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堕之倚天泪】第三十章(持续更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为生活写黄
是否原创:是
2020/5/7发表于SIS101
字数:10392

               第三十章

  面对这腥臭阳物,杨不悔心里不停进行自我安慰,但是,毕竟初次接触,舌
头轻轻在阳物上一舔,登时,一股恶心感在嘴里发散。

  粘稠,其中夹带着一股腥臭味,杨不悔却是从没有如此近距离的体会过,更
不要说是品尝,心理那一关,并不容易过,她在轻微一下品尝之后,当即嘴里就
是不禁干呕一声。

  女子爱洁本性让着杨不悔当即身体抗拒,白净的脸颊本能往后挪开,不想要
再继续的舔弄,但是,已到此时,西华子哪里会让杨不悔这样轻易的移去。

  杨不悔脸颊轻移,西华子手臂就是往前快速一抓一按,将着她的脸颊朝着自
己的胯下狠狠一压。

  杨不悔那张开的小嘴还没有来得及闭紧,却是就被西华子阳物一下顶入,鹅
蛋大小的龟头直接的撞入杨不悔喉咙,胯下一耸,一顶到底。

  西华子阳物粗大狰狞,且不说这其中气味难忍,单就是那惊人尺寸,也非寻
常,杨不悔没有准备之下,被狠狠一顶,却是身体不禁一颤,嘴唇张开还未闭合
之间,就先被顶到了咽喉处。

  突然袭入,杨不悔反应不及,那一刹那,连呼吸也不及调整,就是被顶入到
深喉,她一愣神下被顶入,龟头在喉咙轻顶,还顶撞在那喉结上。

  不等杨不悔更多反应,西华子却是伸手抓在她的后脑上,轻轻按动,胯下就
是于此时,开始着一个规律抽动。

  还没习惯的杨不悔,被西华子压住如此抽动,嘴里想要咳嗽却是又吼不出,
恶心的味道在嘴里发散,那股味道怎么也不消失,让她越加难受。

  精致的面容,樱桃小口随着这抽动,被最大程度的撑开,变成了圆形,小巧
的香舌因为口腔被撑开,本能的往上顶着,顺着阳物上的包皮舔动。

  此举,是杨不悔呼吸不畅,口腔之内塞入异物时本能的应对之举,但是,这
小巧香舌对比起那粗大异物,却是相差太多。

  香舌不断网上舔去,却反而只是在阳物棒身上舔转,湿润的香舌带着唾液,
被动的对阳物进行清理,呼吸之间,舌头往上舔去,一来二去,反而是让西华子
享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之享受。

  杨不悔生疏举动,确实不如那一些熟女吹箫之熟练,但是看着她精致绝美面
容,含羞忍怒的不甘表情,以及阳物抽动之间,棒身不时轻微触碰到洁白贝齿上
的摩擦。

  轻微疼痛,并没有带来太大痛楚,反而更是有着一种的快感,再加上让杨不
悔吞含时,心中那种满足之成就,更非一般,如此种种,让西华子只感觉更加享
受。

  但是,美中不足,杨不悔到底经验不够,只是用着嘴巴含弄,而无法深入到
喉咙,西华子用力前顶,龟头一碰触到喉结位置时,就会引得佳人身体颤抖干呕,
就是再无法继续深入。

