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花系列 母与女】 [第七章] 王蕙心 | 分享 (下)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堕落花系列 母与女】 王蕙心    李书云
【堕落花系列 母与女】 王蕙心 |  解放   李书云 | 三人行
【堕落花系列 母与女】 王蕙心 | 盛开的玫瑰
【堕落花系列 母与女】 李书云 | 偷窥
【堕落花系列 母与女】 王蕙心 | 分享 (上)

堕落花系列  母与女

第七章                王蕙心 | 分享 (下)

      半梦半醒间的王蕙心终于张开双眼,慢慢凝神望向天花板上的灯光,一直响彻耳边的疯狂音乐慢慢变回熟悉的流行乐曲。她依稀记得和叶文杰在房间里跳舞,然后一直不停疯狂做爱。

      「我不是杰哥,我是森。」

      「杰?森?」王蕙心还没有回过神来,但觉自己正妖媚地把双乳向怀里的男人迎送。而下身却经不起愉悦的挑逗,淫秽地扭动让男人更深入地把手指插入发情中的阴户中。

      「森哥!」

      陈森马上用大手捂住王蕙心的口。

      王蕙心再迷糊也可以了解到现在的状态,最少她确切地握住陈森粗大的肉棒。

      「蕙心,你刚才好热情,还主动勾引我。你喜欢和森哥做爱吗?我们再来吧!」陈森的手指再开始抠弄王蕙心的阴户。

      王蕙心感到阴户早已如火般热烫,淫水不住涌出。她看到胸围内裤丝袜散落在左右的沙发背上,叶文杰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刚才我和谁跳舞?刚才我向谁曝露着阴户?刚才和谁做爱?」药力使王蕙心脑内一片混乱。

      陈森的手指在王蕙心的阴户内有节奏地搅动,「你看,我一手都是你的淫水呀。」

      「蕙心,你刚才很享受吧?你不断嚷着不要停,还挺起屁股要我用力操你。你真可爱!」陈森很了解这迷姦药的药性,在迷幻中产生的记忆并不牢固。他不断在王蕙心耳边窃窃私语,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务求创造出他们曾经热情欢愉的假象。

      王蕙心依稀想起自己和陈森在房间里跳舞,然后她拥着陈森深吻,她主动让陈森抚摸自己,告诉陈森她好想做爱。最后,她撩起自己的短裙,拉下丝袜,让陈森的肉棒深深进入自己的蜜穴。

      王蕙心一下子羞得无地自容,把脸埋在陈森的肩膊上。

      陈森见王蕙心仅是把头埋在自己的怀内,不但没有挣扎,下身反而隐隐地轻轻摇晃。他的手不捨地离开王蕙心的巨乳,伸手托起她的香腮,却见王蕙心紧闭双目,双颊绯红,陈森把头凑前,吻着王蕙心半张的丰唇。

      直到陈森的舌头钻进入嘴里,王蕙心终于反应过来,「森哥,不要。」

      「我的鸡巴很粗大吧,刚才你可喜欢了。」陈森紧抱着王蕙心的腰,让她不能轻易缩起裤裆内的小手,然后又凑上去和王蕙心互吻,同时阴户内的手指也没有娴着,开始用力抽送起来。

      「刚才,我怎么会和森哥好起来?嗯…叶文杰之后还和陈森好上?嗯…啊…我真的这么随便?这么淫蕩吗?啊…啊…森哥真的很…啊…啊…刚才好爽啊…啊…啊…下身好爽…啊…啊…啊…好想要,好想做啊…啊…啊…啊…罢了罢了…我好想做爱啊…啊…啊…啊…啊…啊…」

      在陈森的引导下,王蕙心脑内的幻觉在迷乱的慾火中形成了错误的记忆。她完全相信自己已经和陈森疯狂缠绵过,渐渐地捨弃了反抗的意慾,开始迎向陈森火热的深吻,腰肢轻轻扭摆,享受着阴户传来的快感。

      「森哥…呃…不要…嗯嗯…嗯…啊…啊…森哥…好想要,我好想做爱啊…啊…啊…啊…啊…啊…」王蕙心终于崩溃了,她痛快地把抑压在内心的情绪喊出来。

      陈森见已撩起王蕙心的性慾,便把她推到沙发上,王蕙心撑起最后的理智:「森哥,不可以,杰哥…我和杰哥…我是杰哥的…」王蕙心内心深处最介怀的就是自己和叶文杰也是一笔糊涂帐,她也不晓得自己算是情妇、情人、还是炮友,所以她一时语塞。

