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裸的妈妈】 第一章 翻译文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英文原作者 MLG52
翻译者 :Emmaw
发表时间:2012年6月2日  首发第一会所
字数:10000
 
  前言

  这篇文章的原作者是【消失在非洲丛林里的白种女人】一文的作者MLG5
2。最近看到他的另外一篇文章【NAKEDSARA’ S】就顺手翻译过来了。

  一共四章,这是第一章。说实话,我虽然翻译过来了,但是我完全不在状态,
完全不能理解作者整个作品的思路和风格。看不懂原作者想表达的意思。我看英
文的时候还能产生某种兴奋和共鸣,但是一旦翻译成中文了,我自己都找不到任
何感觉了。我也是抛砖引玉,希望有其他网友提出各种各样的意见,甚至拿过去
写同人,改写………

  我这里把一位外国读者写的评语也作为我的感受贴出来——。

  赤裸的妈妈:

  第一章兵匪不分,官兵也是土匪

  她是一个非常严谨少言的女人。富有同情心,对家人非常用心,总是忙忙碌
碌认认真真的劳作。

  在我们当地女人中间我妈妈是一个高个头的女人,

  我们这里是湘西的一个偏僻小山村,我最多也就是到附近集镇上赶集,所以
我没见过太多世面,说不太清楚,因为我妈妈从来没有穿过比较紧身,暴露的衣
服,所有我只能猜测我妈妈比当地其他女人的更加壮实丰乳肥臀人高马大。

  我妈妈有着一张非常漂亮的脸蛋,一双黑黑的丹凤眼总是笑眯眯的,又黑又
长的一头齐腰乌发,走到哪里都给人一种非常独立和有一般女人所没有的担当。

  我家是书香门第,世代居住在湘西雪峰山下,我家的宅院四周被高高的岩石
包围着。有一个淡水泉水,在房屋后面形成了一个凉爽,深沉的池塘,然后倒空
到西侧的一条小溪床中。几棵大树在各种鲜花中提供了令人欢迎的阴影。

