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同人之旖梦之昙】(下)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斗破同人之旖梦之昙】(下)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斗破同人之旖梦之昙】

作者:神之救赎
2020-10-01首发于第一会所,色中色
字数:7327

  难得佳节,大家节日快乐

                (下)

  许久之后,二人终于唇分,一条淫糜的水线从二人的嘴唇间拉出,然后又轻
轻的绷断。

  不过这场暧昧的情欲在被小医仙挑起后,却不会这么轻易地结束。

  从来没有经历过任何情爱的小医仙面色潮红的不断喘息着,一双动人的美眸
中已经染上了迷蒙情欲的水雾。

  而对面已经被小医仙用毒斗气拉入情欲幻境的萧炎,那望着小医仙的双眼中
已经闪烁出了越发炽烈的情欲与侵略欲。

  甚至让小医仙都感觉自己那分明包裹在衣衫内的性感娇躯,宛如已经是完全
赤裸地暴露在了他的面前,那每一寸性感娇嫩的肌肤,那每一处敏感的私密地带
都似乎在萧炎炙热的目光中感受到了一双大手在摩挲揉捏。

  这种感觉让小医仙感到内心中升起了一种十分陌生的悸动,那种感觉让已经
早已经习惯了在面对任何危险时都不会恐惧的她,情不自禁的便生出了一种想要
远远逃离的冲动,可是却又同时生出了情愿沉溺在其中的深深渴望。

  「仙儿。」

  再一次对着小医仙说了一声后,萧炎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轻柔的将
小医仙那有些散乱的长发拢到耳后。

  「萧炎,你……」

  这轻柔的动作并没有让小医仙感到丝毫的放松,反而看着萧炎那越来越炽烈
的眼神,小医仙感觉到了一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压抑,那说不出是渴望还是恐惧的
陌生感觉,让她感觉自己的身体都似乎变得越发敏感了,那包裹在了衣衫内的诱
人娇躯,都因此轻轻的颤抖着。

  这一刻,无论是早已经有了决断的小医仙,还是在迷幻情欲梦境中的萧炎都
不需要更多的言语交流了。

  当因为情欲灼烧而已经喘着粗气萧炎,那散发着炙热气息的手掌在小医仙细
碎的呻吟中,缓慢而坚定地划过小医仙那白嫩中泛着绯红的面颊,又划过了小医
仙那雪白修长的宛如天鹅颈般的粉颈后,萧炎那压抑着的欲火似乎终于达到了极
致。

  然后,萧炎便猛的抓住了小医仙的外衣。

  「不……」

  似乎意识到了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小医仙口中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甚至试
图用自己的手去阻挡萧炎接下来的动作。

  只是已经来不及了,或者说小医仙虽然想要阻挡却也仅仅是因为心中的羞怯
而不是多么强烈的反对。

  于是,当萧炎再一次稳住小医仙那纤薄的红唇,让同样情动的小医仙本能的
去迎合,并发出一声清浅的呻吟时,一声清脆的布帛撕裂声同时传入了萧炎与小
医仙的耳中。

  赫然是小医仙那在领口、袖口与各边缘都缀着浅灰色花纹的白色外衣被萧炎
粗鲁的撕成了两半扔了出去。

  于是,原本看上去很保守的小医仙此时身上便只有一条将那一对白皙饱满的
玉乳遮掩住的缀着淡黄色纹路的白色抹胸,与下面那条让一双诱人的美腿显得越
发修长笔直的半透明性感长裤,还有里面那遮掩住女人最神秘部位的保守白色四
角内裤了。

  一时间,第一次在男人面前如此暴露的小医仙那暴露在外面的白嫩肌肤都因
为心中的羞涩与情欲的躁动而染上了浅浅的绯红色,之前那清纯而含蓄的秀美,
立刻变成了一种带着些许青涩的性感与挑逗。

