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江湖劫】 第四章 香犬承液 (含调教,改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

  原本以为调教好写,写了才发现太麻烦了。对女人的心理活动实在掌握不好,
只能草草结束。以后再也不会详细的写美人犬了。

  大家有什么好的调教点子,器具,喜欢调教什么样的女人,不妨说说!我会
考虑加进去的。

*******************************************************************

            第四章 香犬承液

  
    清晨,旭日初升,百鸟轻鸣,飞仙山庄侍婢纷纷起身,开始打扫清洁。

  御鸾殿调教房传出秋霜喜悦的声音:「月姐姐,想不到主人让我们专门调教
小香。这下可好了,天天都能和主人在一起了!」

  戴着银色项圈,穿着全套黑色拘束装备的秋月秋霜走了进来。

  秋月笑了一下:「正因如此,我们更要专心的调教小香,好让主人满意。」

  说道这里,秋月想起前几日,主人在自己深喉喷射金汁,无比美妙快乐的时
刻,心神不由激荡起来,快美的酥麻从体内产生,让秋月轻轻的哼了一声!

  秋霜转头看了一眼,知道秋月又动情了。她也没有在意,打开正中的木箱,
露出一个金属的狗笼,里面拘束着一具纤妙的女人肉体。

  美玉一般的臀部暴露在狗笼外,四肢被紧锁,拘束在笼中。

  黑色的眼罩遮住她的眼睛,飘逸出尘的玉脸露出宁静的表情,樱唇紧紧含着
锁情柱,似乎还在熟睡。

  「月姐姐,你来抽吧!」秋霜知道秋月喜欢鞭打其她女人,尤其是仙子,就
把鞭打的任务交给秋月。

  因为余恒规定,每天早上要抽小香30晨鞭,让它明白规矩!

  秋月取下长鞭,遗憾的笑笑:「可惜不能抽打小香的菊蕾。」

  皮鞭划过一道半圆。准确击中毫无防备的臀部,每记鞭打都在白玉般的美臀
上抽出一道红痕,这些鞭痕互相平行,间隔寸许,显示出秋月高超的鞭技。

  刚刚进入睡熟的林蕾,被鞭打的疼痛惊醒,她睁开双眼,却什么也看不见,
什么也听不到!只感觉臀部时不时传来疼痛,让林蕾明白这不是在做梦。

  林蕾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全身都锁死了,只能在心里暗骂,无奈的承受着
鞭打。

  秋月断断续续的抽打着,渐渐兴奋起来。林蕾被束缚在狗笼中,既不知道谁
在鞭打自己,也不知道下一刻会鞭打哪里!连痛呼都无法发出,这种无力的感觉,
让林蕾痛苦非常。

  鞭打的疼痛,内心的羞辱,强烈的无力感,在黑暗寂静的环境里不断放大,
不断冲击着林蕾的心神,在坚韧的心防上撕开一道口子,让林蕾渐渐产生了一种
畏缩感。

  30鞭很快过去,秋月遗憾的收起鞭子。两女解开林蕾身上的锁扣,也不解
开眼罩,耳塞,拉动项圈上的长链,直接把林蕾牵到了清洁室。

  两女把林蕾四肢锁在地上,秋月解开林蕾身上的拘束装备,开始清洁起来。

  秋霜拿起一根金茎状水管,插进林蕾的菊蕾,开始灌水。很快,林蕾的肚子
就鼓涨起来,抽出水管后,秋霜用一个肛塞把菊蕾堵住,再把肛塞上的细链锁在
肛环上。

  秋霜松开手,轻笑道,「先让她保持一盏茶功夫,再排出来!」

  林蕾昨晚只排出一半尿液,今天早上就满了,现在又被灌入许多水,小腹,
膀胱都传来剧烈的胀痛。林蕾难受的摇着头,不断哀鸣起来。

  秋霜正在清洗林蕾的头发,不料林蕾头部乱晃,撒的到处都是泡沫,顿时让
秋霜恼怒起来。

  她拿起皮鞭,唰唰的抽在林蕾裸露的屁股上,生气的骂道:「不许乱动,乖
乖趴好!」

  「嘻嘻,月姐姐,小香耳塞还没取下,你说什么,它也听不见啊!」秋霜笑
了起来,打趣秋月道。

  秋月尴尬了一下,都被这头美人犬气昏头了。

  她取下林蕾的耳塞,喝骂道:「小香,乖乖趴好,不准乱动,不然鞭你!」

  秋月的声音,让林蕾抖了一下。经过一天的调教,让林蕾明白,目前自己只
能服从,不能违抗,否则就是各种各样痛苦的惩罚!

  想起电击的惩罚,林蕾颤栗了一下,那种最娇嫩的部位产生的剧痛,如同锥
心刺骨的酷刑,让她再也不想承受。

  林蕾只得强忍腹中翻江倒海的绞痛,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

  小腹,膀胱的胀痛越来越清晰,让林蕾身上冒出了细汗,她痛苦的呻吟着,
不知怎的,竟然想起了恶魔。要是恶魔,能让自己解除痛苦吧……

  过了一盏茶功夫。秋霜把林蕾牵到恭桶前面,解开肛塞,让她排泄出来。

  绞痛的小腹终于得到纾解,轻松畅快的排泄感,暂时压过膀胱的涨意,让林
蕾舒服的呻吟起来。

  敏感的菊蕾微微的蠕动着,产生奇妙的快感,这种感觉让林蕾又爱又怕,自
己的身体怎么会变得如此淫荡,就算摆脱了恶魔,以后还能恢复正常吗?

