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堕之倚天泪】第三十一章(持续更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为生活写黄   
是否原创;是
2020/5/11发表于SIS101
字数:10623

               第三十一章

  (这两天忘记更新了,今天想起,更新下,抱歉了!!!)

  周芷若于这暗夜之中,前来此处破庙,却是并非巧合,这其中,却另有原因。

  这是因为丁敏君暗中传来密信,约她与此处碰面,并且有事关峨眉派兴衰大
事,要与其相商,让周芷若前来一会。

  如此破绽百出之话语,周芷若焉能相信,丁敏君此语,显然来者不善,其中
另有图谋,但是自持艺高,周芷若也是怡然不惧。

  而之所以她单身一人前来,周芷若也是有自己之考虑,丁敏君心思不定,终
非可信之人,峨眉有徒弟如此,也非幸事。

  既然不能让其回归峨眉,那如此门徒,心怀不轨,周芷若身为掌门,却是就
要起到清理门户之责。

  为何不带着峨眉一众门徒前来,周芷若一来是顾虑门人们会出于对丁敏君昔
日情谊而求情,二来,周芷若也是想要应此时之机,想再去一见张无忌。

  毕竟,两人曾许白头之诺,当初也是仅差少许,就是步入婚堂,虽然最终有
缘无分,但是,这份情愫,周芷若还是一直隐藏于心中。

  只是,周芷若虽然有备而来,可是丁敏君也有所防备,自身并未现身,反而
是为她引来了两位强敌。

  周芷若单身出现,正撞见白芨与玄冥二老会见,面对三位当世有属之高手,
周芷若也是难以隐藏,身形一现,就已被发现。

  而后,就是出现了杨夜昔所见一幕,绝美身影被拦在了中间,面对三大高手,
局势危险,一触即发。

  听闻白芨三人之前所讨论之事,杨夜昔心知着此事关系重大,既然这三人敢
于如此密谋,此刻,事情泄露,那么必然是要进行行动。

  破庙之中,四大高手相持之后,终于碰撞动手,白芨率先出手,一掌拍出,
但却并非打向周芷若,却是拍向了庙中那处神像。

  杨夜昔心中一惊,心知自己行踪已被发现,当即从神像后闪身跃出,身形跟
白芨打了照面,眼神对视中,感觉白芨掌力似有收敛,当即她身体一跃,从破窗
处逃出。

  『莫非,白芨有意,放自己一马?不怕消息走漏,如此轻易!』先前,虽有
联系,但是杨夜昔与白芨,却只是那照面交情而已,并不言深,如果非说白芨要
看在与西华子之前约定上,而放过自身,理由却还不够。

