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堪折直须折】第四章 大意失荆州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题凑
首发ID:白了个白
2022年1月8号首表第一会所
字数:5939

             第四章 大意失荆州

  颜南希面色复杂地看着放在桌子上的瓶子——那是他在几个星期前买的催情
气体,他忍不住暗想,真的要这样吗?她可是自己的母亲。真的要用这种卑劣的
手段——以帮助自己学习的借口和催情气体来得到她吗?

  只要他做出这个决定,那便是万丈深渊,稍有不慎,他恐怕就再也无法见到
自己的母亲。真的有必要吗?用这么孤注一掷,偏激而又上不了台面的办法。他
闭上眼,试图将烦躁的心平静下来,谁知却一不小心睡过去。

  当梦北柠敲门时颜南希猛地睁眼,他连忙看去身旁的闹钟,才发现已经濒临
迟到边缘,他连忙应一声,随后翻下床,匆匆忙忙地收拾书桌上的东西,谁知道
却一不小心碰倒玻璃瓶,瓶子连翻两个滚,最后掉到地上,碎成玻璃渣,气体在
空气中弥漫开来。

  颜南希暗道不好,他捡起略微大点的碎片,又回头看了看窗外又下起了的雨,
心道只好回家再收拾了,这药只对女性起作用,而妈妈并不会平白无故进自己的
屋子。他背上书包,走了出去。

  最后还是差了一点迟到,等颜南希擦着上课铃坐进课桌,才想起自己插在电
脑上装着他收藏的母子禁忌电影的u盘还没拔。他心里有些不安,但事已至此也
没办法,只好暗自祈祷梦北柠不会进自己的屋子。

  另一边。

  梦北柠醒的格外早,这一夜她辗转反侧,就是难以入眠,脑海里那根狰狞的
肉棒根本无法消失,这一折腾就是一夜,天蒙蒙亮时她便起了床,想到安洛尘便
忍不住面红耳赤,脸颊发烫。她在叫完颜南希起床后,写了张纸条嘱咐日常的一
些事情后便叫着自己的妹妹梦长缨去了美容院。

  安洛尘醒来后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下床准备去吃个早点,而颜路遥此时也
刚好推开安洛尘的房门揉揉眼,嘟起嘴道,「哥哥~早上好。」他「嗯」了声,
也道了声早。

  到餐桌边两人看到了纸条。安洛尘笑了笑,他不用想也知道梦北柠现在是怎
么个情况,安洛尘伸出手勾住身旁女生细嫩的腰肢,又轻轻吻了吻女孩的肩,颜
路遥被他搞得有些情动,索性来了发「白日宣淫」。

  尽管颜路遥早知男人肉棒的尺度,但是每每塞进嘴中,被男人粗暴地几乎当
成肉穴来干时还是会忍不住有些不自觉地收缩起喉咙,随着几十个来回后,安洛
尘摁住颜路遥的脑袋,对着她那双含泪的眸子轻笑道,「遥遥,哥哥今天叫你个
词,叫大意失荆州。」

  紧接着不久后,一泡浓精就射进了女孩的嘴,嫣红嘴角则沾着点点白浊。她
有些发怔,却看见安洛尘看了一眼餐桌上的白粥,又想起刚刚男孩说的话,犹豫
了下便把嘴中的精液吐进碗中。此时,门外的铃声响了。

  颜路遥本想起身去开门,却被安洛尘拦了下来,安洛尘用手指了指加了料的
白粥。无奈之下,颜路遥撒娇的哼了声道「哥哥是个大坏蛋」说完用勺子搅拌搅
拌碗中的粥,一口气喝了个干净,才跑去开门。

  门外的站着的女生一头齐肩短发,细长美腿被短裤衬得格外白皙,紧身牛仔
裤包裹住臀部勾勒出引人遐想的曲线,女生眉眼淡淡,开口声音却有些软绵,见
到来人她嘟嘟囔囔道,「遥遥你怎么这么慢才给我开门,是不是不认识我这个表
姐啦?」

  还没等颜路遥说话,沐紫烟伸出手,往女孩沾着不明白色液体的唇瓣上轻轻
一抹,又搁进嘴巴里,皱着眉头道,「什么呀,味道好奇怪。」

  安洛尘端着空盘子路过,闻声挑挑眉,「孜然姐姐,那是我给遥遥做的早餐
奶。」

  话没说完,沐紫烟便狠狠一脚踢向安洛尘,早起没梳好的头发都炸了起来,
她平生最恨的就是有人叫她这个外号,对于这个外号的创作者安洛尘更是痛恨至
极,而敢叫她这个外号的人无一例外地都被她打趴下。

