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代行者】第60章 夜班上多了果然容易见鬼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6925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
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等到文拉尔说累睡着,薛雷离开她的房间回到自己住处门口,已经是接近凌
晨的深夜,值班女仆都在桌子后面趴着睡着了。

  最近值夜班的好像一直是这个圆脸有雀斑的妹子,也难怪会睡得打呼噜。

  门口没有闻到魅魔那股特有的体香,薛雷不禁有些担心,古莎会不会出什么
事了。

  虽然光、暗两侧阵营大致上和平了很多年,可双方都存在大量彼此敌视的极
端分子,古莎这次来人鱼之冠并没有狩猎的打算,光明正大登记后也就没有进行
过任何伪装,这么一个行走的青皮小骚货人形荷尔蒙,万一被什么色欲旺盛的男
反派盯上怎么办?

  一炮而过的女孩子他可以不当回事,这种契约了的女伴,可就事关脑袋顶上
会不会长草原了。

  站在门口叹了口气,打开,进去,果然,屋子里空空落落的,谁也不在。

  有阵子没体验过这种空间概念上的孤独,他都在想,干脆把苏琳放出来一起
睡吧。

  〖不要,别放我出来,不跟你一起睡。〗

  呃……怎么好大醋劲儿的感觉?发生什么事了?怪我给你暂时中断通讯吗?

  〖不是。〗

  那是什么?琳琳,你有话得直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擅长猜女人心思。

  心音沉默了一会儿,才带着不甘不愿的幽怨响起。

  〖你都没给我……那么认真地口过。我还是你初恋呢。你切断吧,我今晚不
要理你了。你让我吃醋六个小时……不是,八个小时。八小时以后再说,不耽误
你中午前搞我。〗

  如果这也是手段,那她还真是找准了方法。听到她满嘴醋意,薛雷心里反而
高兴得开了花一样,比蹂躏她发泄怒气的时候还爽。

  好吧好吧,我不找你说话就是,链接就保持着吧。你万一想跟我说话,你就
说。

  〖不说。就不说。这句之后数三下我就闭嘴,八个小时不理你。三二一。〗

  呃……琳琳?

  〖……〗

  他笑着耸了耸肩,关上房门,然后,发现自己开不了灯。

  拿出那个新作的小玩意的话……好像会把周围房间的住客都闹醒啊。

  好像早就预料到他会有这样的窘迫,心里的苏琳好像得意地扑哧笑了一声。

  联想到不久之前她还别别扭扭的态度,薛雷不禁在心里感叹,这女人的环境
适应力,还真是远比他优秀得多。

  算了,干脆摸黑睡觉吧,马上都凌晨了,出去找走丢的魅魔也不现实,脑子
里屯了一大堆文拉尔的宗教创立知识需要消化,正好眼睛也适应了黑暗的环境,
就这么躺下得了。

  结果,他才走出两步,背后的门被敲响了。

  嗓音很熟悉,是性感的火精灵舞娘,他那个最近在赌场比在他身边还多的保
镖——欣蒂。

  “嘿,我听见关门声了,你还没睡呢,让我进去,我有重要的事,得跟你谈
谈。”

  “正好,我也想跟你聊聊。”男人就是那么一种越被躲着越想要的生物,所
以,谈完干脆就留她在这儿住下也挺不错的。

  就是这个夜班上得有点辛苦啊……

  一打开门,欣蒂就挺直腰背大步走了进来。

  让薛雷有点意外,她穿的竟然不是很适合午夜幽会、诱惑力满格的紧身舞娘
装,而是全套冒险装备,手掌,甚至还紧紧握着那把受诅咒的精灵细剑。

  一股诡异的气氛,同时在周围弥漫开来。

  不对劲儿,他觉得后背一阵发凉,忽然想起,这个世界不是无神论和科学为
主流的地球,这里不仅有女神,还有亡灵魔法,自然,也就有鬼。

  那把细剑的诅咒,不会这就发作了吧?