  杨夜昔身体已跃上窗檐,正欲跃出,心中隐觉不妙,当即身体蓄劲,身体侧
身,回身反挡,刹那间,一股强劲刚猛掌力从后袭来。

  丐帮降龙掌,一向以掌力刚猛迅狠,掌力浑厚而闻名,白芨身为三大长老之
一,已有资格学习这掌法。

  多年苦练,内功精纯,一掌全力打出,却是隐有风雷之声,霸道无比,杨夜
昔抵挡不住,虽然尽力卸去大半掌力,身体仍自被这一掌拍飞。

  当时间,破庙内,战局也起,玄冥二老同时出手夹击周芷若,双掌连出,漫
天掌醒袭来,将周芷若绝美身形置身在其中。

  玄冥二老师兄弟同心,联合出手之下,威力不凡,尤其,周芷若之美貌,也
是更让鹿杖客心动不已,心中欲念汹涌,口中污言秽语不断。

  两老之武功,在当世,已属顶尖高手,虽被张无忌废去寒气,导致玄冥神掌
武功被破,功力大减。

  但绕是如此,两人联手之下,其威力,也属于当世绝顶,只是,周芷若现今
也是今非昔比,九阴真经武功,修炼更为纯熟,贯通圆满。

  再者此刻,周芷若心神失常,于平日温婉善良全不相同,却是心中只于下战
斗之念,好似变成了另外一人一般,出手更为凶狠。

  本就诡谲的九阴白骨爪武功,在此刻周芷若手中施展开来,威力更为强劲,
以一敌二,当时却是丝毫不落下风,反而还是攻多守少。

  反观杨夜昔被白芨一掌打飞,虽是及时避让开掌力中心,但毕竟是承受一掌,
也是受伤不轻,白芨在出手之后,却也不迟疑,纵身一跃,继续出掌拍来。

  既然已经动手,白芨心中已动杀鸡,今晚与玄冥二老密会之事,事关陈友谅
大帅大计,绝不容有失,机密,不能泄露,而只有死人,才是最能保守秘密者。

  白芨当头一掌就要落下,当时,杨夜昔正是气息震荡时,无力避让,眼看一
掌打中,突然间,三颗石子破空飞来,迎向白芨掌心而去。

  同时,一声娇柔轻语女音响起道:「杨姐姐,在这里,找到小杨姐姐了,白
芨,你以下犯上,还不认罪!」

  声出人至,那娇柔声音下,其主人却赫然是现任丐帮帮主,那丑陋外貌的史
红史。

  月光下,史红石面容露出,丑陋的面容上没有着一丝血色,苍白犹如干树皮
一般,一点也不似着一个十几岁少女相貌,颇有一些鬼魅之感觉倒是着她脖颈处
皮肤,却是洁白细嫩,显得与面容上的皮肤全不相同,似乎,另有原因。

  白芨一掌打出,被这三粒飞石所挡,远飞而来的飞石却是劲力凝聚,而且认
穴奇准,正打向白芨掌心气穴之上。

  心知对方武功不凡,白芨这一掌到底还是没有继续打出,双掌回封,如封似
闭,护住着身前周身,将这三颗分石一一打落。

  抬眼望去,只见一袭黄衫身影,凌空飘飞而下,身形曼妙,清丽如仙,绝美
面容于月下飞下,真犹如嫦娥降世一般,绝美不敢亵渎。

  不说着来人面貌绝美,白芨在看清她身形时,却是心中猛惊,赫然,前来之
人,却正是黄衫女。

  当年丐帮大会时,陈友谅本是已经占据上风,可是就因为最后关头,这位古
墓传人,横空出世,一手扶持史红石上位,让一切计划落空。

  对于黄衫女容貌手段,白芨也是心中惊讶,更是自愧不如,那诡异高深的武
功,白芨虽然自诩武功有所突破,却是仍不敢正面应对。

  既然黄衫女出现,那么此次,再想得手,已不可能,白芨当机立断,突然转
身往林中逃窜而去,直接的抛弃那还在与周芷若缠斗的玄冥二老。

  一心强战,周芷若已是取得上风,反压住二老,黄衫女仙姿现身,又是更让
二老心生胆怯,不敢硬战。

  鹿鹤两老当即出手,发起一阵抢攻,逼的周芷若暂时转攻为守,随后招呼一
声,迅速往破庙外掠去,却是就想逃遁。

  只是,面对黄衫女与周芷若这两位武功当世顶尖一二女侠,二老还想要离去,
却是未免想的太过容易。

  鹤笔翁身体往后侧逃去,嘴里呼喊一声扯呼,就是率先往右边逃去,身形几
个起落,已经是到了二十余丈之外。

  可是,不等鹤笔翁再有机会,突然间,眼前一晃,一个黄衫曼妙身姿却是已
经拦在身上,封住了去路……

  局势变化之快,胜负一线反转!