  当我们父子正在书房里诵读四书五经的时候,听到大门外的街道上一片喧闹
嘈杂由远而近。紧接着就是杂乱无章的脚步声,随着一声响,院门被猛力推开。

  我们看着一群人手持刀枪涌进房子前的庭院空地。这是一群身穿着军服的人,
大多数都是提着步枪,但是也有几个人腰里挎着驳壳枪。

  我的两个哥哥正在磨墨写着毛笔字。妈妈正在前廊下刺绣,这时候停下来观
察陌生人。我跟着爸爸去了房子的前面。

  「各位老总光临寒舍,有失远迎。我叫郭靖。这是我老婆黄蓉和我们的三个
犬子。各位老总光临寒舍为了何事?」

  我爸爸问。我妈妈和我的兄弟也走过来站在我和我爸爸身旁。

  「向南,去贵州。我是田大膀,这些是我的弟兄。我们今晚要留在这里休息,
我们的马匹。」

  话音一落,周围的军兵一起哄笑起来。

  但这使我和我的家人感到恐惧。尽管我们与外界的联系有限,但我们听说过
田大膀这伙土匪。他们打家劫舍横行乡里无恶不作

  我爸爸说:「各位军爷,寒舍也没有太多东西,但是愿意竭尽全力让各位军
爷吃饱喝足,只是希望各位军爷能手下留情。」

  「好啊!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刚才听你说她是你老婆」桑切斯问。

  我老爸回答:「是的,她是我老婆。」

  「好吧,我们这一个星期都在赶路,兄弟们都累坏了。我的意思是,这一个
星期兄弟们都没有碰女人。小娘们儿走过来让弟兄们都搂一眼,瞧瞧盘子正不正

  田大膀满脸淫笑的命令道。

  我爸爸听到这句话马上走到我妈妈的前面,用身体把我妈妈遮挡在身后。

  田大膀右边的那个人掏出手枪,在我爸爸的两脚间开了一枪。

  我妈妈看到这一切后从已经被吓得呆若木鸡的我爸爸身后走出来,朝田大膀

  等人面前走去

  我妈妈问道:「几位军爷,我家里有什么你几位军爷想要什么随便拿,千万
别生气,气坏了身子,没必要动刀动枪的」

  田大膀满脸淫笑道。

  「现在,我们想要的是小娘们你,小娘子多俊俏啊。你要是服服帖帖的伺候
好我们兄弟,让你干什么你就乖乖干什么,我们就放过你家里人,要是你不听话,
别别扭扭的,我一枪把你男人给毙了」

  我妈妈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向前走了几步,直到她走到我们几个人身旁的
时候……我妈妈环顾四周四十多名匪兵,鼓足勇气大声说:「你们想做的事情我
们也反抗不了,那就让我们开始吧」

  这样,她就解开了她简单的棉质连衣裙的扣子,然后把它扔在地上。

  紧接着就将吊带背心从头顶上脱了下来,

  我妈妈的上半身马上就全裸在众人面前。

  我自打不吃奶了之后就再也没看到过我妈妈赤身裸体的样子。所以我也不知
道我妈妈的身子是什么样子的。当我看到我妈妈的奶子时一下子就被镇住了。我
妈妈的奶子比我的脑袋都大!她的乳头被山间的微风一吹,从深色的乳晕中直直
的立了起来。

  我妈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周围的几十个匪兵也像我一样不错眼珠的盯着
我妈妈的两个大奶子看。我估计他们也是这辈子没见过女人这么大的奶子。

  田大膀右边的那个人说:「该死的,大哥!我看母牛的奶子都没她的奶子大!」

  其他人一起哄堂大笑,七嘴八舌地附和。

  然后,我妈妈解开她的裙裤扣子,让裙裤也脱落在地上,她把脚上的鞋踢掉。

  最终我妈妈全身上下一丝不挂站在我们众人面前。

  我忍不住盯着她那硕大的乳房,那两腿之间那一团乌黑发亮的阴毛和宽大肥
硕的屁股。

  我妈妈将手放在屁股上,不错眼珠地直视着面前的田大膀

  。「我好了,现在干什么?」

  田大膀满脸淫笑地回答说:

  「转一圈,要慢慢的走,让兄弟们好好看看你这一身肉」

  我妈妈花了将近一分钟的时间才走完一切。

  她转过身时,她慢慢地看着我们每个人的眼睛,仿佛在说:

  「千万别冲动,别得罪他们,事情早晚会过去的!」

  田大膀高声叫喊着:

  「朝着屋里,弯腰把两腿岔开,」

  我妈妈的脸一下子就臊得红的像一个苹果,但是我妈妈还是按照吩咐做了。

 我妈妈两个硕大的奶子直直地垂吊着随着我妈妈的轻微晃动和呼吸而前后摆

  动着,两个奶子实在是太大以至于都垂过了我妈妈的膝盖!我妈妈不得不尽
量移动身体保持平衡以免给那两只前后摆动的奶子带倒。

  「现在,用手抓住你的屁股,把它们分开。让我们好好看看你的屁股和小逼!

