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承父余业】第十章:危机意识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一生缘
2021.8.18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4225

              第十章:危机意识

  不知不觉时间往前推进两天,这两天我很忙,单是将自由股全部抽底掉,就让
我头皮发麻。零零散散12300多个散户,只是统计这一项工作,就让我肝肠寸断。

  魔都银行秘密融资70亿,第一轮14亿资金已到达我公司B类公司账户。

  缩减岗位的决策书放在我的办公桌上,我却迟迟下不定决心签上字。这些人
我爸在世的时候都好好的,轮到我接手,却让他们失去工作,我的心里有些不是
滋味。

  前线上面高资金高投入,回本周期长。后面又是运营,品牌形象维护。如果
无法简单直接的从股市里面集金,前端研发肯定会搁置,这是我最最不愿意看到
的情景。

                ——

  离开公司,谜一般的,我转向了青年路——我妈她闺蜜王婉卿家里的方向。
两天过去了,再怎么尴尬的事实始终是要面对的,之前我端着架子拉不下脸。想
了两天感觉还是得去找我妈亲自问问。

  王婉卿住在尚东国际城,没多远的路程。公司给我配的有车,不过我自己的
驾照没有下来,一直不太敢开。所以我喊上司机,让他把我送过去。

  电话拨通过去,我妈的,一如既往,还是没通。打王婉卿的,没几下就通了。

  电话里面传来滋滋的电流声,我还未开口说话,那头女人的浓重喘息声把我
的脑子砸了一下,我愣住很久。随后深呼吸一口气,颤音开口问道:「王姨,我
妈呢,你让她接电话……」

  「她呀,她在洗澡呢,现在不方便接电话。你有啥事跟你妈说的,跟我说呗!
我等会儿帮你转告给她。」王婉卿呢喃几句,给我的感觉仿佛是在嗑瓜子晒太阳
之后的幸福温存。总感觉和平时不太一样。

  我的心沉入了湖底,一个不好的念头,突然出现在脑子里。于是不由得催促
前面的司机,让他开快点。

  「那我就直接等着,电话不要挂断,我有些重要的事情要跟她说。」我努力
把语气平静下来,似乎掩饰的毫无瑕疵。

  王婉卿「嘿嘿」一笑,是的,就是「嘿嘿」一笑。嘴里是似乎吃着什么东西,
验了一下,清清口腔,这才把话说囫囵:「小子想你妈了?我记得你跟你妈关系
不是不好的嘛?」

  我打开车窗,不由得胸闷气短。

  「不算好,但她是我妈。」

  「你真的和某个女人睡过了?你妈有些生气。」

  我扶额头疼,果然还是被王婉卿知道了,她俩还真是好闺蜜啊。某个女人,
还能是哪个女人。

  这种问题一时间让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阿姨也不是怪你,就是,你想办法哄哄你妈。之前你妈跑过来的时候我还
以为她受了多大的委屈,问了好久才说你跟某个女人搞在一起了,一张脸冷了好
久。我先做瑜伽,把手机就放在这里,不挂,等你妈出来后我就拿给她……」

  「做瑜伽?」我自动忽略前面的话,有些生气。

  「是啊,人家没你妈天生丽质,身材高挑,想要好身材只能后天训练咯。」
电话那边随即响起了温柔的音乐,戴上降噪耳机音量开到最大,我甚至能听到王
婉卿的轻喘。

  一声合门响,随着拖鞋「啪嗒啪嗒」的走路踩地板声,我听到了另外一阵呼
吸声,呼吸声说了一句「差不多行了」就被吹风机呼啸着遮掩而过。女人应该在
吹头发。

  「下午你去不去?」吹风机停了,我又听见了呼吸声。

  「不去,没什么好玩的。」王婉卿急促的喘了喘,「鼓登」一声,好像坐了
起来。拿起水杯,「咕叽咕叽」,水流顺喉道而下。

  「不去不好吧……」

  「人家是想去见你的,我去干嘛呀……我的姐姐啊,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
啊……」

