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鸡巴是寄生兽??】第四章 (肛交乱向,暴力向,绿主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原创者:Junk20(JUNK二世)
2021年8月23日首发:第一会所
字数:7956

***********************************

  感谢文友群的支持。

  有肛交描写,不喜请跳过。

  女三出场。开始后宫模式。

  本文绿主向,多女主,微绿元素,暴力元素,含纯情和渐进式催眠。

  预计长篇。

***********************************

                第四章

  当我抱着妈妈回到家里时,出现了无法解释的一幕。

  一个套着校服和穿着黑丝袜的小美女站在客厅,另一个套着校服穿着黑丝袜
的大美女抱在我怀里。

  两个女人对视了一下,然后都看向我,眼中的问题都是「她是谁?」

  我有点尴尬的笑了笑说「林悦,这是我妈妈,也是我的女人;妈妈,这是林
悦,也是我的女人。」

  两个女人看看我又互相看看,谁也没有说话。

  「先把我放下来…」妈妈小声说。我赶紧把她的腿放在地毯上。

  妈妈走过去轻轻拉了一下林悦的手,小声说了一句,两人就进到卧室,还把
门关上了。

  「女人……真是…」我挠挠头坐在沙发上。

  「母体本来就难以理解,只要征服就好了,你们低等生物偏偏要去读懂,真
可笑!」

  佩尼斯熟悉的吐嘈声。

  「卧槽!佩哥,您又活了,我以为您爽死了呢」我忍不住挤兑一下佩尼斯。

  佩尼斯哈哈一笑说「一下收集了200的进化能量,我当然要充分的吸收进
化。构筑能量场,你自己感受一下」佩尼斯这么一说,我似乎也隐隐觉得身体深
处有个微热的能量源。

  「佩爷要收集多少能量才能够返回您的星云啊,哈哈」我忍不住一脸献媚的
问。

  佩尼斯轻哼一声「要足够多才行,一个母体太少了,难以抵挡他们的攻击
…你那个小母体升值了……62分…还是垃圾」我脑子正在想他们是谁,被佩尼
斯一说愣了一下。

  「升值?为什么升值?」我记得因为妈妈和我发生关系后,妈妈的数值才上
升,林悦的数值为什么会突然上升。

  「同族母体…可以互相促进升值……不过这个母体太差,没什么必要。」佩
尼斯不屑一顾。

  我可不惯着他,直接说「那可是劳资的女人,不许你这么说啊」佩尼斯冷笑。

  「好好加强你的身体吧,我可不会浪费能量给低等母体」说完这混蛋就消失
了。

  「宝宝……老公,进来…」卧室传来妈妈的声音,和轻微的笑声。

  我推开卧室的门,两个女人躺在床上一左一右,都是一双只穿着肉色超薄高
筒丝袜的长腿,不同的是妈妈的丰满的双乳和林悦仅可一握的椒乳很是吸引眼球。

  「坏蛋!……你看什么…」林悦明显不好意思了。

  「你们不就是让我看的吗……」我忍不住笑出声。

  「过来……坏老公」我听从妈妈的吩咐,躺到了两人之间,接着就被两个女
人齐心的把衣服脱个精光。

  「这回是你们看我了」我说着话,我的鸡巴就被妈妈握在手里了。

  「坏蛋…刚才姐姐说你好厉害呢,把两个坏人打得跪在你脚下」

  林悦学着妈妈把一条丝袜腿压在我的腿上。

  我有点得意「必须得,谁敢欺负我女人……姐姐是什么情况…」林悦叫我妈
妈是姐姐?

  妈妈轻轻掐了一下我的鸡巴说「难道我叫她姐姐…啊」我操,我想着这个画
面感觉有点美。

  「那你叫我什么啊?」我问问妈妈。

  没想到她们两人一起回答「老公啊…」

  「那我叫你们呢?」我忍不住又问。

  两人还是异口同声的说「老婆啊…」卧槽!完美!我无话可说!

