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致远】第十六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宁静致远
2021年6月25日首发第一会所
字数:10513

             第十六章 命中注定

  从渝庆飞到浙州,用时两个小时二十分钟,全程一千多公里。凌云,送我们
到机场后,叫我们好好玩,玩开心,回来的航班定了后,提前给她说,她来接我
们,公司的事情她也会先盯着。

  在飞机上我和老婆都是紧张的,我们相互开导对方,反正既然选择了这样的
夫妻生活,这一步迟早要走出去,对方是凌云引荐,又是她的表姐和表姐夫,这
是可以信任的,在凌云的碎语中,大概猜着她表姐们的社会层面不低,每次我想
深入的问下去,她总是不愿意说下去,让我们自己去感受。在和老婆你来我往的
交流中,最终我们达成一个共识,就是跟着感觉走。

  在我的背叛下,老婆又输给了佳杰。本来我是让他休战几天的,佳杰说听我
老婆的,可是我老婆并没有制止,那我也不好在说什么。坐在旁边的老婆因为坐
飞机的原因,是一身运动达人的装扮。我小声的问她:「老婆,没有穿内裤有没
有什么不适。」

  她说:「没事,运动装看不出来。」

  我说:「那你今天都穿运动装吗?」

  「那肯定不行,到酒店后我要穿得美美的,可不能给老公丢人了。」老婆说
道。

  「那要穿内裤吗?第一次和人家见面不穿内裤会不会有点不合适。」我又问
道。

  老婆想了想顿时红着脸说:「输了就不能耍赖,到时我穿条裙子,这样别人
也不会知道的。」

  我把老婆搂在怀里,没有再说话,我知道老婆有些疲倦,为了这次聚会,老
婆加班到凌晨两点多。昨天我和徐丽从她的心理咨询中心出来后,打电话约老婆
和凌云一起吃饭,凌云说要准备些资料没有出来,老婆也说要加班,让我们吃,
后来我和徐丽也没有吃,一起去老婆的公司陪她加班,在老婆的办公室点的外卖。
大约晚上9点徐丽说要回去练瑜伽先走了。

  徐丽走后老婆给我说,下午来的客户,有两个地方不满意得稍微修改方案,
约了明天早上在过来看,所以必须今天赶出来。其实我知道老婆可以不用这么赶
的,完全是为了约好中午两点要去浙州,而且还要在浙州玩上两天,怕耽误客户。
到11点多我们才回家,本来都要上床睡觉了,老婆说她突然想到还有一个地方
要改动一下,让我先睡。

  整个下午和徐丽在一起让我耗费了大量的体力,我也没客气,就直接睡了,
一觉睡到天亮。今天早上起来送老婆去公司才知道她后来改方案,弄到两点多,
还好早上客户过来后,认同了方案,最终签约。偶尔的熬夜也没有让老婆面容有
多大的影响,但累那是不可避免的,老婆在我怀里安静的小憩,到飞机快降落时,
我才叫醒她。

  刚到出口,就看到一位美女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吕先生,宁小姐,下面
是西子湖四季酒店贵宾接机处。一看牌子就知道是接我们,确认身份后,举牌美
女把我们迎上汽车,先是去了一个体检中心,做了一系列体检后来到酒店。刚到
酒店,老婆就收到凌云表姐的微信,让下午六点前往酒店的金沙厅用餐。

  举牌美女帮我们办理完入住后带我们来到房间,自行离开,老婆一进酒店看
到酒店的美景开心得不得了,毕竟我们定了几次也没定到,她一直催促赶紧到房
间换身衣服,美美的在酒店好好的逛逛。

  渝庆妹儿的皮肤是天然的好,不需要化妆品的修饰。老婆只是冲了个凉,抹
了点护肤品,用白色的发带把一缕长发扎上,穿上一条白色镂空暗花的连衣裙,
踩着白色的高跟凉鞋,挽着我的手一同走出房间。老婆的裙子正好到膝盖处,裙
内自然是没有穿内裤,她还调侃道:「湿润的湖风吹进去还很舒服。」

