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系裙下的我】(4.4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 夜不能魅
2021/12/01发表于: 第一会所和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6,914 字

                4.4

  我连忙上前用手轻拍着有蓉姐的后背。

  缓了好一会儿,她才是止住了咳嗽,想到让她这么狼狈的罪魁祸首是我,气
的她两眼中带着杀意瞥着我。

  「好你个臭弟弟,想呛死姐姐我啊,还想摸我屁股?哼···胆子是越来越肥了,
踢死你!」

  说完抬起黑丝纤腿朝着我的腿上踢来。

  我是一边求饶一边享受着,没有一丝生气,让我有种错觉,我是不是觉醒了
什么不该有的属性。

  有蓉姐也就是踢了我几下,就没再继续,别过可人的脸庞,不再看我,显然
是生气了。

  「有蓉姐,我错了。」

  「呵呵,是不是下次还敢呐?」

  有蓉姐冷笑两声,斜睨着眼瞧着我。

  「我这不是那啥了吗···」

  我含糊的说着,想尽快把这个话题给跳过去。

  「我看你就是欠收拾!」

  有蓉姐瞪着一双大眼看着我。

  面对被训,我也只能像个小学生一样,乖乖站着那儿,手挠着后脑勺,一时
半会却是不知道该说啥了。

  热烈的气氛一下子冷却下来,配合着外头的清凉,我也不知道自己此刻是该
走还是该留。

  「瞧你这傻样!」

  有蓉姐流露出一瞬间的笑容,道:「就一下,便宜都让你占光了,我以后还
怎么做人呐~清白呀~」

  说着说着还自怨自艾上了。

  我的脑瓜子瞬间激灵一下,没想到有蓉姐竟然给我机会了,以至于脸上的笑
容也变的贱兮兮起来。

  「有蓉姐,你可以赖上我,弟弟养你。」

  「当二奶啊?」

  有蓉姐生气道,双眼直视着我。

  「你这说的,二奶可没你威风。」

  对于我这种讨好的话,有蓉姐倒是蛮受用的,双手交叉环抱于胸前。

  想到有蓉姐既然同意了,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把手慢慢的往挺翘的圆臀
上靠去。

  「慢着!」

  有蓉姐忽然喊道。

  这突然出声,吓的我身体一跳,困惑的看着她,心想:「不会是事到临头,
又反悔了吧?」

  瞧出了我眼神中的意思,有蓉姐语气有些颤抖道:「我要做一下心理准备。」

  我那只手就定格在空中,就等她说行。

  期间,有蓉姐两条黑色美腿并拢的非常近,不安的情绪让两条腿摩擦,让丝
袜发出细声,眼中更是有着彷徨不定,最后抬起睫毛,圆溜溜的双眼看向我,商
量道:「能不能摸摸腿,不摸屁股啊?」

