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似幻】白衣女帝的绝世淫堕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里尔的红帽子
2021年/12月/24日发布于SIS001
首发于混沌心海
首发ID:cucucucu
字数:14643

————-

               【正文】

  「喂,老头,」一个英俊的年轻人不耐烦地对着缩在队伍后头,畏畏缩缩的
老头说道,「你那什么破面具能行吗?」

  三天前,传说中女帝的寝宫,青铜仙殿,在东荒的原始森林中再次出现,这
一消息传出的时候,好似在全修仙界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弹,一时间,所有的修仙
门派都纷纷派出最好的长老,带着一批弟子赶往东荒寻求机缘。

  为了进入那禁制重重的青铜仙殿,面见女帝真颜,各大门派可谓是绞尽脑汁。
年轻人所在的门派在附近的小镇上听见这个一身破布跟乞丐似的老头跟人吹牛,
拿着一面破面具说他能有进入青铜仙殿,面见女帝而不死的法子。带队的长老无
意间瞟了那面具一眼,竟然看不出那面具是何材质所做。活了三百年的长老深知
机缘可遇不可求的道理,死马当活马医之下,便将这浑身脏兮兮的老头带到了队
伍里。

  「这位上仙,您放一百个心,」老头一张口便呼出一股混杂着酒气的恶臭,
恶心的队伍里的几个女弟子纷纷捂住口鼻,「您别看老头我现在这样,祖上那也
是阔过的呀!这面具就是老头我祖上代代传下来的,那祖谱里都记着呢!说这是
女帝成帝前,她那死鬼哥哥做给她的。这面具女帝那一张,她哥哥那一张。他哥
哥以前被那山上人抓去炼了活药,我祖上正好就在那山门里打杂,这面具就到了
我祖上手里了。倘若这世上还有谁能带上仙您见那白衣女帝……」说到这里,用
他刚刚才挠过裤裆的手用力拍拍那肥硕油腻的肚腩,「那非得老头我莫属啊!」

  老头用力直起他的老腰,然而他那可怜的身高,就算把腰掰开了一截做两截,
怕是也没有队伍里最矮的女修高。整个场面显得颇为滑稽,引得附近队伍的修行
人一阵发笑

  年轻人见这老者如此不堪的模样也是非常厌恶,加紧几步走到带队长老前,
低声问道,「长老,若这面具真有用,我们抢来就是,何必要带上这侏儒呢?」

  长老淡淡地瞥了这得意弟子一眼,开口道,「这就是你的历练不足了,须知
机缘可遇不可求,往往就是那些看似荒唐不经的地方藏着大秘密。这青铜仙殿哪
次出世不是一大批人抢的头破血流,可看谁真进去了?所以什么东西都要试一试,
更何况,这老头也并非完全没有用处……「话音未落,队伍突然停了下来,一位
探路弟子跑来汇报:」长老,前方的禁制太过复杂,阵师已经找不到安全通路了。

  长老笑着回头对弟子说道:」你瞧,这用处不就来了。把那老头带到队伍前
面去,让他拿着他那面具开路。「

  被几个杂役强拖到前面的老头此时心中是把这「上仙」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
遍。虽然被掳来时就觉得不会有什么好事,但哪成想竟会拿自己来投石问路!

  这下可好,后退也是死,那一队队的「仙人」可都看着呐!刚才那年轻弟子
的脸色他看的很清楚,深知若是敢不走,自己这条老命就得交待在这儿了!万般
无奈之下,老头只能挺起自己油腻的肥肚,颤颤巍巍的伸出左脚,照着那阵师的
指点,往前面踏出一步。

  无事发生。

  老头呼地松了一口气,一身的冷汗哗地流了下来,把那本就肮脏的肥躯染上
一层恶心的油光。阵师满意地点点头,刚想继续指点老头往下走,却突然见到甬
道深处一点白光亮起!

  惊变突生!

  老头只觉得眼前一白,脸上身上都是一烫,慌乱之下又不敢乱动,翻着个眼
睛急切地喊问阵师接下来该怎么走,却半天没听到回应,奇怪地往旁边一看:那
阵师竟已经没了脑袋!空着个腔子跪在地上,满腹腥臭的血液溅了老汉一身。

  这可把老汉吓得屁滚尿流,嘴里喊着我哩个亲娘嘞,哪里还管得什么禁制!
连滚带爬地向身后的队伍里爬去,只希望能多活一刻便好,结果一转身可不得了:
整片队伍竟死的干干净净!刚才还有说有笑的队伍只剩下一具具无头的尸体,满
地的头颅跟跌破了的西瓜似的滚动,两边的青铜壁上溅满了鲜血,只把整个甬道
染的如阿鼻地狱!

  在这尸堆血海之中,一道高风华绝代的倩影背对着老头站立,丰熟的娇躯包
裹在一身道袍之中,其身材之火辣,哪怕是宽松的道袍也无法遮掩。若是平常在
街边见到,老汉怕是要站原地瞅半晌走不动道,只是眼下这血流满地的情景,就
算是色中恶鬼如他,也挺不起任何兴致。

  一颗花白的头颅咕噜咕噜的滚到老汉的脚边停下,大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珠子
瞪着老汉。

  正是那要让他去趟禁制的长老。

  老汉喉咙里挤出一阵非人的嘶喊,跟一只癞蛤蟆一般双手撑地到爬着飞速后
退,嘴里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呓语,却愣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白衣女帝别过臻首,满头青丝滑落,睁着一双宛若能夺人心魄的美目,疑惑
地看着这老头滑稽的模样。

  她的术法一念之间便如碾死虫子般屠光了这里所有的人,却偏偏对这老头不
起作用。

  为什么?

