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小记】(08)(过节必须加肉)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ello110
2021年/09月/21日发表于SIS001
独发第一会所
字数:10278

  咱们接着上文继续说。

  小覃去哪,自然不用多说。手上果然是带着一个小黑袋子,这些玩意呢,反
正我不掺合着,但也不反感,见过太多奇奇怪怪的人了,磕点药也真算不得什么
大事。

  小覃跟我打招呼,瞧着我在慢悠悠的穿裤子,会心一笑。这也就是跟小何总
玩,确实是肆无忌惮的,说实话呢,比起在上海,跟吴总他们玩乐,要更舒服一
些。小何总一会拉着妹子们嗨起来,那全场都是光屁股的。

  小覃倒也没有着急摆弄,而是凑到小何总那边,小何总这就不乐意了。

  「有话直接说,我X哥你不认识吗,有什么背着X哥的事。」

  小覃赶紧就点头哈腰的,又朝我致意一下,我摆摆手。跟着沪公子久了,也
难免学得几分模样,笑嘻嘻的。

  「别听小何总扯淡,要是什么自家的事,不用跟我说。」

  「X总,您别误会,没什么事,就是去拿东西的时候,碰着个妹子,长得肯
定是漂亮的,看见有得玩,就要跟着来。」

  小覃跟我其实很熟,为什么他还是喊我一声「X总」呢,这要说起来,也是
个挺重要的规矩。因为小何总是喊我一声「哥」的,小覃是小何总的跟班,肯定
不能跟着喊哥,不能喊重了。所以,凡是我这一个类型的,跟小何总兄弟相称的,
大覃和小覃,笼统的称呼一声某总,就可以了。

  为什么我提这一嘴呢,是我突然就想起件事情。那我干脆就来说一说,我们
如今在外面打交道,为了拉近关系,总是喜欢哥啊总啊的叫,其实这是不能乱喊
的。我自然无所谓这些规矩,但是呢,有一些有身份的大佬,是特别在意这些东
西的。

  我们还是按大覃小覃来说,我问问大家,他们要怎么称呼沪公子呢。嘿,这
就没几个人知道了吧。喊我X总,是无所谓的,但是喊沪公子什么什么总,不行,
喊哥就更不行了。为什么呢,哥和总,是同辈的称呼,地位有差别,但不是特别
大的人。

  他俩是小何总的跟班,我也可以说是沪公子的跟班,他们可以喊我哥,也可
以喊我总,因为小何总已经称呼我为哥,他们就得称呼我X总。比如我喊吴哥,
吴总都是可以的,但是有沪公子这个哥哥在,我只能喊吴总。

  那么,我称呼沪公子为哥哥,小何总勉强够得上,跟着我一起喊哥,这没问
题,但是到了大覃小覃,就差得有点多了。从关系来论,他们跟小何总按哥们来
论,小何总跟我按哥们来论,我跟沪公子按哥们来论,这都隔了两道弯了。从身
份辈分来论,他们是小何总的手下,我跟小何总兄弟相称,我跟大小覃,有共同
的中间人,他们就能勉强跟我攀得上,我的哥哥,跟他们就差着辈了,所以不能
这样喊。

  那么,沪公子再把比他高的人,介绍给我,我也是同样的道理,不能开口就
去乱喊,也不能盲目的随着沪公子一起称呼,辈分上一样,还要考虑身份,我能
不能够得着。

  有朋友要问了,那我们不是随便都喊什么什么总吗。那我就得问你了,你是
真心实意的喊吗。我这里讨论的,是正式场合的正式称呼,你在大街上,摆摊的
也可以喊某总,但你这个是调笑的喊。

