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来不能亏待小兄弟】第十八章 书写中国红,夜窥父母床。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总监在此
2021年8月1日首发于sis001
字数:12299

  求点击,求点赞,求回复。

欢迎各位私信我,我建立了一个书友群,用于讨论的,也偶尔会说一
下近期的安排,

  正文:

  早上,被饿醒的娄七七先闻到了似乎是排骨炖豆角的香味才醒来的。

  丈夫擅长吃,可是绝对不擅长做饭啊,坏了是大姑来过了么,别看出点儿啥
东西啊!

  昨晚自己实在是被折腾到了极限,饭都没想去吃就昏昏沉沉的睡了。

  自己昨晚舒服的太过了,万一不小心把啥东西落在外面就麻烦了,一边想着
一边挪动身体要下地。

  稍微移动就想骂丈夫一顿,又不是以后不给了,至于那么玩命么往死里怼啊。

  现在都感觉麻麻的胀痛,没个三两天怕是恢复不过来了。

  里屋门打开,小叔子端着一大盘子的排骨炖豆角走了进来。

  「嫂子醒啦,先吃饭吧,昨晚你累坏了。」娄七七想起昨晚的话,觉得自己
都不想活了,什么五年十年二十年的。

  自己也没那么大需求啊,哪怕是天天和老公至少一次,可是丈夫出门一个月
以上也是没见有啥不同的。

  「你还会做这个呢?让嫂子尝尝。」小叔子往边上靠了一下说、

  「可不能随便尝了,昨天大哥给你按摩了好半天才恢复,咱们要节制点儿,
不能一下吃太饱。」娄七七听着小屁孩居然调戏自己这不能忍了呀,伸手去揪耳
朵,要展示一下作为嫂子的威严。

  结果高估了自己的身体承受力,动作一大,屁眼儿周围,腰,臀,甚至后背
都是一阵酸痛,全身无力。

  哎呦了一声只好放弃,看着那个小男人盛饭,从身侧抱着自己喂饭喂菜。

  温柔的就像是两个人的年龄对调,那宠溺的眼神,似乎是一个四五十岁老男
人在面对初承恩泽的小娇妻。

  这种巨大的反差带来的触动,让嫂子无法抵抗,该是自己去宠溺照顾的人,
是那样温柔宠爱着自己,双倍,不,不知道多少倍的美丽心情。

  一切的付出与心底隐隐的作践自己的伤感都彻彻底底的烟消云散,发自肺腑
的心甘情愿。

  「嫂子,大哥今天早上就回去村里了,帮我筛选第一批我们需要的人手了,
要人品可靠,有上进心的那种先出来做个榜样。」

  「晚些时候嫂子也帮我每个屯子至少一个人品不错,做事儿爽利,最主要是
比较耍尖儿卖快的女人。我们的第一批人需要她们迅速的宣传出去。让每个村里
的人都羡慕起来。都是老屯人,改变生活就从身边做起吧。」

  嫂子在我怀里默默的吃饭,听到这些才抬头看了我一眼,眸中似有晶莹闪过,
灿烂一笑自信的闪耀

  「这事儿交给嫂子吧,而且不论几批人,都是一定听话肯干,主要是选了那
种干活又事儿少的真穷人,然后就是你大哥和我在家里名声在外了,没人敢扯犊
子的耍我们。除非他真不想活了。」这在前世就是个高中生吧,顶多大一的学生
娃,现在却在我面前展露出独当一面的气质。

  我低头吻着嫂子的嘴角:「辛苦了嫂子,这是我们的起步基础,可以慢,但
是要打好底子,不然以后都是一条线过去。第一批有一个懒的,烂的,后面就难
免多的是,不要着急嫂子。」

  嫂子皱了一下鼻子反调戏我语带双关:「我这身体可承受不住了,要休息休
息,嫂子不急呢。以后慢慢吃你。」

  喂嫂子吃完早餐我也收拾一下,去了一趟一百货商店,然后转到老加工铺买
点东西,先回家一趟,毕竟出去了好几天了。

  到家不用说,还是先挨一顿训再说话,还好我爸去了后院帮邻居家干活。

  听着妈妈关心的训斥,看着在额间飘来荡去真如玉葱一样的手指,似有馨香
传来。

  伸手抓住,妈妈的手指虽然历经风霜,平日农活操劳,可是底子太好,而且
年纪也好,依然细润柔滑,丝丝凉凉的。

  被我抓着手指摆弄的妈妈也慢慢停下了唠叨,询问我五婶儿家的情况。

  事无巨细,听到五婶儿让我留宿书房也是大为惊讶:「你五婶儿家能住下可
能咱们这边的亲戚只有你爷爷奶奶有这个待遇。你舅爷和他家的你二叔去了三次
都是在你五叔安排的招待所住的。我儿子真厉害。」

