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大观园记】第五回,第六回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后宫·大观园记】第五回,第六回

作者:hmhjhc
2013/06/06 首发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第五回 怡红院重尊花袭人,大观园初迎和亲王

  话说这大观园里内诸美,各怀各样心思,本来是忐忑只候着王爷临幸。谁知
有一连月余,也不曾再见王府人之踪影,莫说王爷不来,便是那月姝姑娘也不曾
再来。只那内务府倒是常派人来,左右也不外是些园子里的世务杂差。夏守忠是
掌事太监,自然不能常常过来,他倒也识趣,安排了一个太医院名唤张友士之供
奉太医偶尔来给园子里姑娘们把脉看病,就便给园子里递送递送市面上都中之见
闻。只是也没什么旁得说的。

  自那日月姝走后数日,众人也耐不住昼日寂寞,稍稍减了尴尬,亦不再整日
枯坐,都寻些往日打发辰光之事来做做。其实也无非和屋里的丫头们顽笑一番,
训导新分来的太监丫鬟,搜寻些妆容服饰。再几日,便也干脆各屋重新互相走动
起来,或抚琴,或着棋,或读书,或绘画,也有那通文字的吟诗作对,也有那识
曲律的唤滴翠亭里几个女孩子来唱戏取乐。

  凤姐也去和可卿商议了园子里的经济琐事;宝钗也去探望了迎春,探春姐妹
;尤蓉也只管找布匹衣料给邢蚰烟,尤二姐,尤三姐等送去做衣裳;湘云更是寻
着宝钗宝琴姐妹赶起了围棋;李纨也去安抚了鸳鸯、金钏儿等老一辈主子的丫鬟
;虽然众人都还是候着王爷临幸,只是乍一瞧着,除了那个别要强的,竟如同已
经回到往日宁荣两府内院之惬意岁月一般。

  便是有人有心要问问如今还在罪中的贾府男丁或者亲眷之下落,终究也没个
消息,那张友士问到旁的一副知无不答的形状,一问到贾府的案子就装聋作哑,
便也只得罢了。

  这一日却正值是鸳鸯的十五岁生日,若是在往年,少不得园子里丫鬟们要聚
一聚且自高乐一番,以鸳鸯伺候贾母的头脸,差不多的主子也会有赏赐。只是今
年园子里有这等巨变,一个奴儿生日,众人惊魂还未定,自然也不太顾念得。倒
是尤蓉有心,叫备了些宫点、寿面、玩意儿送去嘉萌堂,也不惊动她人,只有那
和鸳鸯要好的,如司棋、袭人、侍书、金钏儿、紫鹃、翠镂等丫鬟,且都来了,
一并喝两杯寿酒罢了,才要嬉笑着开席,平儿却也带着凤姐的贺礼,是一对翠玉
滴凝沉香耳环,来贺鸳鸯。

  鸳鸯忙将平儿迎了进来,众人想着,此时大家身份仍旧一般无二,但是无论
如何,既然凤姐为小主,当以平儿为尊,便推她上座。

  平儿也只是推笑道:「今日自然是寿星坐的首席。」

  其实几个丫头年纪都还小,也没个主子在场,就也笑哄哄只管胡乱坐了。一
边小丫鬟和宫女便上得酒菜、果品、寿面来。

  饮过几杯,席面上几个丫鬟自然不免说说笑笑,叽叽喳喳,倒似忘了这一月
来的沉闷,顽皮笑话也越开越买个边了,越发说起不知弘昼几时才来园子,来了
园子会先传唤哪位姑娘陪侍,小丫头家嬉笑嘴边越发没遮拦,只互相调笑着,
「主子说不定先娶了你」,「你和你们家小姐一起伺候才好」,「让你这贱蹄子
胡说」,「只管灌两盅吧,谁晓得明天又是怎样」只一通胡乱打闹……

  倒是平儿眼尖,看那袭人,面色沉沉竟有心事似的,便让众人哄笑问她,袭
人也是推笑着说只是今儿酒沉了昨儿也没睡好。众人也就不好强她,勉强用几杯
酒,说笑伤心胡乱折腾一通,酒过三巡也就散了……

  原来是那怡红院诸婢,近日终日有些心事,院子里是有些愁云不展。自那日
月姝来暂封大观园,怡红院诸婢自袭人,晴雯,麝月,秋纹四个内房大丫头虽然
得了个奴儿的封号,却又留下了几个小的丫鬟。她们几个也不识得几个字,终日
也不过是枯坐无聊,做做女工针线,说说笑话罢了,略一聊天说笑,又竟然觉得
尴尬。原来诸房各院总有主子留下,唯有这怡红院和嘉萌堂,一个原本的主子是
男丁贾宝玉,一个原本的主子是贾母和王夫人,如今都已经不在园子里头了。少
了主人支撑,本来颇有脸面的丫鬟,竟然各房都不太理会了。众人便实实觉得少
了主心骨一般煎熬。那嘉萌堂、顾恩殿好歹还有李纨去照看过,更何况原本伺候
的就女主人没个忌讳。只有这怡红院,却是越发冷落了。王爷也不来临幸,房里
也没了主子。里屋原本是宝玉之内室,虽然是富丽堂皇诗书钟鼎的,只是如今且
空着,几个丫鬟到底谁也不敢进去住,都还住在外头配房。

  另一层不可言说之心思却是袭人:本来,这屋子里以袭人为尊。虽然明面上
没分过大小,但是都道袭人与贾宝玉有暧昧交错,既然如此,便是未来之姑娘内
房,王夫人更是看重袭人,虽没有说透,人人都当她姨娘看待,众人自然皆以她
为首。她又一向知情识趣,通情达理,兰心蕙质,上上下下得尽了人心。

  只是此番进园子,宝玉早已经发配充苦役了,怡红院众女皆是幼龄处子,干
干净净等着王爷临幸,与这些丫鬟来说,本来就是奴婢的身份也没什么妄想,在
贾府甚至还不如如今在王府有脸面。只是论起来,却只有袭人一个,众婢女猜她
有宝玉有私。若是真有,原本是依凭资本,此时却成了痛处,万一要真的和宝玉
有过,她不比平儿,明面上毕竟没有开脸为妾,岂非说不清道不明的,虽然做丫
鬟的被房里主子逞欲是常事,但是园中丫鬟除了跟着几个已经出了阁的少妇房内
人外,只有这怡红院是男子的,只是宝玉年纪尚小,怕不是王爷认定一众使唤丫
鬟都是完璧之身,到时候王爷若是怪罪岂非是要不得了。一时,众女便有些议
论,这又不好问得。那袭人明知如此,却也不好意思辩解,只也尴尬处着。只那
麝月看着不忍,便时常安慰袭人。