  女帝摇了摇头。这世上古怪的东西太多,就算已经成帝数纪如她,也明白有
许多事情不要去深究为妙。既然术法无用,提剑杀了就是。

  莲步轻移,女帝款款向老头走去。

  老头哪里还不知道私企将至,吓懵了的他想求饶,却偏偏吓破了胆连一句话
都说不出来,两腿哆嗦着,睁大的双眼跟蛤蟆似的瞪着一步步接近的女帝,突然
觉得两腿间哗得一松,一股骚味弥漫在空气中。

  这恶心的老头居然硬生生被吓尿了。

  清冷如女帝也不禁微微蹙眉,往老头那仿佛知道死期将至而妄想留下后代,
将裤裆高高撑起的肉龙瞥了一眼,脸上闪过一抹厌恶之色。朝那老头胸口一剑刺
出。

  只觉一道闪电划过,老头紧紧闭上眼,喉咙里一声压抑已久的惨叫终于尖叫
而出!

  …………

  刺耳的尖叫在甬道中久久回荡,等待已久的死亡却没有到来。胯下一跳一跳
的肉龙告诉老头:他还没死。

  老头疑惑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望向立在身前的女帝,却看见女帝瞪着一双
美目,怔怔地瞧着他地胸口:锐利无比的剑风早在剑身触到老汉的身体前便将他
的衣衫撕裂成碎片,但这势不可挡的一剑却被老汉衣衫下的一件事物挡住了。

  正是那平平无奇的青铜面具。

  女帝不动,老汉也不敢动,那仙剑还抵着他的胸口呐!

  长的仿佛让人窒息的一阵沉默后,女帝那动人心魄的美目中慢慢溢出一滴晶
莹的泪珠,看向老头,轻启朱唇,一阵凄清的声音响起:「哥哥?是你吗?」

  被那水灵灵的美目一瞟,老头只觉得身子都酥麻了半边。眼睛滴溜溜一转,
心里咯噔一响,该不会……

  「是是是,就是哥哥我呀!」老汉猛地点头。是生是死就看着一赌了!

  女帝痛苦地将眼睛闭上,清丽动人的脸上浮起纠结之色,似乎很难将眼前这
乞丐般的老汉和曾经高大俊秀的哥哥联系起来,时而杀机毕露,时而却又如泣如
诉,直看得老汉是心惊肉跳,大气也不敢出。

  最后,终究是那天真之色占了上风,只见女帝把仙剑一扔,猛地向前一扑,
不顾老汉那浑身的脏污将他紧紧抱住,不停抽泣道,「坏哥哥,你为什么现在才
来找囡囡,那天你被那些人抓走,囡囡等你等了多久你知道嘛,坏哥哥……」一
边说着,一边将一颗臻首在老头布满油污的脸上轻轻摩蹭着。

  感受着怀中一片暖香如玉,老汉心中一片狂喜,真给他赌对了!这女帝一生
便是为了她那早已死的连灰都不剩的哥哥,此时见到他哥哥唯一的信物,哪怕成
帝已久如她也抵挡不住如此宛如魔怔的执念,竟然将他这老头错认成了自己的哥
哥!这下自己看来是不用死了!想到这里,老汉差点忍不住仰天长笑。

  既然性命已然无忧,那自己是不是……可以做一点更过分的事?感受耳边阵
阵的香风和女帝摩挲着的脸颊,老汉胯下挺立的肉棒猛地一跳,心中浮起一个大
胆的想法……

  「囡囡不乖哦,哥哥千辛万苦来找囡囡,结果一见面便要对哥哥下杀手,哥
哥我的心是伤透了啊……」老汉说着,故作伤心之色。

  女帝听闻,「啊」的一声惊呼,急忙跪坐而起,两只素手捧起老汉的脸颊,
一双眼睛里的担心仿佛要溢出来,「对不起啊哥哥……囡囡真的不是故意的,囡
囡没有伤到哥哥那里吧」

  老汉见状,十分不要脸地往女帝怀里一躺,「哀嚎」道:「囡囡你下手可真
狠啊,哥哥我真是全身都疼的不行呀……」

  「什么,会不会是伤到了内脏……!哥哥你哪里疼,快告诉囡囡,囡囡这里
有圣药,什么都可以治的…呜呜呜……都是囡囡不好……」

  头靠在女帝柔软如棉花的酥胸上,贪婪的呼吸着一股股奶香,老衲只怕是爽
的没边,哪里有什么疼的地方!布满灰尘的脏手抓起女帝一只柔荑,一脸淫笑地
按在自己高高竖起一个帐篷的裤裆顶端处按去,」哥哥我呀……这里疼。「

  一触到那处火热,女帝猛地缩回了手,俏脸刷地红到了耳根。嘴里娇嗔道,」
哥哥你坏死了,刚见面就欺负囡囡……「,说着,粉拳轻轻向老汉胸口打去,却
突然想起来老汉还是」带伤之身「,又展拳为手,爱怜地在那油腻的胸口轻抚。
凤目悄悄瞟了那处裤裆一眼,急忙转过眼去不敢再看,嘴里吃吃说道,」如果哥
哥真的想要的话……「

  女帝的小女儿姿态看的老汉心中宛如蚂蚁乱爬般酥痒,听到这句话,猛地抬
头,不敢置信地看着女帝那娇羞的脸庞。

  女帝害羞地别过臻首不敢看向老汉的目光,」囡囡的命本来就是哥哥救的,
囡囡这一身的嫩肉自然也都是哥哥的,哥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囡囡……都可以
的……」声音到最后是越来越低,老汉胯下的肉棒却是越挺越高!