  我顺口接话:「你儿子当然厉害,咱家饥荒这几天都还清了,你和我爸有啥
去要用钱的地方随时和我或者大哥说就行。尤其是吃穿用度,还有大件儿想要啥
添置的告诉我一下。咱家现在算有钱人家了,不能苦了自己。我给你俩几年时间
去适应,但是要先仔细想想,从心态上改变啦。你先换上这几件衣服,我给我爸
也买了几套。快去换衣服,妈,以后你有儿子在呢,不会让你们受苦了,所有的
苦日子都过去了。」

  想着那些年的苦日子,以及爸妈对我的好,忍不住想哭,抱着妈妈的腰际埋
着头在她怀里有点伤感。

  妈妈也是感概万千,忽然一下子就富裕了,完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恍恍惚惚的还了所有饥荒之后,今天看到儿子买的衣服还有那些平时过年都
舍不得吃的炉果,桃酥,小蛋糕。

  终于对日子已经好起来了有点儿概念了。

  原来咱们家已经不用再受原来的苦了,有个好儿子真的好,双手环抱然后就
像前几年一样把儿子的头放在胸口。

  感受母子连心的心情。

  好日子有盼头了,以后可以取个漂漂亮亮的城里小姑娘,就像孩子他五婶儿
那样。

  生五个十个小娃娃,自己伺候着。一辈子都圆满了。

  至于学习和工作啥的完全都不担心的,省少先队员标兵高考加分是8分,以
后还会有更多荣誉的,自己儿子自己清楚。

  想想就欣慰,把头枕在儿子头顶,想了一下又怕给枕的长不高。贴了贴儿子
的脸。

  然后愣了一会儿,推开儿子,捋了一下头发说:「我先去给你做饭,今天咱
们吃鸡蛋丝,你去年过年吵了我好久都没吃上,今天给你补偿上。」我有些尴尬
的贴着炕沿儿站着,太敏感了,太年轻了。

  磨磨蹭蹭的走到写字台,坐下就好多了。

  我拿起爸爸的钢笔和稿纸,开始勾画今年的任务目标和完成情况,并做出后
续的行动计划。

  今年的主要目标是为了以后打下基础,所以时间紧迫。

  第一:组装厂需要尽快建立,员工倒是好办,其实没有什么地方是真的全员
要求高素质高技术的。

  核心技术人员带着一群农民工能做成很多很多事儿。农民工正是我这儿不缺
的,几十万人都可以组织上来。

  第二:在vcd机器没有样机破解之前,先生产盗版vcd光盘。至少一年内没有
算违法。

  VCD样机弄到手然后开模具制作外壳,组装配件,按照现在万燕的价格,就算
只是它一半的价格也有至少每台1400多的利润。刚一开始组装的vcd先不进行大规
模广告投放和宣传,因为有个明年的标王大招。太早了会让潜在的竞争对手警觉,
万燕倒是不用担忧。

  前期只要给足商场利润空间,少量的在广播电台培植一下听众的熟悉感就足
够了。

  第三:罐头厂,到了那边由外经贸牵头与俄罗斯友人接洽,赔偿和预定罐头。

  要么提供现金要么提供重工业产品,最好是产品以货易货。

  第四:如果朱四哥发力,药厂也能顺利拿下,那么先期只要做好那几张药单
上的中成药就足够发展了。

  尤其是俄罗斯那边口子打开,药品也是可以作为出口供应物的。

  第五:酒厂需要物色一个合适的,时间要求不紧张,但是需要早做准备,越
早越好。

  第六:农机具与农肥厂,尤其是如果能从俄罗斯弄回来农机具和农肥之后进
口与国产双线铺路进行,效果不会差。

  第七:世界上第一网吧,连锁经营,后期制定加盟计划,制定行业准则与经
营规章。

  第八:见倪光南,其他所有的事儿都失败也无所谓。倪光南要是能谈下来,
一切都是浮云,这个人价值不可估量。

  第九:基于倪光南开始品牌电脑。

  第十:用于与倪光南谈判的筹码,我需要自己写linux的桌面程序,尽可能的
早于win95系列,才能够足够惊艳,幸好前世有过这个经验,GNOME3与MATE我都带
人拆分,重构,重写学习过。

