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志的幸福】(十二)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幸福的小志
2021年8月13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于本站首发   
字数:10899

               第十二章

    「啊!……」

    我在床上睡的正沉,突然在我耳边传来一声惊叫。我本来已经很久没像今天
这样睡的如此安稳,如此踏实,我完全放松了身心,连一点梦都没做就一觉到了
天明。可是这突然的叫声却让我太熟悉了,我就像是本能反应一样,从身边一把
就将馨茹紧紧的抱在了怀里,我瞪大了眼睛环视着周围,什么人都没有,什么也
都没发生,我稍稍松了一下紧绷的神经,但是我的胳膊却还是没有丝毫松懈。

    「怎么?……怎么了馨茹?……」

    「你……你把人家勒疼了……」

    我确定了身边没有什么明显危机之后,我赶忙低下头关切的查看馨茹的状况,
可是我看到馨茹却用一种又惊讶又幸福的表情盯着我,我们的眼睛都是瞪得很圆,
睫毛也都是一眨不眨。

    「哦……对……对不起……我……我刚刚好像听到你惊叫了一声啊……吓了
我一跳……」

    「噗……呵呵……你……你这么紧张人家啊……」

    「那还用问吗?我现在都已经形成条件反射了,只要你一叫,我立马就汗毛
耸立啊,搞得我现在都像是单细胞生物了。」

    「哈哈哈哈……」

    「你……你还好意思笑……都吓死我了……」

    「呵呵,人家没事……不过谢谢你为人家紧张的样子……谢谢你老公……」

    馨茹美丽的脸庞在晨光的照耀下更显得熠熠生辉了,经过一夜的休养,她的
脸上又透出了舒畅红润的气色。她用温情迷恋的眼神盯着我,娇艳的红唇上又露
出了浅浅的美人一笑。

    「馨茹……我也要谢谢你……谢谢你让我每天一醒来就可以看到你……你真
美馨茹……」

    我看到馨茹美丽的样子,我忍不住有感而发,馨茹听了我夸赞她的情话,她
害羞的将头依偎到了我的怀里,我轻轻抱着她,充满爱意的亲吻着她香柔的丝发。

    ……

    「对了馨茹,那你刚刚到底叫没叫啊?」

    「哼……人家差点都忘了……人家还在生气呢……」

    馨茹本来在我怀里躺的好好的,在我问了她一句刚刚是不是我幻听之后,她
就突然一把将我推开,然后嘟起嘴吧作势就要生气了。

    「啊?!……馨茹……你……你不是变色龙变的吧……你……你怎么突然就
变脸了啊。」

    唉……没辙啊……馨茹毕竟是女孩子,而且毕竟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娇小姐,
这说生气就生气的本事恐怕是与生俱来的,要说馨茹她哪哪都好,几乎完美无缺,
可就是这让人捉摸不定的大小姐脾气有时让我实在束手无策。

    「……你……你自己看……」

    馨茹的眉头皱的越发紧了,她指着自己下身的位置示意我自己起来评判。

    我虽然经过了一夜的休整,可是毕竟昨天还是有些用力过猛了,所以我一支
起身体还是觉得有些头昏脑涨的,我摇了摇头,弄清了自己模糊的视线,我盯着
馨茹手指的方向仔细的查看了一下。起初没看出有什么问题,馨茹的皮肤还是那
么光滑,馨茹的大腿还是那么白嫩,馨茹的小腹还是那么平坦苗条,没发现她有
什么异常啊,可是就在馨茹进一步将手指向床单的时候,我才注意到在她的屁股
下面竟有一大片污渍斑驳的痕迹。

    「这……馨茹……你……你尿床了?……你都多大了你还尿床啊……」

    「你……你……你才尿床呢……这……这全都是你干的好事……」

    「啊?!你……你尿床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你……你……你这个无赖……我今天不理你了……」

    「嘿嘿嘿馨茹……我……我开玩笑的……我是逗你的……你别转身啊……馨
茹馨茹……我……我错了……我承认……我承认了还不行吗……这……这我也控
制不止啊……昨晚实在太兴奋,太舒服了,射的是有点多了……我下次注意……」