  果然···

  「有蓉姐,你可是答应的。」

  我不开心道。

  「我···我那是情急之下说漏嘴了。」有蓉姐辩解道。

  这种情况下,我知道不能争辩下去,脑海中有了主意,手一指公司那边,说
道:「是不是有人出来了?」

  有蓉姐的心思一下子被转移,扭过头瞧向我指的方向,嘴里念叨着:「有吗?
有吗?在哪儿?」

  说时迟那时快。

  我悬停的手如闪电一般迅速,宽大的手掌有力的手指,狠狠的抓扣住了有蓉
姐的屁股,将外包的裙子,内包的丝袜和内裤统统抓在了掌中。

  由于这一下非常有力,能一下子感受到有蓉姐那挺翘的圆臀,有蓉姐本身偏
瘦,相对而言屁股则是她身上最为多肉的部位,那释放出的弹性,好似要把我的
手给弹开。

  「喔~~爽~~」我内心狂吼。

  而在那一瞬间,有蓉姐在被我抓住屁股的那刻,整个人都像是绷直了,从双
腿一路笔直到后背。

  「吖~~」

  红唇中喘出惊呼声,双手本能的去护住屁股,放在了我的手上。

  我知道我得赶快,我这是兵不厌诈的行为,打了有蓉姐一个措手不及,必须
在她快反应过来时,立马逃离。

  手指一松,估计被我抓出红印的白嫩臀肉如软弹的年糕一样收了回去,我又
用力搓揉了一下。

  「啊~」

  有蓉姐嘴唇抿动,哼出了一道短促的鼻音,整个人好似被拉绷到极限的弓弦,
在极力承受着什么。

  当我的手恋恋不舍的从屁股上离开时,有蓉姐的娇躯一下子放软,然后生气
大叫起来:「死弟弟!你完了!」

  夜色很黑,可今晚有蓉姐的双眸却是异常发亮,一身复杂的情绪汇聚在这对
眼中。

  「哒哒哒······」

  踩着高跟鞋,速度丝毫不弱的追击着我。

  我则是小跑着,回头说道:「有蓉姐,你该回去上班了。」

  后头传来有蓉姐额坚定愤怒的声音:「我今晚一定要打死你这个色狼!」

  等我回到家的时候,一身的臭汗,身上更是青紫一块又一块,有蓉姐给打的,
倒不是我跑不过她,而是这次玩笑开的有点大,虽然身体伤痕累累,但手掌的感
觉却好似还遗留其中。

  「有蓉姐的屁股可真翘啊!」

  想着这一点,不由的偷乐笑道。

  忽然间,我感觉前面站了人,眼从自己的手掌中离开,看向前方,就见妈妈
一脸怒容的逼视着。

  本来想喊一声妈,但嘴巴好似被什么堵上了,脑子这才反应过来,我俩还在
闹矛盾呢。

  见我不说话,妈妈先开口,语气硬邦邦的,带着威严和拷问。

  「去哪儿了?」

  她这样的态度,我更加坚定了对抗的心思。

  「学习去了。」

  我这样的回答,妈妈显然是不信的,「呵」清冷的音就跟她那冰山脸一样冷。

  「你爱信不信。」我心中想着,就要从她身边经过。

  显然我这一刻的样子,或者说我这突然的变化,让妈妈一下子难以适应,罕
见的爆发脾气道:「张唯一,你到底想怎样?」

  说真的,这一刻,我被吓到了,身子猛地震动了下,那是来自从下到大刻画
到骨子里的害怕。

  不过这一刻,我只能是强撑的回道:「不怎样。」

  说完继续走。

  「哒哒哒······」

  背后响起妈妈高跟鞋跺地的声音,震得瓷砖都好像要碎裂了,随后汽车发动
起来。

  心中隐隐作痛,还是装作无所谓的上楼。

  等我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心情却是乱糟糟的,有点怀疑是不是我这段日子
真有点不对劲,所以惹得妈妈大发脾气。