  「唔……唔……唔……」

  随着萧炎再一次激烈的拥吻,还有那炙热的大手在稍显粗鲁凌乱的动作下抚
摸着她那光洁细腻的玉背,以及那一副因为不安扭动而偶尔隆起的性感蝴蝶骨,
带着羞涩与紧张的小医仙那一双紫色的美眸中情欲的迷茫越来越明显,宛如无助
的发出一声声含糊压抑的细碎呻吟与粗重的喘息声。

  那双纤细柔嫩的素手抵在萧炎的双肩上,就连自己也已经分不清是要推开萧
炎,彻底摆脱这从未经历过的一切;还是要紧紧地抓住萧炎并用自己的扭动迎合,
而鼓励他继续肆意侵犯自己,带给自己这种陌生的快感。

  萧炎则是在小医仙这带着羞怯推拒的迎合下,一双炙热的大手不断地在小医
仙那平滑的玉背上越来越粗鲁的摩挲抚摸着。

  「嘤……嘤……唔……好热……萧炎……啊……」

  小医仙口中的呻吟越发激烈,就在萧炎又开始将她那素色的抹胸与身上其他
的衣衫脱去的时候,小医仙不仅没有在继续推拒反抗着,反而一边迎合着萧炎的
动作防止自己的衣服再次被撕裂,一边有些生涩慌乱的在自己体内欲火牵引下将
萧炎身上的衣衫也一件件的脱了下来扔到了一边。

  「嗯……啊……啊……萧炎……啊……好热……好痒……啊……」

  小医仙那婉转起伏的呻吟声在萧炎的动作下不断地发出,而就在着诱人的呻
吟声中,彼此的衣衫终于被彻底脱了下来,这场激烈的征伐终于也被彻底的挑了
起来再没有了停止的可能,又或者说当那朵幽暗紫昙花绽放后,这场旖旎便已经
没有人想要停下来了。

  一对似乎比穿着衣衫时显出了更加性感隆起的傲人玉乳,大片细腻平滑宛如
锦缎与暖玉的一寸寸诱人肌肤,再没有丝毫遮掩的彻底展示在了萧炎的眼中,让
欲火在这挑逗中宛如火山般爆发的萧炎终于不再满足于之前占领的那片领地。

  于是,萧炎那双带着炙热气息的大手从小医仙那光洁细腻的玉背朝着其他的
地方蔓延。

  那带着性感隆起的傲人玉乳,那平滑紧致的小腹,那骤然收束的纤细腰肢,
那挺翘圆润的翘臀,那修长匀称又带着紧致弹性的大腿,甚至是那带着稀疏灰黑
色阴毛,此时在萧炎动作下已经开始不断生出空虚与骚痒感的湿润淫穴,无不被
萧炎粗鲁的揉捏把玩着。

  同时,萧炎那炙热的双唇也开始离开了小医仙那纤薄而冰凉的朱唇,然后在
因为早已经陷入情欲冲动而双眼已经水雾迷茫的小医仙那下意识升起的失落与疑
惑目光下,再次低头时便如同一头完全丧失了理智的野蛮凶兽,开始沿着小医仙
那光洁的额头,白嫩的俏脸,精致诱人的玉耳,修长性感的粉颈,以及那带着性
感隆起的锁骨与肩甲贪婪的舔舐吮吸着。

  「啊……啊……啊……好痒……好热……萧炎……啊……」

  感受着那甚至因为萧炎粗鲁的动作而生出几分痛苦,却又似乎更加强烈的快
感,一声声越发缠绵的呻吟声,就这么从小医仙那不断开合的纤薄朱唇内倾泻了
出来。

  萧炎则在这宛如挑逗着更深沉情欲的一声声呻吟中,猛的一用力粗鲁的将小
医仙那性感妖娆的娇躯推到了不远处的石头上。

  「啊……」

  在萧炎这因为失去理智而显得越发粗鲁的动作下,被摔在了巨石上的小医仙
毕竟不是普通人,面对着让普通人感受到狂暴的动作,仅仅只是微微有些疼痛,
然而这种疼痛却不仅没有让她感到不适,反而感受到一种更加强烈的异样快感,
纤薄的朱唇再次发出一声分明带着缠绵情欲的呻吟。

