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第一章)授权代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梦总会碎
2021/7/17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15648

  第一次写文,新手上道,多多包涵。

  东海市,新城别墅群。

  一个少年正躺在床上,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拿着一根烟,右手旁边有一个半
瓶水的瓶子,瓶子里边有一些烟头,房间内因少年抽着烟不打开窗户,早已是一
片乌烟瘴气。

  少年拿起烟正要再抽一口的时候,那早已反锁的房门,传来三声轻轻的敲击
声,之后,门外便响起了一阵婉转悦耳的声音「莫曦,打开门一下,我有事和你
说。」

  少年在房间里故作深沉地回道「妈,我要睡觉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房门外的美妇人,五官精致到几乎毫无瑕疵,黛眉微皱着,一双如水的眸子
里古井无波,散发着不同于普通女人的成练,虽然年龄并不是很小,但岁月并没
有在其脸上留存任何的痕迹,如少女的肌肤依旧似羊脂般的细腻白皙。

  那高挺琼立的鼻子下面,嘴唇有一丝微厚如若不仔细观察的话是发现不了的,
嘴唇上涂抹着淡淡的裸色口红,显得愈发诱人,让人情不自禁地幻想着被其含住
的火热场面。

  一头华丽而不失淡雅的秀发柔顺地披散在背后,只用一条细细的黑绳锢着,
细密而松散,马尾很细,直到后背趴伏着,上面还扎着一个发髻,配合着成熟风
韵脸畔两侧垂下的两束及肩秀发,透着一股令人心醉的风情。

  她穿着一身西服裤,将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遮的极为平庸,让人为之叹惜

  但那被紧紧裹在西服下的胸脯,依旧是将胸口的黑服撑得高高隆起,目测规
模,或许双掌相扶都不一定能将其完全托在手心。

  顺着高耸的酥胸往下,是那盈盈一握的柔软腰肢,一抱就能将其紧搂入怀中,
腰肢往下是被西裤包裹紧紧的臀瓣,圆润挺翘如成熟水蜜桃般的诱人,蜜臀下是
一双分割均匀的修长美腿,只可惜被宽松的西裤遮掩着,只露出一小节皓白的脚
腕,以及那穿着室内拖鞋,露出五根精致脚趾的小脚,五根脚趾整齐并列,白而
小巧,圆润饱满。

  她面容打扮,干练中透着一抹严色,站在房门外,皱着眉头想着什么,然后
嘴角带着一丝令人难以察觉的笑容,右手放在门把手上试探性地扭了几下。感知
着手上传来的阻力,美妇人嘴角的笑容变得愈发玩味。

  她带着一丝严厉的口吻说道:「刘莫曦,我有东西放在你的柜子里面,我现
在就要进去拿,你再不开门的话,等你什么时候出来了,你看我修理你」。

  房间内的少年也就是刘莫曦一听到这句话,连忙把烟扔到了瓶子里扭上瓶盖,
把瓶子扔到了床下,然后走到窗户边把窗户给打开,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你离门很远吗?开个门就这么费你力气?」

  「来了,来了」刘莫曦边走边说道,走到房门前开了门。

  美妇待门一开便走了进去,一股烟味连带着一丝不知道什么味道的气味扑鼻
而来。

  只见她迅速用左手抓住刘莫曦的右耳朵,来了一个超越九十度的旋转,「我
都叫你不要抽烟了,你怎么就是不听呢,你看看你这房间乌烟瘴气的,抽的时候
还不把窗户打开?你是不是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啊,嗯?」

  「梓婷以后嫁给你,还不得被你给呛死啊」,说着顺便又用力的扭了一下手
里某人的耳朵。

  刘莫曦一声惨叫「妈,疼,疼,疼…」

  慌忙用右手抓住美妇那白暂而细长的左手,叫道「妈,在不放手,耳朵就要
没了,疼,疼死了,怎么说我现在也是个大学生了,成年人了不能说打就打吧!」

  美妇再度用力地扭了一下刘莫曦的右耳朵,随后便把手放了下来,刘莫曦连
忙用手揉着那发红的右耳朵。

  边揉着耳朵边说「妈,你不是要拿东西吗?那快去拿啊,一进来就摧残我。」

  她稍微的抬起了左腿,轻轻的踢了一下刘莫曦说道「你管我拿什么东西啊,
你都放假了,我就不能来看一下你吗,现在看自己的儿子都需要报备了是不是,
不错你是成年人了,但你在老娘这里永远是小屁孩,别给我摆出一副大人的样子。」

  「我有什么好看的,看了这么多年了都」,刘莫曦嘟囔了一句。

  美妇又白了一眼自己的儿子,「你今晚别出去了,一到放假晚上都不回家,
今晚要是被我发现你偷偷的跑出去了,你就给我等着吧,你等下记得下来吃晚饭,
知道了没有」。

  「知道了,知道了」

  她含怒的说「你刘莫曦什么时候不知道了,每次问你,你就说知道了,知道
了,但你真正做到过几次?」

  说完,便气势汹汹的走出了房间

  我叫刘莫曦,刚刚对我劈头大骂的,是我的母亲大人刘雅蕊,同时我老妈也
是雪青集团的创始人,我还有一个老姐,她叫刘之瑶

  一定会有人觉得奇怪为什么我们两个会合自己的母亲同姓,那我们两个的老
爸去哪了?