  我伸开双臂搂着一大一小两个美女…齐人之福,不过如此啊。

  虽然我某个瞬间会想一下,幸福是不是来的太突然了。大多数时间,我就忘
了这事算了。

  妈妈小手的轻轻抚弄,我的鸡巴开始膨胀,林悦在妈妈面前多少有点不好意
思,只用手指轻轻刮了一下我的龟头。

  妈妈跪起身子,张嘴慢慢把我的鸡巴含进嘴里,林悦这才发现口交是这个样
子,忍不住也坐直了身体,看着妈妈给我口交。

  妈妈伸出舌头在我的龟头上盘旋着,轻声对林悦说「不用怕,慢慢地都含进
去,顶过了喉咙就不会难受了,只是有点憋气,吞得越深,他的征服欲就越满足
…」

  林悦点点头,学者妈妈的样子,开始含住我的鸡巴轻轻套弄,只是不太敢把
我的鸡巴吞得太深。

  舌头也不是很灵活。

  「越舔就会越满足,就忘了世界上其他的东西了,就剩下嘴里的他……」妈
妈一边舔着我的睾丸,一边说着话,我感觉很像鸡巴催眠大法,妈妈把自己和林
悦都催眠了。

  当妈妈的舌头和林悦的舌头在我的龟头上纠缠在一起时,林悦开始喘息,伸
手握着妈妈的乳房。

  两个人激烈的舌吻起来。

  妈妈的手除了握着我的鸡巴,另一只手滑向林悦的淫穴,手指轻轻地拨动。
林悦明显开始颤抖,紧紧地抱着妈妈,一对乳房和妈妈的双乳挤在一起。

  我简直像是在看一对拉拉的情色秀,让我又兴奋又刺激。

  突然不知道哪里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淫靡的气氛忽然被打破了,林悦很抱歉
的看着我和妈妈说是她的电话。