  所以,西华子粗大的棒身,却是大半就要留在着口外,不管他如何用力,也
是无法压入,如此的抽动一阵中,只是浅尝即止,难以真正的体会深喉之感。

  而在这抽动之中,西华子也是开口对着杨不悔进行教导,引导着她的动作,
让她白嫩小手,轻抚上了自己下身那两粒阳丸,让她轻轻的用手揉动。

  有杨不悔身孕这一点对她进行威胁,西华子现在很放心她不敢有所异动,心
中已无指望,这个未出身婴孩,已经成了她最后之希望。

  为了守住这孩子,杨不悔什么都愿意做,如果她敢于妄动,西华子绝不会放
过她腹中孩子,有着这点心理准备,西华子就是吃定了她。

  看着杨不悔如此给予自己抚弄阳物,口中清理,西华子在享受之时,目光转
动,却是又看到了一旁的殷离,一个想法在心中冒起。

  在刚才西华子从殷离身上抽出阳物之时,因杨不悔发力,殷离身体就被往旁
推倒,此时,身体倒地,但是情欲未减之下,身体渴望却是于此继续涌动。

  火热身躯无法隐忍,殷离却就在此时,娇躯倒地,雪白的身体顺着地面摩擦,
手指却是不禁的探入到下身,在花穴之内,不停抠弄。

  在西华子多次玩弄之下,殷离下身花穴早已是因这玩弄而变得麻木,疼痛感
渐渐退去,随之而来的就是那仿佛入骨一般的瘙痒,引得她身体越加渴望,越是
动情。

  一阵抚摸之中,殷离却是无法满足,体会过西华子那粗大狰狞之物,享受过
那充实填入之快感,在此刻这白细手指的进入抠弄,却是又如何能够让她满足。

  「呃,嗯,啊,痒,好痒,珠儿,珠儿,想要!」

  口中呢喃之中,殷离目光却是慢慢的就看到了西华子身上,动情之下,她就
是渴望着身体能够得到满足,至于是谁,她又哪里还能够分辨,能够在意。

  看着殷离此刻迷离表情,西华子冷声轻笑,抬手对着殷离一拉,让她的身躯
贴近到着自己的身后,右手往后一环,按在了殷离润白翘臀上,手指往前轻轻探
入,顺着花穴往内深挖。

  西华子粗长手指快挖几下,火热感觉传入花穴之中,殷离不禁的呻吟两声,
西华子这几下玩弄,感觉却是比着她进行自渎要强烈许多,快感持续,殷离白皙
的身躯,当即就是更紧的贴了上来。

  胸前饱满的双乳紧压在西华子粗糙的后背上,西华子身体一磨,犹如老树皮
般的皮肤擦动,磨在殷离白嫩柔软的乳房上,接触只觉得触觉更柔更软,更有弹
性。

  「娘子,给我好好的表现一下,来,帮相公舔一下,从下面,给相公进行一
下推!」西华子拍打了两下殷离的臀部,开口命令说道。

  恍惚之中,殷离也是没有其他想法,只是听着西华子命令,身体贴在西华子
后背上,整个身躯紧紧缠上,双手往下,按在了西华子的黝黑的后臀上,一下一
下的往前推动。

  略显灰暗的过道之下,两个绝美可人的女子,身躯曼妙窈窕,却是一前一后,
而在两女的中间,却是一个身材矮胖,肤色黝黑,面容丑陋的老者。

  身后,被着一名白净美丽少女贴住,少女柔嫩双峰夹靠在其背上,轻轻磨动,
下身湿润泥泞的花穴处,则还是贴紧在西华子的大腿上,盘旋转磨。

  长满乌黑腿毛的大腿擦动着殷离花穴,肥肉一抖,就在殷离的花穴上刮动一
下,而此刻西华子前身阳物就那么的对着前面杨不悔嘴里挺去,身体一震,却是
同时就对两女造成了一下刺激。