  第十一:为女性村民提供培训,VCD组装,光盘压制,基本的罐装生产线操作,
基本的组装类型操作常识,电子元器件焊接加工等。

  第十二:为男性村民提供培训,瓦工,装修,基本机械操作,维修工等。

  这十二件事算一下如果全是我自行投入的话需要大约总计6700-9000万之间。

  可是如果运作的没问题的话,先期投入的有回报,剩下的有银行呢。

  一个拿下就抵押一个,我手里的钱会有缺口,但是不会很大。就看我的动作
效率了。

  另外银行也需要一个适合的接洽机会,干妈似乎是某银行的。

  那么关于银行的操作完全可以咨询干妈解决吧,问问干妈怎么操作才能做到
这些。

  稍微整理了一下就快要一个小时了。

  放下笔看到妈妈端着鸡蛋丝进屋了:「先别忙活了,吃饭了,你最爱吃的鸡
蛋丝。」我最快的速度窜了过来,许愿几年都没机会吃到呢。

  「慢点儿慢点儿,这些年让你跟着我俩受苦了,一盘鸡蛋丝四年过年许愿要
吃,到现在才吃上。」妈妈用手抚摸着我的头发,有点小声的哽咽。

  日子有点难,毕竟饥荒一直没有还上。

  所以最爱吃甜食的我,只有在过年才会问能不能吃到。

  四年四次问,四次没有白糖。

  爸妈是动脑子生活的人,家里分的地少,我爸的教工资开的特别不及时,经
常一拖就是一两年。

  养了猪不是得病就是因为没有粮食喂猪,长得慢,每天妈妈地里干完活就去
采猪食菜。

  各种能稍微买点儿钱的东西按着季节,从来都是不会落下。一年到头,还完
利息没啥盈余。

  最可恶是量年前,想要开个小卖铺,卖点烟酒糖茶。

  被亲戚们赊账拿走了全部的烟酒吃的,进货钱都没了,货物也没了。

  气的我妈大病了一场,我爸当时面对着空空如也的货物箱子也是久久不说话。

  从那以后过年去舅爷等亲戚家要烟酒款也是我们家的过年必有节目。

  嗯到今年还没有过还账的意思呢。

  我蹭了蹭妈妈的手说:「你们很好,超过一般人想象的好,塑造了我健康向
上的人格。」

  一边吃鸡蛋丝一边含含糊糊的说着:「贫苦的生活不是你们的原因,很复杂
的情况造成的,但是你们一直尽着最大的努力让我能有个好的发展。」

  「没有什么比让农村孩子学习好,更加有出路的方式了,知识真的可以改变
命运。」

  「我通过获取知识获取了超过其他孩子的前途。你们做到了农村父母能够做
到的极限。」

  「现在,我有知识,还有那个很神奇的梦境洗礼。我们的生活注定无忧了。」
一转眼就是一碗饭,妈妈收回手,给我盛饭。

  看着我吃的喷香喷香的,满眼都是成就感,这是她的儿子,是她的一切,是
她的骄傲。

  我一只手扒拉饭一只手抓着妈妈的手说:「你和我爸这两三年只是看着我和
大哥慢慢闯荡,你们慢慢接受和学习新的生活方式。」

  「不要一下子就改变一切,改变的不一定都是好的,然后我经常会写一些在
梦里见过或者听过的东西。」

  「那些很可能是真的领先整个世界三五年、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的东西。」

  妈妈眼睛明亮的像是夜空中的星星,都说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

  这话除了表现感情之外还有一种含义是时间久了,看多了,美与丑就不那么
在意了。

  但是我得说,母亲看了好多年还是赏心悦目的。

  妈妈就那样小嘴微张,眼眸明亮的看着我不说话。

  我就边嚼着饭,边呜呜的说着。

  「资产的膨胀会带来很多很多的变化,我也不知道是好的还是坏的,只能说
总体还是好的吧。」

  「所以妈你要和我爸尽量用前几年的时间来学习和尽量去习惯这种生活。」

  「我爸是个认真的理想主义者,肯吃苦,肯专研。未来可能适合的就是关于
教育的良心事业。」

  我顿了一下,组织了一下语言才说:「妈妈,你这将来怎么走我也不知道,
梦里你被病魔击垮了身体,精气神也没有了原来的光彩。」

  「所以最适合你的路我也不知道会是什么,但是你比我爸厉害这个是咱家公
认的。」

  「或许你将来可以尝试走走企业人资管理,尤其是人员过于密集的情况下,
员工的心理情况需要及时调节与引导。」

  「我不知道将来会有多少员工,但是我预计我们乡的人口不够我的需求。这
么多人需要随时激励打气,化解矛盾,培养积极性等很多事儿。」妈妈的眼睛一
亮,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也对,平时就对八卦感兴趣。