  接着秋霜又灌了几次,直到排出的水清澈干净,这才结束早晨例行的灌肠。

  接下来,两女给林蕾穿上美人犬装备,再按照余恒的安排,开始调教小香。

  余恒每天上午都要到缥缈峰顶练功,没法调教小香,所以安排秋月秋霜把昨
天训练的内容,不断反复练习。

  余恒打算通过不断重复的训练,让小香的身体形成条件反射,只要听到指令,
不用思考,身体就会按照指令行事。

  调教房里,不时传出鞭打声,少女的喝斥声,母狗的哀鸣声……

  ……

  前几天的修炼,让余恒隐约感到突破在即。

  今天吸收真火入体,丹田气机产生强烈感应,脑海中电闪雷鸣。一种明悟自
然产生,余恒暗运玄功,按捺住激动,按照混元神功心诀,开始冲击那处玄窍。

  真火夹杂着真气,一鼓作气的冲开看不见的玄窍,丹田真气猛地一缩,旋即
扩散出去。搅动天地灵气。

  树林中突然产生强烈的气旋,气旋迅速向外扩散,刮起松柏枝叶,甚至将周
围的云雾吹开一大片,正午的阳光,难得的透过云雾,照射到山腰。

  感受着丹田雄厚许多的真气,余恒兴奋的笑了。

  现在已经是先天中期,超过了师父,距离筑基又近了一步,报灭门之仇就更
有把握了!

  回到山庄,已是正午。春雨前来禀报,「今日仙子在观瀑亭设宴,正在恭迎
主人」

  观瀑亭修在飞仙山庄后山,凌空伸出的一块巨石上,坐在亭内,可以看到对
面飞泻直下的瀑布。

  亭外绿树成荫,亭下是碧绿的潭水,实为夏日避暑的好去处。

  但现在已是深秋,师父跑到哪里做什么?余恒摇了下头,命春雨领路。两人
穿过弯弯曲曲的小径,来到后山。

  南宫媚今日高挽美人髻,发后斜插一只红宝石钗。身上穿了件浅粉色广袖长
衫,露出胸前两处雪白肌肤。柳腰上系着一条白玉带,一个精致的香薰荷包垂在
腰间,看上去真是千娇百媚。

  见余恒到来,南宫媚与诸女盈盈拜下,齐声请安。

  余恒大步走到师父身边,挽起南宫媚,笑道:「今天师父为何在此摆宴,莫
非是想欣赏秋景!」

  南宫媚心内欢喜,顺势起身。她眼波流转,娇媚的横了余恒一眼,嗔道:
「主人许久都没有赏玩媚奴了,媚奴体内虚火上升,自然要来此处败败火。」

  哈哈一笑,来到亭中坐下,侍婢上前净手。

  余恒挑起南宫媚的芙蓉玉面,笑问道:「师父,徒儿才几天没有玩你菊蕾,
你竟如此饥渴难耐,难道师父就这样为人师表?」

  南宫媚羞红了脸,想起了以前教导余恒练武的情景。小时候余恒乖巧听话,
南宫媚在余恒面前,自然是说一不二,威风凛凛。但,现在吗?恰好倒了过来。

  现在,在余恒面前,南宫媚只有夹紧菊蕾呻吟颤抖的份,而且那还不是常有
的,得碰上余恒高兴,才能得到。

  南宫媚打量了一下主人的脸色,见主人似乎很高兴。于是大着胆子笑道:
「只要主人时常赏赐一些金精,媚奴自然会记得师道尊严!」

  「你倒是贪心!」余恒哼了一声,左手滑进南宫媚衣内,心神一动,束胸上
露出一个大洞,细滑柔嫩的硕乳,一下子弹了出来,撞入余恒的掌心。

  掌心传来美妙的触感,久被束胸禁锢的硕乳,细腻非常,仿若颤巍巍的果冻,
抓握下去,竟然产生一种会破掉的感觉。

  嗯,好久没有把玩师父的玉乳了,似乎又大了一丝。余恒一边玩弄着掌中的
硕乳,一边惬意的想到。

  「啊!」南宫媚发出压抑不住的呻吟,媚声求道:「主人,求您饶了媚奴吧?
啊!快忍不住了。」

  「师父,你不是想要败火吗?徒儿帮帮你!」余恒露出一丝谑笑,五指抓紧
硕乳,轻轻一扭,南宫媚突然惊呼一声,强烈的快感从右乳传遍全身,身体的欲
望一下子越过临界点,冲向高潮。