  话音刚落,田大膀周围的匪兵们就一起哄堂大笑,吹口哨,嘲讽讥笑。

  我妈妈伸手抓住自己的两瓣屁股尽量把两瓣屁股分开。

  我盯着我妈妈那道肉缝和咧开的那个洞。

  我妈妈两腿之间露出一个宽大,肥厚,松松垮垮的成熟女人的阴部,一条肉
缝从上到下把整个阴部分成两半。

  这是我从未见过的场面,我根本没注意到我那大张的嘴和呼吸已经变得非常
急促到喘不过气来的程度,我大哥用手肘狠狠地怼了我一下。

  周围是一片匪兵们发出的各种各样的怪叫和我不是很能听懂的污言秽语。

  这些匪兵开始把一些东西从马匹上卸下来,把马匹牵到水塘边上喝水。其他
人则是把我们父子兄弟推到一边直接涌到我妈妈身边去看热闹。

  他们轮番用手指戳我妈妈的屁眼和阴道,揉搓我妈妈的两个大奶子和捏我妈
妈的两个奶头。拍打我妈妈那两瓣雪白肥硕的大屁股

  我妈妈喘着粗气尽量躲闪退缩着,但是我妈妈始终保持着沉默一声不吭也不
做任何反抗。

  【你们四个也把衣服脱光了,让小娘们儿也知道知道你们全家人也想跟着一
起看她光溜溜的身子】

  田大膀命令着。

  我妈妈也听到了这番话,但是她依然弯着腰一动不动,全身上下一丝不挂赤
裸着面对着我们父子几个人。

  【脱衣服,别他妈的慢慢腾腾的】

  田大膀不耐烦的吼着

  「你们四个傻逼怎么还不把脱光衣服!让大家伙儿看看你们四个傻逼看见小
娘们儿的一身白肉有啥反应」

  田大膀冲着我们父子吩咐着。

  我妈妈虽然弯腰撅腚,但她头脑依然清楚:

  大声冲着我们喊

  「按军爷说的去,赶快!」

  我爸,我们兄弟三个听到之后赶快手忙脚乱的把所有衣服都脱光了。所有人
都看见我们父子四个人的鸡巴都直挺挺的斜举起来,直直地对着我妈妈一丝不苟
的肉体

  「瞧瞧你家这几个老爷们这个出息,小娘们儿,看见他们都想看你这光溜溜
的一身白肉!」

  话音未落,现场匪兵们哄堂大笑起来。

  「你们两个大一点的小兔崽子去把屋里的床垫子放在门口的门廊下边。让大
家伙儿都看看好出好戏,草泥马的快点!」

  田大膀不耐烦的大吼。

  我的两个哥哥吓得全身打着哆嗦,跑进去把屋里的床垫被褥什么的统统都搬
到门廊下边,他们跑动的时候两个人的已经像铁棍一般硬硬的鸡巴霹雳巴拉上下
左右的晃荡着。

  我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在想,好歹还有一个阴凉的地方,不至于被暴晒。

  田大膀拽着我胳臂把我拉到我妈妈的身后。

  我妈妈依然用手把自己的屁股分开,我一下子就能看到我妈妈那道已经咧开
的肉道口已经有些微微水光。

  「小屁孩儿,以前看过没?」

  田大膀满脸嘲笑的问道。

  我胆怯的看了田大膀一眼,

  又回眼看了看我妈妈高高撅起的大白屁股。

  「没~ 没瞅见过」

  我小声点回应。

  「还是个懂事的小屁孩儿,是不是啊?」

  周围响起了哄堂大笑声。

  「小娘们儿,看起来你没教育好你儿子啊!瞅着有十七八岁了吧。还不知道
女人是怎么回事是吧,让我们从头教教你。」

  我偷眼瞅了一下,我两个哥哥正在站房檐下阴凉地方已经放好的床垫子旁边
呢。

田大膀拽着我妈妈的胳臂连拉带拽推推搡搡的拖到放在房前阴凉处的床垫子前

  嘴里吆喝着让我爸爸和我跟着走,

  其余的人都乱哄哄的跟在我们后面。

  我转过身面对着我妈妈,用我的舌头又再一次开始在我妈妈的阴道里用力舔
舐起来。然后用力用嘴用牙含着我妈妈那个发硬的阴蒂。

  我妈妈一下子就有了反应,整个身体剧烈的抖动起来。

  臀胯一下子一下子的凸挺起来,猛烈的拍撞在我的脸上。

  没过多久,我妈妈就开始呻吟起来,最开始的声音不大,随后呻吟声越来越
高。

  我抬起头看看我妈妈是不是还好。只看见我妈妈大睁着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
周围的人们。