  西华子身体贴紧两女,同时玩弄,殷离在身后顺势推动,让着他的身体往前
撞动动作更快,推动更急,阳物快速在杨不悔的檀口之中抽动,更为享受。

  如此摩擦抽动之中,西华子身体抽动更急,也是带着身体前后两女更为兴奋,
大约抽动了百余下时,西华子还只是稍微的感觉着身体似有兴奋,两女却是先一
步的动了情。

  殷离在西华子如此磨动之下,花穴一时紧紧的摩擦,快感交叠,下身阴唇一
直贴擦在西华子的大腿上,花穴突然的感觉到兴奋。

  整个花穴之内,好似都有着一层的力量在推动,爽的几乎是连着整个身体都
要飘飞起来一般,嘴里禁不住叫喊一声道。

  「啊,啊,丢,丢了,好舒,好舒服!」在殷离的魅叫声中,娇躯快颤,下
身阴唇突然抖动了数一下,然后一股爱液当即顺着她的花穴处涌出。

  爱液流出,沾湿了西华子的大腿,凉凉的液体流下,西华子当即身体被这一
凉,下身不禁是加大速度,用劲快顶,以更重力道撞入到杨不悔的穴口。

  刚才淫玩殷离一阵,再加上此刻,一直让着杨不悔口弄,西华子心里也是渐
觉兴奋,身下本就粗大阳物,此刻变得更为坚硬,狠狠的将着杨不悔小口顶开。

  这一次口弄,杨不悔就是给着西华子含弄了有小半刻钟,阳物一阵兴奋之下,
西华子快感难忍,当即鼓涨而起,一股火热阳精一下射入着杨不悔口内。

  那瞬间,感觉到西华子阳物涨起,杨不悔当时本门想要着避开身体,可是,
脑袋被压住,避无可避,身体也是无力摆开,只能就如此被压住。

  一股气味浓郁的阳精喷洒入口,杨不悔隐忍不住,身体当即就是想要后仰退
开,可是气力不济,就是只能被西华子如此压住。

  阳物涨起连喷,一股股的阳精直接射入杨不悔口腔之内,顺着她的喉咙往下
流去,但是,她那小小口腔,哪里能够容纳的住西华子这一次的发射量。

  西华子喷射几下,浓稠的阳精就已经射满了杨不悔小口,更多的阳精顺着她
的嘴脸,往下留出,从着下巴处,滴滴落到着肩膀锁骨上,分外淫迷。

  被这一番激射给顶入的快要喘不过气来,杨不悔无神的翻着白眼,眼神迷离,
一时连着咳嗽都咳不出,好似就如此的闭气过去般。

  就在杨不悔将要晕厥时,西华子终于是有所变化,身体往后轻微一退,胯下
阳物从着这位高傲的明教大小姐口中抽出,退出口内。

  杨不悔精神一松,还没有来得及平复一下气息,西华子硕大青紫的阳物再次
往前一顶,这次,却是抵在着她的精致绝美的脸颊上,还没喷射完的阳精,直接
覆盖喷在她的脸上。

  白浊的液体射了杨不悔一脸,还不到西华子肥大手掌大小的脸颊,当即就是
被整个射满,液体盖在杨不悔的眼睛,鼻梁上,几乎差点就让杨不悔无法顺畅呼
吸。

  连续喷射了十几息的时间,西华子才是喘着粗气,停下了自己一个喷射,不
过,有长春功加持之下,西华子稍停下抽动,平复气息,之后,再次运行了一周
天心法,还没有疲软下来的阳物,当即再次耸立顶起。

  晚上几次发射之下,西华子下身阳物渐渐变得发麻,如此,却也是让阳物刺
激减弱,跟着可以进行的更久的冲刺,性事上持续更久。

  简单平复之后,西华子趁杨不悔嘴里轻声咳嗽时,将她身体一拉,让其身体
以一个侧卧形式躺倒,比之前更为坚硬的阳物,却是就此在杨不悔下身上缓缓顶
动。

  还没完全从阳精覆盖的失神恍惚之中清醒,杨不悔就是感觉到异物移动到了
身下,当即身体连忙紧张的颤抖,白皙柔软的双腿惊吓下,本能的用力并起。

  「不,不要……那里,那里不行,停下,呃,求你,主人,求你!」

  以为西华子又是想要顶入花穴之中肆虐,杨不悔担心如此会伤到胎儿,刚才
只是简单一阵抽动,却就已是让她小腹赘疼,要是再被捅入,她是真担心会出什
么事情来。

  惊慌之下,杨不悔急忙开口求饶,为了能够让西华子满意,这开口间,却是
就不知不觉的称呼西华子为主人,只是为了能够恳请他暂时放过。

  「哦,你这是,不想要吗?我看你,这下面,却是很像要啊!」西华子开口
故意说着,伸手却是就对下身花穴之内进行掏弄。

  手指随意的抠弄几下,西华子就感觉到杨不悔下身处一阵的兴奋,少妇嫩穴
之中,爱液几乎已是快要泛滥,这轻轻几下,穴内嫩肉好似着小口一样,快速的
张含贴上,紧紧粘住了手指,还没过多举动,杨不悔身体却是已经动情骚动起来。

