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1) 作者:井超人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一章  ntr

    “老公,他……他是我哥哥,刚刚从外国回来……”井爱纱有些慌乱有些惊恐又有些怀念有些期待……心情极其复杂。
    “你好,我叫井朝仁,差不多十年没回来了,感觉像整个世界都变了,以往熟悉的路现在我都不认识了,变化真的好大啊……”井朝仁完全没有觉得自己是外人似地直径的就屋裏走,边走还边感叹,井爱纱老公倒没什麽,井爱纱则下意识就习惯性的弯下了腰但就在手掌触到地面的那剎那她才回过神来,脸色有点异样的不自然的跟了上去。
    “好怀念啊,倒是这宅子还是老样子嘛,百年不变的四合院……”井朝仁感慨的打量着跟以前一样的古旧的院子和历经百年仍旧屹立不倒的泥房,沈默了一阵然后说出了一句差点吓死井爱纱的话:“爱莎也是,也跟以前一样呢,一样漂亮,一样……”
    最后那句一样……井朝仁没说出来,只是轻笑了两声,而井爱纱老公则跟他交谈了起来,看样子还挺和谐的,他不懂,而井爱纱却懂了井朝仁话裏的意思,还有那回眸的一眼!
    “怎麽啦大舅子?不合口味?”本来中午回来的时候见到井朝仁他还是有点敌意的,但知道他原来是自己老婆近十年没见的‘亲哥哥’的时候,他不仅没敌意了,而且还很热情!
    他只是个打工的,而看人家的四合院就知道,人家多有钱!
    本来他是高攀不上井爱纱的,但井爱纱还是嫁给他了,为什麽?就是因为井朝仁!
    当初他追求井爱纱的时候,井爱纱理都不理他,他都快绝望快放弃的时候她哥哥打电话回来了,然后本来已经绝望想要离开的他莫名其妙的就被井爱纱接受了!
    据井爱纱后来说,是因为她哥哥觉得他人不错,所以井爱纱才同意的……
    但不管事情的经过怎麽样,反正他确实是抱得美人归了!所以他一直都挺感激这个素未谋面的井爱纱的哥哥的!
    “不是,可能是人老了,值得感慨的事情多了……这也是很让人怀念的味道呢……”井朝仁看了看他,然后又看了看井爱纱,最后目光停留在桌面上的红烧肉上。
    “大舅子说笑了,你看起来比我都年轻呢!”这事他可没说慌,他今年三十二岁,然后年龄跟他的相貌成正比,他就一大叔模样,而据井爱纱所说的,他大哥井朝仁今年都三十三岁了吧,可从外表上看最多也就二十!
    你说他是井爱纱儿子都有人会信!
    他看起来真的是太年轻了!
    “呵呵,也有朋友开玩笑的叫我不老超人呢……”
    一顿饭,大家都吃的很高兴,而井爱纱却纠结了好久,直到晚上回到房间,她才叹了口气,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已经做了自己差不多十年丈夫的男人,然后说道:“我去跟我哥聊聊天吧,他这一去就是九年多……”
    “去吧,别太唠叨了,大舅子刚刚回来也累,别太打扰他休息。”他温柔的摸了摸井爱纱柔顺的长发,也不疑有他,毕竟自己哥哥一走就是近十年连个电话都没有,现在突然间的就回来,即使促膝长谈他也觉得是正常的,人之常情。
    “主人,你终于回来了……爱奴好想你……”一进井朝仁的房间,井爱纱就五体投地的跪在井朝仁的面前。
    “脱了吧。”
    久违的听到主人的命令,井爱纱心中非常复杂,但她的身体却如同九年之前,如同本能般的将自己脱光,然后屁股朝着井朝仁,双手扒开自己那已经黑的发紫的阴唇,露出深红色的早已饱经风霜的通道。
    而此时的井爱纱心中更加复杂,她心中犹豫,脑子也还没反应过来,但身体却已经先她一步的行动了,这摆出的姿势就是九年之前主人最喜欢的姿势之一!也是她最羞耻的姿势!
    “爱纱,我的爱奴……”也许井朝仁是真正的觉得自己‘老了’吧,即使这个时候了,他都依然在感慨,他轻轻的站起来然后又轻轻的用手抚过她的屁股、腰肢、停留在她的头发上……
    “头tai起来”
    “主人……”弯腰低头用力扒开自己阴唇的井爱纱目光有点呆滞的tai起了头,然后一个激灵就清醒了,又是身体的本能!
    “你老了……”井朝仁摸了摸她那不清晰的皱纹,摸了摸她那没有了当年娇嫩的俏脸,越发感慨,“岁月不饶人那!”