  「学校的电话,还给我发了短信,好像是学生会有个紧急活动…」林悦看着
电话有些不好意思的和我说。

  「去吧去吧……学生会是重要的事」我安慰着林悦,我看得出她有些愧疚的
样子。

  「嗯……老公…」林悦小声叫着我,我起身抱住她,安抚着她,让她去穿好
衣服。

  我陪着林悦走到门口,她仰起头和我亲吻了一下,就急忙出门了。

  「就知道老公还是会偏心…哼」妈妈站在卧室门口幽幽的说着。

  我一脸坏笑的说「刚才我可是给你这个姐姐留面子,不然被我搞得叫爸爸,
你哪还有面子。」

  我一把抱起妈妈,她的手自然的搂在我脖子上。

  「哼……去趟学校就带回一个妹妹…果然是遗传」妈妈不服气的咬了我的嘴
唇一下。

  我反手把妈妈扔到床上,「看来不教育教育你,是不行了。你个小骚货!」
我压在妈妈身上。

  自从我轻易收拾了周胖子和傻逼男人之后,我感觉做什么事都像是做梦一样,
除了让我心情舒爽得不行,也让我对妈妈有了很强征服欲。

  不知道为什么,妈妈似乎被我压在身体下面感觉很舒服,呼吸也急促起来,
脸也显得微微红了的样子。我忍不住爱抚着妈妈丰满的屁股。顺着屁股摸到两腿
之间淫穴一片湿润。

  「看来有人急着想叫爸爸了呢,咦……」我的手指突然碰到一个很硬的物体。

  「不要……哦…」我让妈妈跪在床上,把她的丝袜拉到大腿上,在妈妈的菊
花里插着奇怪的东西,彷佛某种鳞片。

  我用手轻轻摸着,妈妈有些羞耻地挣扎起来「你…不要这么看…人家感觉好
…奇怪」

  说着话真的发生了奇怪的事,鳞片状的东西彷佛流沙一般,流进了妈妈的菊
花里,几秒钟,就只剩下妈妈娇嫩闭合的肛门。

  「母体似乎对于她的排泄器官和你进行性……打炮,有执着的情感,而且似
乎可以提升母体的分数…所以,本大爷就给她的排泄器官进行了改造。」佩尼斯
的声音突然传来。

  「你别乱改我妈妈的身体啊…佩哥」我有点不放心的说,毕竟佩尼斯关心的
是妈妈的分数,所有提升分数的手段,他都不会放过。

  「本大爷只是改造她的性刺激程度,让她在性行为时获得和性器官一样的性
快感…而且还有保护作用…」

  佩尼斯的话,倒是让我知道了为什么今天他能感知到妈妈遇到了危险。

  「应该给林悦也装一个…」我自言自语,这东西能保护还能定位,看起来很
好啊。

  佩尼斯一贯的不屑「低分母体用不到本大爷去浪费精力。」我忍不住暗骂一
声小气。

  「怎么这么兴奋啊…」我看到妈妈的身体扭动着,似乎对于我观察她的菊花
表现得很刺激。

  「不要……不要…」不管妈妈的呻吟,我的手毫不费力地把妈妈的一只手压
在他的背后,然后把她的另一只手也交叉的压在一起。

  我看着妈妈的屁股,忍不住抬手一巴掌拍上去「小骚货的屁股真性感…是不
该打?」发出啪的一声。

  妈妈娇羞的哼了一声,小声的说「是…」屁股也不自觉地扭动了几下。

  「是不是小骚货用屁股勾引别人了?」我只是想再欺负妈妈,看着她脸红羞
耻的样子,不过,我又看到妈妈白嫩的屁股上面一个被我打得小红印,忍不住啪
啪地又打了两下。

  「哦……我没有…我不敢…我只想勾引老公…啊」妈妈扭着腰肢呻吟着,虽
然我已经松开了她的手,还是老实的背在身后。

  我用手拨弄着妈妈的湿滑的淫穴「还有没有别的错误,快点坦白…」说着又
捏了一下妈妈的乳头。

  妈妈轻喘着说「我……我嫉妒妹妹…可以把处女给老公……我嫉妒…我想把
她玩到高潮…让她丢脸…

  老公罚我吧……哦…用皮带抽我…啊」

  我拿起林悦刚才脱下的丝袜,轻轻几下把妈妈的手在背后绑住,然后抽出我
的皮带,不太用力抽在妈妈的屁股上,即使这样,妈妈哼了一声,屁股上也是两
条红印。

  「啊…我的骚穴被人玩过了……老公罚我……抽我……啊爸爸……爸爸打我
…」妈妈果然轻易就屈从的向我叫了爸爸。

  「居然还嫉妒妹妹,以后是不是要叫她姐姐才行!嗯!你的屁股不是处女了
吗!」

  我抡起皮带尽量轻的抽打在妈妈的屁股上。

  妈妈还是难以忍受了「不要…老公……爸爸求你……不要让我…叫她姐姐
…求你……我的处女菊花给老公,好不好……求你饶了我…爸爸」

  虽然我也没有肛交的经验,但我多少还是对于肛交很好奇的,妈妈娇羞的不
肯睁眼,只是把她的屁股对着我,我把手指缓缓地插进了妈妈的菊花里。

  「哦…」妈妈呻吟了一声,似乎肛门里有液体分泌出来。

  我把另一只手指插进妈妈的淫穴,淫水四溢,毫不费力。我感受着两只手指
的不同感觉,淫穴也是裹着的湿热感觉,但似乎菊花还多了一种向内的吸引力。

  妈妈这时不停地扭动起来,小声呻吟着,喘着气说「老公……好刺激…哦
…感觉好奇怪啊」

  妈妈的屁股不停迎合着我的手。

  「后面……后面好舒服…老公……好舒服」听这妈妈的娇淫叫声,我索性把
两根手指全部插进妈妈的菊花。

  妈妈忍不住嗯了一声,肛门忍不住开始收缩,她无法理解怎么肛门和淫穴一
样的刺激,她真过头看看我,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羞耻的表情。