  没有刚才举牌美女的带路,我们却在酒店内迷失了方向,浙州的西子湖四季
酒店的建筑风格是一派中式园林的景致:石狮子把门,迎客松站岗。从门口望去,
亭台楼阁在树木的掩映之下影影绰绰,只觉得这里仿若古代皇帝的避暑山庄。酒
店的大堂同样显现出皇家气势。在这个以木质结构为主,挑高十余米的大堂中,
最引人瞩目的是寓意「蛟龙出水」的灯饰,顶部盘旋而下的白色吊灯与底部的一
方水景遥相呼应,而入口处的两个球状灯饰则让人联想到了「二龙戏珠」的画面。
这个酒店充分利用了西子湖畔的灵气,打造出了一个曲径清幽,水波潋滟,庭院
隐现的园林景观。酒店所在的中式古典建筑只有两层高,但平面空间迂回铺开,
十分宽阔,外部长廊在江南水乡的景色中蜿蜒穿梭,内部的客房分为东西两厢,
左右延伸,公共区域与客房区域门禁重重,而通往餐厅的路线也错综复杂。正是
因为空间感奢侈,私密性又极佳,初来乍到的客人很容易迷失方向,每每看到有
客人低头摆弄手机走过,都不禁让人怀疑他是否再用手机的北斗定位。这也许是
句玩笑话,但这个酒店是真的大得实实在在,而空间在客服内也继续被挥霍着。
酒店一共有78间客房,包括五间套房,此外还有若干栋园林别墅。最小的房型
面积也达到了63平方米,居浙州同级别酒店的面积之冠。客房以开放式概念设
计并用茶褐色基调营造出浓郁的商务氛围,会客区与卧室用矮柜分隔,矮柜中实
际藏着一个可伸缩电视机,是一举两得的设计,床头的手工织锦画呈现出鸟语花
香的场面,势要与窗外的园林景致一争高下,然而再精美的装饰品也敌不过大自
然的魅力,拔开白色窗帘你便可以来到阳台凭栏远眺,看云窗雾阁,杨柳堆烟,
体验「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意境。对着西子湖杨公堤正面的户外游泳池一群男男
女女在池内嬉戏,周围的翠竹杨柳将户外游泳池包裹得十分静谧。泳池采用无边
际设计,让漫出的池水看起来仿佛与西子湖相接,而西子湖的灵气也就隔空传了
过来。

  转了小半圈,老婆还没逛够,离与凌云表姐用餐的时间临近,我们只能前往
约定的金沙厅,酒店的金沙厅由华夏顶级厨师主理,巧手烹调高级粤菜,上海菜,
及多款特色浙州菜,提供国宴级水平的餐饮美食。特设户外餐饮平台,让客人们
可以一边享用美酒佳肴,一边欣赏那充满大自然气息的田园风光;品龙井,观西
子湖,赏明月,高水准的烹调技巧,优雅的环境,配合殷勤亲切的服务,让我和
老婆留下难忘的就餐体验。11栋独立亭阁式贵宾厅专诚为高品位的贵客而设,
适合私人聚会和小型商务宴会,可招待6至16位客人。这些古朴雍逸的美食殿
堂穿梭于竹林庭院之间,对面还有个小瀑布,设计仿照华夏古代建筑风格,幽径
回廊,绿草芳菲,飞檐斗拱,雕梁画栋,融合了天人合一,自然的文化传统。

  来到独栋的风荷厅门口,站立在门口的礼仪小姐确定我们的身份后开门把我
们引入厅内,厅内是全中式的装修风格,是我见过的最奢华的装修,没有之一,
一位和老婆差不多身高的美女从会客的沙发上站了起来,迎到我们面前与我点头
问好,又和老婆热情的拥抱,嘴里说道:「致远,宁静,你们好,初次见面,不
必见外。」老婆惊呆了想说着什么,又不敢确定,最终还是问道:「您是川都大
学美术系的李清教授吗?我听过您的课。」老婆问完,一副小迷妹的模样望向眼
前的美女。