  故此袭人见那鸳鸯,金钏儿,司棋等说笑,想想伤怀。闷闷得回了怡红院就
拍门,好半日,小丫鬟五儿才来开门,见识袭人也只淡淡问个好便进去了,袭人
也难得理她,进门就听见院子里在吵嚷。原来是那五儿正在和坠儿在院子里为着
擦脸的桃花硝不够使了,拌起了嘴,一个愣说一个用多了,袭人听两句,看不过
去,就斥责了起来,「不够使了去问库里取一些就是了,为了这点小事,净闹腾
个没够,叫其他屋子里人看见什么样子,敲门也没人应,好像这怡红院里已经没
了规矩一样。」

  那坠儿不忿,便顶起嘴来,「姐姐这话说给谁听呢,如今这怡红院里还能有
什么规矩,有规矩没规矩的,我们都是安分守己的伺候人,不比姐姐,一向都是
宝二爷教导的规矩,谁没规矩谁知道,还平头白脸的训人呢,也不嫌自己害臊…
…」

  袭人顿时羞怒攻心,要冲口而出训斥出难听的话来,谁想旁边就奔过来一团
鹅黄色人影,上去冲着坠儿就是一巴掌,坠儿小脸立时刻肿起,顿时就哭了。却
看时,竟是一身鹅黄俏服的晴雯。

  晴雯果然暴炭性子,开口便骂道:「你们这些个下作蹄子,给了你们几日
脸,不知道搁哪里了。」

  袭人万没想到晴雯会替自己出头,不由大生知己之感,又想到自家尴尬,以
她的性子,竟眼泪也忍耐不住,要夺眶而出。

  那晴雯还在斥责几个小丫鬟:「宝二爷在的时候,哪个不是偷懒吃嘴手贱眼
皮子浅,袭人姐姐伺候的殷勤,我们连带着有了多少的好,凡是月例,赏赐,哪
样不是头一份的,就是告个假,也是说准就准;怎么,这会子变了天了,就要蹬
鼻子上脸要掰袭人姐姐的不是了?」

  袭人被说得眼眶红了,就也不言语了,反而上来劝晴雯,那边秋纹,麝月听
到动静,也都过了来,晴雯是脆生性子,越说越气,「这几日我看在眼里,火在
心上,你们几个小的不说,连秋纹也开始和袭人疏远了?这是哪门子的意思?我
们做奴婢的,谁不是知疼着热得伺候主子好,难道这也成了罪过?往日里,自然
是能和宝玉亲近就亲近,谁还不存一份向上的心思呢,一个个只是没机会罢了,
这会子倒好,又一个个装起了清白娇贵?别找我啐你们,恶心白道得也跟外头男
人家似的里头肮脏外头清高……姐姐……您也隐忍她们几日了,不必老是看着她
们脸色,除非是主子旨意,或则是如今园子里的小主,小姐们来定,否则,你还
是这怡红院里头一份。姐姐你有心智通人情,又护着大家,没有你做主,我们这
怡红院里本来就没主子,更不成个形了。今儿就把话撩开了,园子里封的三位小
主,可都是有男人的夫人,莫说袭人姐姐其实就有个妾室的礼,就算没有,又能
怎么得?姐姐,您也甭害臊,今儿就把话跟这些蹄子说明白了,我们女孩儿家都
进了这里了,还能怎么样,您就说说清白,也省的她们夹枪带棒的。」

  袭人平日里和麝月,秋纹要好,和晴雯倒是略隔了一层,没想到今日替自己
出头的竟然是这个光明磊落的丫鬟,心下感激又感慨,上前握着晴雯的手哽咽道
:「妹妹……妹妹……各位姐妹,今儿要谢过晴雯妹妹,替我说了说心里的话。
没错,我和宝二爷……是已经……睡过了,伺候主子是算身子不纯了。可是那又
怎么样,就像晴雯妹妹说的,三位小主哪位不是夫人奶奶,还不是封的小主?那
日月姝姑娘来,怡红院里头一个点的还是我的名字。更何况,有奴儿封号没奴儿
封号,其实都只是做主子的奴婢而已,这点子微末的身份我有什么好争的;以后
大家若认,我还如往日一般照顾大家,大家若是不认,反正这怡红院里也没有了
主人,我们大家就撕破脸,去找凤小主或者是蓉小主,指一个,任凭指着谁,就
暂时提携这屋子里的是非,我头一个必以她为尊的。否则再不抱个团,我们怡红
院这次女孩子,少不得……少不得被各房随意叫去……叫去……,我明说了吧,
不抱团有个心思,没了依靠,少不得被各房叫去头一个淫玩。你们要这么着,我
左右也是破了身子的人,更不理会了。」说着,就大哭起来。

  那麝月,秋纹几个被触动情肠,忙上来安慰袭人,一个个口中都说道:
「花姐姐说哪里话,前两天是我们有心事想左了,也是惆怅所致,这屋子里还
能有谁,一定是以姐姐为先的。我们几个自小在一起,再不拧一股绳,也没个
道理。」

  那麝月就骂坠儿,「没眼色的浪催蹄子,莫说袭人姐姐本就是这屋子里的封
君,就不是,好歹也有个奴儿的身份,你就敢当面顶撞她,等回头我回了三位小
主,必要打折了你的腿。」