  「小骚货……你好像很舒服啊」我忍不住调戏着妈妈。

  「哦……小骚货…只要发骚了…从来不知道,后面这么舒服……老公…我好
变态……我喜欢被老公玩菊花……」

  妈妈似乎很喜欢自己用语言催眠自己,调动情绪越来越兴奋。

  我看到面前的妈妈一脸羞耻又淫贱的表情,更加难以压制身体里兴奋起来的
暴虐力量。

  妈妈的菊花开始不停地收缩吸紧,明显忍耐不住欲望了。这个时候应该是佩
尼斯登场踩对。

  可是这位大仙似乎没有控制我身体的行动。

  「本大爷对于排泄器官的行为毫无兴趣……」佩尼斯自然知道我的感知。

  「想要……想要老公的大鸡巴……想要」妈妈忍不住求我了。

  我一只手捏着妈妈的脖子,让她的头向后仰着「你就不怕被我肏哭啊…」我
虽然对于和妈妈性交有些难以说明的抵触,可心里真的无数次幻想插入妈妈的身
体,让她兴奋的哭喊。

  想像一下对自己照顾得无微不至的性感又迷人的妈妈被自己操得淫声浪叫,
这禁忌的快感一直在怂恿着我,去啊!去啊!

  我的手开始揉捏妈妈的乳房,而早已勃起的鸡巴慢慢地顶在妈妈的肛门之外。

  此时的妈妈早就忍耐不住,拼命地把屁股顶向我。她紧绷着身体,低声喘息
着,直到被我的鸡巴深深地插入妈妈的菊花,妈妈的身体忍不住剧烈的抖了一下。

  如果不是鸡巴上禁箍着的感觉,我甚至怀疑自己插进了妈妈的淫穴,如此湿
滑温热。我忍不住前后插动起来。

  而妈妈对于肛门处传来的快感有些应对不急,整个腰都拱了起来。一股温热
的淫水直接涌出了妈妈的淫穴。

  「啊啊……老公…我被老公插流水了……我的屁股好…好舒服…好奇怪…」

  伴随着妈妈的浪叫,我接连不断地用力撞击着妈妈的菊花,妈妈忍不住的呻
吟,她已经失去自制力,只是知道配合我的冲击。

  当我狠狠地拔出我的鸡巴,妈妈的菊穴微微张着,肛门里的嫩肉有些翻出,
真的仿佛一朵鲜红的菊花,不停的收缩着。

  「老公……」妈妈有些奇怪我为什么停了下来,转头看我正在欣赏着她的菊
花,忍不住又感觉羞耻又说不出的刺激快感,这一刺激菊花和小嘴一样一张一合。

  妈妈的身体因刺激兴奋而颤抖着,忍不住抬高了屁股,「老公……肏我…」

  我玩弄着妈妈的乳头「肏哪里啊?」我忍不住坏笑起来,粗硬的鸡巴顶在妈
妈的肛门口上,妈妈完全抵受不住诱惑,用力握着我的鸡巴引导至自己的菊花里,
然后自己用手把肛门用力的扒开,完全就是一副求肏的淫贱母狗模样。

  「老公……求你…肏我……狠狠地肏我的屁眼…求你」妈妈的淫浪哀求让我
感觉兽血沸腾,猛地插进妈妈的菊花,立刻就感到鸡巴被一个湿热滑软的地方完
全包裹住,我开始猛烈的抽插着。

  妈妈被我粗暴地撞击完全失掉了神智,只是像母狗一样跪在床上,用力的抬
着屁股,本能地开始迎合着我从身后的强烈撞击,一下一下地任我啪啪的屁股,
嘴里也不再掩饰地高声的淫叫呻吟着。

  我的双手抓住妈妈的双手,把她的上身拉的直起,妈妈的后背贴在我的胸前,
变成坐在我的鸡巴上的姿势,同时插入的也更深了。

  这样的姿势明显更容易把妈妈肏到高潮,妈妈已经顾不得羞耻,双手向后紧
紧抱着我的脖子,浑身酸软的叫着「啊…啊!…老公用力…哦…肏我…好爽…骚
货好爽…老公把我肏坏吧」

