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致远】第十三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宁静致远
2021年5月29日首发第一会所
字数:10248

             第十三章  大叔

  第一次车震自我感觉还是良好,休息两分钟后,我问凌云她备用的衣物在那
里,我给她拿出来穿上,她说她自己拿就行,车内弥漫着汗水和淫液的味道,在
这个狭小的空间一时挥散不出去,凌云从后备箱里拿出一套职业装穿上,嘴里抱
怨着下次得放内衣在车上,没穿内裤不舒服云云。

  摸着我兜里湿透的内裤,得像个办法给她解决掉,不能一直让她挂空挡。车
震后时间已经来到中午,我们得先找个地方吃饭,从山里出来,进入公路,正好
不远处有个商场,到商场门口,她说要先去买点东西,叫我自己去停车,我们说
好在一家中式快餐店汇合。我来到停车场后,先找了个卫生间把凌云的内裤清洗
干净,放回车里后排的换气出口处,用跳蛋压着,一会到目的地就被空调吹干了。

  弄完到约定好的中式快餐店,凌云已经比我先到,点好了菜品,看到她旁边
有一个装衣服的手提袋,我问她买了什么,她说是职业套裙,没穿内裤穿裤子太
不舒服,一会去车上换上裙子,我问她要不要开个钟点房冲凉,她想了想说,算
了,怕控制不着,又来一次耽误工作。

  吃完饭启程到我们先前沟通的代加工厂已经接近下午四点,我和凌云商量后
没有提前打电话,先悄悄的进村,看看人家的卫生条件和工作状态。凌云的内裤
放在空调口早已吹干,上车后她就把西裤换成裙子,到目的地时,她犹豫要不要
穿内裤,在我的建议下,她最终还是穿上。

  我们找的代加工厂是专门生产各种预包装食品的工厂,刚到厂门口,人家的
安保人员根本不让进,好说歹说,递烟,都不行,人家说了,厂外人员没有预约
根本不让进,被厂里的监控拍到要一个人罚款五百,我说这罚款我出,人家安保
人员说,也不行,不仅要被罚款还和年终奖挂钩,错误犯多了还会被开除,我没
有继续在为难安保大哥,经过和他的一番交流,我对这个厂的印象挺好的,起码
在管理上没有问题。

  回到车上,我打电话给一直对接的陈总,他是这个食品代加工厂的销售副总,
联系到陈总后他说今天他没有在厂里,然后又说道现在他的同事也快下班了,看
厂时间也不够,让我们去厂对面的一栋楼,那是他们工厂的行政办公区域,他安
排人来带我们去吃饭,在找个酒店住下,明天上班时间在他办公室见。我推掉了
陈总的安排,说我这边考虑一下,一会给他回电话。

  打完电话我把电话内容告诉凌云,她说要不就在这边住一晚,明天在把这事
办了,我说可以,但是得她给我老婆打电话请假,她说这个没有问题,但是觉得
这个电话我自己打要好些,想想也对,我就下车给陈总打了电话,确定明早去他
办公室。然后组织了下语言,给老婆打电话过去,没有我预想的那么恐怖,老婆
就交代了开车主意安全,让我照顾好凌云,又告诉我今晚晚上有个他们公司和我
以前公司的联谊活动,参加完回家给我保平安,就挂了电话。

  每个城市大型的装饰公司与家装建材公司都是商业合作伙伴,再加上老婆她
们公司的冷总听说与以前公司的刘总关系十分密切,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反正在
公司几年,我从来没有见过刘总老婆,只传言谁谁是他小三,老婆也从来没有看
到过她们公司冷总的老公,不过她们冷总的作风正派,没有一点负面消息,又是
做设计出身,基本不应酬。

