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校园邂逅】(第二十三章 重坠爱河)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夜海辰星
2021/05/28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7139字

             第二十三章 重坠爱河

  真是好色冲昏了头脑,竟然完全忽略了赵斐原本的意图。赵斐从开学到现在
用了整整四个月才追到妈妈,即便他再渣,也不至于会让四个月的努力白白浪费
吧?

  我满怀歉意地对那女生说:「不好意思,我现在有点急事,不能去了,要不
你一个人去吧?」

  那女生瞬间沉下了脸,说:「你有什么急事啊?」

  「刚好动漫社有点事情,实在不好意思!」

  「社团那点事能和学生会比吗?」

  「这事很急,我必须要去,真不好意思了!」

  「部长在的时候你一副积极的样子,部长一走你就变脸了是吧?」

  听到她拿赵斐来压我,我也来火了,怒道:「谁要在他面前积极了?你放心,
这事谈成了功劳都是你的,我绝不会抢!」

  「现在倒是说得好听,谁知道你会不会抢呢?」

  本来还对她印象挺好的,没想到她也是个功利心极强的人。于是笑道:「我
都说了不会抢了,你要还不满意,现在就告诉赵斐我去动漫社了!」

  那女生用不屑的眼神瞟了我一眼,扭头走了。

  摆脱了那女生,我立刻赶去车站。由于已经放假了,车站聚集了很多学生,
为防止赵斐发现,我间隔了十几人才站进队。几经折腾,我终于上了班车,虽被
挤在了车门口尴尬的位置,但总算是跟上了赵斐。

  班车开动了,车上人声嘈杂,虽能在人缝中瞧见坐在车厢中间的他们正在聊
天,但根本听不清聊了什么。我也顾不上他人谩骂,便拼命朝车厢中间挤去,终
于靠近了他们。

  「这次还真是多亏你了!」

  「你放心,我搞过好几次了,时间肯定来得及!」

  「那就好!」

  「也真是服了你了,上次说好趁热打铁的,结果啥也没打成。」

  「谁知道她儿子晚上又回去了呢!」

  「那你干嘛不早上去?」

  「我说过早上去的,她胆小,说儿子中午回去,不好见面。」

  「那你大老远的跑过去,就陪她吃了个饭?」

  「还散了散步,坐了一会儿吧!」

  「啥也没干?」

  「还不是亲了亲,抱了抱。」

  「你咋不带她去酒店呢?半个小时也足够把她拿下啊!」

  「她有那么好搞定我用得着费这么多功夫吗?」

  他俩口中的「她」一定就是妈妈了。看来,妈妈那晚果然见了赵斐,只是并
没有失身。如此说来,幸好我及时回家,否则妈妈早已羊入虎口。

  「唉,怎么会让她知道的呢?」

  「没事啦!早点知道也好,让她提前有个心理准备,免得以后埋下隐患!」

  「那你今天搞这么大阵仗有把握吗?」

  「有没有把握都要试一试,对吧?」

  「呵呵,你对女人还没这么用心过吧?」

  「毕竟是第一次泡有夫之妇,还是个比较传统的,经验不足嘛!」

  「不对啊,她老牛吃嫩草,你这应该算降维打击吧?」

  「胡说,年纪越大,顾虑就越多,这可是泡良家,比挖墙脚都难好不好!」

  「好好好!你说的都对!往后就要回家过年了,你这回是打算放假前的殊死
一搏吗?」

  「是啊!我回来以后就没找过她了,为的就是等今天。」

  「为啥不找她?就不怕她这段时间想通了,不喜欢你了?」

  「快五个月了,和我聊天都成了她的习惯,怎么可能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呢?
在她印象中,肯定认为我这段时间还会缠着她。嘿嘿!我就偏偏不找她,颠覆她
对我的印象。」

  「她对你什么印象?」

  「肯定是很轻浮,对感情不专一,擅长花言巧语呗!」

  「嘿嘿!这不是全看对了嘛!」

  「看对了又怎样?关键是要让她感觉到我的变化!你知不知道,女人一旦喜
欢上了一个男人,就会像戴了滤镜一样,自动忽略掉男人的很多缺点,而男人如
果为女人做出了一点点好的改变,女人又会像戴了放大镜一样,看得比谁都清楚。
我这段时间不找她就是想让她明白,我不是无赖,也不是一时脑热,而是经过了
深思熟虑的。」