  「完了……」南宫媚害怕的闭上眼睛,等待着锁情珠无情的电击。

  但是,电击并没有发生。欲望越过峰顶,不断向上攀登,把南宫媚带到了美
妙的仙境。

  全身的锁情珠突然震动起来,让敏感的媚肉产生不同的刺激,多重快感让南
宫媚陷入了失神的状态,她无意识的发出销魂的呻吟,身体渐渐向后倒下。

  侍奉在旁的香菱香莲急忙扶住南宫媚,她还浑然不觉,依然沉侵在极致的快
乐中。

  余恒缩回手,见桌上有醉蟹,用筷子点了一下。

  春桃夹起一只张牙舞爪,通体金黄的米蟹,用柔劲震碎蟹壳,露出粉白滑嫩
的蟹肉,红中缀黄的蟹膏。

  春桃把蟹肉蟹膏取到余恒碟内,春兰倒上一杯葡萄酒,余恒夹起蟹肉,尝了
一下,只觉有一股淡淡的米酒味,又兼具香、甜、咸、爽之味,真是美味!

  喝了一口葡萄酒,听着对面瀑布的轰鸣,余恒慢慢的享受起来,周围美丽的
枫林,被风吹过,许多红叶随风飘荡,看起来美丽迷离。

  余恒突然想起一句诗: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南宫媚渐渐清醒过来,只见主人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她低头看了一下,
没发现异样。

  「多谢主人赏赐,让媚奴来服侍主人吧」,南宫媚见余恒正在吃醉蟹,急忙
站了起来,想要在旁侍候。

  余恒端起水晶杯,笑嘻嘻的说道:「师父,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啊!」

  「啊!」

  南宫媚才想起,被主人临幸过的女人,都要抽30事后鞭。刚才主人虽然没
有临幸自己,但自己也达到了高潮。

  「让师父仰在栏杆上,我要一边欣赏瀑布,一边欣赏师父被鞭乳」。余恒淡
淡的笑道,一倾水晶杯,将葡萄酒饮尽。

  「是,主人」,秋风秋雨躬身领命,让南宫媚坐在长椅,腰肢横在栏杆上,
上身倾出亭外。

  「主人,是否束缚?」秋风清声询问。

  「照例」

  二女将南宫媚的双手,在背后合十,手腕,手肘都紧缚起来,再把手腕锁在
项圈上。双脚锁在椅下。双眼蒙住,双耳塞住。

  由于南宫媚双手被紧勒在背后,胸前的硕乳挺起来了,更加容易鞭打。

  秋风拿出一根玉柱,正要堵住南宫媚小嘴,余恒突然笑道:「不用塞,今天
想听听师父小嘴的教诲!」

  这时,南宫媚细滑柔嫩的硕乳,高高的耸立起来,仿佛一座玉女峰,散发着
晶莹的光芒。被鸳鸯扣紧箍肿胀的乳头,好像峰顶点缀的宝石,发出淡紫色的光
芒。

  啪,一道黑色的鞭影抽中最突出的乳头,娇嫩的乳头被击打进肉里,扯动风
铃发出急促的响声。

  「啊!主人」,南宫媚发出娇媚的叫声,虽然乳头被鞭打得很疼痛,但主人
既然没有堵住自己的小嘴,想来是要听自己呻吟的!

  娇媚的呻吟,清脆的风铃,交织在一起,散发出致命的诱惑。

  余恒悠然自得的一边喝酒,一边欣赏师父被鞭打玉乳的美景。

  含丹仔细观察了一下主人的神色,悄悄的爬到余恒胯下,解开下裳,用柔嫩
湿润的小嘴,含住余恒的金茎,慢慢的吞吐起来。

  旁边侍立的含露惊讶的张开小嘴,含丹居然如此大胆,没有主人的命令,竟
敢去侍奉金茎。

  余恒觉得金茎传来舒服的刺激,低头一看,含丹露出紧张的神色,正看着自
己。

  余恒正在兴头上,也不计较含丹的自作主张。拍拍胯下少女的头。

  含丹会意的伸头,将金茎纳入深喉,喉肉裹紧龟头,规律性的收缩起来。

  喉肉轻重有致的挤压着金茎,给余恒带来紧致的快美享受。

  同时,含丹的香舌也娴熟的舔磨起来,带来怡悦的快感。

  秋风见主人兴致很高,刻意放慢了速度,抽一鞭之后,总是要挑起南宫媚的
情欲,才会冷不防的抽下一鞭。

  一边欣赏着师父被鞭打的媚态,一边享受着美少女的口舌侍奉,余恒兴致渐
渐上来了,忍不住吟了一首歪诗。

  玉体陈横波澜聚,鞭影乱舞震人心;

  擅口微张浅呻吟,娇躯颤栗承弟命;

  自幼聆听师父训,今日鞭责美人心;