  挂完电话,我看到凌云也在车外游荡着打电话,我没有打扰她,自己坐进车
里,又拿出手机,翻看微信,我去,佳杰1点多的时候给我发了几条微信,一开
始是一张自拍身体的照片,好像是一个穿着黑色内裤,白色裙子的女人,我就晃
了一眼,继续看他下面发的文字,果然,这家伙,他说和老婆玩猜内裤的游戏,
今天他输了。他说他没想到老婆会穿黑色的内裤,我看到是黑色,又重新看图,
把图片点开放大,看到是那天和老婆逛街时,她新买的内裤,当晚叫她穿,她说
新内衣要用开水烫一下才能穿,当时我为了老婆的健康,没有强求,没想到第一
个看到老婆穿黑色内衣的是佳杰,这妮子,是故意穿黑色的内裤和佳杰玩游戏的,
虽然他们还没有做爱,佳杰也是真的把她撩开心了,这不得不让我好好学习啊,
嗯,欲擒故纵?就是欲擒故纵。

  我继续看着佳杰的留言,他说今天他们玩游戏的时候他猜老婆穿的是白色内
裤,老婆说错了,他微信视频打过去,让老婆把手机放下去给他看看,证明对错,
老婆没有同意,挂了电话后几分钟就发了上面那张拍内裤的照片,佳杰说这个游
戏得有卧底,不然他很难猜对,我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如果如老婆说的那样
的惩罚,我可以当这个卧底,不过我还是不放心的给佳杰回了个信息问他惩罚是
什么,这时凌云已经上车,她问我聊什么呢,脸上一副开心的样子,我把手机给
她看,她慢慢的看完张口就骂我是真的变态,真怕她那天被我也卖了,这时微信
响起,是周佳杰发的,内容和老婆早上说的一模一样,我让凌云给他回个OK,
凌云回完,说这个周佳杰花花肠子真多,也是个时间管理大师,为了撩你老婆,
都不休息的。

  我才想到,对啊,他在美国,还要工作,不得不佩服啊。凌云又说刚才给这
面的朋友打了电话,一会一起吃饭,她在网上定了个吃饭附近的酒店,先去冲个
凉,休息一会再去吃饭,凌云说完,拿手机打开酒店的定位。

  到酒店办理完入住后,我们进入房间,这是一间五星级酒店的大床房,宽阔
的房间有会客的沙发茶几,办公的简易书桌,两米多宽的定制大床,白色的床单,
枕头,被子。磨砂的干湿分离玻璃,卫生间里有浴缸和淋浴,我抱着凌云吻着走
向沙发,她拒绝我说,晚上再来,一会要多少喝点酒,怕现在做了影响喝酒的状
态,她可不想在朋友面前喝醉,我听话的放开了凌云,她在我面前脱得一丝不挂,
问我要一起洗不,我说我怕忍不住,让她先洗,她走进浴室后,我站在落地玻璃
前看着窗外的风景,还用手试了试玻璃的牢固性,心里有了邪恶的想法。

  不知道过了多久,凌云裹着浴巾从浴室走到我身后,贴着我的后背抱着我,
问道。「想什么呢。」

  我没有避讳,直接说。「你说我们在这落地窗前做爱是不是挺爽的,我刚才
试过了,这个钢化玻璃很牢固,」说完我转身抱着凌云。

  凌云推开我,应该是想到了不可言喻的事,脸色微红的叫我快去洗澡。

  吃饭的地方是当地一个十几年的川菜老店,我一直对川菜有些研究,川菜分
为上河帮,下河帮,小河帮。上河帮的代表名菜有夫妻肺片,麻婆豆腐,樟茶鸭。
下河帮的代表名菜有毛血旺,辣子鸡丁,水煮鱼。

  小河帮的代表名菜有梭边鱼,水煮牛肉,等。上河帮又被称作成都菜。而小
河帮出自自贡,其历史体现了一种好走极端的风格,其中又分为盐商菜,盐工菜,
会馆菜三大支系。下帮菜就是渝庆菜了,外界称为渝派川菜,更偏重于麻辣口味,
但渝庆人更喜欢叫它渝庆江湖菜。