  「那……那就现在……」

  「现在不行哦,」女帝伸出一根水葱般的手指,地主老汉布满破皮的嘴唇,
责怪的看着他,「哥哥现在还是带伤之身,不可与与囡囡行……行云雨之事。等
囡囡帮哥哥调理好身体,囡囡再把这身子交给哥哥,哥哥想怎么作弄,囡囡都凭
哥哥……」

  「好,好,好!治伤,现在就治伤!」老汉激动的话都说不齐了,一想到绝
世女帝在自己胯下挺动,听到那张樱唇吐出淫词浪语,老汉只觉得自己的肉棒硬
的快要爆炸。

  女帝看着老汉甜甜的一笑,只让老汉如沐春风,轻轻把老汉布满脏汙的肥躯
轻轻抱在怀中。「终于找到哥哥了呢……」爱怜地看了怀里的老汉一眼,在那没
几根头发的秃脑袋上轻轻一吻,让他靠在自己胸口丰满的山峦上。脚下一动,整
个娇躯便带着老汉消失不见,只留一地的血污狼藉!

  …………

  青铜仙殿内,清瑔池

  此处是原是一处名山大川中的天然温泉,堪称洞天宝地。被女帝以无上伟力
硬生生取走,放入青铜仙殿中作为日常洗浴之处。布满氲氤之气的池子周边,种
着数十种女帝在数个纪元间搜寻而得的药材。

  然而今天,这方静地中却引来了一位格格不入的客人。

  女帝怀中抱着老汉来到此处,轻轻将他放在池边,说道:「哥哥你的身体虽
然没有大碍,但根骨却被摧残的太差。这里是囡囡洗浴的地方,哥哥你先清洁一
下自己,囡囡要帮哥哥找一点药材」 .」说完便弯下蜂腰,撅起屁股在药园中细
细翻找。这一撅屁股可真是不得了。

  原本听到这里是满满一池子女帝洗澡水的老汉还心动不已,想跳进去细细品
尝。结果一回头便看到女帝那颤悠悠撅起的肥臀,这眼睛一下子就挪不开道了,
那屁股如此饱满圆润。须知女帝本人对衣着打扮并没有什么需求,只求好用便行。
身上这一身道袍也是如此,本就只能只能堪堪遮掩女帝那丰熟到了极致的娇躯,
这一弯腰,清洗过太多次的粗糙道袍便柔软地贴在女帝的屁股上,那丰满肥硕如
水蜜桃的曲线被完全地展露出来,随着女帝翻找的动作,在空中一颤一颤,可见
其柔软到了何等地步!老汉只觉心中狂跳,悄悄站起,咽了口唾沫,抬起一双肮
脏汗湿的大手,猛地抓了上去!

  「噫~ !?」

  「哦~ 」

  两声截然不同的叫声响起,一声娇呼媚如天籁,仿佛还在空气中微微颤动。
另一声却猥琐无比,却听得出舒爽到了极致。

  老汉那一双大手始一抓上女帝的肥臀便大呼爽快,十根手指深深陷进仿若无
物的嫩肉,被这一方臀肉隔着道袍紧紧包裹,更让老汉感到惊奇的是这一方嫩臀
是如此的柔软,那嫩肉仿佛自己贴上来一般吸住老汉的十指不让他离开。

  「真是的哥哥~ 囡囡还在帮你找药啦~ 」女帝回头娇嗔一句,边回头继续在
药丛中翻找。竟没有让老汉将手震开,反而还轻轻摇晃水臀,荡起一阵让老汉目
驰神眩的臀浪。老老汉哪里舍得自己放手,淫笑一声,像揉面团一般轻轻揉动抓
弄女帝臀肉,一会儿将两瓣臀肉一瓣向上轻提,一瓣向下拉,轻轻搓动,一会儿
又将臀肉往中间合拢,接着又将两瓣臀肉向两边拉开,隔着薄薄的道衫欣赏其间
的臀心。老汉越是把玩,越是觉得这女帝屁股简直是美妙至极。

  于是这方药园中便出现了这么一方其他的场面,一位一身素衣,风华绝代的
仙子弯下腰在药草中翻动,却淫荡地弯下蜂腰,把屁股高高撅起,仿佛专门供后
面的人淫玩,而在这仙子的背后,却是一个身高只到仙子腰高的丑陋侏儒,伸出
一双大手细细地揉动仙子屁股,十根手指没入臀肉,仿佛揉面团般要把仙子的屁
股揉开。一高一矮,一美一丑,如此奇葩的对比却带着有一股堕落到了极点的荒
淫。

  「嗯~ ?这株千年何首乌不行,不对症……呜嗯~ 」

  「……还有这株老参也不好,药效太猛,哈啊?~ 」

  …………

  「啊,找到了,就是这株!」女帝如一个小女孩般高兴地直起腰,手里拿着
一株根部形如小人的药草,坐到老汉身边。

  「哥哥~ 囡囡找到了,就是这株火神草最适合现在的哥哥了!」

  刚刚失去美臀的老汉不满的哼哼着,回味着手上绵软的滋味,疑惑道:「这
又是什么草,有什么用?」

  「这株火神草性情最温和,却能滋补身体,贯通筋脉,疏血活气,还有…
…」

  「还有?」

  「还能壮阳……」女帝娇羞地低下头,

  老汉愣了一愣,淫笑道:「看不出来小囡囡这么急着要让哥哥肏穴播种啊!
是不是很想怀上哥哥的孩子啊?」

  「讨厌啦哥哥,不要说那些……说那些话啦~ 」羞红了脸的女帝轻轻地打了
老汉一拳,轻咬嘴唇,竟没有否定老汉说的话!

