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湖】(五十三)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zhumingcong
2021/6/17发表于:sis001
字数:5038

               五十三章

  休整了一夜,朱孟非带着几女上路回到了兰州。

  张三娘和闵柔听说朱孟非回来,本来是很高兴的。就是在见到他带回来了三
个大小美人,尤其是还有石观音这个从骨子里就透着风骚的女人,闵柔是无所谓,
可张三娘的笑容就显得太灿烂了,朱孟非都感到有些刺眼了。

  直到吃完晚饭,朱孟非伺候着两女回了房间,可那时候他的腿是瘸着的。因
为在吃饭的时候,他的脚就已经被张三娘差不多踩踵了。

  把两女送到了房间,就在朱孟非准备关门,然后回房间搽药酒的时候,张三
娘一手指头用力点上了他的胸膛,让他拖着瘸腿身形是一阵摇晃。

  「说好了,就是在我和闵师妹怀孕的这段时间我们睁只眼闭只眼,孩子生下
来以后你得给我收敛一点。」昂着头,嘟着嘴,张三娘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

  「呃,你说的是什么事情?」

  闻言,张三娘「哼」了一声,又是一指头重重戳到了男人胸前,这回是直接
戳得他连退了三步:「你自己心里有数。」说完,张三娘是赶苍蝇似的连连挥手,
嘴里骂骂咧咧地让朱孟非赶紧滚。

  听话地出了房间,并且关上房门,朱孟非就听旁边闵柔房间里传来一声轻巧
的调笑。转头看去,「啪」的一下窗户就关严了。手里摸着下巴转回头来,看着
张三娘的房门,朱孟非也是一笑。

  这傲娇的女人,还真是新鲜的体验。

  接下来几天,朱孟非倒不至于马上就放开了和石观音干得天昏地暗。不说不
利于家里几个大大小小的女孩子的教育,就是他孩子他娘的心情也总得照顾一下。

  只有让她们都伺候顺心了,往后才好放得更开嘛。

  所以,几天来他是对两女嘘寒问暖,鞍前马后的,贴心得不得了。就是两辈
子第一次这么对女人这么放低身段,觉得有点累。

  这一日,午饭后,朱孟非贴心地在两女午睡前,按她们各自的口味送上一碗
小小的炖品,让她们的身子能在西北的寒冷正月里更暖和一些。就在两女慢条斯
理品着暖融融的炖品时,白飞飞敲门,给朱孟非送上了一封信。

  「嗯,死老头写的?」

  燕驼龙如今在南方为朱孟非组建势力,每个月都会固定给他写信汇报一下他
手下势力的情况。哪怕他之前几个月没有回信,都不曾停过。可现在通信的时间
还没到,燕驼龙却突然来信,估计事情不小啊。

  心头有所猜想,朱孟非脸色严肃了些。一旁的闵柔和张三娘见状,吃东西的
动静也都放得更轻了。打开信封,朱孟非抽出信纸细细读过,随后脸上露出思索
的神情。

  燕驼龙来信里说的事情……魔门派人邀请他们去东海参加一个大行动?魔门
为什么会找上他们?之前他和燕驼龙商量时意见一致,魔门的一些资源可以用,
但是最好不要牵扯过多。因为魔门里头势力盘根错节,山头林立。虽说现在看似
都统归在萧东楼手下,可是谁又知道底下各自有多少的算计?

  两师徒都担心,要是和魔门牵扯过多,到时候卷入他们的内斗当中可是得不
偿失的事情。所以现在朱孟非手下只有田蜜一伙可以算作是魔门中人;另外一批
是当初步霄霆在越李掌权时策反或吸收,败于他手的政敌的部下。以步霄霆的做
派,这些人和他心腹的魔门子弟间隔阂深厚,只是他手下的外围炮灰,当初要不
是迫于形势不投靠就得死,他们是不会上步霄霆这条贼船的。所以朱孟非要组建
自己的核心班底,这些人可以争取。至于能力,能步霄霆看中的能力不会差到哪
里去的,问题也就是忠心与否罢了。而这,却是以后要考验朱孟非收买人心手段
的高明了。

