府,连同大理寺,理藩院,步军统领衙门,
顺天府哪个不是察言观色仰人鼻息之行家。宫内外都直视这大观园就是皇帝赐和
亲王封王后之第一座行宫,贾府女眷,就是皇帝赐和亲王的第一批宫奴禁脔。

  大理寺立刻会同顺天府派兵去贾府执行。把男女丁眷一分。打发一众男丁发
配的上路,入监的收押。却把所有三十五岁以下的女眷,都赶进了大观园里,等
着王爷来这座其实已经是和亲王行宫的大观园里来「发落」众女。

  内务府也自不怠慢,一面派了太监妇人入大观园看管打扫,一面赶紧着屡派
大内的嬷嬷和老宫女、甚或掌事太监进大观园里给众女讲「规矩」。其实无非是
宫里前朝流传下来的众多如何以色相性事「伺候主子」的道理。但是也不敢讲多
了,口口声声「这里以后是和亲王爷的行宫,一切都得王爷来定伺候的规矩」,
只怕不合了王爷的心意。连六宫里的掌事太监夏守忠都亲自到了大观园,见了几
个要紧的,吩咐了半天。

  宗人府内务府詹事府这内三府,揣度王爷的心意,就便儿也给这大观园里恢
复了月例钱粮,又定了些个日常的用度供给,又派了些个小太监,小丫鬟,老妈
子去大观园里伺候,以防着冻饿着园子里的女子,伤了王爷的情趣。王府气派自
非贾府能比,其月例钱粮,奢靡用具,金银器皿,吃穿用度,使唤下人,倒比原
来贾府掌管园子时添了数倍不止。

  各处打点完毕,就只等和亲王爷「临幸大观园」了。

  弘昼至此,才逞心如意。一边命王府给大观园供给色色钱物,一边琢磨着如
何去发落这些贾府群美,才能真正不枉费自己这等人生奇遇,也好让自己尽享奇
欢异乐,亦不是仅仅一逞皮肉蠢物之乐就罢,思索了几日,越发连朝事一概都不
问了,笔拟了一些条文规矩,才唤来月姝,命她去大观园宣讲自己的「行宫规
矩」。

  月姝自小也识字断文,边看王爷拟的规矩,并听王爷释言。虽说这月姝早已
身心均备好了是王爷的内宠,随时候着王爷的意思供王爷淫乐,又深知这弘昼
「主子」王爷有那说不尽的奇思怪想,但真真看着这些条陈规矩,也实在觉得满
纸淫念,摧意摄魂,未曾看完,浑身战抖不已,实在觉得王爷真真是何等星宿,
一时温存体贴,一时竟能思出这般淫意,便觉耳热心跳,呆了半晌,人竟然如在
云雾之中一般,尽然以处子之身,险些人生头一回直接泄了身子。

  此时,大观园里众女,正惶惶然羞耻耻不知何以自处中。一面体念,贾家的
下场实在远比开初传出来的消息要好太多,简直真如「天家恩德」一番,此时皇
权最重,忠君之心更是深入女德伦范。这些女子大多自幼受教,均知君威如狱,
君恩似海,如果雍正真的赐了「姘刑」,便是未见元春之血书,也没几个真敢自
尽,只能以或少妇之躯,或处子之身,等待着被一众野蛮兵丁,反复强奸直至死
去之酷刑;若雍正发配她们去黑龙江或西北大漠,也只能跋山涉水,远赴他乡,
充当军妓,从此在塞北关外,忍受千人奸万人污的下场,似这京中大户人家娇滴
滴的妻女丫鬟,西北东北兵丁最是喜欢辱之,只怕下场亦为凄凉。

  万万没有想到,元春最后血书一封,唤回雍正几份夫妻挂念;而这和亲王,
居然肯「冒险」上书求情讨恩。雍正竟然也肯宽恩,将众人赏了其为王府之奴。

  虽然谈不上做王爷的什么侧福晋甚至丫鬟,充其量只是沦为了王爷之行宫内
性奴玩物。但是相比前往黑龙江甚至姘刑的命运,真真叫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了。