  杨夜昔在调息内息之后,看着那被压制的玄冥二老,在周杨两女出手之下,
一时却是只剩下自保之力,心中思绪万千,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她不是犹豫要如何应对此次危机,而是,不知,该要如何去面对着黄衫女。

  于她,纵使杨夜昔心中已经做出决定,仍然是难以抉择,难以与其彻底反目
为敌。

  心绪纠结,百转千回,难理头绪,杨夜昔最后还是终于做出一个决定,撑死
身体,趁此刻黄衫女还在应对鹤笔翁之计,脚步略显踉跄,往林内走去。

  无颜再见,杨夜昔也不知该如何面对,既然如此,不如不见。

  「小杨姐姐,你,你要去哪里?」

  见着杨夜昔转身欲离去,面容看似狰狞的史红石脆声呼喊一声,声音清脆甜
美,犹如黄鹂轻鸣,与着她那丑陋面容,完全不同。

  只是,史红石之呼唤,却是并没有唤住着杨夜昔,轻功施展,当即她却就是
急行而去,一一会功夫,身影就已经没入了林内。

  眼看杨夜昔身形远去,史红石心中犹豫,目光扫了一眼黄衫女那边战局,已
经是稳占优势,招式连打,飘忽迅猛,打的鹤笔翁一时只有还手之力。

  以黄衫女之武功,想要拿下对手,却是不难,以史红石的眼界,也是推测,
至多不过百招而已,就将分出胜负。

  知道黄衫女此行,是为着找到着杨夜昔而来,如果此刻失散,下次再见,不
知又是何时,故此,史红石却是就先行跟上。

  众人分散,话分两头,杨夜昔身形在林中急掠,身形却是不慢,她也是有意
想要走远,好让其余人,不会再对那破庙处进行探查。

  而史红石在后追赶,起步较晚,却是已经被拉来了一段距离,单论轻功,史
红石还比不上着古墓派出身的杨夜昔。

  只是此刻杨夜昔身上有伤,功力运行之间,有所阻滞,所以身形移动也是较
慢,史红石虽然轻功不佳,但是胜在毅力十足,紧紧的跟吊在身后。

  夜已过半,月光婆娑,林中树影摇曳,人影晃动,杨夜昔和史红石两道身影
于林中快速窜行,飞快往前掠去。

  史红石追赶一阵,看着面前身影渐渐逼近,当即深吸口气,气息一提,准备
加速往前跃去,而在那刹那之间,林中一道黑影,快速窜出,一下扫来。

  黑影出手既快且狠,史红石于那一瞬,身体正是凌空提气之时,无法借力变
化身形,却是就被这一招扫中。

  避无可避下,史红石当时只觉腰部一沉,却是就被人以重手法点住穴道,然
后,一手抹过脸手掌抹过,史红石脸颊轻让,却是只见一张人皮面具飞起,朦胧
月光下,出现的赫然是着一副精致秀气,而又有一些青涩稚嫩的美丽面容。

  白嫩的皮肤,虽还未完全长成,但是却也是秀气精致的面容,可爱玲珑,尤
其是一双眼眸,明亮动人,却是一个绝美少女。

  与之同是少女之身小昭相比,虽然容貌上不如着小昭那略带异域风情的面容
精致,但是却是另有一种中土温柔秀气之感。

  察觉脸上人皮面具被打掉,史红石面容一惊,心知已经是被识破了身份,跟
着,身体一软,却就是被着一个高大的身影揽在了怀里。

  距离相近,史红石终于看清来人面貌,赫然却是白芨,身体逼压而来,面上
得意狞笑,抱住着史红石同时,右手快动,连忙封点住她身上数处穴道,让其不
能言语。

  刚才被黄衫女如天仙降尘般模样惊震,白芨心知此时自己难以正面抵挡,就
是想着先避其锋,窜逃进林中。

  只是,这一逃,他之前种种计划,也是要宣告失败,白芨心中纠结,却是又
有些不甘。

  故此,白芨在逃入林中后,又是身形隐藏暗处,却也是想要伺机再找机会,
试一试最后转机。

  可没想到,他的运气却是这么好,才刚藏身不久,却是就看到了杨夜昔身形
往外冲来,然后,就是在那身后,远远盯梢跟来的史红石。

  这对于白芨而言,却是意外之喜,史红石身为现丐帮帮主,虽然并未完全掌
权,可是于帮中,却还是有着一定的分量。

  丐帮虽然近年来江湖势微,但是弟子却是仍然遍布江湖,号称天下第一大帮,
现在陈友谅大帅与朱元璋正在相持,如有丐帮之势力相助,却无疑是一大助力。

  况且,白芨一直跟在史红石身旁,对这位一直隐藏自己真正面容的史小帮主,
心中却也是好奇,并且,还隐隐敬佩,以及,爱慕!