  「不行,我不吃~ 」老汉把头一扭,「闹脾气」地说道。

  「啊,为什么。」女帝一下小脸煞白。

  「囡囡还没有为刚才要杀哥哥我道歉呢,现在就要喂我来历不明的药,我不
放心!谁知道囡囡是不是要毒死我!」老汉也明白这话说出来是多么的可笑,女
帝要杀他不过是一个念头的事,哪里用得着如此大费周章。老汉只不过是借着女
帝对「哥哥」近乎盲目的爱,增加点」闺中情趣「,想讨点「好处」罢了。

  果然,女帝一下子慌了神,苦苦哀求老汉吃下这株稀世圣药,而老汉也是铁
了心别过头去不看女帝哀求的脸色,就是不吃。

  怎么恳求都没有用的女帝抿着嘴唇,看着手里的药草,想起自己小时候发烧,
哥哥整晚守在自己身边,一勺一勺地为自己喝药,自己现在却让哥哥如此伤心失
望!女帝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

  闭着眼的老汉突然听到一声脆响,接着便是一阵叽咕叽咕的咀嚼声,悄悄睁
开眼一看,女帝竟自己将那株药草吃到了嘴里,正在细细咀嚼。老汉心中一惊,
莫不是自己做戏做过了头惹女帝生气了?刚想放下脸讨好女帝,却看到女帝展颜
甜甜一笑,展开一双玉璧环住老汉粗短的脖颈,饱满的酥胸在老汉胸膛上挤成两
团圆饼,臻首贴近老汉的丑脸,含情脉脉地盯着老汉,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
「既然哥哥不愿意自己吃,那囡囡就……就「用」自己来喂哥哥吃~ 」说完,朱
唇一张,竟是就如此吻上了老汉那布满破皮的皱嘴!

  老汉只觉得自己脑袋一震,口鼻间满是女帝的体香,一条滑溜溜的丁香小舌
顶开自己的破嘴,轻扫自己的两排黄牙,将上下左右的牙垢都仔细清理干净,接
着轻点牙门,似乎在叩门求进,老汉哪有不肯的道理,血盆大嘴一张,把那带着
香甜药液的丁香狠狠吸入嘴中,大肆吮吸吞咽女帝的香津。女帝嘤咛一声,美眸
睁开一条细缝,风情万种地看了老汉一眼,两颊一缩。老汉猛地睁眼,只觉得女
帝的嘴中突然传来一阵无比强劲的吸力,竟是把自己的舌大舌头给吸了出去!吸
进了女帝的嘴里!女帝把老汉的舌头邀请进自己滑腻温热的口腔,雀舌细细的打
扫着舌面,同时嘴中继续用力,将老汉恶臭的唾液,口中的污垢,甚至嘴上的破
皮都吸到口中细细品尝,然后吞下!

  如此淫戏足足持续了数分钟,女帝才依依不舍地放开老汉的嘴唇,然后又咬
了一口手中地火神草,细细咀嚼后,继续以如此香艳的方式将药液渡给老汉。一
株短短的火神草,竟耗费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才喂完!

  最后一口药液终于度完,女帝却还是没有松口。老者只觉得自己这辈子的口
水都被女帝吸干了,自己的大舌还被女帝一下一下地吸着呢,贪婪的女帝仿佛找
到了最好喝的甘露,还想着喝下老者恶臭无比的唾液。当然,老汉自己也喝下了
不少女帝的香津。

  两个人现在身体里都有对方的味道了呢。女帝和老汉同时想道,只不过一个
是无比娇羞,另一个却是无比的淫邪!

  「啵」的一声,女帝终于松开了老者有些发麻的舌头。此时老者的脏嘴已经
彻底被女帝打扫干净,之前肮脏如厕,一张口熏得人捂鼻的嘴里没有一丝污垢,
甚至还带着一点女帝的香气,黄牙被清扫干净,就连那原本脏兮兮的嘴唇也被女
帝一点点啃下破皮,露出原本粉红的色泽。

  「嘻嘻,囡囡真乖,就知道哥哥喜欢这样的。」老者一脸淫笑。

  「哥哥……哥哥喜欢就好啦~ 」终于被哥哥夸奖的女帝满脸的娇羞。

  …………

  「接下来,就是要好好的清洗哥哥的身子了~ 」说罢,女帝领着老汉踏入香
池。只见老汉踏入的地方,竟飘起一层淡淡的黑色污渍,看到这一幕,就连女帝
的脸上都闪过出一丝厌恶之色,而这一幕厌恶之色被老者敏锐的捕捉到了,胆子
越来越大的他感到一阵不爽,啪地往池子旁边一坐,对着女帝大喊道:「不洗了!」

  「为什么!……囡囡又做错什么事惹哥哥不开心了吗?」女帝赶忙问道。

  「囡囡你是不是觉得哥哥我很脏?」

  「不是!没有,囡囡发誓绝对没有!」女帝赶忙否认。

  「骗人!我都看到了!既然你觉得我这么脏,一刀把哥哥砍了不就好了!我
就当没有你这个妹妹!哼!」年过半百的老者竟做出如此小孩姿态,真是人见人
厌!

  然而女帝心中唯有对老汉,也就是「哥哥」的服从,自己这是怎么了?女帝
心中自责,哥哥流落人间那么久,身上脏一点也是应该的,自己怎么能露出那样
的神色让哥哥再次伤心呢?明明小时候哥哥帮自己洗澡从来都不嫌脏……

  「那囡囡……要怎么向哥哥陪罪呢?」

  「嗯……」老汉眯着眼睛,淫荡的瞧着女帝沾了水后曼妙的身子,「你来帮
哥哥洗一洗,哥哥就原谅你。」

  「好!」女帝欢快的答应下来,就要上手帮老者宽衣。

  「不行!」老者突然出声。

  「又怎么了嘛~ 哥哥」

  「帮哥哥我洗,不许用手。」老者淫荡地笑道。他怎么可能那么简单放过女
帝!