    “主人…….”井爱纱心中莫名的涌动,冰封了十年了堤坝瞬间缺提了!她抱着井朝仁的腰就是一顿大哭,那哭声……要不是他知道对方是大舅子,还真以为自己老婆被人欺负了!
    他也差点没忍住要过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麽事,但最后他还是没过去,主要是老婆哭的那麽凄厉,他过去算什麽事啊?让场面尴尬?所以他还是没有过去。
    “乖,别哭了。”让井爱纱哭了几分钟之后,井朝仁才摸了摸她那柔顺的头发,悠悠的开口。
    “嗯……唔……”一见井朝仁从裤裆裏把肉棒掏出井爱纱几乎完全没有犹豫,张嘴就直接将它含了进去,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而此时她的脸上还带着丝丝的泪痕……
    井爱纱轻轻的闭上了眼睛然后再次睁开的时候她的眼神变了,变得跟九年之前一模一样了,死寂中泛着丝许温柔……
    她明白的,一直都明白的,她从来就不是自己,或者说,‘她’早就在被调教之中被磨灭了,她是只属于这个男人的‘玩具’,一直都是……
    那温柔从来就不属于她,她只不过是遵循了主人电话中下达的命令,让这个男人代替他照顾她‘一阵子’,现在主人回来了,她也该回到他的身边了……
    这本来就是个完全不需要思考和犹豫的问题,也如同她身体给出的回答那样,她从来都是他的爱奴,性玩具,在长达十几年的调教裏早已深入骨髓,她无法抗拒主人下达的一切命令!
    即使思维会犹豫她的身体也绝对不会含糊!这是深入骨髓的习惯!一辈子都难以洗涤的烙印!
    “嗯……”她尽心尽力的舔舐了近十分钟,深喉套弄,舔舐蛋蛋,就像九年前那般娴熟!
    而就在她陶醉于口交的时候,井朝仁粗鲁的抓着她的头发将她拉了起来,让她背对着他,然后直接就将肉棒插进了她那已经好久没被滋润过的阴道裏。
    “主人……唔……”她轻声的呢喃,也并没有压低自己的呻吟娇喘,在下定决心的那一刻对于那个温柔的男人她现在的丈夫她已经不关心了,无所谓了,她是主人的爱奴,是主人的性玩具,仅此而已。
    “啊啊…….主人……”就在井朝仁将精液射进井爱纱的子宫裏的时候,井爱纱的身体也随之高潮,阴道裏一缩一缩的颤抖着,下身那半透明的淫液滴的满地都是……
    “呼~还是十年前那种感觉啊……”完事之后,井朝仁的肉棒依旧坚硬的挺立在井爱纱的阴道中,他不仅相貌看起来年轻,就连肉棒也依旧活力!
    “呼呼呼……”而已经好久没有这麽激烈的做过爱的井爱纱则有些困倦了,轻轻的依偎在井朝仁身上,等了一会儿,她恢复了点体力之后,她强忍着困倦继续扭动着腰肢,而此时井朝仁用手拍了拍她的屁股,她会意用手捂着阴道,然后轻轻的起身面朝井朝仁跪下了,温柔的舔舐着井朝仁那依旧活力的肉棒,柔情的清理着上面的残留物。
    而清理完之后,她才轻轻的放开了阴道,见精液并没有溢出才低头翘起屁股用舌头清理着地上的淫液……
    一切就如同九年之前那样,仿佛那就是昨天……
    “嗯,今晚就先这样吧。”虽然肉棒依旧坚挺,但井朝仁似乎没有再干井爱纱的意思了,将肉棒收回裤裆裏,然后说道:“等下把我第一次送你的那条内裤穿上吧,然后明天跟我回公司,你老公那边嘛……”
    说道这裏,井朝仁顿了顿,貌似在思考,几分钟之后他才开口说道:“小心点瞒着他,我看他人挺有意思的,人妻玩起来貌似也挺刺激的,就算他发现了什麽你也不要承认,他想要你也可以给他,反正就跟以前一样就可以了,不要太刻意。”
    “嗯,对了,如果他想要的时候你身体裏已经有东西了你就先清理干凈,别让他怀疑,反正方法有很多嘛,至于那些玩具什麽的平常就放进地下室裏吧,要用再拿,那就不容易被发现了。”井朝仁似乎觉得这个游戏挺好玩的,所以也不打算让井爱纱直接跟那个看起来有点憨厚傻缺的男人离婚。
    “那……如果是他想要跟我离婚或者外面有女人了呢?”井爱纱点了点头,想了想,然后问了一句。
    “正常女人会怎麽做那你就怎麽做呗,甩他两巴掌,离就离。”既然那傻缺外面都有女人了,那井爱纱给他玩不就白玩了?!当然甩他两巴掌就走人啊!