  朱孟非和燕驼龙,都和如今中原魔门接触不多,照理他们有行动也不应该找
上师徒俩才是。

  可如今,萧东楼不但邀请了他们,而且态度诚恳,这就值得让人深思了。

  「是老头手上的辛秘传承吗?」

  不过思考一阵,朱孟非便已经得出了和燕驼龙一样的推断。而按照燕驼龙来
信上说的,既然用得上他手上的辛秘传承,怕是真的有利可图,所以他打算去一
趟东海。来信是询问他什么时候能回去主持大局,或者再派一个得力助手过来。

  就像那三大恶人——云中鹤因为在大理傻乎乎地对刀白凤出手,被确认了儿
子身份的段延庆直接下手宰了,所以如今四大恶人变成了三大恶人——燕驼龙就
在信的开头称赞他们如今干得不错。

  「飞飞,叫观音奴过来。」

  白飞飞离去,很快石观音就来到了门外,但是没有得到传唤,她在门外行礼
后,就一直低眉敛目地站在那里。

  「你收拾一下,明日出发去高州。」朱孟非手中一抛,几张信纸便叠得整整
齐齐地飞到了石观音面前。她双手接过,迅速地浏览了一遍,随后娇声应了声
「奴婢明白」,便是转身走了。

  石观音走后,朱孟非又推演一番,按照燕驼龙先前来信汇报的如今高州那边
的情况,石观音是毒人傀儡不会背叛,武功高强,心机和手段毒辣,再有段延庆
在一旁辅助,压服那边问题不大。于是放下心来,伺候着张三娘和闵柔舒舒服服
地睡了个午觉。

  晚饭后,陪着两女散步后又聊了会儿天,在白飞飞和钟灵再一次的感动中亲
自为两女洗过了脚,上床睡了。朱孟非才回了房间。

  还不曾入门,朱孟非就听见从敞开的房门处,传出了一阵阵靡靡之音。

  「嗯……啊……啊……豆豆好爽……啊……啊……呀嗯……嗯……粗粗的…
…进……进来了……唔……啊啊……」

  走入房间,朱孟非往门旁瞄了一眼,就见石观音M字开脚摊在那,一手使劲
搓揉着阴蒂,一手拿着跟粗大的木头假鸡巴在屄里又是抽插又是旋转研磨的。那
骚样,只看了一眼,朱孟非的鸡巴就硬挺到顶了。

  「嗯……呼……嗯嗯……呜……啊……啊……鸡巴……骚母狗想要鸡巴……
嗯哦哦……屄里好痒……」

  看着朱孟非走入房间,石观音翻了个身,将一双大奶压扁了在地上,挺起浑
圆肉感的屁股正对着朱孟非的方向,两手抓着假鸡巴在屄里抽插得更加狂猛了。

  「嗯……嗯嗯……嗯……呃……主人……主人……贱奴要鸡巴啊啊!贱奴要
主人的鸡巴肏!哦……咿唔……哦哦哦……肏贱奴的烂屄……求人用大鸡吧肏烂
贱奴的烂屄!」

  「嗯吔……主人……贱奴屄痒求肏!嗯……嗯……啊啊……咿……啊啊……

  贱奴被肏烂了的屄好痒……唔啊……啊啊……贱奴要主人的大鸡吧止痒……
嗯哦……唔唔嗯……呃……啊啊!」

  石观音叫声越来越淫贱,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快,一边抽动假鸡巴,她还一
边不住地摇着自己的肥臀。每逢她屁股摇到高处时,她总是猛地一下缩腰,然后
她的屁股肉回收时总会引起一阵左右弹跳,荡出一圈圈肉浪。让人看了,忍不住
就要给抽上一巴掌。

  「嗯啊!谢谢主人……嗯哦……哦!」

  朱孟非上前重重地抽上了肥臀,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红红的巴掌印,让石观音
是献媚着大呼过瘾。