  那么,按着正式的场面,他们只有两种喊法,一是喊沪公子为沪少爷,这是
贬低自己,来抬高沪公子。意思是,自己是下人,这不是辈分的事,是身份的事。

  比如说,刘姐的跟班,可以称呼我为X总,称呼陆哥为陆总,也可以称呼吴
总,但是,得喊一声沪少爷,即使刘姐在中间,但是身份差太远了,够不着攀不
上。

  大覃小覃,就是跟他们一样的道理。

  另一种情况,也能称呼一声沪少爷,就是沪少爷的父母一辈的朋友,他们那
一辈的人,可以这样叫。比如沪公子父母辈的朋友,找沪公子办事,就如前文里
的徐大,他是沪公子和龙哥的父母那一辈的,所以龙哥称徐叔叔,而徐大是称呼
沪少爷和龙少爷。这是辈分的事,不是身份的事。

  那么沪公子的父母,再高一辈的人呢,也就是爷爷辈的,就不能喊少爷了,
不能差着两辈。这很好理解,如果这个爷爷辈的,喊沪公子一声沪少爷,那沪公
子的父母怎么去称呼,沪公子的爷爷又怎么去称呼呢。

  那沪公子爷爷辈的人,找沪公子办事怎么办。没关系,可以称呼小沪,这是
没问题的,是合规矩的。比如我们多次提到的大领导,他就称呼小沪。要真的论
起身份来,沪公子可以当他面就拍桌子的,但是辈分摆着呢。

  大覃小覃,还有一种正式的称呼呢,就是称呼一声沪大。大这个字,作为称
呼,是很有意思的,没有任何实际的含义,又能够代替所有的实际含义。在如今,
统一的认为是一个敬语。凡是你摸不清底细的,亦或者在工作领域比你牛逼的,
再或者是领导职务的,一律都可以称为某大。

  比如,龙哥带来要材料的那俩人,我当时就是称呼徐大,闫大,不是因为他
们牛逼,也不是因为他们是领导,而是我摸不清底细。贸然的称总,那人家不是
总呢,贸然去称呼职务,万一人家特别忌讳这个呢。说个笑话就是什么呢,万一
是个姓付的,你喊付总?还是付局?那你喊付大,不就完事了吗。

  我们一直说,调教一些跟班,调教一些干女儿干妹妹,出来接人待物的。这
是调教什么,那就多了去了,第一点就是这个称呼,开口就喊错称呼了,别人大
佬是个讲究的,就要说主家没规矩了。调教,可不是端茶倒水,可不是脱光了翘
屁股,那么简单的东西。

  很多东西,往往就是从细节去论成败,过去一些大佬,很注意这些。我跟老
板去办事,我开口称呼得体,别人就要高看我老板一眼,知道这是个讲究人,我
要是乱喊,老板喊什么什么哥,我也瞎鸡巴跟着喊哥,估计早就没我什么事了。

  我们也不扯太远,关于这些称呼的门道,我如果单独拿出来说,没有个三五
篇都不够的,有从身份地位的角度去论,有从辈分的角度去论。现在不太讲究这
些传统了,也难免还是有一些讲究的人,我们掰开了说,虽然是啰嗦点,有些朋
友觉得是吹牛逼,当真正让你碰上这种场面了,只要一回错了,你可能就没什么
机会了。在我东奔西跑的年代,就是非常注重的。有朋友感兴趣想了解,或者摸
不清怎么去喊人,我们可以私下交流。

  话题转回来。小覃去拿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碰到个妹子,想一起来玩。这
听着是不是有点怪,但是在一些嗨场,一点都不奇怪。这些玩意价格本来就不便
宜,一些小女孩子,还真不是随便玩得上的,瞧着小覃拿了一大包,要求一起参
与,其实就是什么意思呢,妹子玩你的东西,你就随便玩她呗。

  小何总自然是见多了,哈哈大笑的,「那就得问我X哥了,你形容一下,要
是我X哥听硬了,就让她来呗。」

  我听着是脑子疼,你们这些破事,我可不掺合。这小慈就够我好好操弄的了,
这种身材小只的妹子,其实是符合大多数男人的想法的,随便抱着还是摁着,都
特别好摆弄。

  小覃才被训斥了两句,自然就直接说了,别的倒没什么,奶子大,屁股翘,
哪个妹子不是差不多,可小覃还说到一点,小何总就感兴趣了。说是这妹子,是
有男朋友的,不知在哪个厢喝酒呢,男朋友不给她玩这些,她就生气跑出来,想
自己去弄一点,刚好瞧见小覃。