    呵呵,我当然知道这片污迹是怎么回事了,这肯定是我昨晚射在馨茹体内的
那一摊精液啊。昨晚我抱着她射完精又亲完嘴之后,我们都实在是太累了,所以
我们不自觉的就相拥而眠了,昨晚睡的又深沉,发生了什么我们也都一概不知啊,
想必是我的鸡巴不知何时从她体内自然滑落了出来,然后这些精液也就慢慢流满
了床单。

    「这……这可是妈妈新换的床单啊……而且……味道还这么大……」

    「馨茹……我……我毕竟是憋的有点久了……这……这也是难免啊……」

    「呀!……糟……糟了……现在什么时间了?妈妈不是说今天一早就回来的
吗。」

    「嗯?有……有吗?……妈妈只是说今天回来,没说什么时候啊。」

    「就是今早,我听清楚了的,你……你快点起来,我……我要赶紧收拾一下
了。」

    馨茹想起妈妈今早要回来的事情,她的神色一下就慌乱了,她都来不及梳理
一下自己已经有些散乱的头发,她就匆忙的跳下床想要赶在妈妈回来之前收拾干
净,她自己慌慌张张的想要整理,让我也必须跟着紧张起来,我连个懒腰都还没
来得及伸,我就被她一声令下的赶下了床。

    「馨茹……没事的……你……你紧张什么啊……这……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啊
……你别摆弄了,让妈妈回来收拾就可以了,咱们一会儿还得去上学呢,你就让
我再眯一会吧。」

    「不行!你快起来……要来不及了……让妈妈看到我们……我们这个样子…
…多不好啊……」

    「呵呵呵,这有什么不好的啊,不就是一摊精液吗,以前我遗精的时候,我
的内裤和床单都是妈妈替我收拾的,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啊。」

    「那是你!你没羞没臊的当然无所谓了……可……可我才住进来几天啊……
要让妈妈知道我们这么淫乱,我……我还怎么在这住下来嘛……」

    「哈哈哈,馨茹你真的是太可爱了,咱们过一下正常的夫妻生活,怎么就淫
乱了呢。况且你又不是偷男人,咱们会发生什么,这妈妈她也是一清二楚的啊。」

    「哎呀……我现在不想跟你贫……你快走开点……讨厌……你不但不帮忙,
还总是捣乱,你……你先去洗洗澡吧……你……你看你身上……」

    馨茹着急的收拾着床单和被子,她不耐烦的对我一边抱怨一边指挥,我站在
一旁看着她摇晃着自己的一对大白奶忙前忙后,我忍不住下体又有了反应。可是
我低头一看,果然是浑身一片狼藉了,昨晚折腾的太尽兴,连澡都没洗就直接睡
了,现在身上是口水,体液,精液,母乳全都沾满了。呵呵,虽然馨茹对此非常
介意,可是我却完全不以为然,这些是什么啊?难道是污秽吗?难道是耻辱的印
记吗?还是淫乱的写照?这些当然都不是了,这分明是我的成就与荣耀啊,这是
我奋战一夜的满身勋章啊,我满意的看着自己,又满意的对着浑身赤裸的馨茹点
点头,我觉得很幸福,我觉得这才是我拥有馨茹的最好的证明。

    「馨茹,你觉得我威不威猛啊,我们昨天做的时间长不长?我是不是很厉害
啊馨茹。」

    「是是是,你快去洗澡吧行吗,你不要站在这妨碍我了。」

    唉……馨茹……馨茹她有时候就是这么没情调……算了……由着她吧……不
过我也不能让她一个人忙活,虽然我觉得无所谓,可是我也不能累着我的好馨茹
啊。

    「馨茹,要不然我也来帮你吧馨茹。」

    「不用!……我……我求你千万不要帮我……」

    「啊?……我……我有这么可怕吗?」

    「你去浴室好好洗澡,然后到餐厅坐好等着吃饭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行吗
亲爱的……你快去洗吧……我求你了……」

    唉……我怎么能受得了馨茹这样可怜的哀求呢,我虽然心疼她,虽然体谅她,
可是她竟然对我提出这样的要求,我……我怎么能忍心对她说不呢。

    「那……那好吧馨茹……那就辛苦你了……不过你也别太忙活了,真的没事,
这些你就放在这让妈妈收拾也没关系的,妈妈不是小心眼的那种人,她不会对你
有看法的。而且妈妈早回来不是更好吗,省得你着急给我做早饭了。」