  正没个开交,院子外头吵嚷起来,过一阵,进来了几个小太监,一水的嚷嚷
:「姑娘们,姑娘们,快去迎接,王爷来了。」

  众人其实等了月余,有时甚至都怀疑王爷还会不会来大观园,该不是外头其
实还有的行宫,给忘了。此时闻得此声,不由得惊慌起来。

  怡红诸婢也不再拌嘴,便火火着忙梳妆了,赶着出门迎接。谁知才到院门
口,又冲过来几个脸生的小太监,气喘吁吁只喊,「那边哪位是花姑娘……」

  袭人揣度着必然是叫自己,不知是什么来事,一惊道:「是我。」

  那小太监忙带了笑容,「月姝姑姑吩咐了,王爷不去顾恩殿了,要顺道看看
园景,就到怡红院接见园子里头的小主,小姐,姑娘们。

  院子里小,姑娘以下的位份的暂时就不用来迎驾了。请花姑娘快点预备着接
驾。「

  袭人等不由得惊喜交加,万没想到王爷初进园子,头一份居然想到来怡红
院。

  秋纹心细,急道:「袭人姐姐,主子来怡红院,只要姑娘以上的人随侍,可
是我们几个都是奴儿身份,怎么办呢?」

  袭人啐道:「糊涂,主子只让姑娘以上的随侍拜见,自然是院子小的缘故,
哪有我们几个的回避的道理,我们要都回避了,谁伺候呢,回头我们只或站着或
跪着伺候就是了,若是实在不便,就去正厅外面的抱厦候着就是了。这么着,我
们现在就分派,晴雯,你去训诫几个小的,叫她们知道进退;麝月,你这就和四
儿,五儿一起去收拾屋子,里屋是尤其要紧的;秋纹,你去趟凹晶馆,那里有内
务府送来的新贡碧螺春,带来给主子献茶;茜雪,碧痕就督导着院子里的小丫头
分几层迎驾,再把沁春香点上;回头都回来,四个奴儿身份的都到院子门口来随
着跪迎驾就是了。」

  众人一叠声应是,就都去办差了。

  袭人整了整衣衫,边在怡红院的门口等候。

  过不多时,几人都办差回来。袭人,晴雯,麝月,秋纹四个奴儿身份的丫
头,就雁翅排开,在怡红院正门口跪着。

  又过一阵,凤姐,却同着迎春,探春二姐妹款款而来,皆是一身宫装,淡妆
精裹,只带了平儿,司棋,侍书三个有名分的大丫鬟。

  见了袭人,凤姐忙上来吩咐,「王爷要来,里面有接见的所在么?」

  袭人回道:「回小主的话,里面正厅,有白狐皮的坐卧塌,可以供主子坐,
正厅里坐个二十来个人是没问题的,主子既然让姑娘身份以上的来接见,想来都
是够得,每位也可一个使唤人旁边侍立。我们已经收拾了。」

  凤姐也犹豫道:「这头回接驾,我心里也没底,主子让姑娘身份以上的人再
进去,适合带使唤人进去么?」

  袭人笑道:「小主别犹豫,若没个使唤人,个个孤零零的,也显得冷清没身
份。」

  凤姐一笑道:「你想的是,那……里面有主子歇的地方么?」

  袭人立刻明白了凤姐的意思,脸一红道:「小主放心,我们并不敢倦怠的,
里面原来二爷的房间,后来重装饰过,我们几个都没敢进去住,也时时打扫了,
连被褥蚊帐都是现成的,主子万一要住,也是现成的。」

  凤姐满意着点了点头。

  那边厢,薛宝钗一身牡丹落地雅丹粉苏绣装,携着一个才十二,三的雪琢粉
砌的标致小女孩一起过来,身边伺候着得却是原本薛蟠的侍妾香菱。

  那宝钗虽然自己也年方十五,却是款款大方,沉稳娴淑,不肯失态,过来就
冲凤姐一个深福,口中道:「见过小主。」

  凤姐忙满面春风的搀起。刚要答话,远处又来一群脚步声,二人抬头去看,
却是住在园子西边的众人,尤蓉,带着邢蚰烟,尤二姐,尤三姐,李纨五人一并
过来。大家厮见过。却又不免羞惭。

  虽说近日往来多了,今日相见,却又自不同,其实是在这里恭候自己后半身
的主子男人。一时不免有些不好开口。

  半晌,那探春见大家无语,便打破沉默道:「似乎还有人没到?」

  凤姐用眼色询问身边的小丫鬟们。

  一个小丫鬟回到:「小主,姑娘,黛玉小姐,昨儿晚上就又犯了咳喘,是来
不了了;妙玉姑娘得了桃花癣,前几日秦小主去栊翠庵进香,今日也脖子发小红
点,按园子里的规矩,现下是不能来人多的地方,都已经回了月姝姑姑的。」

  尤蓉环顾了一下四周,想想了道:「还有湘云小姐呢?」

  那丫鬟又回到:「已经派人去催了。」

  那宝钗想了想道:「各位小主,姑娘们,主子要来了,我们站在这里迎接似
乎不恭,不如都跪了吧。」

  凤姐笑道:「还是妹妹懂礼数,想得周全,我倒混忘了。」

  于是众人以凤姐,尤蓉为首,一排人都跪了下去,随身的丫鬟都跪在身后。

  只望着怡红院的彩石方砖路的远处望眼欲穿。

  过一会子,远处来了四个引路的宫女带了几个太监来,众人以为是弘昼来
了,正要叩拜,才方见不是的,只是宫女带了太监取了佛手、香炉、漱盂、茶
盅、盖碗、丝巾等物来备着……

  又过一时,远处传来笑声,却也没有多大的皇家气派,但见有一引路丫鬟弓
着身子退步着带路,却是顾恩殿的丫鬟奴儿彩云,不知怎得被分配来引路;身后
跟着几个宫女,左右分雁翅簇拥着一青年男子,玉服华贵,气宇不凡,织龙绣
宝,明黄装饰,竟然只是背着手步行一路,走在前头。再后头却是一众随从太
监。身侧仍然跟着那侍女月姝,还有七八个宫女,两三个太监散乱跟在最后。想
来必是众人之主当今皇帝幼子和亲王爱新觉罗·弘昼。

  见走近了,凤姐,尤蓉便带着众人跪伏下去,口称,「奴婢等参见主子!」

  弘昼见状一笑,迈上前一步,用手虚抬一下道:「起来吧。」

  凤姐等忙又叩首道是。

  彩云原是伺候过王夫人,和袭人甚熟,此时和袭人使个眼色。

  袭人会意,忙引着王驾进了院子,那怡红院门上匾额未除,仍是那「怡红快
绿」四字,进得红漆院门,绕过雕琢着五子奉亲的青石影壁墙,穿过一方种满了
月季的小花园,就步入了怡红院之正厅绛芸轩厅堂。

  两边的四对宫女先是入内,将正厅正中之铺着白狐皮的太师卧榻靠椅掸拭一
番,分左右雁翅侍侯,捧着汗巾、香炉、茶盅、佛手。那侍女月姝便引着弘昼入
内驾坐。

  袭人见众人进来,觉着厅里人多不便,便引着几个怡红院的丫鬟在正厅外的
抱厦里候着。

  凤姐和尤蓉引着众人随后迤逦进来,对着弘昼又是行跪叩之礼。弘昼只和蔼
的叫大家都坐。众人四下观瞧,房间里太监只排了七张椅子,一色都是楠木银丝
椅左三右四,众人学摸着该是凤姐,尤蓉,可卿,宝钗,黛玉,湘云,李纨的位
置。凤姐,尤蓉,宝钗,李纨便坐了。旁的人不敢乱坐,且就侍立两边。一众各
房的奴儿丫鬟便侍立在各房主子身后。