  古有兰陵王戴鬼面上阵以震敌,而今,史红石以弱女之身,想要震慑住丐帮
内汹涌群丐,也就是必须以凶狠面容应对。

  这伪装,瞒得过其他人,却是瞒不过着与其平日几乎天天相处之白芨,人皮
面具,纵使再精妙,也非真正面容。

  初时或可伪装巧妙,有如真皮,但是,随之时间变化,却是仍然会有不同,
时日越长,变化越为明显。

  对于史红石真实隐藏面貌,白芨心中却也是好奇,或者,更多说是窥视,只
从平日里一些行动言语之中,白芨已能大致推测出史红石面貌应该不差。

  帮主之身份,再加上隐藏面容之神秘,却是更让白芨心中好奇,更想要揭穿
史红石之真正面貌,此刻猛然得见,却也是让白芨在意外之中,更显惊喜。

  「史帮主,属下,在此恭候您多时了,这么晚了,您出现在此,可是太过危
险,不然,就让属下送您回去!」

  阴沉得意的语气,显示这此刻白芨之得意,看着史红石那愤怒之中而又隐藏
恐惧的面容,那种无力感,对于白芨而言,越加得意与兴奋。

  抱住史红石,白芨正想要抽身退开,突然之间,林内却是一阵的银针快速飞
射而来,急射向白芨。

  以白芨之武功,听音辨位已经是成为其本能,只听着密林之中风声,就是已
经确定了方向,身体快速一跃,往上跳起。

  右手环抱住史红石,将她抱在着腰上,同时右手往前劈空斩去,一掌劈出,
掌风凌厉,多根银针还没有近身,却是就被白芨掌风给扫下。

  但是,这暗中银针发射,却是另有目的,明面上众多银针是飞刺向白芨,但
是暗中却是另有一手变化,一根银针却是暗中悄悄的刺向了史红石后心处。

  前后间隔之短,几乎只在转瞬之间,白芨一心防守着这些银针攻击,却是没
有想到出手之人,却是还会对着史红石出手,出乎意料。

  而等白芨再次察觉不对,感觉到风声逼近之时,已经晚了一步,史红石嘴里
轻哼一声,后身穴位被刺中,不仅如此,银针之上,似乎还是暗藏有毒素。

  史红石身体轻轻一晃,双眼一闭,却是就此昏厥了过去,并且身体还好似正
在轻微的抖动抽搐,好像身体内,正是中了某种特殊毒素一般。

  白芨先是一惊,随即却是心中震怒,没有想到对方之目标,却是对准着史红
石而来,目光狠狠望向着银针射来方向,厉声说道。

  「给我出来,别藏了,你以为你还能藏到什么时候,交出解药,我可以放过
你一马,不再追究于你!」

  从林中所走出之身影,自是杨夜昔,感觉着身后史红石一直追赶,她虽然也
是无法摆脱,但是却也是一直注意着身后动静。

  史红石突然遇袭,虽然白芨出手快捷,但是林中寂静,这动静却是没有逃过
杨夜昔之耳目,声音传来,杨夜昔却是就知道了身后发生了意外。

  虽不喜史红石跟随,但是,她毕竟是小姐重视照顾之人,而现在,既与着白
芨反目,杨夜昔却是就不能允许她就此的落入到白芨手中。

  能力之中,杨夜昔却是想要救助一把,只是,她之计划,却并非是直接出手,
反而是故意的反其道而行。

  「追究我吗?白长老,您今晚之事,一旦泄露,恐怕您自身也是难保,以下
犯上,危害帮主,窜通外人,出卖帮中机密,此刻,还想要灭口,真是,所图不
小啊!」

  杨夜昔并不理会白芨之威胁,之前出手之时,她心中已经想好了计划,以白
芨之武功,银针贸然出手袭击,能够得手之机会,却是很低。

  但是,如果是以史红石为目标,却是超出着白芨意料,而昏迷之中,史红石
自身又是无法避让,银针射出,却就是等于攻击着一个不会避让之目标,成功几
率却是更大。

  「闭嘴,你个贱婢,莫非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不成,竟然还在此威胁于我,
你真以为你也配,不杀你,只是因为你现在还有点用,可别是不知好歹。」白芨
咬牙说道。