  一想到那个死鬼玩意,我就想剁了他,当初我老妈毕业于名牌大学,一毕业
我老妈就和他结婚了。

  没办法,包办婚姻,而且还是指腹为婚那种,不过在那个年代,农村里有很
多这种事,那个年代农村里第一胎千万不要是女儿。

  如果第一胎是女儿,将会被老人在后背指指点点的,一些夫妻承受不住被人
在后背指指点点的便把女人送给了别人。(提外话,我有一个同学就经历过这种
事,他现在是家里的独苗,他老姐就是被送人了,他老爸老妈,现在想去找都找
不回来。好了,转正文)

  我老妈和他结婚了半个月后,我老妈就怀孕了,我老妈不知道那时候是买了
彩票,还是在田里干活的时候挖到了什么,第一胎刚好把我老姐生出来了。

  我老姐刚出生不久,他村里的那些人,便闲言碎语起来。

  我老妈坐完月子不久后,便再次怀孕了,而他村里的人便再次闲言碎语起来,
说我老妈这次怀的还是女儿。

  本来他们一家是不相信的,但架不住人多口杂,人就是这样,刚开始一些闲
言碎语都不会相信,但随着说话的人数增加和时间的慢慢推移就会陷入自我怀疑
中,怀疑自己所坚持的究竟是否正确。

  更要命的是,他的父母有一次去逛集市碰到一个算命的,他们那时候应该是
禀承着要不试一下的精神,但算命的说我老妈「这一胎还是女儿,等下一胎才是
儿子」。

  如果那时候我能说话,我一定赏他几个他最爱吃的大嘴巴子。(题外话,算
命这种事,以前很多,但一些老一辈的人,有时候很相信这玩意,只不过这几年,
算命这玩意都消失殆尽了,因为严打了,好了,转正文)

  他的父母从集市回来之后,便把他拉到门外说起了这件事,过了不久他就和
他的父母从门外回到了院子里,他的父母坐在凳子上,他就进屋把我老妈叫了出
来。

  我老妈出来看到气氛不对,便又走进了屋内,把我姐给抱了出来,我老妈出
来后便问他的父母,「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他的母亲说「雅蕊啊,我们刚刚去算了一下命,算命的说,下一胎才是儿子,
要不这一胎还是流了吧,等下一胎吧,反正你们两个还年轻。」说完还威胁道
「你不接受的话那就考虑考虑离婚吧。」

  我老妈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儿上,颤栗的转过头问着他「那你哪,你觉得
该怎么样」

  他一脸难为情的说「还是流了吧,要是不流就离了吧!」

  我老妈怒视着他说道「这孩子也是我身上的一块肉,留着我的血,你们一家
舍得可我舍不得,不就是离吗?我现在就和你离」。

  我老妈说完便走回了屋,收拾起了东西,过不久,我老妈用背带背着我老姐,
我老姐就静静的躺着了我老妈的胸前。

  我老姐的头上戴着一个小小的帽子,而我老妈的后背上背着一个小小的背篓,
里面放了一些水,和几块饼,左手拿着两本结婚证,就走了出来。

  我老妈走到了他的身前,把一本结婚证拿给他说道「这本是你的,现在就去
离了吧!免得我们两个都受罪」。

  他转过头望了他父母一眼,他父母点了点头,随后他接了过去,他和我老妈
就共同的走出去了院子,去往了民政局。

  在那个年代,不像我们现在这样随随便便的就去离婚的,那个年代里,男的
离婚了不算什么,但女的就会被人说三道四的。

  手续办的很快,我老妈和他走出了民政局分道扬镳,老妈顶着三伏天踏上了
去我外公外婆家的路。

  我外公外婆家也不算远,只是隔了五~六条村子,但那是三伏天,一年里最
晒的季节,就算是是一个成年男子顶着三伏天连续的工作不休息过不了多久都会
倒下的,更何况是一名孕妇。

  正像我老妈名字里的雅蕊二字一样,雅蕊寓意为高贵典雅、气质温和、倾国
倾城、自强自立、生命顽强,但那时候我老妈只和自立,顽强沾边,剩下的要等
到我老妈创业之后了。

  我老妈走在路上,因太阳爆晒全身衣服被汗水湿透,走了一会看见前边有一
个中型石头,石头后面是一棵巨大的树。

  我老妈便走过去做在石头上,从后过的背篓里拿出一个水瓶子,再拿出一块
饼,喂给了我老姐,喂完了我老姐,我老妈接着喝了两口瓶子里的水,便再次起
来,接着走路了。

  走了一会儿,后面有一位赶着牛车的阿婆望着我老妈,觉得很奇怪,阿婆便
把牛车赶到了我老妈的身旁。

  我老妈疑惑的看着这位阿婆问道「阿婆你有什么事吗?」

  「姑娘,你这是要去哪啊」。

  我老妈回道「我要回我爸妈家,好久没回我爸妈家了,这次回去看一下他们」。

  阿婆接着问「姑娘,那你老公呢?」

  「他……死了,刚死不久」。

  阿婆意味深长的望了一下我老妈说道「姑娘,你爸妹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吧!」

  我老妈连忙的掰了摆手说「阿婆,不用了吧,我爸妈家离着不远,我再走一
下就到了」。

  「姑娘,你不为你自己考虑,你也要为你肚子里的那个和你胸前的这个女娃
考虑啊,这么晒的天」。

  我老妈溺爱的摸了摸我老姐的小脸蛋,说道「阿婆,行吧,谢谢你了,阿婆」。

  阿婆说道「不用,不用」,说完阿婆,就下了牛车把我老妈扶上了牛车,等
我老妈做好后,阿婆便又再次的赶起了牛车。

  我老妈坐在牛车上望了一眼放在牛车上的蜜枣,便问「阿婆你这是刚刚从集
市回来吗?」

  阿婆一边赶着牛车一边笑着答道「是啊,刚从集市买了一些甜的东西回来,
我女儿从城里读书回来了,她这丫头从小就喜欢吃甜的,每次她一回来我就去买
一些甜的东西回来给她吃,也随便让她带一些回学校吃」。