  到此时,凤姐才敢偷偷正眼看着和亲王爷:身量高挑,略见清瘦,眉如剑
张,目似星阙,耳略招风,鼻引龙筋,肌肤白净,一尘不染,果然是一表皇家人
才,只是略透着几分和蔼之外,嘴角微俏,身形略倦,还有几分玩世不恭放荡不
羁之色,不似想象中的威仪赫赫皇子风范。穿一件明黄色绣莽龙阿哥衫,扎一条
正红色宽幅腰带,腰带上珮着一面羊脂方篆字汉白玉,系一个正红色如意金丝纹
香囊。正笑笑得望着众女。

  弘昼坐下,已是仿佛自说自话,笑着言道:「下次进园子不要再通报了,折
腾着沸反扬天的,这是本王的行宫,本王这是回家了么,哪里要那么多人来接驾
还成。怎么样?这几日园子里住得可还习惯?」

  凤姐揣度着最后一句话,该自己应答,这头一声答对弘昼不敢怠慢,柔笑着
敛容,斟酌着字眼回道:「回主子,受主子恩典,姐妹们都没什么不习惯的。都
住得挺好。奴婢们自知身份,不敢要求旁的,只是日日盼望主子早日临驾,好侍
奉主子……」

  弘昼满意的笑道:「好,好。此处今后也是本王的行宫,本王自然是要眷顾
的。听说园子里有人病了?春末最易得病,你们也要好生保养才是啊。」

  尤蓉见凤姐风头太劲,忍不住插口道:「回主子,秦小主和妙玉姑娘都得
了桃花癣,其实也不碍的,只是怕过了其他姑娘,按规矩是不能来人多的地方
的。黛玉小姐昨日犯了咳喘,也不能来,如主子还是要见,奴婢这就差人去叫她
们。」

  「不必了,总有见的时候。既然身子不好,何必急在一时。」

  「主子,还有湘云小姐,不知怎么迟到了,已经派人去催了。」

  「无妨,本王来得快,她女孩子家脚步慢也是有的。」

  「是。」

  弘昼取起身边的团龙御窑盖碗,用了一口接着道:「虽然今儿人不全,也来
了不少,以后本王入园,也不必都来觐见,称着今儿人多,也有一些话,要叮嘱
你们。」

  凤姐等见王爷的话头已经带出来下旨吩咐的意思,不敢怠慢,忙携着众人又
跪下,伏倒在地,口中直称,「奴婢等敬请主子吩咐。」

  「恩……」这次弘昼也不立时叫众人起来,只是一笑,停了。原来他见众人
跪伏在地,一地的美臀,不由心中又是一荡,又接着道:「你们都抬起头来……
恩……既然进了园子,从此就是本王的禁脔,禁脔之德你们懂么?」

  凤姐等听问出这等话来,小心翼翼羞答答不敢抬头也不敢不答亦不知怎生答
对才是,只能胡乱答个「是」字。

  「禁脔不比妻妾,更要仔细着侍奉本王,用得自然是你们的身子。只是光用
身子还不够,本王更看重的是用心,用心可知道……」

  众人跪着此时都加了小心,都想着王爷所指的意思,口中只能继续答个,
「是。」

  「你们不要跪着,都起来坐着吧。」

  众人都答:「是。」便仍然起来燕燕坐着。

  「你们几个说说给本王听听,要怎么才能算是用心呢?」

  众人没想到有此泛泛一问,一时竟不知如何应答。宝钗羞红了脸庞低头看
地,纹丝不动。凤姐,尤蓉,李纨亦是琢磨不知王爷所指,何等才算是「用
心」。

  「你们要用心去想,本王现在除了王府,只有这一座行宫,必然是要常来
的。只是本王临幸行宫,都如同有此一问,一时自然答不周全,只是日久用心,
希望你们都能给本王色色不等却又循人欲知天性之答。」

  凤姐等越发觉得沉默不妥,正要开口却实在不知怎么开口,宝钗看看看不下
去,只能开口道:「是,奴婢等必然谨守奴婢之德,一定努力领会主子『用心』
之旨意。思虑周全,必要主子欢娱才好。」

  弘昼点点头,又饮一口茶水,眯着眼睛环顾了一下屋子里众人,众人中倒有
一大半不懂这王爷的眼色,唯有凤姐等几个嫁过人的熟悉,此乃男人生了色心之
眼神。凤姐等知道王爷这一环顾,已是在挑他第一个要临幸的对象了。

  众妇正在等候,却听门外传来一声娇声憨笑:「奴婢来迟了,告罪。」

  这真是:

  繁花常由春风谢
  红妆总为公子痴
  园前月季尤开艳
  厅堂已换主人时

       第六回 临枕霞亲王尝初红,凭雪乳湘云封小主

  却说弘昼正在怡红院里会见诸女,听得门外传来告罪笑声。

  宝钗听得抿嘴一笑,道:「必是云妹妹。」

  果然,众人看时,门口一团火红,一个少女带着一个丫鬟进来正厅,进门便
跪下叩首。但见这少女头挽如意鸾凤呈祥髻,连鬓秀发垂下两颊,用两根细红绒
绳扎了一个俏丽两鬓发,头插着一支紫金孔雀衔玉步摇,上镶着四颗火红色的玛
瑙,耳垂上挂着垂泪珍珠耳环一对,左耳上发端处还有一朵新簪的娇艳春桃;身
穿一领红色雀翅绸缎丝质连襟衫,下衬着米黄色的单色软绸裤,系一条桃红色绸
缎带,在腰间绑一个大大的艳丽蝴蝶结,再下面就是一对秀足穿着艳红色的绣花
小鞋。本真是:少女风情天然成,处子艳红自在春。最让人情热的是,这少女的
雀翅衫,两边雀翅分开,竟堪堪露出一抹粉黄色的牡丹抹胸,这等装扮已经带了
宫装之风。而这少女虽然年幼,胸型却是火辣,抹胸已经被堪堪顶起一道细细的
深沟线。艳红衬着粉黄,露着一片雪白,实在有无穷魅惑,便是铁石人儿也要动
心。