  且将罗裳半退去,金茎插菊报师恩。

  哈哈哈,余恒大笑三声。周围侍婢知趣的齐齐跪下,娇声道贺:「恭喜主人
又吟一首好诗。」

  「呵呵,将师父翻过来,今日弟子要赏玩一下师父的凝玉美臀!」

  秋风秋雨急忙将南宫媚翻过来,让她双腿跪在长椅上,翘起美臀,下腹贴着
栏杆,硕乳倾出亭外。

  被塞住耳朵的南宫媚不知发生何事,还以为主人要鞭打臀部,急忙把美臀翘
起,准备迎接长鞭的洗礼。

  余恒解开师父的裙子,贞操衣。

  只见南宫媚的白玉美臀外形十分完美,好像一枚熟透的水蜜桃,丰满圆润。

  臀部肌肤美白绵软,大手摸上去,好像摸到一团棉花,又像是摸到绫罗,细
滑无比。

  一朵栩栩如生的粉红桃花,纹在美臀中心,娇嫩的菊蕾,被一只半透明的锁
情柱撑开,露出直肠里面复杂的肉褶。

  这些肉褶,看起来好像桃花花蕊,锁情柱周围则是粉嫩的桃花花瓣。

  随着余恒大手的拂弄,直肠里的肉褶不断蠕动起来,仿佛在呼唤着蜜蜂的到
来。

  余恒取出锁情柱,只见菊蕾微微张合,里面泌出浅黄色的菊香油,空气中传
来一股奇香,闻了之后,精神振奋。

  这时,南宫媚也知道主人要临幸自己了。巨大的惊喜降临心灵,她急忙收缩
直肠的嫩肉,肛门好像婴儿的小嘴一样,不断张合起来。

  「主人,媚奴今天好幸福,居然被主人连续宠幸两次,请主人不必怜惜,尽
情享受媚奴的菊蕾吧!」南宫媚邀宠的叫了起来。

  往日师父小嘴都被堵住,没想到今日话如此多。

  含丹将金茎对准菊蕾,后面的碧玉碧瑶急忙用力一推,金茎插进了菊蕾。

  南宫媚的菊洞紧致细嫩,又极具弹性。媚肉紧裹住金茎,不断蠕动着,给余
恒带来强烈的刺激。

  「弹梅花三弄!」余恒舒爽的喝道,双手向前一探,抓住两只椰子般的硕乳,
肆意的揉捏起来。爽滑细嫩的美妙感觉不断产生,让余恒轻轻的哼起来。

  早已经跪在后面的采莲,香舌一探,挤进了余恒的肛门,娴熟的轻点直肠的
敏感处,弹奏起梅花三弄。

  手上,直肠,金茎三处美妙的刺激,让余恒仿佛来到仙境。他快美的哼哼起
来,南宫媚樱唇微张,按照平时的调教,也抑扬顿挫的叫起春来!

  南宫媚的声音娇媚腻人,低若发丝拂心弦,高比大浪卷岩滩;急如暴雨落珠
盘,缓似沙漠风轻旋。

  轻吟慢唱间,还不时深情呼唤主人,只听得余恒心潮澎湃,金茎暴涨。

  余恒猛地抽插几下,就让南宫媚爽上了天堂。

  南宫媚翻着白眼,已经进入失神状态,无意思的不断哼哼。

  「真没用,居然这样就失神了!」,余恒不满的想到,看来师父的耐力的确
不行,需要更加严格的调教。

  「用高潮节奏」,余恒叫了一声,金茎在菊蕾直入直出,强力的抽插起来。
金茎狠狠的撞进直肠,将南宫媚送上一个又一个高潮。

  采莲急忙把香舌深深的顶进肛门,快速的卷动起来。

  这时,香舌中的锁情珠也震动起来,给直肠增加了许多刺激,也让采莲发出
难耐的呻吟。

  余恒欲望越积越高,强烈的刺激从身体各处,不断汇聚到脑海,心脏急速的
跳动着,酥麻的快感,从体内源源不断的产生,冲破了阻碍,前所未有的高潮快
感,让余恒发出淋漓尽致的长啸。