  美女点头道:「叫我李清就行,大家都是朋友,不要拘束。」

  老婆情不自禁的又和眼前的美女拥抱在一起。久久没有分开。

  我也惊呆了,美女清甜的声音响起时,我就一直在幻境中,我不知道大家有
没有这样的经历,看到一个人时,会有朦胧的感觉,我现在就有,李清是我见过
最美丽的女人。容色绝美,欣长苗条,一身素白的长裙在灯光下熠熠生辉,当她
步履轻盈,飘然若仙地踏着地板来到我们面前时,姿态优雅高贵得有若由天界下
凡来的美丽女神。尤其走动间垂在两旁的白色丝质披肩,随风轻摆,更衬托出仪
态万千的绝世姿容。更使人震撼的是她面部的轮廓,有着女性罕见清晰的雕塑美,
一双眼睛清澈澄明,颧骨本嫌稍微高了点,可是衬托起她笔挺有势的鼻子,却使
人感到风姿特异,别具震撼人心的美态,亦使人感到她是个能独立自主,意识坚
定的美女。她的一对秀眉细长妩媚,斜向两鬓,益发衬托得眸珠乌灵亮闪。这般
名副其实的凤眼蛾眉,充盈着古典美态,其诱人和特异处,我是第一次见到。一
点不像30多岁的样子。秀挺的酥胸,不盈一握的小蛮腰,修长的双腿使她有种
超越旁边老婆的姿态风采,亦不由让我怦然心动。

  「你们过来了。」在我和老婆还在被李清的容颜,气场迷得恍惚的时候,后
面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我和老婆转头望去,一个看不出年龄,却又自带强大气
场的男人朝我们走了过来,感觉灯光都灰暗了些。他个子比我高大半个头,大概
188,身材魁梧,孔武有力,脸庞棱角分明,头上留着寸发,略显精神,身穿
一件月白色休闲衬衣,感觉和李清格格不入,又别有一种洒脱的大家气质。

  「住得还适应吗?来来,坐下边吃边聊,清儿叫上菜。」气场男招呼我们坐
下后,大概介绍了他们夫妻和这次聚会的内容。气场男叫范子龙,是川都市龙腾
四海集团公司董事会成员,董事。这是一家在华夏排在前五的企业,涉及能源,
房地产,科技医疗等领域,他的叔叔范援朝更是在商界有着众多的头衔,70岁
的范援朝还在担任公司的董事长。原来他们是一家人,其实没有知道对方的底细
之前,我就被范子龙身上那种气质给威慑住了,有一种甘愿臣服的感觉,他旁边
的美女,就是他老婆叫李清,是川都大学美术系名誉教授,用她自己的话说,有
时间就去学校逛逛,上上课,找找灵感,在老婆与她的交谈中得知,原来李清的
作品是有一定的价值,在圈内算是著名的才女。

  在吃饭的时候,老婆和李清聊得多些,基本和范子龙没什么交流,除了第一
眼之后都害羞的躲开范子龙的目光,一脸崇拜的和李清聊着。范子龙说。「这个
聚会是他的一位朋友召集,一年一次。活动很简单,就是今晚八点和明晚八点两
场舞会,都在酒店的宴会厅举行。觉得和谁有感觉,可以共舞,可以做任何男女
不反对的事情,甚至带离舞会,参加的人员都是有记录的,保证不会有安全问题,
所有人到酒店前都要去体检中心做化验,体检,如果有任何身体上的疾病,都不
能参加聚会。进入会场前每人会戴一个面具,凌云有交代,让我和清儿带着你们
玩,这次就不要参加多人运动了,当然这还得看你们个人的意思。」

