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三月】(第二十六章 非诚勿扰 二)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三月
2021年5月7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14855

            第二十六章 非诚勿扰(二)

  为免意外发生,阿东禁止两个孩子在家里和妈妈有任何性接触,想要释放淫
欲只能来阿东这里。大约半个月后,众人又聚在了一起。

  和上次不同,监控室里的茶几上摆好瓜果零食和酒水饮料,四女各自安坐,
一边闲聊,一边静待好戏开场。原来阿东禁不住四女熊熊八卦之心,就允诺这次
可以旁观。但有要求,不得取笑自己,更不能弄出声音惊到众人。几女就数落阿
东,「你有什么丑事我们没见过?有什么好取笑的?人家要看的是小正太母子。」

  阿东讪讪无言。

  等到两对母子到了阿东这里,阿东将她们迎入屋内,众人都都坐好后,阿东
抬头仔细看她们。母亲们和上次一样的精心穿着;而孩子们唇红齿白,就连头发
都仔细梳理过,真是阳光小少年,让人一看就想搂在怀里亲近。

  楼上几女暂时忘了吃喝,杯子端在手里,零食就搁在嘴边。

  「真的是小明啊!他学习可好了,在教室里坐的离我不远。」小雪说。

  「小强的妈妈我见过的,他们真的会……?」小梅也说。

  丽娜不认识几人,就说,「这两个妈妈看上去好年轻,而且挺漂亮的。」

  「她们家里条件都不错,所以不显老。」李晴在一旁解释。

  接下来也不犹豫,众人宽衣解带。两女只穿睡衣,任梦脚上是丝袜,令仪是
棉袜。两个小男孩都只有小内裤。阿东是一套睡衣,里面没穿内裤。

  阿东让两女搂在一起,又吩咐两个男孩,「妈妈刚才走路脚有些累了,快去
给妈妈按按。」

  男孩们欣喜的跑去,对着妈妈们的脚又舔又闻,好不欢喜,两女只含笑看着。

  楼上四女任是综艺达人,也从没见过这样的另类现场。自打开播,监控室里
惊呼声就没有停过。

  「小明真的在闻他妈妈的袜子呀!连小强妈妈也一起闻。」

  「还有小强,把妈妈的棉袜脱下来放到鼻子上,好羞啊!」

  「他们是真的母子吗?还是哥哥请人来装扮的?」

  「是真的,家长会时都带孩子来参加过。」最后一声是小晴,语声稍为冷静。

  阿东见两个孩子似是觉得隔着玩不过瘾,把妈妈脚上的袜子全脱下来了,伸
出舌头正要舔脚,却叫了暂停。

  只见阿东走上前,搂住两女,和妈妈们商量,「两位姐姐,小弟我看着心里
火热,也想凑个热闹,好不好?」说完就让两女躺在自己身体两侧,把两女搂在
怀里。两女身高比阿东矮一些,所以稍向下躺着。阿东让两女把四只脚搁在了自
己的脚上面。

  两女知道了阿东的意思,令仪就说,「我们都这样了,早不在乎了。你就当
自己是孩子们的爸爸好了。」任梦也说,「让孩子们好好的服侍你,将来哥哥要
对孩子们好一些。」

  阿东就说,「这两个孩子我会当他们是自己的后辈,或者当亲弟弟来对待。

  但是今天的游戏,我想让他们更多的参与进来。换句话说,他们要付出更多。」

  「没有付出哪有收获?我们既然来了,就没想过什么礼义廉耻、伦理道德。

  只要是刺激的新鲜的,哥哥你放心的玩就行了。」令仪说。

  「哥哥你想多了,他们这些孩子呀,天天色情夏日看着,成人电影学着,知
道的那些花样呀,说不定比哥哥还多!出门前小明还说希望今天有更好玩的内容
呢!」任梦也说。

  于是阿东就对两个男孩说,「接下来,舔妈妈的脚,也要舔叔叔的脚。叔叔
很喜欢你们,给叔叔舔脚,你们就住到叔叔心里去了。等你们长大了,叔叔带你
们玩女人。当然,要是不喜欢也可以不舔。记住叔叔的原则:不强迫,不伤害。」