  妈妈的屁股左右晃动着承受着我的撞击。我狠狠地掐着她的乳房,一下接一
下的用力向上肏着「骚货…就像勾引儿子肏你是不是?」禁忌的快感已经侵蚀了
我。

  「是啊!…是…我就是骨子里发骚的骚货!…我想勾引儿子肏我!…我每天
穿着丝袜就想跪在儿子的大鸡巴面前…

  我是喜欢闻儿子内裤的贱货!…啊啊……我想被儿子的大鸡巴肏!……我想
叫他老公!……嗯啊…我想……被老公用力肏……

  我想叫你爸爸……求你肏死我吧!」妈妈临近高潮的胡言乱语不但催眠着她
自己,更是刺激着我越来越用力。

  妈妈被我肏得已经开始浑身颤抖,安全脱力的跪在床上,我紧紧的扶着她的
屁股继续用力的抽插着菊花。

  我自己感觉到一阵阵的热流和快感从鸡巴上冲击而来,这和我之前接受的能
量却不是很相同的体会,我感觉自己的动作根本停不下来,「我要射了!」我低
吼一声。

  而妈妈这时已经被我肏到了高潮,身体剧烈的抖动着,「啊啊啊……骚货要
死了…天啊……爸爸!爸爸射给我!

  求你!…老公的精液…好舒服……给我!」

  妈妈的菊花里一阵一阵的强力收缩,我的精液喷射而出,随着收缩一股股的
射进妈妈的体内。

  妈妈只是疯狂的扭动着淫叫着「啊…好热!…要、我要!……好舒服,老公
射在我里面…

  爸爸射进来!…我是爸爸的精液骚货!哦!哦!」

  我有些疲惫的从妈妈的菊花里抽出鸡巴,肛门口被彻底的撑开了,妈妈似乎
拼命地抬着屁股,不让精液流出来,很快鳞甲状的东西又涌出妈妈的菊花,将菊
花覆盖起来。

  「老公……想吃…」妈妈轻声叫着我,我只好躺倒了妈妈的身侧,让她趴在
了我的大腿之间。

  看着妈妈心满意足的用嘴含着我的鸡巴,吞食着鸡巴上残余的精液,我忍不
住怀疑着是妈妈真的这么淫荡,还是佩尼斯控制了她,毕竟一开始,佩尼斯很轻
松地就让那个周家琪变成了母狗。

  妈妈似乎很累的睡着了。这时传来了佩尼斯的声音「母体的自愿意识越强烈,
我获得的能量越多,这次居然有200多能量值,从排泄器官的交合获取如此的
能量,本大爷也很意外。」

  我知道是佩尼斯让妈妈睡着了,忍不住问「那你是不是让我妈妈成为了一个
淫荡的母体,她最后会不会只知道做爱了!」

  「母体表现得淫荡,是由她的自愿意识决定的,她的服从、献媚、求偶意愿
越强烈,就会表的越淫荡,如果我花费能量控制母体,而获得能量还不如我的花
费,本大爷可不会做这种赔本的买卖!」佩尼斯一贯的傲娇。

  「奸商!」不好过佩尼斯的话让我放心了一些。

  「不过母体和我接触之后,确实加强她的自愿意识,同时她开始自主的屏蔽
你们的禁忌,所以交…打炮时就显得愈加的淫荡」佩尼斯的话,让我想起当时我
感觉到的妈妈类似自我催眠的行为。

  「我要去转化能量了……似乎有麻烦了」佩尼斯的话音未落,我就听到门铃
声。

  我把毛巾被盖在妈妈的身上,妈妈的身体蜷成一团。我随便套上一件衣服就
走到门口,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三个人。

  一个有些脸熟的很有风度的中年男人说了句「请问是韩锋同学家吗?」

  他的话还没说完。旁边的女人就说了句「我女儿在哪儿!」

  「你女儿是谁?」我看着眼前这张化着淡妆的精致面容,眼前浮现出林悦的
样子。

  是的!这一定就是林悦的妈妈。我的目光在她丰盈的曲线和勾勒有致的身材
上盘旋起来。

  「我女儿林悦!在哪儿!」女人明显感觉到我的目光,有些恼怒的说。

  「哦!阿姨啊,您好!」我推起满脸的笑容。毕竟是岳母啊,不容小视,不
容小视!