  刚到门口,一身正装的年轻漂亮女人问了凌云包房号后,带领我们走向六楼
的独立包房,凌云走在我前面,她换回了白色的衬衫和藏青色的西裤,踩着五厘
米的高跟鞋。领路的年轻女人不像是服务员,她身上穿的衣物质量,仪态气质,
不是这样的店该有的。还没想明白,就走到了门口,领路的年轻女人敲门后打开
包房的大门,一位秃顶的高鼻梁大叔把我们迎在门对面的主坐,凌云给秃头大叔
说我是一家之主,秃头大叔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请我入座,凌云也在我旁
边坐下,这时,进门后,站起来的几人看到秃头大叔坐在我旁边后,也纷纷坐下。
包房大概有70来平方,仿古的装修风格,房里摆放的物件都是高等木材镂空的
雕花工艺,电动的旋转餐桌,实木的镂空雕花座椅,金丝楠的实木地板,我万万
没想到这样的县城还有这样奢华的饭馆。

  秃头大叔让年轻女子准备上菜后,首先指着他旁边一位30左右岁,五官端
正,一脸正派,身材丰满一身白领打扮的美女介绍道。「这位美女是我们县法院
的副院长兼民事庭的杨院长。」

  看到坐在我旁边的凌云没有一点表示,我马上点头示意。

  然后又指向对面一位30多岁穿着警服,肩章上挂着两毛三满脸威严的男子
介绍道。「这位是我们县公安局的蔡副局长,兼刑侦大队长。」

  我赶紧站起来把手伸过去,准备握手,蔡局长高大威猛的身躯也急忙站起来,
双手轻轻的握住我的手摇了摇,威严的脸颊瞬间转变得谄媚的说着。「你好,不
好意思,来得急,没有换便装。」

  见我们寒暄完秃头大叔,指着对面穿着正装,打着红色领带,胸前挂着国徽
的阴柔男子说道。「这位是我们县的孙副检察官,兼反贪局局长」

  我同样站起身来,和孙检握手,他同样一脸谄媚的双手握住我的手摇了摇,
嘴里说着你好。

  秃头大叔指向凌云旁边,一位30多岁身穿白色连衣裙,微微透出紫色内衣
的丰满妩媚姐姐说道。「这位是司法局的张局长」

  听到秃头大叔的介绍,我点头示意。在秃头大叔的介绍过程中,凌云没有一
点表示,我心里并没有觉得她怠慢人家或者什么,我知道她的性格。看着眼前的
人员配置,良久我才反应过来,好家伙,整个县的政法系统领导都在这张桌子上,
这个司法局的张局长是正职,其它的是副职,但这阵容也不可小觑啊,跺跺脚,
这个县是要震一震的。

  最后秃头大叔站起来手掌指向凌云给大家介绍道。「这位是全国都有名气的
凌大状」众人见秃头大叔站起来,也纷纷站了起来,我见大家站起来,也跟着站
了起来,就凌云不动如山的坐着,丝毫没有站起来的意思。站起来的几位领导七
嘴八舌的夸赞凌云,秃头大叔坐下后,大家才停止了夸赞,又慢慢坐下,这时凌
云介绍道。「这位是县政法委书记,赵刚。」说完又搂着我说道。「这位是我老
公,吕致远。」我在众人的羡慕目光中伸出双手和秃头大叔的双手握了握,又向
众人点头示意。

  年轻女子像是掐好点一样的在大家介绍完后开始上菜,并拿进来两件飞天茅
台,我去两件,这个是几个意思啊。

  我还在嘀咕的时候,赵书记,就是秃头大叔向着年轻女子说道。「欧阳局长,
辛苦了,你先去楼下和秘书他们先吃饭,有事叫你。」

  听到赵书记的话,我不淡定了,我一直觉得这位年轻的女子不是服务员嘛,
居然还是位局长,这是我没想到的,这顿饭的标准在这个县算高了吧。又看向对
面传菜台上放着的两件飞天茅台酒,我恐惧了。