  两个男孩一听以后要带他们找女人,毫不犹豫,一人捧起阿东的一只大脚,
卖力的啃起来。倒是冷落了两个妈妈。

  任梦就喊,「两个小混蛋,听说有女人就不要妈妈了,快点给老娘舔脚!」

  男孩们知道谁也得罪不起,也不管不顾,一排脚中随便摸到一只就按个脚趾
吮吸,舔遍了再去摸下一只。阿东则抱着两个母亲接吻,吻完一个再吻另外一个。

  楼上几人看得过瘾,只有小梅不太高兴,「弄得全是口水,晚上让爸爸好好
洗洗。」

  小雪却不关心这个,开口说,「小明平时又活泼又帅气,人家以前还对他很
有好感呢!真想揪住他的耳朵问:你怎么舔你妈妈的脚?你还闻同学妈妈的袜子,
你是变态吗?」

  丽娜和小晴两个看得津津有味,举起杯子碰了一下。

  阿东一边享受着,一边还要出言挑逗,「两位妈妈,觉得怎么样?让自己的
儿子舔脚趾,舒服吗?」

  「舒服呀,小明这孩子真好,我刚才脚上都有汗,他一点也不嫌。」令仪回
答。

  「哎呀!哪有小强懂事,把我的整只脚都舔了个遍。再说,咱们也不必特意
夸对方的,都是我们的宝贝儿子,以后不分哪个是哪个,好不好?」任梦笑着问。

  「妹妹说得对,孩子们以后都叫妈妈吧!」令仪答。

  「妈妈,令仪妈妈,我喜欢妈妈们的脚。」小明先说。

  「任梦妈妈,还有妈妈,以后儿子天天用嘴给你们洗脚。」小强也表态。

  「这两个孩子,真乖。小强虽然不是从我的屄里生出来的,哪天找机会把他
塞到我屄里去,再把他拽出来,这样就算是我的了,姐姐你可得承认啊!」任梦
说。

  「你说的可实现不了,孩子长得那么高大,你咋塞进去?要我说啊,就让小
明试着往我里面插,哪能插进去就用哪插。让孩子舒服了,肯定对我比你这亲妈
还亲。」令仪说。

  「她们,好无耻啊!」丽娜说着,一杯饮尽。

  「跟着哥哥,你就得享受这些刺激。我倒听得心里热热的,好想也认这两个
孩子当干儿子。」小晴在一旁说。

  「话说,这两家的事儿是怎么发生的?哥哥又是怎么知道的?小晴你是他们
的老师吧?是不是你从两个孩子嘴里套出来的?两个孩子为什么这么信你?你会
不会……」

  「哪有?是他们俩说悄悄话被我听到的。」小晴脸一红,不肯说真话。

  再说楼下,几人玩够了,告一段落,又分别去卫生间稍做清理。毕竟被舔脚
虽然舒服,但口水粘粘的却不爽快。

              ——————

  众人坐好后,阿东站了起来。睡裤往下一拉,鸡巴露出来,软软的下垂。对
两个小男孩说,「今天你们叫我叔叔,改日一起弄女人,你们就是我的好兄弟。

  咱们一起把鸡巴往女人的屄里插。要是不嫌弃叔叔,就过来给叔叔舔下鸡巴!」

  两个男孩们各自望向妈妈,妈妈们就纷纷催促,「快去,小明你不去舔,妈
妈就去舔!」「小强,叔叔的鸡巴在妈妈的阴道里呆过,你要是不嫌弃妈妈,就
该大大方方的过去舔。」

  两个男孩走过去,正要蹲着。阿东却伸手一按,「跪下!」男孩们跪下了,
阿东又严肃的问,「为什么犹豫?」

  「我想舔,只是头一次在妈妈面前,想看看妈妈的意思……」「我也是。」

  两个男孩回答。

  「嗯,叔叔误会你们了。尊重妈妈是对的,这也是叔叔一直强调的。」那好
了,现在来吧。

  两个男孩于是一个含龟头,一个含蛋蛋帮阿东舔起来。两个母亲看一这温馨
的一幕,开心的微笑着。

  楼上小雪状若疯狂,「不行,爸爸的鸡巴是我们的,只能我们来舔!」

  李晴就努力拽住她,「乖雪儿,好雪儿,没事的,他们又吃不走,你爸爸的
鸡巴谁也拿不走。来,姐姐喂你奶奶吃。」说完拉起衣服露出一只奶子来按在雪
儿嘴上,雪儿躺在李晴怀里含着奶头,这才好了一点。

  阿东舒服了一会,让男孩们停下,搂住两个小男孩,哈哈大笑道,「好!以
后我们兄弟齐心,其力断金!哥哥带你们闯荡天涯,什么**国的公主,**教的圣
女,**总统家的千金,哥哥按个给你们搞过来,扒光了按在床上,哥哥先进去,
然后是你们兄弟,有意见吗?」

  「没有!」男孩们齐声答。

  阿东于是快速抽插几下,就在男孩的嘴里射了出来。两个男孩把阿东的精液
分着吃了。

              ——————

  阿东爽够了,就坐在沙发上,眼望窗外,做贤人状。也不回头,开口问道,
「你们是否有这样的内心矛盾:一方面觉得,我们做的事情荒淫无耻不要脸皮,
发泄过后回归现实,会自惭形秽,会感觉自己无法面对同事家人以及亲朋好友。

  另一方面又抑制不住内心的渴望,想着再来一次,想要更刺激的……」

  众人一时无言,就连楼上也陷入了沉默。

  「看来,大家也有过和我类似的想法。那么,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是该不断
的责骂自己,还是想办法让自己变得更坦然?」

  「肯定是想要坦然一些,否则,会让自己陷入痛苦和折磨。」令仪低声说,
看样子她经历过或正在经历这样的心理困惑。

  「我们无法放弃任何一边,既不能放弃阳光下的生活,也不想再回到过去的
苦闷中。那么,就一定要弄明白:礼仪道理是什么?」

  众人认真听着。

  阿东顺道自己的思路继续说,「道德就是一块遮羞布。世上本无道德,猴子
没有道德,只讲本能。当然,我们现在不是猴子,我们是人。所以,这是一块无
比重要的遮羞布。穿上它我们就是人,脱下去,我们就只是灵长类。而我们的身
体,从根本上,和猴子几无差别!」

  「你说很很对!」令仪说。

  任梦也跟着点头。楼上丽娜和李晴也跟着点了点头。

  「所以,我们行走在阳光下,要时时记得把遮羞布披在身上。就像衣服一样,
出门在外,一定要穿戴整齐,回到家里,才可以赤裸身体。所以小明小强,你们
两个私下里怎么玩妈妈都可以,但是如果在人前对妈妈稍有不敬,我会亲手把你
们打入地狱!」

  「我们记得的,我们会永远爱妈妈!」小明说。

  「我们会保护妈妈,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妈妈,看轻妈妈。还有任阿姨,也是
我的妈妈。」小强也说。