  小何总开的厢,肯定不是那些普通的,说白了就是专用的,比如那些普通的
包厢,在二楼的,那我们现在这个,就是在三楼或者五楼。碰着什么事了,检查
之类的,你人在二楼查着,我们早就走了。

  小何总哈哈大笑,「X哥,有点意思啊,别人的女朋友好玩啊,男的在外面
找,咱们里面摁着操,灌着一肚子的种子,再跟着回去,啧啧啧,有意思,去带
上来吧。」

  我也是一迷糊,竟然没有阻止。大概,我们心里都住着一个曹贼吧。

  我肯定还是清醒的,小何总如何不知,「老彭的场子,没事,咱们又没有逼
着,跟她说清楚,自己愿意就留着,不愿意就滚蛋。」

  那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可能真是有点期待这种感觉。至于这个老彭,是场子
的老板,我当时还不认识,不过后来是见过面,喝过酒的。跟小何总是铁兄弟,
小何总调皮捣蛋的时候,一起砍过人的。

  等着小覃再次回来,就是带着个妹子了。年纪瞧着有二十好几了,也是穿着
很短的热裤,上身T恤,胸口鼓鼓囊囊的,撑起一片,长相明显就比这仨妹子成
熟,但是穿着打扮,可就比这些小妹子,精致得多了,整体瞧着,有点轻熟的味
道。瞧着真就是正正经经的女孩子,任谁都想不到,竟然喜欢玩这些东西,送上
门来也要玩。

  小莹跟小慧还好,小慈可是被我操了一回的,顶在最深处射进去的,这妹子,
肯定就把我当成她的男人了,嘟起嘴就不高兴了。这自己跑来的妹子,先是带到
小何总那边,肯定是按我们刚才说的,得问清楚了,倒不是怕她耍花招,小何总
的地头呢,主要就是咱们一直强调的原则,咱们这样的身家,算不得很有钱的,
也称得上想吃什么吃什么,想玩什么玩什么,犯不着惹麻烦嘛。

  这妹子是个自来熟的性子,跟小何总说了几句,就嘻嘻哈哈的笑作一片了。

  等着小何总喊我过去,这妹子都喝了好几瓶了。按着我的性子呢,不会去编
造什么姓啊名啊,但是这个妹子,肯定不能跟那些收了钱的比,我就破例一回,
给她编个小妮吧。

  小妮性子很开朗,真的是一点没想到,怎么就玩起这些东西了。也不怕生,
跟我直接就是碰一整瓶酒,算上小何总和小覃,就是三瓶了。小妮准备毕业,目
前还算是大学生,本来现在压力就大,找工作难嘛,她那男朋友,也就是同学,
俩人白天就拌嘴了,也是跟找工作有关的,晚上呢,就几个同学朋友的,来喝喝
酒,也释放一下嘛,说一说烦心事之类的。说着说着又吵了,这小妮就要让朋友
送点那玩意过来,她男朋友不让,小妮就摔门走了,然后碰着小覃,大概就是那
么一回事。

  那我们小何总,可就开始撩人家了,他也确实有这个本事,在他本地,真有
心帮找个工作,那也能算得上事吗。小妮也是有点单纯,还真就当真了,电话微
信都给了,一口一个哥哥的,叫得好甜。行吧,要是小何总把人家欺负惨了,我
就帮她说说话,找个普通的工作,也确实算不得什么。别什么开口就要公务员的
就行。

  为什么呢,因为我对于这些嗑药的妹子,兴趣不是很大。也就是一时迷糊,
没有阻止小何总。小慈这仨妹子,也嗑药,但是不一样,因为这些妹子,是小何
总,授意大覃小覃,专门去寻的。怎么说呢,就等于专门找些学校里的,旷课逃
学的,爱玩爱闹的,大覃小覃呢,就等于说,是罩着这些女孩子的,自然就是心
里有数的,也不会让这些女孩子,随便就挨操了。