  敏感燥热的身躯,在初次的体会到了欢好乐趣之后,再想要进行压抑,那却
就是变得分外困难,杨不悔此刻,就是因为着那胎儿,在强自忍受着自己的欲望
而已。

  不过,这本就是一个悖论,就是因为着杨不悔已经动情,所以她才是需要如
此强忍,不然,又何须如此。

  这个孩子,现在是她心里最后依靠,如果西华子想要更加逼迫其心性,这却
是一个最佳机会,只是,西华子所想要的,并不是一个失神的女仆傀儡,却也不
想将杨不悔逼的太紧。

  听到杨不悔求饶,西华子也是适时卖了个人情,已经探入了紧致花穴之中的
龟头往外轻轻一挪,就那么在花穴口上,磨转移动,嘴里打趣说道。

  「这里不行吗?看你这么听话,那主人就让你选一选,你是要让主人进你的
后面呢?还是前面,看你现在表现还不错,主人让你自己选!」

  西华子故作大度提问,但是,这不管前后,对于杨不悔而言,都是一个纠结
提问,以她的性格,又是如何能够说出,那开口让西华子进入身体,更是自己亲
自选择。

  那被白浊覆盖的绝美面容上,双眸紧闭,秀长的眼睫毛不禁轻抖,心情紧张,
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只能以沉默的应对。

  西华子却是不给杨不悔更多冷静时间,看着她不回答,右手往前一按,将她
的右腿往上拉起一些,下身分开,阳物登时往前再顶而入。

  顺着杨不悔的深长花穴,西华子阳物连续冲顶,这次他却是一改着刚才的凶
狠顶入,只是顶入半截阳物,快速抽动。

  浅尝即止,阳物并不完全的顶入,刺进穴内之后,快速的刮动一下,然后就
是快速的抽回,快进快出,胯下犹如疾风暴雨一般,轻巧的往内快抽。

  知道杨不悔身体渴望,西华子快速抽动,却就是在不碰触花心的情况之下,
要引起她的反应。

  不能尽根撞入,只是稍微的顶入一截,对于西华子而言,虽然仍是不够满足,
但是,看着她那动情配合的面容,也是另有一番刺激。

  湿润的爱液粘湿着阳物,杨不悔兴奋之下,爱液流出更多,将着西华子阳物
给完全的打湿,然后这一抽动,花穴一阵紧吸,发出着淫迷的噗嗤噗嗤的声响。

  「啊,不,不要,呃,嗯,啊,前面,前面,不可以的,不行,好,好痒,
用力,用力点!」

  刚才不回答,现在等着西华子抽动起来之时,再想要解释求饶,却是已经晚
了。

  好像无数只活虱子一起钻入其中,对着那穴内的嫩肉连咬,疼,痒,酸,几
种感觉一起涌来,每一处,都好像是有羽毛扫过。

  这种渴望之下,西华子阳物快速的顶入,胯下疾风暴雨的连顶,阳物只是顶
入一半,然后抽回。

  如此情况,就好像西华子一直是给予着杨不悔那种半层的满足,花穴的半截
被塞满,阳物塞进,几乎是要将那一层花穴给直接的撑满,充实感让着她身体舒
畅不已。

  可是这一半的满足,反而就是引得花穴深处的渴望更重,好像就是要痒到着
骨子里的感觉,让她全身敏感不已,稍稍触碰,就是整个身体都在发抖。

  『好,好难受,忍不住,忍不住了,这个,好痒,这个,就是,就是想要,
这感觉,怎么,跟六哥,完全,完全不一样!』『难道,我,我是真的,真的生
性放荡吗?不会的,是他,是他威胁我的,可是,真的,很想要啊!』心里犹豫,
念头纷转,身体强烈刺激之下,杨不悔到底还是忍不住着情欲,做出了自己这一
个最直接的决定,遵寻着身体本能,开始行动。