  任梦激动得抱住了小强,又把小明搂在怀里。令仪则扑过来,狂吻阿东的脚
面。

  阿东任由令仪亲吻自己的脚,又说道,「我们现在玩得很开心,但我们一定
要定下一些原则。才能让我们长久的,安全的,尽情的玩下去。我们也相把一些
问题想通透,这样我们在玩的时候才会念头通达,才会玩得畅快淋漓。」

  众女中似乎只有令仪和李晴完全听懂了阿东的意思,其它的需要时日慢慢才
能领悟。

  阿东继续说,「有位名人说过:最令我们迷惑不解的,就是头顶的星空的心
中的道德。所以我说:星空我们参不透,但关于道德,我们要有自己的解释。」

  「我们可以玩弄和放纵,我们要淫欲要羞辱,但我们不要伤害。我们已经突
破了道德的枷锁,一定要给自己设一个底限,否则终将沉沦。我们都是在悬崖上
跳舞的人,所以要倍加小心。」

  注:实际上阿东只能接受部分被羞辱,但她羞辱女人起来,却花样翻新。

  「我们都突破了伦理道德,为世人所不耻。我们需要抱团取暖,我们要互相
接受。打个比方,就像同性恋群体一样,他们总是想要得到别人的认同,为什么?

  他们孤单,他们恐惧。我们也需要认同,我们享受快感,但不要有负罪感,
或者即使有,我们要把负罪感变成快感。」

  阿东的这一番贤人高论令众人拜服。楼上众女眼里闪着星星,「爸爸好伟大!」

  阿雪说。「他是我们的男人。」丽娜说。「我们姐妹要尽全力去满足他,也
满足我们自己。」小晴说。

              ——————

  阿东装够了高人,又开始接下来的淫戏。

  他扶起令仪,「令仪姐,别忘了,你可是位妈妈喔,儿子在旁边看着呢,你
怎么啃起男人的脚来了。你羞不羞?」

  「羞!」令仪在阿东的引导下,羞耻心发作,下体也跟着一热。

  「还想不想更羞?」

  「想!」令仪肯定的说。

  「任梦啊,你呢?」

  任梦放下两个孩子,来到阿东面前,恭恭敬敬的跪下,趴在阿东的脚上,把
自己的脸贴在阿东的脚面上轻轻的蹭着。

  「起来吧,任梦。」阿东扶起任梦,让她仍跪在自己面前。阿东抚着任梦的
脸颊,「我相信令仪姐是真的懂了,那么你呢?」

  「我也懂了。平时,我要做好两个孩子的妈妈,在这里,我要让两孩子和哥
哥你肏,让你们随便玩。」

  「嗯,可以的。那好妹子,你愿意在我们面前做一个毫无廉耻的女人,供我
们玩弄,羞辱,发泄性欲吗?」

  「妹妹愿意!」任梦肯定的回答。

  「刚才哥哥说错了,妹妹,不能忘了羞耻心。不仅不能忘,还要学会表达羞
耻心,懂得羞耻的女人才是最美的。这一点你要向令仪姐姐学习。」

  「妹子记下来,好期待哥哥和儿子们玩我,我都有点湿了。」

  阿东于是让两个女人接着跪着,让出位置,再让两个男孩站在她们面前。见
自己跪在自己的儿子面前,令仪羞红了脸,任梦也终于感到了羞耻,低下了头。

  阿东让男孩们把鸡巴都掏出来,对准母亲的嘴。对两女说,「现在站在你们
面前的是两个男人,他们长着男性生殖器官,是可以奸淫女人的工具。现在抬起
头来仔细看着。」

  两个女人于是抬起头,看着儿子们的鸡巴,脸都红得发烫。

  「现在不是表达母爱的时刻。这两根鸡巴你们也各自熟悉,说:你们是不是
被自己的儿子奸淫过了?」

  「是的,我儿子就是用他的这根鸡巴肏了我!」「我被自己的儿子奸污了,
我好不要脸!」两女激动的说。

  「你们的屄,只要是男人的鸡巴都能插进去,但你们偏偏让自己的儿子给肏
了。现在你们跪在自己的儿子面前,是因为他们已经不仅仅是儿子了,他们还是
你们的男人。你们以后要随时承受他们的奸淫和羞辱,这就是母子乱伦的后果!」