  凌云随着我的目光看去,知道我恐惧什么,纤长软嫩的手掌握着我的手,嘴
里说着,没事,有我呢。

  凌云旁边的司法局张局长起身开酒,把酒倒在七个酒盅里,一人面前放了一
个,我看到面前的八毫升小酒杯,恐惧感降低了些,三杯过后,赵书记从我开始
单独敬酒,然后又到凌云,这样正时针转着。我也拿起酒杯从赵书记这边逆时针
转着开始敬酒。席间赵书记问我们到县城的目的,刚听我提到要去找那家代加工
厂合作时,赵书记说马上叫他们厂的董事长过来,凌云阻止了,她说生意就交给
市场,不要夹着其它的因素,不然很难自身过硬,公司也做不大。虽然我没有和
凌云沟通过这个问题,但是她的观点和我不谋而合。赵书记听到凌云这么说,也
就没有再提我们生意上的事,就说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招呼。

  在你来我往的敬酒中,不知不觉喝了二三十杯,身体有点微醺的感觉。我注
意看了一下,这个飞天茅台不是当年的,是出厂后放了五年后在拿出来喝的,真
TM的是高端玩家啊。旁边的凌云也没拒绝别人的敬酒,只是他们对凌云表现得
很有分寸。另一旁的赵书记聊着他和凌云的过往,我才知道原来他们是一个学校
毕业的,凌云还帮过他的忙,他还自嘲的说自己才四十多一点就秃头了,青春都
奉献给了华夏。

  喝到9点多钟的时候,我已经喝了50来杯,400毫升,快一瓶酒了,不
管多好的酒,过量了也是会醉的,我看着同桌的人,他们之间除了凌云,其实比
我喝得都多,不过酒量都很好,比刚才要兴奋一些,也许都没达到微醺的状态,
我心里想着今天只有抱着一醉方休的态度,把他们陪好,不能太丢面,这时凌云
站起来拿了两瓶酒放在自己的面前,说道。「我老公酒量不好,我们家我能喝点,
只是不习惯喝小杯子,我就用酒盅代表我们家敬各位,谢谢各位的款待。」凌云
说完话,全桌的人都站起来往自己的酒盅倒满酒。凌云见状又说道。「我从老学
长这里,挨着一位一位的敬。」

  顿时包房里没有任何声音,见赵书记也没说话,其它的人就自己坐下,凌云
和赵书记碰杯后,一饮而尽干了酒盅的酒,又继续往酒盅倒酒,不停歇的敬了一
圈酒后,我拉着凌云的手都担心得握紧,她目视我说没事,又转向大家说道。
「明天大家都还要工作,今天我们就早点结束好吗?」坐我旁边的赵书记听到凌
云说话,站起来说道。「那我们最后喝个团圆杯,今天大家就早点回去休息。」
赵书记话音刚完,凌云又往自己的酒盅倒酒,其它人看着,本来是端起的小酒杯,
也是自觉的放下,往自己的酒盅添酒,这下我尴尬了,这个酒盅我以前试过,一
盅有二两五的量,看来今天还是一醉啊。正想着,旁边的赵书记体贴的说道。
「吕兄弟酒量不好,就用小杯子,你们家出代表了,你意思意思就行了,如果你
用酒盅,我们要一下子喝两盅,可受不了。不是谁都有我小师妹的酒量这么好的。」
我知道这是赵书记说的谦虚话,给我台阶下呢,我也欣然接受,只是强行的拿起
凌云的酒盅一饮而下,凌云其实早就反应过来,只是没有阻止我,我拿起我的小
酒杯,放在凌云嘴边帮她倒进嘴里。