  “欣蒂?是你吗?”联想到了一大堆恐怖电影里附体的镜头,薛雷下意识往
门口退了一步,试探着问。

  “连我都不认识了吗?”欣蒂一转身,直接坐在了床上,性感的长腿翘起交
叠,单手托腮,舌头在唇瓣上诱惑地一扫。

  她涂了唇膏,昏暗的红,与她同样变暗了的赤瞳遥相呼应,闪动着诡异的光。

  薛雷的心脏都觉得不太舒服。鱼眼里闪着诡异的光还能拿来做个高考阅读理
解,红发的火精灵这么直勾勾盯着自己,感觉可就大大不妙。

  “不对,”他大着胆子说出了恐怖片里的禁忌台词,“你不是欣蒂。你到底
是谁?”

  同时他也拿定了主意,如果欣蒂按照套路忽然变成女鬼扑过来,那么,他就
根据女鬼的长相做个选择。

  相貌不变的话,就地肏了她用圣精帮她超度。

  变成青面獠牙满脸血的话,就从苏琳那儿掏条裤子罩住她的头,就地肏了她
用圣精帮她超度。

  呃……这么一想好像没必要再反手握着门把了,不如考虑一下女鬼会不会叫
强奸的问题。

  〖我倒觉得你应该考虑一下这真是女鬼你打不打得过的问题。她附身的可是
欣蒂啊。〗

  开启链接的情况下心里的自言自语原来苏琳都能听到的吗?

  〖对啊,听得很清楚,比高考听力都清楚。〗

  想了想,她说得对,他又握住了门把手,随时准备逃出去喊塔蜜尔救命。

  “我就是欣蒂。”女精灵坐在那儿没动,只是抽出细剑缓缓抚摸着上面隐隐
浮现的附魔纹路,“可能原来我不叫这个名字,但在这把细剑中呆了太久,我已
经没有自己的名字了。感谢你,薛雷,你用超出世界常识的附魔能力拯救了我孤
独的灵魂,我才有了名字,欣蒂。”

  搞什么?不小心拿把武器就能搞出双重人格这种事难道是火精灵的种族天赋
吗?

  “所以你的确不是原来的欣蒂。”

  “我是,又不是。”她咯咯笑着,神态比跳舞时候的肢体还要撩人,“我已
经和这把剑一起,融入了这具身体,所以我就是欣蒂,但我们的思维、性格并未
完全一致,所以不同的时候,会有不同的主导。”

  所以就是精神分裂咯?真抱歉啊欣蒂,我真没想到一把武器能给你搞出个第
二人格,薛雷心里碎碎念了一通,问:“那你大晚上过来找我,不会是打算让我
因为你的存在付第二份工钱吧?”

  “照说你是应该提高一些奖金的,”她拨弄了一下垂落的红发,“我的存在,
让欣蒂的实力有了进一步提高,这把武器,也被附加了魂器效果。”

  魂器?这个属性的武器可以像他“携带”苏琳一样把武器融合灵魂中随时取
出,一般只有传奇等级以上的装备才有几率激活。

  如果一个诅咒能带来这么大的好处,那只能说明一件事,诅咒的负面效果极
其严重。

  指望从诅咒里获益,还不如闭着眼买期货。

  “可看起来,你不像是来找我要钱的。”

  欣蒂点了点头,用手掌抚摸着自己饱满结实的大腿,顺便解开了碍事的裙甲,
丢在旁边地上,“我是一个迷失了不知多少年的幽魂,我要钱有什么用呢?像她
一样用赌博麻痹自己,来制造可以逃避现实的错觉吗?”

  “不,我不需要,我知道自己缺乏的是什么,我知道自己渴求的是什么。”
她的语气陡然激昂起来,“我生前的记忆留下的……都是尚未满足的遗憾。”

  “我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女神,忠贞圣洁,我得到了被祝福的婚约,梦
寐以求的伴侣,可我的记忆中,竟然没有品尝过半点恋情的甜蜜。这副下流的身
体所得到过的,比我高贵的一生所享有的都多。”她的眼里忽然浮现了闪烁的水
光,“女神的代行者啊,你告诉我,这是不是很不公平?我为什么要在婚礼的前
夕被征召?我为什么要在那么残酷的战场上失去生命?我为什么不能得到幸福,
只剩下残片留存于未被完成的细剑之中?”

  她的口吻变得近乎蛮不讲理,“你,为什么要唤醒我!”