  但安洛尘被雷劈中后身体机能大幅度提升,自然对于沐紫烟的两下子毫无畏
惧,今非昔比,此时的沐紫烟对于他仿佛是开了慢动作,满是破绽,他单手将沐
紫烟按在腋下,另一只手仍然稳稳端着盘子,挑衅道,「沐紫烟,你也有被我制
服的一天啊,这样吧,叫声哥哥,我就放了你。」

  沐紫烟美眸满是怒气,呸了一声,道,「你痴心妄想,我这辈子就算死也不
可能叫你哥哥。」

  颜路遥见状赶忙上前,一边试图将两人分开,一边道,「都是亲姐弟,亲姐
弟,别一见面就打架。」

  安洛尘力一松,把沐紫烟的手松开,随后往女孩翘臀上猛拍一巴掌随后后退
几步。

  颜路遥连忙站在二人中间,又抱住沐紫烟,以防俩人再打起来。沐紫烟狠狠
剜了安洛尘一眼,另一只手则捂住隐隐发烫的嫩臀道,「遥遥走!姐姐我今天带
你去逛街,不带他!」

  颜路遥咬了咬唇,迟疑了下还是说,「可是我今天想和哥哥看泰迪熊展来着
……」

  沐紫烟一边推着颜路遥往二楼走一边道,「你们姐弟俩啊天天黏在一起,也
不腻歪的吗?姐姐我难得来一天,遥遥陪陪姐姐嘛,走……和姐姐换衣服去。」

  遥遥依依不舍的望着安洛尘慢慢的被沐紫烟推上了二楼,安洛尘见状耸耸肩,
道,「你俩玩的开心。」便端着盘子往厨房走去,然后回到屋子里戴上耳机看起
了电影。

  颜路遥和沐紫烟刚走不久,安洛尘便听见「咔哒」一声,随后就是女人高跟
鞋落在地面上的声音。他没太在意,继续专注于电脑上播放的剧情。

  梦北柠则是有些沮丧,两人刚到那里,梦长缨便接到了警局的电话,警局的
任务向来耽误不得,她也不好说什么,一个人也没什么心思闲逛,只好回了家。

  等她到家,却发现家里的保姆还没来,打电话也是无人接听,想着也没什么
事做便收拾起了卫生。到了颜南希的屋子时她刚进门,便闻到一股浓郁的香味,
她皱了皱眉有些好奇颜南希把什么打碎了。

  她把屋子收拾得差不多了后,转身看见电脑上插着的u盘,她想起最近颜南
希有些下降的成绩,犹豫了下,还是决定打开电脑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却没想
到电脑刚刚开机,引入眼帘的便是一部暂停了的AV,她皱了皱眉退出了视频,
却没想到整个文件夹都是关于母子题材的AV。

  此时已经吸入了不少催情气体的梦北柠只觉脑袋发昏,浑身发热,不知不觉
间,她点开了其中一部。看着电脑里交叠的白花花的肉体,梦北柠不自觉地把手
伸进了内裤里。太奇怪了,意识模糊地她想……自己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淫荡
起来的呢。

  看着屏幕中所谓「儿子」的角色,她脑海里浮现的却是安洛尘的面孔。这也
不算她薄情,颜南希自小便被判给前夫,反而是安洛尘从小便跟着她长大,她也
早就把安洛尘视为己出。况且,昨天,昨天那根滚烫的肉棒,实在是让她难以忘
怀。

  她闭上眼,双腿夹住白皙的手,暗道,反正,反正南希要上课上到很晚才回
来,洛尘和遥遥也出去看展览了,况且自己在一楼,就算,就算有开门声也可以
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不是吗?于是她褪去裤子,专心致志的自慰起来。

  纤细的手指衬得骚红血肉格外诱人,小巧蚌肉被她自己拉拉扯扯,泛着红晕
的菱形肉核被她自己不轻不重地按捏,她禁不住想,如果;如果这是洛尘的手的
话……

  此时安洛尘看完一部电影后下了楼去拿些零食,可谁知刚到楼下便听见一些
断断续续的娇媚呻吟,他下意识地去发声处瞟上一眼,却看见半裸着的,满脸浪
荡的梦北柠。

  女人裸露在外边的肌肤白得像雪,皮肤下是隐隐可见的经络纹路,原本藏在
衬衫下的挺俏嫩乳被纤细修长的手指抚弄得颤抖,女人面颊潮红,黑色西裤衬得
臀瓣格外洁白。

  安洛尘倒吸一口凉气,鸡巴硬得让他只想冲进去掐着女人柔软的腰身,再把
身下发烫的家伙抵在女人饱满的股缝间,最后彻底破入城池。

  他深呼吸几下,强行让理智回归,看着屋里的女人,梦北柠手中动作越来越
快,淫荡的水声响在空旷屋子中,她高昂脖颈,双眼无神,嘴边流出断断续续的
呻吟———以及夹在其中的几声洛尘。直到这一刻,另安洛尘一直引以为傲的理
智彻底分崩离析。