    就是要他不知情,而且还爱着井爱纱,那样他玩起来才觉得有意思啊!
    “嗯。”井爱纱乖巧的嗯了一声,然后就跪在地上也没动,一如九年前的乖巧。
    “嗯,没什麽事了,你穿衣服回去吧。”
    闻言,井爱纱直接就将衣服穿上了,裤子和内衣则被她拿在手上,因为主人的话说的是让她穿‘衣服’,所以她毫无折扣的执行了,然后就这样走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之后,她看了看已经熟睡的‘老公’,然后眼中闪过一抹黯然,幽幽的叹了口气,心中喃喃道:“我既是希望你能早点发现然后跟我离婚再找一个真正爱你的女人,也不希望你能发现,能再多陪你几天……”
    她爱他吗?这个问题很复杂,因为主人的命令,所以她试着爱他,然后跟他结婚九年多了,即使意见不合她也不会跟他争吵,因为是主人的命令,她是不能违背的……
    而这个命令执行了九年!她自己都几乎忘却了她是因为主人的命令才爱这个男人的……
    她似乎爱,但又似乎不爱,只不过,比起爱,主人的命令更为重要,甚至比她的生命都要重要!
    主人就是她的一切!从她被调教以来就被灌入这样的思想,从她懂事以来就是这样过来的……
    在主人刚走那会儿,她甚至连厕所都不会上了!跪在马桶前面tai起一条腿可就是尿不出来!M字形的蹲在马桶上面,明明已经憋到肚子都痛的要死了,可就是拉不出来!
    即使直到现在,她上厕所的时候都要播放主人命令的录音,才能顺利的尿尿和拉屎!而且还要用主人让她用的姿势!缺一就拉不出来!
    她是明白的,一直都明白……
    见老公熟睡,而且有了主人的命令,她轻手轻脚的打开了房间裏的一块地板,拿出了一个尘封已久的箱子,盖好地板之后她就拿着箱子走进了浴室,清洗了将近一个小时才从浴室裏出来,而出来的时候她还穿着一条黑色底紫色边的紧身内裤,将她那浑圆的雪臀勒的极其性感……
    但她走路的姿势却貌似跟平常不太一样了,走着更为性感的猫步……
    翌日。
    “老公,我跟你说点事,你先起来……”每天井爱纱都起的很早,因为她老公早上上班然后到晚上才回来,她要起来做早餐给她老公吃,也是每天最为温馨的时刻了。
    “嗯?什麽事?……”他朦胧的打开了眼睛,问了一句。
    “我哥说让我过去他公司帮忙,我寻思着平常都没什麽事做,也怪无聊的,所以就想跟你商量一下……而且听说那裏待遇还不错……”主人交代的事情井爱纱当然不会忘记,这不,一早上起来就直接说了。
    “什麽公司?做什麽啊?”虽然他不精明也才刚刚睡醒,但他也不傻,一下就问道了问题的关键之处。
    “啊?!我忘记问了,要不等下让我哥详细的说一下?”井爱纱的反应就跟平常一样,几乎完全没有区别,他也不疑有他,只是有些疑惑为什麽平日裏什麽都不想干偶尔还会嫌弃他没有出息的井爱纱怎麽突然之间就想要工作了?!难道是嫌他挣的工资低?!
    “爱纱,我最近接了个大项目,只要这个项目能顺利完成那我不仅能拿到一笔可观的分红,还很大概率能晋升!”他是某个零件加工厂裏的销售员,但做了差不多十年了也就这个样,他认为井爱纱是对他失望了,加上她哥哥回来了,她不想过着这种拘谨的日子让她哥哥看到,所以才想要去工作,再挣一份外快回来,那他们的日子就会好起来,让她哥哥看到也不至于丢脸。
    反正他瞬间就清醒了,而且心中还非常多的心思,连忙先稳住井爱纱:“只要项目能顺利,那我就能当组长了!到时候我们的生活也会好起来的,你也不用出去挣外快,我能养活你的!相信我!我不会让自己老婆受苦的!”
    说着他就激动的抱着井爱纱,而井爱纱则轻轻的反抱了他一下然后就轻轻的推开了他,“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这种话你已经说了近十年了,你看到我桌子上了吗?”
    井爱纱指了指那空蕩蕩的化妆桌,然后语气很冷,“十年了,我买过多少护肤品?”
    “我出门都不化妆的,为什麽?”