  虽然一众处女仍然难免失身被奸之命运,也不知道这个声名在外的荒淫王
爷,会个什么品性喜好,怎么个行为态度;但是像凤姐等有心胸的,又曾有过男
人的,就想得开的多。立即带领众姑娘领旨谢恩。

  又过得几日,宁荣众美被赶进了大观园,此时不比往日小姐姑娘身份,竟不
知衣食何在,忽然宗人府竟然又给了钱粮供给,凡日常所需都一应如初,甚或更
加奢华,而那内务府夏公公和嬷嬷都来探视过,大内之人不比外人,说话越发露
骨,一面吓唬众美,伺候的不好,仍然难免发配边疆之类等,一面提醒众美,此
时等于入了王府,万不可以养尊处优的小姐自居,要准备好做王爷的禁脔,邀宠
事上,唯有伺候好王爷,才有一线之明云云。

  所以贾府众美,一面是渴望着王爷早日临幸,获得一分恩宠,以免夜长梦
多,变了卦又落得悲惨命运。一面毕竟大多数是闺阁处子,不知风月,想到自己
从此由冰清玉洁的大户小姐,沦落为他人的性奴,不由得耻上心头,羞生脸颊。
一面是欢喜盼望着族中众人得到轻判,更期望着能早日侍奉王爷,再为族人多获
圣怜宽恕;一面又是惊惧着王府里消息不至,闺阁处女实在不知伺候这位荒淫王
爷的,会是怎样的的性事淫行。一面也有那一等人,放不下丈夫父母,叔舅兄
弟,挂念安危却无从问起,虽然大观园里吃穿用度都恢复得更盛往日,对众人来
说却实实在是度日如年。

  又过得数日,日盼夜盼才盼来「王府来人了」。此时大观园里邢、王等年长
者早已发配到辛者库去,众美以尤氏,凤姐为年长之尊,便率了众人赶紧至大观
园正殿「天仙宝境」名为「顾恩殿」外玉白石广场上跪了,忐忑得候着,只等了
半日,正自惊惧,远处,几个嬷嬷宫女太监开道而来,引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宫
装少女款款而来,众人侧目观看:却是荷裙翩飞,羽衣飘舞,姣若春花,媚如秋
月,神色宁静平和却不怒自威。年纪虽小,却正是皇家伺候的人物风范。

  众人只管要叩头。那少女却一笑,竟冲众人福了一福,众美愈加惶恐,不知
如何称呼,那少女已是开口:「诸位姐姐妹妹勿要多礼,小妹是和亲王爷的书房
侍女月姝」

  贾府众美凡知礼的,均知莫不谈自家的身份现下只是王府禁脔,便是还在做
贾府的姑娘奶奶,对着王府近身侍女,如何怠慢得,一众人均道:「奴家等见过
月姝姊姊。」

  月姝笑道:「妹妹这次来,是来给各位姐姐妹妹说说从此以后,这大观园行
宫里的规矩,这些都是王爷定下的,往后诸位姐姐妹妹论身份,都是王爷的家
奴,还请姐姐妹妹们听仔细了,务必要谨遵王爷之圣谕了。」

  贾府众美忙答是,月姝便接着道:

  「这第一条,便是这园子今后就是王爷的后宫之一,所有的姐妹都要时时清
醒自己的身份,是王爷之禁脔侍奴,唯奉王爷为主人,王爷要怎得就怎得,莫不
谈临幸时要献上身子,其实平时还更要献上情思。若有丝毫怠慢,伺候不尽意,
奉上不用心,违了王爷之令,逆了王爷之言,便是失了奴隶身份,需要重惩。这
里讲的是心。」