  嘴里呻吟一声,杨不悔抬眼看了西华子一眼,终于,心中缓缓做出了绝对,
在身体一阵接着一阵的快感之下,手臂抬起,用力的环上了他的脖子。

  两具身体,当即缠绕在了一处,放下心中坚持,杨不悔当即终是放开身心,
开始接受着西华子,娇躯紧紧贴住,微微鼓起的小腹不禁的往前顶动,却是要让
西华子可于着下身处,进行以更多满足。

  见杨不悔开始配合,西华子心中暗喜,之前的所谓矜持,到了此刻,终于是
卸下了她的伪装,也是预示,此刻,才是杨不悔真正的心思展示。

  千言万语,此刻却是都汇聚成了那最纯粹的举动,既然杨不悔都是已经进行
了配合,那西华子自然就是再不会客气,下身开始保持着那快进快出的方式,对
着花穴直顶。

  虽然说是面对杨不悔这美妙身躯,但是西华子此时却还是有所分寸,阳物顶
动之间,并没有太多深入,只是保持住那样的一个长度。

  在给杨不悔送去了身体快感同时,还不会对腹中胎儿造成过多伤害,一定程
度之上,带给了两人同时满足。

  一开始,杨不悔还是并未过多察觉,但是这女性敏感身躯,对于身体的感觉
却是更敏锐,随着西华子不停的抽动之中,却是感觉到了这抽动频率。

  『他,这老道,难道,是在关心我吗?怎么会?这个无耻老道,怎么可能,
他怎么会?』脑中胡乱想着,但在身体刺激之下,杨不悔却是不禁更为投入,此
时此刻,在她这最为绝望之时,没有想到,却是只有着西华子这个淫道,会对她
进行着照顾。

  难道,这就是自己的下场,就是她错事的处罚吗?

  雪白的身体跟着那黝黑矮肥身躯凑在一处,地道之中,只是弥漫着两人此刻
身体交撞的撞击声,殷离在着沉迷一阵之后,身体却也是跟着紧贴而来。

  三人身体不禁又是在此时凑在一处,相互间开始进行着最原始渴望,在西华
子示意之下,殷离身体紧贴,迷离之中,却是伸出舌头,慢慢的顺着西华子的后
背舔了下来。

  西华子黝黑肥胖的身躯上,入眼就是多处伤口,却都是之前小昭对他身体折
磨所留下,虽然经过简单治疗,但是却还是多处伤口渗血。

  再加上西华子身体多日没有清理,体味沉重,远远的就是可以闻到他身上一
股异味,一般人避之唯恐不及,但是在这时候,动情之时,他身上沉重体味,却
成了对殷离,杨不悔两女的一个最佳诱惑。

  迷离之中,殷离舌头顺着西华子的后背处一直吻下,顺着枯老的皮肤缝隙之
中,细心的轻舔,如在平时,她也是绝不会做出如此之事来。

  可是动情之下,眼看着西华子与杨不悔那不断的缠绵,殷离身体却是贴亲的
更稳,仔细轻舔,从背部一直往下移来,然后,转到了他的后臀处……

  小巧的舌头往内一探,突然一窜,西华子身体猛然一颤,本就是汹涌的举动,
当即进攻更疾,疾风暴雨般往内顶入,对着杨不悔花穴又是连续的猛顶数十下。

  杨不悔身体已经是到了高潮边缘,白浊的液体覆盖下的身躯突然猛然一抖,
整个身体快晃,紧致的花穴当即紧缩,花心处快速的颤抖数下,爱液瞬间的从花
心处喷涌而出。

  在西华子这不停抽动之下,杨不悔兴奋的身躯也是终于达到了高潮,连续几
下颤抖,娇躯发颤,嘴里惊叫一声,身体猛然的绷紧。

  杨不悔白皙的双腿紧紧盘在了西华子的身上,用尽全力,就好似要将自己整
个人都给挂在他身上一般,更像是要将西华子整个的夹吸在身上,不忍抽离。

  在西華子不停玩弄下,楊不悔終於身體達到了高潮,意識飄忽,好似要飛上
天際一般,整個人都好似成仙一般,再不知道世事如何,不想再去在意!