  而小妮就不知道底细了,谁知道她嗑药疯起来,会不会被一群人轮着玩的。

  小妮的脸蛋和身材,确实不错,也很会打扮。但从我的经验来看,这女孩子
漂亮,可就是遭大罪的,上海那些妹子,够漂亮吧,内裤一扯,全是被操烂的货
色,何况小妮还嗑药。

  我招手喊小慈过来,这妹子还赌气,看在我眼里,那就是可爱极了。惹得我
过去拉她,搂着亲了几口,这妹子才扭捏着反搂着我,这小模样,看得我马上就
想再操一回。刚才只顾着操她,这丫头的奶子,也不错,长得比较靠上一些,这
种款式的,就算被搓揉多了,也不会很下垂。

  小覃跟那个小妮,就开始摆弄那些玩意。这小妮,看架势就是熟练得很的,
小何总笑嘻嘻的看着,随着她弄。这时候呢,我就注意到那个叫小莹的妹子了,
整个人就很乖,很听话的样子,不喊也不闹,长相也还行,身材是这仨妹子里最
高的。

  我瞧着小何总没啥事,就喊他过来,「小何总,这个小莹,我瞧着像是哥哥
喜欢的款式,今天就别折腾人家了,肯定得跟哥哥喝次酒的,到时候带给哥哥玩。」

  小何总哈哈一笑,凑了过来,「X哥,咱们今天玩一玩这个小妮,老弟可瞧
着了,她男朋友可是打电话来了,这小妮按掉了,等下X哥骑上去,我给回拨过
去,哈哈哈。」

  这小何总,真是没个正形的,偏偏说得我心头一跳,好像还真有点意思。

  我觉得有点意思,可搂着的小慈又不干了,刚刚才哄了两句,这丫头干脆咬
了我肩膀一下。小何总看在眼里,又是哈哈大笑。

  小覃跟小妮,不一会就弄好那些玩意。有放在盘子里,刮分成一条一条的,
也有冲进酒水饮料里的。我这可就盯着了,伸手去拿了半打多,没有冲过东西的
酒,摆到我这边的茶几上。

  小慈也跑过去,我懒得去管她。眼瞧着小何总他们,一人吸了一些,小覃就
跑去摆弄起音乐来。狂魔乱舞,即将开始。

  也就约莫十分钟不到,我自己喝着面前的酒。小何总就开始拉着那个小慧,
跑到中间扭动起来,摇头晃脑的。小慈这妹子,还真有点吃醋的味道,跟小莹和
小妮,还在吸食。我招手喊小覃,这小子我清楚的很,也是他自己跟我说的,他
似乎对这些东西,抵抗力很强,这才刚开始,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小覃走过来,我让他看着点小莹。妹子虽然随时可以找,但是合心意的,却
不是总有的,比如小慈,我一眼就看上了,再比如小莹,我估摸着也是合沪公子
口味的,那就不能让她疯疯癫癫的,虽然我这哥哥去吃饭,现在都没有打电话给
我,也才十点多钟,难保不会过来,就算今天不来,明天也还是要玩乐玩乐的。

  小覃应承了一声,过去瞧着没多少了,又拿出小黑袋子,倒了一些。让小妮
自己摆弄,扯着小莹,坐来我这边。

  这妹子以为我要玩她,自己就倒进我怀里。瞧着样子,明显就是有点恍惚的,
真不懂这些玩意有什么好玩的。既然打算给哥哥留着的,我就没有必要去作怪了,
妹子有的是嘛。当然上手肯定就没有那么老实,检查检查身体嘛,哈哈哈。