  拿起手机。

  映入眼帘的先是有蓉姐的信息,没有文字,只有表情,很多个表情信息,表
达的只有一个意思,杀杀杀······

  看样子有蓉姐还耿耿于怀,我觉得有趣,以至于这种烦躁情绪下还是被逗得
挤出了笑声。

  之后是黄霜霜给我发的。

  「亲爱的~你在干嘛呢?」

  还是首次见到黄霜霜给我发这么肉麻的。

  「正跟家里人冷战呐。」

  我吐露出心声。

  再往下,赫然是落老师给我发的。

  「我快要吃好了。」

  一看到这信息,我头皮发炸,跟有蓉姐打打闹闹回到家,竟然把落老师给忘
了,我去,我急忙从床上蹦起来。

  将自己的房门反锁好,装作自己在卧室,然后下楼,反正妈妈离开了,我也
就肆无忌惮了,把家里门关好,急忙前往落老师的地方。

  心中那份惴惴不安,把所有的负面情绪给挡在了一遍,手上飞快打字。

  「落老师!我马上接您回家,包您满意。」

  期间,手机一直没震动,也不知道落老师是看到了,还是没看到,或者说已
经回去了,但我还是要赶往那个地方。

  等我到达地方的时候,却见那边正有人在拉扯,一男一女,虽然看不清那女
的容貌,但衣服我却是瞧的清,可不正是落老师穿的那身。

  「妈的!竟然有人敢骚扰落老师,当真是不想活了。」

  我气冲冲的骑了过去。高声喝骂道:「他娘的,给我住手。」

  我这一嗓子,直接把人给震住了。

  落老师看见了我,脸上出现了一丝欣喜。

  骚扰落老师的是个中年的男人,穿的端正,像个成功人士,但看他的脸还有
那油头造型,感觉不像是什么好人。

  「唯一,你来了啊?」

  落老师先喊了声。

  此刻我做足气势的走过去,那中年人见罗老师喊我名字,敌视戒备的看着我,
冷声道:「你是哪位?」

  输人不输阵。

  我酝酿好气势,沉声道:「落老师的学生,一个正义的男人,你给我撒手。」

  我直接拍开中年男人的手,然后把落老师护在身后。

  那中年男人气极反笑,说道:「这里没你的事,赶紧回家去。」

  此刻,我能感觉到身后落老师的不安,冥冥之中有种感觉,落老师与这个人
是认识的。

  「我是来护送落老师回家的,我警告你,别给我乱来,小心我报警!」

  我气势不减警告道,跟着妈妈这个宴那个宴的去,见识过不少人,倒是没被
这中年人那咄咄逼人的架势给唬住。

  那中年男人懒得看我,目光越过我,气笑的道:「落晚霞,叫学生来挡是吧,
我告诉你,想离婚这事没门!除非你净身出户。」

  我心下一惊,这个人竟然是落老师的老公?

  总觉得这个人配不上落老师,或者说这个人过于市侩,跟落老师那种恬静优
雅的书香气完全不是一个路子。

  「明明是你出轨,为什么我要净身出户?」

  落老师语音中带着微微的哭音和悲愤,显得有些狼狈。

  「我话就放在这儿,还有以后少在我女儿面前灌迷魂汤离间我们父女情。」

  那中年男人整了下身上的西服,恶狠狠的说完,最后不屑的瞥了一眼我,转
身就走,不远处就是他停着的轿车,蛮高档的。

  我气不过,直接飞跑过去,一记飞踢蹬在了他的后背上,敢欺负落老师,我
今晚非得教训你。

  那中年人显然没料到我会偷袭,被我踹了个狗啃泥,等意识到事情,直接奋
力起身跟我扭打在一起。

  别看这人开始有些大腹便便,街头斗狠倒也是有些,那些皮鞋挨了我身上两
下,疼的我滋眼泪。

  「别打了,唯一···你别打了···别跟他打了。」

  落老师急的慌忙上前拉架。

  「他妈的,小比崽子,我踏马的打死你!」

  中年男人举起拳头就抡。

  我这边也是不甘示弱,怒吼道:「给我向落老师道歉!」

  双方互相喂拳。

  直到有人报警。

                4.5

  由于是我先动的手,加上中年人也还手了,所以如果不选择私了,那么我和
他都得被带回去。

  我肯定是不想被带过去的,中年人更不想,他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事儿可
是很多的。