  对白芨恼羞成怒之状,却是早在杨夜昔意料之中,一边调整自身气息,她却
是冷静自顾说道:「当然,白长老您要动手的话,小女子这区区一个贱婢,自然
抵挡不住。」

  「但是,在这之前,却也是希望您做好考虑,现在,贵帮主所重之毒,解药
只有我有,或许您之后可以再找到奇人来为其解毒,但是这个时间,史帮主会否
毒发,那可就不好说了!」

  以史红石来反向的威胁白芨,杨夜昔却是采用了一个截然不同之想法。

  不仅是让白芨无法利用这个手中人质做出更多要求,反而还是让其反受到威
胁禁锢,既是抛开了与史红石之关系,又是可以让自身有更多操作余地。

  这一行动,真可谓是一举多得,白芨虽然心中气愤,却也是一时说不出着其
他的反驳之话语来,只是一时僵住,眼神狠狠注视。

  要是目光能够杀人,杨夜昔此刻恐怕早已是被白芨给切剐成碎片,白芨目光
狠狠打量,心中思索出手之机,却是总无法办到。

  此刻,两人之间相剧间约有着二十余丈,剧烈虽不算远,可是白芨如果要有
所行动,杨夜昔却是都会发现,有所准备,就会让出手袭击变得更加为难。

  心中思索一番,白芨到底还是无法想出一个应对完全之策,眼看史红石娇小
柔软的身躯抖动更快,嘴里呻吟,口中白沫翻吐,身体却是近癫痫,气息更显微
弱,不知能够坚持到何时。

  杨夜昔趁白芨犹豫时,继续的加大筹码道:「白长老,您还可以继续考虑,
但是,别怪我没有提醒,史帮主身上所重之毒,要是再拖上半刻,毒入内辅,可
就再难施救!」

  「我这一条贱命,死不足惜,但是,要是史帮主出了意外,到时候,您之图
谋,可就是前功尽弃,就算是杀了我,恐怕丐帮之中,也是再无您之容身之处!」

  面对杨夜昔此刻之威胁,白芨虽然心中恼怒,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很有道理,
要是史红石在此刻出事,不管白芨如何解释,也难赎其罪。

