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北记】(第一卷 北原无乐 第二十五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平北记】(第一卷 北原无乐 第二十五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chaifei
2021/3/7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5000

             第一卷  北原无乐

               第二十五章

  槊方乃幽云州首府。

  在大兴民间,莫不习惯认为幽云州是战乱之地。无他,实乃幽云接壤大陇、
寒国、怡丽、长天四国,常年边境纷争不断。

  一代雄主——先帝司寇元,曾十数次动过治理幽云的念头,也曾圣心独断绕
过中枢,皇廷直出中旨至边疆首牧,前前后后数十位封疆大吏殚精竭虑,抛头颅
洒热血,只是结果却一直不怎么理想,幽云州始终无法摆脱战乱的纠葛。纠其本
源,还是出在周围接壤的四国均非省油的灯。

  到了新朝骤立,司寇轩荒淫无道之举骇人听闻,哪怕最乐观的臣民也不免要
担心四国乘机发难,蚕食国土,最先遭殃的自然就是幽云州。然而恰恰这几年中,
幽云边境风平浪静,竟然呈现一片太平气象,这可是先帝也未曾达到的伟业,谁
能料到轩帝如此折腾胡闹,帝国却仍然安好,实为近十年间不可思议的奇景。

  承平既然已有数年,原本军镇性质的首府自然人气兴旺起来,酒肆驿站便是
最先兴旺起来的行当。

  槊方城外百十里处,有一处残破的庙宇。

  庙宇早已毁于战火,唯有地表上依稀可见的地基大梁及破壁残垣,彷佛无声
的诉说昔日的荣光。半片碑石,拓印着秀丽的盈文——盈文是怡丽国的文字。眼
前的庙宇,显然是一座怡丽国特有的诺依神庙。

  诺依神,传说是怡丽国的创世神。怡丽以女为尊,亦以女为皇。诺依神教至
今供奉一位半人半神的诺依大祭司,三百多年来守护怡丽国的国土。但近百年来,
诺依大祭司隐没于野,少有出世之举,怡丽国势悄然衰微,大幅国土被如狼似虎
的邻国侵占,眼前这座诺依神庙乃是昔日堂皇之作,彼时也曾人流鼎盛,华服车
马穿梭如织,而今风水流转,不料已破败如斯。

  昏黄的残阳清澈冷冽,在破庙残壁上拉出黝黑的深影,雪地里间或有稀稀落
落的动物两声叫唤,倒也给神庙带了一丝难得的生气。

  「嘚嘚」声音传来,三匹骏马从远处的官道驰入神庙。

  马背上的骑手均披裹着厚实的毛料大麾,当首的骑手驾驭着马匹踏入神庙的
前庭,随手清理下衣帽上的积雪,露出一张男子冷峻的脸庞,他朝身后说道:
「明心,夜色已近,今日就在此露营一宿吧!」后骑却是两位清丽佳人,其中一
位丽人展颜笑道:「好的,师叔!只怕是要委屈柳妹妹。」另外一位丽人纵身下
马,淡言回道:「师仙子说笑了,无需考虑我。」此行三人正是林苏、师明心、
柳青青。

  林苏笑道:「柳小姐野外经验丰富,确实无需多虑」,有意无意间,林苏似
将「野外」二字稍微提高了音量。

  听出来林苏意有所指,柳青青心中稍有怨怼,不免用杏眼狠狠剜了两眼眼前
这个可恶的男人。

  师明心饶有兴趣的看这两人眉来眼去打这哑谜,不由得展颜噗嗤一笑,捉狭
道:「柳姐姐温婉贤淑,不意却也有风餐露宿的经历。」丽人话语间,「风餐露
宿」四字亦轻轻提高了音量。