  楊不悔緩緩抬眼,此刻,西華子面容仍然醜陋,享受著她身體高潮時的特殊
夾緊,以及愛液衝蕩之享受,那五官皺起模樣,甚至可說是有一些面目可憎,讓
人一看,心中生嘔. 但是,身體這前所未有之快感享受,那種讓她整個人感覺著
升天一般的刺激,也是楊不悔之前從沒有想過,更是沒有體會過的。

  殷梨亭與其有限的幾次性事,給著楊不悔的快感也只能說是中規中矩,卻也
是難以給她帶來更多刺激,楊不悔也沒有想過,在這其中,這種事情上,竟然,
会是如此特别,如此不同。

  男女之间,不管着相互身份是有如何不同,两者是有何等差距,最后,还是
要归于这夫妻交欢之事上。

  不管男子身份,地位,相貌,多么低贱,但是只要有其唯一长处,有本事,
能力,去将女子征服,那就是强者。

  动情下,看着西华子那丑陋容颜,杨不悔一时,眼神却好似有了一些恍惚,
却是感觉,此刻,他好似并不再如之前那么厌恶。

  确实,西华子是用着卑鄙手段得到自己,无耻淫邪,几乎是全无是处,但是,
他却也是有一优点,那就是他会顾虑自己感受,顾虑到孩子。

  虽然只是一丝,但是在此刻,这细微如丝的关怀,也是让杨不悔为之心动,
在悬崖边上时,成了她心中最后一丝暖意。

  眼中恨意减弱,不知不觉中,多了一抹柔意,西华子感受着杨不悔此刻高潮
柔情,享受着花穴之内爱液喷射感,一直等到着喷射结束,然后才从穴中抽出。

  阳物上带着一层的湿润爱液,西华子狞笑说道:「怎样?杨丫头,是不是很
舒服,只要你乖乖的,老道保证你以后每天都能这么舒服,而且,还让你们母子
平安!」

  「可是,你要是不知道好,啊,好歹,那你也是就知道着下场,老道我一动
手,可是就不会留情,你自己知道怎么选吧!」

  西华子话语中,突然身体轻颤,却是殷离在此刻,小口张开,舌头探入,对
他下身进行了一个清理,小舌快舔,对着西华子的两粒阳丸进行快舔。

  虽然玩弄过众多美女,但是如此口交之法,西华子却还是第一次享受到,之
前他所征服之女,全是桀骜不服,没有想到,在情动引导之下,殷离却是会如此
配合。

  好似弹跳器具一般,殷离香舌快舔,对着西华子那两粒睾丸快舔,舌头舔弄
之间,比之小手抚摸,那种感觉更为强烈,舒爽等级,全不可相比。

  西华子身体不禁一抖,好在,他刚才已是发泄数次,此刻对于快感感觉并不
强烈,一股欲望涌起,随即又被压下。

  此刻,面对着这两女伺候,这对于西华子,可也是前所未有之体会,如此享
受,他可不想就此结束,而且,此刻身陷危机,也还是不知道之后处境如何。

  很可能,之后就是会被赵敏郡主所擒,毕竟,那位智计无双之佳人,想要从
她眼皮底下脱身,却是又谈何容易!

  这样说来,此次,甚至可能就是西华子这辈子最后的一场交欢享受,他哪里
还能够不尽兴施为,一直到自己最后满足为止。

  从杨不悔身下抽出阳物,西华子缓缓轻移,随后就是将其移动到了杨不悔身
体后穴上,粉嫩娇小的后菊处,含苞待放,嫩肉轻启,隐隐可见!