    「哎呀!……」

    又吓了我一跳……

    「怎么了?又怎么了?」

    「厨……厨房……厨房乱成那样……还一点都没收拾呢……昨晚我们什么都
没吃,那可是妈妈辛辛苦苦为我们准备的啊,如果让她看到我们……我们只顾着
纵欲玩耍,连口吃的都没顾得上,那……那她肯定会伤心的啊……而且……而且
我们昨晚还骗她说我们在吃饭……这……这都怪你嘛……你……你看你干的好事
……全都乱套了……」

    「……馨茹……你……你别慌啊……你……你别着急,我……我这就去帮你
收拾还不行吗?我跟你一起赶在妈妈回来之前收拾好不就得了,你可千万别大清
早就哭鼻子啊。」

    馨茹越说越委屈,越说越着急,她的声音慢慢发抖打颤了,我也顾不得再开
导她,给她解释了,只是顺着她的性子来了。馨茹她事事都为别人着想,也事事
都为别人操心,我看到她这副样子,我真有点自责了,我是只管玩闹不在乎后果
的,因为从小我都是只负责添乱,不负责收拾的。我既不懂得照顾别人的感受,
也不懂得体谅他人的辛苦,虽然我并不是有心要折腾的天翻地覆,可是我做的乱
肯定也是要有人来收拾残局的啊。这一刻,我觉得自己似乎又成长了一些,在我
的脑子里忽然闪过了许多人,他们都是兢兢业业,无微不至的照顾我长大的家里
人,我觉得自己真的特别幸福,能有他们,的确是我的幸运。

    本来我还在想,让妈妈见识一下我的厉害也不是什么坏事,让她看看她的宝
贝儿子一次就能射这么多,想必她也会感到欣慰和兴奋的。妈妈她从小把我照顾
的这么好,而我现在长大了,成了一个男人了,我也可以把她照顾好了,我可以
用男人对女人的方式让妈妈感到幸福和满足,我想妈妈她一定会对我满意的。可
是在我听了馨茹的这些话之后,我的确惭愧的脸红了,馨茹她说的对啊,妈妈也
是特别辛苦的啊,妈妈每天照顾着我们的饮食起居,一个人独自在家等待着我们
回来,陪我们吃饭,陪我们说话,她眼中的幸福当然不是男女那点事。我真是太
狭隘了,我居然还以为自己可以靠床上那些伎俩去讨好馨茹和妈妈,我不但自私,
我还无耻的看低了她们,哼哼,如果真的只是靠一根鸡巴就能给她们快乐的话,
哪里还轮得到我呢。她们只是一直在努力让我开心罢了,她们知道我喜欢什么,
她们就会用什么来满足我,可是她们自己或许未必有多么在乎。

    「餐桌上……餐桌上那么多东西扔了多可惜啊……都怪你嘛……只顾着做那
些事……饭都没吃一口……讨厌……」

    「馨茹馨茹,你先稳住情绪,这早上吃跟晚上吃也没多大区别啊,你先在这
收拾着床铺,我这就去使劲的吃上一顿。」

    「那些还怎么吃啊,都冷了……而且锅也被你烧糊了……你说现在怎么办嘛
……」

    「……额……哎呀馨茹,你就不要再纠结这些了,我现在就把它们全都收拾
干净,然后我们到外面去吃早点不就行了吗。」

    我也不等馨茹同意了,我转身就往厨房跑去,就算是为了让馨茹安心,也让
妈妈少辛苦一点吧。我倒是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毕竟我也是不持家不知
柴米贵啊,这些事情我接触的确实不多。此时此刻我有点怀念过去的日子了,家
里佣人多虽然让生活有点繁杂吵闹,可是基本的日常的确是方便舒心的,起码不
必为这些细小的琐事忧心。或许我应该考虑一下让几个得力的人过来照顾馨茹和
妈妈,不过有其他的人闯进我们的生活又让我感觉有些别扭,因为毕竟现在我跟
馨茹和妈妈的关系非同一般,这要是真有旁人在,很多事我就不好随心所欲了啊
……唉……麻烦……真麻烦啊……