  “呃……那个,我也不想的啊。我怎么知道你这把剑的诅咒这么强,我还以
为就是降降幸运值或者攻击的时候偶尔必定不命中呢。”薛雷有些无奈地说,
“我急着给保镖找称手的兵器,整个洛萨就你这把剑还像个样子。要不咱们商量
一下,你换个附体目标,我给欣蒂买把新剑,为此我愿意付出一些代价,比如满
足你生前的愿望什么的。当然,谈恋爱就免了,我来这儿是奉命当种马的,谈不
起走心的感情。”

  “我要肉体的满足。”她的脸上红晕密布,眼神和大胆的发言完全不相称,
但语调非常坚定,“但我不能骗你,魂器的效果是不会轻易解除的,我只能保证
你满足我的需求后,我会有新的变化,能不能换掉这把剑,我无法保证。”

  “这也太不公平了,我满足你之后,你变得更厉害,直接把欣蒂挤没了,我
岂不是捡芝麻丢西瓜?”

  “你的比喻方式真奇妙。”欣蒂瞪着她,“一个有些剑术实力的舞娘竟然被
你当成丰美多汁的珍贵水果,而我这样高强的灵魂竟被你当作芝麻?我如果变得
更厉害,绝对可以成为你能雇佣到的最好保镖。”

  她抛了个媚眼过来,“而且,我要的不是钱哦。”

  “恕我直言,我完全感觉不到你的灵魂有多高洁……你比欣蒂可风骚多了,
她只有跳舞的时候让我有这种感觉。”

  “我就是她,我用的是她的身体,她的本领和记忆,这些优点过去的我并不
具备,我很高兴她如此擅长诱惑男性。”她咯咯笑着解开了胸甲,牙齿在妖艳的
下唇上轻轻啃了一下,“如果附身在一个比我过去还要保守愚昧的傻姑娘身上,
我的遗憾可就要带去下一辈子了。”

  “好吧好吧,”薛雷挠了挠头,可能爱打牌的家伙就是容易被第二人格附体,
比如法老什么的,这也好,有个里人格,再去赌场打牌说不定就能神抽印卡口胡
攻击了,“总而言之,你需要满足,而我很擅长这事儿,那就别罗嗦了,你都开
始脱了,我也就不再去洗澡了,咱们开始,时候不早,赶紧送你升天之后,我要
睡觉了。”

  “嗯……等等!”

  “诶?”上衣刚刚脱掉一半的薛雷愣住了,“怎么了?”

  “这……这太直接了!”两个欣蒂的差别总算彻底暴露,她面红耳赤指着他,
“这种事情,怎么可以这么直接啊!”

  “可你先脱的啊……”

  “我这是觉得……觉得皮甲和这种气氛不合。而且……而且我紧张,我热。”
她磕磕绊绊地说,“你没看我里面还穿着衣服吗?”

  衣服?那种皮甲内衬根本就是稍微厚一点的丝袜材质,而且按欣蒂的习惯,
那明明就是肉色的连裤丝袜,加了一件都快裹不住丰满胸部的小背心。

  不过跟一个不知道多少年前的怨灵似乎也没什么道理好讲,薛雷只好耐着性
子柔声说:“那你说,我该怎么满足你啊?”

  “咱们……应该先坐下来,喝杯红茶,聊聊天,比如……唔……可以谈谈剑
术。”

  “抱歉,我不会剑术。不然我还请什么保镖。”他耸耸肩,打开柜子,掏了
一包红茶,然而没办法激活火晶石水壶,只能丢进去后推向她,“你自己弄吧,
红茶。”

  “红茶需要用白瓷杯!”

  “这里又不是茶话会!”

  “呜……无礼!”

  薛雷拍了拍额头,觉得脑仁疼。

  “算了,看你也不是知道礼仪的人。”欣蒂一副很妥协的样子,站起来走到
桌边开始弄茶,火精灵和火晶石的相性极佳,几秒钟就把水弄到了沸腾。

  薛雷在后面看着,不论是步态还是站姿,这个欣蒂的确和舞娘版本不同,也
就是说,之前那些卖弄风骚的动作,是她借用舞娘版的记忆操作的,这会儿这个
泡茶都要双腿紧并保持脊柱挺拔动作优雅的女精灵,才是附身的正牌行为模式。

  啊……难道来这世界日到的第一个上流社会妹子,是个女鬼?