  最后私了的结果是落老师赔付了两千块钱。

  「你给我记住了,还有你这个死女人!」

  中年人目光凶恶的瞪着我和落晚霞,上了车一轰油门离开了,要不是警察还
在,估计他都想开车撞死我和落老师。

  「你这孩子,干什么这么冲动?」

  落老师用皓白的手背擦拭了下眼角的泪,心疼的训斥我道。

  我傻笑两声。

  「我看落老师被欺负了,我想替你出头,保护你的。」

  听到我这样的回答,落老师神情动容了一下,给我整理衣服,可我的衣服早
在刚刚的扭打中一身灰不说,还撕破出了口子,更为惨淡的是那老小子下手有点
黑。

  由于我抢得了先机,他为了挣脱压制,竟然手和腿往我腿和胯间招呼,得亏
自己反应机敏,要不然今晚有我好受的。

  可即便是这样,我大腿这儿被掐抓了好几把,全是靠近裤裆要害位置,现在
神经松弛下来,那感觉尤为的强烈。

  落老师注意到我眉头开始皱起来,神色也开始不对,忙关心问道:「唯一,
怎么了?」

  我吸着一口口的凉气,回道:「那老小子打架耍阴招,朝我这儿攻击,疼的
要死!」

  此时,我两只手压在大腿内侧,极力忍耐着。

  落老师那张秀气成熟的脸一下子变得有些尴尬,说道:「送你去医院吧,实
在是太过分了!我现在就把他叫回来。」

  我连连摆手:「落老师,那就是个烂人,哪能听你的,我看到他就来气,免
得又打起来,我先送你回家吧。」

  「你都这样了,不行,还是打车吧。」

  落老师态度坚定。

  没得办法,最后还是叫了一辆车,一路忍痛去了落老师家。

  熟悉的路,熟悉的电梯还有那熟悉的屋子。

  到了落老师家,我赶紧座靠到椅子上。

  「赶紧把裤子脱下来我瞧瞧伤成什么样了?」

  落老师两条平眉紧皱,尽是担忧之色,眉宇间更是有个小川字,她这样知书
达理的女人,这样的关心的姿态,颇让我受宠若惊。

  本来感觉自己没多大事的我,为了多享受这种关心,硬是夸大自己伤痛表现。

  「落老师···这多不好意思啊。」

  我难为情道。

  落老师那雪白的脸颊浮映出点点红,娇嗔道:「就你想的多。」

  瞧这架势落老师是摆明了是要鉴定下我伤的严不严重。

  没办法,我只能是当着他的面把裤子脱下来,这一脱下来,我心里则是骂开
了:「这老小子下手太黑太重了,早知道自己拳头就不留余力了,吃大亏了。」

  大腿内侧青一块紫一块的,还破了皮有丝丝的血迹,有些凄惨,尤其有一处
还靠近大腿根儿,由于穿的是三角裤,调皮的黑色阴毛从边缝中冒出来,肉棒和
卵蛋的组合更是让内裤显得鼓鼓囊囊的。

  此刻,我却是很在意这些有的没的,毕竟让落老师这样的美妇看到这样的场
面,我是羞臊的,可随后,内心深处还有别样的刺激情绪。

  让落老师这样的成熟美女老师看我的鸡鸡,天呐~想想都是激动的要死。

  落老师的眼神躲闪,极力控制注意力,目光盯着我大腿上的伤,心疼道:
「这么伤成这样了,他一个大人下手怎么这样?」

  「我去弄些药酒来。」

  「谢谢落老师了。」

  等了许久,落老师匆匆忙忙的从外头回来,或许是运动过,从她身上激发出
了浓郁的体香气,恨不得抱上去好好多闻上一下。

  看着落老师蹲下身子,眼神专注的盯着我的大腿上的伤,那双秀气白嫩的手
拿着棉签正小心的擦拭着伤口,温柔贤淑的像个妻子,而不是老师。

  享受着落老师的服侍,我一边忍着痛,一边目光乱瞧,由于我高坐着,落老
师蹲着,我的视线居高临下,从落老师的领口里钻了进去,瞧见了那被挤压出来
的白花花的乳肉,白如雪一样,不似婉玲阿姨那种规模巨大的雄伟,却也是能撑
满一只手的。