  【继续,小武,别停,用点劲含着我那个硬的地方,时不时轻轻地用牙咬一
下。其他人也像小武一样弄我的奶头】

  妈妈吩咐。

  【哦~ 哦~ 哦~ 就是那儿,对,就是那儿,就是那~ 儿,就~ 是~ 那~ 】

  我妈妈的下边一下子整个湿透了,流出来的水弄得我满脸都是。

  我妈妈扭动着身子,不断地一下一下的挺起屁股,整个胯部都一下一下重重
的撞在我的脸上。

  【啊!老天!不,不!不,不!老公,我身子不中用了,我守不住啦……】

  我妈妈大声地叫喊起来。

  我吓得抬起头看看我妈妈是不是出事了。只看见我妈妈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
我爸爸,盯着我爸爸周围站着的那群人。

  「继续。你们俩儿,用力,快点。用牙轻轻地咬阴蒂。对,就像那样,继续,
快点,用力……继续,别停下来……哦,要死!哦,要死!我,我,我要死了…

  …继续,继续,别停……!「

  现在我的舌头和下巴都已经开始累的麻木发酸了。

  但我妈妈还接着用她的胯部在我脸上发疯似的顶撞了好几分钟。

  然后我妈妈突然全身一下子瘫软了,整个人似乎进入了一种失神的昏迷状态

  我们兄弟几个见状赶紧停了下来,站起来看看出了什么事情

  我妈妈的经过我大哥嘴巴舌头又是亲吻又是含嘬的,我妈妈沾满唾液的奶头
被咀嚼后变成鲜红色。两腿之间那一块神秘三角区则是闪着湿漉漉光泽。

  我妈妈在整个过程中都是睁着眼睛的,没有像一般女人遇到这种事情那种闭
着眼睛忍受着情形。我暗自猜测难道我妈妈喜欢这种在大庭广众面前让人搞得泄
了身子的事情。

  我妈妈盯着我爸爸看了一会儿,

  然后看着田大膀问道。

  「按照你说的我们都做了。你能饶过我们全家吗?」

  【嗯,小娘们儿】

  田大膀淫笑着

  「哦,小娘们儿」桑切斯满脸淫笑的笑着说。

  「我和我的弟兄们还没开始呢!我们兄弟赶了好远的路,现在需要好好歇歇
腿脚。我们好好的乐一乐。小娘们儿是站不起来了,要我们帮你一把?」

  我妈妈翻过身然后站起来,眼对眼的盯着田大膀说道。

  「我自己站起来了,现在让我干什么?

  「她问。

  「小娘们儿麻烦你到门廊那根柱子那里去。弯下腰,把两个胳膊分开放在两
边的栏杆上,我兄弟会把绳子把你的两个胳臂绑在栏杆上。」

  田大膀话音刚落,周围的匪兵们就都发出了会心的哄笑声。

  我妈妈步履蹒跚地走了过去,向前弯下腰。

  这时候两个匪兵重新把我爸爸绑好,好人他可以从仍然被绑的职位上看到我
妈妈。

  我注意到我爸爸那根变得硬硬的鸡巴上滴下了一些透明液体。

  我爸爸喜欢这样的情形,还是他无法控制住自己?

  我的鸡巴也是同样情况。是不是所有男人看到女人的裸体都会这样?