  「这第二条,这大观园里留下这多女子,不分房论出尊卑礼数来,也不好管
束;故此,诸位王爷将姐姐妹妹备了五等身份,皆由王爷赐名号。」

  「五等者,一等为『妃子』,二等为『小主』,其下为『小姐』『姑娘』和
『奴儿』;五等再下面没封的,也在园子里伺候,就不赐封号,等而为下。五等
互有上下尊卑之别,若王爷喜欢,会另赐号,只是姐妹们要晓得,这等称呼只是
王爷听着喜欢悦耳,当不得认真字面,还是要认清自家身份究竟,既然是禁脔性
奴,就不可以妻妾自居,更不可再真以为自己是『小姐』或者『主』,更莫谈王
妃了。」

  「位份级别,均和旧日府里的尊卑无关,一切只凭王爷喜欢与否。」

  「这第三条,既然入了王府,自然终身就只可伺候王爷,姐妹们都是罪余之
人,只是既然进了园子,罪余不罪余也不用再想,昔日有夫君者更不可再有丝毫
念想,家人亲戚朋友眷属若有男子者更不可再往来。闺阁守礼唯奉王爷一人。」

  「这第四条,讲讲伺候的细节规矩,王爷不爱女子旗装,好在各位贾府本是
汉军旗下,姐妹们本就着汉装为上,内务府会另拨银子供姐妹们装扮,也好侍
奉。若喜欢,也可以着一些宫里流传的样式衣装。各房姐妹们若王爷召唤,都要
自称小字奴名。王爷不爱女眷称其王爷,可称其为『主子』,或者『主人』亦
可。至于其他伺候的规矩,无一定的,自然是王爷爱怎样就怎么样。诸位姐妹只
需谨遵就可以了。」

  「这第五条,就讲究的就是『心』,众姐姐妹妹可好体味……诸位姐妹男子
是此生不可再往来了。只是光这大观园里就有这许多佳丽,王府里其实还有,王
爷怎么也享不过来,我们到了这个身份地步,就是为了一娱王爷之床笫喜好,也
为了不使得姐妹们年华寂寞无色,若是姐妹们寂寞……可以……可以依着尊卑,
唤下位者来女女欢好伺候……一样可以当做性奴禁脔来使唤……」

  「上位者,如『妃子』『小主』对于其他姐妹来说,地位尊崇,若有什么要
求,则下位者需同样遵奉,亦不得抗争,好增添王爷的怜惜。姐妹们都要想清
楚。因此上,所有姐妹,都要一心一意尊奉于王爷,争得王爷的宠爱,以获恩宠
荣位,这样,你若喜欢,就可以玩弄下面的聊以自慰,度过时光;若不喜欢,地
位尊重,又不至于忍辱被她人淫玩咯。」

  月姝红着脸勉强说完,大观园众美面面相觑,个个羞臊得难以尽述,人言这
荒淫王爷花样百出,万没想到能给大观园里订下这等许多规矩,光听听,就觉得
实在是香艳妖荡,尽想想,更觉得羞耻淫辱到了极致。这般「双女交欢」「尊者
叫下位者伺候」「人人争位献媚争宠」「五级位份名号」「称奴称主」……真亏
的这王爷怎么有这般心思。

  月姝见众人羞涩,想想自家使命,便稍稍正了正色对众人道:「怎么?众位
姐妹们觉得王爷的规矩有什么不妥么?」

  众美大惊失色,才猛想起自家的处境,个个忍着羞,忙不迭跪下叩首,只几
个刚烈的难免仍是一脸羞愤不以为然,尤氏尤蓉却已领着头道:「奴婢们谨遵王
爷之圣谕,一定用心体味规矩,终身殷勤伺候王爷。」

  那凤姐玲珑泼辣,且乍了胆子问道:「奴婢等自当谨遵王爷之旨,只是请月
姝妹妹示下,如今王爷尚未临幸,这大观园里那么多的姐妹丫鬟都连王爷面都没
见过,尊卑且下怎么定呢?」