  一发发滚烫的精液,击打在肠壁,炼制过的媚肉,兴奋的蠕动着,紧握住金
茎,给余恒带来飘飘若仙的快活回味。

  良久……

  余恒心满意足的抽出金茎,含丹急忙含住金茎,小心的清洁起来。残留的精
液,让含丹也兴奋起来。

  含丹仔细的舔干净精液,暗暗回味着美妙的快感。

  秋风取下皮鞭,开始鞭打微微张合的菊蕾。

  疼痛很快让南宫媚清醒过来,她忍住疼痛,娇媚的呻吟起来,配合着鞭打声,
仿佛雨打春蕉,残叶飘零。

  鞭打之后,秋风秋雨解开南宫媚。

  香菱香莲急忙扶起娇软无力的仙子,替她整理衣裙。

  「师父,过来吃点吧!今日的醉蟹做的不错,你尝尝!」

  「媚奴拜谢主人恩宠!主人刚才真是好兴致,让媚奴快乐的几乎死去!」南
宫媚喜悦的伏下螓首,拜谢过余恒,才含娇带媚的坐到桌边,开始品尝美味。

  饭后,秋月秋霜前来禀报上午的调教进展。

  按照余恒的计划,午后让小香休息半个时辰,再开始下午的调教。

  未时,来到调教房,打开箱子,只见林蕾跪在狗笼中,正在睡熟。

  「抽30鞭,让小香清醒一下」。

  「是,主人!」

  秋月欣然一笑,取下长鞭,啪啪的抽打起来。林蕾猛地惊醒,呜呜的叫了起
来。

  30鞭过后,二女解下林蕾。看着恶魔出现在面前,林蕾微微一惊,身体缩
了一下。

  「小香,好久没见,想主人没有?」余恒笑眯眯的问道。

  林蕾迟疑了一下,看见秋月手中的皮鞭,只得点了一下头。

  摸摸林蕾的玉脸,余恒笑了笑,「真乖,小香口渴了吧,主人奖励你喝点
茶!」

  秋霜把金盆放在地上,里面装着一盆香茶。

  林蕾痛苦的扭过头,膀胱似乎更加胀痛了。

  「哼!」

  余恒脸色沉了下来。

  「小香,这是你第二次拒绝主人的好意了,看来你需要好好的学习一下规
矩!」

  调教棒点到林蕾身上,锁情刺开始放电,尤其是尿道的锁情刺,让林蕾疼的
脸色发青,高声惨叫起来。

  挑起林蕾的下巴,余恒冷笑道:「小香,主人的任何吩咐,你都必须不折不
扣的执行,明白吗?」

  看着恶魔冷漠的脸上,林蕾恐惧起来。衡量了一下膀胱和电击的痛苦,林蕾
银牙暗咬,只好伏下,把茶水喝干。

  余恒笑了一下,拍拍林蕾的头,以示鼓励。来到大殿之后,余恒开始讲解下
午训练的内容。

  「下午我们训练美人犬的叫声,小香你昨天学了撒尿的叫声,今天我们学其
它九种。分别为:饿,渴,睡觉,洗澡,运动,兴奋,悲伤,同意,反对。」

  余恒顿了顿,继续说道:「一声短叫表示饿了,长叫表示渴了。两声短叫表
示要洗澡,短长表示要睡觉,长长表示要运动。短短短表示兴奋,长长长表示悲
伤,短长长是要小便,长短短表示同意,长长短表示反对!明白吗?」

  「汪- 汪汪」,林蕾暗暗鄙视了一下,这么简单,有什么不明白的!

  「很好,小香果然是最聪明的美人犬!」拍拍林蕾的头,余恒笑道:「如果
小香你能好好表现,圆满完成下午的训练,主人就让你痛痛快快的撒一次尿!」

  林蕾被尿憋着正难受,听到余恒的话,装作高兴的样子,汪- 汪汪的叫了三
声,表示同意。

  接下来开始训练狗叫,这很简单,只要记住不同的排列代表的意思,就行了。
对于曾经的先天高手来说,这很容易。

  余恒微笑着鼓掌,赞赏到:「很棒,小香真是条聪明的美人犬,现在我们训
练难一点的,只要把下面的训练完成,小香你就可以舒服的去撒尿了!」

  听到马上就可以纾解膀胱的胀痛,林蕾也集中了注意力,望着余恒。

  「下面我们训练美人犬中间四个动作,分别是:衔球,衔鞋,求欢,求
鞭!」说完之后,余恒注视着林蕾,观察着她的反应。

  林蕾玉脸变得通红,强烈的羞辱涌上心头,一下子气冲斗牛,正要怒骂,忽
然发现恶魔紧盯着自己,不知怎么就害怕起来,话出口就变成了反对的犬叫。

  林蕾羞愧的低下头,暗骂自己没骨气,怎么就怕了恶魔。

  余恒微微一笑,知道怕就好,就这样不断降低你的承受下限,很快你的身体
就会习惯美人犬的生活了。

  「反对没用!刚刚才对你说过,主人的话,美人犬只能乖乖接受。既然你违
反了规矩,必须惩罚。鞭打还是电击,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余恒冷冷的说道。

  还用选吗?林蕾当然选择鞭打。

  「嗯!既然你选择了鞭打。那我们就来练习求鞭的动作。当美人犬犯了规矩,
要主动做出求鞭的动作,请求主人惩罚,明白吗?」摸了一下林蕾的脸,余恒淡
淡的问道。

  「汪- 汪汪」

  林蕾屈辱的叫着,现在自己并没有反对的权利。

  「很好,美人犬求鞭时,要根据不同的鞭打位置,做出不同的动作。如果是
臀部,美人犬要跪在地上,双膝分开,大腿与小腿垂直,双手合在地面,下巴放
在双手上。同时臀部要按∞的轨迹摆动,明白吗?」

  「汪- 汪汪」,无奈的回答。

  「那就开始吧!秋月,等小香做好了动作,鞭20臀部」

  「是,主人」,秋月露出讨好的微笑。

  就这样,为了请求恶魔鞭打自己,林蕾不得不做出求鞭的动作,这到底是怎
么了!为什么我要做如此下贱的动作!