    这锅碗瓢盆和刀叉勺筷我还真的很少处理,又是油,又是水的让我很是烦躁,
我索性一股脑的把能吃的不能吃的全都倒进了垃圾桶里,这些盘子碗我也顾不得
整齐就直接往洗碗机里硬塞,没一会功夫,我倒是真把餐桌给收拾出来了。

    「哎呀……你怎么全给扔了啊……这……这可都是我和妈妈辛苦给你做的啊
……你一点都不珍惜……」

    馨茹是什么时候跑出来的?她走路真是一点声响都没有,而且还光着脚丫。

    「额……馨茹你吓我一跳……你怎么悄无声息的。」

    「哼,是你鬼鬼祟祟的做贼心虚……」

    「……额……总之……总之这不都收拾干净了吗……我……我就这一次……
我已经受到教训了……你就不要再生我气了吧……」

    「啊!……你……你看嘛……」

    啊……我的天呐……这个烂摊子我还收拾的过来吗。我上一个问题都还没解
释清楚,馨茹她就转身在地上捡起了她特意穿给我的那条蕾丝丁字裤……只不过
……只不过它现在已经真的只是一块小布片了……

    「这……这怎么成这样了?诶……好好的一条内裤怎么就变了模样了呢?」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别别别别……馨茹求你了……你千万别再哭了……你看看你的眼睛都红了,
你从昨天到现在都哭了多少回了,你再哭眼睛都肿了。」

    「呜呜呜呜,那怨谁嘛……人家好心为了能让你开心……这才特意买来穿给
你看的……呜呜呜呜……这……这才穿了一天就……呜呜呜呜……讨厌……」

    馨茹手里捧着已经被我彻底拉断的丁字裤,委屈的不停向我抱怨,而且她哭
的也越来越难受。这就是谈恋爱和生活的区别,谈恋爱总是经过用心包装的,看
到的都是最好的那一面,而生活就不同了,生活不但要经历最好的那一面,还要
同时面对包装的过程,如果没包装好的话,还得承受撕烂包装的后果。不过这也
恰恰是生活的魅力所在啊,一切都是真实的可以触摸可以品味的,能够将所有生
活的细节全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这才叫拥有啊。

    「馨茹……我……我赔你……我加倍赔你还不行吗?我给你买十条,让你一
口气全都穿在身上。」

    「你……你……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呜呜呜呜……」

    「不不不不,我说错了,我是说我全都穿在身上,我把十条内裤全都穿在身
上总行了吧,不信你看啊馨茹,你看我这就给你来一个佐罗……」

    哄女孩子开心是一门手艺,可是哄哭鼻子的女孩子开心那就得是绝学了。我
不拿出点看家本领,我看这下是止不住馨茹的眼泪了。这些都是我从小哄媛媛练
出来的,我记得小时候媛媛特别喜欢看佐罗,我问她为什么,她也只是回答,她
长大了也要变成佐罗,我心想这佐罗也没什么好的啊,你怎么不想变成什么公主
之类的更符合你女孩子身份的形象呢?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佐罗他有一个习惯,
就是每当获胜的时候,他就会在坏人的身上留下一个象征他名字的Z 字。以前在
家里爸爸,爷爷他们总是喊我志儿志儿,结果媛媛她也跟着学,非要喊我志儿哥
哥,志儿哥哥,看我把你的名字也留在坏人身上……

    于是我就学着小时候媛媛的样子,把馨茹手里的这条小内裤给缠在眼睛上,
而且好在这条内裤还是黑色蕾丝的,我在头上把它绑紧之后还真有佐罗的那么点
味道。

    「呃呃……呃呃呃……你……你干嘛啊……讨厌……呵呵……你……你别闹
……你快摘下来吧……很脏的……」

    馨茹看到我用她的蕾丝内裤假扮佐罗来逗她的样子,她终于还是破涕为笑了,
她一面还是不情愿这么轻易就原谅我,可是另外一面,她又被我逗弄的忍不住想
要偷笑,她伸出手想要帮我把内裤从头上扯下来,可是我模仿着佐罗那样优美的
闪躲技巧,对她左右遮挡,在跟她过招了三五个回合之后,我就挑起了我的正义
之剑在她不停晃动的胸口上留下了一个大大的Z 字。