  也没多久,小慈跟小妮,也去跟着小何总,围做一圈的,不知道是在搞什么
游戏,还是干什么。小莹这妹子,我也就摸了摸奶子,丢着她坐着,也就不管她
了。

  小覃这就要来拽我了,拉着我一起到中间去。瞧着我还有拘束,小覃又扯着
乱摇乱舞的小慈,这丫头,完全就是另一幅模样,上来就死死的箍着我,头埋到
我胸口,蹭啊蹭的,像只小狗那样。我也不懂啊,反手搂着她,随她自己,带着
我一起摇摆。

  那我们的小何总,可就没那么多顾虑的。一手搂着小慧,一手搂着小妮,三
人站成一排的,还挺有节奏的,动作整齐划一,一会往左一会往右。犹是我再怎
么不懂,也听得出,此时的音乐到达一个小高潮,「嘟嘟嘟嘟嘟」的,一直在升
音调,突然就一下子掉下来,「咚」的一声。说实话,我不明白他们的状态,听
着是什么感觉,但我听着有点难受,有点闷的感觉。

  小覃又拿着装有东西的盘子,端过去,给小何总跟俩个妹子,又吸食了一些,
小何总就开始乱来了。他把小慧推给小覃,只搂着小妮,小妮此时是背着我,但
小何总的手,我可是瞧得明明白白。分明就把人家短裤的扣子给解了,小何总的
手,从裤头上,插进去,揉捏着屁股。动作幅度大,几下就把人家的短裤,给拽
着往下掉。

  这小妮估摸着,压力确实大,吵了架心情也不好。搂着小何总,一阵乱亲。

  这种女孩子,沪公子也跟我讲过,有些女孩子,释放压力的手段,就是做爱,
操得她死去活来的,她就舒坦了,也属于沪公子所说的,他们那圈里的一种类型,
算是轻度的受虐,不需要跟你熟不熟的,她想挨操了,自己就翘起屁股来了。

  我怀里的小慈,也是进入一种状态了,我说不清,只感觉她一点力气都没有,
整个人就是赖在我身上挂着,我要是收力,肯定得摔地上。那我可没说过,我是
什么道德君子的,本来就喜欢这款式的,正想拖她回沙发去,小何总可就搂着小
妮,朝我挤眉弄眼的了。

  我也是玩心大起,瞧着小妮,挺主动的样子,那么就属于是,你情我愿,各
取所需。把小慈丢回沙发,跟小莹一起挨着,这丫头,搂着小莹就乱亲,估摸着
现在这状态,让她搂个栏杆,她都能下嘴。

  等我再走过去,这小妮下半身,就只穿着内裤了。短裤彻底的掉到地上,被
踢到一边。我还没挨过去,小何总就发力一推,小妮背对着我,就靠进我怀里。

  我也就是本能反应的一搂,一手直接是覆在腰腹上。这丫头,根本不管换了
个男人,贴着我继续乱扭,手还反过去,摸我屁股。

  我撩开她腰间的衣摆,往上一探,就抓在奶子上。操,这丫头,心眼不少,
好厚的内衣,还是垫了胸垫,看着胸口鼓鼓囊囊的,我这一捏,撑死就是个B杯
的样子。不过我手指一碰,发现小妮的内衣,是前扣式的,捏着接头,一挤一勾,
就打开了。这丫头仰头起来,就浪叫,「哥哥好坏呀。」这妹子可就玩得疯,自
己拉起T恤的衣摆,咬在嘴里,怕人瞧不见似的,拼命的扭动。

  小何总看着哈哈大笑,伸手就捏奶头。小妮明明是自己咬着衣服,偏偏装成
被塞着的感觉,「唔唔唔」的摇头晃脑。我这能忍,让出奶子让小何总作怪,左
手揽着小妮腰部,右手直接伸进内裤里,狠狠一捞。

  眼睛虽然没瞧着,手上的触觉可是同样能反馈画面的。操!这小妮的男朋友,
怕不是个废物吧,小妮的逼,毛有点多,可是阴唇贴得好紧,我划拉几下,明明
就是自己发浪出水了,中指却抠不进洞,明显感觉有两片薄薄小小的小阴唇,守
护着。按说这小妮,都快毕业了,就算她大二才找的男朋友,也被操了一两年了,
但我手指头给我信息,这小妮分明就没怎么挨操的。

