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莹的蜕变】(二)精尽人亡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小莹的蜕变】(二)精尽人亡

作者:东契奇007

时间:9/10/2018

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

小莹的蜕变(二)精尽人亡

之前写的章节我会慢慢发出来,但间隔时间有点长了,有些剧情我也记不清了,而且当时没校对,所以要校对一下,起码不能有太多错别字。

茫然间想起三週前的下午,黄海大厦写字楼56楼的一个办公室里,我犹豫再三还是拿起电话拔出一个号码,「嘟……嘟」两声后,对面传来了一声洪亮而又底气的男声,「又想找虐了?」
「阿龙,你能不能别跟我耍牛逼,谁虐谁还不一定呢?」我嘴硬地回应着,但显然没什么底气,因为每次喝酒都是我喝多,阿龙把我送回家。
「这样吧,老地方,先说好了,今晚我可不送你哈」阿龙依然不失时机地刺弄着我。
「好,一会聊」挂了电话,简单一收拾我就开始往「老地方」赶,边开着车边把思路又理了一边,感觉没什么大的漏洞,就加大了油门向目标奔去。
进了零点音乐串吧一直往里走到头,看到阿龙已经坐在那里,这是我和阿龙以前经常来的地方,虽然说不上什么高大上,但来习惯了就不想换地方了。
坐下来撸着串喝着黑啤,天南海北古往今来的聊了一会儿,我开始将话题往家庭方面聊起,阿龙也没有察觉,只是跟着附和着。
「最近小莹她妈动不动经常发脾气。」
「不会吧,我看你岳母脾气挺好的呀,而且前凸后翘,风韵犹存……」阿龙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随即眼里一亮嬉戏地淫笑着。
「得得得,打住打住,更年期综合症。」我立马打断了阿龙,将他的意淫制止在萌芽状态。
「你岳母得有五十岁了吧,这个年龄正常。」阿龙很识趣地回复正轨。
「我知道正常,可我们受不了呀,天天和老头子吵架,又闹分床又闹离婚的,小莹那天都被骂哭了,再说就是我们能受了,孩子也经不起她折腾呀!」
我猛喝了一口酒继续说道,「上次孩子闹发脾气,她随手拿起一样东西打在孩子身上,现在身上的还有淤青呢!」
自己都感觉有点过分了,可也得硬着头皮编下去呀,总不能实话实说吧,那我这张老脸往哪挌。
「这哪行呀,你们得和老太太谈一谈呀!」
「哎呀,谈了,没有用,她上来那一阵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医院也去了,说是更年期综合症,只能控製不能根治。」
「哎,你上次在你们那个什么群里看到的新闻靠不靠谱?」我赶紧转到正题。
「什么新闻?」阿龙被我问的一头雾水。
「就是那个《女婿给丈母娘下春药,阴差阳错却治好了丈母娘的更年期综合症》」
「奥,我想起来了,一个心术不正的女婿见丈母娘风韵犹存且守寡多年,就想对丈母娘下手,每天以好女婿的形象伺候母女饮食,长期给丈母娘下慢性春药,不料却治好了丈母娘的更年期综合症。」
「对对对,你说有没有这种药?」我急切得问到。
「我操,你这个无良女婿不会是想给丈母娘下春药吧?」阿龙一脸吃惊还不忘损我一下。
「这不是被逼的实在没办法吗?」我机会的解释道。
郑重的看了我一眼,「这是你自己的想法,还是和小莹他们商量过了?」
阿龙问的挺突然,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想过,心想:「如果说商量过了,显然不合适,先不说小莹会不会同意,我作为一个女婿,这事就不应拿到檯面上跟小莹及岳父母商量」
我迅速收起不自然的表情,故作镇定地说道,「当然是我自己的想法,我哪能跟她们说呀?」
阿龙听我这么一说,犹豫了一下说「有倒是有,可是……」边说眼珠子边滴溜溜乱转,我知道,以前阿龙一有歪点子就会这样。
「可是什么?怎么吞吞吐吐的。」我连忙催促道。
「好,我说,这种药肯定有,而且我就有,但是我想问问你怎么下药,自己?还是说服小莹?」说完很认真地看着我。
这个问题我早有準备,胸有成竹地说,「这好办,她妈和小莹一样,都有每天下午喝一杯咖啡的习惯,我只要做一个孝顺的好女婿,送给她一罐咖啡就行了!」
阿龙听完一手指着我坏笑着说,「好一个孝顺女婿,孝顺孝顺!」不过在我说到「她妈和小莹」的时候,阿龙的眼珠子又转溜了一下,不过我没太在意。
「别埋汰我了,说正事」
「行,你决定了我就支持你,药我免费,但丑话我说在前头啊!」阿龙停了一下继续说道,「这种慢性春药能不能治更年期综合症我不知道,药效可是很厉害的。」
「很厉害!」我自言自语的嘟哝着,若有所思地点着头,忽然脑洞大开地想起了什么。「我是不是还得考虑考虑岳父大人能不能行的问题?」
「这个肯给你要考虑,难道你去帮她解决。」
我急忙问道,「那有没有可以让我岳父大人行的药?」不自觉地语气中重点突出了「行」字。
我虽然我极力克制情绪保持正常,但从刚开始引领话题、掩饰不自然、回答犹豫以及急切情绪,会不会被阿龙发现异常,不过当时我还是比较自信的。
可是除了这些,我的言行还有一个更大的漏洞,我这个女婿该如何给老丈人送壮阳药?怎么说?
「那我就好人做到底吧,都包在我身上了!」半开玩笑地说,「你确定不是用来泡妞的?小莹会找我算账的」然后意味深长地看着我。