  正是史湘云带着丫鬟翠镂来觐见。

  这湘云却一边憨笑,一边却无所顾忌,就便叩了个头,抬头道:「奴婢枕霞
居小姐史湘云,见过主人。湘云来迟了,请主人惩罚。」

  众人都觉满面春风扑面而来,那壁厢有几个却也皱眉,暗想这湘云怎得如此
活泼风骚,用词「主人」「惩罚」,如此妖娆,未免有邀宠过甚之嫌。有几个心
下已经暗啐湘云不知羞耻了。

  只是这弘昼,自至清代,见惯了女子温柔婉顺安静守礼,这般火辣辣性子之
大家闺秀,倒是头一回见,一时竟颇有几分亲切,觉得近一些现代人之性情,便
笑眯眯道:「你就是史湘云?金陵节度使之女?」

  湘云也不惶恐,抬头烂漫一笑,「是,主人,偶就是史湘云。」

  那一边,几个丫鬟听湘云又卷舌头,「我」念作了「偶」,掌不住笑出声,
觉得失仪,忙又正了颜色。

  弘昼愈发觉得湘云可爱活泼,就歪了头问:「旁人都到了,你为什么来这么
迟啊?」

  湘云笑笑回到:「回主人的话,奴婢我刚出来的时候,觉得身上的莲花彩缎
褂子不够漂亮,头一回觐见主人,湘云想要换一身新鲜点的衣服,就带着丫鬟去
内房找衣服了,找了一身内务府特地为园子里织造的,将换衣服,故此来晚了…
…想着,云儿一片虔心,主人也不会太怪罪的吧。」她一边说一边就指自家的衣
服,此时,正厅里不管男女尊卑,谁还能看她旁的衣服,都不由得把目光聚焦在
她凸显的胸乳和牡丹抹胸上,一时,正厅里顿时如同春色满园,几个腼腆的丫鬟
姑娘脸已经绯红起来……

  凤姐心下纳罕,不知这湘云这般妩媚诱惑令人侧目,所为何来,抬头却见宝
钗也在摇头轻叹。便不再露出诧异之色,只淡淡看着湘云。

  那尤蓉却看不下,开口道:「湘云,怎么和主子说话呢,小心失仪」。

  湘云歪了头想了想,冲尤蓉又是一顿首,仍然是抬头笑嘻嘻道:「回小主的
话,湘云没有失仪啊。」

  尤蓉一愣,但此时既然开了口,便不好不答,便道:「对主子说话,主子问
什么你答什么,怎么能反问主子?还说没有失仪。」

  湘云笑道:「姐姐所言极是,但是云儿最近一直在想一些事,请主人和姐姐
指点」

  弘昼却其时眼呆呆得正看着湘云的胸部雪白正在出神,想着若是在前世,街
市上偶尔也能见到这等春色,只是见见而已,这般绝色美女岂能轻易亵玩,何况
湘云虽然身材如此姣好,其实年方十五,正属不得许人之妙龄,如今自己到了这
里身为王爷,这片雪乳却其实已经是自己的掌中之物,荣华富贵皇威权柄真乃妙
物,竟能让自己享用这等幼龄之人间尤物。还没有回过神来,才听湘云问,便已
是酥麻麻得,且只道:「你说。」

  「是。」湘云仍然是笑眯眯得到:「云儿在想,当初月姝姐姐就教导我们,
以后就是王爷的性奴禁脔了,要用心对主子,我一直在想,怎么算是用心呢?后
来我就想,主人什么美女没见过,什么佳人没享过,我等若是只是以色相伺候主
人,必然是不能如主人的意的……」

  众人一呆,这倒正和刚才弘昼的训诫连上,都听入了神。

  湘云仍是笑眯眯得滔滔不绝,「后来又想,若是故作妖娆媚态也罢,只是奴
婢这等闺阁幼稚,如何能知这许多风月,后来请教了宝姐姐,宝姐姐说,侍主唯
心,必是要保持自己的天然本色,再加上对主人的殷勤用心便可以了。我等该是
什么言谈,该是什么性情,就当努力发散一二,主人若喜欢,也算是我等的福
缘,正可以以自己的天然侍主,主人若不喜,我等也只好后退,唯有怨自己无福
罢了。湘云我生就了这大大咧咧多嘴多舌的天然性子,所以主人问话,多舌几
句,自然要保持本色,这方是对主人的用心。主人若喜欢,自然是好的,主人若
不喜,湘云凭主人惩罚……」

  「说的好!」弘昼听了大赞。满屋的人哪里还有二话,自然一片迎称是声。

  弘昼也不能只盯着湘云胸脯,再用心细看湘云颜色,脸蛋圆润,皮肤细腻洁
白如同雪泥,一双俏眼滴流圆炯炯有神,顾盼流离几多风情,鹅鼻娇翘,朱唇点
红,嘴角微微翘起更有俏皮伶俐之意。虽然才十五六岁年纪,却是润润如玉,醇
醇似蜜,已动了这王爷的心扉。

  弘昼看看天色亦是渐暗,便招手道:「湘云,你过来。」

  湘云先是一愣,然后忙着笑着起了身,不再跪着,走上两步,贴近弘昼,只
是正中就是弘昼所坐的靠榻,别无可坐之处,便欲站立侍奉在弘昼身边。却见王
爷比划指挥之意思,顿时脸蛋飞红,到底羞涩得低头无语,却也不敢逆了王爷的
意思。只乖乖巧巧,顺从得坐到了王爷的腿上。将一对小股贴着王爷的腿,她毕
竟此生第一次和男子如此亲近,当着众人不由得羞耻难当,也不好再说笑,只得
将头埋入王爷的怀。

  弘昼哈哈一笑,看了看怀中俏丽娇嫩小佳人脸色已经赤红,便道:「今夜,
本王就歇在这里内室吧。」

  这满屋里的人有谁不懂得,凤姐等率着众人忙起身告退。

  一屋子红衣翠裹都迤逦退了下去。只有怡红院几个婢女和湘云的随身丫鬟翠
镂一时不知该如何自处,只得悻悻站着。

  弘昼自然也不耐烦,只挥挥手,几女如蒙大赦,忙不得也退了出去。

  弘昼哈哈一笑,抱起怀中柔若无骨的湘云,一手从其膝弯之下只至其小臀,
一手揽其腰背,将其就横抱着进了内室。

  见内室点着一支聚耀烛灯,照着一张花红被褥之绣床,便温柔得将湘云平放
在绣床之上。就手缓缓得将湘云头上的钗环步摇一一摘下,放在床头案几之上。

  此时,内室早已焚起群芳香穗,支起粉色纱幔。湘云虽然豁达,此时到底羞
涩紧张,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被王爷脱光衣服,裸体呈现,自己的玉骨冰肌,雪
乳艳晕,翘臀长腿,乃至女儿家最隐秘之处,少不得一一被王爷看过摸过,彻底
玷污玩弄。便更加胸膛起伏,气息紧张。她今日实则是故意迟到,也特特的穿着
艳丽,答对出众,其实都系事先筹谋,为了就是先得弘昼之宠爱好图其他,但真
到了要破身献贞之时,到底是小女孩家,未免又生了悔意。羞耻得且不敢睁眼。