  等匪兵把我妈妈向两边平伸的胳臂牢牢的绑在栏杆上之后,田大膀站到了我
妈妈弯腰曲臀的身后,呵斥着我妈妈把两条腿分开。

 然后田大膀凑近了仔细看了我妈妈翘起屁股中间那道肉缝是不是彻底湿透了

  【嚯,兄弟们,这小娘们儿的小逼是他妈的已经流水儿了,就等着大家伙儿
的鸡巴操她呢!】

  我们父子几个人眼睁睁地看着田大膀从裤裆里把他那根已经硬起来的鸡巴掏
出来。然后在我妈妈撅起的屁股后边摇晃着对了对准。跟着就一下子整根大鸡巴
捅进了我妈妈的阴道里。

  我妈妈肯定是没有预料到田大膀会一下子就把整根大鸡巴全部插进去。整个
人被捅的向前猛地一哆嗦

  这时候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奇特场面出现了。我妈妈那一对硕大无
比沉甸甸吊垂在身下的奶子被田大膀一下又一下的冲撞弄得前后剧烈甩动

  当周围的匪兵像我一样都看到这个场面的时候都兴奋起来发出了一阵阵的怪叫和叫好

  田大膀冲撞的越用力,我妈妈的两只大奶子就越剧烈甩动。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突然一股子精液从我鸡巴里射了出去。直接落在了我妈
妈的眼前。我看见我妈妈居然看到那一股子精液从高处飞落到她眼前。

  我妈妈抬起头想看看那股子精液是从哪里来的。当她看到是我那根还在抽搐
着射出精液的鸡巴时候,她只是笑了一下冲着我眨了眨眼。好像是说没关系一样。

  没过多久我妈妈就开始呻吟起来,高高撅起的屁股也前后挺翘着配合着田大
膀的动作节奏

  我妈妈因为被绑住了所有没法抬头,但是我妈妈可以环视她眼前的一切。能
看到所有人都盯着她等着她出洋相。

  当田大膀再一次发起新一轮的冲撞的时候,我妈妈不错眼珠的盯着我爸爸看。
似乎是想表达什么意思。

  【啊!啊!啊!呃!哦!使劲儿!你 ~操~ ,混蛋,使劲儿,用劲儿!快点

  我妈妈居然对田大膀吼叫起来了。

  我从来没听过我妈妈说过这些粗口(污言秽语)

  我妈妈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我妈妈的两个大奶子近乎疯狂地甩动拍打
  我妈妈长长的发出一声呻吟,紧接着就是一声嘶吼

  【操……爽死了!】

  田大膀也就是一分多种就全射了,他的那根大鸡巴整根插进了我妈妈的体内

  我妈妈紧紧的夹着那根大鸡巴似乎是怕让任何男人射进去的精液流出来似的。

  【你瞧瞧,老狗,我早就告诉你我们能把你老婆操美了,操舒服了】

  这时候我看见一股液体从我妈妈的肉道口流了出来一直流淌到她的大腿上。
  我妈妈弯着腰撅着屁股但是依然平静地看着她眼前的每一个人。

  我妈妈说道:

  【下一个是谁?】

  我暗自寻思着我妈妈是想一个人把所有的事情都担下。

  匪兵们一个接着一个的把他们的鸡巴插进我妈妈的阴道,甚至是两个人一起
同时操我妈妈

  与此同时,田大膀始终在我妈妈眼前晃来晃去的,他那根刚刚射完精的鸡巴
上边一层黏黏糊糊的东西继续往下滴滴答答的。

  田大膀把他那个鸡巴凑到我妈妈的脸上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妈妈慢慢的张开嘴,开始用舌头舔那根直直的
戳在她眼前的鸡巴而且还把那根鸡巴含进了嘴里。

  身后的匪兵正在用力的冲撞着我妈妈,弄得我妈妈大声的呻吟甚至让那根嘴
里的大鸡巴插的更深

  我妈妈气喘吁吁的舔舐着那根大鸡巴上混合着自己的爱液和男人的精液。

  我爸爸和我们兄弟几个不错眼珠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我们完全傻掉了。

  我偷偷的挪了一下地方好看的更清楚一些。

  田大膀心满意足之后,他退后一步,将鸡巴放回到裤子里。

  我妈妈再次环顾四周,说道:

  「还有谁,我还能接着。谁想来?」

  这时候那个匪兵继续在我妈妈身后用力抽搐冲撞着。

  这让我妈妈的声音有些走样,显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

  田大膀已经瞧见我挪动地方了。他看着我和我那根直挺挺的鸡巴。

  「小仔儿,你还没口活儿过吧?」

  我以前从未听过这个词,所以我只是摇了摇头。

  匪兵们又开始了。他们把我妈妈翻过身子,把我妈妈两条腿大大的分开,好
让他们更轻松地进入。

  田大膀似乎有点恼火,到目前为止,他一直找不到任何使她拒绝甚至犹豫的
东西。好像他决心要找到一个杀了我们几个人的理由。但是他在手下们面前答应
我妈妈如果她听话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他就放过我们几个人。他现在要找借口把
我们几个人杀了灭口。

  我妈妈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很听话和配合,田大膀想了一个办法,让我爸爸
和我们兄弟几个一起操我妈妈,如果我们拒绝他就把我们杀了。

  「她下边实在是太脏了。把那个老东西放开,让这条老狗把小蹄子清理干净
了,好让大家伙儿继续乐一乐。」

  当我爸爸跪下并开始寻找擦拭我妈妈两腿之间那些黏黏糊糊的脏东西时,踢
了他的屁股一脚!

  「马勒戈壁的,你这蠢货。用你的舌头伸进去舔,给我舔干净了,否则!」

  当我爸爸俯下身的那一瞬间,他看到了我妈妈那一脸凝重和悲壮(悲愤)。

  也像我妈妈给我做的那样,她伸手把自己的两片阴唇拉开。但这一次,我妈
妈的体内充满黄黄白白散发着腥臊气味的液体,顺着她的大腿和屁股滴滴答答的
流到下边的床垫子上。

  我爸爸开始舔我妈妈阴道口。

  我妈妈的反应如此的强烈,她的腰臀立刻就开始猛烈上下弓起然后重重的落
下,用手死死的拉开自己的两片大阴唇并剧烈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似乎只有这
样才能排解出自己的那种强烈的反应我爸爸花了四到五分钟来舔我妈妈的阴户和
大腿,结果又把我妈妈弄出来两次高潮。

  田大膀恶狠狠地说:

  「把你老婆翻一个身,把另外一边也他妈的舔干净了。把活儿干干净了,让
我们兄弟们玩起来时痛快一点」

  我妈妈自己翻过身子,然后自己用手把自己的两瓣屁股尽可能的分开,又把
屁股撅的更高一点。

  浓稠的白色液体从她分开的阴道口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我爸爸想都没想直接就把脸凑了上去开始舔吮。

  我妈妈又再一次立刻开始扭动起身子,腰臀开始上下拱起落下从始至终不停
地发出呻吟。

  田大膀又照着我爸爸的屁股上踢了一脚。

  「行了,够干净了。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哪个先来操你妈妈?」

  他问,指着我的两个兄弟。

  我的大哥大武马上接茬:「我先来。」

  在她身后跪下。

  我的另一个兄弟小武只是呆呆的站在那儿,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妈妈又把屁股撅起,再次用手自己拉开那两片大阴唇。我爸爸的口水和早
先那些还在继续往外流的精液让我大哥的鸡巴很容易就插进去了。