  林蕾陷入了疑惑中。

  这个动作也不难,很快,林蕾就如愿以偿了。开始翘起臀部,接受秋月鞭打。
臀部似乎习惯了鞭打,疼痛中竟然产生了一些虐悦,让林蕾微微兴奋起来。

  「下面我们训练衔球,衔鞋,这两个动作都需要用到舌头,小香,你应该察
觉了,你的舌头下面有个舌环,你要学会用舌环勾起球,鞋子。」

  余恒拿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皮球,上面有许多小勾。

  拍拍林蕾的头,余恒将皮球扔到不远处,命令道:「小香,去,把球衔回
来!」

  恨恨的看了余恒一眼,林蕾认命的跑到球前,对准球上的小勾,伸出长长的
香舌,尝试用舌尖下面的舌环,去勾取皮球。

  因为眼睛无法看到舌环,林蕾只能凭感觉去勾,尝试了许多次,终于勾到了
小勾。

  林蕾快步回到余恒身边,长长的舌头伸出小嘴,下面勾着一个皮球,看上去
真像一头母狗。

  余恒鼓励的拍了下林蕾的头,笑道:「很好,小香真能干,这么快就把球衔
回来了!来,我们继续练习!」

  就这样,余恒通过心理暗示,让林蕾不断习惯美人犬的身份。

  衔球之后,开始练习衔鞋。两只绣鞋用细链拴在一起,细链中间有小勾,林
蕾用舌环勾住细链,开心的跑回余恒身边,汪汪汪的叫了起来,表示兴奋。

  余恒奖励了一盆香茶,林蕾玉脸顿时苦了下来,慢慢的喝了进去,感到膀胱
几乎要爆炸了,她烦躁不安的转动着,祈求的看着余恒。

  「做完求欢的动作,小香就可以去放尿了!呵呵,很兴奋吧!」余恒邪恶的
笑了,看着脚下的美人。

  汪汪汪,林蕾不得不表示赞同。

  求欢的动作是:让美人犬四肢着地,半蹲起来,大腿分开,不断前后旋转臀
部,同时口中要发出兴奋的犬叫!

  这次,林蕾学的很认真。很快就掌握了求欢的动作,她兴奋的叫着,望着主
人。

  「很好,小香今天很认真,表现的不错。秋月,牵小香去撒尿」。

  余恒很满意下午的训练,林蕾似乎没怎么反抗,就接受了美人犬的身份。是
真的屈服?还是想暂时隐忍,再伺机而动?

  望着林蕾扭动的臀部,余恒冷笑了一下,不管你是真的屈服,还是假的顺从,
最后你都要乖乖变成美人犬。

  在净房,林蕾终于释放出积聚一天的尿液,膀胱松弛下来的感觉是那么的舒
爽,让林蕾畅美难言的呻吟起来。尿道中的锁情刺也开始震动,让林蕾感受到了
畅美难言的快感。

  但幸福总是那么短暂,很快,千机球就闭合了,膀胱还残留着一半的尿液。

  林蕾无比失落的叹息一声,要是恶魔能让自己,痛快的排泄一次就好了。

  吃过晚饭后,继续遛狗。

  晚上则是重复学过的内容,不断的重复训练,渐渐让林蕾的身体产生一种错
觉,似乎自己真的是一条美人犬。

  照例训练到子时,然后是洗澡,关进狗笼睡觉。

  余恒调整了锁情珠震动的频率,改为半个时辰震动一次。

  这下,林蕾晚上更难熬了。

  刚刚睡熟没多久,就被锁情珠挑起欲望,然后开始强忍欲望。控制住欲望就
没事,控制不住就会被电击。

  第三天早上起来,林蕾感到身体更加敏感了,越发渴望一次高潮。

  余恒继续加深林蕾的身体记忆,第三天训练了美人犬辨别主人的口哨声,根
据不同的口哨,做出不同的动作。

  主人的口哨声共有十种,先教六种,分别是:长声命令美人犬静止,无论正
在做什么,必须马上保持静止。长长是命令美人犬衔鞋,短短短命令直立长长长
命令卧倒,短长长命令侧卧,短短长命令躺卧。