  我老妈就好奇的问道「阿婆,你闺女读的是什么书啊,叫什么名字,说不定
我们两个以后还能碰到那」。

  阿婆答道「大学,至于学的是什么我这个老太婆也不太懂这些,我那闺女姓
张,叫做依秋,我家老头子还没有参军的时候取的,我这老太婆只希望这丫头能
找个好工作,嫁个好人家,就行了」。

  「那阿婆你叫什么名字?住在什么地方啊?我回家了好去感谢你」

  阿婆说道「不用,不用,一件小事,不值得感谢」。

  我老妈皱着眉头说「阿婆,一定要的,阿婆你不说,那我就下去了,如果我
连感恩都不知道,那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我老妈随后便撑着要站起来,阿婆一看到这便连忙的把牛车停了下来,扶着
我老妈说道「姑娘,你这是何必呢?哎,老太婆我叫苏雁荷」

  现在我和我老姐,管这位老阿婆叫做苏奶奶,而苏奶奶的女儿我们叫她为秋
姨,除了这个,我以后还要管我的秋姨叫做……咳咳,后话暂且不提。

  苏奶奶扶着我老妈重新坐好之后,我老姐小脸红扑扑的用她那双大眼睛看着
苏奶奶,眨了几下水灵灵的眼睛。

  苏奶奶看到便用她那粗糙的右手,揉了揉我老姐那红扑扑的小脸蛋,我老姐
开始手舞足蹈嘻嘻嘻的笑着,苏奶奶笑着问道「小家伙,你是不是饿了啊」。

  我老妈溺爱的望着我的老姐,然后提起头说「苏姨,我刚刚才喂了她,应该
不会这么快就饿了吧。」

  苏奶奶边逗我老姐玩,边和我老妈说「你们这些刚当母亲的,有时候都毛手
毛脚的怎么可能懂得该如何照顾小孩,更何况你刚刚只是喂了一些水,光天化日
之下你也不可能喂奶给这小女娃吃是不,小孩子一般都会饿的很快的」。

  我老妈一听到这个,面带潮红的说「苏姨说的是」。

  苏奶奶便转过身打开罐子拿出一块蜜糕,正要喂给我老姐吃。

  我老妈一看到这,便连忙摆了摆手的说道「苏姨,不用了不用了」。

  苏奶奶说道「没事的,一块糕而已」。

  苏奶奶说完便不顾我老妈的阻拦,喂起了我的老姐。

  喂了一会苏奶奶便问道「姑娘,你其实是和你老公离婚了是吧!如果你的老
公死了,你的公婆也会跟着你的,哪个公婆放心,自家的儿媳挺着个大肚子走在
路上,被太阳晒」。

  我老妈的手颤抖了一下回答道「是的」

  苏奶奶的手停了一下但又接着喂起了我的老姐,边喂边说道「姑娘没事的,
离了就离了吧!对你对他也好,更何况我们女人也有手有脚,饿不死的」。

  我老妈激动的点了点头,说道「嗯,我们也有手有脚,饿不死」。

  苏奶奶喂完蜜糕给我老姐后,便又赶起了牛车。

  一个时辰后。

  苏奶奶把牛车停在了我外公外婆家的门口旁边,便扶着我老妈下了牛车,对
着我老妈说道「姑娘,以后有空的话可以时常来看一下,我这个老太婆,我就住
在隔壁村,你来了可以问别人,别人会给你指路的」。

  我老妈握着苏奶奶那双粗糙的手说「嗯,你放心吧苏姨,我刘雅蕊一定会去
看你的」。

  「那,姑娘我走了,你自己也多保重」,苏奶奶说完便赶着牛车离开了。

  我老妈抱着我姐站在我外公外婆家门口,左手抚摸着肚子,底下头看了一眼
然后便抬起了头,望着苏奶奶那渐渐远去的背影说道「谢谢」。

  待苏奶奶的背影消失之后,我老妈便走进了我外公家。

  我外公拿着木凳子坐在院子里用烟壶抽着烟,我外公因为以前参军打战有一
次在战壕里被炮弹震伤了耳朵,从那一次之后和我外公说话要用很大声,或者靠
近在我外公旁边说话,我外公才能听到。

  而我外婆则拿着自己制作的竹椅放在院子里便躺在上边眯着眼。

  我外公刚要在抽一口烟的时候,便看到我老妈走了进来,我外公激动的站了
起来叫醒了我外婆,说道「老婆子,雅蕊回来了」。

  我外婆睁开了眼,望向了门口看到我老妈走了进来,我外婆便站了起来。

  我老妈叫道「爸,妈」

  「嗯」二道老人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外公外婆边答应边快步走到我老妈的身
旁。

  我外公解开了背着我老姐的背带把我老姐抱着,而我外婆拿下了我老妈背在
后背的背篓,拉着我老妈的手,去拿出了一张凳子放在竹椅旁边。

  我外婆让我老妈坐在竹椅上,我老妈说道「妈,你坐吧,我在凳子就行了」。

  我外婆回答道「不行,你挺着个大肚子如果坐在凳子上会累的,躺在竹椅上
就不那么累了」。

  我老妈答道「好吧」

  而我外婆便坐在了刚刚拿出来的那张凳子上,我外公抱着我老姐坐在凳子上,
我外公用那粗糙的手挑逗着我老姐那红扑扑的小脸蛋,把我老姐逗的咯咯直笑。

  我外婆坐在凳子上,看到我外公抱着我老姐,便转过身把我老姐抱了过来,
对着我外公说道「之瑶还小,你别把她呛到了,去去去,一边抽你的烟去」。

  说完,我外婆便转过了身,而我外公笑着摇了摇头继续用烟壶抽着烟。

  我外婆一边挑逗着我老姐,双眼闪过几丝光茫问道「雅蕊啊,大热天的怎么
突然回来了,他怎么也不跟着你,你可是还怀着呢

  我老妈身子抖了一下,而我外公则停了一下,不过很快又重新抽起了烟。

  我老妈带着哭腔喊了一声「妈」。

  十几分钟后。

  我外公外婆听我老妈说完了来龙去脉。

  我外公听完气得脸色发紫,直接站了起来把烟壶扔到了旁边,烟壶里的烟丝
也跟着水流了出来,而凳子也被我外公踏到了一旁。

  我外公怒气冲冲的,走来走去的大声的说道「耻辱,我老刘家的耻辱,老子
当年是看在同一个战壕,共同经历了生死的份上才和他指腹为婚的,但没想到他
们这么欺凌我们,妈的,老子现在就去毙了他们」。