  呼吸声振动起来:「不是,我一个人去总觉得很那个什么……」

  「那什么?」

  「别扭……」

  那边的电话不知道被王婉卿放在哪了,耳机里传来了刺耳的杂音。

  好一片刻,声音才清晰起来。

  「哎你看我这记性,刚才你儿子打过来电话,说有事情跟你说。让你接电话
来着……」

  「我儿子电话?」呼吸声语气惊讶。

  「给你接……」

  伴随着「呼呼」声,手机好像被呼吸声拿到了手里,于是急促的呼吸声好像
带着一波波热浪打入我的耳朵里。我沉默几秒钟,随后还是主动开口:「你准备
去哪呢?」

  「老同学十几年不见了一起约了一下……」

  「算是同学聚会吗?」

  「也不算是,就几个人,当年玩的最好的几个人……」

  「哦……」又是一阵沉默。

  「你回家吗?家里没人太冷清……」

  电话那头等来的是比我更长的沉默。

  「再过几天吧……好了不说了,到时间了我得走了……我把电话还给你王姨。」

  王婉卿对着电话说了句:「挂了,小青」就「佟佟佟」的不知道去了哪里。
然而不知道是她刚做过瑜伽手中有汗的原因?我这边手机显示的是通话时间读秒
仍在继续。

  大约窸窸窣窣了两分钟,一声沉闷的「卿卿」从另一房间里传来,听起来似
乎有些距离。倘若不是耳机超宽频的解析,我还真不一定听得出来。

  「卿卿,」声音又喊了一次,「卿卿,给我拿包卫生巾来……在我包里……」

  「来了来了,」王婉卿的声音由远及近,最后直接靠在边上,然后是包包拉
拉链的声音。

  「放哪了?」

  「内层里面,就一张,等会儿用了还得下去买一个。」

  「这个粉红色的?」

  「对。」母亲应道。

  「怎么还有包黑色的东西?」

  「什么黑色的东西?」母亲问。

  「杜蕾斯啊……」

  我深吸一口凉气。尽管我以前不肯承认,温小亚她虽然是我妈,却并不具备
「母亲」属性,她以前的所作所为也和一个「合格」的母亲无关。但是当我听到
我妈包中的「杜蕾斯」三个字之后,心中的愤怒已经让我封锁了我的表情。我使
劲的搓自己的裤腿,一遍又一遍的,仍然不敢相信耳朵里的一幕幕。一股子被侮
辱的委屈情绪抬上心头,「母亲」这个称谓多多少少或许有些可笑。

  我没能听到母亲的回复和解释电话就被挂断了,可能王婉卿发现手机还在亮
着屏通话中,手重新按了一下屏幕。

  只有半小时的车程在我脑子里胡思乱想中结束了,下了车我就直奔王婉卿家
里而去。

  敲敲门,磨蹭了好一会儿门才开,王婉卿敷着一张面膜,惊讶问道:「小青
你咋来了?」

  「我妈呢?」我开门见山。

  「刚走。」

  我「哦」了一声,随即下楼重新打车,拦住出租车被问目的地的时候,我才
想起来我还不知道我妈她要去的地方在哪。

  随即拨通王婉卿的微信电话,我直接开门见山,问道:「我妈她们去的地方
在哪?」

  王婉卿轻笑一声,脸上的肌肉颤抖着不能动,所以有些皮笑肉不笑:「你妈
啊不让我告诉你……」

  真的有些莫名其妙!

  温小亚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说给我!」

  「你妈不让!」

  我冷着脸:「5000!」

  「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你妈同学聚会,你又不认识你去干嘛?」王婉卿扯
动着脸上的皮肉,说话变了音质。