  我妈妈撅起的屁股随着我大哥鸡巴的抽插起起伏伏,两个人似乎有着鸾凤和
鸣般的某种默契

  【好了,大伍,你要是想射出来就直接射在我里边就好了,然后到我前边来
我给你清理干净了】

  我妈妈平静的叮嘱着

  我暗地估计我妈妈肯定猜到田大膀肯定会让她这样干。

  我大哥大武两只手紧紧地扣住我妈妈的大白屁股,猛地把他那根大鸡巴深深
地插进我妈妈的体内全身一阵子僵硬然后松弛了下来,他射在我妈妈里边了。

  当我大哥绕到我妈妈面前的时候,我妈妈依旧四肢跪地稍微抬起身子开始用
嘴含住我大哥的那根沾满我妈妈爱液和他自己的精液的鸡巴开始舔舐起来。

  接着另外一个匪兵就站到了我妈妈的身后,鸡巴在我妈妈的体内抽插起来

  【狗交式!】

  随着那个匪兵猛烈的冲撞,我妈妈的两个悬吊在身下的大奶子又再一次前前
后后的甩动起来。

  我注意这居然对我大哥也产生了同样刺激

  我妈妈又再一次开始哼哼唧唧和挺动着她的屁股

  【你们几个小兔崽子挺喜欢看你们的妈妈挨操?】

  田大膀厉声问道

  我们兄弟几个人都慢慢地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我妈妈还用嘴含着我大哥那根鸡巴做着清理。

  【你们最喜欢什么?】

  田大膀实在是太王八蛋了,他喜欢侮辱我们全家人。

  我先开口了

  【我喜欢我妈妈那对大奶子在那里前后晃来晃去的,我过去没发现我妈妈居
然有这么大的奶子】

  【那你为什么不在你妈妈被操的时候,跪在你妈妈身边用手使劲地抓住你妈
妈那两只大奶子使劲地揉搓,用力拉你妈妈那两个奶头。你这样做能让你妈妈真
正的爽死了】

  田大膀语带威胁的说道

  田大膀话音刚落我就赶紧跑到我妈妈的身边免得被田大膀给杀了

  【你怎么着儿?!你喜欢这调调吗?】

  田大膀转过头去问我大哥大武

  【我想我想看我妈妈小穴。你知道,就在两条大腿之间的那一块】

  我大哥大武回答

  【你他妈的直接说逼和屁眼儿就好了】

  田大膀

  不耐烦地吼叫

  【嗯,嗯,呐,逼和屁……眼~]

  我大哥大武低三下四地回答

  【操,你他妈的接下来去舔你老妈的小逼,你他妈的就能在跟前儿瞅的清楚
点】。

  田大膀给我大哥大武分派了要干的活儿

  我大哥大武咽下一口唾沫然后稍稍退后了一点。周围匪兵们又开始哄堂大笑
起来

  这时候,我也没闲着,继续使劲地抓住我妈妈垂吊在身下的右边那只大奶子
使劲地揉搓拍打着

  我妈妈的奶子太大,我没法同时对付两只大奶子,只好一只一只的来对付。

  开始的时候,我妈妈还在躲避我的手,但是她紧接着就忙于应付插进嘴里和
肉道里进进出出的鸡巴去了。顾不上她的奶子了。

  当我妈妈的奶子已经被我揉搓的发红而且有的地方开始伤痕累累的时候,田
大膀让我换到另外一边去揉搓我妈妈的另外那只奶子。

  等我妈妈另外那只奶子也被折腾够呛的时候,田大膀让我滚到一边去,吩咐
我妈妈仰面朝天躺着

  【臭娘们儿,还不把腿分大点,你的小崽子要来清理清理】

  我大哥大五满脸惊恐的看着我妈妈大敞四开不断地往外流淌着散发着腥臭味
黄黄白白精液的阴道口。

  我妈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大武,到这儿来开始把我舔干净了。别胡思乱想!现在开始别把事情搞砸了】