  任梦抬起头望着小明,「儿子,妈妈和你乱伦了,妈妈的屄被你肏了,你以
后就是妈妈的男人了。」

  令仪也对小强说,「儿子,以后你就代替你的爸爸吧。你是我的老公,妈妈
的屄你随时可以肏的。啊,我是个无耻的女人,我管自己的儿子叫老公!」

  两个男孩鸡巴变得又硬又挺,纷纷伸手抚摸着自己妈妈的脸颊。

  「现在,对着儿子们的鸡巴,对着男性的生殖器,献上你们的崇拜吧!」阿
东命令道。

  两个女人于是含住了各子儿子的鸡巴,大口吞吐起来。小男孩忍耐力不强,
很快要射。

  「要射的,就射在自己妈妈的嘴里,大大方方的射出来。谁射得多,谁就更
加男子汉!」阿东在一旁鼓励。

  两个男孩终于先后发射了。

  楼上众女零食掉在了地上,酒水也洒到了桌子上,似乎时间静止了一般。直
到两个男孩射完,众人才长舒了一口气。

  「这个是录下来的吗?我要回头再看一遍。」小雪问。

  「是录下来的,但是不能拿出这间屋子,这间屋子也是独立的网络,你爸爸
有严令。」李晴就说。

  雪儿伸了伸舌头,「好吧,呆会谁和我一起看?」

  丽娜就表示她也要看录像,还把雪儿搂在怀里,「我们不禁要看片,姐姐我
还要……姐姐馋你的身子好久了!」

  雪儿于是和丽娜吻在了一起。

  「好了,射完了先让妈妈把精液咽下去,然后再把鸡巴放到妈妈的嘴里。」

  阿东继续指挥,男孩们照做了。

  「现在说说,谁有小便?」

  「我有!」「我也有!」男孩们答。

  「接下来知道怎么做了吗?跟你们讲了那么多,要尊重妈妈,别让我失望。」

  还是小明最聪明,率先反应过来。先抽出鸡巴,然后跪在地上,诚恳的对自
己妈妈说,「妈妈,我可以尿在你嘴里吗?」

  任梦就回答,「好儿子,尿吧,妈妈早就想尝尝你的尿了。儿子是男子汉,
勇敢点,尿到妈妈的嘴里。」

  小强那边刚想拔出来,却被令仪按住了。「跟妈妈不要这样客气,儿子想尿
就尿吧,妈妈爱喝你的。但是儿子,要记得你有两个妈妈呦!」

  小强会意,就跪下扑倒在任梦怀里,嘴里甜甜的叫「妈妈,我想尿在妈妈的
嘴里,好不好?」

  任梦答应了,刚想说什么,令仪却抢着说,「妹子,要不让儿子们先在你的
嘴里尿一半,然后再尿到我嘴里。这样,我可以看到你喝尿的样子。妹妹也可以
看看我,怎么样?」

  任梦答应了,于是小明和小强就一起往任梦的嘴里尿起来,阿东在一旁嘱咐
要慢点尿,否则妈妈会受不了。接下来,两个男孩又一起尿在了令仪的嘴里。

  尿完后,两个男孩扶妈妈站起来,扑到妈妈的怀里,对妈妈好一顿安慰。

  阿东看得很开心,让众人再去洗漱一下,然后众人自由活动半个小时。几个
于是有的去卫生间,有的去看电视,有的吃点东西。

  楼上众女激动太多也有些疲劳,悄悄跑上天台去透透气。

  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也!

              ——————

  半个小时后,大家纷纷归座。阿东见众人神采奕奕,并没有谁因此有什么心
理负担的样子,很是满意。

  阿东开口,「接下来,是讲故事的时间。要讲一讲自己过去难以忘怀的经历。

  可能主要由两位妈妈来讲,要求是真实的,和性有关的故事,也必须是难忘
的并且精彩的故事。」

  顿了一下,阿东又说,「但是,不能是那种让人悲伤的事,最好能有一个相
对平和的结局。我知道人生不易,做女人更不易。有些事情不适合用来当故事讲,
那样自揭伤疤只会带来二次伤害。所以,请两位妈妈想一想。若有,就讲一下;

  没有,也没关系,我们也可以玩别的游戏。」

  等了半晌,大家面面相觑,见并没有人开口,阿东就说,「如果实在没有的
话,那就……」

  「我可以讲一件事,是我和我爸爸的……」令仪开口打断,声音缓慢又低沉,
似是正在描索记忆的闸门。

  「令仪姐真棒!」阿东说着上前抱着令仪吻了一口。

  令仪定了定神,开口娓娓道来,「我的妈妈在我大概六岁时去世了,所以我
是爸爸带大的。小的时候,爸爸是搂着我睡的,就这样一直搂到十岁才分床,但
因为家里只有一间房子,就仍然是在一个屋子里。我渐渐的长大了,就不再像小
孩子那样和爸爸任意亲近了。换衣服时要避着爸爸,洗澡的时候也是单独洗。就
这样到了十四岁……」

  楼上楼下众人都仔细听着,室内只有令仪温婉的声音。

  令仪停了一下,见众人都在听着,就继续道,「有一天傍晚,天气有点热,
我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就感觉爸爸来到了我的床边。他,他把脑袋趴到我的下面
去闻,他喘着粗气,这个时候,我已经完全清醒了……」令仪说着,双手捧着脸,
有些说不下去了。