  只满脸血红春色,静静躺着,将腿蜷起,缩成一团,如同一只小兽,静候着
任由弘昼摆布。

  弘昼此时看着床上的佳人这般春色盎然,更加是欲火焚身,此时威权在握,
竟然能如此舒心畅意,奸污这等处子美女。真是人生大乐。于是便不再迟疑,上
得前去,用手指一触湘云的衣领。

  这一触,湘云浑身一震。一对明目眼儿不由闭得更紧,两行睫毛且且盖着眼
帘。弘昼只顾享受,顺着湘云的衣领向下,在湘云那抹胸上露出的胸膛乳沟处轻
轻的婆娑抚摸,感受着指尖那说不尽的滑腻温软。湘云虽然年纪尚幼,但是一对
乳房甚是坚挺高耸。弘昼由轻抚逐渐转向摸玩,慢慢从乳沟处向下,虽然隔着抹
胸,却也是只管感觉掌心那一团柔软舒适。

  那湘云毕竟闺阁处女,哪里仅受得了这般的再摸玩,没几下,便浑身战抖,
嘴中忍耐不住发出恩恩啊啊的软声。这般软声,越发听得弘昼淫兴大起,挑起手
掌,将湘云的雀翅衫的扎带解开,湘云似乎动了一下,想要挣扎,终究不敢。只
能任凭弘昼解去了自家的外套衣衫。一身艳红色的红妆散下,两条微微婴儿肥的
雪白膀子,一对曲和柔转的香肩便都裸露出来,将上身便脱得只剩那一围牡丹抹
胸,下身倒还有一条米黄色的单色软绸裤遮羞,只是那抹胸也是米黄色,和绸裤
一色,倒添了许多闺阁春色,分外让人流连。

  弘昼越看越喜欢,便要享用这小佳人,三下两下褪下了自家的浑身衣衫,露
出一身肌肉,一条玉茎坚挺怒张。且跃上绣床去,贴在湘云背后,却将湘云上身
扶起,使得湘云一对豪乳向前,一个躺卧背靠的姿态。自己却就贴在湘云身后,
用下身硬梆梆顶着湘云那少女的娇小后臀,双手环抱绕过湘云的背后直至前身,
先是用嘴巴在湘云红扑扑的脸蛋上「啄」得一声亲上一口,然后手上开始一个劲
搓揉湘云的拿一对雪腻乳房。

  先是轻柔抚摸,逐次换了动作,翻,滚,捻,搓,揉,推,按,挤,湘云小
小年纪,处子情怀,一对妙乳,何曾遭受过这般淫玩,不由得顺着弘昼的动作,
满口荡叫告饶起来,「啊……主人……不要……主人……不……不要……」虽然
声音时而细若蚊虫,却又偶尔实在难忍,发出更加婉转之声。

  弘昼一边听着品听湘云的处子哀求,一边用下身感受着湘云的玉股沟轮,一
边舒服的摸玩着湘云的双乳。还不足意,呵斥道:「睁眼,别闭眼!」

  湘云虽然羞耻得由着弘昼玩身子。但是王爷有令不敢不从,便仍用细不可闻
的甜美声音答道:「是,主人」便睁开眼睛。人这一睁眼,便似乎更难逃避自己
正被男子奸玩的现实。不由得荡叫声更响,「主人……主人……云儿羞死了……
主人……啊……啊……」

  这一边呼叫,似乎也实在是动了情,自家下身就开始上下小幅摆动起来,这
般摆动,便等于用俏美的玉股上肉儿线条上下逗玩弘昼的阴茎。弘昼一下感觉上
天,几乎就泄了身。忙收拾了一下情绪。弘昼倒不用持久取悦这些女奴,但是实
在不想太早简单射在这少女的衣裙上,今日摆明了一个处子佳人等着自己开苞奸
玩,岂能那么早就射出,何况射在衣衫臀肉上。

  弘昼收敛了一下心神。便要进一步。伸过手到湘云腰间去解她裤带。湘云仍
然是小幅上下蹭动着美美的玉股配合着弘昼。不一时,湘云那根米黄色的缎织腰
带便被解下,弘昼往旁边一扔,便就这势头将湘云的裤子顺着少女的美臀剥下。

  湘云虽然知道自家的玉股长腿既然被男人看到,但是自家身份使然,又怎么
敢不配合,略略抬起下身,配合着弘昼将米黄色绸缎裤子从腿部褪下。露出两条
雪白花花,细腻修长的美腿,和一对玉趾可爱玲珑无比的小脚儿。弘昼看那对小
脚儿,却非纤细如骨状,倒略有肉肉窝窝,煞是可爱,色泽更如同婴儿一般白
腻,脚型娇媚,不由更喜。忍耐不住摸了上去。湘云却是怕痒痒,咭咭格格笑了
起来,弘昼更觉湘云可爱,顺着脚向上摸玩,到了小腿,腿型健美紧崩,皮肤上
如同没有毛孔一般细腻,再向上却是大腿,湘云腿型是圆润型,虽然不算非常细
巧,但是却是手感更佳,如果抚摸美玉一般,隐隐还可在透着微微红润的雪白大
腿上看见静脉,更显得令人血脉膨胀。再往上,便是被内裤包裹着那处女从未被
人见过的玉股。湘云的身子微丰有肉感,但是一对玉股却在弘昼手中紧实高翘。
弘昼手上婆娑,湘云只分辨不得是舒服还是羞耻得呻吟。

  而此时,也不可能不达,弘昼的手再向上,终于隔着内裤,摸上了湘云的阴
户。湘云浑身又是一抖,十五年来第一次被男子摸到身子这等羞处,几乎带着一
丝苦音喊道:「啊……主人……别。」

  弘昼淫笑道:「别什么……我的小云儿啊……你叫我主人,那你的这里……
以后就是要给主人我日日玩的了……」

  湘云也不知怎么的,听着这淫语,仿佛也着了魔,竟然迎合着,「是,主人
……小云儿的这里,还有这里,以后都是王爷的了……小云儿,就是要日日给主
人玩的了……主人,不必怜惜云儿,只管奸云儿就是了。」