  我外公说完,便怒气冲冲的走回了屋里,拿出了一把猎枪走了出来,我外婆
一看到我外公把枪给拿了出来,便抱着我老姐走了过去,阻止着我外公。

  而我老妈躺在竹椅上想用力的起来,但努力了几次都起不来。(题外话,其
实孕妇如果是躺着一个人是很难起来的,还有枪这那个年代里的农村里很常见的,
甚至以前山西那边还爆发过大规模的械斗,最近十年才开始没了,好了,转正文)

  我外婆抱着我老姐,阻止着我外公说道「老头子,事情已经发生了,雅蕊也
和他离了,离了更好,雅蕊以后也不会再受他们一家的气了,我们两个养着雅蕊,
就是我们不在了还有昆宇,替我们照看雅蕊呢」。

  我外公叹了一口气说「我把丫头,给害惨了」。

  而我老妈此时也起来了,红着眼左手放在肚子上,走到我外公的面前说道
「爸,没事的,都过去了,我也和他离了,我有手有脚的以后饿不死的,爸,把
枪放回去吧,我们还要去感谢那位带我回来的阿姨呢」。

  如果那时候,我舅舅不是去参军了,以我舅舅那暴脾气,搞不好他们一家会
出人命的。

  我外公听了我老妈所说的话,便叹了一口气,转过身走进了室内。

  我外婆右手扶着我老妈重新的坐回了竹椅上。

  我老妈坐下去之后,两道眼泪从我妈那一双乌亮乌亮的大眼睛,宛如两潭秋
水般流了下下,加上被太阳晒的那白玉般的脸庞,犹如抹了一朵红云,如何不让
人想抱着呵护。

  我外婆看到便用手擦了擦,我老妈流下的眼泪说道「丫头,没事的,都过去
了,都过了」。

  我老妈红着眼,点了点头。

  我外公把枪放回了室内走了出来,到我老妈的旁边站着关心的问道「丫头,
刚刚是谁带你回的,我们要去感谢人家啊,这么晒的天,如果你一个人走在路上
出了什么事,我们都得后悔死」。

  外婆点了点头说「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我们这两个老人又能去找谁啊,我
们这两个老家伙,可经不起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我老妈便要站起来,我外公扶了我老妈起来,我老妈说道「那老人是隔壁村,
叫做苏雁荷」。

  我外婆听到便对外公说「老头子,快把腊肉拿出来带上,再带几条咸鱼,我
们不能没有礼数」。

  外公点了点头,便走去了厨房收拾了起来。

  过了一会,我外公的手上提着几个吃的食物,走了过来说道「可以了,走吧」。

  我老妈便和我外公外婆走出了家。

  从那以后苏奶奶有空就会来看一下我的老妈,而我老妈有空也会去探望苏奶
奶。

  七个月后,我出生了,我刚出生不久,我外公问了一下我老妈「这小孩是姓
刘,还是……」。

  我老妈回答道「刘,叫莫曦」。

  我老妈坐完月子便到城里打工了,而我和我老姐则留在了我外公外婆家,苏
奶奶也经常来看望我和我的老姐。

  而我老妈在城里打了半年的工,积攒了一点钱便开起了小卖部,专卖小孩子
爱吃的东西,那时候的家长恐怕恨死我老妈了,明明是一个那么漂亮的女人,却
总想着坑小孩的钱。

  过不久我老妈便把小卖部关了,然后跑去忽悠我秋姨去了,秋姨被我老妈忽
悠的一阵一阵的,因为秋姨是学化学和医学的,知道什么没毒和什么有毒。

  然后两人就开始创业了,叫西北食品。

  我有一次问过我老妈为啥叫做这名字,我老妈淡淡的说了一句「剩下的都被
人用了」

  二年后。

  我老妈和我秋姨退出了西北食品董事会,秋姨是看到我老妈退了,所以她也
跟着退了。

  退了之后,我老妈和秋姨,便开始创建雪青集团。

  创建了之后,我老妈便把我和我老姐接过去了,我老妈也想把我外公外婆接
过来,但他们二老对我老妈说「住不惯城里的生活,你逢年过节带着莫曦和之瑶
回来看望我们就行了」。

  创建不久,秋姨就被一个渣男给忽悠了,我老妈以前就曾对秋姨说过「就你
那感情,就像白纸一样,你可小心别被人给忽悠了」。

  那渣男在追求秋姨的时候,也曾想追求我老妈,但我老妈直接叫人把他打出
去了。

  在那个连商业法都不全的年代里,背后没点力量,都不敢去创业的。

  把他打了之后秋姨每天都会去看他,有时候连工作都不做,直接跑过去看望
他了。

  我老妈那时候望着秋姨心里想道「那时候应该把那男的给沉江了」。

  过了几个月,那渣男病便从医院出来了,更可恶的是出来后没几天我秋姨便
怀孕了。

  那一天,我秋姨在一个咖啡店里约了我老妈,秋姨坐在坐位上,望着我老妈
走了进了,秋姨从坐位上站了起来用左手摇了摇,带着笑意叫道「雅蕊,这里,
这里」。

  我老妈看到,便走了过去坐了下来笑着说道「依秋,你有什么事不能在我办
公室或者我家里谈吗?至于来这里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很少喝这东西,你还不
如陪我喝茶呢」。