  不过落老师穿的有些保守,我的目光也就只能被停留在这边缘位置,欣赏下
迷人的锁骨和那挤出稍许的乳肉。

  看了一会儿,目光从领子里收回,裙子因为蹲姿的缘故盖到了地上,只能看
到拖鞋里的玉足,十根并排小巧灵秀的脚趾被薄薄的丝袜拢在了一块。

  我自己都没发现,我此时的呼吸开始有些变快,体内的情欲也跟着调动起来。

  目光肆无忌惮的在落老师这尊成熟欲滴的身段上来回游走。

  「老实点!」

  落老师哼斥一声。

  我身子一绷,这才注意到由于肉棒的充血,内裤高高隆起,充满了色气味儿,
还有一种古怪的味儿。

  如此近距离的异动,落老师也不是傻子,一下子就察觉到了,此时她心绪很
烦,强行控制住注意力,让自己不乱看乱想。

  「落老师,我今晚是要住在这儿吗?」

  我问。

  「家里有人吗?我让他们接你。」

  落老师仰起脸道。

  「我现在孤苦伶仃,如果落老师能收留我最好了。」

  我有气无力说着。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今晚就住老师这儿吧。」

  落老师好气又好笑,她显然是不信我孤苦伶仃的鬼话。

  「我可不是孩子,今晚我是不是很英勇,保护老师您不受欺负!」

  我得了甜头,可劲的吹捧自己。

  「下次可别这么逞能了。」

  落老师笑了起来,撑起身站起来,此时房间里弥漫了一股药酒味,相当的刺
鼻。

  「落老师,我想洗个澡。」

  一听我这么说,落老师教训道:「刚涂了药酒,洗澡不就白涂了,没个定性。」

  我立马委屈起来:「一身汗,有点难受。」

  「到时候,我给你擦擦吧。」

  落老师建议道。

  嘿嘿···我要的就是这个。

  我心下得意万分,这一高兴,嘴巴就歪了,调皮话直接说道:「要是能娶到
落老师这样的大美女,那真是三生有福气。」

  正打算离开的落老师,一听我竟然敢拿她开涮,严谨正经的脸庞露出含羞带
怒的表情,二话不说,冲着我的脑袋敲了下,嗔怪道:「说的都是些什么!不改
改这性子,迟早得出事。」

  面对落老师那神情,我只得是嘿嘿傻笑,落老师却也是拿我没办法。

  就这样,我坐在椅子上,双腿分的特别开,晾着腿,鼻子里闻到全是药酒味,
呛人的厉害。

  那一头,落老师正在浴室里洗漱,感觉洗了挺长时间,却还是没出来。

  头靠在椅背上,打算闭目养神一会儿。

  这双眼一闭,其他的感官相比于以往,显得更加的灵敏了些,耳朵微动,隐
隐之中听到了轻微的啜泣声,来自于女人的声音。

  我一开始还以为自己这是开始做梦了。

  可仔细的聆听,确实有啜泣声响起,我一下子睁开眼,辨别声音方向,赫然
是来自于浴室。

  落老师竟然在浴室里哭了?

  这样的念头一下子占据我的脑袋。

  一想到落老师好像洗很长时间了,我勉力的站起身,腿上淤青的地方那疼痛
感是一阵接着一阵。

  来到浴室门口。

  浴室里确实有啜泣声,就是来自于落老师。

  我一下子想到可能是今晚遇到的那个中年男人以及说的话,让落老师始终耿
耿于怀,洗澡的时候想到伤心处,情难自禁吧。

  「落老师,你在哭吗?」

  我问了声。

  很明显我的话,让浴室里的落老师感到了惊慌,急忙回应我:「没有,好啦,
我马上出来,你再多坐一会儿。」

  我哦了声,正打算背身离开。

  就在此时,一声惊叫传来,随后就是沉闷之声,稀里哗啦,乱糟糟,好像人
摔倒了,然后一些瓶瓶罐罐的东西碰到了。

  我心下一急。

  「落老师,您没事吧?」

  「哎哟~~~」回应我的是落老师吃痛呻吟声。

  我手放在浴室门把手上,转动了下,发现门被锁了,冲里面喊话道:「落老
师落老师······」

  「我···我没事···诶诶···」落老师断音回着我,好像回答的很是吃力。

  显然刚刚浴室里发生了什么。

  「落老师,能起来吗?」我猜测的说道。

  凭自觉,我感觉落老师估计摔的不轻。

  隔了好一会儿。

  落老师吃痛的喃喃声再起:「我尽量···试试···」

  能听到水渍声,还有吃劲时的闷哼。

  「不···太行···」

  「钥匙放在哪儿?我开下浴室门,我抱您出来,伤的重的话,我打电话叫救
护车来。」

  我说道。

  很快落老师把浴室钥匙的位置告诉我,我冲到她房间里,找了会儿,总算是
找到钥匙。

  就在找钥匙的过程中,我想到了一个问题。

  落老师此刻不会是裸身状态,那······

  不过很快我就把这个念头驱逐了,这也太趁人之危了,不过越是这样,那非
分的想法始终萦绕不散。

  此刻,我已经来到了浴室的门口,钥匙往锁眼里插。

  「呀···等···等一下。」

  浴室里传来落老师吃痛且着急忙慌的声音。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