  「嘿嘿!你小子花这么多心思,别把自己玩进去喽!」

  「开什么玩笑!我是谁?」

  「这次不等陈晨就溜了,也不怕她生气啊?」

  「那没办法了,时间紧迫,只能先顾大的再顾小的了!」

  「我觉得陈晨挺好的,长得漂亮,性格又好,还对你千依百顺,你当心别拣
了芝麻丢了西瓜。」

  「谁是芝麻?谁是西瓜?」

  「你不是废话!那女人年纪那么大,还是别人的老婆,你玩玩就算了,总不
可能和她长久发展下去吧?」

  「长久?现在就谈长久还太早了点吧?我对谁也没想过长久啊!现在在我眼
里啊,有吸引力的才是西瓜!」

  难怪元旦假期的第二天,就没见赵斐找过妈妈了,原来是赵斐有意而为之。
看来我跟踪他是对的,他故意支开我的目的就是为了妈妈。可他准备做什么呢?
为什么要找同学帮忙呢?为什么会提到时间来得及呢?大阵仗是什么呢?殊死一
搏又是什么呢?

  煎熬了一个半小时,总算是下车了。我紧随他们身后,见他们走进了一间美
术用品店。我不想被他们发现,又害怕跟丢,只好在门外候着。

  过去了半个小时,他们提着大袋小袋的东西出来了。随后,他们进了一间餐
馆,我只好再次候在外面。将近四十分钟后,他们走出饭馆,又朝着附近的一家
大型电玩城走去。

  电玩城里是摩肩接踵、水泄不通,我好不容易挤了进去,却发现他俩正在玩
赛车。看着他俩激动的神情,我开始为自己的行为后悔了。

  想来他们只是为了采购画画用品,我却一直傻不拉几地跟着,站了一个半小
时的车程不说,还强忍着没吃午饭。赵斐算什么东西,兴许只是和同学打打嘴炮,
凭什么值得我这么在意?

  愤怒之下,我买了游戏币,坐在了拳皇街机前。几套连招加上隐藏必杀,瞬
间暴虐了对面的菜鸟。我本来只想泄泄怒火,没想到对面的几人倒是和我杠上了,
一个个轮番挑战。一场又是一场,我越战杀气越盛,仿佛当年称霸机室的感觉又
回来了。

  到了下午四点,饥饿和疲惫才让我意识到自己无法继续了。下机后,我绕着
整个电玩城里找了一圈,也没发现赵斐和谢龙裔。无奈之下,我只好在附近的饭
馆饱餐了一顿,再打车回了家。

  今天是周二,家里没人。我想起李凯和季阿姨元旦假期在楼上睡了一晚,也
不知房间被糟蹋成了什么样子,便上了二楼。走进他们睡过的两个房间,房间内
都是干干净净、床被整齐。虽说没瞧出什么淫乱的痕迹,但自己却泛起了浓浓的
困意。也管不了是谁的房间了,我关上门,倒床便睡了。

  醒来之后,窗外一片漆黑。点开手机,已经是晚上11点半了。我急忙点开
监控,看见妈妈正在被窝里熟睡。只要妈妈在家,我便安心了,不论赵斐是否找
过妈妈,至少妈妈并没有让赵斐得逞。

  我正准备退出监控APP,床头柜上的手机竟然亮了,随即响起了铃声……

  妈妈开了灯,迷迷糊糊地拿起手机。看向手机后,她瞬间清醒了,脸上甚至
还显露出了些许激动。很快,她又陷入了犹豫,迟迟没有接听。

  铃声终于停了,可妈妈依然拿着手机。没过多久,铃声又响了,只是并非电
话,而是微信视频。

  随着铃声逐渐变大,妈妈的情绪似乎愈加激动,连紧握手机的右手也在微微
颤抖。

  难道妈妈很想接听,却又在强烈克制?对方会是赵斐吗?