  梦北柠看见安洛尘走进房间,吸入过多的气体使她以为自己在做「清醒梦」,
想着反正是在梦中,便迷离着含泪的双眼,软绵绵地喊了声洛尘。

  安洛尘闻言,更是控制不住自己,直接吻了上去。

  女人滚胀的嫣红肉鲍被男人来回掐嫩,淫浪乳峰也从束缚中解脱出来,白嫩
乳房被男人的手指玩弄的不成样子,骚润的两颗乳粒在乳肉间显得格外诱惑。

  而臀尖原本白皙的肉也被玩弄地娇而红艳,仿佛一颗熟烂的肥桃。看着前戏
做的差不多,安洛尘干脆提枪上阵。如同红得火烧棍般的肉棒猛地干进小巧的肉
穴间。安洛尘进去时便被肉壁裹紧,肉壁上仿佛有无数小口正在吸吮着他的肉棒。

  他长息一口气、随后那根肉棒便开始凶狠地耸动起来,随着安洛尘的凶猛撞
击,梦北柠也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次潮吹,晶莹剔透的汁水流满了二人的交汇处,
液体更是骚甜至极,她握住男人的手抚到自己胸口,「洛尘……妈妈的好儿子,
帮帮妈妈吸一吸这里好不好……妈妈的,妈妈的这里好痒。」

  男人状硕的肉棒顶得刚高潮完的梦北柠几欲哭出来,声音沙哑间带着魅惑,
女人这般的要求安洛尘岂有拒绝的道理,他掐了掐胀红的奶头,恶劣地笑了下,
快「可以是可以,但妈妈,这不叫这里,叫妈妈的骚奶头!」

  他一边挺动着跨,把梦北柠操的欲仙欲死,一边大口吸允着女人的肥乳,而
几轮下来,男人的肉屌上早就挂上了一层淫浪的骚甜汁水。梦北柠足尖绷地笔直,
身体也被男人完全操控着,但当女人濒临高潮时安洛尘却速度慢了下来,梦北柠
身下的那口肉穴却止不住地流水,明明肉棒堵住了却空虚的让她快崩溃,她抓住
男人的臂膀,声音嘶哑地喊,「洛尘……洛尘,妈妈的好儿子,帮帮妈……」

  安洛尘坏心思地挑了挑眉,「儿子有什么可以帮助妈妈的呀?洛尘也不知道,
还请妈妈告诉洛尘。」

  梦北柠神志早就飞去了不知哪里,她断断续续地道,「快……快点。」安洛
尘见状又道,「怎么快?往哪里快,妈妈不说清楚洛尘可不知道怎么帮妈妈。」

  尽管理智不见踪影,但侮辱性的词语还是让梦北柠难以开口,但不断发痒的
小穴还是占了上风,「帮帮妈妈……」她重复地念着几个破碎的词,手指摸着男
人青紫的性器,急躁地示意着他。

  安洛尘摇摇头,道,「妈妈,我教您,跟我学,这是骚妈妈的肉穴,这是儿
子的大鸡巴,学会了吗?跟洛尘说一遍好不好。」

  梦北柠几欲流泪,最后还是妥协,「请……请洛尘,用大鸡巴操烂妈妈的肉
穴。」话音终于,安洛尘挺腰大力抽插起来在几十个来回后,安洛尘的第一泡精
液彻底交代了出来,滚烫的浓精射得梦北柠连连尖叫。

  高潮过后的梦北柠稍稍清醒了些,看到埋在她胸前的男人,她顿了下,随后
便瞳孔微缩,抱头尖叫了起来。梦北柠下意识地就要推开安洛尘,给谁知安洛尘
却抢先一步吻了上来,而身下仍然挺立的阴茎顺势又回到了湿热的肉穴中,梦北
柠剧烈地挣扎着,手还是伏在二人间想要将安洛尘推开。

  安洛尘松开了嘴,梦北柠便喊道,「停下!我们,我们这是在乱伦啊洛尘。
不可以……放我下来洛尘,啊……」可随着男人顶撞地越来越快,梦北柠几乎说
不出话,只是发出些破碎的呻吟,而到最后她竟还断断续续地道,「这……对,
啊!呃,洛尘,那里也要。」