  柳青青恼道:「师仙子你别听他胡说,我哪有——!」

  师明心笑道:「说起来明心挺羡慕柳妹妹的,能在不青城一直陪着师叔。」

  「什么呀,什么一直陪着他,我才刚认识他好不好,什么?」柳青青诧异道:
「师仙子你管他叫师叔?这是怎么论的辈分啊?」

  这下轮到师明心诧异了:「柳妹妹是否还不认识林师叔?」

  柳青青嘟囔道:「谁不认识他,哼,他叫林苏,天天不务正业,游手好闲,
天天还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闻言师明心不由的纤手轻轻拍了拍白洁的秀额,顿了顿道:「原来你是真不
认识林师叔,难怪难怪!」

  柳青青瞪大双眸,问道:「师仙子你怎么这幅表情,是不是我错过什么了?」

  林苏此刻从一处尚且完好的房间走出,招呼道:「好在还有一处落脚的地方,
我们正好吃点干粮,休息一下。」

  师明心笑道:「那明心去拾些柴火。」

  柳青青左右看了一眼,道:「那我去喂马!」

  在三人的努力下,一堆篝火熊熊燃起,炽热的火焰,成为周遭荒野雪地中唯
一的亮光。

  火炉上架着两只肥厚多汁的野兔,烈火炙烤下,肉香四溢。林苏老练的拿出
一小袋粉末状调料,均匀的洒在金黄的兔肉上,丰富的佐料引爆火势陡涨,「刺
啦」声不绝。浓郁的肉香杂夹着草木味的辛香向四周弥漫。

  师明心忍不住深深吸了两口香味,杏眼微眯,陶醉道:「师叔一出出远门必
带独家佐料,想不到十年来,师叔仍保持这个好习惯,真的好香!」

  林苏笑道:「人生在世,无非图个吃喝玩乐、快意恩仇,古人编词造句均有
讲究,非得将这个吃字放前头,可想而知自古以来吃就是人生的头等大事。只要
每日能吃好喝好睡好,一生就是完满。」

  柳青青撇撇嘴,小声道:「土老帽,一点追求都没有!」

  师明心转头瞥了一眼柳青青,对林苏笑道:「师叔此语有大意境,多少英雄
豪杰,蝇营狗苟一辈子,离世时往往最大遗憾不是皇图霸业,而是未能好好过几
天只属于自己的日子。」

  林苏笑道:「一个人为谁而活,往往都不是自己说了算的,只要是能在旅途
中,能稍微多照顾下自己,则已然无疚。」

  师明心正欲回话,突然凝神侧耳倾听,见状林苏笑道:「哈,来客了,虽不
知是好客恶客,只希望不要搅黄了这顿美餐。」

  师明心笑道:「师叔请放心,不管好客恶客,明心负责让他们都打搅不了。」

  林苏颔首笑道:「如此甚好!」

  柳青青撇撇嘴,再次小声骂道:「没出息,还要女人出头!」

  林苏笑道:「柳小姐若是看不惯,要不你去做回恶人?」

  柳青青回道:「哼,有林公子您这样的大能人,哪里轮到小女子出头!」

  林苏笑道:「体弱休负重,言轻莫说人,柳小姐要记住这句话才好!」

  丽人脸色一红,嘴里犹不甘示弱的啐了一口,却不敢再顶嘴。

  师明心清澈的明眸咕噜咕噜从两人身上转来转去,饶有兴趣的旁观看戏。

  不一会,殿外马匹嘶叫声、驭者呵斥声自远而近逐渐清晰起来,随之有人下
马,大踏步循着火光走进林苏三人所在的偏殿。

  一位裹着熊皮大麾的彪形大汉半步踏入殿门,高亮的大嗓门喊道:「劳驾,
今日雪大天黑,兄弟几个需要在此休息一夜,如有叨扰,还望恕罪!」林苏笑道:
「好说,都是江湖路人,又是无主之地,兄台自便。」大汉豪迈大笑:「感谢兄
弟,如此谢过!」说罢转身出去,用特有的大嗓门招呼着伙伴歇马安顿。