  众人一听,再冷傲的也都不由得上了心。月姝又一笑,竟然又向众人福了一
福,道:「这一来,尤姐姐王姐姐需要记得,不可称『王爷』,要称『主子』或
者『主人』……」

  「至于位份,这还要请众位姐姐妹妹原谅则个,王爷亦已料到了,为了大观
园里不至于乱了分寸,就由我今儿个,给各位姐姐妹妹暂时封个位份。姐姐妹妹
们也勿要惊惶,我封的位份,也是王爷和几位公公们指点过的,只是大概按照往
日贾府的位份罢了,重在理事方便,今后的位份,还是要众位姐姐妹妹自家邀宠
争取。除了位分,还还分派各家姐姐妹妹的住处,也至于太没有章法。」

  众人忙答是。那月姝便展开一方绢帕,暂封大观园:

  「妃子位,暂悬着,且等王爷来封。」

  「封王熙凤为小主,赐居缀锦楼。」

  「封尤蓉为小主,赐居凸碧庄。」

  「封秦可卿为小主,赐居天香楼。」

  「封林黛玉为小姐,赐居潇湘馆。」

  「封薛宝钗为小姐,赐居蘅芜苑。」

  「封史湘云为小姐,赐居枕霞居。」

  「封李纨为小姐,赐居稻香村。」

  「封贾迎春为姑娘,赐居紫菱洲。」

  「封贾探春为姑娘,赐居秋爽斋。」

  「封妙玉姑娘为姑娘,赐居栊翠庵。」

  「封邢蚰烟为姑娘,赐居藕香榭。」

  「封尤芝为姑娘,赐居凹晶馆。」

  「封尤英为姑娘,赐居凹晶馆。」

  「以下封奴儿和无封号的,暂时随居各房,住在哪里,就暂时算是哪房的姑
娘,小姐,小主们的使唤人。」

  「封平儿为奴儿,随居缀锦楼;丰儿,小红,秋桐同随。」

  「封万儿为奴儿,随居凸碧庄;银碟,炒豆同随。」

  「封宝珠为奴儿,随居天香楼;瑞珠同随。」

  「封紫鹃为奴儿,随居潇湘馆,雪雁,春纤同随。」

  「封香菱为奴儿,随居蘅芜苑,莺儿,文杏同随。」

  「封翠楼为奴儿,随居枕霞居,翠雨同随。」

  「封素云为奴儿,随居稻香村,素梅同随。」

  「封司棋为奴儿,随居紫菱洲,绣桔同随。」

  「封侍书为奴儿,随居秋爽斋,翠墨同随。」

  「封智能为奴儿,随居栊翠庵。」

  「封入画为奴儿,随居暖香坞,彩屏同随。」

  「篆儿无封号,随居藕香榭。」

  「善姐无封号,随居凹晶馆。」

  「还有几处暂无姑娘以上位份者掌管的。」

  「封鸳鸯为奴儿,看守嘉萌堂,珍珠,琥珀随居。」

  「封金钏儿,玉钏儿皆为奴儿,看守正殿顾恩殿,彩云,彩霞,秀鸾,秀凤
随居。」

  「封袭人,晴雯,麝月,秋纹封为奴儿,看守怡红院,四儿,五儿,茜雪,
碧痕,坠儿,绮霞同随。」

  「封夏金桂为奴儿,看守东苑配房,宝蟾随居。」

  「多姑娘,赵姨娘,周姨娘无封号,看守西苑配房。」

  「芳官,龄官,藕官,葵官,蕊官等十二名女伶无封号,暂居滴翠亭。」

  「另有贾惜春,李玟,李琦,巧姐,薛宝琴等都是未满十二周岁的幼女,暂
时也都不封了,随着你们各房带走,且作伴吧,暖香坞里的奴儿算是惜春的房里
人就是了。」

  「另外还有三十个丫鬟,就连奴不封了,随着你们有封号的各房的小主,小
姐们随便带去做下人吧。」

  「男女有别,这大观园里今后是不能养小厮了,内务府已经赐了小太监,小
丫鬟,老妈子来伺候,自今日起,日常起居皆可恢复,各房都配小太监两人,伺
候宫女六人。」

  「自今日起,各位姐妹们平日里喜欢做什么只管去做,针织女工,琴棋书画
都是不禁的。爱各房走动也可以,只是要记得尊卑就是了。」

  众人听罢,叩首称是,细细琢磨这月姝的封事,实则是恢复了大观园里往日
的各房各家的主仆顺序。便也略略安心。

  「姐妹们即明白了,妹妹就要告辞了,园子里的诸事还请王,尤,秦三位姐
姐多多打理。内务府的账务,园子的开销,亦会开始知会三位姐姐。其实王爷一
时三刻也未必就来园子。姐妹们且请自便吧。」说着,这月姝便道了个乏,款款
退了出去。