  眼前的性感的女人向后退了一小步,反而把身体彻底展露在我眼前,贴身的
裙装显示着坚挺饱满的乳房,浑圆结实的屁股,完美突显了身体曲线,凹凸之处
显的越发性感。

  腿上一双超薄的肉色丝袜,脚上是一双黑色尖头亮皮高跟鞋,头发精心的盘
起,嘴上的口红,描画的眉梢。

  我忍不住一点点的欣赏着。

  「你快说!我女儿在哪儿?」女人似乎抵挡不住我的目光,又向后退了一小
步。

  「韩锋!是不是林悦在里面!让我们进去!」我这才看到最旁边站着一个算
是面目清秀的男生,戴着眼镜,也穿着我们的校服。拼命地想挤进门。

  「原来是李公子啊!学生会主席就可以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吗!」我一把推开
李楠,他是我们校长的儿子,也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

  「你下午踢球时就和林悦抱在一起,我还看到你们俩一起出的学校!」李楠
大声叫着。

  「你怎么敢!你怎么敢抱我的女儿…」性感女人刚想大喊,却在我的目光下,
声音越来越小。

  我一把揪着李楠的胸口的校服,「我进球了还和许多同学拥抱了,是不是都
要来找我!我们一起回的家,是啊!我们顺路啊!顺路的同学是不是都要来找我!」
我大声说。

  「是啊,他说的有道理…」很有风度的男人说了一半,又被女人拦住了,看
来我的岳父地位不是很高啊。

  「我们是一起聊天,后来林悦说学校学生会有事,就先回学校了!」我毫无
做作的说。

  「可林悦没回到学校,也没回学生会!直到林叔叔他们来找到学校。我才知
道林悦不见了!」

  李楠倒是毫不示弱。

  「那应该报警!找我干什么!她要在这里的话,听到她妈妈的声音还不跑出
来!」

  我有些莫名其妙,但又隐隐的觉得有些危险。

  「我没有她的信息…」我的脑中传来了佩尼斯的声音。

  「不能报警!这对林悦和学校都会有大问题!」李楠看起来说的很对,但似
乎有些问题。

  「那怎么办…我女儿不见了…电话也关机了…」性感的岳母有些摇摇欲坠,
让我心里忍不住一阵的旌动旗摇。

  「您别担心,我和李楠现在就去找…您先回家等消息,实在不行我们就报警!」

  我向前一步,握住女人的小手,她虽然想躲也来不及了。

  「81分…不错哦」佩尼斯的声音。女人似乎有些沉静了,任我握着她的手,
我知道是佩尼斯的力量。

  「您们先别着急,等我们的消息」我放开女人的手,又拉住未来岳父的手。

  「好好!麻烦你了,我们先回家等消息」岳父拍拍我的肩膀,扶着性感的妻
子离开了。

  「现在!带我去学校的保安室吧!」我捏着李楠的肩膀,实话说,我觉得他
看起来真的很娘。

  李楠剩下一个人明显有些胆小,「去保安室干嘛……」

  「去看监控!」我拖起他就走,因为我强烈感觉事情发生在学校,和学校有
关!

  一处别墅内,光着身子的周胖子坐在沙发上,身前一个娇媚的女人正含着他
的鸡巴卖力的舔弄着。

  可似乎效果不明显。

  「妈的!我不管你把她先弄到哪儿!我要那小子死!我要玩死他!明白吗!」
周胖子大吼着。

  似乎对面并不买账,一阵骂声之后,周胖子压着火「你们的钱我一分也不会
少!」就挂断了电话。

  「你发什么呆!肏她啊!傻逼!」周胖子冲着傻逼男人喊叫,胳膊上打着石
膏的傻逼男人赶忙跪在女人的身后,掏出鸡巴。

  「老公……不要…啊」女人叫了一声,就被周胖子一个嘴巴抽在脸上,然后
把头按在他的鸡巴上。

  女人被傻逼男人肏得忍不住哼着,不停地舔着周胖子的鸡巴,明显鸡巴硬了
起来。

  「妈的!好爽!」周胖子骂着,然后拿起电话。

  「坚叔!你好你好,我是周胖子,我有点麻烦事,想求您帮忙……是是是,
全按您说的算。」

  周胖子隔着电话也是一副点头哈腰的样子。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