  「好,好,杨丫头,杨夜昔,我倒是小看你了,说,说出的你的要求,你到
底,想要如何?」白芨咬牙说道。

  「将史帮主留下,我自会帮她解毒,至于白长老,却是就劳烦您暂时退去,
不然,您要是一直的在周围盘旋,我无法专心治疗,万一留有什么毒素遗漏,却
是不敢保证!」

  明言威胁,抓住白芨这个不敢让史红石出事的这个软肋,杨夜昔不怕着白芨
会不服软,她也就是在赌,看谁更不敢让史红石出事。

  结果证明,杨夜昔此次却是赌对了,白芨虽然怨愤,但是眼看史红石中毒越
深,终究是不敢赌,将她身体轻轻往林子内树旁一放,转身往林中另外一侧而去。

  都是江湖老手,白芨在离去之后,也是没有再动手脚,一般手段,瞒不过着
杨夜昔的眼睛,而于此时,再生事端,却是无疑就是再耽搁时间而已。

  确定白芨已经离去,杨夜昔却是才走到了史红石身旁,伸手于其上身的两处
穴道上轻点,之后再以着特殊的按穴手法,取出那穴道上的银针。

  看着史红石身体暂时平复,杨夜昔才是又弯下身,伸手拿出一粒药丸喂入到
史红石口中,后者口中轻吟两声,随即陷入了沉沉的昏睡中。

  轻叹口气,杨夜昔伸手将史红石搀扶起,略一犹豫,转而继续朝着林中深处
走去,她也是心知,此刻,白芨肯定就是在暗处进行窥视。

  以白芨此行之目的,暗中之行动筹划,史红石身份对其分外重要,他绝不会
轻易放弃,除非,到毕不可为之时,直到他确定再不能得手时刻。

  身背一人,杨夜昔行动上不可避免变得有些迟缓,不过,于此刻,却也是足
够,有史红石暂时在手,她却也是不用担心白芨会在此刻出手。

  如果白芨真要进行偷袭,先前也是不用退去,之时,带着史红石,杨夜昔一
时却是不知该如何去从,破庙之处,不知战局变化如何。

  而庙内几位高手,一旦分出胜负,那隐藏于过道之中的那个无耻老道,估计
行踪上也是会暴露,却是不知,又会如何?