  阿东就走上前,抱住了令仪,「姐姐,你的故事很好,我们都想听下去。」

  众人齐齐点头,就连楼上几女也点了点头。

  阿东注视着令仪的眼睛,「但是,姐姐你的情绪不对。是这件事后来让你很
痛苦很难过吗?」

  令仪摇头。

  「那么,姐姐,不是痛苦和难过,是让你觉得有些害羞有些丢脸吗?」

  令仪点头。

  「那姐姐,今天我们就是要把脸彻底丢掉!丢掉伪装,才能找回真实的自己,
现在按我说的做,好吗?」

  令仪看着阿东,又点点头。

  于是阿东让令仪坐到了自己的沙发上,又搬来两只比沙发矮一点的软凳子,
让令仪把睡裤脱到一半,双脚踩在上面,令仪都照做了。

  「姐姐,现在你把双腿再张大一点,把自己的阴户露出来,让我们都看到。」

  令仪羞得全身都在颤抖,却依然听话的分开了双腿。楼上楼下在场的每个人
都盯着令仪的下面看:黝黑的阴毛下面,阴唇外翻着,阴道口整个暴露了出来,
洞口湿润并略有空隙。

  「现在,姐姐,把一只手放到那里,让我们看着你爱抚自己,就像你平时做
的那样,好吗?」阿东语气轻柔的吩咐着。

  令仪咬着嘴唇,把手指贴在自己的阴道口上,阴道猛的收缩了一下,一股淫
液流了出来。「啊——」

  「姐姐,告诉我们,你下面发生了什么?」

  「我,我下面抽了一下,我,我流了……」

  「姐姐,我们很开心看到你现在的样子。真的,没有人会因此而笑你,我们
都羡慕你的身子正在体验着快感,大家来一起鼓掌!」

  室内于是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并纷纷出声为令仪加油。

  就连楼上小梅也鼓起了掌,丽娜就掐了小梅脸蛋一下,「小丫头,你鼓掌她
又听不见,要不你下楼去鼓去!」

  雪儿就一把将小梅搂了过来,对着小梅的脸亲了一下,「不许欺负我们家小
梅!」

  「我怎么看你最爱欺负小梅呢!来,小梅,让姐姐抱抱。」二女就争抢起小
梅来,一会儿就闹作了一团。

  且说楼下,阿东又对众人说,「刚才令仪姐姐流了一滴淫水,现在呢,大家
看,快流到令仪姐的肛门了。大家谁想吃?举手!」说着率先举起了手,两个男
孩跟着,最后就连任梦也举起了手。

  楼上丽娜作流口水状,「不行,我要下去,我不要在这里只能干看着!」说
着就要开门出去。

  身后李晴抱住了她,「乖,会吓着她们的。下次跟阿东商量一下,我们也要
参加。」

  「不行,我现在就要出去!」丽娜状若疯狂。

  「乖娜娜,晚上姐姐的给你吃,好不好?现在姐姐喂你奶吃。」说着就拉起
衣服,把丽娜横抱在怀里,丽娜含着奶头,安分了下来。小梅见状,不声不响的
就含住了李晴另一只奶头,李晴有点受不了,开始呻吟。

  楼下阿东见四人都很热烈,「这样,我们猜拳,手心手背,这滴淫水就归最
后的胜利者。」

  众人同意,一番决争,任梦胜出。

  任梦喜滋滋的,趴到令仪的两腿间,眼看淫水都流到了屁眼上,就从屁眼处
向上一直舔到阴道口,美美的咽了下去。直舔得令仪下面又抽了好几下,都被任
梦给吃了。

  任梦吃完后回归坐位,阿东让令仪把睡裤彻底脱掉,让她继续讲。

  令仪一只手放在阴道口上轻抚着,因为刚才的小高潮,这时的感受没有那么
激烈了,就一边慢慢体会着,接着讲了下去。「我的爸爸闻着闻着就趴到了我的
内裤上面,用他的鼻子和嘴舔我的——阴道口那里,把我的内裤都舔湿了,啊—
—」令仪一边揉自己一边声音发抖的说。

  「然后,他就好像变了个人一样,把我的内裤往下扯,一点都不怕我醒过来。

  他把我的腿分开了,就直接对着我那里舔。我一动不敢动。啊——」令仪语
速加快,揉搓得也更用力了。

  楼上小雪把小梅拉过来,自己喂小梅奶吃。而丽娜忘了吃奶,盯着大屏幕目
不转睛。

  「然后,然后我看见爸爸把他的短裤脱了。他的鸡巴,就像阿东一样的大,
但是又黑又红。我知道他想要对我做什么,可是他是我的爸爸,我还是不敢动,
只是忍不住想哭,很快我的眼泪就流出来了。」讲到这里时,令仪的手也停了下
来。

  「然后,爸爸就趴到我的身上,他把我的两条腿架起来搁到他的肩膀上,他
的鸡巴就顶在我的阴道口,要往里面插……」令仪讲到这里停住了。

  众人张大了嘴,半晌不见令仪开口,就纷纷合拢嘴巴,有的感觉口干舌燥,
就去找水喝。

  过了有一分钟,令仪又轻声说道,「这时候爸爸见到我在哭,他就停住了。

  他停在那好久,我用手抓紧床单,一动不敢动。又过了一会儿,爸爸轻轻的
把我放下了,他自己爬下了床,转身去了客厅。我听见他接了一盆自来水倒到了
自己身上,就出门去了。那一晚,他再没回来,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众人都在心里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在感叹这个父亲最后的悬崖勒马,还是
在遗憾没有听到更刺激的禁忌淫行。

  「那……后来呢?」任梦明显不希望故事就此结束。

  「后来,爸爸就再也没有碰过我。他把床搬到客厅,里屋留给了我。我有些
怕爸爸,怕他哪天又忍不住那样对我,又不想爸爸远离我,他是我唯一的依靠。

  他平时对我很好,好吃的都留给我,总给我买漂亮衣服穿,希望我好好学习…

  …」令仪越讲声音越低,到后来又停住了。

  众人就静静的等着,没人出言提醒。

  过了不知多久,令仪终于出声,「后来我长大了,懂得了男人的渴望,也知
道爸爸那天为什么那样对我,我一点也不恨他,甚至希望他有一天能再冲进来压
在我身上,可他再也没有对我表露过一丁点的欲望。」

  「直到23岁那年,我要结婚了。结婚前两天的晚上,我把爸爸拉到了我的
屋里,让他坐在床上,他以为我有话对他说,就进来了。」令仪说到这里顿了一
下。

  感觉到有事情要发生,阿东咽了下口水。

  「我就站在他的身前,我把衣服脱下来了,我把胸罩也脱下来了,让爸爸看
着我的奶子,看着女儿白白的大奶子。我把内裤也脱下来了,我坐在床上,把双
腿打开了,让爸爸亲眼看到了自己女儿的屄——已经发育成熟的大姑娘的屄!」