  接下来的几条,余恒就不断训练这些动作,同时,锁情珠的震动时间不断缩
短,最后变成一盏茶功夫一次。

  为了不让林蕾因为睡眠不足而无精打采,余恒解开了部分封印,让林蕾恢复
了后天中期的实力,同时也让厨房,给林蕾熬了补汤,以补充睡眠的不足。

  飞星钢极其坚固,即使先天高手,也无法破坏,林蕾恢复部分功力,还高兴
了一阵,以为能够逃跑了。

  结果发现既不能解开身上的束缚,也打不过那几个侍婢。

  林蕾没有办法,只能暂时认命。

  但体内的欲火,却越积越高,让林蕾整天都处在发情状态,稍不小心就会被
电击。

  经过半月的重复训练,林蕾基本形成条件反射了,而且神智被欲火焚烧得迷
糊起来,余恒觉得差不多了,该进行最后的训练了。

  这天,秋月把眼神有些涣散的美人犬牵了进来,只见美人犬面色潮红,身体
轻轻颤动,显然正在高潮临界点挣扎。

  「小香,我们现在要开始最后的训练了!只要你完成了训练,并考核及格,
主人就赏赐你一次美妙的高潮,怎么样,是不是渴望已久了!」

  林蕾听了之后,眼神渐渐清亮起来,汪汪汪的轻叫起来,表示兴奋。

  「很好!现在开始训练美人犬怎么服侍主人。美人犬最后四个动作分别是:
含箫,舔肛,舔脚,接尿,都需要用到美人犬的长舌,因此,对舌头的训练是最
迫切的。」

  听到这里,林蕾虽然露出了羞涩的表情,但还是没有转过头,继续看着余恒。

  「主人用四种口哨声对应这四种动作,分别是:一声短促的口哨命令美人犬
接尿,短短命令含箫,短长命令舔脚,长短命令舔肛」。

  接着,余恒把林蕾的舌环改动了一下,变成能够从舌尖自由伸缩,需要衔球,
衔鞋的时候,舌环就会弹出来,需要舔肛的时候,就会缩回舌肉,让香舌变得光
滑。

  大殿摆放着一个白玉雕塑,只有下半身,飞星钢做的金茎,睾丸,肛门都仿
照着余恒原件,看上去很逼真。

  「先练习怎么含箫!」

  秋月把林蕾牵到雕塑前面,金茎正好对着美人犬的头部。秋霜开始详细讲解
起来,舌头怎么动,头部要怎么配合……

  讲解之后,开始让林蕾练习。飞星钢能够记忆林蕾的动作,再反馈到雕塑的
控制设备上。秋霜可以很方便的纠正林蕾小嘴的动作,秋月就站在后面,时不时
的抽上一鞭,让林蕾时刻保持专注。

  这段时间,林蕾被欲火折磨惨了,时常梦到自己被恶魔奸淫,醒来总是被电
击。每天脑海都浮现恶魔的影子,只有恶魔才能让自己得到解脱。

  今天终于有希望得到高潮,林蕾第一次认真的练习起来。

  但口技不是那么好学的,而且余恒的要求很高,根本不是处女能够轻易掌握
的!

  训练了一下午,只是初步掌握了动作,林蕾有点失望。

  余恒鼓励的笑道:「小香不用灰心,你学的很快,比秋月要强。你要多动动
脑子,想想舌头,头部,喉壁怎么配合,晚上在狗笼里,多加练习,相信你很快
就能熟练掌握了!」

  林蕾汪汪汪的叫了起来,表示同意。

  ……

  经过几天艰苦的练习,林蕾终于通过秋月的考核,达到最低要求,可以服侍
余恒了。

  这时,林蕾心里即充满了屈辱感,又感到很兴奋,这种矛盾的感觉,让她内
心不断挣扎起来。

  秋月拿出眼罩,把林蕾的眼睛蒙住,牵着她来到瑶仙殿。

  南宫媚穿着绛紫罗裙,腰系双鱼香囊,如漆长发松松的绾成一个髻,头插一
根镂空金簪,缀着一块紫玉,素手轻倚下颌,柳眉微皱,正在和余恒对弈。

  秋月恭敬拜下,轻轻禀报:「主人,小香已经考核合格,初具资格,可以服
侍主人了」。

  「呵呵」,余恒扫了一眼林蕾,示意南宫媚不要出声,淡淡说道:「让小香
候着」。

  秋月把林蕾的手腕,脚踝,膝盖,项圈都锁在地上,低声说道:「小香,不
要出声,静候主人召唤,如果你能服侍主人一次,今天就能享受一次高潮。」

  眼睛蒙住的林蕾,不知身在何方,听到秋月的话,只好跪伏在地,等着恶魔
的召唤。

  不知等了多久,恶魔轻唤一声,林蕾兴奋的颤抖起来,被秋月牵了几步,就
听到恶魔的声音,慢悠悠的响起:「香玉仙子……小香……你愿意当我的美人犬
吗?」

  到了如此地步,不管是麻痹恶魔,还是欲火的折磨,都让林蕾无从选择,只
好,汪汪汪的叫了三声,表示愿意!

  「呵呵」,恶魔轻笑起来,吹了一声口哨,林蕾条件反射的伸长螓首,一根
温热的,软绵绵的肉棒插进了口中。

  仿佛一道闪电,击中了脑海,林蕾感到晕晕乎乎的,恶魔肮脏的肉棒,就这
样登堂入室的伸进了自己的小嘴。

  林蕾还没决定是不是使劲咬下去,给恶魔一个惨痛的教训,香舌已经熟练的
舔吸起来,金茎渐渐膨胀起来,插入了处女紧窄的喉咙。

  舌面,喉壁膛肉传来酥麻的快感,极大的缓解了体内的欲火,让林蕾感到精
神一震,头脑似乎清醒许多。

  飘飘若仙的舒服感觉,让林蕾犹豫不决,终于决定先纾解欲火,让自己清醒
起来。不然浑浑噩噩的状态,根本想不出方法逃跑。

  下定决心,林蕾施展出刚学的口技,按照接尿的节奏,喉肉轻轻挤压龟头,
香舌也同时舔裹起茎管,带给余恒不错的享受。

  余恒感觉林蕾的喉道特别紧窄,箍得龟头有点疼,还是要多训练才行。

  想到这里,松开尿门,一道湍急的尿液射了出来,浇到林蕾的喉肉上。

  经过相思丹炼制过的喉肉,和尿液起了奇妙的反应,记忆住了余恒的尿液结
构。

  恶魔的肉棒在喉咙里射出尿液,林蕾羞辱的几乎哭了出来。

  想不到自己居然跪在仇人面前,含住仇人的肉棒,给仇人接尿。这种强烈的
羞辱,让林蕾陷入了短暂失神中。

  这时,喉肉突然热了起来,仿佛发生了什么变化。

  被尿液浇过的喉肉,产生了极其舒爽的快感,快感闪电般的传遍全身,像是
引爆了火药桶,这段时间积累的欲火,猛地爆炸出来,将林蕾的神智炸的粉碎!