  邻里之间的关系调节,村屯之间的利益纠纷,我妈没少参与调节与引导。

  倒是很被村民认可,甚至之前有很多人说过让我妈当妇女主任。

  我妈拒绝的原因是那个角色风评不好,都说是大队书记的小老婆。

  说话之间第二碗吃完,看看菜没剩下多少了,扒拉扒拉把盘子扫光。

  妈妈一边收拾着一边问我:「你梦里也学习了很多东西对么?」我点点头,
帮着擦桌子。

  「那你还念中学和高中大学么?我总觉得不去上学有点儿说不上来的感觉,
不安吧。」妈妈去厨房洗碗了,聊着天我也就跟着出来了。

  我一边帮着舀水一边回答:「所有的学校我还是要上的,初中就还在乡里吧,
高中和大学再说吧。」

  「上学一方面是我梦里学习的东西没那么清晰,我想要在学习巩固和有目的
学习。另一方面是我需要一个心灵的锚点,飞的太快我也怕。」

  妈妈松了一口气说:「这就放心了,我就怕你不肯学习了,梦里的东西我总
觉得不那么踏实。」

  「如果是虚幻的,那么你学到的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很危险。」

  「如果是真实的,那么你可能更危险,我看了你爸和你那天说的话了,命运
中赋予你的一切都是暗中标价的。」

  「天上掉下来的知识与见识,不一定是好事儿,你有可能需要在别处付出代
价。」

  停了几秒后,坚定的看着我:「要是真的有代价,我和你爸去抗。只要你好
好地,我们俩啥都豁得出来。」父母就是这样,恨不得把命都给你。

  我感动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这辈子也好,前世也罢。唯有亏欠父母的还不清。

  我从身后抱住妈妈,头埋在她的背上:「妈,你和我爸好好地,我就啥都不
怕。天塌下来我也能抗住。」

  「我得到这份上天赐予或者是其他什么存在的赐予,我就要好好发挥它。」

  「可能会做一些让你俩担忧的事儿,但是请你俩相信我,我没事儿,我能做
到很多很多让人民受益的事儿。」

  「唯一就是怕你俩受伤害,受委屈,将来可能生活不会那么贫苦,但是可能
存在其他方面的苦难也说不定,我就是担心你俩。」说着想到前世的不懂事,泪
水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泪水迅速地打湿了妈妈轻薄的圆领小衬衫,在她的后背上湿了一片。

  妈妈一边刷碗一边摇晃了一下腰,就和小时候一样安慰我的动作一样。

  摇摇晃晃,我能感觉到没有带胸罩的乳房也在摇摇晃晃的碰到了我的手背。

  「你是我俩的好儿子,最得意,最骄傲的。所以你去做你想做的任何事儿,
只要尽量不去违法和冒着生命危险就好。如果命运的馈赠有代价,那就是我俩作
为代价。」边说边向小时候我在她背上哭一样,摇摇晃晃。