  而萧炎则在这一声缠绵呻吟声响起时,已经身形一闪便跨越了彼此间仿佛只
是咫尺的距离,然后萧炎的身子便宛如山峰一般朝着小医仙压了过去。

  也许是萧炎的理智以及对于小医仙的情感很深,也许是萧炎体内的那用异火
凝练的斗气对于毒性有了超出他境界的抵抗力。

  因此就在萧炎用更加粗鲁的动作揉捏着小医仙那一对白嫩雪峰般的玉乳,用
手指摩挲揉捻着小医仙那在稀疏阴毛下遮掩的湿润白嫩淫穴,最后用他那坚挺涨
硬的鸡巴顶在了小医仙的淫穴,似乎下一刻便会彻底占有小医仙那最神秘而私密
的领地,让小医仙完成彻底的升华或者被彻底玷污时,萧炎那分明闪烁着实质性
火焰的瞳孔内,赫然露出了一抹挣扎,动作也在一瞬间停顿了下来。

  正在接受着萧炎蹂躏征伐的小医仙此时还在茫然不觉,只是本能的感受到了
萧炎的动作停下来,然后便在欲火灼烧下本能的发出了一声低吟,「爱我……」

  当这一句话,或者仅仅是两个字,从小医仙口中发出后,那分明比烈性春药
还强烈的刺激,仅仅在一瞬间便让萧炎那稍稍被仅存的理智压抑着的欲火再次彻
底暴虐了起来,萧炎眼中的挣扎也因此完全消失不见了。

  「吼……」

  一声压抑的低吼中,那双眼中充斥着暴虐情欲的萧炎双手越发粗鲁的在小医
仙那白嫩柔软的玉乳上一捏,接着腰身一挺,那涨硬坚挺的鸡巴便毫不客气的顶
开了小医仙那娇嫩的阴唇,将自己的鸡巴插入了那紧窄粘腻的淫穴深处。

  一瞬间被粗鲁破处的剧烈痛苦与那早已经无比骚痒空虚的淫穴骤然得到填满
的特殊快感混合在了一起,宛如汇聚成了汹涌的潮水狠狠的冲向了小医仙的意识,
让之前还是处女,从来未有任何情爱体验的小医仙那之前还带着迷醉情欲的俏脸
上,一瞬间变得扭曲狰狞了起来,一滴滴细密的汗珠不断地从她那已经泛出潮红
的脸上溢出。

  一声高亢的呻吟声也在小医仙那诱人娇躯剧烈颤抖中从小医仙的口中发出,
「啊……」

  在这呻吟中,娇躯已经因为这夹杂着剧烈痛苦与异样快感的冲击,而浑身紧
绷着的小医仙那一双纤细柔嫩的双手,猛的紧紧抓住了萧炎那看着好像并不算强
壮的肩膀,甚至因为太过用力而让几片指甲都嵌入了萧炎的身体内,隐约间仿佛
有鲜血溢出。

  可是,这种从身上传来的痛苦,还有那炙热的鸡巴上传来的紧窄包裹感,却
不仅没让萧炎稍稍恢复理智,反而让萧炎眼中那异火虚影更加肆意暴虐。

  随着腰身耸动,在欲火灼烧下不断发出粗重喘息的萧炎,丝毫不在意小医仙
那才被破处的身体能否承受的了,一次次粗鲁的用那比常人更加炙热涨硬的鸡巴
挤开小医仙那湿润粘腻淫穴中层层叠叠的嫩肉,来回抽插着,每一次都似乎比之
前更加深入。

  渐渐地萧炎那涨硬坚挺的鸡巴,甚至开始不时地重重撞击着小医仙那淫穴最
深处最敏感的花心。

  「啊……啊……好痛……好痛……不……」

  「不……不要……不要停……啊……」

  就在萧炎这粗鲁的征伐下,小医仙感受着那混杂着剧烈痛苦的异样愉悦感,
已经溢出了一滴滴细密汗水的潮红俏脸上,那表情在不断地扭曲变化间甚至显出
一种惹人怜惜的狰狞与无助,然后又因为着一次次重重的抽插感受到越来越强烈
的巨大快感下,口中发出一声声高亢激昂的呻吟。