  杨夜昔此刻选择离去,也是因为着自身情绪纠结之原因,如果,西华子真与
小姐相见,并且再次相斗,以她此刻立场,该要如何相处。

  纵使杨夜昔于心中,已经无数次的做出了决定,可是真要面对之时,却是仍
难以避免。

  犹豫之中,杨夜昔不知不觉去到了山顶处,一处微弱火光在林中几下闪动,
跟着,却是一处曼妙身影从林中快速冒出了身影。

  来人,却是那一直不见踪迹之丁敏君。

  「快,跟我过来,这边!」

  丁敏君快语一声,身形在林中快闪几下,却是就躲进了林内,杨夜昔看着她
之身影,稍微犹豫,随后还是毅然跟上,此时,丁敏君突然出现,其中,自然是
会有特殊之事……

  至于庙中,周芷若与黄衫女两女相斗玄冥二老,相斗之间,胜负也是有了结
果。

  两老自从当初被张无忌废去玄冥神掌武功之后,实力已经不如以往,两人联
手,或还可匹敌当世一流高手,但是各自为战之下,实力却是远不如周杨二女。

  勉强相斗上百招,却是周芷若率先一招重手,狠狠击伤鹿杖客,或许心中仍
是记恨当初少林寺下被双老袭击之事,周芷若出手却是更为狠辣,毫不留情。

  阴毒爪功连出,招式如鬼似魅,以鹿杖客之武功,面对这已是大成的九阴白
骨爪武功,也是只有招架之力,全无反击之能。

  如此勉强相斗百招,鹿杖客终于不支,被周芷若一爪扫中,胸口出现一道狰
狞血口,惨叫一声中,身体当即败退,却是就想要负伤而逃。

  只是,阴狠之周芷若,却是不甘于就此放过此对手,趁势枪攻,招式一招比
一招更狠,封锁住鹿杖客退路,招招全是朝向身上要害之处攻去。

  两者之间,实力本就悬殊,再加上一方心惊急欲后退脱身,另外一方却是夺
命强攻,局势变得更为明显,不过就是又在三十几招之后,周芷若再次得手。

  白嫩纤纤玉手抓出,却是径直锁向鹿杖客喉咙处,狠狠一招抓出,直取要害,
扣住脖子,不等其再有反应,用力震碎了他的喉结。

  一声惨叫,这位纵横江湖数十年的黑道巨擘,却是就如此在周芷若辣手之下
丧命,双眸无神而又不甘的望向周芷若,满脸不敢相信,自己竟是会死于这女娃
之手。

  以玄冥二老实力,其实本不至会是如此,如果两人联手,深谙搏击联合之道,
纵使周芷若可暂时凭借招式巧妙而占据上风,时间一长,二老身后内力却是就会
体现出优势。

  只是,黄衫女这一突然出现,打破了二老合击优势,双人分开,再无联手之
道,却是就给予了周芷若以各个击破之机。

  辣手击杀了鹿杖客之后,周芷若美目一转,眼神仍自凌厉,将鹿杖客尸身一
推,随后却是转换目标,登时再次对鹤笔翁攻杀而来。

  鹤笔翁听到兄弟这一声叫喊,心中也是惊讶不已,两老携手多年,相互之间
配合几乎已成本能,鹿杖客一身死,他的心中却是已经感觉纷乱。

  在黄衫女压制之下,鹤笔翁本就是一阵劣势,只是黄衫女生性恬淡,古墓传
人与世无争,虽是在动手相斗,但却也是未下着重手。

  掌影翻飞,身姿飘动,黄衫女出手身形飘动如仙,攻势迅捷轻巧,虽不致命,
却是一直稳稳的封锁住鹤笔翁之攻势,封锁住身形。

  不管鹤笔翁想要从何处进行脱逃,却是都如掌中飞鸟一般,被迅速封挡而回,
如此一来,鹤笔翁想要脱身,却是要有能够突破黄衫女掌力之能,难度之大,可
以预想。

  交手不过五十招开外,黄衫女就已是掌握住主动,只是她并不一位抢攻,才
是让鹤笔翁能够抗衡至此时,只是,此时周芷若再加入战局,却是一下的让其逼
入绝境。

  单只是黄衫女一人,已是让鹤笔翁为难,何况还加上这一面容绝美,出手狠
辣之周芷若,危机更重。

  鹤笔翁不想死,那一瞬,于他心中已经设想种种可能,心知此时自己绝不会
是两女对手,而相比较起来,杨夜昔出手之间,却是更留有着几分余地。

  心念一动,鹤笔翁当即快攻两招,出手将着黄衫女身形暂时逼退,随后也是
不顾着印在着自己身前玉手,抬手一团的药粉快速抛撒而出,朝着黄衫女面门洒
去。

  毒粉!

  鹤笔翁如此出手,不难看出这一招出手之目的,以黄衫女之武功,毒粉虽然
迎面罩来,却也是足够进行应对,脚下足尖轻轻一点,娇躯如莺般后跃,急退向
后。

  双臂挥舞,长袖飘翻,迎面而来的毒粉在此时,却是就被劲力吸卷大半,剩
余毒粉,也于此刻被长袖翻卷扫来。

  可说,鹤笔翁此时这一招,如单纯只是为了伤敌,却是效果寥寥,难以起效,
不过这快攻一招,却也是为其争取到了一丝喘息之机。

  袭击一招,鹤笔翁却是不敢再多停留,身体快跃,登时就往后急退,也是不
顾着身上伤势,前后两个闪身,就是快速的躲进了林中。

  鹿杖客身死,加之黄衫女高强诡异之武功,已经让鹤笔翁乱了方寸,一心只
想尽快逃离,这位江湖之上也是顶尖高手,也是寒了胆气,却是就连着回头一望
勇气也无。

  如果鹤笔翁此时想要留下观望少许,或许,就是会发现情况不同,局势,又
有变化。

  周芷若身形轻盈灵动飘来,看似好像要发起袭击,但是出乎意料之外,周芷
若蓄势一招,却是径直的轰向着黄衫女后心之处。

  突然袭击,不说是鹤笔翁,就连黄衫女也是没有预想到会有如此之变故。

  黄衫女以自身和善之心,只以为周芷若已经是回归本心,自少林寺一场相争
之后,已是放下执念,但是,她却不知,连遭变故之后,周芷若心神之变。

  经历种种,周芷若如何还能简单的回到过去,继承师父发扬峨眉之志,她必
须要让自身变得坚强,而周芷若本性善良,在这两种想法纠结之中,心神恍惚失
神,却是终于走到了极端。

  两个不同意识共存,一者阴沉心狠,果决狠毒,有恩抱恩,有仇报仇,一者
温婉柔静,楚楚可人,心地善良,有所坚持。

  一柔一狠,各不相同,相同的绝美面容之下,却是两种不同的行事方略,除
了是对张无忌一往深情之外,却是再无相似之处,平日周芷若行事温柔如水,而
到关键之时,换了另一意识,却是又变得狠辣果决。