  原本手背碰到还能努力压制,现在腰臀,尤其是丰满腻润的臀,摩擦的还是
我有微微硬起来的前端。

  一下子就坚挺到完全不能控制。

  咚的一下就顶在了妈妈的左臀上,妈妈也从未往那个方面想。

  在她看来孩子还小呢,之前在屋里有点翘起已经是孩子那个年龄的程度了。

  「别担心,有任何事儿啊,你就和妈妈爸爸讲,我们可不是老派的父母,我
们是你最好的朋友,任何事儿都要说呀~」有时候就是这样,生理反应不是受人
思想控制的。

  坚硬到快要丧失弹性的事物,顶在了妈妈的左臀,随着摇晃在妈妈说话时间
晃到了中间。卡在那了。

  这下我和妈妈都很快反应了过来,这是啥。

  我有点无耻的舍不得放手,妈妈的美丽是那种超越时代与年龄的。

  曾经刚结婚不久去县城照相馆拍照。

  拍摄完毕后,照相馆直接用我妈妈的照片当了招牌。

  据说效果爆表,很多人都以为是某电影里的大明星,虽然没见过,那就是自
己没看过这个电影呗。

  但是能给明星拍照的照相馆,一定是好,于是生意爆火。

  后来好景不长妈妈在村子里都听说有人在照相馆见过她的照片了。

  于是上门要了底片和相片回来,妈妈的长相怎么形容呢,可以用一个人做底
板。

  高配版的俞飞鸿那个样子,属于这个时代最受主流喜欢的周正之美。

  面容干净而端正,三庭标准,五官不好说该不该叫精致。

  颧骨稍微有点高算是缺点吧,但是嘴巴比俞飞鸿略小,眉毛比之好看很多,
没那么淡。

  而且最主要是左右脸均衡,笑起来尤其好看,鼻翼曲线优雅。

  属于正面看端庄秀丽,侧颜魅力、媚丽无双的那种女子。

  我依稀记得妈妈头发刚刚过肩的时候特别的美丽,后来似乎她和爸爸那啥的
时候,爸爸说她头发扎挺才剪短了的。

  所以说前世我三十多了才破处,其实可能多少有点儿受我妈影响了。

  一般点儿的女子,还真的看不上。

  还没我妈好看呢,有什么值得嘚瑟的。

  现在的问题有点儿复杂了,我没敢动,手和脸都在原位没动。

  我妈有点慌,毕竟以前没想过儿子都一不留神长这么大了。

  我是担心惊到妈妈,我这前世老司机,啥没见过,乱伦文最爱的就是母子文
了。

  早就久经沙场,视频都欣赏N多了,但是印象中真实的似乎也就个位数,其
他都是演的。

  妈妈的顾虑很可能是怕过激反应吓到我,谁知道会不会影响心理或者生理。

  两个人保持着尴尬的姿势,一动不动的寻思如何破局。

  身体别处没动,可是那里实在是不能控制,不知道怎么就回忆起什么年后突
破,陈皮皮的四九章等章节内容。

  操,刺激!

  那里硬邦邦的不断地向上挑起,自然的挑。每次摩擦都是那么的充满背德与
罪恶的诱惑感。

  在清醒和懂事儿的时候能够摩擦到亲生母亲的人,也是极少极少的。

  我和妈妈还是没有想好该怎么办,彼此都清楚,不能这样做,我对妈妈的了
解,以后想要这样门都没有了。

  可是绝对不敢添加动作,因为那会刺激的妈妈瞬间离开。

  僵持,僵持到似乎有感觉了一般。

  妈妈的腰一直保持弓着,她先坚持不住的向下撑着锅台,故作不知情的回手
打了我一下。

  「别抱着了,回屋写你的东西去,这几天还有点儿假期,你可能要忙活点儿
啥吧?」见好就收吧,我后退了一步才转身进去。

  为了平复心情,决定写点儿东西吧。

  顺手抽出两个大稿本,一个开头写上标题【基本法】其实就是前世学习华为
基本法的时候总结出来的可以普及到其他行业的通行版。

  比如开篇:核心价值观,追求实现用户梦想,创造世界领先的企业。

  华为基本法洋洋洒洒一万六千余字,去除专属华为的内容,修改和补充一些
前世比较普世而有效的概念性东西。

  总计两万一千多字成型。先列出目录大纲,然后至少要一天时间去填充与校
对。

  在另一个上写上标题【如果奇迹有颜色,那一定是中国红】。

  这个前世是没有的,只有这句话流传的很广。

  前世在这个时期后几年有个叫做中国可以说不的书,比较快速的成书。

  怎么说呢,不能说错误,政治正确,但是太多的思想宣泄。

  干货太少了,个人情绪化的篇幅过多。作为消遣物比较合适,但是作为有价
值有内容的参考,不合适。

  之前在深圳就有承诺过,三年后见,这三年之间只有可能看到的是书籍思想。

  也是先列下目录和大纲。

  第一章:中国——唯一流传未断绝的文明,中国在世界历史中的地位第二章:
领先千年后,差距如何被逆转,论中国文明衰败与西方兴起第三章:双极世界,
论冷战时代的全球。

  第四章:多极世界时期中国与世界强国的差距有多大第五章:发达国家永远
发达?雪下的危机!

  第六章:超越从来都不是一个简单地事情。

  第七章:历尽千辛,中国必将回到巅峰。

  算是有理有据吧,这本和中国可以说不最大的不同点就是有干货。

  不论是前面结果中国正史、野史、参考文献以及世界历史和相关文学著作写
出来的第一章。

  还是后面关于双极世界,冷战下世界的经济,人文等方面的论述。

  尤其是关于美国开药苏联吞服,卢布与美元1:2的汇率是怎么转成了1:53400的。

  高达28万亿美元收获的陷阱是怎么生效的,前世很公开,但是这个时段没
有公开的内容,一一展示出来,警醒世界。

  另外关于马克思经济学理论是否还适合现状的问题进行了一个扩展。

  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核心是劳动价值论,使用价值和价值两个因素。

  粗看可以适用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但是只有劳动才能创造价值不适用现在
的世界局势,需要结合要素价值论才能适合。

  可惜这两个理论冲突严重,要素论会推翻共产党的正确性!