  此次外面来的一行人可能均是粗人,举止动作实在是大,吵的柳青青心头烦
躁不已,连手头焦黄酥脆的兔腿肉也吃不出香味来,转头又看到林苏和明心两人
慢条斯理的品尝野味,柳青青不由得更为烦闷。

  而外面那行人的动作不知怎么越来越吵,隐约还传来女人的尖叫哭喊声及男
人不正经的笑声。

  柳青青忍不住跑到破殿门口,冲外面一群人喊道:「喂……你们能不能小声
点!」远处暗处隐约看到一个恶汉对一俏丽村妇上下其手,行那猥亵之事,听到
柳青青的呵斥,那恶汉稍微住了住手,而近旁两个大汉停下手里的活计,扭头看
着嗔怒的丽人。一个瘦高个子的男人取笑道:「小娘子长的真俊呐,尤其这奶子
又大又挺,比阿花的奶子都大。嘿嘿!」旁边一位汉子接话道:「三哥你这就看
走眼了,要我说,小娘子的奶子看起来挺,但是阿花奶子圆滚滚的,我一巴掌都
抓不完,所以阿花的奶子大!」柳青青没有料到竟然听到这样粗俗下流的话,一
时间气的浑身直哆嗦,玉足轻点,纤细的娇躯倏忽飘出,梵音剑典第二层境界剑
主天地境的精密剑劲沿着丽人股臀处迸发,起始发于阳明胃经,玄劲经手阴脉巧
妙回旋加速后,再由手指指尖聚集发出。

  剑主天地为梵音静殿内门心法,非内门弟子不传。

  柳青青之前从未想到自己居然还未进入静殿内门就已学会此门心法,更难以
置信的还是在两天之内,自己就真真切切的学会它,含心法、身法、剑招、蓄力、
出力甚至连对敌应对之策,均全然不落。

  此刻,丽人含怒出手,威力又增加了几成。

  纤细白嫩的双指处,激发出一丈来长白莹莹的细芒,随着丽人鬼魅般快捷的
身法,朝嘴贱的两位汉子扫去。

  「噗噗」两声,犹未回过神来的两位汉子软软的摊倒,细看每人胸肩处各有
一处铜钱大的雪洞,鲜血迸发出发,身前雪地上一片血色。

  早前领队模样的彪形大汉闪身赶来,先深深看了一眼正一脸得意的丽人,顾
不得说话,先蹲下身给两位兄弟止血包扎。

  彪形大汉沉声道:「小娘子,我兄弟纵有不对,却还轮不到你一个小姑娘来
教训,如今你恃强凌弱,伤我兄弟,少不得也要你这个小娘皮血债血偿!」柳青
青哂道:「说的什么屁话,你们几个恶痞,面相凶恶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好死
不死又在这里故意惹人嫌,要不是天性向恶,便是有意如此,有什么意图,尽管
使出来,绕那么多弯子做甚?」彪形大汉哈哈一笑,朝后招呼道:「弟兄们,都
过来吧,小娘子火眼金睛,都看出来了」,又冲林苏所在大殿处略一拱手,沉声
道:「兄弟几个受人所托,正是要请公子姑娘三位到我那山门做客。」说话间,
约十数汉子逐渐将大殿围了起来。

  柳青青叱喝道:「谁稀罕去你那做客,今日有你没我!」大汉笑道:「小娘
子年纪不大,脾气倒是不小,也好,就让兄弟几个陪你称量称量,老二,老五,
和小娘子耍一下。」话音未落,两个精壮的汉子猛的向前,举起武器就朝柳青青
杀过来。柳青青反手拔剑,默运梵音剑典剑劲,一个守字诀,便将两个汉子的一
刀一剑御敌于丈外,而后剑芒隐现,在夜空中闪烁出玄妙难言的轨迹,刺入汉子
上身要害处。那两汉子却也非是省油灯,其中刀客刀法猛烈,只攻不受,剑客却
每每接档女郎的剑招,间隙处还阴袭女郎的要害处,端的是阴险之极,偏偏刀剑
似暗含默契,明明两汉子武学招式均不如女郎精妙,却也能斗个旗鼓相当。