  也不知道贵族精灵叫床的时候是不是也很斯文优雅。

  “喂,你满足到什么程度,才能换欣蒂出来啊?”他不习惯跟这种撇茶沫都
要一下一下操作半天的女性打交道,无比怀念感觉来了脱衣服就干的红发舞娘,
“我还想早点睡呢。明天早晨我得去冒险公会悬赏寻找我一个同伴。”

  “我的精力有限,消耗得差不多,就自然休眠了。”这位高雅版慢条斯理地
回答,听口气,好像不需要调用舞娘的风情后,连她自己也放松了不少。

  “所以你要高潮几次才能消耗得差不多?”

  “无、无礼!”

  “喂,是你说需求肉体上的满足好不好。我在这儿跟你闲聊能满足你的肉体
吗?你的敏感带就算是在嘴唇上也做不到。”

  “可是……那很难为情啊!”

  一个上面只剩下小背心,露着大半乳沟,下面只剩下连裤袜,美腿曲线尽收
眼底的火精灵女郎……就不要红着脸说这种话了好不好?你是来钓鱼执法准备告
我强奸吗?

  薛雷只好往后退,退到床边坐下,“总之,你的目标是肉体满足,这一点我
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至于其他的,我没那个空闲陪你,我已经不是先从
互相写情书交换日记开始的年纪了。”

  “可我……都还不了解你。”

  “你不是有欣蒂那边的记忆吗?”

  “那些也不是很详细啊,就知道你是薇尔思女神的代行者,你有很强的性能
力,你……啊啊,欣蒂这个下流的火精灵关于你记忆最强的部分就是那天晚上和
你在野外做那样无耻但是超级舒服的事情没事儿就会回想害的我对你最清楚的印
象也是那个我感觉对你的生殖器官都比对你的脸熟悉我怎么变得这么下流放荡了
啊就不该附身这家伙的呜呜呜我好后悔啊……”

  总感觉,遇到了很棘手的怨灵呢。

  薛雷叹了口气,等她捧着茶壶和里面的热水一起冷却下来,才柔声说:“你
附身到性格不合的宿主身上,对你来说也很痛苦吧。不如这样,你告诉我有没有
什么别的方法可以超度你?送你成佛……啊不对,送你转世之类的。”

  “没有。我真正的灵魂已经进入冥府,归于伟大露比娅的意志,这里只是一
个残留在武器中的遗憾碎片,满足遗憾之后,我可以进一步完善这件武器,但之
后会怎么样……我也不清楚。”她低下头,有些伤感地说,“我毕竟……已经死
掉很久了啊。我想寻找活着的感觉,用的都不是自己的身体。我本来想用这个和
你亲热过的身体,放纵一晚……可真到了要开始的时候,还是没有勇气。也许…
…我真正的遗憾,是没能有一场属于自己的婚礼吧。”

  “抱歉,这个真的满足不了你。”薛雷干脆地回绝了这个明显得寸进尺的要
求,“我对这个也很看重,就算是假的婚礼,我也不会同意。你和欣蒂能沟通吗?”

  她摇了摇头,“我休眠的时候能感觉到她记忆的变化,反过来应该也是类似
的吧。但直接沟通做不到。可她已经和你那样做过了,再做一次应该也不会介意
才对。”

  难怪最近欣蒂总是躲着他,估计这个附身的家伙之前就被她察觉到了。

  “我建议你还是回去自己房间,等到和真正的欣蒂沟通好,确认没有问题,
再来找我。你现在这纠结的样子,我就是想把你弄到床上也下不去手。”

  “为什么?我现在的肉体难道不好看吗?”她的思路意外的非常奇葩,马上
就调用了一个舞娘版的技能,摆出了引人鼻血的性感体态,“我很确定男性喜欢
这样的女精灵,而不是我生前那样的古板……迂腐……呃……奇怪……我……想
起了什么……头好痛……”

  喂,别突然从双重人格跳戏到失忆症少女啊,现在言情偶像剧都不稀罕这么
拍了!