  我老妈刚说完,便有一位服务员走了过来问「这位女士,你要喝点什么吗?」

  我老妈转过头,带着笑意的说「一杯冰水,谢谢」。

  「好的,女士请稍等」。

  过了一会,服务员拿着一杯冰水放在了我老妈面前,服务员说道「女士,请
慢用」。

  服务员说完便走了,秋姨白了一眼给我老妈说道「哪有你这样的啊,来咖啡
馆只点冰水」。

  我老妈笑了笑,然后拿起冰水喝了几口便放了下来问道「依秋,你不是有事
对我说吗?」

  我老妈说完便再次拿起了冰水,喝了起来。

  秋姨望着我老妈,羞涩的说「雅蕊,我要和他结婚了,我怀孕了」。

  我老妈喝着水,听到这个消息一脸震惊不注意,然后被水给呛了一下,便咳
嗽起来。

  秋姨站起来用左手轻轻的拍打着我老妈的后背说道「雅蕊你没事吧,喝个水
都能把你给呛到了」。

  我老妈摆了摆右手,边咳嗽边说「姐,我没事,但老妹我觉得你有事了」。

  秋姨疑问的问道「我能有什么事,哎呀,雅蕊你就别打趣我了,快说一下我
能有什么事啊?」

  我老妈用手指了指坐位说道「你先坐下来吧!坐下来了再和你说」。

  秋姨疑惑的坐在了坐位上,我老妈看到便轻微的咳嗽了一下。

  然后站起来用手摸了摸秋姨的脑袋,又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说道「没发烧啊,
但你怎么会说出这么疯狂的话」。

  秋姨白了一眼给我老妈说道「你才疯狂呢?」

  我老妈便问道「你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你怎么就……」

  秋姨答道「我感觉他人挺好的啊,挺温柔体贴的」。

  我老妈听到这话,便无语了起来,摇了摇说道「如果你真的决定了,我也不
好阻止你,定下了日子通知我一下就行」。

  我老妈说完便站了起来,用左手摆了摆,挤出一抹笑意「你有什么事可以来
我办公室里找我,我要先回去处理文件了」。

              秋姨点了点头

  我老妈便转过身走了出去,只不过在走的时候那洁白无瑕的脸上早已不见了
笑容,而是变成了阵阵寒气,而那双灵动的大眼睛透露出几丝犀利的光茫。

  夜,我老妈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前边是一个茶具,我老妈用她那细长而白
洁的双手拿起茶壶,而茶壶里的茶水便被倒在了一个小型茶碗上。

  倒完茶之后便把茶碗拿起来,刚要喝的时候,我老妈从嘴里伸出了一个舌尖,
在茶水上点了点,好似在感觉茶水的温度,感觉适中便喝了起来。

  喝完,便又拿起茶壶往茶碗里倒茶,倒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给推开了,
两个穿着西装的大汉用手夹着一个青年人走了进来。

  青年人看到我老妈便颤抖的说道「刘总,不知道你这么晚找我来,是有什么
事吗?」

  而后,我老妈便又端起了一碗茶水喝了起来。

  我老妈喝了碗茶水,便又接着拿起茶壶往茶碗里倒茶,倒的时候说道「看到
前面那个沙发上的黑色麻带了吗?

  这个麻带能装下一个成年人,装下之后还能顺带系个死结,要不你试一下」。

  那个被二个大汉夹在中间的青年人,脸色苍白额头冒汗的说「刘总,你说笑
了谁会去试那玩意啊」。

  我老妈用左手端起了茶碗,闻了闻茶碗里的茶水,茶水发出阵阵香气边闻边
说道「东海市,旁边的那一条大江的江水很湍急,而那条大江的出海口连接着大
洋,每年都会有一大批人因生活过不下去而选择跳江,如果在这群人当中加了一
个人,你觉得会不会有人注意到呢」。

  那个被二个大汉夹在中间的青年人,一听到这个,便全身冒汗腿一软差点摔
了下来,而那二个大汉又用力的夹了夹那青年人。

  我老妈接着喝了一碗茶水之后,便把茶碗放在茶具上,闭着眼睛说道「我知
道你在想着什么,你只不过是想把依秋当做你向上爬的工具,好让你认识更多的
名流,提升你自己的人脉罢了,每一年都会有像你这样的人,但每一年也会死很
多你这样的人,但这一次你选错了人,我做为她的姐姐,自然要为她做点什么,
给你两条路,一是签了前边的那个合同,二么,沉江!」

  青年人全身冒着汗,大叫「一!刘总我选一!求求您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青年人冒着冷汗说出之后,便有一位秘书拿出一份合同,走到青年人前边给
他签字,青年人抬起左手抖动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那两个大汉看到青年人签了字,便拖着青年人走出了办公室,而秘书则把签
了字的合同放在了玻璃桌上,而青年人签字的笔,则直接被扔到了垃圾桶里。

  过了一会,我老妈睁开那双丹凤眼,用左手拿出手机打出了一个电话,电话
很快被人接通,一个男人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男人在电话里说道「姐,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我老妈说道「找个机会,把那男的做了」

  「好的,姐,没问题。姐,你还有什么事吗?」

  「没了」电话挂断。

  从那一天起,秋姨便向我妈请假,在家养胎每天都能收到那个青年人拢着别
的女孩去开房的照片。

  本来我秋姨是不相信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秋姨也叫人去调查那个青年
人了,正所谓无风不起浪,小鸟不钻无缝的蛋。(其实这里可以写很多字的,但
黄文要那么多字干嘛很快就会进入剧情,好了,转正文)