    「哈哈哈,馨茹,你不要再费力的挣扎了,在我的正义之剑面前,你还是乖
乖的投降吧,要不然我就要在你的胸前给你刺上一首诗了。」

    「哈哈哈哈……讨厌……你……你别碰我……哈哈哈哈……你好坏啊……不
……不许碰……讨厌……呵呵呵呵……」

    「啊……多么爽朗的笑声啊……多么迷人的笑脸啊……馨茹……我……我…
…我非给你刺一首诗不可……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不……不要……人家才不要呢……讨厌……不许碰……人家要
生气了……呵呵呵……你……你走开啊……哈哈……」

    「春花秋月百媚生……梨花带雨哭不停……叫声老公我爱你……明朝美人变
美母……哈哈哈……落款……刘志!」

    「啊……哈哈……你……你就是个大流氓……哈哈哈……不许捏……啊啊…
…讨厌啊……色狼……淫贼……你放手……呵呵呵……不许戳我的腰……哈哈…
…」

    我在与馨茹打闹之间,趁势抓住她的一只巨乳就开始在上面挥洒我的文采,
写完了上阙之后,我又胡乱抓住她的另外一只爆奶紧接着写完了下半阙。最后我
分别在她的两颗娇嫩乳尖上点下了我的名字。在美人的身上写完了淫诗,自然就
不能再放过美人啊,所以我兴奋的抱着馨茹又捏又亲,我还时不时的在她腰上挠
她的痒,馨茹被我逗得左闪又避,可是完全无法逃离我魔爪。

    「咔嚓……」

    「……」

    果然是世间无巧不成拙啊……

    就在我头上顶着馨茹的蕾丝内裤,手里抓着她的大奶,撅着嘴巴非要亲吻她
的小脸的时候,家里的门居然不早不晚的打开了……而且我和馨茹此时正是赤身
裸体口难辨,淫词媚态莫敢视啊……

    更……更离谱的还有……我一柱擎天的火龙棍竟然不偏不倚的夹在了馨茹的
两腿之间……

    走进门的是一个身着沙色修身风衣,脸上带着一副宽框墨镜的丰腴高挑美人。
纵使她仅仅只是踩着一双平底软皮的芭蕾鞋,也无法阻挡她随风带进来的一股优
雅高贵的步伐气质,在轻薄简约的风衣下面应该是一条低至脚踝的碎花淑女长裙。
她裸露的脚面和纤细的脚腕让人不禁担心它是否能够支撑起她上方浑圆挺翘的肥
硕巨臀。就算她将衣领紧紧的锁至自己的下巴,就算她有意将束腰的风衣腰带轻
轻解开以让自己身上尽可能显得的宽松。可是想要让人忽视她身前鼓胀饱满的一
对扎眼胸部显然还是有些自欺欺人了。在她同样纤细的手腕上勾着一只精美小巧
的黑色手袋,在这个手袋的提手旁系着一个与她的碎花长裙同色的蝴蝶结。与这
个蝴蝶结也有着相同纹样和花式的还有她背后自然束起她柔美波浪长发的一枚小
小的金质发卡。这个气质典雅,身姿绰约的丰满美女不是旁人,正是我牵挂依恋
的好妈妈啊……

    这……这让我们如此六目相对……空气简直如凝固一般……

    妈妈一进门还来不及换鞋,而我和馨茹抱在一起也不知应该何时分开,我们
就像是三具雕像一般任由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去。我的脑子里闪过无数句想要破解
尴尬的解释,可是每一句刚到了喉咙口就又不得已被咽了回去,馨茹她紧紧抱着
我的胳膊,浑身不停的发抖,她因为羞臊而燃起的热火让她恨不能把自己立刻就
像一滴水那样瞬间蒸发。

    大约过了一分钟左右,还是妈妈先将自己的墨镜从她迷人的娥脸上取下,然
后又从容不迫的换上了一双便鞋。她仍旧迈着优雅的步子慢慢向我和馨茹靠近,
可是她并没有走到我们面前,而是转过走廊悠悠的朝卧室走去了……