  薛雷叹了口气,过去把她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后背,“好了好了,别去想上
辈子的事情了。我也经历过类似的体验,但既然新的世界已经开始了,总要学会
放弃过去,看向未来才行。不管上辈子怎么样,现在才是最重要的。”

  她安静下来,过了一会儿,小声说:“这样拥抱下去,是不是就可以开始…
…进行肉体满足的步骤了?”

  “可以。但还是得看你愿意不愿意。不情愿的情况下,你应该很难真正满足。”

  “我想不清楚。你不是我的婚约者,可你是欣蒂的情人,肉体上我理应来找
你,但心理上……我又觉得你太过陌生。薛雷,如果我就这么在你怀里靠着,等
到精神疲惫,恢复休眠,会不会……太自私了?”

  “不会。”薛雷开了个玩笑,“欣蒂应该会看在我想办法把她弄出来的份上,
陪我度过一个精彩的夜晚。”

  “真羡慕火精灵啊……可以那么直率地做到……那样羞耻的事情。”

  在如此单薄的衣物覆盖下,欣蒂的肉体简直是个巨大的春药罐子,薛雷很快
就发现,再这么拥抱下去,他就要兽性大发了。

  糟糕的是,诱骗附身女鬼上床会造成什么后果,他心里完全没底。

  他只好先把她推开,“你先喝杯茶,我去把窗户打开进点凉风,火精灵的体
温高,我都要出汗了。”

  “嗯。”卸掉了性格伪装的女幽灵靠在桌边幽幽叹了口气,端起了明显让她
不太满意的普通茶杯,属于她的神情出现在带着艳丽妆容的欣蒂脸上,充满了奇
妙的违和感。

  薛雷走到窗边扭头看着她,暗想,也许她生前真的是个又强大又纯情的圣洁
女精灵吧。

  害你附身到欣蒂这个大骚货身上,还真是抱歉了啊。

  转头看着被附身的欣蒂,他没注意到,刚打开的窗户外,降下了两条修长结
实、曲线优美的腿。

  腿的外面,包裹着并不陌生的漆黑皮膜。

  “呵。”一声冷笑,黑色的尾巴便甩出去,紧紧卷住了薛雷的脖子,“小子,
你的精液到底有多大魅力,竟然能让我的女儿胆敢反抗我的意志。”

  薛雷挣扎着转过头,就看到了曾有一面之缘的大魅魔,正用猛兽审视猎物的
眼神,冰冷的注视着他。

  尾巴收紧,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就被带出窗外,扯到了大魅魔的怀中,用
胳膊紧紧夹住,腾空而起。

  他只来得及摸出一块换钱用的矿石,狠狠丢向隔壁的窗户!

  哐啷!

  那声响,应该足够吵醒塔蜜尔和银风铃了吧?

  这时,欣蒂的身影也冲到了窗边,不过,脱得只剩内衬的她,没办法再丢出
追迹球。

  可她眼里的神情,忽然兴奋了起来。

  “竟然是个强大的魔族啊……”她伸出手,那把细剑从地上跳起,径直飞入
掌心,被她握住,“说起来,上次这俩亲热就是在打跑那家伙之后,难道这就是
女神为我创造的机会?”

  她闭上眼,深吸口气,缓缓睁开。

  跟着,炽烈的斗气忽然爆发,将周围的家具都冲击得七零八落。

  旋即,在冲到窗边的塔蜜尔惊讶的视线中,欣蒂丢弃了甲胄的身躯好似化成
了一颗性感的流星,以犹如飞行的恐怖爆发力,纵身跳向了正在飞远的大魅魔!

  银风铃满脸呆滞,喃喃地说:“这是什么鬼情况?欣蒂什么时候……有这样
的实力了?”

  塔蜜尔抓起法杖,急忙转身,“走,咱们得赶紧去帮忙。”

  “怎么回事,这到底怎么了?”

  “欣蒂被诅咒中的鬼魂附身了。那幽灵生前的能力,欣蒂的身体绝对负荷不
住。”

  “哈啊?你在逗我吗?欣蒂有多强壮你不知道难道我还不知道?你这样柔弱
的女人她一晚上能肏哭八个。”

  塔蜜尔打开房门冲了出去,远远丢下一句话。

  “附身了她的是个剑圣。”

  银风铃抓着从琴里抽出来的匕首,直接愣在了原地。

  “剑……圣?”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