  那在情欲灼烧下已经绯红的娇躯也在着巨大快感中激烈的扭动着,甚至让小
医仙自己都分不清是在迎合着萧炎的动作,还是仅仅只是在萧炎粗鲁的征伐下无
助的被摆布着。

  「嗯……嗯……啊……啊……用力……爱我……萧炎爱我……」

  渐渐地小医仙那高亢的呻吟开始变得缠绵而婉转,似乎没有之前那么高亢激
烈了,可是那已经变得淫糜放荡的潮红俏脸上还有那水雾迷蒙的动人美眸中,炽
烈的情欲却越发癫狂而沉沦,妖娆诱人的娇躯也更加努力的扭动迎合着萧炎的征
伐与践踏。

  「肏……肏……」

  就仿佛是一个被情欲彻底占据的疯子,萧炎眼中闪烁着炽烈的火焰,口中不
断地发出一声声压抑而沙哑的低吼,随着腰身耸动间,那涨硬坚挺的鸡巴一次次
在小医仙那紧窄粘腻的淫穴内重重的抽插着,将小医仙的淫穴撑出夸张的尺寸,
甚至让小医仙淫穴中的嫩肉都被肏的不断如同潮水般翻涌着。

  而萧炎那一双炙热的大手也在这个过程中,突然抓住了小医仙那已经盘在自
己腰上的修长美腿,然后随着手臂向上一抬便将这一双美腿朝上压过去,以至于
小医仙那精致的玉足都被压倒了自己的双肩上。

  然后萧炎便一边继续用力肏着小医仙的淫穴一边用一双手粗鲁的在那修长笔
直的美腿上抚摸揉捏着。

  「啊……嗯……嗯……啊……啊……」

  一声声缠绵婉转地呻吟声,因为着让小医仙感到羞耻的姿势而越发绵密的从
小医仙口中发出。

  那饱满肥腻的玉乳因为萧炎粗鲁野蛮的抽插而不断荡漾起了淫糜的肉浪,那
已经溢出来一层细密汗珠的潮红面颊上因为几缕白色的长发在上面黏连,而显出
越发妖娆妩媚的诱惑。

  突然萧炎那压在了小医仙娇躯上的身体猛的直了起来,不过不等小医仙反应
过来,萧炎双手用力在小医仙的双肩上一抓,便让小医仙双腿大开着面对面的跨
骑在了坐在巨石上的萧炎腿上,而萧炎那涨硬坚挺的鸡巴则恰到好处的抵在了小
医仙赫然有些红肿的淫穴口上。

  这种姿势下男人主动动作绝对十分费力,不过身为斗宗的萧炎哪怕不动用斗
气身体素质也远不是常人可以比拟的,小医仙那纤细的娇躯根本不可能带个他丝
毫的负担。

  于是,萧炎双手环在了小医仙那似乎比常人更加收束的纤细腰肢上,随着腰
身再次耸动,那条早已经沾上了粘腻淫水的鸡巴便再次刺入了小医仙那赫然有些
红肿的淫穴中,并且在那狂暴的欲火催动下完全没有任何技巧的一次次蛮横的冲
撞着。

  「啊……啊……肏……肏死我了……」

  「……混蛋……混蛋……不要……不要……停……啊……啊……」

  「啊……不……不要……不要停……啊……啊……」

  「萧炎……萧炎……爱……爱我……」

  有些迷乱的呻吟声不断地从小医仙的口中发出,宛如乘坐着一艘在巨浪中狂
暴翻涌的巨舟,小医仙纤细柔嫩的双手宛如无助的紧紧扣住了萧炎的双肩,感受
着身体的剧烈颤抖与内心不断涌动的快感,几滴清泪赫然从那水雾朦胧的紫色美
眸中溢出,那是感受着萧炎对自己深深占有欲的满足与幸福,也是就这么失去自
己清白的不甘以及对于未来茫然失措。