  西华子阳物刚往前一顶,粗大狰狞的阳物稍微一刺,先一步顶入,杨不悔正
在高潮下松软的身躯,突然一紧,当即用力整个蹦紧,臀部也是跟着不禁一晃。

  走后穴,这种事情对于着经验不多的杨不悔而言,如何是会有经历过,在她
想来,只是觉得一阵得到淫秽,那个地方,怎么是可以用来做那种事情。

  心情纷乱,杨不悔本能的将着身体移动已抗拒,但是,她那微弱力道,哪里
能够抗的住西华子此刻情欲蛮力,身体一压,阳物已经往前狠狠压入。

  刹那间,杨不悔只感觉后穴好似要被整个撕裂,如此顶入之疼痛,狰狞阳物
拉顶着后穴上,身体以这样一个强压姿势,下身发力,一个劲的往穴内顶入。

  犹如一柄钻肉的长枪,狠狠的搅入到穴内,后穴薄软的嫩肉,当时一下哪里
承受的住如此顶入,杨不悔身体疼的狠颤,上身当即用力的挺抬起,嘴里痛苦叫
喊。

  雪白的身躯用力晃颤,脖子后仰,分外痛苦,杨不悔当时感觉就感觉自己好
似着一尾白鱼,西华子就是刺入到身体之内的凶狠鱼钩,用力的拉住身体,一个
劲的往外拉动,狠狠提起。

  心中纷乱情绪,在此刻全都是变成了一声的呐喊,杨不悔惊叫喊道:「啊,
疼,好疼,不要,那里,脏,快点,快点拔出去,拔出去,疼啊!」

  杨不悔身体几下扑腾,西华子却是伸手狠按住着她的肩膀,让她身体无法更
多挣扎,嘴里胡乱说道:「不疼的,稍微忍一下,很舒服的,马上就好,马上就
进去了!」

  从杨不悔这剧烈的挣扎反应上来看,西华子判断出着她应该是初次被人走着
旱道,不然,不会如此剧烈挣扎。

  没有得到着杨不悔的处子之身,但是能够夺取到后穴的第一次,对于西华子
而言,那也是意外之喜,尤其是看着杨不悔那酷似纪晓芙的面容,更添兴奋。

  这随意的话语,哪里能让杨不悔安心,后穴好似要被整个撕裂开,异物顶入,
整个后穴嫩肉一时都好像是被随之的调集起来,紧紧地夹住。

  如此感觉,对于西华子,自然是舒爽无比,可是对于杨不悔,那却是只有着
疼痛可言,而且,这个异物还是一个劲的往内搅动,更加加强着痛苦。

  本来还想要挣扎的动作,随着西华子几下狠顶,刺入之时,好似后穴撕裂,
而在抽出时,刮扯之间,更是拉起一阵持续的酸涩。

  动作持续,杨不悔嘴里几乎是连叫都无法叫出声,这后穴被撑顶入的剧烈痛
苦,带给杨不悔之痛楚,却是比之昔日破身更痛。

  洞房花烛之夜,情到浓时,水到渠成,因为杨不悔花穴特别,加上殷离亭阳
物不巨,两人草草完事,痛苦虽有,却是并不强,更不要说是如此剧痛。

  好像是事到临头的猎物,杨不悔身体还是强自挣扎,可是,出水肥鱼,哪里
还有能够避让之机,不管她怎样躲避哭喊,西华子仍然用力深刺而入。

  「不,不要,疼,后面,后面裂开了,主,主人,求求你,好疼,坏掉了,
那里,不可以……」杨不悔带着哭声喊道。

  佳人低语,楚楚可怜的求饶,而且还是口中相称为主人,如此态度,就算是
再铁石心肠之人,可能都是会心有不忍。

  西华子当时也是不禁刺入动作一顿,只是,身体欲望,却是不得不行,西华
子稍微思索,却是又想出了一个办法,故意说道!

  「好,既然小女奴,都是这样恳求了,主人就是再给你一次机会,这样,既
然你不想让我走后路,那这次,我们就是再走下前面!」

  「但是,杨家小丫头,你现在已经是怀有了身孕,万一走着前路,这次,我
要是兴奋起来,没有留手,万一伤到了孩子,那可……」

  话语到此而止,西华子知道着自己不用将话语说的太透,以杨不悔此刻心情,
她知道着自己会该做出如此决定!