  听到范子龙说完,老婆小脸微红自顾自的喝着红酒,李清一副非常自然的神
情。我回答着说:「范哥,我们就按凌云的意思嘛,就让你们带着我和静儿见见
世面。」

  范子龙平静的说道:「兄弟客气了,就是一个黑灯舞会,音乐响起,舞池里
会一片黑暗,我是实在迈不过,不然不会过来参加这样的活动的,前两年都是带
凌云过来,我们三自己玩自己的,你们的情况,凌云也大概说了,放松让自己开
心就行,大家都是人,都是平等的,还有就是到时我们一起回渝庆,我和清儿要
过去玩几天。」

  「好啊,范哥,到时我们可以尽地主之谊,好好陪陪你,住的地方安排好了
吗?我可以先给你们安排。」我诚恳的说道。

  「住的地方有的,到时可以多聚聚,加深友情。」范子龙说完端起酒杯,让
大家一起喝一个。旁边的老婆也端起了酒杯,只是和李清碰了一下,就喝起来,
没有看范子龙一眼,我觉得奇怪,平时老婆都不是这样的,又不好多问。

  在席间边吃边聊,将近九点我们才离开风荷厅,来到宴会厅门口,李清给了
我和范子龙一人一个金色的面具,她和静儿戴在头上的却是一个黑色的蝴蝶造型,
看起来十分诱惑,范子龙拿出一张卡片后,两名安保似的人员打开侧门,让我们
进入宴会厅,在过道的墙面上,挂着很多形形色色的面罩,也许是主办方给没有
自己带面具的客人准备的。

  进入大厅,舞会已经开始,四周是沙发和茶几,每张茶几上都有飞天茅台,
红酒,洋酒,啤酒,相应的酒杯,香烟,果盘,小吃,苏打水,纸巾。范子龙带
我们坐到一张黑色的沙发后开始给大家倒酒,我和他选择了白酒,两位女士继续
喝着红酒。坐在沙发上,视觉慢慢的适应后,我观看着周边的情况,舞池里没法
看得清,黑压压的一片,外围的沙发上到是三三两两的坐着一些参加聚会的人,
估计是先来的人看到我们刚来,就有一个接一个的男人,女人来邀请我们跳舞,
看到范子龙和李清都在拒绝,我们也学着他们拒绝,人都走后,范子龙说道:
「这首曲子我们就先休息下,等下首曲子开始,我邀请小静跳支舞可以吗?」

  「那当然可以啊。」我赶紧回答,这也意味着我能和李清这样的绝世美女共
舞。而且以我对老婆的了解,范子龙百分百是她喜欢的类型。

  老婆见我帮她答应,她才小声的红着脸说:「我听我老公的。」

  李清看到老婆不好意思,说道:「小静,放不开,没有状态,可以先回去调
整,明天还有一场,实在不行,也没关系的。如果你觉得子龙不是你喜欢的类型,
你拒绝他就行了,不用顾虑的。」

  老婆听着李清的话,不好意思的说道:「李教授,我没有,范大哥很好的。」

  「叫我清姐,我们以后就是姐妹了。」李清微笑的说道。

  「清姐,清姐,我没事,我一会就适应了的,不用这么在意我。」老婆依然
红着脸断断续续的说道。

  这时上一首曲子已经完毕,舞台上的人已经络绎不绝回到沙发,隐隐约约有
一些布条类似的东西在舞池中央,有一个人用话筒喊话:「请各位收好自己的衣
物,以免发生踩踏事件,造成现场混乱。」旁边的范子龙笑了一下,我们大概也
知道怎么回事。刚才看不清楚舞池,不知道有多少人,现在曲终人散,我随意看
了下,大概一百人以上,女人大多数穿着裙子,有少许穿着晚礼服,男人就比较
随意得多。我问向范子龙:「范哥,来参加聚会的都是夫妻吗?」

  范子龙听到我的话,回答道:「不一定,有些是带着情人过来的,有些是自
己的下属,总之各种各样的都会有,参加聚会的人必须一男一女,每个人都要缴
纳数额不少的保证金,在把资料提前传给召集者,大概三个月的时间审核,通过,
才能参加。或者像你和小静是由钻石会员带过来,一名钻石会员可以带两名不需
要提供保证金和预审的朋友,当然,钻石会员也很少,这个群体就三个人是钻石
会员。」