  然后又在着复杂的情绪下,感受着那越发敏感的娇躯上不断涌动着的剧烈快
感,小医仙那柔媚婉转地动作也渐渐地染上了几许狂野的妖异与放纵。

  早已经彻底被情欲支配的萧炎,自然不会知道小医仙此时在越来越强烈情欲
下代表的复杂情感,只是感受着小医仙那越来越熟练的配合,除了一次在迷乱中
与彩鳞激情释放外便没有任何经验的他,却又在内心欲火支配下仅仅凭借着男人
本能的占有欲,就在一边激烈肏着小医仙粘腻湿润的淫穴,一边低头吮吸舔舐,
甚至微微用力的用牙齿摩擦着小医仙那殷红的乳头时,猛的身体向后一仰。

  同时,在那条鸡巴离开小医仙淫穴的瞬间,身体掌控力无比强大的萧炎双手
用力在小医仙那纤细腰肢上一托接着一转。

  当小医仙再次落地的时候,已经被萧炎摆布成了双膝下跪,双手撑地的跪趴
姿势。

  然后萧炎猛的半跪着直起了上半身,双手粗鲁的揉捏着小医仙那一对不断摇
曳着划出性感曲线的白嫩玉乳,那条似乎越发硕大的鸡巴越来越粗鲁狂暴的在小
医仙淫穴中抽插着。

  「混蛋……你……不……不要……」

  「啊…………啊……啊……」

  只是第一次经历这一切的小医仙,在这种姿势下感到越发强烈的羞耻感,口
中的呻吟声似乎在坚决的反对着这种侵犯,只是那已经同样溢出一滴滴汗水的诱
人绯红娇躯,在不断地扭动中与其说是反抗,倒不如说是在情欲引诱下婉转地迎
合,也因此那一声声呻吟似乎都变成了最羞怯的掩饰。

  不过接下来小医仙却猛的浑身一阵剧烈颤抖,那已经在情欲中渐渐沉沦享受
的俏脸再次变得狰狞,甚至原本的潮红都染上了一抹凄美的苍白,白色的长发随
着高扬起的头摇动而肆意的飞扬着,纤薄的朱唇迅速打开发出了一声高亢的痛呼,
「啊……不……」

  赫然是在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间,萧炎那才从小医仙粘腻的淫穴中拔出来的
鸡巴竟然在下一刻毫无征兆的挤开了小医仙那紧窄干涩的后庭菊花,硬生生全根
没入小医仙的直肠内。

  「肏……肏死你……仙儿……肏死你……」

  萧炎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插错了地方,反而一边用那越发沙哑的声音癫狂的
低吼着,一边用右手压在了小医仙那平滑的后背上制止了小医仙的反抗,毫不客
气的继续用自己那坚挺涨硬的鸡巴一次次在小医仙紧窄干涩的后庭菊花内抽插着。

  「啊……啊……啊……啊……啊……啊……」

  越发高亢的呻吟声从小医仙口中发出,巨大的痛苦在这一刻甚至遮掩住了那
之前宛如潮水般的快感。

  如果真的要反抗,仅凭萧炎一只手掌上也仅仅只是比普通人稍强一些的力量
压制,自然无法真的压制住她。

  只是感受着这种痛苦,小医仙就那么在萧炎的压制下仅仅本能的颤抖着没有
反抗,甚至没有动用斗气压抑着那种痛苦,而是一边承受着痛苦一边用那宛如编
贝般的皓齿咬着自己的下唇,甚至咬出了点点血痕,并从中感受到了一种异样的
满足与幸福。

  这当然不是小医仙有什么变态的癖好和爱好,仅仅只是因为她想,想要在着
可能是一生中唯一一次亲昵中留下一份更加深刻的回味,好让她在面对死亡时,
不会那么无助与空虚。

  不知道是萧炎终于发现了自己的错误,还是仅仅只是本能的动作,慢慢的萧
炎开始轮流的在小医仙那被开苞的淫穴与后庭中抽插着,而渐渐适应了这一切的
小医仙也继续激烈的迎合着萧炎的征伐。