  随着男人深入地侵犯,梦北柠身下的那处许久未有情事的嫩穴紧紧裹着相连
的那根肉棒,「好洛尘,好儿子,不愧是妈妈的好儿子……对……就是这里,干
烂妈妈的小穴。」

  两片肉蚌包裹在男人的经络外,而那颗骚豆子早也充血。安洛尘则开始不轻
不重地按压起梦北柠的臀肉,时不时还猛拍一下问,「妈妈,洛尘让你舒服了没。」

  梦北柠早就丢了神志,脑海里只剩下身下那根粗壮的肉棒,被男人顶撞着,
勉强地抽空点了点头,安洛尘却有些不满,他用手托起女人的肥臀,在小穴里一
直不停抽插地肉棒却停了下来,安洛尘坏心思地挑了挑眉,又问了一遍,「柠姨
……洛尘要是插得您不爽的话,那您一定要和我说啊。」

  梦北柠早已濒临高潮,此时停下无疑对她来说是一场酷刑,她崩溃地,短促
地尖叫一声,随后道,「爽,爽的,洛尘怎么样妈妈都喜欢!!!」

  闻言安洛尘猛地一掐梦北柠滑腻的下处,随后挺动起腰部,狠狠撞击起女人
骚浪的臀处。同时,梦北柠达到了高潮,女嫩穴止不住地痉挛起来,献媚地紧裹
住男人散发着热气的阴茎,随着又三四十个来回后,安洛尘终于猛一挺胯,干进
女人肉穴的最深处,随后静关一松,一泡滚烫浓精一股脑地射了进来。

  结束了第二次高潮后的梦北柠也彻底清醒了起来。

  看到眼前的一幕,气急的梦北柠高高伸出手,而安洛尘则闭上眼,准备着挨
打,清脆的一声响起,意料之内的疼痛却没发生在自己身上,他睁开眼,梦北柠
原来是给了自己一巴掌。

  梦北柠心中纠结,痛苦,悔恨纠杂在一起,她恨自己把持不住竟然在自己儿
子房间自慰,更恨自己明明都已经清醒过来还和自己视为亲生儿子的洛尘继续做
起爱,更何况,还,还喘得那么不知廉耻。可谁知安洛尘却猛地抱住梦北柠,把
头埋进女人娇嫩乳峰处,梦北柠想推开他,却发现根本推不开。

  男孩声音有些沙哑,却还是说道,「柠姨……我不想瞒你,事到如今,其实
我早就对柠姨你有了种特殊的感情,尽管一开始的我分不清这是依赖还是爱,但
是如今的我早就可以分辨出。我知道,这种禁忌的关系是错误的,但是只要我们
不说,没人会知道的不是吗。遥遥……遥遥自小就喜欢粘着我,你也是知道的,
而以后我也不会离开她,更何况我也不会和别人谈恋爱,我们三个人一起,组成
一个家,不好吗?」

  梦北柠却摇摇头,坚决地道,「不可能的洛尘,这是个错误,我希望你忘掉
这些,我希望你忘掉,并且与遥遥两个人之间保持距离,我……你们,是不可能
的。」

  安洛尘闻言抬起头,道,「那既然如此,不妨我把这事情告诉遥遥,看看她
的反应,但我敢打保票,遥遥一定会同意我的想法的。」

  梦北柠却立即摇摇头,道,「不可以,万万不可让遥遥知道知道这件事。」

  安洛尘又道,「柠姨,这样吧,你以后帮我自慰好不好?不然我总是会想起
做爱这回事,你知道的,我才十七八岁,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如果老是想着做
爱这些事情太过影响我学习……」

  梦北柠面色纠结,没吭声,心里却暗想,「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可是洛
尘年纪太小,要是被这些事情耽误了学习该怎么办?」

  安洛尘看到梦北柠不答应便又道「那我就去和遥遥说,让她替哥哥出主意。」

  梦北柠猛地摇摇头,道,「这件事,绝对不能让遥遥知道。」

  可是她又犹豫起来,「和自己的亲侄子,做这种事情,说是帮助洛尘……可
本质上不还是乱伦吗!?可是,可是洛尘说的也不无道理……看看小希,他不也
是为了这些事情分散了注意力,但真的要这样吗。这种事情,绝对是无法令人接
受的,如果被人知道,那所有人都该知道她是个不要脸下贱的女人……竟然勾引
了自己的侄子……」

  可是看着安洛尘的充满欲望的双眼,她咬了咬唇,最后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安洛尘又问到,这电脑上的片子是怎么回事,而听完梦北柠一一解释后便断言,
「柠姨,这屋子里。你刚进来时闻到的恐怕是一些……催情的气体,南希哥可能
是想对你下手。」

  梦北柠听闻瞬间摇了摇头,「不可能,南希他可是我的儿子……」安洛尘又
指了指电脑上洛尘指了指那只有母子题材的黄色资料夹,梦北柠才相信。

  这时,梦北柠才发现自己和洛尘还是赤身裸体状态,用力推开安洛尘拿起地
上散落的衣服面色通红地赶紧跑去了浴室洗澡,同时洛尘也悠哉悠哉哼着歌回到
了自己房间洗澡。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