  秋姨不调查还好,一调查遍地都是,然后我秋姨就和那男的拜拜了。

  那男的过不久便消失了连同他的家人也不见了,就好像没有来过这个世界上
一样。

  秋姨和那男的分了之后便打电话给我老妈,叫我老妈去她家,我老妈也把我
给带过去了,如果我那时候懂事一点,我一定会反对的。

  秋姨看到我老妈带着我来的时候,秋姨便跑过去抱着我老妈哭了起来,我老
妈也抱着秋姨安慰道「好了,好了,没事了,都过去了」。

  而我那时候站在我老妈的旁边,奶声奶气的说「秋姨,你为什么哭啊,这么
大的人了还哭,羞羞羞」还顺带摆了个鬼脸。嘶,现在想起来自己那副嘴脸没被
老妈物理消灭掉真是万幸。

  秋姨蹲下来用手扭了扭我的脸,红着眼说道「想知道秋姨为什么哭吗,但秋
姨就是不告诉你,哈哈哈」。

  而我老妈也跟着笑了起来,过了一会我老妈便把秋姨给扶了起来,走到沙发
上坐着,而我则在后面屁颠屁颠的跟着。

  我老妈坐在沙发上,用手指了指秋姨的肚子问道「你肚子里的那个咋办」。

  秋姨叹了一口气说「这终究是我肚子里的一块肉掉,我舍不得,何况我现在
也不缺钱养活」。

  我老妈转过头望了一下坐在地上玩的我,我老妈那一双丹凤眼里闪过一丝狡
猾的光芒,嘴角轻轻的扬了一下,随后便转过头对着秋姨说「你看我家那臭小子
咋样」。

  秋姨疑惑的问道「啥?」。

  我老妈便移了移那凹凸有致的身体坐到了秋姨的旁边。

  用手指了指坐在地上的我说道「你看我家那臭小子,你是知根知底的,如果
生的是女孩,可以让我家那臭小子娶啊,这样又避免了婆媳关系,而且你还不用
担心是不」。

  秋姨白了一眼给我老妈说道「就你家那臭小子,如果我真生的是女儿,我女
儿一定是天生丽质,而你家那个臭小子,我可不想我女儿那鲜花插在牛粪上」。

  我老妈把左手慢慢的伸到了秋姨的胸部上。

  在秋姨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抓了抓笑着说「你刚刚说谁是牛粪啊」。

  而秋姨愣了一下,便反应过来也抬起了手抓住了我老妈那异常饱满的胸脯,
笑着说道「当然是你家那臭小子了」。

  随后两人便打趣了起来,过了一会,二人停了下来,两人脸上都白里透红,
眉眼如丝,喘粗重的呼吸。

  秋姨便在我老妈旁边问道「如果我生的是女儿,我女儿要是嫁给你儿子,你
儿子都不知道会怎么欺负我女儿呢」

  天地良心啊,就梓婷那鬼精鬼精的性格,我都不敢和她待在一起,我心里想
什么梓婷都知道。

  我老妈白了一眼说「你就放心吧,要是以后被我发现了,你看我修复不修理
这个臭小子就完事了」。

  秋姨听到这,那双大眼睛闪过一丝狡黠。

  秋姨把头抬到了我老妈的耳朵旁小声的说「姐,你平时都是吃什么的啊,你
的胸为什么这么大啊,我刚刚一只手都把握不住」。

  而我老妈感受到耳朵旁传来的阵阵热气,顿时面红耳赤。

  那双修长的双腿轻轻夹了夹,好似有些不舒服的样子。

  我老妈面红耳赤的说道「不告诉你」。

  随后我老妈就站了起来,把我从地上抱了起来,转过头面红耳赤的对秋姨说
「就这么定了如果是女孩,我就让我家这臭小子娶了」,说完便飞快的走出去了」。

  秋姨望着我妈那走的飞快的身影,笑着说「姐我知道了,还有姐你为什么那
么敏感啊,哈哈」

  我老妈听到这话便停了一下,而在停的时候,我不知死活的奶声奶气的问了
一句「妈,敏感是什么啊,秋姨为什么说你敏感啊」。

  而迎接我的,是我老妈那足以杀人的目光,我老妈恶恶的说「臭小子,看我
回去怎么修理你」。

  我听到便大声的哭了起来,呜呜呜的说「妈为什么啊,我又没有干什么坏事」。

  而秋姨,则在后边笑着。

  房间内我正在继续回忆的时候,屋外再次传来我老妈的声音「莫曦,下来吃
饭」。说完便朝楼下走去。

  我打开房门,跟着她那凹凸有致的背影走了楼梯。

  到客厅后,老妈走到餐桌的主位上坐了下来。

  左边坐着一位年轻的少女,少女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

  与年龄不相匹配的饱满胸部顶得好似要裂开了一样。

  少女下面则穿着一款包臀裙,再配上一双浅黑色超薄的丝袜、银色高跟鞋,
一副优雅态十足的女神范。

  「姐」我叫了一声以后便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老姐坐在座位上点了点头,把手机放下,看着我坐下来后便开始用餐。

  老姐边吃着饭边打趣道「这不是我们的刘大公子吗?怎么有空下来吃饭了,
我记得你以前是不需要吃饭的啊。」

  我转过头对着老妈说「老妈,你看看,我都说了该给老姐找个男朋友了」。

  我刚说完,就感觉到自己餐桌下的腿被人给了两脚。

  老姐转过头对着老妈说「妈,你都不知道,我每次走过他房门口的时候,我
都觉得他在里面坐月子,想想就可怕,一个大男人竟然坐起了月子」。

  老姐又转过头,对着我语重心长的说道「莫曦啊,要不你试一下男人能不能
怀孕,别人可能怀不上,但老姐我觉得,你指定能怀上,等你怀上了,老姐就去
给你申请个世界纪录,让你在整个世界上都出名,好不好啊?」。