      陈森双眼发出精光,不怒而威:「刚才你已经是我的!」

      陈森架起王蕙心的一条大腿,把自己的内裤褪到膝盖,露出硕大的肉棒。

      王蕙心看到陈森的肉棒,不禁吓了一跳。陈森的肉棒高高挺起,龟头呈深褐色,龟头以下的茎部异常粗大,比邓文杰的肉棒大上一圈。

      王蕙心看着粗大无比的肉棒慢慢离开视线,快要进入自己体内,连忙嚷着:「杰哥在这里,不要这样。」

      「刚才已经在他面前做了,来,好妹妹,快捂住嘴,我要进去了。」龟头顺利滑入湿答答的阴户口,陈森慢慢地把肉棒塞入媚肉既厚又密的淫穴内,不像处女蜜穴的狭窄,一层层的媚肉紧紧包裹着肉棒,那种绵密紧緻的感觉,却让陈森兴奋万分。他粗大的肉棒曾吓怕无数女人,也有被这根肉棒操坏的少女,现在他的女人们都是一路慢慢适应过来。但王蕙心的淫穴被他的大肉棒撑开后还是充满弹性,插入后不到十秒,王蕙心已完全适应过来。

      王蕙心感觉到整个阴道被硕大无比的肉棒完全撑开,传来一阵有如开苞的痛楚,「呀!痛!」

      王蕙心惊觉地捂住口,忍着痛楚,伸手尽最后努力推开陈森。陈森缓缓地推送,轻轻抽动了数下,阴道开始传来一股前所未有的充实感,代替了疼痛感,之前被手指撩得火热的阴户送来阵阵的快感。紧闭的嘴巴隐隐地透出愉悦的娇喘声,腿分得更开,让男人可以更尽情地进入自己体内。

      王蕙心的理性随着陈森一下一下地撞击逐渐剥落。她望见醉死倒在地上的叶文杰,内心扬起有如偷汉般的异样激情。她禁不住想起以前和叶文杰如何缠绵,现在却在陈森的疯狂抽插下一步一步迈向愉悦的深渊。她最后的理性防线完全陷落,不能自控地放声呻吟起来。

      「呀呀…森哥,好舒服,啊啊……啊…啊…啊…」

      「不要…森…轻点…啊…啊…啊…用力呀!好爽…好爽…嗯…呀…啊啊…呀」

      「啊…呀…啊…呀…啊啊…嗯…呀呀呀呀呀呀!」

      在旁的叶文杰听得心痒痒,勃起的阴茎快要撑破裤裆,心想:「你这骚包真淫蕩,这叫声太浪了。可恶,很想看!要找个机会翻身才成。」

***   ***   ***

      叶文杰没看到手錶,不知道陈森操了王蕙心多长时间,但他知道王蕙心来了三次高潮,陈森才射出第一注精液。他好想看王蕙心现在的淫态,每次干完王蕙心,她眼角里总会露出一丝慾求不满的媚态,可能连她本人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风情万种。

      叶文杰儘量自然地滑到地上,装出一个醉汉翻身的模样,还发出几下酒醉的呻吟声,然后才呼呼大睡。他轻轻张开左眼,把眼睛瞇成一条小线,正好看见陈森赤裸的雄躯站在王蕙心跟前,王蕙心正準备把沉睡中的阴茎放入口中。当王蕙心确定叶文杰还在醉死状态,才慢慢把阳具含在口里。

      叶文杰看见陈森的阳具在王蕙心的口里慢慢胀大,直到王蕙心无法自如地吞吐,她才把肉棒吐出,改以用舌头痴迷地舔弄粗大的肉棒。陈森向叶文杰打了个眼色,便叫王蕙心横卧在沙发上,他跪下来,让王蕙心握着阴茎的根部,然后慢慢往她嘴里抽送。陈森的手大肆搓揉王蕙心的巨乳后,就伸手撩起她的腿,让阴户曝露在叶文杰眼前。粗大的手指塞到火热的阴户中,陈森不住抽动灵巧的手指,躺在地上的叶文杰也能看见王蕙心开始扭动腰肢配合着。