  范子龙刚说完,新的曲子响起,舞台的灯光也完全关闭,聚会的人又一双双
的登上舞台。范子龙伸手邀请老婆跳舞,老婆的动作有些迟疑,但是并未拒绝,
被范子龙拉着小手,走向舞台中央。

  这时又有几个男人来邀请李清登台,李清都一一拒绝,说自己有舞伴,我硬
着头皮伸手邀请李清,她微微一笑,牵着我的手,一起走向舞台,李清的手像没
有骨头一样软嫩,三十多岁的她皮肤和老婆,凌云一样的细嫩。宴会厅放的音乐
是慢八步,舞池中的人基本都是互相搂着腰慢慢的摇动,我没有太敢放肆,双手
搭在李清的双肩上,李清自然的搂着我的腰,在舞池里跟着节凑。时不时的感觉
胸膛会碰到李清的丰乳,从外面看估计有C加的罩杯,下面的小弟不知不觉间已
经抬头,我刻意的保持着距离,怕李清知道我的状态而害羞。

  舞池虽然比较大,但上来跳舞的人也越来越多,相互间碰撞也是常有的,这
时我和李清的身体已经被撞得贴在一起,她穿上高跟鞋和我差不多高,贴在一起
后,我的鸡巴直指李清的三角区域,李清的丰乳贴在我的胸膛,让我紧张得有点
喘不过气来,我也没有在矫情,把别扭的双手从李清的双肩上拿下来,用双手搂
住李清的小蛮腰,李清并没有异常的反应。

  我和李清这样紧紧的相互搂着,和其它人一样,在舞台上慢慢摇摆,我们并
没有交流,我是觉得不好意思,李清可能是不想主动吧,毕竟是女人。在感受李
清柔软的身体给我带来的愉悦时,旁边时不时的传来呻吟声,喘粗气的呼吸声,
在这样的环境下,我的鸡巴更加的坚硬,想铁棒一样的杵在李清的三角区域,我
担心把李清顶疼,又不好意思问,或者把鸡巴往上拔开。最后还是决定放弃这种
愉悦,在李清的耳边说道:「清姐,我们回座位上休息一下吧。」

  「好的。」

  清姐回答后,我就牵着她的柔软嫩手回到沙发,就我们两人,挨着坐着,范
子龙和老婆还在舞池中央,黑压压的舞池并看不到老婆的身影,我突然想起,老
婆可是没穿内裤的,内裤输给了佳杰,穿的又是短裙,范子龙是不是已经攻陷了
老婆的小穴。脑海里还在幻想,旁边的李清道:「致远,你放心,他们不会有什
么的,你们两口子都有些放不开,子龙不会做出让小静反感和难堪的事的。」

  「清姐,不好意思,可能是第一次见这么大的阵仗,是有些紧张,可能一会
就好了的。」我惭愧的望向清姐说。

  李清笑笑说道:「没事,刚开始都是这样的,小云也给我们说了你们夫妻的
具体情况,既然选择了,就放松,好好享受,你看他们也回来了。」

  我朝李清手指的方向看去,范子龙牵着全身有些泛红的老婆缓缓走过来,快
到沙发时,李清起身说:「你们两口子先自己安排,我和子龙去秀恩爱去了。」
说完拉着范子龙走向舞池。

  老婆坐下后,我搂着老婆问道:「老婆,感觉你今天有些紧张,是对他们两
口子不满意吗?」

  老婆端起酒杯,和我碰杯喝了一口,说道:「是太满意了,早早加了微信,
我却不知道凌云姐的表姐居然是我的偶像,而且她那表姐夫好有气场,感觉在他
面前,就特别的依赖,特别的想要保护。老公,我怕。」

  听到老婆的话,我问道:「老婆,满意还不好吗?你怕什么?」

  「老公,今天吃饭前,正在和清姐拥抱,范子龙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我回头
看了一眼,那种感觉朦朦胧胧的,我感觉一下子就呆住了,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
喜欢上他。」老婆说完,发红的小脸埋在我的胸前。