  「不许用手……?」女帝迷迷糊糊地想道,不许用手,那能用什么?难道是
用……!想到这里,女帝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子。

  也罢,这一身肉都是哥哥的,这舌头,这奶儿,还有身下那……那穴儿,都
是哥哥养大的,现在哥哥不嫌弃要用,自己应当高兴才是。

  想到这里,女帝轻轻诺一声「是,还请哥哥坐着别动,囡囡这就……这就来
帮哥哥清洗身子。」语毕,素手轻解腰间细带,让湿漉漉的道袍自行滑落,道袍
一解,女帝便周身不着寸缕,皓首一下,一身雪白到不可思议的嫩肉,完全展露
在老汉眼前!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香肩之下巨大的乳儿,虽然老者已经靠在上面用脑
袋体会良久,仍是震惊于这两团雪白嫩乳的硕大!女帝的奶子并非碗状,但又不
像平常那些巨乳妇人一般恶心地下坠,而是如水滴一般有一个无比优雅的弧度,
在这弧度地最高处,两点粉红的奶头颤抖着矗立,小小的乳晕光滑没有一点突起,
即使没有竖起,仍能看到这奶头长的不可思议!而就在老汉地注视下,长长的奶
头正迅速地充血勃起,仿佛在向老汉展示一般傲然挺立!再往下看,越过那点缀
着一点细小可爱肚脐,细的不可思议的蜂腰,便是那已经被老汉把玩揉捏许久的
淫臀,上面甚至还带着一点点淡淡的手印,足可见老汉刚才揉捏的力度之大!而
在那腿心之处,一个带着一抹水光的鼓涨的阴阜如同雪白的馒头般鼓起,除此之
外,没有一丝毛发,女帝竟然是天生白虎!

  老汉猛地咽了一口唾沫,胯下巨龙迎风暴涨而起。

  「请让囡囡为哥哥宽衣……」说是宽衣,老者上半身的汗衫早已在之前被女
帝的仙剑用剑气割裂,剩下的下半身那条灰黑色,沾满灰尘的破布也很难被称之
为穿着裤子,只不过堪堪遮挡而已。而且还带着一股腥臊至极的骚味,那是老者
之前被吓了一裤子的尿……女帝闻着这气味,下定决心,不让自己脸上有一丝不
愉之色。如一条美母犬般跪在老汉身前,轻张檀口,竟就这样用嘴叼起了那沾满
尿渍的短裤!

  感受着恶心的气息在嘴里炸开,甚至在牙齿咬住的地方还有一点湿润的液体
挤出,女帝只觉得脑袋发晕想吐。自成名以来,自己何曾受过此等屈辱!

  都是为了哥哥,女帝安慰自己道,一想起哥哥,心中又是一片甜蜜。

  女帝嘴上并不需要太过用力,便将整片破布拉了下来,扔到一旁。自此,老
汉与女帝都已不着寸缕。

  隐藏在老汉短裤下的,是老汉除青铜面具外唯一自豪的东西:如同马屌一般,
粗壮无比的巨大肉根!漆黑的肉棒不知多久没有洗过,青筋缭绕,如方天画戟般
直直对向女帝,巨大如婴儿拳头的龟头上,狰狞的马眼处一滴滴粘液滑落,滴到
这女帝日日沐浴的池中……而往下看,那肮脏到难以置信的卵袋是如此的硕大,
简直能听到其中精子游动的鼓荡声,甚至卵袋上都长满了黑毛,足见老者性欲之
盛!

  这就是……哥哥的肉棒子……。女帝痴迷地看着眼前的巨根,情不自禁地在
马眼轻轻一吻。

  「嘶——!!」老汉只觉得肉棒硬到炸裂,大量前列腺液如射精般涌出,汩
汩地涂抹在女帝的红唇上,拼命地想找个洞口刺入,差点就忍不住直接插进女帝
口中。

  女帝看着眼前喷涂粘液的肉棒,万分的好奇,轻吐雀舌,扫过嘴角一点粘液
入口细细品尝,天真与淫荡结合的神色看的老汉肉棒又是一抽!

  「好臭……哥哥,这就是精液嘛?」

  「不是,这只是卵蛋的水而已。」待会儿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射精,老汉暗暗
兴奋想道。

  「那,囡囡要开始帮哥哥清洁了哦。」说着,女帝长身而起,摇摆着一双长
腿走到老者身后跪下。

  正疑惑女帝到底要怎么帮自己清洁的老者,突然感到一阵致命温热的柔软将
自己的秃脑袋包裹住,缓缓地揉动!

  是女帝的奶子!老者甚至能感受到女帝奶子前端那硬硬的乳头在自己后脑勺
摩擦!如此的舒爽几乎让老汉呻吟出声!女帝的奶子十分巨大,如同世上最柔软
的枕头般摩挲着后脑。很快,女帝便清洁完了老汉地后脑勺,轻轻将老汉翻过身
子,女帝将老汉的整个脸埋进了自己的胸口,轻轻地用柔软地乳房按摩着老者地
左耳和右耳!

  这下老者真的呻吟出声了,猥琐的声音在女帝的胸里听着闷闷的,香!软!
温!这就是老者最直观的感受,女帝的奶子带着一股处子特有的幽香,却又有一
股幼儿般的奶香!乳肉包裹住老者,让老汉仿佛陷入乳肉的海洋,极乐的口水溢
出,肮脏的粘在女帝白皙的胸口,老汉感受着女帝的心跳,感觉人间极乐不过如
此……

  女帝清洁完左右耳,奶子移开,老者带着满头的奶香舒适无比。突然,老者
感觉一个硬硬的东西被塞到了自己嘴边,下意识地开口咬住吮吸,只听见女帝发
出一声淫媚无比的娇哼,同时脸颊和一边侧脑再次感受到乳肉的柔弱,感受着嘴
里这一小截物体的香甜可口,这是……女帝的乳头!