      「心妹你看,我刚才射了好多进去。」陈森把沾满精液的手指抽出,放在王蕙心面前,但话是说给叶文杰听的。

      「讨厌!」说罢,王蕙心又重新吞吐粗大的肉棒。

      叶文杰彷彿看到王蕙心眉宇间渗出那股慾求不满的风情。

      陈森正面看着王蕙心,更清楚她的慾火又再次燃烧起来。他扶起王蕙心让她坐好,王蕙心警觉地瞇了叶文杰一眼,下意识地用手遮住一对丰乳,另一只手挡在下阴前。陈森不以为然,一手捉住两条小腿,把王蕙心拉到沙发边沿,然后使劲分开双脚,把她的腿压到巨乳上,让阴户彻底曝露于空气中。

      陈森半蹲半跪地待在王蕙心身前,一点一点地把粗壮的肉棒刺往肉穴深处。

      王蕙心一直看着肉棒没入自己的身体,下流的快感蔓延全身,她不自觉地把自己的心声叫嚷出来:「呀…要进来了…好粗…呀,进来吧,好大,嗯…呀…啊…啊…」

      王蕙心的双手被压在自己的大腿下动弹不得,阴户承受着陈森全力冲刺。她懊恼着变得越来越敏感淫蕩的阴户,仅仅二三十下的抽插,王蕙心已感到从淫秽的阴户传来无法言喻的快感。陈森的体力彷彿无穷无尽,他用相同的力道再插个二三十下,王蕙心的脑里已一片空白,世界只剩下她和陈森。

      「啊…呀…啊…呀…啊啊…呀…呀…嗯嗯…嗯…嗯…呀呀…呀…呀!」刻下,王蕙心唯一感到的是一根硕大无比的肉棒正在刺穿自己的快要痲痺的阴户,她又高潮了。

      陈森清楚知道肥厚的阴户传来一阵激烈的抽搐,他保持同一姿势,让王蕙心冷静下来,「心妹,我还未操死你呢。你要让森哥好好爽爽。」

      陈森先让王蕙心的右脚缠在自已的腰间,然后一手勾起王蕙心的左大腿下,另一手托在她的腋下。五尺六吋高,个子一点也不娇小的王蕙心竟被陈森轻轻鬆鬆地抱起来,从叶文杰的角度看上去,陈森横练的肌肉全部都鼓胀起来,状若古代希腊武士般抱着丰满迷人的女体。

      王蕙心的双臂紧紧缠在陈森的颈项,献上最热烈的湿吻。陈森有意无意地转向叶文杰的方向,让叶文杰清楚望到陈森的肉棒紧紧插在王蕙心的肉壶里,粗大的阳具把阴户口撑大,肥美的阴唇泛起一抹妖艳的红霞向外翻出,展示最淫邪的美态。

      叶文杰感到自己的阳具又再缓缓挺起。

      陈森鼓足臂力,挺起熊腰,抱着王蕙心不断上下抽动,用王蕙心自身的重量把肉棒深深压入阴户的花芯。每次下坠,王蕙心都以为粗大的阴茎快要刺穿子宫。陈森和王蕙心双双感觉到性器间激烈的磨擦,那种曼妙的碰撞,让他们逐步陷入淫秽的深渊。

      陈森不停暗讚这阴户的妙处,层层叠叠的媚肉紧紧套着自己的肉棒,连带着女人的重量压在身上,一股酸麻在胯间昇起,让他有种不吐不快的兴奋,他想马上压在这女人身上,狠狠地姦淫这个淫娃,让精液填满肉穴每一吋空间。

      王蕙心刚从狂乱里清醒过来,瞬间又被陈森奇异的性爱体位操至心花乱堕。陈森的肉棒就有如半空拔起的塑胶阳具,每一下起落,肉棒都硬生生地在蜜穴里撕磨,肉壁被火热的巨根拉扯着,痛觉和快感相互交缠,微妙地把王蕙心拉向高潮。