  此刻,周芷若正是狠辣之时,当初少林寺惨败于黄衫女之手,于她心中,却
也是留下了一心结,既是羞辱,也不心服,更想要再斗一场。

  对于鹤笔翁,周芷若虽然心中有怨,但是相比而言,对于黄衫女,却是怨念
更重,更想要再斗一场,所以,这两者选择之间,周芷若却是一掌出手,偷袭黄
衫女。

  猛然一掌,黄衫女当时心神却是一直都在应对着鹤笔翁之毒粉上,全没想到
周芷若竟会突然出手偷袭,等到意识不妙,再要应对抵挡之时,已是慢来了一步。

  黄衫女年纪不过双十年华,武功已是步入当世绝顶之列,这其中固然是有其
天资过人以及古墓武学精妙之因,其中,却还是九阴真经武学起到着重要作用。

  如此年纪,黄衫纵使可以练成顶尖武学,但是在内力方面,却仍是其弱项所
在,面对一般高手,可能还未明显,但是,此刻,却是不同。

  内力却是多用以防御鹤笔翁之出手,黄衫女一时无暇她故,后心可谓是全无
防备之下,再加上周芷若又是蓄势待发,一掌拍中,一股阴狠掌力当即顺着手掌
处喷涌而出。

  猛遭重击,黄衫女身躯重震,周芷若掌力灌入体内,虽是被其化解一部分,
但是剩余力道,却是仍然迅猛袭来,难以一时化解。

  气血翻涌中,黄衫女只觉嘴里一甜,一口鲜血不禁的弥漫在口中,这也是黄
衫女这多年来,初次受伤,更何况,还是如此伤势。

  但是,黄衫女毕竟不凡,虽被奇袭受伤,举止却是丝毫不乱,身体受伤往前
倒去,随即黄衫女却是狠狠的一甩衣袖,长袖迅速朝周芷若打去。

  一招既快且巧,正是趁周芷若出手之时进行袭击,逼得她无处退让,同时,
黄衫女心中气愤周芷若出手偷袭,这一招,却是连带着刚才所吸而来的鹤笔翁之
毒粉,一起反击而出。

  各中一招,周芷若虽是偷袭得手,但是却也并无过多便宜,柔软衣袖抽来,
在黄衫女灌注内力之下,却是比之铁棒更重,直击胸口,周芷若气息一震,却是
更快的往后飞去。

  柔弱无骨的身躯往后直直平摔,这反击一招,黄衫女并不留手,却是就打的
周芷若身体直飞出数丈之远,一下撞击到这庙内身后神像处时,才是停住去势。

  胸口疼痛,同时间,周芷若感觉着一股异香袭来,精神好似隐隐有着一些恍
惚,好在,周芷若功力不弱,快速运行内力调息,暂时压住了体内伤势。

  己身虽然受伤,但是相比较起来,黄衫女此刻身上之伤势,却是绝不会比自
己更轻,心中憋着一口气,不愿服输,周芷若却是还想相斗。

  右手在供桌上一拍,周芷若那白衫之下的曼妙娉婷之娇躯跃起,双掌打出,
再次朝着黄衫女身体攻来。

  而就在那跃起间,周芷若手掌借力拍下,绝美面容上,秀眉轻皱,却是不知
是因为此刻所受之伤势,还是因为着另有发现。

  看着周芷若不知好歹,仍自想要出手,黄衫女心中也有怒气,娇哼一声,身
形点跃而退,暂时拉开距离,双袖挥舞飘动,衣带飘飞间,灵动如仙。

  长带如鞭,快扫袭击而至,不断的击向周芷若周身各处,面对此招,周芷若
也是不甘示弱,身法展开,使用九阴真经上武学,与黄衫女展开缠斗。

  两女一静一动,各有魅力,但是却均是飘忽灵动,美若天仙,身形疏忽进退,
飘忽移动,月色之下,仿佛两个降临人间之仙女。

  只是,双仙相斗,却是终有胜负,却是不知,到底是谁胜谁负。

  另外一面,杨夜昔身背着史红石,跟在前面丁敏君身形,山林快行,到了一
处山腰处,赫然,却是庄内后山湖泊所在。

  一个曼妙身形,正是静站湖边,听到脚步声,回首轻望,露出着妩媚甜美之
面容,娇丽可人,虽还未完全长成,却是已可见倾城之姿,赫然,正是小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