  我转过头对着老妈说道「妈,你看看,老姐她疯了,她竟然会说出我会怀孕
这种疯话」

  「妈,我建议让秋姨给老姐补充一下医学知识」

  我刚说完,老妈便用她那双丹凤眼白了我一眼「你们两个怎么就跟老鼠见到
了猫一样,一到在一起就不停的吵呢?」

  我刚要说什么的时候,便看到我那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看到电话里显示着梓婷二字便点了接听,还鬼使神差的点开了免提。

  一道调皮的少女音从电话里响了起来,少女调皮的说「大色狼,有没有想我
啊,我今晚7点就下飞机了,到时候记得来机场接我一下。」

  「你今晚别乱跑知不知道,我今晚要看到一只完整的白斩鸡留下来给我啃,
如果我没看到,我就把你的切了,嘿嘿嘿」。

  在餐桌上吃饭的三人同时愣住,老姐面红耳赤起来,让人看着就想抱着那白
里透红的脸蛋啃上一口。

  老妈则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便又继续吃起了饭。

  我尴尬的拿起了手机关了免提,随后把手机拿到了右耳边上。

  对着电话里的少女尴尬的说道「梓婷啊,我现在,在和我老姐老妈吃饭呢,
刚刚,唉,怎么和你说哪,就是我刚刚一不小心开了免提,而你说的话全被我老
妈老姐听到了,呃,大概就是这样」。

  梓婷座在飞机的头等舱上,也是愣了一下面色潮红急忙的说道「完了,完了,
我以后还怎么见瑶姐和蕊姨啊,都怪你,你没事开什么免提啊」。

  「啊,怪我干嘛啊」。

  「不和你说了大色狼,7点的时候记得来机场接我,要是迟到你就完了」,
然后就是一阵忙音。

  我把手机放下来看了看手机里的时间转过头对着老妈说道「妈,很快7点了
我要去机场接梓婷了」。

  老妈边吃着饭边点了点头。

  我便走出了厨房,去了车库里面,把我的车开出来。

  东海机场,全国最大的人流量机场之一。

  我站在机场大厅里等着,过不久一个少女身上穿着长裙,脚上穿着一双白色
的高板鞋走了出来。

  少女看到我的背影,悄悄地走过来,然后跳上了我的后背「大色狼,这几个
月有没有想我呀」。

  听到声音的我反手背住了少女,随后边走边说道「有啊,每天都在想,对你
的爱就像你刚刚座的那架飞机一样,每天都会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梓婷躺在我的后背上,把她那张结白无瑕的脸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说道「是
吗?可是飞机总有飞下来的时候啊」。

  我停了一下,便又背着她走了起来说道「那是他们的飞机,不是我的飞机,
我的飞机会让你总保存在那个高度的」。

  梓婷两耳发红的羞涩的说道「色狼,整天想着这些」。

  我把梓婷放了下来,然后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梓婷则两耳发红的座在了副
驾驶的座员上,而我座在了主驾驶座位上开起了车。

  我开了十几分钟,便把车开进了新城别墅群里停在了秋姨家门口。

  车里我对着梓婷说道「到了」

  梓婷点了点头,说道「大色狼今晚把蕊姨的车开出来一下,等我电话」。

  我刚要问为什么的时候,梓婷便走了下去,不过我想到今晚要发生的事,便
把车开了回去,洗了一个热水澡。

  一个小时后,我的手机上显示出了一条信息「大色狼,快点来接我」,信息
里还有一个吐舌头的表情包。

  我看到这条消息,我连忙的走去了车库里开出了我的车,开往了秋姨家。

  秋姨家门口,梓婷上身穿着一件宽松短袖,下身穿着半身长裙。

  两条细长的双腿被连体裤超薄黑丝紧紧的抱裹着,而脚下穿着一双白色的高
板鞋,后背上背着一个书包。

  我看到便把车停了下来,梓婷用右手打开副驾驶的车门,瞪着眼对我说道
「大色狼,我不是让你开蕊姨的车吗?」

  我一脸无语「你疯了啊,我怎么能把我老妈够开出来,如果我开出来,我老
妈还不得把我屁股打开花啊,而且也还有点远」。

  梓婷白了一眼给我说道「远什么啊,就隔了一个围栏你就说远,你就是怕蕊
姨收拾你,还狡辩」。

  我尴尬的点了点头 .

  梓婷站在副驾驶门的旁边,用牙齿轻轻的咬了咬嘴唇,随后说道「我去要,
你先把你的车开回去」。

  梓婷说完便把副驾驶的门关上,朝着我家走去。

  我开着车掉头,开回了车库里下了车,在车库里边等了起来。

  书房里,老妈穿着一件休闲衣开着视频会议,正要说话的时候。

  梓婷推开了书房的门带着笑容走了进来,还顺带抬起左手摇了摇叫道「蕊姨」。

  老妈嘴角带着笑容,摸了摸她的头问道「梓婷,找蕊姨有什么事吗?」

  梓婷走上去把双手放在老妈的肩膀上,揉了揉,随后抬起了左手对着视频里
的母亲摇了摇手,叫道「妈」。

  秋姨在视频里回道「女大不中留啊」。

  视频里其他几位听到这话也都笑了起来。

  梓婷则面红耳赤的用双手揉着老妈的肩膀说道「蕊姨,能不能把你的车借给
我一下」。

  老妈好奇的回应道「莫曦不是有车吗?」

  「他的车没油了,所以我就来借一下蕊姨的车,蕊姨你就答应我嘛」。说着
还嘟起了。

  老妈点了点她的鼻子「你呀」,便把车钥匙拿了出来递给了她,梓婷接过钥
匙之后摆了摆手「蕊姨,那我先走了啊,莫曦还在等着我呢」,便脸色通红的走
了出去。

  老妈望着梓婷的背影,小声的说了一句,「现在的年轻人真会玩」。

  梓婷拿着车钥匙走到了车库,我看着梓婷那白里透红的脸问道「我老妈这是
把你吃了吗?你脸这么红」。

  梓婷白了一眼给我,随后便把车钥匙扔给了我。

  我用手接着,梓婷说道「快点开车」。

  于是我就把老妈的车给开了出来。

  车里梓婷望着我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两张电影票,冲着我挥了挥手,「走吧
我们去看电影哦」。