      叶文杰知道陈森故意摆出这高难度姿势,好等他清楚看到此刻淫秽的光景。阴茎在阴道口进进出出,淫液在性器间的肉缝不住渗漏,使得陈森的春袋也闪现出亮光。

      「唬!」突然,陈森怒哮一声,抱着王蕙心,站到沙发上。他让王蕙心的右脚慢慢站到沙发,但左脚仍高高挂在自己强壮的臂弯上,肉棒深深置在肉壶里。

      王蕙心正在追求高潮的通道上,哪里停得下来,她发狂似的吻着陈森,舔他的耳珠颈项。

      「不要停…嗯…我还要,快点操我…不要停哦…森哥…」

      「欠操了吧?你这淫逼想我干死是吧?」

      「想哦…森哥…快点哦…」

      「叫我老公!说要老公操你的贱逼!」陈森出力向王蕙心的阴户撞了两下。

      「呀!呀!」听到王蕙心似痛非痛,似爽非爽的浪叫声,叶文杰暗想「老公」这二字是王蕙心的底线,她绝对不会喊出口的。

      有如母犬般发情的王蕙心,脑里泛起丈夫李仕强一张老实的脸,一把声音在遥远的他方响起,提醒李仕强才是王蕙心唯一的老公,王蕙心不能越过这道底线,「…哥哥…好哥哥…你快来操我这个贱逼吧。」

      「你妈的!」陈森整个人向上一登,用尽全力撞入王蕙心的洞内,「再说!要老公操你的贱逼!」

      陈森一下接一下地插进肉洞内,还奋力掐住王蕙心的大奶。

      李仕强的身影慢慢远去,王蕙心看见自己正在被陈森狠狠地干着蜜穴,心里的吶喊慢慢变成充满喜悦的呻吟声。王蕙心已经停不下来,她只好哀求男人:「好哥哥…我是个贱逼,你快来操我这个贱逼…我的好哥哥…呀!」

      王蕙心被陈森如此翻覆折磨,慢慢地,阴户在痛楚中泛起了快感,快感比起被抱着抽插更为强烈。

      「呀!呀!呀…呀…啊…啊…呀…呀…啊…啊…啊…啊…我想要…我不行了…我想要…」

      「你懂的,说!老公,我是骚货!老公,操我的淫逼!」

      面对淫邪的悦乐,王蕙心再也想不起李仕强,脑海里只剩下陈森。她只求陈森马上用他的巨根淫辱自己,狠狠地把自己操至高潮的尽头。

      「呜…老公,我是骚货!老公,操我的淫逼!」王蕙心终于放弃了。

      陈森满意地一笑,使劲地不停插往王蕙心的淫穴。

      「啊…啊…呀…老公啊…呀…呀…呀…好老公啊…啊…呀…呀…好…好…不要停…」

      听到王蕙心一句接一句地呼喊「老公、好老公」,鼓励着陈森奋力享用自己的淫穴,叶文杰心里不是味儿,但他的不快马上被另一风光盖过。

      叶文杰看见一线淫水沿着王蕙心的大腿滑下,然后看到王蕙心的脚趾紧紧收起,手指在陈森的背上划上好几道爪痕。最后,她把头埋在陈森的怀里,高声喊着:「老公…慢…我丢了…呀…」

      陈森马上从王蕙心强烈抽搐的阴户里退出来,一注淫水从肉缝喷出,王蕙心被操至潮吹了。

      陈森扶着软弱乏力的王蕙心,让她慢慢地跪趴在叶文杰跟前。

      「来,好老婆,好好给老公吹鸡巴。」

      王蕙心撑起疲乏的身躯,把陈森半挺的肉棒放进嘴里套弄。叶文杰不明白陈森在干甚么,这样他根本看不到王蕙心的脸。未几,他终于理解这好兄弟的用心。

      陈森的肉棒重新回到最坚挺的状态,他牢牢地按着王蕙心的头,把肉棒送进她的口腔深处。王蕙心的口水唾液混和着陈森浓浓的分泌物,从嘴角不住流出。王蕙心的粉颈、乳房、大腿,甚至地板上都沾满淫秽的黏液。叶文杰看着这美丽的景象,阴茎不禁高举起来。

      此时,陈森走到王蕙心身后,一边拿着巨根在阴唇上打转,一边说:「好老婆,你看看杰少的鸡巴都硬成这样,你帮帮他吧。」

      「不要,他会醒过来的。」叶文杰此刻正闭上眼,不露半点余光,所以他没有发现王蕙心的眼里射出异样的光芒。潮吹过后的王蕙心脑里只有陈森,女性的本能催使她要满足雄性最终的慾望,她的阴户需要被男人的精液填满。