  所以要进行深化与结合,具体方式可以考虑成,土地,资产等要素是劳动人
民获取以及创造积存,可以视为劳动果实。

  发展的马克思主义才能适合现有的世界局势经济局势。

  抛出观点:国家的统筹经济向着市场经济转化,私企发展,需顺势而为,学
习现今的产业制度与规章。

  找到世界需要中国的地方,找到世界经济发展适合中国优势的地方,定位好
自己才有进攻的实力。

  并且在第五章对于西方国家进行了大胆的预测(实际上都是一定会发生的事
儿),什么欧洲一体化进程会遭遇的,欧元会怎么发展,资本外逃会何时何方式
出现,夹带了私货在细节(原本外逃的唯一落点被修改成了发展中的中国)。甚
至预测了为了经济、为了地位、为了资源、为了区域影响力等因素,哪些国家可
能有被入侵的可能性。

  第六章则是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发展政策在未来的成果进行了积极的预测,
时间相对模糊,但是进程与成果清晰。

  最后结合前文进行的展现,都是前世所历经的。

  全书成书十二万多字,之后去五婶儿那边的时候带上。

  请人印刷了吧,自费出版,看看能不能卖点钱出来。

  可能成书之后会被思想浪潮淹没,也可能被某些人奉为圭臬。

  但是注定多年以后成为神预言,江湖地位就是这么来的。

  专注的写写画画中,爸爸回来了。

  依稀听到妈妈说什么孩子长大了,要到青春期了。

  然后似乎是让爸爸对我进行初步的教育,嗯,应该是性教育。

  然后俩人商讨了很久。

  我则是专心致志的快速书写,争取早点写完。

  晚饭吃完,爸爸期期艾艾的靠过来,我勒个去。

  爸爸居然画了简笔画?????

  这是闹哪样啊,从生理构造到具体一些,都是简笔画。

  这一个白天没有闲着啊,爸爸你辛苦了。

  专业教育工作者,老爸顶着巨大的尴尬对我展开了为期两小时的性教育。

  有图,有文,有理,有据。

  我前世没经历过这个啊,想来是之前说的梦境让爸爸也是改变了好多。

  担忧我受到影响,也担忧我走错路。

  好吧,可怜天下父母心,勤学好问的我很快就掌握了基本知识。

  妈妈一直贴着门帘在偷听,讲解完毕。

  我被留在了有写字台的正屋,让我自己慢慢写。

  他俩跑去小里屋睡觉了。

  背诵写作其实是很快的,只要你的手指够快。没有构思的时间,只有体能的
限制。

  恰好我没有体能限制,最近吃东西虽然变得多了一点。

  但是多数都长肉长个子了。

  今天晚上特地多吃了两碗饭呢。

  一个多小时过去,想了想可能爸妈会担心我熬夜太晚。

  我就用棉被挡住了屋门的玻璃。

  这样子不管怎么说就都不会看到我是否点灯了。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速度比我预想的快很多。

  华为基本法用时7个小时左右,写完了~~~!

  站起身来,活动一下,想了想应该是需要去上个厕所吧。

  虽然其实没有尿意,但是还是起身。

  回头琢磨一下,关灯,免得摘下门帘的时候被看到灯光,影响爸妈休息就不
好了。

  探着身体蹑手蹑脚的出门走到小里屋门口,却听到里面淅淅索索的声音。

  还有压得很低很低对话声。

  似乎是妈妈在说话:「儿子睡了有半个多小时了,你个色鬼。别摸索了。」
爸爸忽然长长的喘气,似乎之前都是把头埋在被子里面了。

  「这不是教育儿子教育的么,我就来了兴致,不能压着啊。」

  妈妈轻轻地哼了一声,略有得意的说:「父子俩都是色胚,大的一天到晚就
想着这点儿事儿。

  小的才多大点儿也开始想着了。」有亲吻肌肤的声音传来,似乎是爸爸在亲
妈妈的乳房。

  然后松开乳头才说话的感觉:「你说说你是咋发现的儿子长大了。」然后小
声的呼痛,应该是被掐了。

  妈妈掐完老公才说话:「还不是老娘我魅力大,今天白天抱了一下就感觉那
孩子有点硬了。然后我还没寻思是咋回事儿呢,也没好意思问。嘶~别咬。轻点
儿~轻点儿,你个色鬼,扎儿扎儿那么好玩啊。」

  然后接着说:「吃完鸡蛋丝,我刷碗呢。儿子还是和以前一样抱着我撒娇。
嗯懂事儿多了,说我们的事儿担心我们,然后哭了还。哎~~我说儿子哭了呢,
腿你也这么爱舔,一天舔八遍儿,也不嫌腻歪。啊~」