               我点了点头

  梓婷看着我点了点头,她便用左手撑着脑袋望着我调皮的说道「大色狼我不
在的这几个月里,你有没有偷吃啊」。

  我开着车听到她说这句话,吞了吞口水说道「我不是,我没有,怎么可能,
我可不是那种人」。

  梓婷看着我说道「竟然没有,那你吞什么口水啊」。

  我连忙答道「我这是正常反应,现在连吞口水都不行了吗?」

  梓婷听到我这样说,双眸闪过一丝狡猾的光茫问道「我不在家的时候,那么
好的机会,你这个大色狼竟然不去加几个狐狸精的联系方式」。

  我连忙的说道「我守着你这个娇妻,怎么会随便的加她们的联系方式」。

  梓婷又说道「但娇妻也有不在家的时候啊,不是有句话叫做,家花不如野花
香吗?」

  我对着她说道「那是别人,不是我,我守着你这个娇妻,我做不出那种事」。

  梓婷嘴角扬了扬问道「那这么说你这几个月都守身如玉了」。

  我一脸正气的说道「那是当然的了,这天底下现在没几个男人像我这样洁身
自好的了」。

  梓婷听到我这样说,便乐了起来说道「竟然你没有去玩,那你刚刚为什么会
说你怎么会随便的加她们的联系方式」。

  「说,去哪玩了,快点」。

  我「……」。

  梓婷用她那双桃花眼白了一眼给我说道「德行~,被我抓到了是不是,嘿嘿
嘿」。

  随后两人又在车里展开了新一轮的明枪暗箭。

  过了一会,我把车停在了停车位上,两人都下了车。

  我走过去正要抱着她的时候,她说道「别抱,只拉手」。

  我愣了一下正要说着什么,她便走过来用右手拉着我走上了电影院。

  电影院里,我坐在座位上用右手轻轻的抚摸着她那超薄黑丝,黑丝上传来了
一阵纱纱的声音。

  我刚要把手探进那半身长裙里边的时候,她便用左手按住了我的右手,面色
潮红小声的说道「不行」

  我愣了一下,但是还是继续用右手往里面探去。

  她看到便抬起那白皙的左手握成拳头,砸在了我那往里面探去的右手上。

  我迅速的抽出右手揉了揉,她则座在旁边嘻嘻的笑着,笑了一会,她对旁边
的大婶说道「阿姨,我们两个能换个座位吗?」

  大婶疑惑地看着她,并没有动作。她又低着头在大婶耳边说了一句什么,我
依稀听到了色狼两个字。然后那位大婶一副义不容辞的表情跟她换了座位,然后
用一种奇怪的眼光撇了我一眼。我「????」

  我一脸无语的看着她,随后便闭起了眼睛。

  一个小时后,电影结束,她从我的身前有过,踩了我一脚,我睁开眼睛连忙
跟了上去,走出了电影院。

  我开着车,她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嘴角扬了扬但很快又消失不见,而车内二
人都不说话,气氛逐渐变的诡异起来。

  快到秋姨家的时候,她从背包里拿出一个无镜片粉红色的框架眼镜戴了起来。

  我因为专心开着车,并未太过在意。

  我把车开到秋姨家门口的时候,望着前方叹了一口气说道「到了,你下车吧」。

  我刚说完,梓婷便把手按在了座位上,爬了过来。

  只见那腰肢如水蛇般,蜜臀被半身长裙包裹着更加的圆润起来,白暂的左手
则伸到了我的裤子上面抚摸了起来。

  梓婷用她那涂着淡淡红色口红的含珠唇,轻轻的在我的耳旁说道「你确定,
到了吗?」

  我转过头看到她那白洁无瑕的脸上白里透红,一双小耳朵也慢慢的开始变红
了起来。

  而那幅粉红色的眼镜在她爬过来的时候滑落到了鼻梁上,她那双眼睛眉眼如
丝,她静静的盯着我。

  她的左手在我的裤子上面轻轻的抚摸着,慢慢的从大腿双侧抚摸到了裤腰带
上。

  她用手轻轻的解开了我的腰带,把手伸进了我的裤子里隔着内裤抚摸着我那
早已发硬的内棒。

  我吸了一口冷气,而她的手在我的内裤上抚摸了几下,便要把我的内裤脱下
来。

  我抬了抬屁股让她把内裤拉了下来,随着内裤被拉了下来。

  那巨大的肉棒也暴露在了空气中,她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在抚摸的时候还能
感觉到肉棒在她的手里跳了跳。

  梓婷面红耳赤的望了一眼自己手里正在抚摸着的那根巨大的肉棒。

  便把身体靠在了我的右手臂上,我觉到右手臂被一对饱满的胸部压着,便低
头看到她那宽松的短袖里面是一对饱满的胸部。

  胸部上用着胸贴,胸贴只贴在了那两个粉红色的奶头上,粉红色的奶头因少
女动情也变得硬了起来。

  我吞了吞口水想到她刚刚在电影院的停车场为什么不让我抱她了。

  如果我那时候抱她,感觉到她只穿着胸贴不穿着胸罩,我会直接把她拉去酒
店的。

  梓婷眉如眼丝,看到我盯着她的胸部发呆的时候。

  便用左手慢慢的撸着我那早己发硬的肉棒,边撸着边在我的耳边说「大色狼,
你在想什么啊,你不是说到了吗?」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