  令仪说着,手不自觉的开始继续抚摸下体。

  「爸爸起身要走,我就拉住了他。我对他说:爸爸,女儿明天就是别的男人
的了。女儿不要别的,就是想让你亲亲,让你摸摸。你要是不摸,你会后悔一辈
子的!爸爸听了,还要犹豫。我就说:十四岁那年,你亲吻了你女儿的下面,你
不记得了吗?爸爸脸腾的下就红了。我还说:爸爸,别让女儿瞧不起你,女儿是
你生的,你摸摸亲亲又怎么了?你不亲,我就让别的男人亲,以后我还要让随便
哪个男人亲。爸爸听了再也不犹豫就抱着我含住了我的奶头。啊——」令仪说着,
开始呻吟出声。

  众人都把身体前伸,似乎这样能听得更清楚。

  「我又说:爸爸你亲的我好舒服,爸爸来亲女儿的奶子吧,看你把女儿养的,
奶子又白又大。爸爸很兴奋,用力的又吸又咬又揉。我接着说:爸爸,女儿的身
子今天全都给你,你想要怎么玩,女儿都答应。我说完就蹲下去,解爸爸的腰带,
把爸爸那个又粗又硬的鸡巴掏出来,掏出来后,我就含在嘴里舔,我用力的舔。

  啊——啊——」

  令仪忍不住呻吟两声,又毫不耽搁的说,「我舔够了,就把爸爸推倒,我骑
到了爸爸的头上,我把自己的屄送到了爸爸的嘴里。我对他说:爸爸你看,这就
是你最想吃的女人屄,女儿十四岁那年还很胆小,女儿一辈子感谢你那天没有碰
我。所以女儿今天来报答你,女儿的屄长成了,今儿天把屄给你送来了,爸爸你
吃吧。我说完就坐到了爸爸的嘴上,爸爸开始伸出舌头舔我的屄,舔的我好舒服。

  啊——」令仪语速越来越快。

  楼上,丽娜和李晴把手分别伸到了对方的内裤里。小雪脱掉内裤把小梅的头
往自己私处按了下去,小梅一边舔着,一边伸手摸自己的阴户。

  「舔的我好想要,可是我忍住了,我就转过身去,一边让爸爸舔我,一边含
住了爸爸的鸡巴。爸爸把我舔出了水,我都让他吃了。后来爸爸似乎受不了了,
就让我躺下,他骑到我的头上,把鸡巴伸到我的嘴里,就开始干我。我的爸爸,
我的亲爸爸,他把鸡巴插到我的嘴里肏我的嘴,他往我的嘴里射精,他喂自己的
女儿吃精液。啊——啊——啊——」令仪讲不下去了,手快速的揉着,持续的呻
吟着。

  「后来爸爸搂着我休息了一会,我见爸爸的鸡巴又开始变硬,就让爸爸压到
我身上来。爸爸不肯,我就对他说:爸爸没事的,女儿早就失身给未婚夫了。今
天,女儿的身体爸爸你随便用,我要让爸爸玩到最爽。于是爸爸……爸爸他就把
他的鸡巴插到了自己亲生女儿的屄里了……」

  令仪开始大口的吸气,阿东示意众人都靠上去。几人就围在令仪的身边,都
蹲下去,盯着令仪的私处。阿东又快速对各人嘱咐了几句。

  今仪已经无法保持语声的连贯,「他一下一下的肏自己女儿的屄,他的女儿
心甘情愿的让他肏,他把,精液,射到自己女儿的屄里了。他和,亲女儿,乱伦
了啊,啊——」

  在好几双眼睛的注视下,令仪一声悠长的呻吟,双腿绷紧,下体剧烈抖动,
终于达到了高潮。阴道开始一张一缩的,淫水连续不断的流出来。

  阿东几人迅速行动,小明握住令仪的一只脚,含着令仪的脚趾吮吸;任梦去
亲吻令仪的乳房;阿东嘴对着令仪的阴蒂,舌尖伸出来舔着;小强则把舌尖对准
妈妈的屁眼舔个不停。

  令仪高潮已到,身体渐渐无力,任由众人对她施为。几个人对令仪敏感处的
刺激大大延长了她高潮的持续时间,令仪的阴道口持续收缩了好几十下才终于慢
慢停了下来。

  楼上众女也全都高潮了一次。一时所有人都松弛了下来。

  楼下开始休息。

  楼上众女又一起去天台透气,人互相看着都有点脸红,刚才她们有点太疯狂
了。还是李晴当大姐的,把三个妹妹都搂在怀里,按个亲了亲。「怎么,谁觉得
不好意思了?不好意思的晚上单独到我房里来,姐姐教你怎么让自己更舒坦。」

  众女于是放开了心怀,都嘻笑不停。

              ——————

  楼下几人足足休息了半个多小时。

  休息够了,众人坐定。没等阿东开口,任梦平静的说,「我也说一段我的故
事吧。我的故事不太长,这件事,我本来不太想讲,因为可能不符合要求,但我
真的不太在乎的。而且,姐姐都讲了,我怎么能不讲呢!」

  「任梦,看你自己的,不要引起你的难过就好。如果不能讲,就不要勉强。」

  阿东劝说道。

  「没事的哥哥,」任梦冲阿东一笑。「这件事憋在我的心里好久了,就借这
个机会说出来吧,否则,我可能永远也不会说出来的。但是,我就先不要像令仪
姐姐那样了,如果气氛合适,我会自己主动上前的。」

  于是任梦开始讲了起来,其间众人数次因故打断,楼上众女惊呼出声,暂不
细表。以下为任梦所述。

  我虽然之前说自己爱勾搭男人,但基本上也就只是快快嘴而已。怎么说呢,
我是喜欢男人,但也不是什么样的男人都能看得上眼的。老娘虽然不是什么清白
身子,但也不能是根鸡巴就可以入老娘的身。但有一次,说起来真的是迫不得已
让狗给日了!