  我大哥大武满脸通红的跪在我妈妈的两腿之间,我妈妈同时也用手把自己的
阴道口扒开好让我大哥用舌头舔。

  我大哥的脑袋开始一上一下的在我妈妈两腿之间用舌头舔舐起来。与此同时
我妈妈的腰臀也伴随着我大哥脑袋一上一下的节奏也随之上下拱起落下。

  当我大哥的舌头舔舐到我妈妈阴道的深处时,我妈妈双手抱头开始大声的叫
喊起来。所有人都知道我妈妈被我大哥的舌头给弄翻了。

  我妈妈的双眼四下张望着看看是否周围人都在看热闹。

  我妈妈从未想过自己会赤身裸体的在包括自己家老公和儿子在内大庭广众之
下被人轮奸的事情会发生。

  不用吩咐,我妈妈自己就主动的翻过身张开大腿让我大哥用舌头清理她两腿
之间的另外一侧。

  这次我大哥也没想太多就直接用舌头伸进我妈妈的阴道深处开始用力舔舐吞
咽下那些汤汤水水的东西。

  最后,一个匪兵过来拽着我妈妈到旁边的水塘里让我妈妈自己去清洗干净了。
  我妈妈表示她要先尿尿。

  田大膀一听就让手下人停下让我妈妈回来

  【你就在我们大家伙儿眼前尿尿,也让我们大家伙儿看看小娘们儿是怎么尿
尿的,就在这儿叉开腿尿!】

  田大膀吆喝着

  【我以前还从来没看见过一个娘们儿尿尿是什么样】。

  匪兵跟着起哄着。

  【我不尿了】

  我妈妈看到这个情景改主意了。

  【操!叉开腿快他妈的给我尿出来】

  我妈妈看着田大膀,然后一言不发地把两条腿分开。
  一股子黄色的尿流射到了她的面前。

  我妈妈一言不发地盯视着田大膀,然后转过身走向水塘。

  田大膀皱着眉头让我把现场清理干净了。

  我听见押送我妈妈的匪兵让我妈妈在水塘里把身子彻底洗干净了。

  【把里里外外洗干净了,然后等着下一轮】

  我妈妈一言不发按照匪兵们的吩咐洗干净了,然后平静地走回到众人面前
  匪兵们再一次让我妈妈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

  当第一个匪兵跪在她两腿之间准备好操她的时候,我妈妈主动伸出手握住那
根坚挺的鸡巴对准自己的阴道口,让那根鸡巴顺利的插了进去。

  每一个匪兵跪在我妈妈两腿之间的时候,我妈妈都用手握住那根直挺挺的鸡
巴对准自己的小穴口,然后调整身子配合那根鸡巴的插入。看上去我妈妈似乎想
尽快让那些男人的精液早一点把自己灌满就算了。

  成群的匪兵一个接着一个,两根鸡巴把我妈妈从前后夹在中间抽插着,一直
到天色完全黑下来。

  这中间我妈妈一直不停地呻吟着,喘息着,伴随着一次次的高潮我妈妈发出
一声声高亢的嘶喊。我妈妈看着周围的匪兵,让周围的匪兵知道我妈妈肯定逆来
顺受,任由他们摆布。

  最终,我妈妈彻底精疲力竭了,她昏睡了过去,就这样依然有三个匪兵在她
睡梦中继续操了她。

  等匪兵们都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田大膀让我们兄弟几个去把我妈妈的身子清洗一下。

  当我们兄弟翻动着我妈妈的身体,我用嘴舔舐着我妈妈那不断地流出精液的
肉道的时候,我妈妈只是死死的昏睡着,任凭我们兄弟摆布。

  我妈妈一直昏睡到天亮

  当她醒来一睁眼的时候显得有些迷迷糊糊的,搞不清周围状况或者她忘了她
怎么会躺在房前的地上,周围这些人是谁。

  我妈妈用手赶紧把自己的两个乳房和阴部遮住。

  正在门口抽水烟的田大膀发出一阵大笑

  用不着遮遮掩掩的,小娘们儿,该看的都看到了,该摸的都摸到了,都多长
时间了

  我妈妈已经想起来所发生的一切,她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等待着新一轮的蹂

  那我们就接着来吧,谁先来?

  我妈妈冲着那些还没有操过她的匪兵说道,然后就用手伸到两腿之间自己把
阴道口扒开。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