  听到老婆的话,我并没有意识到什么,安慰老婆道:「老婆,你不是要找喜
欢的人在一起玩嘛,这不正好吗?既然我们要选择开放式的夫妻生活,肯定会遇
到形形色色的人,我觉得能和范哥清姐这样的夫妻在一起玩挺好的,而且感觉他
们没有一点架子,特别好相处,刚才清姐也发现我有些紧张,让我放松,好好享
受生活。」

  老婆听到我的话,抬起头来与我对视,问道:「你们刚才去跳舞了吗?」

  「是啊,清姐的皮肤真好,和你的一样,而且身体特别的柔软,胸也好大,
一直顶着我,好舒服啊,我的小弟弟还在她的下面敲打她,到现在都是硬邦邦的,
清姐受不了了,我们才回来的,刚回来你们也下来了。」我夸张的给老婆说道。

  「坏老公,你真的学坏了,不过可能我没有清姐有魅力,范大哥搂着我跳舞,
没有一点过界的动作,他还用他强壮的身体护着我,不让旁边的人碰到我,一开
始我还担心,没有穿内裤,万一被他发现,我羞死了,后来,我看他并没有想轻
浮我的意思,我还,我还情不自禁的把头靠在他的怀里,老公,他好强壮,他的
肉好硬,好有安全感。」老婆说完,盯着我的双眼。

  我微笑的和老婆对视着,在她双唇亲一口说道:「老婆,你是不是也被范哥
的大鸡巴顶着难受,所以就没跳了。」

  「没有,我也全身贴着范大哥,我没有感觉他下面有反应,也许是人家看不
上我吧,他这样的人,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呢。」老婆回答完我的问题又继续
道:「在舞池里,感觉大家的动作越来越大,有些甚至在大声呻吟,我在范大哥
的怀里太舒服了,他的双手搂着我的腰,虽然没有动,我觉得像蚂蚁咬一样有点
受不了,小穴仿佛要有液体流下来,我怕出丑,就给范大哥说,我累了,想休息
一下再跳。」

  听着老婆的话,我知道老婆是喜欢范哥的,我想加一把火道:「老婆,要不
你主动一些,如果范哥对你没那意思,那我们就不和他们玩了,我确实挺喜欢清
姐的,但是为了你的感受,我可以舍弃,如果范哥对你也有意思,那你什么都不
要乱想,用心享受,可以吗?」

  老婆听到我的话,自己喝了一口酒,说道:「那范大哥会不会轻看我啊,觉
得我太随便,是个骚货。」

  「老婆,享受生活怎么是随便呢,而且你也不骚,你不要顾虑这么多,随心
所欲的享受你才会快乐,我相信范大哥也是喜欢你的,你这么漂亮,没有男人不
喜欢你。」我认真的望着老婆说道。

  「真的。」

  「真的,老婆。」说完我搂着老婆吻了起来。

  「两口子还真恩爱啊。」范哥的声音响起,我和老婆听到声音后,自然的分
开,范哥坐在老婆的另一边,清姐放开了范哥的手,坐在我的旁边,我们玩起了
色盅游戏,完了几把都是我和老婆输得多,范哥建议,他和老婆一家,我和清姐
一家,这样均衡些,免得一直输,老婆开心的答应,说我笨死了。在玩游戏的过
程中,我们有输有赢,范哥的左手已经自然的放在老婆的腰间,她并没有什么不
适,开心的玩着游戏,可能是刚才和老婆的聊天过程中,老婆放开了不少。

  玩了一会,第三首曲子开始,清姐说想跳舞了,拉着我走向舞台,老婆在我
们走后向范哥请教玩色盅的技巧,没怎么搭理我们,小鸟依人的被范哥搂着。

  这次我也放开了很多,主动的搂着清姐的小蛮腰,和她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
起,感受着清姐柔软的身体,胯下的鸡巴又开始顶在清姐的三角区域,跟随舞曲
的节奏一起慢慢的摇动身体。