    “不是我不化妆,是我根本就没有化妆品!”
    “你一个月才四千多工资,还好不需要供楼,供车,我也不用养父母,这才有点钱剩下,我还不敢乱花钱……你还好意思说你不会让我受苦?”井爱纱的语气越来越冷,“你每个月都要打一半的工资回去养你爸妈,剩下两千块还要刨去一千多给雨欣当伙食和学杂费……”
    “昨天,招呼我哥那顿饭我花了差不多一百块,这个月还有十几天!”见井爱纱貌似真的生气了,他不敢多说,低头认怂吧!
    “反正等下我就跟我哥去见工,你有什麽意见都给我憋着吧,我不想听了!”井爱纱冷哼了一声,“就算你骗我我哥都不会骗我的!”
    “…….”男人挣不到钱还被枕边的女人数落他也算是窝囊了,心中满是憋屈,但也只能咬牙扛着,谁让他是男人,谁让她是他老婆?……
    “这个……大舅子啊……我多嘴问一句,你那家是啥公司啊?”吃早餐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问了。
    “哦,你说这事啊,我都差点忘记跟你说了,人老了,记性差啊……”一个外表看起来二十岁都不知道有没有的‘年轻人’说这种话,他脸色非常古怪,但又不敢多说,毕竟对方可是他大舅子,怎麽说辈分都比他大啊!
    “昨天我过来的时候见爱纱挺閑的,而且她买菜的时候……呵呵,也别不好意思,都是自己人,所以昨晚聊天的时候我就随口问了一句要不要过来我公司上班,当时爱纱还有点犹豫,估计就是想跟你商量吧。”井朝仁编故事完全都不用打草稿的,张嘴就来,好像他嘴裏说出来的就是事实那样,他完全都不虚的,“其实我几天前就回来了,参加了个同学会,然后有以前的兄弟朋友混的都不怎麽样,于是我就提议要不要一起不干了我投资开个工作室也算是一起打拼一份事业吧……”
    “其实吧,我也不缺钱,就我那死的早的老爸留下的资产就够我吃几辈子的了,而且我在国外也自己做了点投资,赚了点小钱,回来见老朋友老兄弟混的不好想要帮衬一下,但也总不能直接给钱像打发要饭那样吧,对吧!”他听到井朝仁那完全不差钱的口气和钱对我来说就是张纸那样的神态,真的差点没崩溃,内心就像遭受了暴击般的伤害!
    这tmd真的太打击人了!人比人得死啊!
    他也终于知道为什麽井爱纱突然之间会生气,突然间就想出去打工了……
    真的丢不起那个人!
    “所以啊,我寻思着就就投了一千万开了家小型的工作室,每人百分之一的股份,我占股百分之七十九,他们也可以投钱买我手上的股份,最多百分之五,目前嘛,公司还在建设阶段,各方面的人手都缺,所以就想让爱纱帮帮忙,虽然工资不多,但我也不好哪公司的钱给一个秘书高工资,当然,等公司发展起来工资什麽的都好商量!自己人嘛!”
    “公司那边我开的工资是三千,毕竟爱纱的工作也就跑跑腿传达一下意见,客串当个客服解决客户需求,都是些简单的工作,也不辛苦。”三千,还能接受,毕竟他工作了十几年了工资都还是四千出头一点,这麽简单的工作能给三千确实也不低了,但他差点没被井朝仁后面一句话呛死……
    “我私人再补贴三千吧,亲妹妹,卖个萌都值三千!”看井朝仁那副有钱任性,嚣张!的模样他就很想哭,他完全能理解爱纱为什麽会有那样的情绪变化……
    “嗯啊!”井爱纱当着他的面就亲了井朝仁一口,然后他无奈的看着,无奈的吃着没滋味的早餐……
    临出门的时候突然还想起,原来他还是寄人篱下的!这间古老的四合院的主人不是他也不是井爱纱,而是她哥哥井朝仁!……
    这是一个冰冷的五月天,冷的连太阳都没有人情味……
    “哈哈哈哈……看到他那表情我就觉得好玩!”接过井爱纱帮他涂好花生酱的吐司,井朝仁突然的就笑了起来,“噢,对了,你淫穴裏那些精液别浪费了。”
    “知道了主人。”本来给主人的吐司涂完花生酱她接着就给自己涂的,但听到主人的话,她马上会意,盖上花生酱的瓶盖,舔干凈了那把餐刀,然后将那条黑紫色的紧身内裤慢慢的褪下来,用吐司将内裤紧连的按摩棒上粘着的白浊的精液擦干凈之后她就用餐刀扣挖阴道,将白浊的精液和半透明的淫液涂抹在吐司上……
    挖了几分钟都没有精液了之后她才停手舔干凈餐刀,之后她就止住了动作,就这样看着主人,等待着主人的命令。
    “嗯,吃吧。”
    “嗯,你屁股大了不少,这内裤都有点太紧了吧,脱了吧。”
    于是,井爱纱就咬着精液吐司单手将那条性感的内裤完全脱了下来。

第二章  办公室中的淩辱

    “帮我抓着裙子。”突然一个办公室中的女员工走了过来然后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而坐在椅子上的井爱纱乖巧的抓着她的长裙,将桌面上的那个透明的玻璃瓶递到了她尿道下方,然后,随着滋滋,咕噜噜等声音的响起杯子迅速被淡黄的液体攻占,办公室内几个比较猥琐的男生还一个劲的朝这边瞅,恨不得自己能有透视眼!