  被我这一弄,小妮再怎么发浪,也是有感觉的。牙关一松,咬着的衣服掉下
来,就要浪叫,「啊啊,坏哥哥,抠进去了呀。」我们小何总又开始变态了,这
回就真是,抓起小妮的衣服,往人家嘴里塞了。

  人都是有兽性的,这一下刺激着我,马上就挺立起来。手上也发力,一下抠
进去大半根中指。小妮自己发浪着,早就黏黏糊糊的,瞧着滑腻腻的,食指也加
入进去,一抠一掏,这浪货,吐出衣角,「啊」了一声,口水都流了出来。

  这肯定不惯着她了,何况我也硬得很。拉着走到沙发,一推小妮,我自己就
开始脱裤子。这死丫头,不知是磕了药,还是本就是来找操的,自己转正了身体,
打开腿,嘴里也浪叫着,「哥哥,操我。」

  我下身脱个精光,伸手一拽,拽下小妮内裤。眼睛一瞄,果然如我刚才脑补
的情形差不多,小妮的阴部,颜色上,比不上小慈这个粉嫩妹子,但是是个内敛
型的,被我两个指头,抠弄了一番,依然闭合。我可就红着眼了,双手推着小妮
膝盖处,分开就是一刺。

  「啊啊啊,哥哥好大啊,深一点,啊啊啊。」

  这妹子,外形挺好看,里面怎么说呢,应该算是别有洞天吧。本就发浪出水
不少,滑腻腻的,我一捅下去,怎么也有大半根了,偏偏感觉是无底洞一般。憋
着劲,连着抽插十余下,这妹子,腿越分越开,除了滑腻,没有太多的感觉。

  「啊啊,哥哥快一点,操死小妮,把小妮肚子操大。」

  这你妈的,真是够浪,但我真没有什么感觉,这小妮,该不会跟老外玩过吧,
真的就是滑,抽插很轻松,其余没什么爽的点。我们这样的老男人,可就不是像
小男生似的,劈头盖脸一顿操,我们操过玩过太多了,光是水多,我可没有快感。

  我换了个姿势,把小妮双腿并起,依旧按着腿弯,压到她胸口。按说这样的
姿势,肯定要紧致一些,相当于她自己夹着的。她反应倒是不小,浪叫着越来越
大声,可我除了湿,滑,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跟刚才操小慈,就差远了。小慈嘴上没有那么放浪的大喊大叫,可下面的
嘴,箍得我可是紧紧的,抽插间明显感觉到一点点拖动的意思。小妮就相反的,
嘴上浪叫不停,可下身就随便捅,「啧啧啧」的水声,除了滑腻,就还是滑腻。

  那我可就没啥兴趣了,本来我就是以视觉为主的,操弄的感觉相对的没什么
在意。可本就是不在意了,还平平无奇的,岂不是更没感觉了。又不是没有妹子
了,操小妮更多是心理上的刺激,一种噱头罢了。

  我招手喊小覃,让这个小年轻来折腾吧。小何总别看疯疯癫癫的,实际上他
还没有到那个点上呢,他玩得多了,自然就迟缓些,这些妹子玩得少,吸了两条,
就迷迷糊糊的。小覃就更别提了,我们可以认为,大小覃都算是流氓头子,跟班
打手,又摊上小何总这么个主,按小覃跟我说的,他几乎有点免疫这些玩意了。

  小何总拉着小慧就过来,小慧早就光屁股了。小覃也跟着来,以为我完事了。

  我把小兄弟扯出来,也不在意小何总,拉着小慧就抓奶子抠逼,「小何总,
你们来折腾,我可招呼不来。」

  小何总哈哈大笑,一瞧小妮的骚样,就让小覃上,我们的小何总可是喜欢看
的,他只有真的到了那个点,上头了,才会摁着妹子。小覃想要找套子,小何总
一巴掌拍他头,「我X哥金枪不倒呢,我X哥射了,你就不能操吗。」