  老者疯狂了,他仿佛一个婴儿般拼命吸吮着女帝的奶头,不从中吸出奶水就
不罢休一般。当女帝娇喘着把乳头从他嘴中拉出时,整个乳头变得红彤彤,已经
完全勃起,连乳晕都被吸得鼓了出来!女帝轻轻抿嘴,又抓着另一只奶子,将另
一边的奶头又送入老者口中供其吮吸!……

  看着怀中如小儿般吮吸乳头的老汉,女帝一边用奶子按摩着他的脑袋,眼中
带上了一丝慈爱的神色:是了,自己和哥哥都是孤儿,自然会渴望母亲的爱护,
既然哥哥如此喜欢吸奶子,不如……想到这里,女帝抽出另一只沾满口水的乳头,
将两只肿胀的乳头并在一起,送到老汉嘴边,对着一脸惊愕的老汉,俏脸含春的
说道:「囡囡知道哥哥喜欢吸奶儿……所以……」

  话未说完,已经疯魔的老汉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他一口将女帝两只肿胀
的乳头,连着乳晕一起吸入嘴中!女帝仰头发出一阵无声的娇呼,胸口高速起伏,
细长的脖子都染上了一层红晕,感受着两只乳头在老者的口中被舔,被吮,被吸,
甚至被轻咬,摩擦,乳孔被那舌头狠狠研磨!感受着这剧烈的瘙痒,女帝再也忍
不住,将老汉的整个脑袋按倒丰满的奶儿上,仿佛要用乳香将老汉闷死一般,樱
唇轻启,猛地亲到老汉油腻的秃顶上,疯狂地亲吻吮吸!

  老汉快要爽到发疯了,他真怕自己就这样爽死过去,两只手猛地抓住女帝的
翘臀,像是要将这水蜜桃捏爆一般疯狂揉搓,胯下的巨根对着女帝柔软地肚脐疯
狂穿刺,仿佛要刺破肚皮直达女帝那同样颤抖娇呼的子宫!

  这荒诞的淫戏足足持续了数分钟,当女帝终于将乳头从老者嘴中抽出的时候,
整个奶子上已经是一片腥臭的口水。女帝的屁股,肚脐也是红肿一片,最为淫靡
的便是那肿胀到极致的鲜红乳头乳晕,以及老汉那满头的女帝香唾!

  但是轻解还没有结束,女帝用自己柔软的奶子,一点点的清洁过老汉的胸口,
手臂,脊背,大腿……更让老汉爽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的是女帝那灵巧无比的舌
头和花唇,每当女帝的奶子清扫玩一处,她就一定会用自己的口舌再细细清理一
番!老者的耳蜗,鼻孔,眼眶,每一根手指,漆黑的乳头,满是污泥的肚脐,都
沾满了女帝的香唾,变得呢干干净净!甚至老者那两双臭脚也是如此,女帝先用
乳房细细的摩挲一遍,将长长的乳头塞入每一个脚趾缝清扫,最后用舌头再洗润
一遍。如此一套下来,老者原本肮脏的身体已经变得干干净净,那些淤泥,脏汗,
油腻,全部都跑到了女帝的奶子,乳头,以及那檀口之中,让原先清纯的女帝散
发着一股股难闻的恶臭。

  老者的全身都被清洁过了。

  除了股间。

  女帝下定决心,在老者面前轻轻跪下,,两手将老者粗短的双腿高高举起,
俏脸凑近那人体最丑恶的部位。这里也如同老者的阴囊一样布满漆黑的硬毛,散
发着一股堪称可怕的气味。女帝不禁一阵迷茫,自己真的要舔这个地方吗?

  老汉在等,感受到女帝温热的呼吸,他的下身一阵紧缩。

  女帝一震,眼中闪过一丝决绝的光——都是为了哥哥——将朱唇狠狠的贴了
上去!

  老汉发出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堂堂女帝,绝代风华,在舔他的屁眼!他甚至
能感受到女帝的丁香小舌拼命的伸长,透过那丛丛阴毛深入肠道,转着圈清理,
还有女帝那柔软的樱唇,呼出一阵阵温热的气息,贴着他漆黑肮脏的屁眼轻轻吮
吸亲吻……

  老汉觉得自己已经死而无憾,甚至怀疑这是否是一场梦境,但是下身传来的
一阵阵惊人般的快感让他忘记了所有。

  女帝并没有舔很久的屁眼,很快便抽出自己的小舌头,分泌更多的口水一路
向上舔去,让阴毛如风吹过草地般粘在皮肤上,舌头离开肛门,来到会阴,女帝
细细舔?每一颗皮肤上的微粒——来到卵袋,女帝将两颗睾丸轮和着阴毛流含入
嘴中把玩——最后,女帝的舌头一路顺着包皮系带舔过,来到了这趟清洁的终点:
肉棒龟头。

  此时的女帝已不复之前的清香,事实上,堪称恶臭扑鼻。就算是老汉也受不
了这种浓缩的恶臭,女帝看出老汉的脸色,笑着引过一道池水将自己清理干净,
重回女帝风采。然后跪在老汉肉棒前,对着肉棒轻吐兰气,抬起眼问道:

  「哥哥,囡囡的服侍,还算满意嘛?」

  老汉哪会有不满意的意思,他都快要爽死在女帝的舌头和奶子下了!但是他
仍道貌岸然的喘着粗气,指了指自己已经膨胀成紫红色,满是精垢尿渍的肉棒,
说道:」囡囡,这个地方,你好像还没为哥哥清理吧?」

  女帝闻言,展颜一笑,无比的骚魅和可爱混杂与一体,让老汉都不禁呆了一
呆。

  然后,只见女帝猛地一低头,檀口大张,将整根肉棒全部吞入体内!

  老汉只觉得肉棒进入了一个无比紧窄火热的场所,每一道媚肉都在绞杀着进
入自己的每一道青筋,若不是龟头被一道肉环牢牢箍住,老汉几乎要直接射出!