「你以为我是你呀,种马!」
突然感觉胳膊沉重,乳头也有点痒,低头一看,原来小莹已经简单擦拭了下体,躺下依在我的身边,头枕在我胳膊上,手指在我乳头上打圈儿,呼吸也平稳了,体温也正常了,只是两个乳头还挺立在胸前,小脸还有微微的红晕,显得特别迷人。
看着身前美景我下身猛然一振,鸡巴慢慢又膨胀起来,「才射完十分钟,怎么?」
我心里疑惑着,可手却一点没闲着,双手分别抓住一个奶子揉搓了起来,头一歪一口亲住小莹的小嘴。
小莹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一惊,手不经意向下一滑,正好碰到了已经勃起的鸡巴,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我翻身将小莹压在身下,两腿跪在她的双腿之间向外分开,右手扶住鸡巴,在她小穴上磨蹭了几下,感觉淫液似乎还没有全干,藉着淫液的润滑一枪刺了进去。
小莹「啊」了一声,似乎带着一丝惊喜和愉悦,手搭在我的腰上微微向自己用力,这样的举动是对我最大的鼓励。我感觉那股欲火又燃烧起来,浑身充满了无穷的力量,刚才的疲惫烟消云散。
小莹的阴道还是那样紧緻,可能是刚才小莹清理的不够彻底,我的精液和小莹的淫液还有部分在里面,这让我的抽插更加顺畅,紧緻的阴道里密密麻麻的螺纹褶皱摩擦着我的鸡巴,使得每次抽插不会因为太滑而降低敏感度和舒适度。
我自信地开足马力抽插起来,节奏很快下下到底。準确地说,只是插到了我鸡巴的底部,有没有插到小莹阴道底部还不好说。
突然想到一个段子:一个男人逛街看到前女友和现任男友,想给前女友个难看,就说「哥们,你女盆友我用的时候是一手的新货」,现任特别尴尬,却不知怎么回怼。
女友见机说到「可是你只用了前三分之一,后三分之二还是新的!」我心想:「我她妈的,我用了几分之几?小莹剩下的那三分之二会不会永远是新的?」一种自卑和屈辱涌上心头,我赶紧回过神来,专心地耕耘起来。
「小宝贝,你舒服吗?」男人就是这个德行,不管行不行,都要时不时地问问女人舒不舒服?虽然才刚干了几十下,我还是习惯性地问起来。
然而没想到,小莹直接「嗯」了一声,我兴奋地喊着,「小宝贝,老公……也舒服,爽……太爽了……,我要……干死妳!」
「啪……啪……啪……啪」渐渐变成了「啪啪啪啪」,小莹被我干得小嘴张开大口喘喘息着,偶尔会闭嘴「嗯、嗯」的发出几声娇吟。
快速高强度的抽插了仅仅三分钟,我再次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舒服涌遍全身,刚想停下来控製控製,然而小莹的小穴不合时机地蠕动了一下下,这也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所有的快感喷涌而出,我感觉鸡巴也在小穴深处激烈地喷射,一跳一跳仿佛要将所有的精液都发射出来,一直喷了七八下才停了下来。
身下的小欣像上次一样紧紧地抱着我,因为相互环抱着脖子,我也看不清小莹的表情,不过从小莹滚烫的身体和粗重的喘息来看,小莹应该挺舒服的吧。
我一厢情愿地认为着,静静地插在小莹的小穴里享受着这一美妙的时刻,这是我感觉最爽的一次,可小莹却把我从他身上推了下来,面无表情地捂着下身径直向卫生间走去。
我知道小莹肯定是去清理下体了,一会儿就听见卫生间传来了沖水的声音。
男人快感消退的时间总是很短,而快感过后就是疲惫,两个眼皮感觉有点发沉,睡意瞬间袭来,然而我却听到卫生间依稀的传来一点声音。
最后睡意战胜了一切,「不管了,睡觉。」当小莹回来的时候,我已经迷糊了一会儿了。
小莹温柔地躺在我的身边,轻轻地帮我盖上毛巾被,刚刚盖上就发现被子的中央处慢慢支起一个小小的帐篷,小莹疑惑地再次掀起毛巾被一看,瞬间不可思议地张大了嘴巴。
这时我也突然醒了过来,眼中充满了欲火,看到小莹呆呆地看着我的下体,一下子就扑了上去…………
整整一晚上,我如此反复地干了小莹七次,每次射完没就睡去,睡去一会儿又兴奋的勃起,再次提枪上阵,而小莹今天格外配合没有拒绝我,只是后面几次小莹并没有去卫生间,而是用纸巾和毛巾擦了一下。
以前年轻的时候最多一夜也就干了3次,而且每次射完后「不应期」会很长,可今天我是「老夫聊发少年狂」,让我既惊喜又疑惑。
而且按常理射完一次后,鸡巴的敏感度会降低,下一次抽插的时间会相对长一点,而我却每次抽插三四分钟就控製不住射了,期间我也试着想控製控製,可是小莹阴道里的每一层褶皱嫩肉好像都有降服我鸡巴的超能力一样,一个收缩或阵阵蠕动就会让鸡巴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最后一次射精的时候,射出来的精液已经很稀很稀了,但却有种全身飘在空中要把身体射空的感觉,可以说今晚的射精一次比一次舒畅,而最后一次达到了极限,甚至趴在小莹身上脸贴脸晕睡过去,一直睡到天亮。
晕过去的瞬间,我感觉一丝水珠从脸上滑过,而在梦里,有一位貌美无比的仙子一直纠缠着我,不停地索取索取,我看不清她的面容,感觉是小莹又好像不是。
直到最后整个身体空虚无力,感觉被抽空,漂浮在空中,无论仙子怎么扭动抚摸,鸡巴再也硬不起来了,好像「精尽人亡」了。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