  数十回合后,胜负未分,柳青青不免心理有些焦躁,眼前两人明明二流高手
的水平都不到,却始终拿不下,一旁还是几位恶人虎视眈眈,又想着刚刚习得师
门剑典第二层,初战不利,很是不甘。不由得娇喝一声,猛然出力,使出「剑主
天地」的杀字诀极招。

  只见女郎三尺青峰剑芒陡然暴涨,一团剑簇陡然涌现,急促撞入两恶人的刀
剑处,「哐啷」一声振耳欲聋巨响,而后只见俏丽的女郎昂胸挺立,俏颜含笑,
随意挽了一手剑花,说不出的写意。

  那使刀剑的两恶汉明显败退下来,踉踉跄跄的往后倒退几步,两人右手俱是
武器全无,手掌处均是鲜血淋漓。

  那领头的汉子,叹息道:「想不到我们兄弟十人,连正主的衣服还未碰着,
就在你这小娘皮手上折了四人,这生意亏大了。」说着,向前走了两步,冲大殿
拱手道:「我兄弟技不如人,让公子见笑了。兄弟这就离开,免得打扰公子的心
情。」柳青青斥责道:「知道厉害就好,还不快滚!」领头汉子点头道:「这就
滚!」说罢转身一摆手,「兄弟们,撤吧!」一众人低低回道:「是!」说罢一
行人缓步向外撤走。

  女郎得意的撤剑入鞘,纤腰轻拧,也扭头往里走去。

  此刻不料那领头大汉暴起往女郎飞跃,倏忽间便逼近女郎身旁,猿臂轻舒,
就将毫无防备的女郎挟持下来。

  柳青青大为吃惊,正要使劲挣脱,而大汉一拳猛击女郎纤细下腹处,剧痛传
来,女郎眼泪鼻涕迸发,咳嗽连连。

  大汉趁机将女郎紧紧箍在胸前,将魁梧身躯藏在女郎身后,还来得偷偷摸了
一把女郎的胸脯,丰腴乳肉柔嫩紧致,如面似酪,手感极佳,大汉眼睛一亮,不
由得低赞一声:「真真两只好奶子!」。

  旁边几个恶人也围了过来,听到老大的称赞,也纷纷淫笑以对。

  一恶人道:「老大,比阿花的奶子还大吗?」领头大汉笑道:「怕是相差无
几,将那阿花拉将过来,当面比比看!」恶人们哄笑道:「即是即是,真好主意」,
言罢就有恶人出去将哭哭滴滴的妇人拉扯了过来。

  那名叫阿花的妇人原本就衣衫不整,两只雪白的巨乳袒露在胸前,随着恶人
的扯动更是摇来荡去,细细的乳头俏然挺立,霎是好看。

  大汉发力紧紧箍持住女郎的娇躯,女郎在大汉手臂紧箍下噎的呼吸不畅,咳
嗽连连,大汉闲出一只手来一把扯开柳青青的上衣外裳,露出一片淡绿的抹胸,
大汉嘿嘿一笑,抓住温润的抹胸轻轻扯动,便将香芬芬的亵衣脱了出来,显露出
女郎那对坚挺雪腻的大乳,因牵扯动作,巨乳上下弹跳数下,一片肉光致致。

  一旁几个恶人瞪大了眼珠,贪婪的欣赏眼前美景。

  柳青青螓首高抬,不由得悲鸣一声,杏目泪珠似雨般落下,心中又羞又愤,
暗暗气苦。

  雪夜中,两个妇人各自的雪乳肆意的袒露,而数个恶人眼红如牛,喘息甚巨,
远处传来莫名动物此起彼伏的鸣叫声,更衬托出寒夜赏奶之景的炽热难耐。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平北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