  我有个表哥。小的时候两家还算亲近,在我十四岁那年暑假,他来我家玩。

  一天大人们都不在家,他就到我身边摸我的腿,我不让他摸,他就一把抱住
我了。

  他跟我说,「表妹,让我亲亲吧!」

  我说,「不行!」

  他就把手伸到的两腿中间,隔着裤子摸我的屄。他一摸我就软了,就没力气
了,就这样让他摸了好一会。他可能觉得不太满足,就扒我的内裤,我不让他扒,
但是力气没有他大,就让他把内裤扯下来了。就在这时,外面有大人声,他就吓
得跑掉了。

  后来,我就一直躲着他。他也没有再碰过我。

  再后来……

  再后来我们都长大了,他虽然不好好学习,到处跟人打架,但他也不敢再碰
我了,怕他爸爸打断他的腿。他爸爸小时候总打他。

  然后我们都成家了,各自的婚礼都互相参加过,他老婆长的挺漂亮的。只是
听说他对他老婆不太好,总打架。他家日子过得也一般,我们一个人家很少见面,
一般也就去长辈家拜年才聚一次。最近几年家里的老人们陆续去世,我们就几乎
不再来往。只听说他媳妇给他生了个女儿,长的随了她妈妈挺漂亮的。但我这个
表哥不喜欢女孩,他想要男孩。

  大概半年前吧,他突然联系我。我那天无事,就想着见一见也无所谓的,就
让他来了我家里。见面聊了一会儿,他说要向我借钱。我就问他借钱干嘛,他刚
开始吱吱唔唔的,后来才说他迷上了网络赌博,钱都输光了。想借钱再赌,还说
他爸妈留给他的房子他已经卖掉,就是还要等几天才能正式交易。他说这几天行
情好,所以不想等,就想到我这里来借。

  我一听是要去赌,就坚决不借。他有些恼,我们话说得也越来越不客气。我
想要推他出去,他反手把我推倒了。然后他看我倒了,就扑到我的身上,撕我的
衣服。嘴里还不干不净的说着,「你小时候不是让我摸得挺舒服的吗?再让哥摸
一次怎么样?」

  我还是没他力气大,渐渐的抵不住,他把我的内裤扯下来了,他解开他的腰
带,就往我的里面插。他插进来后,我想着也跑不掉,就没太挣扎。就在这时,
小明回来了。他赶紧穿裤子,我也穿我的。小明一进屋,他一见是孩子,就还想
说什么,我赶紧对小明说,「你爸是不是在后面?」他一听,吓得赶紧跑掉了。

  我不想让小明知道这事儿,也没跟小明说什么。

              ——————

  众人一时默默无言,因为自述被强奸的过程,虽然听起来很刺激,但当着人
家当事女方的面,真的兴奋不起来。况且,这桩隐秘终于还是引出了祸事。

  「舅舅这样对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他!」在众人的沉默中,小明双目发红的
开口说道。

  「小明,算了。妈妈也不恨他,再说,妈妈也没便宜了他,让他拿了五千块
钱,否则就把他送进监狱。睡一次五千元,你妈妈也值了。」

  小明听了更加掩饰不住怒意,攥紧了拳头。阿东见状就劝说,「小明,你不
要认为你妈妈因为五千元就把自己卖了,那只是她的自我安慰。真正让你妈妈忍
下来的原因可能是顾惜名声,甚至包括你的名声。所以,成年人总是想得多些,
你不要因此对妈妈有什么看法。」

  见小明望着自己,表情似有松动,但仍然不肯放弃报复的样子,阿东又说,
「但是你也有你的看法和立场,这件事同你妈妈与叔叔的关系不一样,一个是自
愿,一个是强迫。做为儿子,知道妈妈受辱,当然不能忍,但是报复却不急于一
时,你还小,还没有报仇的能力。不能让仇恨反伤到自己,这才是正确的应对方
式。」

  小明低下了头,「我知道了叔叔,我会把这个事儿记在心底。可是,我不知
道我还要等多久,我,我现在心里堵得慌!」

  任梦没想到儿子为此有了心结,有些后悔刚才讲出这件事来。「儿子,你是
妈妈的好儿子,妈妈不希望你心里塞满了仇恨。」

  「妈妈,我控制不住自己,我想要报复他,让他也难过。」小明苦诉。

  「儿子,妈妈也想要报复他。但是我们不能……」

  众人一时无言,都不知是该劝说还是做些别的。

  任梦很担心儿子,眼望着小明满是心疼的样子。

  阿东也有些为难,这事儿不在他的计划内。事情不提起怎么都好,说出来大
家都知道了,就不能当作没听见。

  正沉默间,任梦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开口说道,「小明,知道你
月媚表妹吧?」

  「知道,上个假期我们还见过呢!」小明答。

  「你舅舅两次伤害我,第一次时,我也就和月媚差不多大。」

  「所以妈妈,他伤害你,我们就伤害他的女儿,看他痛不痛!」小明找到了
新的报复对象。

  任梦又有些不忍,「要不还是算了儿子,错又不是月媚犯下的,我看那孩子
娇娇弱弱的,有点不忍心。」

  「妈妈,舅舅伤害你时,他怎么就忍心了?我不想再等,再等下去要多少年?