  小覃也不敢啰嗦,上衣都没脱,脱了裤子就扑上去,今晚被训斥了两回,那
不得发泄在小妮身上,何况他知道小何总是个爱看的,不卖力怎么行。

  小年轻就是小年轻,一上马,小妮就喊得声调都变了。

  「啊呀呀,操死我,操死我,啊啊啊啊啊。」

  小何总果然就坏笑着去看了,我瞧这主仆玩得起劲,拽着小慧就走,我可没
有看着玩的变态嗜好,何况我还硬着呢。

  一转身到旁边,小慈这丫头,就扑过来了,自己脱个精光,眯眯着眼,手上
就要拽我,不给我操小慧。也行,本来就打算带回去的,自己脱光了,那就来挨
操吧。

  我可是还清醒着,喝点酒算不得什么。推开小慈的腿,不由分说就塞进去。

  操你妈的,这才是小妹子的逼嘛。我一杆到底,马上就被这小慈,箍得想射,
那小妮,抽插了七八分钟,都没有这一下来得爽。

  这妹子正是上头着,挨了一下,「呜呜哇哇」的乱叫,也听不出喊叫些什么。

  我腰上发力,抽插起来。

  小莹这妹子,我交代过小覃,得看着点,所以也没让她磕多少药,衣服裙子
更是整整齐齐。那我拖过来的小慧,可就也是迷迷糊糊的了,看我在狠操小慈,
自己摸索着,就扑过来搂我,我也顺势着一迎,这小慧就在我身上又亲又咬。

  我又作怪着,要小慧跪到沙发上撅着屁股,顺便伸手去压小慈的腿,我空出
的手,肯定就是往小慧逼里抠了。这俩小妹子,都是迷迷糊糊的上头,「哇哇哇」

  的乱叫,一个被我狠操,一个被我上手抠弄。

  操弄一阵,我抽出来,实际上是快要忍不住,假装着歇口气。拍着小慈的屁
股,想让她也翻过来,跪着挨操。这妹子实在是迷糊,几下都没有起身,我一瞧,
这小慧也是粉粉嫩嫩的,那还忍得住,双脚踩上沙发去,只一下,小慧「嗷」的
一声,整个背都弓起来。

  这小慧的逼,又是另一番滋味,同样是小女孩子,小慈是个不太会夹的,就
会死死的箍着,顶进去就箍住,任我拖拉,所以她身体都被微微拖动。小慧明显
就有经验些,顶了几下,她就适应了,知道一紧一松的,而且这个小慧,阴道比
小慈短,我恰好能触到顶部,这妹子,「哇哇」的大叫,就没停过。

  小慧就比小慈要遭罪些了,本来这种骑上去的姿势,就是最深的,也就分把
钟,小慧整个人近似于被我顶得,伏在沙发背上,屁股朝下撅着,我也不是骑着
她了,而是在她身后,扶着她的屁股,不让她彻底掉下,一下一下的操弄。

  小慈这妹子,又来闹我,含含糊糊的,「坏叔叔,你来操我嘛,那么花心的,
呜呜。」

  我瞧这小慧,之前跟着小何总闹,肯定磕药比小慈多,小慈早就被我拖回沙
发上的。眼看小慧一点力气都没有,我这老是拉拽着,我也费劲啊。让小慈也摆
好姿势,这小慈的身材原因,就显示出来了。

  逗得我差点没笑出来。这沙发本来就定制的,比我们家里的,要宽大一些,
小慈蜷缩着,刚好够长,横趴在坐垫上,头都撑不到沙发靠背,哈哈哈。不过我
这就不能踩上去了,我站在地上就刚刚好。

  这我就坏了,狠命一顶,果然还是箍得我死死的,我手上就不去按她的腰了,
拎起小慈的脚踝,就往上提,这场景,真就叫老汉推车了,哈哈哈哈。这妹子迷
迷糊糊的,「呜哇呜哇」的喊叫,手撑着沙发,膝盖也顶起,脚踝被我吊着,几
下子就玩得小慈不干了,手一软,就摔着趴在沙发。