  然后是爸爸发问:「然后呢?重点呢?」说完似乎又去品尝妈妈了。

  虽然只有声音,可是爸爸的身影和妈妈的躯体穿衣服的状态我还是太熟悉了。
脑海之中虽然只有声音也产生了对应的画面。

  硬的难受,虽然知道不应该,但是还是伸手拽出来,你们玩你们的,我就听
个声撸一管。

  妈妈似乎被舔到了关键位置断断续续的:「然后哭着的时候我就想和小时候
一样晃晃的安慰一下他,结果就和你一样了。我贴着一晃就硬的不行了。跟你说
啊,真不愧是你家的种。和你一个操行。呃啊~ 啊~~ 呸,拿走,别把刚才
我那里拿出来的手指往我嘴里塞。呸,拿走,拿~呜!」

  爸爸似乎做了点儿很刺激的事儿一边做着一边问:「很大么?才几岁啊,没
我的大吧?硬了啊?顶着你了啊?」一连串的问题飞出来。

  但是似乎也调动了他的兴致,听声音是操进去了。

  妈妈的声音已经开始连喘了,明显是操的很深那种。

  有三五分钟连续高频的撞击和喘息妈妈才缓过口气儿。

  「很大了,他那个年岁可能是发育的都太好了,要不我咋担心他出问题呢,
不然让你这么早教育啥。」然后似乎是只要提起我,爸爸就格外凶狠的撞击。

  隔着两层褥子,炕都被撞得砰砰响。

  妈妈几次想要开口说话,都被凶狠的撞击压了下去。

  只有大口大口的喘气与压抑到极限的呻吟声。

  又过了五分钟,似乎爸爸缓了一会儿。

  妈妈才娇喘着开口:「比你小也小不了多少了。而且硬度你俩差不多,正好
顶着我那里了。磨得我难受死了,当时就想你抓紧回来。」

  爸爸似乎荡漾起来的问:「想我回来干啥啊,想我哪儿了?」

  妈妈啪叽的亲了爸爸,恶狠狠的说:「想你这个硬的像铁一样的鸡巴了,想
你回来就把我按在锅台上操,往死了操我。

  我被磨得痒死了。」

  爸爸被妈妈刺激的不行了,又变成了最原始,最野蛮的节奏,每一次都甚至
恨不得撞碎炕墙子。

  砰砰砰砰砰,撞击的边上窗沿都有点儿震。

  这俩人这个节奏我倒是熟悉,他俩这个年龄以及之前都是那种比较激烈的。

  爸爸一边撞击一边说:「就喜欢你这一身美肉,比电影明星都好看,乳房也
大,屁股也翘。」

  「当年相亲第一眼就看上你了,你穿着那一身红布碎花袄,我恨不得当时就
剥下来。」

  妈妈一边喘息一边说:「怪不得你妈都要和你断绝关系的吵架,不给房子还
要养老费都拦不住你娶我呢,你个色胚,就冲着我这身子啊?」

  爸爸保持的高速与巨力:「那是,第一眼看到就觉得,这样的女人操一次都
值得死。能天天操给个神仙都不换,这些年吃多少苦,挨多少累,只要晚上天黑
了,雷打不动必须操你至少一次两次的。我就觉得啥都值得了。」然后不知道把
手伸到了哪里,妈妈似乎很难受的,捂住了嘴呻吟。

  「你还和我过着苦日子也不说困难,还生了一个聪明伶俐的好儿子,小逼紧
的天天和给你结婚开苞一样,这么好的媳妇哪找去。我妈咋说我都不舍得,别的
女人一定没这个舒坦。」爸爸一直在加速,预计不会坚持太久了。

  太狂暴的操逼了,一点儿都不讲技术啊,全是实力硬抗,爸爸你真牛。

  我在听着的时候也一直加速的撸这,配合着听到的淫声浪语,还有妈妈动情
的喘息。

  我……我……我似乎有一种我也在参与,我也日到了妈妈的悖伦感受。

  那么的邪恶,那么的诱惑,妈妈是那么的美,随着年龄增长,超过了三十岁
之后,越来越美了!