  「你这骚货!」

  「吔……吔……是……我是骚货……主人的骚货……嗯……哈……哈……请
主人……随意地肏弄骚货……干烂骚货的屄!」

  骂上一声,石观音脸上表情变得更加卑贱,双手从大腿下伸出,扒着屄洞使
劲地望了两边拉开,朱孟非屄肉一抽一抽的,硬是把深留在屄里的木鸡巴给挤得
掉到了地上。

  「你他妈真是又骚又贱!」

  说完,朱孟非又是一巴掌拍到石观音红肿的屁股上,直爽得她「哦哦哦」地
连声叫唤,同时屄洞一开,连喷了三小股骚水,是被打屁股打出了一个小小的高
潮。

  看着石观音摇得越发狂乱的肥臀,朱孟非恶狠狠地笑了一声,摸上了她屁眼,
两只手指用力地将它撑开了;随后拿起用盆景上的鹅卵石被绸布包成的肛珠,对
准了石观音的屁眼往里头就是一塞。

  「嗯哦哦……主人好粗暴……好喜欢……呃……呀……啊啊啊!主人……主
人……玩死贱奴吧……玩爆贱奴的屁眼……咿……唔哦哦哦!」

  感受着屁眼里被大小不一,圆头厚角的刮蹭着,石观音又撑又痛,但是脸上
更多表露的是已经爽到骨子里的贱样。

  「走。」

  一声令下,朱孟非已是走出了房门。石观音一看,立即爬起身子迅速跟上。

  裸着身子,她就这么爬到了花圃冷硬的泥土上。在男人一昂下巴的示意下,
她立即爬到大树底下,抬起一只脚,沉醉着暴露的快感,胯下一松,金黄的尿水
乱溅了一地。

  「骚母狗,尿个尿都要乱抖屁股!你看你把地都给尿花了!」

  「对不起主人,是……是骚母狗太骚了,欠肏……」

  「啪」的一下石观音屁股上突然遭了朱孟非一脚。

  「母狗能说话的吗!」

  「吔……吔……汪汪……嗯哎……汪……」

  吐着舌头,喘着粗气,涨红着脸,软哒哒的舌头边上,口水不住地滴落,石
观音是一脸嗨到快要失神的模样。

  「再给你一次机会。」

  大口地喘出两口气后,石观音一脸迫不及待地甩着两颗大奶追上了朱孟非的
脚步,穿过院门,来到天井。

  朱孟非再次一昂下巴,石观音也不避讳杂院里的两个还没睡的丫鬟正躲在门
后偷看,反倒感受着丫鬟眼里的震惊、鄙夷、好奇还有想入非非的火热目光,她
感到自己越发地夹不住尿意了。摇着屁股爬到通往正堂的台阶前,特意调了个角
度,让丫鬟能看清自己的屄,这才抬起脚,在她人的注视下憋出又一泡骚尿来。