  只要一想到这事,我就觉得喘不上气来。」小明气喘着,男孩子有些被仇恨
冲昏了头脑。

  「那……要怎么做?」任梦颤抖着问。

  「就引她到叔叔这里,然后,然后,我就……」小明说。

  小明说完,母子俩都看向阿东。

  「嗯……」阿东沉吟了一下,「小明,还有任梦,我无权反对你们的决定。

  只是,虽然有足够的理由,但这毕竟是去伤害一个无辜的女孩……」

  任梦就拉着阿东的胳膊,「哥,我不是无辜的吗?」

  任梦为了消除小明的心结,也已不再顾忌。所以说人心的善恶有时不知不觉
就发生了转变,这世上就几乎没有人肯承认自己是坏人的,总是给自己找到足够
的理由去做恶事。还有,有的时候母爱反而成了恶事的根源,这样的事从古到今
都不少。

  「可是……」阿东还要推拒。

  任梦就跪在了阿东的面前开始逼迫,「哥哥,你看看小明,你说过当他也是
自己的孩子。你看他,他心里记着仇,长大了会变成什么样?」

  任梦开始抽泣,「哥哥,这次帮我,我以后就是你的女人,我以后只让你肏,
或者你让谁肏我我就让谁肏. 再说我们又不是一定要强迫。就让小明去勾引她,
万一那小丫头就从了呢?」

  「那,这个事儿也不用我来参与呀,你们两个也能……」阿东说着用手扶起
任梦。

  「哥哥,这件事如果没有你的参与,靠我和小明两个,是搞不定的。小明哪
有你的本事啊!你能搞定我们几个……」任梦说着指了指自己和令仪,令仪见了
不好意思的低了头。

  任梦接着说,「就一定能帮小明搞定那小丫头!」

  阿东此时已经意动,但又一想:这事儿对自己有什么好处呢?帮着一个小男
孩去搞一个小女孩,自己图啥呢?别说是小明了,就算是自己的亲儿子,他也不
会干这种缺德事儿的——他会扔下儿子自己来!

  「要不,也让哥哥尝尝滋味?那可是个十四岁的女孩子呀!嫩得出水。」任
梦摇着阿东的胳膊诱惑着。

  「我可以让叔叔先来!」小明扔出了重磅炸弹。

  阿东终于等到了这句话,装了半天正人君子,无非是无利起早。他抬头望了
望令仪,想听听他人的意见。

  令仪就说,「弟弟,我相信你有两全齐美的办法,既让任妹妹消了心中的恨,
也不会伤着谁。现在的孩子呀,懂得早,只要后面处理得好,也未必是多大的事
儿。」

  「好——吧!我们可以试下,但女孩要是反抗,我们就作罢,这是原则!」

  阿东终于同意。

  其实他早就想答应下来了,阿东也未必有多在意强奸这回事,最多事后补偿
一下就行了。但阿东可以悄悄的做,却不能明目张胆的,之前在众女面前建立的
人设限制了他。

  因为最后提出「引诱」的方略,所以在场几人没有多大的心理负担,都积极
的出起了主意。最后众人制定了详细计划,包括如何约出来,如何下手,如何善
后等。

  众人商议妥当,今日的聚会也就算结束,都各自归家。

  小雪从楼上跑来来扑到阿东怀里,「爸爸又有女孩子可以肏了啊!哼,坏爸
爸!」

  阿东将小雪抱起来亲了一口。丽娜也躺到阿东的怀里,「哥哥,你好会玩女
人,我们在楼上看得好刺激,下次我们要当现场观众,好不好?」

  阿东不及回答,小梅和小晴也扑了过来,四个女人就把阿东给缠住了。

  和阿东胡乱闹了一会儿,四女开始尽心尽力的服侍起阿东来。阿东只管躺好,
两只脚被两个女孩分别亲吻着,鸡巴被温热的口腔包裹着,还有一张嘴和阿东在
接吻,阿东开始喘息。

  就这样享受了一会儿,女孩们开始了走马灯似的轮换着刺激阿东的感官。

  脚趾头一个女孩含两下,就换成另外一个,一会儿再换下一个。

  女孩们把奶子送到阿东嘴里让阿东吸,再换成下一个女孩的奶子。

  湿润的小穴挨个的舔,舔完一个换下一个。

  阿东只管躺着不动,女孩子的小脚挨个送到嘴边任君品尝。

  连身下的鸡巴、肛门也被女孩们依次舔吸过。

  最后,一个女孩骑在阿东身上,鸡巴被小穴吞进去,女孩身体上下耸动着,
一个让阿东把手指插在屄里,两个把阿东的脚趾往屄里塞。阿东受到全身的性刺
激很快就射到了女孩的阴道里。

  女孩们让阿东休息了十几分钟,见阿东的鸡巴恢复了过来,就换了一个骑在
阿东身上,其它三个照旧给予阿东极致的性刺激。

  就这样,阿东在四个女孩的阴道里各射了一次,群交活动才算结束。每个女
孩子都是阴道内灌满精液,跨下流着白汁蹑手蹑脚的从阿东身上爬下来的。幸亏
阿东天赋异禀,性恢复力和性持久力都远超常人,否则这一次就会被榨干,几天
内都不会再有性欲的。

  雪儿爬到阿东身上,一手轻轻撸着阿东的鸡巴,「爸爸,我们几个一起服侍
您,您舒服吗?还满意吗?」

  「舒服死了,满意极了!」阿东有气无力的回答。

  「那爸爸,明天你还有力气祸害十四岁的小女生了吗?」

  阿东苦笑,闭目不答。

  胯下的小手努力了半天,见鸡巴没有再硬起来,才终于罢休。

  此时正值冬天,不觉已近黄昏。众人都懒得做饭,点了一堆外卖,吃得尽欢。

  光阴冬昼短,淫汁绵且长。

  天外日斜斜,屄里曲流觞。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