      「不会的,他会一直睡到天亮的。我们可以一直做爱,让你老公我一直操死你这个小淫逼。」叶文杰心神领会,他要继续装睡。

      「快哦!你不把杰少的鸡巴含在嘴里,我就不操你的贱穴。」

      完全发情的王蕙心温柔地解开叶文杰的裤头,掏出他翘得高高的阳具,二语不说放入嘴里使劲地吸吮着。同时间,王蕙心不住扭摆屁股,等待着陈森的巨根。

      「好老婆,你这么喜欢一边叼着人家的老二,一边让老公抽插吗?」王蕙心发出嗯嗯两声,头也快速地上下晃了两下。

      「老公听不见。如果你好喜欢的话,你就把两只手伸到后面来,自己掰开自己的淫逼,等老公操死你。」说着,陈森竟伸手拿起茶几上其中一个遥控器,对準王蕙心丰满的屁股。

      王蕙心继续吞吐着叶文杰的肉棒,一边伸手到身后,不知廉耻地分开自己的阴户,露出淫乱不堪的肉洞。陈森把肉棒深深插入淫穴中,没有任何花巧的技俩,他只是如同所有雄性野兽般,纯粹地姦淫着眼前的女人。

      陈森高举着装有迷你摄影机的遥控器,拍摄着王蕙心有生以来最淫乱的交媾。镜头完完整整摄下王蕙心卖力地吞吐叶文杰的肉棒,同一时间,她淫邪地分开自己的股间,让另一个男人狠狠姦淫自己。

      王蕙心一边卖力地为叶文杰口交,一边享受陈森的抽插,从她发出淫秽的呻吟声开始,男人们知道王蕙心已无法回头,从今以后,她只能继续追求更愉快更淫乱的高潮。

      「心妹,我的好老婆,我要你做我陈森的女人。」王蕙心清楚听见每一个字,但狂喜中的她却无法理解陈森的话。

      叶文杰也皱起眉头,思考这个兄弟在说甚么。

      陈森的动作稍为慢了下来,他已经到了临界点,一字一字地说:「我不介意你有老公,不介意你有多少个情人,我只要你当我陈森的女人,让我佔有你!干你!操死你!」

      说罢,陈森鼓气余力,用力掰开王蕙心的屁股,发狂似地向她的淫穴抽插。

      王蕙心再也无法侍候叶文杰的鸡巴,只有拼命承受陈森的淫辱。

      「啊…啊…呀…呀…老公啊…呀…呀…呀…呀…呀…老公啊…啊…啊…啊…啊…啊…啊…呀…呀…呀…」

      「做我的女人…嗄…说!让我干死你…嗄…这个贱逼!说!」

      「呀…呀…老公啊…呀…呀…呀…呀…呀…我做我做…啊…啊…干死我吧…啊…啊…啊…」

      陈森终于用精液填满王蕙心的阴户,他看到王蕙心疲惫的眼里还闪烁着丝丝淫光,便把嘴凑到王蕙心耳边道:「老婆,你还想要吗?」

      王蕙心点点头:「想啊!」

      「呵呵,老公现在要歇一会。你好像还没吹爆你的情人哦?」

      王蕙心先用舌头舔着叶文杰的鸡巴,当她正要把它放进口里,陈森说:「好老婆,不如你来强姦杰少吧。」

      「会弄醒他的。」王蕙心有点犹疑,但身体已经爬到叶文杰身上。

      「不会的。哈!但醒了不是更好吗?」

      闭着眼的叶文杰内心一片激动,他太感激过命兄弟陈森这个临时的提议了,他内心吶喊着:「王蕙心妳快来干我吧,我会一直装睡的。」

      王蕙心扶着叶文杰的肉棒,慢慢探向自己的阴户。肉棒一点点地进入阴户,把陈森那泡浓稠的精液慢慢地挤出来,陈森看着这荒淫的景象,微笑道:「老婆,你真的很贱,但我好喜欢。来,一边替我吹,一边干杰少吧。」

      王蕙心慢慢地闭上眼,把陈森的肉棒放进嘴里温柔地吞吐,而屁股也开始一上一下地抽动。这一晚,王蕙心有生以来最淫蕩的痴态,被隐藏在房内的十多个摄录器完整地记录下来。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