  老汉仰头,发出一阵如同垂死般的呻吟。

  就如同吞进去时一样,女帝又猛地将整根肉棒吐出,上面已经变得干干净净,
污垢去了哪里自然不必多说。

  女帝仍旧带着那一阵媚笑,看着喘着粗气的老者,再次轻轻地叼起龟头,这
次要缓慢轻柔的多,女帝如同与爱人接吻一般,让小舌与龟头地马眼缠绵,吸吮
着如射精般涌出的前列腺液,一点点地将肉棒吞入,同时抬起老汉的两条短腿,
踩在自己的姣乳上,用乳头按压着老头的脚心,脚趾。同时抬起眼睛,用嘴无辜
天真的眼神,看着如同女人般高潮失神的老汉。

  在如此吞吐百来下后,感受着肉龙上惊人的舒畅与较低软绵绵的乳房带来的
瘙痒,老者终于恢复了一点神智。

  只是一点而已。

  「他妈的贱货!」

  老者再也忍不住,一双臭脚从女帝奶子上拨开,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
拦腰抱起女帝纤腰在空中翻了个个,肉棒在凌空翻转的女帝嘴中狠狠转到,舒爽
的老汉又是一阵哆嗦。只见老汉暴戾地把女帝仰躺着摔在池边,不顾女帝吃痛地
闷哼,两只手猛地抓住女帝两个涨硬地粉红奶头,狠狠地向上提起!

  「呜呜呜呜嗯……!!!!!!!!?????」

  女帝被肉棒塞满的口中发出一阵凄厉的淫叫,嘴中却是丝毫不敢放松!恰恰
相反,随着老汉将她的奶子越提越高,女帝嘴中地吸力反而越来越强!整个硕大
的乳房已经被拉的仿佛炮仗火箭一般,几乎能看到雪白的肌肤上隐隐的青筋!两
根长长的乳头更是被老汉攥紧在手里狠狠的捏搓!纤细的腰肢愈是顺着胸部往上
挺起,整张俏脸便往下抬得愈深,让老汉的肉棒进出的更加顺滑!

  感受着身下越来越强的吸力,老汉破口大骂:」骚货,被人揪着奶子肏还他
妈的有感觉了是吧!说!你是不是他妈的天生骚屄一个!「女帝嘴里被他的肉棒
塞满,哪里说得出话!只能一阵呜呜嗯嗯地拼命摇头否定,给老汉带来一波一波
如潮的快感。看着女帝那不停扭捏抖动的大腿,老者左手猛地放开一只奶子,女
帝拉伸到极致的左奶猛地弹回,颤颤巍巍的抖动,整根乳头已经成了深红色,其
上的奶孔清晰可见,竟是被拉的足足肿大了一倍!老者狠狠的给往左奶上扇了一
巴掌,留下一个深红的掌印,大声命令道:

  「贱货,把你的骚屄露出来给哥哥看看!」

  听到这一声命令,已经被折磨的满脸眼泪的女帝,犹如奴隶般听话地,慢慢
地打开战栗的大腿,将股间最神秘的穴儿大大的展开,仿佛生怕老者看不清!老
汉伸长了粗短的脖子看去,只见那原本如馒头般的阴户已经如花朵般大大张开,
两片阴唇如幼儿小口般一张一合,所见之处一片水光潋滟,显然已经高潮,甚至
喷水不知多少次!

  如此淫荡的景象不禁让老者目瞪口呆,短暂的沉默后,左手猛地再次抓起女
帝左奶,把左奶乳头塞到右手掌心,让右手提着两只奶子,左手疯狂的往奶子上
扇巴掌,直打得两只雪白的奶子颤抖不已,留下一个有一个猩红的巴掌印!而每
一巴掌下去,女帝那大大张开的腿心花穴,就会呲地喷出一股花汁!难怪腿心如
此湿润,堂堂女帝竟如此容易喷潮!

  「还他妈的女帝!青楼里卖屄地都没你这臭屄骚!他妈的处女被人肏着嘴,
揪着奶扇巴掌都他妈这么能喷!你他妈就是天生的婊子!当你妈的女帝!你他妈
下半辈子天天给老子舔脚含屌吧!操!操!操!」老汉越说越激动,被女帝清洁
干净的黑胖的身子上泛起一片片的潮红。老汉眼中闪过一道狠戾的光芒,再次一
手揪住一只女帝的奶子,屁股缓缓后挪,让长如儿臂的肉棒一点一点地退出女帝
地喉咙,感受着龟头的肉棱划过女帝地嫩喉,老汉拼命的忍住精关,直忍得太阳
穴鼓起,眼球凸出如蛤蟆,直到只剩一个龟头还在女帝嘴中,只感到女帝那一张
淫嘴仍在拼命吮吸,舌头不停地在马眼中研磨,不用看也知道,女帝现在一定是
长着一张淫贱到极点的拉长的马脸!

  老汉深吸一口气。然后猛地把两只奶子往后一拉,同时屁股猛地往前一推!!
整根肉棒如同钻头一般全根没入女帝的喉咙!,长满浓密阴毛的巨大的睾丸狠狠
地拍在女帝的俏脸上,带起无比响亮的啪的一声脆响!然后快速拉出,再猛地揪
住奶头,死命一冲!然后再次抽出,又是猛地一冲!睾丸不停地再女帝脸上打着
响亮的耳光,啪啪啪啪的声响连成一片,随着女帝喉咙里的咕噜声,身下嫩穴每
一次冲刺都一起喷出的淫水声,仿佛在这池水旁奏起一阵淫靡到极点的交响乐!

  老汉仿佛在骑着一匹胭脂烈马般疯狂冲刺,那女帝的奶子就好像缰绳,俏脸
好似老汉屁股下的马鞍,而那不停喷洒蜜汁的穴心,便是让老汉冲锋的号角……

  如此冲刺百来下,只觉得腰眼越来越麻,知道射精在即,仰天嘶吼一声,让
整根肉棒带着无数银丝全根拔出,然后以要把卵袋都塞进去的气势,对着女帝的
嘴穴猛地一冲!只听」咕「的一声,老汉只觉得自己的肉棒冲进了另一个空间,
温暖却又刺激,龟头受此刺激,再也忍不住,马眼如龙口大张,精液如水枪般在
女帝的腹中高速喷涌而出!

  只见女帝的嫩屄猛地一缩,然后如水气球般不停膨胀,隔着一层薄肉都能听
见其中疯狂分泌的淫水激荡的哗啦哗啦声!