  咬牙干了那盅酒,没有当场倒下,也没有现场直播,赵书记一行人送我们到
饭店楼下后,自行离开,凌云挽着我的手像真正的夫妻一样走回入住的酒店,在
路上我问她为什么除了司法局的张局长是正职,其它的都是副职,凌云告诉我,
因为法院和检察院的正职和赵书记级别是一样的,公安局长又是高配,兼任着副
县长,只是政法委书记入常委,所以是公检法司的领导,从凌云嘴边得知,赵书
记业务能力强,圈子又跟得对,马上要去党校学习,然后有很大的可能会调到市
里。

  我们一边聊一边走,刚进入酒店房间我就抱着凌云吻起来,吃饭时看到她那
高冷的模样,又想到她和我在一起时的浪荡,这种反差让我在吃饭时,鸡巴一直
处于随时可以战斗的状态。当时喝了些酒,就没太在意,同桌的女士在我站起来
敬酒的时候都会时不时的往我胯下观望。凌云伸出舌头配合我的吻,双手脱我的
衣服和裤子,我也学她一样把她脱得光光的,凌云主导我和她抱着吻向浴室,我
们并没有进浴缸,凌云说怕不卫生,我用双手往她身上抹着沐浴露,特意关照了
她的小穴,又滑向她鲜嫩的菊花,触碰到她菊花时,她绷紧了一下身体。

  我开完笑的问她肛交过没,她居然点头答和前男友做过,我心里还在暗想她
前男友什么第一次都没留给我时,凌云用她的C罩杯嫩胸给我涂抹沐浴露,柔软
的胸部摩擦着我的皮肤,让我十分享受,凌云边用嫩肉给我涂抹沐浴露边说,等
她回去买了灌肠的工具后,把后面也给我。我没有表态,抱着凌云打开花洒,任
由温水在我们的身体上淋过,我和凌云在花洒下舌吻着,双手抱在她的腰间,凌
云的左手挽着我的腰,右手玩弄我的鸡巴,我见状也把右手抚摸着她的小穴,小
穴里已经在浸出淫液,比花洒淋下的温水润滑一些,软嫩的阴唇紧紧的保护着凌
云的小穴,我试着分开,用中指轻轻的插进去,小穴内像鸡巴插进嘴里一样,高
温,湿润,小穴内的嫩肉像舌头一样吸附着我的手指,我并不知道该怎么弄,怕
弄伤凌云就把手指拿了出来,在小穴上端找凌云的阴蒂,找了一会也是没找到,
一阵乱抓,把凌云弄得不是很舒服。

  凌云把花洒关闭后,用浴巾把我们两人身上的水滴擦干,拉着我走向房间会
客的沙发,让我在沙发上坐着。

  酒后的凌云感觉更加的放开,我也在冲凉后比刚才清醒很多,她坐在我的左
边,左手搭在我的肩上,嘴唇吻我的脖子,右手在我的胸膛转圈,舒服得我微微
闭着双眼,这样的挑逗几分钟后,她又豪放的蹲在我大腿间,脚掌踩在沙发上,
双手握住自己丰胸的下端往我嘴里喂着,一会左胸,一会右胸,时不时的还用自
己的手揉捏着,我双手往后撑着支撑自己的身体,承受着凌云双乳对我的攻击。

  凌云蹲在我大腿间直到玩弄到自己小穴的淫水滴在我的大腿上后才起身跪在
地上,仰望着我,双手撸动我的鸡巴,我也双眼目视全身被潮红浸入的她,凌云
双手玩弄了一会,用舌头舔弄我的龟头和蛋蛋,大腿根部,舒服得我不能平静的
呼吸,时不时仰视我的凌云见我喘着粗气,埋头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双手搂着
我的腰,用嘴最大限度的把我的鸡巴来来回回的往深处吞,吞了几次,凌云抬头
仰视我说道。「致远,不行,你的鸡巴比我前男友长,我吞不进去。」说完又用
左手撸着我的棒身,右手轻轻的揉捏我的蛋蛋,小嘴含着我的龟头,舌头在我的
龟头和包皮连接龟头的嫩肉上打转,我第一次被舔弄这个位置,一时控制不住,
嘴里大喊一声要射了,鸡巴里的精液像半自动步枪一样,突突突的射进凌云的口
中。