    「宝贝……妈妈回来喽……等妈妈先换件衣服,你们在哪里啊宝贝?」

    唉……真是太尴尬了……好在妈妈聪明果断,要不然我感觉馨茹一定会当场
咬舌自尽不可啊。

    「馨茹……没事……」

    我见妈妈已经走进了卧室,我赶紧回头小声的安慰馨茹,可是我一回头又吓
了我一跳,馨茹她怒不可遏的样子仿佛要化身为厉鬼把我带到阴曹地府一样啊。

    「……馨茹……你晚点再惩罚我吧,我们得先找件衣服穿上啊。」

    我只能祈祷馨茹尽快消火了,虽然我知道接下来我肯定会非常凄惨,不过眼
下馨茹她应该还是会顾全大局的。馨茹一句话也不说,一点声音也不出,甚至她
连呼吸都屏住了,她一把将我头上的内裤揪下来直接就扔进了垃圾桶里,我……
我看到之后还觉得有些可惜,这条内裤可是被馨茹下体完全打湿了的啊,如果是
交给二弟,那还不得卖出天价啊……

    馨茹从我身上挣脱之后赶快跑到沙发的位置捡起了她昨天穿的学校制服,可
是她刚一套到身上,她就又委屈的吧嗒吧嗒流起了眼泪,因为她发现衬衫的扣子
已经全都被我在昨天扯掉了。她没办法只能先遮挡一下再说了,她套上了衬衫又
穿上了外套,可是她的裙子还在卧室呢。她觉着这简直是要把她为难死啊,怎么
一环又一环就是绕不出来了呢,她终于被这最后的一根稻草压死了,她一下就蹲
在沙发上,抱着自己的膝盖无声的大哭起来……

    我也轻手轻脚的赶快跑到她身边抱住她,安慰她,可是她用力摇晃着自己的
肩头就是不要我碰她。我对她做着一副求神告饶的样子,然后我又坚持不懈的紧
紧拥抱她,这才逐渐让她平静了一些。

    「馨茹……你别难过,没事的,我们先一起去浴室洗个澡,然后……」

    「……」

    「不……我是说……你先去洗个澡……我去卧室帮你拿一套新衣服给你……
你看行吗馨茹。」

    我刚想说要不然我们可以一起去洗个鸳鸯浴暂避一时锋芒,可是我的话还没
说完,我就看到馨茹怒目圆睁的瞪着我,我赶紧改口让她一个人去,我就只好单
枪匹马,裸衣上阵去独自应付妈妈了。

    馨茹在我一边求饶,一边催促之下才非常不情愿的悄悄走去了浴室,一路上,
我想要亲她一下她都不肯,看来这次她是真的生气了。没办法我只能先任由她宣
泄一番了,等晚一点我再好好的安慰她吧。

    把馨茹平安护送进了浴室之后,我就回身壮着胆子又走去了卧室。这一瞬间
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战地救火员一样东奔西跑,突然有一种神圣骄傲的使命感一
下涌上了心头,我鼓足勇气,昂首挺胸的大步迈向卧室。可是直到我走到卧室门
口的时候,我的腿还是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因为我看见正坐在梳妆台前卸下耳环
的妈妈,我的另外一根东西却高高的硬了起来。

    「哇……妈妈……你终于回来了!」

    我假装若无其事的从门口一下就飞奔到妈妈身边,然后一把就搂住了她的脖
子,我亲昵的将脸贴在妈妈的耳边对她磨蹭着撒娇。

    「哼……看来妈妈回来的不是时候……我原以为我的乖宝是真的想妈妈了,
所以我这才赶早回来看你……可是你好像也没那么想妈妈呦……」

    妈妈虽然嘴上是带着一点点埋怨,可是她用温情的目光一直在镜子里看着紧
紧抱住她撒娇的我,而且她也伸出手一直在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这就是妈妈和
妻子的本质区别,妈妈就算是心里吃醋,她也还是会优先将母亲的身份放在第一
位,我在妈妈身边是永远都不用担心她会不理我的。