  铃声停止了,妈妈仍然没有放下手机。手机没再响了,妈妈激动的情绪渐渐
消逝了,眼眶中却泛起了泪光,仿佛只剩下了忧愁和痛苦。

  突然,视频铃声再次响起,只见情绪才刚得到平复的妈妈再次紧张了起来。
这回,妈妈没犹豫太久,便接通了。

  「婉玉,睡了吗?」

  是赵斐的声音,果然是赵斐……

  「怎么不说话呢?」

  「不是说好了不联系了吗?」

  「我知道,可是我还想再见你最后一面。」

  「见了又有什么意义呢?你要尽快把我忘了,回到你的女朋友身边。」

  「可能忘掉吗?男人和女人不同,女人只要有了新的感情,就能把上一段感
情忘得彻彻底底,而男人的每段感情,一辈子也忘不掉。」

  「哼哼!那又如何呢?我们在一起本来就是错误的,你还年轻,我不想耽误
了你。」

  「你不是说过,会珍惜和我在一起的时间,不让自己留下遗憾吗?」

  「我是说过,但前提是你还没有女朋友。」

  「你以为没有女朋友就不会耽误我吗?我只喜欢你一个,心思全都在你身上,
还会去关注其他女孩子吗?」

  妈妈沉默不语。

  「先披上件外衣吧!这么冷容易着凉!」赵斐说。

  「不冷,家里开了地暖。你说的没错,我之前已经错了,现在不能一错再错
了。」

  「不是的,你如果觉得耽误了我的恋爱是错的,那我影响了你的婚姻又算什
么呢?岂不是远比你错的多得多?我想说的是,我们在一起是两情相悦,不存在
谁对谁错,也不存在谁对不起谁、谁耽误了谁。」

  「那你何必要骗我呢?」

  「我了解你,你凡事都是先替别人着想,如果我告诉你我是有女朋友的,你
还会和我在一起吗?」

  「确实不会!」

  「可我喜欢你,一见钟情的那种,真的不想错过了你,我知道你有家庭,之
前也想过很多,但心里还是控制不住。」

  又是一阵沉默。

  花心就是花心,还什么一见钟情,还什么控制不住,这分明都是渣男的诡辩。
可妈妈竟还沉默了,难道已被赵斐的话打动了吗?

  妈妈望着屏幕,惊讶地问:「这么晚了,你怎么还穿着羽绒,你这是在哪呢?」

  「你猜!」

  「你……你在我家楼下?」

  「我不是说了,还想再见你一面吗?」

  「我还以为你只是想视频见见。」

  「可以出来吗?」

  「可……可我已经睡了!」

  「我已经放假了,今天来就是为了见你一面,见过之后我就会回家了。不过,
现在外面有点冷,我不该这么晚约你的,如果你不愿出来,就早点睡吧!」

  「那你呢?」

  「呵呵!我没事的!」

  妈妈没有说话,似乎是在犹豫了。可这分明是赵斐有意在博取同情,连我都
能看出来,难道妈妈会感觉不到吗?

  「你等我一会儿!」

  同意了?妈妈还愿意再见赵斐?难道只是为了见最后一面吗?可即使妈妈是
这么想的,赵斐也不是啊!

  视频的那一头没再出声,确实,赵斐也不必再说什么,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放下了手机,掀起了被子,推开了柜门。戴上蕾丝文胸,穿上塑身秋衣,套
上羊绒线衫,披上呢子外套。明眸皓齿,笑靥迷人,乌黑的长发,雪白的肌肤,
高耸的乳房,丰腴的臀部,镜头前贤惠的家庭主妇转眼间已变成了妩媚的都市俏
人。

  妈妈拿起手机,问道:「你现在在哪?」

  「我就在你家小区外不远,你照我说的走吧!」

  很快,门外响起了关门声,我随即起身,追了出去。

  对了,赵斐白天就找了谢龙裔来帮忙,现在凌晨才来诱骗妈妈出门,难不成
还准备对妈妈硬来吗?别说妈妈了,换作是我也斗不过他俩啊!想到这,我的脚
步更加急促了。

  午夜的街道,少去了人车的喧嚣,远离了闹市的繁华,仿佛能听见的只有天
地间的潇潇风声和自己的怦怦心跳。白天的人们,在各种人情世态、纷繁事务的
笼罩下,纷纷隐藏了真实的自我,只有当夜幕降临,当大地恢复了平静,当远离
了纷扰的人群,人们才能静心思考,才会聆听内心深处最真实的声音。

  妈妈出了小区,向左走了三四百米,再穿过马路,进入了一条幽深的巷子。

  假如只是为见一面,在我家楼下就可以了,用得着让妈妈跑那么远吗?巷子
的尽头是哪里呢?在我印象中,好像是片即将拆迁的老民房。赵斐引妈妈去那么
荒凉的地方,难道正如我猜想的那般?可是,为什么前方的妈妈脚步从容,仿佛
对自身的处境没有一丝警惕呢?