  凌云并没有避让,等我的鸡巴发射完毕后,她仰视我,当着我的面把嘴里的
精液吞了下去,我脑袋瞬间爆裂,看到这一幕,凌云以后和我在一起做出什么样
的举动我都不会意外,我准备把她抱起来,她推开了我,继续昂视望着我,把我
的鸡巴细心的舔弄一遍,直到把我的鸡巴舔的梆硬后,转身走到落地玻璃前,身
体半弯双手撑在钢化玻璃上,翘起丰臀,转头看着在沙发上望着她发呆的我说道。
「老公,操我,我要。」

  我大步向前走到凌云身后,坚硬的鸡巴插进凌云的小穴,该死的小穴口和小
穴内把我的鸡巴夹得紧紧的,「啊,老公,好硬,好粗,好烫。嗯嗯」我双手放
在凌云的腰上,看向窗外的万家灯火,挺着胯前的鸡巴不留余力的在凌云的小穴
里抽插,心里暗想,我一定要把她的小穴口和小穴操大,免得每次都把我的鸡巴
箍得紧紧的难受,我知道刚射精后的鸡巴战斗力会更强,放在她腰上的双手改为
抱住她的细腰,拼命向前用鸡巴抽插凌云,把她的双手,嫩乳和左脸操得紧紧的
贴在钢化玻璃上,凌云小穴内的淫水时不时的随着鸡巴的抽插喷溅到我的胯上和
大腿上,还有她的臀肉上;凌云被我操得身体颤抖,嘴里不停的浪叫,喘着粗气
喊着。「啊啊,老公你太猛了,啊云儿要到高潮了,啊啊啊用力操你的云儿,啊
啊啊,到了,老公,我到了,让我休息一会。」

  把凌云操到高潮后我没有继续抽插,也没有被凌云紧凑滑嫩小穴和滚烫的淫
液缴械。把坚硬的鸡巴慢慢从凌云的小穴里拔了出来,随着她的一声尖叫坚硬的
鸡巴出来后,她小穴里的淫液顺着她的大腿往下流,凌云转身抱着我,在我嘴边
喘着粗气说道。「致远老公,谢谢你顾及我的感受,不过如果你不理会我继续操
我,我可能要被你操失禁的。」听到凌云这样说,我并没有继续,双手抱着她被
我操软的身体,向大床走去,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休息。自己也躺在凌云的旁边,
她见我躺下后,翻身单手搂着我,头枕在我的胸前,我的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
一只手用手机给老婆发微信,她说一会就回家,回家后给我打电话报平安。

  休息了片刻,凌云的另一只手开始抚摸我的鸡巴,我见她恢复得差不多了,
准备起身压住她,在她身上驰骋,她却让我先别急,让她先来,凌云双腿蹲在我
的跨间,用左手握住我的棒身,慢慢的插进她的小穴,我不知道她的小穴刚才被
我操大了,还是姿势的原因,进入凌云小穴的鸡巴没有之前被箍得那么紧,已经
和老婆小穴差不多的紧度,我没有在想太多,双手扶在凌云的腰间,凌云双手时
而揉弄自己的丰胸,时而往后撑,时而抱着头,她的跨间时而上下移动,时而左
右摇摆,时而又深入的顶她的子宫口,当我慢慢找到节奏后,也在下面往上顶着
鸡巴来配合她,每次顶到凌云的子宫,她的嘴里都会发出尖叫。我发现这个姿势
也许是我的强项,越战越猛,一点射精的感觉都没有,凌云已经累得浑身的汗水,
弯下身躯把头放在我的耳边呻吟,身体微微颤抖,腰胯并没停止蠕动,凌云的乳
房贴到我的胸口时,我把扶着她细腰的双手抱住她丰满的臀部,捏着她的臀肉,
快速的用鸡巴在凌云的小穴里抽插,凌云在我耳边的呻吟变大起来,抽插了一会
凌云就在我耳边喘着粗气叫喊着。「啊啊,老公,你现在越来越厉害了,啊啊你
的大鸡巴好烫,啊好粗操的我的逼好涨,啊啊,顶得我的子宫好麻。」