  好一阵后,一滴滴似乎让这场激情变得更加旖旎淫糜的淫液与汗水不断地从
小医仙的娇躯上滴落了下来,小医仙那诱人的娇躯也在不断地颤抖着,一声声越
发高亢绵密的呻吟从她口中发出,下身那紧窄粘腻的淫穴不断蠕动中一股股淫水
不断地喷涌而出,赫然在萧炎粗鲁的征伐中达到了高潮。

  同时感受着那股淫水的冲刷,本来已经快要射精的萧炎那条涨硬坚挺的鸡巴
猛的又在小医仙那下身淫穴中重重抽插了几下后便顶在了小医仙淫穴最深处那娇
嫩的花蕊上,然后一股股白浊的精液喷涌而出击打着小医仙娇嫩的花蕊。

  不过无论是小医仙还是萧炎显然都没有因为这次的激情释放而结束这场激情
的淫戏,甚至说这次的释放反而将这场淫戏再次掀上了更加汹涌的巅峰。

  受到了刺激的小医仙似乎在这高潮中彻底激发出了骨子里的野性与孤傲,这
一次甚至不需要萧炎的动作,双手猛的一撑地面。

  下一刻,小医仙便直接将萧炎推倒并跨骑在了平躺着的萧炎身上,宛如一位
潇洒的女骑士一样主动地动作征伐着,那白色的长发肆意的飞扬着宛如她狂野的
内心一样肆意的放纵着。

  不过没有过太久,如同骄傲女骑士的小医仙便又再次被萧炎在一声狂吼中翻
了下去,侧躺着的她一条修长的美腿被萧炎架在了肩膀上,再次开始了粗鲁的征
伐。

  第一次高潮发出后没有用太久小医仙便又达到了第二次高潮,同样过了一阵
后又一股精液便毫无顾忌的射在了小医仙平滑的玉背上。

  然后这场似乎已经到了巅峰的快感又再次攀升着,渐渐地本来已经成为斗宗
强者的他们甚至在这激情中身躯都已经悬空了,就那么毫无依凭的在空中不断地
翻涌着,一个个常人无法做到甚至无法想象的动作不断地在二人之间展示着。

  许久许久之后,当这场淫戏终于结束时,小医仙有些狼狈的跪爬在了地上,
身上、头发上已经沾上了大片斑驳的精液,诱人的娇躯遍布着一块块激情交合时
的青紫于痕,尤其是那下身淫穴与后庭的菊花因为之前激烈的动作而被扩张成了
夸张的尺度,并有一滴滴淫水或精液溢出。

  沉默了许久后,小医仙缓缓站起身来,有些有些留恋又有些回味的再一次感
受着那种从全身传来的酸痛,以及那种酸痛带来的回忆与烙印的情感,知道萧炎
过不了多久便会醒来,于是一声轻吟后,小医仙意念一动体内磅礴的毒斗气便再
一次运转全身。

  然后那只是肌肉剧烈运动后的酸痛与表面的瘀伤便迅速消融,接着周围一切
的战斗痕迹便彻底被斗气清理一空,就连萧炎的衣服也被小医仙重新穿上。

  接着幽暗紫昙花再次缓缓地绽放开来,只是这一次幽暗紫昙花最终烙印的位
置却是小医仙自己的眉心,接着便在萧炎醒来之前彻底失去了痕迹,而之前那场
战斗记忆也被彻底的掩饰了起来,除非是小医仙死亡或者下一次发生更加激烈情
感互动,否则这场激情绝不会被小医仙回忆起来。

  至于萧炎,单看他醒来后只以为自己是才修炼结束并且有些惊讶于这一次修
炼的时间稍长,便知道那段记忆他已经彻底遗忘了。

  这便是幽暗紫昙花,昙花只在一现,绽放独因韦陀,当这朵代表着旖旎梦幻
的幽暗紫昙花绽放时,小医仙要的仅仅只是一段烙印在心底最深处的旖旎梦境,
让她在一旦死亡时可以不会感到生命的苍白,而这段回忆不仅不需要萧炎来负责,
甚至卑微的不需要萧炎知道。

  女人,有时候真的很傻,傻到比那最娇艳的鲜花更加惹人怜惜。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