  等她尿完,朱孟非满意地上前,抓起绸布肛珠往外扯出了一节。

  「嗯啊……哎哎……汪……汪……」

  鹅卵石的钝头刮过肛肉,屁眼已被挑起性感的石观音当即就是爽叫出声,手
下支撑一个不稳,几乎要跌到自己刚刚尿出的尿渍上。

  「叫!」

  说完,朱孟非一抬石观音的腰身,她的屁股就朝天怼到了朱孟非小腹。屄洞
正就对上了朱孟非的鸡巴。随即石观音就感到男人火热的鸡巴粗暴地捅入了自己
屄里,直击屄洞深处。

  「哦哦哦……哦!主人的鸡巴好爽……粗粗的……爽……好爽!嗯啊……啊
……嗷嗷嗷嗷嗷!大鸡吧……大鸡吧干进来了!主人的大鸡吧!哦……哦哦哦哦!」

  「嗯哎……啊哦……唔……喔喔……喔噢……哦哦哦……齁哦!鸡巴……齁
哦哦哦……主人的鸡巴……好粗……好硬……唔哦哦……齁……齁齁……呜……
哦哦哦!」

  「齁噢……喔喔……花心被主人干爆了……被主人的粗鸡巴干爆了!齁哎…
…吔吔吔!主人干得贱奴爽爆了!!」

  「主人……主人好猛!主人鸡巴好爽……吔……咿啊啊……干死贱奴……主
人干死贱奴……哦!喔……噢噢……哦哦哦哦哦!!」

  「嗯哦哦……喔……哦哦哦!干爆贱奴的屄!喜欢主人粗暴……继续干……

  哦哦……贱母狗的屄要主被人肏烂……哦!!」

  「干死贱奴吧!齁哦哦哦……噢……噢噢……哦哦……唔哦……嗯哦……齁
齁齁!!骚母狗的母狗屄要主人干烂……爽爆了……啊啊啊啊!!!」

  「那么爽,爬出去,找男人干爆你!」

  「啊咿!咿咿咿咿!!爽鸡巴……母狗最爽主人的大鸡吧!!!男人……鸡
巴……主人喜欢看……贱狗就给别人干!!!哦……哟……唔哦哦哦!!!!」

  「一听能多吃鸡巴就爽了是吧?骚货,肏爆你!」

  「鸡巴……鸡巴……鸡巴!吔……咿……咿咿吔……啊啊啊啊啊!!爆……
爽……鸡巴……爆爽……啊……啊啊啊啊啊!!!唔……呃呃……屄心……热…
…爆……爽爆了!唔……哦哦哦哦哦!!!!爽爆……齁……齁齁齁齁齁齁……
哦!!!!!」

  身子一震,石观音连声高亢浪叫,随后人就不动了。朱孟非鸡巴捅到子宫口
上又使劲磨了一阵,等爽到腰椎开始发酸,他把鸡巴一拔,当即就像开香槟似的。

  「啵」的一声,一大潭阴精骚水从石观音屄洞里喷将出来,打湿了朱孟非整
个小腹和大腿。

  龟头上被骚水这么一激,朱孟非也是深吐出口气来,马眼上连喷出一波波的
浓精。就像是大翻了浆糊罐子一样,白浊的浓精盖了石观音满背满臀都是。

  眼里紫红豪光退去,朱孟非稍稍整理好身前衣服,语气漠然地对地上的石观
音说道:「记住明天别误了出发的时辰。」说完,也不管杂院已然敞开的大门后,
两个一边看活春宫,一边自己摸爽得摊倒在地的两个丫鬟,抬步就往自己房间走
去。

  「嗯?」

  突然间,朱孟非感到背后的西院门后似有动静,当即一展身法,迅猛地窜过
院墙落地。打眼一望,却是什么都没有。边角阴影处也都没有藏人。狐疑的朱孟
非又在院子里绕了一圈,确实没有发现什么端倪,不像是有人入侵的模样。还不
放心的朱孟非又隐到一旁等了一会儿,眼见真的没有什么不妥,这才回了房间。

  西院的一间房间里,两个女孩一手狠劲地互相捏着对方大腿和腰间软肉;另
一只手则仿佛是要憋死对方一般的紧紧捂住了对方的嘴鼻。确认了朱孟非真的走
了,两个女孩才给子松开了手,瞪眼看着对方,手上是揉着已经被掐紫了的部位。

  两人一副龇牙咧嘴的模样,可愣是不敢发出一点动静,连呼吸都被她们硬生
生压到了最低。

  过了许久,两人都缓过了劲来,尴尬地对望了一眼后,其中一个女孩起身打
开房门,别着脚,以一个怪异的姿势慌张地走回了房间。剩下的女孩关上房门后,
双腿磨了磨,随后呜咽一声捂住了脸,同样别着脚,以一种怪异地姿势走向了床
铺。就是她这不看路的模样,才走到半路就被凳子绊了一下摔地上了。爬起身来
的女孩发出一声更形羞愤的低鸣,随后一头就冲到了床上,用被子把自己的头盖
得严严实实的。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