  在强的战斗力也承受不起这样的快速战斗,我把凌云翻到身下,鸡巴也脱落
出凌云的小穴,还甩出些许淫液,把凌云双腿分开后,我把鸡巴又插进凌云的小
穴,不敢快速的抽插,慢慢的抽动着,全身压在凌云身上,双手拉住她的手,吻
着凌云的双唇,她胯下承受着我的抽插,一双嫩乳被我的胸膛摩擦着,却用舌头
攻击我的舌头,我不敌后,把头靠在她的耳边,继续抽动,调整呼吸。

  这时凌云想到了什么,问道。「嗯,老公,刚才你是给小静发微信吗?」

  我回答「是的。」

  「正好你手机在旁边,嗯,嗯嗯那我给她打个微信视频,告诉她我被她老公
睡了。」凌云喘着粗气,调皮的说道。

  「打微信视频怕不行,她还在外面呢,也许在开车,要不直接打电话嘛。」
我和凌云的任何事都是老婆特许的,没必要隐瞒,反正明天都要告诉她,所以我
也没有拒绝。

  「嗯,那好。」凌云放开和我十指相连的右手,在床上寻找着手机,白色的
手镯这时看起来特别的耀眼,凌云找到电话后,拨打老婆的电话同时在我耳边说。
「用力操死我。」电话秒接听,老婆应该是在开车,她的手机也连接了车上的蓝
牙,在多功能方向盘上就能按一下按钮接听。听到凌云叫我操死她,我只是比刚
才加快了速度,我那里舍得操死她,我也操不死。在电话扩音器里传来一声温柔
的「老公」后,凌云识别出是老婆的声音,夸张的浪叫起来,撕心裂肺的叫喊着
说我操死她了,今天在过来的路上就被我拉去隐蔽的山里在车上就把她操了,刚
才还在酒店把她按在酒店的钢化玻璃落地窗上操,差点被操死,说完后嘴里还喊
着老公我要,老公我要,我要被你操死了,还更过分的叫喊,让老婆给我说说,
让我轻点,MMP的。电话那边的老婆并没在发声,扩音器里只有车辆行驶的声
音传来,凌云还在夸张的浪叫,电话就被挂断了,我发现电话挂断,赶紧停止了
动作,坐起来,看着凌云说道。「这下玩大了吧,我老婆肯定生气了。」

  凌云说不至于,让我再打电话过去问问。我再次拨打老婆的电话,同样把扩
音器打开,电话响了几声后接通,我赶紧说话,问老婆怎么了,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啊,老公,我在开车,车里有人。」老婆说道。这时没有听到明显车
辆行驶的声音,估计是用手机的听筒接听的电话,或者是用蓝牙耳机接听的。可
是她说车上有人,这个玩笑开大了。

  我赶忙说。「那你回家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我等你。」

  「好的,老公,我先挂了,注意身体。」老婆说完挂掉了电话。

  我看到凌云躺在床上笑着,故意生气的说道。「这下好了,玩大了吧。」说
完我心里想着,还不知道老婆车上坐了几个人,车上的是谁。万一是双方家长就
难得解释了,虽然这种可能很小,如果是她的同事,那她以后怎么工作啊,反正
我心里乱糟糟的。