  妈妈把爸爸伸到某处的手扒拉开才开口断断续续的说话:「我虽然嫁你个穷
教书匠,日子是过的不咋的,一身饥荒,但是这骚逼是真的舒坦。每天至少一次,
你很猛,很有力,很拼命的干我。我这辈子也值得了,有个迷恋自己的老公,天
天日不够,有个全省前三的好儿子。作为女人这辈子值了。」

  不知道伸手刺激了爸爸什么地方,反正是爸爸和妈妈在很一致的喘息和撞击
中一起缓缓的停了下来。

  两个人似乎交叠在一起缓缓地趴着喘气。

  爸爸似乎有点郁闷的说:「你这有点坏啊,每次你要到了你就耍赖让我射出
来。」

  妈妈喘息着毫不让步的说:「要不是你手乱捅,我也不会那么快到,你先耍
赖的。」

  爸爸嘿嘿一笑:「谁让你那么好玩儿,碰一碰就很快到,哪天让我试试呗。
我听说外国人都可以那样的。」

  啪的一下被打了。

  「别扯淡,外国人和咱们一样么,邪门玩意儿,那里多脏啊。」

  爸爸呼呼喘着话题转向我:「你说弛子现在这样忙叨,到底是好还是坏啊,
我也说不清啊,我就觉得弛子太累了。不是他这个年岁该有的累。」

  妈妈喘气未平,叹着气说:「是累,但是你没看到他今天说着那些话语的时
候,眼睛放着光。就像你看我身子的时候一样闪亮着,那就是梦想吧,弛子有梦
想,我们做父母的就支持吧。要是他累了,就回来,咱们俩年轻力壮的能养活好
他的。」

  「本来今年咱们日子就有缓动了,本打算这几天开小卖店,概不赊账那种,
供销社这几年我就观察了,下午四点之后不卖东西,咱们就在这个时间差一定赚
钱!」(前世还真是靠着时间差赚了第一笔钱)

  爸爸又亲了妈妈一下:「我就是觉得他累,别的都好说,咱么不图他大富贵,
就希望他幸福快乐。」

  「既然是梦想,咱们就全力支持,他要做啥咱们就帮衬着。虽然我不喜欢那
些人际交往,迎来送往的,但是为了儿子,我可以没有原则,啥都能做到。我最
近也在学儿子留下的那些稿件呢。」

  妈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幽幽的说:「就是担心他这个梦啊,不知道为啥总有
点儿怕,但是不管是啥事儿,咱们三个一起扛着。」

  爸爸也坚定的说:「咱们一家人一起努力,没啥过不去的坎儿。别担心了」
说着还拍了妈妈的屁股一下,pia的一声。

  妈妈被打的geng了一声。

  似乎geng的爸爸又来了兴致,贴近了妈妈亲了一阵子。

  唇舌交流,口水声搅得我鼓胀异常。

  然后爸爸贴近妈妈很轻很邪恶的笑了一声说:「去锅台啊?我想去儿子顶着
你的逼的位置操你一次。你想不想?」妈妈似乎很犹豫,不开口就是一直和爸爸
亲着。

  爸爸又压着声音说:「儿子睡着了,他你还不了解,睡的可死了,咱们以前
被锁在外面,撞坏了门他都不醒的。」妈妈似乎有点意动,但是还是没起身。

  爸爸等了一会儿又说:「被儿子顶着不刺激么?不痒痒么?是不是一边觉得
尴尬丢人,一边还觉得贼自豪,连亲生儿子都拒绝不了你的美丽,我最最最骚媚
的媳妇。」

  妈妈终于被说动了,喘着气说:「就这一次啊,我也是前世做了孽了,你这
色魔啊,提到儿子顶着我,你就硬的厉害。」

  俩人摸摸索索的起身,我就很尴尬了,这个时间跑回去,想要无声无息的开
门进屋是不可能了。

  只好躲在柴禾堆后面了。

  月光下,美人如玉。

  第一次看到妈妈的身体,裸体。披散着头发,妈妈的头发已经长到肩部了。

  每一步都像是猫在巡视一样的优雅。

  虽然是趿拉着拖鞋,但是却显得那么慵懒和魅惑。

  先被月光照耀到的是一条细长的,与月光辉耀着的玉腿。

  身高只有一米七不到的妈妈,从身后看只能看到腿到会阴的长度,目测接近
85-90以上了。

  笔直,肌肉曲线柔美。

  然后是挺翘的屁股,介乎于桃臀与圆臀之间的一种形态,是生过孩子之后的
那种完美的肉肉的臀。

  肉厚多汁那种,爸爸撞击起来感受是爆炸的吧。

  在月光下探身,猫一样的伸了个懒腰。

  翘着的玉臀,引得我平生第一次涨得这么痛。

  这种曲线下,自然挺立而没有任何下垂的胸部。

  前世什么老师也不能和妈妈相提并论的。

  美人月下探腰,英雄埋首寻路。

  爸爸几乎是跳下地的,直接扑了过去。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