  听着这处子如此妩媚温顺的声音,谁又能忍耐。弘昼一只手对湘云的玉乳的
搓揉更加凶蛮,一只手却已经对着湘云的处子少女阴户软摸硬抠起来,湘云只顺
着这上下一起的奸玩,嘴里越发嘟嘟嚷嚷,如同婴儿一般的哼唧。

  弘昼抠玩了一阵,觉得隔着衣服已是不爽,便又伸手去解湘云抹胸的细带。

  湘云此时早已经魂在物外,全身酸软,更是任由弘昼摆布了。弘昼将湘云鹅
黄色的抹胸系带解开,顺手将湘云的肚兜抹胸一把扯下,湘云一阵紧张,顿时就
想用双臂去遮掩,倒是弘昼好似早已经料到,稍稍用力拉了一下湘云的手臂,使
得湘云不能遮掩。那一对淘气可爱的处子胸乳顿时带着一阵抖动便映入弘昼的眼
帘。

  湘云的胸乳虽然隔着抹胸观其形状,弘昼已知是妙物,此时裸呈,才知真正
叫人间极品。浑圆雪白,细腻滑润,竟然如同一对白玉雕琢而成,乳型如笋一般
高耸,而且双乳自然坚挺且内聚,便是没有抹胸束缚,竟然也有淡淡沟型生成,
乳晕呈淡色并不扩张,显得少女情怀,一对乳头却是腻红色,小巧玲珑如同新鲜
草莓。

  此时情热,已经是激荡着向斜上方挑起。乳头正中略略有一丝粉红色的内
凹。自古男女有别,女孩家生就这般尤物,却偏偏让男人爱不释手。弘昼一边在
背后亲吻起湘云的嘴角,一边大伸巨手,拨弄起湘云的乳尖来。

  湘云但觉妙乳之尖遭人拨动玩弄,虽然羞辱,但是到底处子幼稚,难以忍
受,「啊,啊」了几声,但觉自胸尖之处传来无上快感,直至丹田,乃至下身,
而下身阴户,此时隔着内裤,也由得弘昼之手顺着那条缝隙轻抚摸玩。全身已是
紧紧绷紧到了极致。心下早已魂飞天外,只觉得舒服快意,一股热流仿佛要从阴
户这里澎湃而出,想着自己居然这等羞耻姿态,由得主人狎玩。忽然又得了半分
神智,自家是主人的性奴,凡事性事当得取悦主人,应当以自家之羞辱,换取主
人之愉悦,便觉得自己获得快乐感觉,也是对不住主人。顿时惶恐起来,便又努
力将小玉臀加速在弘昼之阴茎之贴着身上下蠕动,只求能多给主人一些肉欲享
用。口中也继续淫语:「啊……啊……主人看吧,主人摸吧,湘云的身子,今儿
第一次让人看,让人玩,今儿湘云就是主人的了……呜呜呜……」

  原来说着说着,弘昼也忍耐不住,用舌尖伸进湘云那微微嘟起的丁香小口中
去搅动。湘云岂敢抗拒,乖乖得任由弘昼品尝自己的少女唇舌和口腔。便觉得弘
昼口吮自己的嘴儿,手捏自己的乳尖,另一手隔着内裤抠玩自己的阴户,自家光
滑的后背贴着弘昼的胸膛,娇翘的玉臀搓弄着弘昼的阴茎,也不知到底哪一处才
是自家享受之妙,哪一处才是弘昼享受之巅。

  弘昼此时也是如在天上,这般绝色大家闺秀,又是闺阁幼女,年方十五,居
然有这般火辣身材,乳型如此惹火,最妙在虽然羞耻,却达观知命,一心用处子
身体侍奉自己要让自己愉悦快活。越想越乐,便不止于玩弄湘云的身子,欲自心
头起,要进入这丫头的身体,采了她那如同至宝的千金少女之童贞了。

  弘昼就势而一推,将湘云推着向前,湘云不敢抗拒,顺着弘昼的意思,伏撑
在床上,头向下,一头流云秀发垂下,被汗水浸透蓬乱异常,更显淫糜,两只小
手艰难得支撑着身体,双膝着地而跪,一对妙乳顿时荡荡向下随着起伏越加抖动
的激烈,越加显得巨大,而最妙就是穿着小小布条之内裤的玉股,乖乖对着弘
昼。勾勒出的一条细嫩缝隙仿佛在哀求弘昼怜悯。

  弘昼哈哈狂笑,道:「云儿,乖,让本王受用受用你这小处子吧……」

  湘云不敢不回应道:「是,云儿,云儿我。啊……云儿我,凭主子受用…
…」

  弘昼一把扯下湘云的内裤直至大腿小腿结合处,也不褪去,只看到湘云的玉
股顿时彻底裸露出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朵处子菊花,娇小红润,清洁香氛,
再往下,便是那尚未完全发育完成的处子阴户,湘云阴毛不多,稀稀得布在阴
处,最显得纯洁幼稚,那阴户色却不深,竟然拿也如同粉白红色一般,此时充
血,放见更多红润,此时早已湿濡濡,晶莹剔透,缝隙略略张开,透出里面的肉
质更加的细腻,护皮层层叠叠,护着这幼小处女最不得男人碰的妙处。刚才被搓
揉得情热,整个阴户已经随着湘云的呼吸一张一合,若一张,更露出一对小肉
芽,若一合,便缩成一条粉红色的细缝。

  弘昼看着真是爱煞,如何能够再忍。将自家阴茎便迎上了湘云的阴户,怕其
处子疼痛,便一开始只在四周上下厮磨不断。虽然未得激烈包裹,但是如此用自
己的阴茎触碰着少女的阴户,也是快感蕾蕾。

  那湘云即是恐慌,又是羞涩,但觉主人的那根肉棒儿坚硬如铁,正沿着自己
的肛菊到阴户处厮磨,便知主人怕自家疼,不曾一下插入,自家那里面又不知怎
么的觉得空不可言,便又道:「主人……主人……来吧……云儿就是您的性奴,
奸了云儿吧……,辱了云儿吧……弄了云儿吧,……破了云儿吧……」