  尤蓉揣度着,其实自己现在是众人最年长的之首,但是论姿色容颜,断然不
敢站到凤姐的前头去,便看着凤姐行事。

  凤姐也是雷利,便大方方率着众人送着月姝出去,见几个掌事的太监和老妈
子都恭谨得伺候着,仿佛又找回几分当家人的由头兴致,便回过头对众房说道:
「各位姑娘们,事已经到这个地步,姑娘们就不要胡思乱想,就按照刚才封的住
处都且散去安置吧。若有什么想说的,缺的,回头自来缀锦楼找我或是凸碧庄找
尤氏姐姐就是了。」

  此时众人其实大体仍然是旧日主仆相聚,哪里还有什么不妥的,就哄一哄都
散了。

  却有那迎春步履前来,到了凤姐面前一犹豫,显然是不知怎么称呼才是,若
依着往日,是该称嫂子的,但是迎春自幼受教,君命如天,虽然沦为王爷性奴,
羞耻屈辱,但是礼数却仍是不可缺,王爷之命要从,定了定神,福了下去,按照
规矩称呼,「小主……」

  凤姐也是被这「性奴封号」震的眉头一挑,心下一寒,但是到底见过世面,
经过风流,只平着脸色道:「……迎春妹妹,什么事……」

  迎春脸蛋一红,几乎想起什么「女女伺候」之事来,却收敛着心思说道:
「小主……以后还是照着主子的规矩,称奴婢为『姑娘』吧……」

  凤姐一笑,便改了口只管混叫道:「二姑娘,什么事?」

  「小主,我是想着,李玟,李琦两位妹妹自然是暂时跟着李纨小姐住的,巧
姐也自然是跟着小主一起,只是我念着,四妹妹惜春才十岁,若独自住到暖香坞
去,我实实的有点……不放心,想先带着和我一起先住着,不知道小主以为是否
妥当。」

  凤姐立刻明白了,迎春憨厚善良,怕小妹妹独居无依,园子里发生那么大的
变动,几个幼女也不放出去,这惜春原来是贾府的四小姐,如今却连个的封号都
没有,独自一人一个小姑娘住在外头,想要带去同住也好看护。这自己断没有拒
绝之理,想想也算是自己结恩他人的时候,便道:「二姑娘别说这等子见外的
话,不管往日还是今儿,照顾姑娘们,是应当得分得,惜丫头这么小,跟着你这
个姐姐住,自然能照应,我也安心。」

  迎春喜着道是,便带着司棋,入画,带着惜春去了。

  凤姐也招呼了平儿,丰儿,秋桐,小红,并几个丫鬟老妈子,一同回了自己
的屋里。众人也一时都散得干净。只留下金钏儿,玉钏儿,带着几个丫鬟收拾顾
恩殿。

  众人这一散且不提,却唯有一人心下忿忿不平,若道是谁?下文书分晓。

  这也是:

  深宫幽怨古来常
  七训九制锁闺房
  何事君用千机巧
  折辱奴家一点香

===

后注:
1:写一些,贴一些,原创,长篇,已有提纲,保证质量,但是写得肯定会慢。
2:根据提纲,计划至少约50万字以上,但不能保证写完。
3:部分内容有荒诞处,不符原著或者历史处,见谅,毕竟是YY夏日。
4:部分章节无色,部分情节轻色,请看官尽量别牢骚,伤害我的写作动力。
5:此系第一稿,有空会润色或者修删。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