  画面仿佛一下子定格住,老汉揪着女帝的奶头,整个胯部贴到女帝脸上,恨
不得把睾丸都塞进女帝嘴里,手里还死命的掐着已经青紫的奶头,两条硕乳被拉
成长条,其上布满鲜红的指印,女帝的阴阜牢牢锁住,唯一能听到的声音,竟是
女帝的腹中那隐隐的汩汩声……

  这一画面持续了足足一分钟。

  老汉的射精也持续了一分钟。

  最后,老汉仰天发出一阵舒爽至极的叹息,两手放过女帝已经肿胀变形的丰
乳,任那乳房弹回,仿佛哭泣般颤抖。两只手抱住女帝的臻首,一点点将自己的
肉棒抽出。

  老汉先是感到龟头从那个温热无比的空间中抽出,然后一路划过女帝的食道,
喉咙上那可怖的形状一点点后退,然后是女帝柔软粘腻的口腔,最后,随着」啵
「的一声,老汉的肉棒终于全根而退。

  女帝已经失神的脸上,曾经炯炯有神的美目翻着白眼,一条丁香小舌伸出嘴
外,其上仍有无数银丝——唾液,精液,前列腺液——与老者的肉棒相连,甚至
在空气中仍在兀自不停舞动。而最淫荡的,便是女帝那脸上发红的印记,那是老
者的卵袋扇了百来下的耳光留下的印记,数十根肮脏弯曲的阴毛粘在女帝湿漉漉
的脸上,大部分都留在嘴里和鼻孔中,难以想象女帝的嘴鼻中现在是何等的恶臭。

  看着毫无动静的女帝,老汉可是一点都不担心——人可是女帝!还会被他操
死不成?——老汉啪地用自己的龟头又往女帝脸上打了一巴掌。

  「操,别他妈装死,起来给老子清理干净,贱货。」老汉刚说完,只听女帝
喉咙中一阵咕噜咕噜的沉闷声响,老汉疑惑地低下头。

  「哗啦!」一大坨几乎如固体般的精液,沾染着胃液从女帝嘴中涌出,粘在
女帝的脸上,又被女帝急切呼吸的鼻孔带着阴毛吸回体内,更多的精液随着女帝
抽出的身体涌出,滚下,沾在鼻子上,眼睛上,额头上,一路留到披散的青丝,
最后混入这一池原本澄澈的温泉中。

  随着这一大团精液的涌出,女帝那已经鼓胀到近乎透明的阴唇猛地打开,两
股高温的液体如水箭般射出!足足射出有数米远!激射足足持续了半分钟,落在
远处的地上汇成一片散发着蒸气的水滩。一股液体清澈无色,散发着甜蜜蜜的香
气,而另一股却金黄透明,淅淅沥沥,散发着一股腥臊的气息。女帝赫然被操尿
了!

  看着这淫荡无比的一幕,老汉目瞪口呆,胯下巨大的肉棒竟再次高高挺立!

  看着被自己巨大的肉棒遮住俏脸,兀自抽搐不已的女帝,老汉喘着粗气说道:

  「囡囡,这可怪不了哥哥我啊,都怪囡囡你太骚……」

  说完,矮小的身体从女帝身上爬过,那巨大的肉棒打在女帝的脸上,沾着各
种体液,划过一片青紫的奶头,划过布满红印的姣乳,划过充满精液的纤腰,可
爱的肚脐,让蠕动着的老汉留下一片如蜗牛般的痕迹,最后来到女帝的处女蜜穴
前……

  「囡囡,哥哥要插你的嫩屄肏你的穴,你没意见吧?」

  女帝被精液填满的嘴里响起一阵含糊不清的咕哝,既像是拒绝,又像是邀请。

  「嘿嘿,那哥哥我可就当囡囡你答应了。」

  一只手用力按下硬的快要爆炸的肉棒,让大张的马眼对准微微开合的,粉嫩
的肉蛤,老汉最后再看一眼女帝:毫无动静。

  抚摸着如丝绸般顺滑的腰肢,老汉想象着自己给女帝播种后,她怀胎十月的
样子,让这纤腰鼓起胀大,充盈的乳房从乳头的奶孔里溢出奶水……

  粗腰一挺,整根肉棒如龙般狠狠刺入!

  …………

  ……

  青铜甬道之中。

  白衣女帝手提青锋,一只雪白的素手拈起那青铜面具,放在眼前细细观察。

  在她的身后,一大片的修仙者歪歪扭扭成一团,或躺或趴,所有人都如中了
魔般口歪眼斜,手舞足蹈,嘴里哼哧着无意义的梦呓,偶有听到一个连贯的词语,
也不过是「修仙秘籍」,「长生不老」之类的异想天开。

  这其中尤以那老汉最为疯狂,只见他脸色通红,两眼鼓胀如牛,嘴里如同公
猪般哼哧着,两手死死抓着那带队长老花白的头发,把他的头狠狠地按在自己充
满尿骚味的胯下冲撞。

  「……操……你……怀上……操……」老汉如同其他人一般,嘴里念叨着不
连贯的话语。

  白衣女帝将那青铜面具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星眸流转间带着火热的期盼。
但终究是什么都没有发现。美目里闪过一抹失望的神色,木然将面具扔到一边,
一挥手从一个还算干净的女弟子身上招来一抹香帕,仔细将一双白嫩的玉手擦拭
干净,随手将香帕往众人处一扔。

  躺倒一片的众人连一声惨叫都发不出来,便猛地被一股巨力压至血沫骨渣,
又急速地腐烂发黑,刹那间便只余一地灰烬。

  阴风一吹,甬道间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干干净净。而白衣女帝则更是早
已远去不见。

  …………

  三天之后,青铜仙殿再次沉入地脉,带着修仙界整整一代的年经俊彦和数十
位大能无影无踪。

  举世皆惊。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