  在我烦心的时候,凌云居然没心没肺的说道。「瞧你紧张得,小弟弟都缩小
了,事情都出了,一会问清楚后,看怎么解决不就行了。」说完她就起身拉着我
去冲凉。

  听着凌云的话,我想也是,只有等着老婆一会打电话过来,问清楚在看怎么
办咯,和凌云一起进入浴室冲凉,在期间她居然多次挑逗我,可惜我实在是没有
状态,拒绝了她,她也没有生气。本来想着冲完凉回来,老婆的电话也该打来,
可是一等就等了一个多小时老婆的电话才打来。期间真是等待得我难受,坐在沙
发上喝了不少水。

  老婆的电话打来,我赶紧接听,同样是开的外放,就是扩音器。「喂老婆,
到家了吗?」

  「嗯,刚进家,你们做完了吗?」老婆说道。听到熟悉的安静声,老婆应该
是回家了。

  「做完了,哦,没做,应该是做了一半,然后我以为你生气了,就停止了,
赶紧给你打电话,你说车上有人,我担心得乱想,那还有心思做。」我紧张的说
道。

  「老公,是我不好,我看到有电话打进来,也没注意是谁,就习惯性的接了,
当时以前你们公司的刘总就坐在副驾驶。」老婆说道。

  「你不是不喜欢刘总嘛,一天就说他是个色狼,这个大叔怎么在你车上。」
我惊奇的问道。

  「色大叔和我们冷总还有我,我们是一起离开的,来的时候色大叔坐的是我
们冷总的车,出来不知道怎么的,两人闹别扭,冷总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丢
下色大叔就走了,我看他可怜兮兮的站在那打车,而且他虽然色一些,以前对你
也挺好的,反正也顺路,就送他了,刚到他家楼下你电话就打来了。」老婆把前
因后果说了一遍。

  「哦,是这样啊,那我明天回去请他吃个饭,或者去茶楼找他,请他帮忙保
密,可是老婆,刘总家到我们家就几分钟的车程啊,怎么一个多小时才打电话过
来啊。」我说道。

  「老公,你明天不用给色大叔说,我已经和他说好了,就是因为和色大叔聊
了一会所以才耽误了一些时间,具体的我明天和你说好吗?我想休息了,今天有
点累。」

  「好的,老婆,你早点休息,我明天忙完就回去。」我说道。

  「好的,老公晚安,也帮我给凌云姐说晚安,你们开车主意安全,我们明天
见。」老婆说完挂了电话。

  挂完电话,凌云还是在旁边笑,她问我刘总的情况,我就把我所知道关于刘
总的情况详细给她说,她认真听完,嘴里说着没事,手开始撸动我的鸡巴。

  现在虽说没事,但是经过刚才的折腾,我那里还有兴趣,凌云跪在地毯上,
口手并用,效果还是不佳,仰视我说道。「可怜的致远被吓得阳痿了。」

  我紧张的看着凌云,不知道说什么,她站起来拉着我往大床走,然后让我躺
在床上诡异的说帮我治好。我听话的躺在床上后,她叫我睡平睡直,然后就把大
长腿搭在我的腿上,左手抚摸着我的鸡巴,在我耳边说。「小静和你们叫刘总的
色大叔只是聊聊就多用了一个小时吗?你有没有想过他们做点其它的事情,这种
色大叔最会玩女人了,经验丰富,他们会不会在你们家的小车车上,或者酒店,
或者小静把色大叔带回家,现在正在你家里操小静呢」凌云说完得意的看了我一
眼,她有资格得意,因为听到她这么说,在她手里的鸡巴瞬间坚硬起来,脑海中
出现了刘总在我们家车里,或是在酒店,更甚在家里操小静的画面,甚至还想到
他们在我们的大床上,浴室,茶几上,沙发上,书房,厨房中岛,衣帽间,阳台,
地上等,家里的每个角落用力的操老婆。

  「老公,我要,用你的大鸡巴操我。」我还在想象着刘总操老婆的画面,凌
云就在我的耳边狐媚的叫唤。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