  杨不悔闻言心中黯然,是要自己忍受屈辱,还是要让胎儿承受可能危机,两
者之间,她却是只有一个决定!

  「请,请主人,你,你走,走,走后面吧,不要,不要伤害到孩子……」杨
不悔带着苦音跟西华子请求说道。

  「哈哈哈,放心,杨丫头,既然你都是这么的求我了,老道也不是不近人情
之人,那这次,就是走你这后道,准备好了,来了,开始!」

  一声话落,西华西跨下狠狠的往前一顶,整个阳物塞进到了后穴之内,龟头
拉着穴内嫩肉,用力的往前磨擦顶入。

  杨不悔嘴里闷喊一声,绝望的泪水顺着眼角流下,双手不禁放在了小腹上,
忍着身体狠狠地撞动,死死忍受着。

  原本明亮的眼神,变得黯淡失神,洁白的身躯随着西华子那粗吼的叫喊声,
而不停的往前晃动,这两行清泪,杨不悔也是分不清,这到底,是为了自己而流,
还是为了腹中孩子而流。

  或者,是两者兼有之,杨不悔心里清楚,在自己屈服以后,这种羞辱,是第
一次,但绝不会是最后一次。

  过道之中,肉体相互交撞的声音不停回荡,女子低沉呻吟,以及男子那压抑
的低吼声交织一处,在其中久久回荡。

  先是杨不悔那压抑的低声惊呼,撞击一直持续,男声越来越重,而女音则是
变得越加低沉,最后却是就连呼声也几乎听不到,似是就那样的被西华子给干的
晕厥过去。

  但是,这纯粹地撞击,却是并没有就因为杨不悔的无力承受而停止,那个撞
动之声,比较起来,却似乎比着之前,更急,更狠,一直不停。

  一个时辰之后,那呻吟女声突然一变,却是变成了那另一个柔媚的声音,却
是殷离,她接替下了那不堪玩弄的杨不悔,承受着西华子的淫玩!

  一陣狂風暴雨抽動,殷離的聲音也是越變輕柔,從開始的激烈叫喊,慢慢流
失變成了低沈的呻吟,再最後,卻是就又變成了那不堪再承受的求饒。

  可是,一心想要出精滿足出精的西華子又哪是會那麼輕易停下,殷離叫喊越
慘,他頂入的就是越凶狠。

  持續撞動的聲音連成一線,譜寫著最原始的肉體樂章,在殷離的聲音漸漸的
變成哭聲時,仍然絲毫不停。

  殷離的叫喊聲,又是持續了大半個時辰,然後再次一變,轉變成了兩女此起
彼伏的連續叫喊,卻是西華子將著兩女疊在一處,一起的進行著那純粹的發洩。

  那一聲聲勾引著人類本能慾望的叫喊聲,從這兩位絕美少女的口中呼喊出,
聲似入骨,那輕柔的魅音,就好似鑽到著西華子的骨子裡. 动情时的绝美风情,
引得西华子乐此不疲,这入骨钻髓的动人春药,引得他更加渴望的耸动,好似,
要如此到着天荒地老时刻……

  而就在西华子尽情的与两女发泄之时,地道尽头处,破庙之中,杨夜昔却时
正在遭遇着一场意外变故,甚至,可说是杀身之机。

  破庙之中,原本与白芨密谈的玄冥二老,各自的以犄角之位站定,与白芨并
行站立,而在三人之中,却是正站在一位绝美出尘,宛如洛神降世的绝美女子。

  一袭黑色长裙,身姿曼妙绝伦,精致的五官,明眸贝齿,柔魅美艳,诱人的
柳叶弯眉轻轻皱起,眼神凌厉,其中,却好似已经动了杀机。

  这绝美女子,赫然,正是为了赴张无忌与赵敏这场婚事的周芷若!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