  穿过了小巷,映入眼帘的是一幢幢陈旧的民宅。这里的居民早已搬迁,路灯
也不亮了,只有屋檐下淡淡的月影,为本就沉寂的老宅增添了几分神秘。

  赵斐和谢龙裔去哪了?难道他们正在某个角落窥视着妈妈,等待下手的时机?
我躲在了巷口民宅的后面,心中无比忐忑。

  妈妈走到了老宅的前面,四处张望了一番,对着手机问道:「我到了,你在
哪呢?」

  「你再往老房子侧面走几步!」

  「出来吧,别神神秘秘的了!」

  「再走十步,十步就好!」

  妈妈无奈地又走了十步,问道:「人呢?」

  话音刚落,一束强光照在了妈妈的身上。妈妈立刻侧过脸,闭上了眼睛。这
时我才发现,原来妈妈身后的老宅墙壁上,竟是一副精美的彩绘。

  暗淡的夕阳下,金色的树林里,银杏漫天飞舞,男女深情相拥。层次鲜明的
色彩,清新唯美的画面,令人心驰神往、陶然而醉。情窦初开的年龄,遇上了怦
然心动的女孩,一段美好而青涩的故事仿佛浮现在了眼前……

  妈妈缓缓地睁开眼睛,瞧见灯光后走出的人影,不禁娇嗔地低下了头。出来
的正是赵斐,他走到了妈妈身边,深情地望向了妈妈。

  「叫我来这做什么?」

  「这里安静,不会有人打扰啊!」

  「不就是见一面嘛,谁还会打扰你呢?」

  「不只是见你一面,我还有礼物要送给你。」

  「你真的什么也不用送的,快把灯关了吧,有点刺眼呢!」

  赵斐微微一笑,说:「你看看你后面!」

  妈妈转过头,这才发现了墙上的彩绘,不禁瞪大了眼睛,失声道:「哇…
…」

  「喜欢吗?」

  看了许久,妈妈才惊呼道:「这……这都是你画上去的吗?」

  「这就是送给你的礼物。」

  「你画了多久?」

  「大概十个小时吧!不过不只我一个人,还有我的好朋友一起。」

  「他人呢?」

  「去宾馆了啊,难道还要留下来当电灯泡呢?」

  妈妈单手掩面,笑得即羞涩又甜蜜。

  此刻我才明白,原来追求浪漫是女人的天性,即使年龄逐渐增长、生活日趋
平淡,也不会消失殆尽。今夜梦幻般的场景对于大多数女人而言,或许只存在过
幻想,却一辈子也未曾经历。如果没有赵斐,妈妈也只会和众多女人一样,然而
她偏偏遇见了赵斐。

  「婉玉,这段时间我考虑了很久,我真的很喜欢你,你不要离开我可以吗?」
赵斐深情地说。

  妈妈泪光闪动,低声说:「这段时间我也很想你,但我还是会逼着自己不找
你,因为我只想让你尽快回到原来的生活。」

  「可我的生活里不能没有你,你已经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了!」

  「别这么说了,你和你女朋友的感情还是很好的,我不想成为那个破坏你恋
爱的第三者,如果你女朋友发现了我们的事,一定会很难过的,我是女人,能明
白她那时的感受。」

  「那你之前又忍心让我做你婚姻里的第三者?」

  妈妈低下了头,似乎已无话可说。

  「我不介意你有老公,你为什么就这么介意我有女朋友呢?是觉得我不够专
一吗?那如果我和她分手了,就可以一心一意对你,你也不用害怕成为第三者了,
这样可以吗?」

  「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

  「那你是认为你和你老公的感情已经淡了,而我和女朋友的感情还算正常,
心里不平衡了?」

  「不是,绝对没有,我只是希望你能和她好好的,不要被我拖累了!」

  「你怎么会拖累我呢?是我离不开你啊!我以前就说过,她确实对我很好,
我对她就像是一种责任,不能说抛弃就抛弃,就像你和你老公一样,如果只能选
一个的话,我一定会选你。」

  妈妈再次沉默了。就在这时,赵斐忽然搂住了妈妈,并将妈妈的头按进了怀
里,妈妈闭上了眼睛,眼角的泪水划过了脸颊。

  还是花言巧语,还是鬼话连篇,只是换成了浪漫的场景,妈妈还是接受了赵
斐。难道赵斐的欺骗就一笔勾销了吗?难道你甘愿退出的承诺已抛之脑后了吗?
可即便如此,难道为人妻母的事实也不复存在了吗?