  小慈的逼本就紧,又箍得我要死。我都准备要发力冲刺了,她这一摔,我红
着眼的,哪里去放过她。瞧她头部顶着沙发靠背,怕她一会难受,把她斜着摆弄
一番,这一来,她整个人的上半身,都是趴在沙发上,头也抵着沙发坐垫,双腿
并拢着,翘起屁股。

  我站在地上,握着家伙,一腿踩着沙发,刮弄几下小慈肥嘟嘟的大阴唇,寻
到孔洞处,就是一刺。

  操,一进去,我就知道完蛋了,这憋不住了呀。

  「啊呀,疼。」小慈头也扬了一下,马上又摔在沙发上。

  我这已经没法去忍了,按着小慈的腰背部,猛烈的冲刺起来。这妹子迷迷糊
糊的,叽里咕噜的,声音含糊得很,也不知道喊些什么,她这上头的状态,爽不
爽我就不知道了,但我,可就毫不含糊的,爽爽的冲击了数十下,也不去做什么
忍耐,这小妹子也就条件反射的,开始剧烈收缩阴道,小慈人是迷糊的,身体却
也是达到一个爽快的点上。我再也忍耐不住,狠命一顶,就开始喷射,实在是太
舒爽,喷射着,依旧不甘的耸动,硬是推着小慈,也抖了起来,浑身无力,包括
阴道里,也瘫软下来。

  这妹子,迷迷糊糊的,又被我操到高潮。等我喘息着,去扒拉小慈,这妹子
一下就侧摔着,背部靠着沙发背,再一看,小慈眼神迷离,满脸都是湿乎乎的口
水,刚才她趴伏的坐垫处,更是模糊了一大片。

  瞧得我实在是喜欢,扯了纸巾,亲自动手给她擦脸,再擦一擦沙发。

  等到我再去看小何总,这货真就不把小妮当人呗。早就拖着摁到地上,跪伏
着,一边撞击,一边打小妮屁股,这小妮为何喊叫不出,当然是小覃在操弄她的
嘴了。也是毫不怜惜的,仿佛是跟小何总比一比,谁更猛烈。

  小妮双腿大开的跪伏,被小何总一顶,身体向前,小覃又配合着一撞,身体
又向后迎去,这主仆俩,好配合。那这妹子可就不好受了,小覃终究还是放过小
妮的嘴,这妹子竟然还在喊叫,「啊啊啊,哥哥用力,啊啊啊。」我他妈,真是
服气了。

  小何总如我所说,他很难完成射精,想必就是这嗑药的坏处之一了。小覃放
过小妮的嘴,是因为小何总不愿意操弄了。小覃自然就继续接力,这小妮才喊叫
起来,嘴上又是个骚浪贱的。

  「啊啊啊,哥哥射给我。」

  「啊啊啊,操大小妮的肚子。」

  「哥哥用力操,操烂小妮的骚逼。」

  小何总跑来我这里,看我搂着小慈,应该说是让这个小慈,自己伏在我大腿
上。「哈哈哈,X哥看来真是喜欢这妹子,老弟知道了,X哥喜欢这款式的,哈
哈哈。」

  我懒得理会他,指着小妮,「这妹子,你把人家玩了,可得帮人家寻个单位。」

  这种小事,小何总随口就能搞得,「那是,X哥,咱们说话可都是算话的,
这妹子,够骚浪的,一会让大覃也来,他妈的,真是耐操。」

  小何总可不是说说而已,真就要去喊大覃,反正大覃不喝酒不嗑药就行了,
操妹子跟开车又没有什么影响。

  适逢中秋佳节,祝各位朋友们,心想事成,阖家欢乐。哈哈哈哈,我吃饭去
了,大家也吃好喝好,带点酒回去,给大伙瞧瞧,咱X总可是讲究人。

              【未完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