    「哎呀妈妈,你不是没看见吗……你就继续没看见吧好不好啊妈妈……这…
…这也太丢人了……我……我跟馨茹会在你面前抬不起头来的啊……」

    「呵呵,你还知道害羞啊,小坏蛋……」

    「哎呀你别说了妈妈,多尴尬啊……」

    「呵呵,好好,妈妈不说了,那你们开心吗?昨天玩得好吗?」

    「嗯……我们都很高兴……就是……就是有点想你……」

    「真的吗?妈妈在视频里可没看出你有想妈妈的意思哦。」

    「嘿嘿,妈妈你是不是当时就看出来了啊?」

    「哼……小鬼头,居然这样捉弄妈妈跟馨茹,我看你现在是越来越不成样子
了。」

    「呵呵,妈妈你没看见馨茹可爱的表情吗?她当时又害羞,又紧张,样子真
是可爱极了。」

    「以后不许这样调戏馨茹,馨茹是多好的姑娘啊,她是能真心照顾你,对你
好的女孩子,妈妈也很中意她。所以你要好好珍惜人家才行啊,如果你对不起馨
茹,那妈妈也要对你不客气的。」

    「嘿嘿,我当然知道馨茹她对我好了,我肯定也会好好对她的,我对馨茹的
感情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我跟馨茹不都已经定亲了吗,她现在已经是我的未婚
妻了。」

    「正是因为这样,你才必须好好尊重人家,不可以欺负人家,而且馨茹她还
小不可以过分的折腾她。」

    「唉对了妈妈,你给我发的短信是什么意思啊,你说不准我欺负馨茹,但是
我可以对你粗暴一些,这……这是不是……」

    单从镜子里看,我和妈妈正是母子情深的搂在一起说着亲密的悄悄话,可是
若要将视线移到梳妆台的下面,就会发现我的一双淫手已经非常不老实的攀到了
妈妈高耸的一对乳峰上。

    「又不老实了是吗?昨晚玩了一宿都还没解馋吗?」

    馨茹和妈妈虽然都是非常温顺柔和的女人,可是她们之间最大的区别就在于,
馨茹的温顺还带着一些欲拒还迎的羞怯,而妈妈的温柔顺从则是连半点反抗和阻
止都没有的。当然这仅限于我,只有我才能肆无忌惮的触碰妈妈的身体,若是换
了旁人连她的衣角都休想碰一下。

    「我……我这不是想妈妈了吗……」

    妈妈已经脱去了她外面的风衣外套,现在只穿着一条连身长裙,这长裙的丝
薄面料就像是可有可无一般,我就算隔着衣服触摸妈妈的这对爆乳,我也仍然能
享受它的柔软和弹性。妈妈的这对大奶子永远都是那么让人爱不释手,无论是何
时何地,不管她穿不穿衣服,带不带胸罩,都不妨碍我享受这对爆奶带给我的快
感。

    「哼……你这是想妈妈啊,还是想妈妈的身子啊?」

    「都想……我都要……妈妈只能是我的妈妈,只能是我的女人,妈妈的身子
也只能属于我……」

    我趴在妈妈柔软的后背上,把下巴无力的搭在她的肩头,我双手环抱住妈妈,
用右手手掌把玩着妈妈的左乳,用左手手掌捏弄着妈妈的右乳。我一时陷入了舒
服的享受之中。

    「昨天妈妈到了医院之后,顺便做了一下身体检查,刘医生帮我查看了一下
胎像,他说现在胎儿正处于初期的成型阶段,各方面的体征都不是太稳定,要我
一定要谨慎小心一些。他还说我现在必须注意身体内的激素平衡,要不然也会影
响胎儿的发育,假如严重的话,可能还会造成流产……」

    妈妈说着话,我还正在舒服的享受,可是当我听清了她的意思之后,我的手
就像是有弹簧一样,一下子从妈妈的身体上弹了出去……

    这……这也是妈妈跟馨茹之间最大的不同……馨茹的反抗往往直接明了,而
妈妈的反抗却总是带着一种不可侵犯的睿智与高贵。

    「妈妈……你不是吓我的吧?……」

    「没关系啊,你可以继续把玩妈妈,你知道这个孩子妈妈也是不想要的,如
果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也没关系,你什么时候想要妈妈,妈妈都愿意给你。」