  全身的媚肉都急剧的收缩起来,汹涌的欲火迅速冲到峰顶,带给林蕾前所未
有的极致,美妙的快乐,从来没有过的高潮。

  林蕾感到灵魂似乎已经脱窍,来到一个黑暗,寂静,快乐的地方,充实的,
宁静的感觉包裹住全身,身体内外都暖洋洋的,好想就这样一直到永恒。

  余恒取下眼罩,明亮的光线让林蕾眼睛微咪了一下,只见南宫媚正似笑非笑
的俯视着自己,而自己正跪在恶魔胯下,含着恶魔的肉棒,恭恭敬敬的接尿!

  巨大的羞辱,强烈的仇恨,极致的快乐,无比的悔恨,这许多炽烈的情感交
织,冲突起来,让林蕾感到无比的刺激,全身媚肉强烈的痉挛起来,琼鼻里发出
高昂的哼哼,达到了最强烈的一个高潮。

  余恒尿完了,发现林蕾的喉肉还紧紧含住龟头,不愿松开。忍不住笑骂道:
「真是个饥渴的美人犬,含住就不愿放开了!」

  「呵呵!」南宫媚讥笑起来,「香玉仙子,当美人犬就这么快乐吗?看看你,
把主人的金茎含得那么紧,像八辈子没有尝过金茎一样!」

  第一次,在南宫媚面前无颜以对,林蕾屈辱的垂下眼皮,专心的舔吸着口中
的肉棒,希望它能带给自己再一次的快乐。

  余恒拔出金茎,拍拍林蕾的玉脸,笑道:「既然你已经服侍过主人,就算正
式的美人犬了,主人要给你纹个印记,喜不喜欢?」

  反正尿也接过了,再纹身也没什么。林蕾露出笑容,高兴的叫了几声。

  「主人,您要纹在什么地方!」南宫媚有点嫉妒的问道。

  飞仙山庄就南宫媚有纹身,想不到这条美人犬也能让主人纹上。

  「当然是舌头,这是美人犬最常用的部位,今天我要给小香纹一个漂亮的印
记」,余恒兴致勃勃的说道。

  「小香,把舌头伸出来!」余恒对跪在胯下的美人犬说道。

  林蕾听话的伸出舌头,余恒用一条金链锁在舌环上,把林蕾的舌头拉直,让
秋月牵着。

  香舌被拉出小嘴,足有半尺多长。

  「妙啊!如此长的舌头,服侍后庭,一定妙不可言。」看到林蕾的长舌,余
恒也赞叹起来。

  南宫媚微微皱眉,暗想:「主人要是喜欢上美人犬的舌头,那就麻烦了!」

  听到余恒的赞美,林蕾心里产生了一丝快慰,身体似乎又开始热了起来。

  「小香,跪好了,不要乱动!」余恒命令一声,开始工作起来。

  刺针刺在娇嫩的舌面,尖锐的刺痛让林蕾绷紧了皮肤,她强忍着刺痛,抬眼
看着余恒。少年的面容渐渐变得威严起来,让林蕾感到深深的畏惧。

  半尺多长的舌面上,余恒纹了一个美人犬接尿的图案:一个穿着美人犬装备,
肛门上插着狗尾的美人,侧身露出玉容,含着一个正在下棋的男子金茎,做出吞
咽状。

  美人犬脸上露出陶醉的神情,赫然就是林蕾的容貌,看上去非常逼真,男子
面容模糊不清,但金茎却精细非常。

  舌面一侧,还纹着几个篆字:香犬林蕾承液图,看上去飘逸无比。

  一犬一茎,相映成趣,后面还有几颗绿树,点缀着这副图案,看起来既美妙,
又淫靡。

  「哈哈哈」,余恒得意的大笑三声,感觉今天纹得特别好。

  「取镜子来,给小香看看」。

  秋月笑着,取过镜子端在林蕾面前。

  如同缩小的林蕾面容,配合淫靡的图案,下贱的题词,这副图案,深深的刻
印到林蕾脑海深处。

  香玉仙子感到精神开始崩塌,这么羞耻的图案刻在舌头上,我还能回到过去
吗?

  「小香,喜不喜欢?」余恒笑问道,同时仔细的观察林蕾的眼神。

  林蕾复杂的望着少年,发出汪汪汪的轻吠,仿佛宣誓,仿佛放弃,内心渐渐
安宁下来。
********************************************************************
    喜欢的朋友,点下红心,支持一下!
  下章预告:终于离开飞仙山庄,余恒带着小香,在江湖上闯荡,探寻着灭门
之谜!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