  「今天准备怎么安排。」

  清姐的话在我的耳边响起,我反问道:「我不是很清楚,一般你们是怎么安
排的。」

  「你觉得我们夫妻还行,能一起玩,那你可以现在直接把我带走,子龙会安
排好凌云的,你也可以放心,不会有任何危险,我们是值得信赖的朋友。」清姐
在我的耳边说道。

  确实,清姐是凌云的表姐,她的话我绝对信得过,而且他们的身份也不可能
乱来,我现在只是有些担忧老婆,怕她放不开,也怕万一范哥真的对她不敢兴趣。
我如实给清姐述说。

  清姐随着舞曲把我带到舞池边,让我看我们的沙发那边,不看还好,一看过
去,我的鸡巴更加坚硬的杵着清姐,清姐表情有一点变化后,又恢复微笑。沙发
上,老婆双腿分开坐在范哥的大腿上,范哥双手放在老婆的腰间,老婆双手紧紧
的搂着范哥,两人的头贴在一起,应该是在接吻。

  看了一会,他们两还在忘情的接吻,清姐清甜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先带我回去吧,你们刚开始,不适合大家在一起做爱,要有个过程,一会你发
个微信给小静就行,子龙不会强迫小静的,你放心。」

  听到清姐的话,我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心里激动的拉起清姐的手离开宴会厅,
想着马上就能和这样的绝世佳人做爱,鸡巴一直在跨间挺着,刚出了宴会厅的大
门,我一边牵着清姐,一边取下面具掏出手机,给静儿发了条微信:「老婆,放
开自我,和敌人血战到底。老公先带清姐回房间了。」

  我迫不及待的牵着清姐回房间,进门后又开始胆怯,清姐却非常自然,走向
卫生间,我知道她是进去洗澡,磨砂的玻璃在灯光的辅助下,我看见清姐的影子
在慢慢的脱自己的裙子和内衣,我想进去一起,又不好意思,身体僵硬的坐在床
边,我拿出手机,老婆并没有回我的微信。不知道她是没有看到,还是生气了,
我也不敢再问,或者打电话过去,只有耐心的等着。

  我坐在床边耐心的等着,老婆还是没有回复,这时清姐已经洗好,裹着浴袍
出来,微笑的对着我说:「你也去冲一个,不然不能和我躺在一张床上。」

  我听到清姐的话,全身僵硬的走向浴室,温水淋洒在身上后,感觉全身逐渐
恢复了正常,望向放衣物的竹篮,清姐的白色裙子和白色的内衣安静的躺在竹篮
里。

  心里还是担心老婆,又打开拿进浴室的手机,老婆依旧没有回复,我也不管
了,美色当前,冲洗全身后,裸身包着浴袍来到床边,清姐在玩弄手机,她看到
我出来,说道:「和小云聊天呢,还有我老公回我的信息了,小静拉着他喝酒,
他说让我们放心玩,他会照顾好小静的。」

  我看到床头柜上的浴袍,那是清姐脱下来的。战战兢兢的从另一边上床,我
知道被子里的清姐是全裸的,我也把浴袍放在床头柜上,身体钻进被子里,心里
想着要怎么开始,一直在想,清姐躺在我旁边,没有任何的动作,静静的等着我。