    「妈妈……你……你们怎么都这么厉害啊……你们一个威胁我要退婚,一个
威胁我要流产,你们……你们对我也太残忍了吧……」

    「妈妈什么时候威胁你了,妈妈不是一直都由着你的性子吗,我看你昨晚好
像还没有完全尽兴,来,帮妈妈把裙子脱下了吧,让妈妈接着好好的服侍你好吗?」

    「哎呀妈妈,我知道错了……都是你厉害还不行吗……你就别讽刺我了……」

    「哼……那你到妈妈这来,是干什么来了?」

    「我……我是真的想你了妈妈……不是想你的身体……是想你的人……」

    「嗯……这还差不多……这才是妈妈心疼的乖宝……」

    「那妈妈……我……我想亲你一下行吗?」

    「呵呵,小傻瓜,亲妈妈有什么不可以的啊。」

    「可……可我……可我想吻你……妈妈……」

    我看着妈妈柔媚惊艳的绝美脸庞,又欣赏着她优雅不可侵犯的高贵气质,我
……我真的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把脸涨的通红,我口干舌燥的盯着妈妈娇艳
湿润的红唇,如果不是考虑到妈妈的身体,我真忍不住想要一下就把她扑倒在床
上。

    妈妈听了我害羞的请求,她妖娆而不失俏皮的突然朝我转过脸,用她充满魅
惑的凤眼妩媚的斜视了我一下,然后她慢慢闭上眼,带着温柔迷人的抿笑朝我微
微抬了下下巴……

    这就是妈妈的威力啊……我面对妈妈就像是馨茹面对我,我可以大胆的将自
己展示给馨茹,可是馨茹往往会因为不好意思而躲闪回避,但如果换做是我在面
对妈妈,那我就变成了那个扭扭捏捏不好意思上前的孩子了。这就是妈妈高雅的
魅力,是她成熟圣洁的威慑力,她会让人想要又不敢要,可是不要又无法释怀啊。

    我小心翼翼的把嘴唇慢慢贴到了妈妈的红唇上,我只是感受了一下妈妈湿润
的温度还有她唇齿间香媚的味道,我就已经心满意足到飘飘欲仙了。我甚至不敢
主动的伸出舌头来触碰妈妈的香唇。我之于馨茹如果算是女神的追求者的话,那
我在妈妈面前顶多只能算是她虔诚的信徒啊。

    我只是探出头对着妈妈轻轻沾了一下我就开心的想要收回自己的嘴唇了,可
是就在我将要离开妈妈红唇的一刹那,妈妈她竟然主动的伸出柔舌在我的嘴巴里
舔弄了一圈,临结束的时候,她还带着柔媚诱惑的眼神又轻轻吻了一下我完全呆
住的嘴唇……

    「妈妈……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啊?……」

    「呵呵,妈妈怎么了?你不喜欢妈妈的吻吗?」

    「你……你一边威胁着不让我侵犯你……可……可是你又这样残忍的诱惑着
我……妈妈……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嘛……你……你什么时候才能进入安胎期啊…
…我……我真的快要失去理智了妈妈……」

    「呵呵,你想要侵犯妈妈啊?那你随便啊,妈妈又没说不同意,妈妈也不会
抵抗的,妈妈的人是你的,身子也是你的,你想要随时都可以来拿啊。」

    「……妈妈……我……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馨茹老说我坏了……我……我这全
都是遗传你的……哼……我……我果然是你的亲生儿子……」

    「呵呵,馨茹可是快要洗完澡了哦,你再不快点把衣服拿给人家,我看你今
天是休想再得到人家的一丝好脸色了。」

    「……妈妈……你……你不但美丽诱惑,你……你还料事如神啊……」

    「呵呵,我的傻儿子,你还是赶快去讨好你的小美人吧,不用在这奉承妈妈
了,妈妈没事,妈妈既没吃醋也没嫉妒,妈妈对你们俩都疼爱的很呢。快去吧宝
贝,妈妈卸了首饰换件衣服就去给你们做好吃的。」

    「……妈妈……你……你到底是我妈妈啊还是圣母啊……」

    「……哼……别胡说八道……快去给馨茹送衣服吧,你自己也去好好冲个澡。」

    「……妈妈……我……我爱你……」

    「呵呵……妈妈也爱你……我的宝贝……」

    ……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