  「一万!」

  「唉小青你这是何必呢?你妈她也有自己的生活……」

  「两万!最后一次!别逼我。」我忍着怒火,一字一字说道。

  「成交!」王婉卿挂断了电话,在我微信转过去两万块钱之后发来了地址。

  「万和大酒店6层6609。」

  问清楚地址后,出租车一股脑的冲了出去,可我还是感觉耽误了很长时间。

  半个小时后,我冲向万和大酒店。

  眼前的6609牌子金光闪闪,颤抖的手敲了敲门,我稳住呼吸,整理下衣角。

  「谁啊?」一声粗犷的男声传来。

  我更急了。于是道:「先生,本酒店现在推出免费送餐饮水果的服务,请问
您需不需要?」

  「送水果?拼盘?」男人打开了门。

  开门瞬间,我一脚踢过去,用尽了我平生最大的力气。男人直接飞了出去,
重重的倒在地上。

  收回腿后我紧张打量房间里面的格局,在床上发现了脸色红润的温小亚。

  一股子热意冲上脑尖,我对着躺在地上的男人又狠狠地踩了两脚。

  男人躺在地上无力的呻吟,似乎刚才开门那一脚我踹在了裤裆里:「日你妈
哟……疼死老子了」

  母亲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脸上的红晕久久不退,上半身衣服已经被褪到露肩,
我给她悄悄提了上去。随后一用力把她抗在肩膀上走出了6609。

  「你个瓜娃子你别跑!可赔老本咯……」

                ——

  坐在床上等着母亲脸上的红润消退,渐渐药醒。

  「嘤咛」一声,温小亚她睁开眼睛了。

  张开嘴就问:「我这是在哪?」

  「在家,我房间。」我平淡的回复她道。

  温小亚挣扎着坐起来,揉了揉头,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我怎么会在这……」

  我气笑了:「这是你家你为什么不能在这。」

  「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是什么意思,意思就是你家是尚东城?你去王婉卿家里干嘛?
就因为我操了王倩倩?」

  我冷目急视在母亲身上,希望她回答我。

  母亲沉默半天,叹了口气。

  「不想面对有些事情竟然逐渐成为真的……」

  「好,不说其它的,就说你手机怎么老是打不通?」我忍住愤怒。

  「我手机坏了……」

  「现在的手机哪有这么容易坏?」我明显的不相信这个破理由。

  「nou!你看……」说完母亲就把手机递给我,从外观上没什么问题,但
是却没法开机。

  「那你为什么会去6609?」我再次问出了这个致命的问题。

  温小亚烦恼的揉了揉头发,急躁说道:「哎呀你烦不烦啊,我是你妈,不是
你女朋友。我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你爸一点财产继承权都不给我,我继续
呆在这个家里喝西北风吗?」

  我伸手去抚摸母亲的面额,渐渐的,一滴眼泪从母亲眼角滑落。像是惊弓之
鸟,一下子警醒了我。

  我收回手,说道:「我也没缺你吃穿住……」

  「可是这个地方正在慢慢的剥离我的精神寄托……呵呵,就当我前二十年的
岁月埋葬在了你爸死去的那一晚吧……」

  我出奇的愤怒,起身抱住母亲,反驳训斥道:「不,你还有我,你还有我,
你还有一个儿子。不许你胡思乱想……」

  母亲像是一个木偶一样,任由我抱着:「可是,我的儿子对我并没有感情对
吗?我也没有尽职尽责做到一个母亲应该做的,对吗?这对于我们两个人来说,
都是伤害,对吗?」

  一连三个「对吗」把我问的是哑口无言。我只能手中加大力气。

  「青青,放开吧,我难受……」

  放开,怎么放开?放开让我的母亲去投入别人的怀抱?

  「不,我不!你是我妈!我不允许你去追求自己的幸福。还有谁说你的儿子
对你没有感情的,我对你有感情,有感情,有感情!有感情……」

  我松开母亲,悲哀而又渴望。捧住她的脸,对视她的眼睛,像是复读机一样:
「有感情,有感情……」

  「我不许你走!」不知不觉,在祈求中,一丝丝凉意划过脸颊。

  母亲伸手抿去我脸上的泪痕。主动把我抱在怀里,我们听着彼此对方的心跳,
猛烈激昂,逐渐同步在了一起。

  「我知道了,我知道我的儿子对我有感情了。妈不走……妈以后的生活就看
着我儿子过好不好?」

  我抱紧母亲,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她身上的香气,激动的哭了出来。母亲拍着
我的后背,犹如我记忆里还是婴孩时代的模样……

  未完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