  「我就这么没有魅力吗?」清姐开口了。

  听到清姐的话,我没有说什么,转身把清姐压在身上,粗暴的分开清姐的双
腿,把一直坚硬的鸡巴直接放进清姐的小穴。

  「啊。」清姐在我耳边呻吟了一声。清甜的声音差点让我早泄出来。

  鸡巴放进清姐的小穴里,没有抽插,双手捧着清姐的脸,吻向清姐的双唇,
脸上细嫩的肌肤像婴儿的皮肤似的,不知道清姐是如何保养。清姐张开唇齿,让
我的舌头顺利入侵进去,用自己柔软的舌头在嘴里和我的舌头博弈,她招架不住
我的进攻,节节败退,开始喘着粗气,胸膛有节奏的摩擦清姐的丰胸,感觉比凌
云的大,同样的嫩,更软一些,虽然是躺着,也屹立在胸前,丰乳顶端的两个小
红点已经发硬挺拔的凸起,微微有些发白,没有一丝的黑色,插进清姐小穴的鸡
巴被清姐小穴内的嫩肉包裹着,没有一丝紧凑,清姐的子宫口可能要深一些,我
的龟头并没有顶到,我特别喜欢清姐这样的阴道,鸡巴被轻轻的完全包裹,穴里
的淫水浸泡着,小穴里的温度十分舒适,我试着慢慢的抽插。

  「嗯,嗯嗯,嗯嗯。」

  我开始抽动后,双唇离开了清姐的唇齿,双手撑在床上,抬起头欣赏着她的
绝世容颜,心里自豪的挺着坚硬的鸡巴抽动,清姐在我的抽动时,双手在双肩旁,
紧紧的捏着枕头,脸上露出难受的神情,让我特别怜惜,不忍快速的抽插,每次
进出,清姐小穴里的嫩肉都吸附着我的鸡巴,淫水顺着我抽动的鸡巴带了出来。

  「清姐,这样舒服吗?有没有弄疼你?」我担心的问道。

  「嗯嗯,舒服的。」

  清姐呻吟着,并不想和我过多的交流,我觉得很奇怪,都没有前戏,为什么
清姐的小穴内这么放松,也有足够的淫水让我顺滑的抽插。我疑惑的问道:「清
姐,为什么你进入状态快,这么好,让我感觉好舒服。」

  「嗯嗯,嗯嗯嗯」

  清姐呻吟着,双眼微闭,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脸上露出的难受神情已经消
失,我左手穿过清姐的脖子,右手抚摸着清姐的嫩乳,胯下依旧慢慢的抽插,清
姐的丰乳我一只手根本握不住,用虎口挤压着清姐的乳晕,时不时的又用指头捏
清姐的乳头,清姐的乳头相比老婆和凌云的要白一些,也要长和大一些,每次捏
清姐的乳头时,清姐的小穴内都会夹紧又松开,也许范哥的鸡巴像凌云说的那么
大,早就把清姐的小穴操大了,每次夹紧我的鸡巴都没难受的感觉。让我插起来
特别的舒服,也有可能是他们夫妻玩了这么多年,应该会遇到不少的大鸡巴,把
清姐的小穴操大了,比徐丽的还大些,不过包裹鸡巴的嫩肉比徐丽的小穴多很多。
而且清姐还是被寿老操过的,现在还不好问,等以后有机会,我得好好的问问清
姐,和寿老做爱是什么感觉。

  「嗯,嗯嗯嗯。」

  清姐还是微闭双眼呻吟着,双手在我躺在她身上后,搂在我的腰间。我想和
清姐交流,又不知道怎么交流,就随意的问道:「清姐,你上次做爱是多久。」

  「嗯嗯,昨天。」清姐说完又接着道:「嗯如果是问我上次高潮是什么时候,
嗯嗯就是刚刚和我老公跳舞的时候,嗯嗯他把我全身抱起来,举过头顶,隔着内
裤给我口交,嗯嗯,我被他舔两下就到高潮了,内裤都湿透了。嗯嗯」

  听到清姐说完,我赶紧停止了抽插的动作,鸡巴差点喷射出来,难怪清姐进
入状态这么快,原来刚才高潮过。这也太不可思议了,隔着内裤舔两下就高潮了,
我想到老婆可是没有穿内裤啊,如果在舞池中,在这么多人的包围中,被范哥这
样举着口交,是不是也会很快高潮。

  正当想着,我手机的微信响起,伸手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果然是老婆发过来
的:「臭弟弟,你放心玩,我和范大哥也玩得很开心,明天早上十点我过来换衣
服。」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