  弘昼便也乐道:「自然,自然……好云儿,美云儿,我的小性奴,给我
把。」

  说着,便不再迟疑,双手扶着湘云的两瓣香臀,摆了摆姿势,将自家的阴茎
对准湘云的阴户,对了几下,又转着圈儿剐蹭几下,然后一声噗嗤,插了进去。

  湘云虽然知礼承恩,到底年幼初次侍奉,即是羞于自己的阴户终于被男人家
插入,又是顿时疼的一声惨叫,撕心裂肺。但是此时弘昼也已不知道什么叫怜香
惜玉,顺着那层叠门户嫩肉,就着体液如津,一点一点,一分一分,慢慢推进,
便觉阴茎被包裹得奇紧无比,仿佛有人在吸吮一般。真是直欲飞上云霄。不多
时,前方感觉便有小小阻碍,似乎是一片小肉阻住去路。便知是湘云那处子之象
征。越想越乐,双手又攀上了湘云的双乳。

  湘云一路承恩,娇媚婉转,顺从俯就,其实也有自己的心思,但到此时,自
家阴户之中已有主人之阳具,再略向前,便要刺破自家少女象征,贞操将破,身
子将失,所谓种种闺阁稚嫩,终于也要换成少妇之耻,也忍耐不住两条小腿挣扎
乱动,香腮两侧流下泪来,又怕主人看见不喜,忙紧闭双眼,不让眼泪流下。

  那弘昼再努力向前,便觉得有一片小肉被撞开之感,用力再狠狠一挺,忽然
又可挺进些许,便知是破处了,这个十五岁的妙乳大家小姐,终于算是彻底被辱
了。湘云吃痛,再也难以忍耐,要叫出声,又想着侍奉,便干脆夹渣着淫语叫
嚷,「痛啊!!!」

  弘昼但见一丝元红,绕着弘昼的阴茎,顺着湘云的阴户略略流出,男人家的
成就感不由得直至巅峰。便一边喘息,一边开始抽插起来。到底想着湘云年幼闺
阁,不忍虐她过分,抽插的速度尽量略慢,力度也尽量柔和。

  果然,过不了几下,湘云的吃痛声就略略轻了下来,化作羞耻舒适的连声告
饶,一边尽着一丝神志,努力开始挺送腰肢,迎合着弘昼:

  「不,不,不要了,主人,痛。不要了……不,不,不,云儿错了,主人只
管……啊,啊,只管弄,不过要管云儿……啊……啊……啊……只管弄,云儿是
主人的性奴,不用管云儿,啊!!!云儿也上天了。」

  弘昼一边听着湘云的妙语告饶,一边享用着从阴茎上传来的少女阴户中娇嫩
的软肉之质感,只管用力抽送,但听两下交合之处体液横飞,嗤嗤之声,宛如妙
音仙乐;但感自己下身那处女温存湿润的体肤之感,娇嫩湿淫,宛如新香汁液;
但闻湘云婉转较啼,气喘胸动,有泪两行之动人神态,宛如美景盛收。每每用力
加速,便觉下体传来至上快感,每每又缓和糅转,耳边又传来湘云承恩之呻吟,
虽然没几下,但是破此少女之贞洁,但觉自家也尽兴了,想着湘云只是性奴,也
不管她是否疼痛是否快活,便一声长啸,也就直接在湘云体内泄了身去。那粗勃
阴茎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抽搐,滚烫的精液宣泄而出,全都射到了湘云子宫里。

  那湘云但觉一阵滚烫热液浇灌体内,「啊」的一声,顿时两腿一伸,双峰一
阵弹动乱颤,腰眼激烈得一挺,连肛门都一阵缩紧,牙关一送,也再支撑不住,
双手一软,趴到在床上,玉乳堪堪被自己身体压成两团。眼泪也终于难以忍耐,
如潮水一般夺眶而出。

  ……

  是夜,湘云也不敢再求恩宠,却也不敢去擦拭洗洁,见弘昼累得睡下只由得
弘昼怀抱着,摸着自家的乳儿入睡。湘云少女,刚被破身,下身不由疼痛,再加
上乳儿被人摸着夹着,到底钻心,竟是四更天才堪堪睡着。直至日上三竿,晌午
才悠悠醒来。

  这一醒来,但见弘昼也是刚醒,手儿仿佛在撩灯花一般撩拨自家的乳头,顿
时想起昨夜,自家从一个连外人男子也未曾见过的闺阁处子,竟然用裸体呈主,
还用那般羞涩之姿势,献上了自家的处女贞操,此时又在任凭主人摸玩自家的乳
头,不由得羞耻心汹涌而来,嘤咛一声将头埋入了弘昼的胸膛。却仍然将身子弓
着,好让弘昼继续摸玩自己的胸部。

  弘昼见她如此懂事奉承,也是高兴,便道:「痛么?」

  湘云脸面在弘昼胸口,有点闷声闷气回到:「回主人的话,痛的。不过不要
紧……要紧的是……」

  弘昼见她又羞的不说了,调笑道:「要紧的是什么?」

  湘云只得回到:「要紧的是……湘云幼稚,不懂得侍奉,主人必定不曾尽
兴,请主人惩罚。」

  弘昼哈哈大笑,点头道:「本王尽兴了,你还小,不懂得侍奉不要紧,慢慢
学么,只是你这一对乳儿,小小年纪,怎么能这般称手……」

  湘云几乎要啐,终究不敢,红着脸只能应个,「是。」

  弘昼一面继续摸玩湘云的香乳,摸得湘云乳头又坚挺起来,感受着这刚刚失
身的少女的滑腻胸膛,弘昼笑道:「就凭你这对乳儿的妙处,本王就不会亏待了
你,回头就传给内务处,封史湘云为小主,头一个赐号为『云』,往后,你就是
云小主。」

  湘云惊喜交加,记得礼数,忙起身在床上叩了个头,道:「谢主子恩典…
…」却忘记了自家还是裸体,这一彻身一跪叩,顿时又是香乳摇动,玉股缤纷。

  其实弘昼出口,便略略有些后悔,封小主也就罢了,只是又赐了号,这园中
当家的三位理事小主尚未赐号,湘云头一个侍寝自然要封号。但是如此一来,岂
非湘云成了园中之主,若是论起娇躯床上侍奉也就罢了,论起处理园内事务,如
何能托付这十五岁的小姑娘。

  只是看着湘云的香乳颤颤,一时也顾不得许多,想想左右不过是行宫琐事,
便仍然哈哈大笑,一把捉住湘云的藕臂,就势又压了上去……

  欲知这湘云的园中「首位」能做几日,且听下回分解。

  这真是:

  怡红院内采初红
  暖香帐内问女香
  花枝摇颤娇声啼
  处子绽放满屋芳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