  妈妈推开了赵斐,并握住了赵斐的手,柔声道:「傻瓜,这么冷的天,还在
这画画,也不怕冻着了!」

  「其实也没有很冷,特别是想到你见到以后的样子,就更有激情了!」

  「还说不冷,手都是冰凉冰凉的!」

  赵斐微微一笑,在妈妈的额头上深情一吻。

  妈妈疑惑地问:「我们的事情,你那个好朋友都知道了?」

  「嗯!我只告诉过他一个人。」

  妈妈靠在了赵斐怀里,羞涩道:「你还真敢和别人说了,就不怕人家笑话你
呢?」

  「不会的啦!他很了解我,我喜欢的人他一定会全力支持的。」

  「哼!你有多少喜欢的人呢?」妈妈娇嗔道。

  「只有你啊!」

  「是吗?那晚会的女主持人呢?」

  「你是听谁说的呢?」

  「我……我看了你们晚会的视频,感觉她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

  「我和她有什么关系啊?只是一起主持了一个晚会,彩排过几次而已,就算
她对我有意思,我也对她没有任何想法啊!」

  「那你听好了,以后除了我和你女朋友,你不许再乱勾搭其他女孩子了,否
则我再也不会见你了!」

  「遵命!亲爱的!」

  妈妈搂住了赵斐,脸上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拥抱了好一会儿,赵斐说:「已经很晚了,我……我该去宾馆了。」

  「你去找你那个朋友?」

  「对啊!」

  「这么晚,他还没睡吗?」

  「可能已经睡了,没事,我现在给他打个电话吧!」

  「等等!」妈妈说完,犹豫了一会儿,吞吞吐吐道:「他今天应该很累,你
就别打扰他休息了,不如……不如你还是……还是跟我回家吧!」

  什么?让赵斐回家?难道妈妈要将我们家变成她和赵斐的二人世界?难道赵
斐在妈妈心目中的地位已经可以和家人相提并论了吗?

  赵斐欣喜地望着妈妈,问道:「这……真的可以吗?」

  「家里又没人,再说……还有三间客房呢!」妈妈羞涩道。

  客房?难道你让一个陌生男人睡在客房,就在情理之中?再说了,你明知家
里没人,还会让他睡客房吗?即便你会,他也不肯啊!

  赵斐满心欢喜地点头道:「嗯,那好!」

  妈妈再次望向了墙绘,叹息道:「唉,这里的房子迟早要拆的,这么美的画
真是可惜了!」

  「没事的,你要喜欢,我以后再给你画呀!」

  「好吧!画里的男孩和女孩到底是谁呢?」

  「还用问吗?当然是我和你啊!」

  「骗人,我哪有那么年轻?」

  「是吗?那大不了下次我给自己加点白发和胡须,这样我们就成了老夫少妻
了!」

  「贫嘴!谁是你妻子了!」

  「哦!那就只能先做我的女朋友喽!」赵斐一手拉着拖箱,一手挽着妈妈,
朝家的方向渐渐远去。

  为什么赵斐的每个错误,妈妈都选择了原谅?为什么家庭破裂的风险也阻碍
不了妈妈投入赵斐的怀抱?是赵斐的手段高明?还是妈妈太迫切需要男人的关爱
呢?赵斐毕竟才比我大了一岁,难道他的心思和伎俩还能逃过妈妈的眼睛?

  站在凌冽的寒风中,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流离失所的感觉油然而生。自己
的家不能回,自己的床不能睡,自己的母亲也不再属于自己了,那自己又该何去
何从呢?还要维持家庭的现状吗?维持现状的代价就是任由他们为所欲为吗?此
时的我,真是欲哭无泪……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