    但女员工背对着他们穿的又是到膝盖的中长裙,以至于他们只能闻其声而不能为之一睹,弄的他们心裏都痒痒的……
    而女员工美滋滋的尿完之后还卫生的用面纸擦了擦,然后将纸巾也丢进了那杯子裏……
    “不用谢我啊,我知道你口渴。”女员工嘲讽的看着井爱纱,她打心底裏瞧不起这个工作室的公共性玩具!长的比她都好看,身材也比她好,做的事却比妓女都还低贱!
    “谢谢欧阳姐。”井爱纱当然能看到欧阳慧眼中那嘲讽之意,也清楚她瞧不起她,但那又怎麽样?她就是这麽一个比妓女还要低贱的性奴!只要主人一句命令,那即使对方是街边的乞丐、流浪汉,她都能毫不犹豫的上前服务!
    井爱纱并没有犹豫,举起那杯子咕噜噜的一口气就全干了,就像平常喝冰红茶那样,简单轻松。
    “哼!叫谁姐姐呢!我明年才十六岁!你个大妈!”见井爱纱完全都不当回事,轻松的就一口干了她的尿,欧阳慧更加鄙视她了,“把左手伸出来!”
    虽然对方故意跟她过不去,但井爱纱依然满脸笑意,她又不是第一天当性奴隶,被羞辱被惩罚被无理取闹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
    她依言伸出左手,然后欧阳慧一把抓住,按着蓝色的那个按钮就是不松手,一股水流的声音依稀传来,接着欧阳慧一脸笑意的按了按手环下面那个白色的按钮,井爱纱面前的办公桌和她坐着的那张凳子突然间就变得透明!
    这可是特殊玻璃材料制作出来的桌子和凳子!只要一通电,玻璃就会变得透明!而如果不通电,裏面能清晰看到外面但外面却看不到裏面的!
    只见井爱纱的双腿被凸字形的扣在两只凳脚上,下身全裸只有上半身穿着件黑色的短袖,如果桌子没变的透明的话那只看到上半身井爱纱还算是很正常的办公室装扮,但桌子一变透明,几乎全办公室的男性都举旗了!
    凳子下方有三条管子,第一条连接着一个小罐子,裏面装着大概两三百毫升的淡黄液体。第二条裏面连接着电线,是一个很特别的插座。第三条则没入墻壁,从裏面传来丝丝水流声,然后一路朝着井爱纱的屁眼处流去……
    而井爱纱左手手臂上那个手环则是这套工具的附属遥控器,按下蓝色那个按钮水管就会打开,自动的给井爱纱灌肠,而井爱纱屁眼裏还明显塞着个尺寸不小的黑色塞子,水只进不出……
    按下中间那个黄色按钮的话电极就会连通,夹着井爱纱乳头阴蒂阴唇的铁夹就会通电,那电流,欧阳慧用手轻轻的一碰都痛了好久!真不知道井爱纱是怎麽熬下来的!这电的还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
    而如果按下黑色那个按钮,凳子下方连接井爱纱尿道那个小罐子则会启动,下方那块推压板上升将井爱纱流出来的尿液倒灌回去!然后她连接她尿道那根管子会自动缩回凳子裏,让她那尿道塞卡紧,尿液不能回流,只能憋在膀胱裏。
    而白色那个按钮则控制着桌子和凳子是否对外透明,按一下就透明,再按一下就断电变回黑色办公桌……
    而且还有一个很人性化的设定,她电脑屏幕的右下角有一个小方框,上面有一个不断跳动的数字,这个数字正是目前井爱纱肚子裏被灌进了多少清水!目前数字在2174不停的朝上跳动……
    “唔……”随着数字已经临近3000大关,井爱纱的呼吸也变得稍微急促了起来,发出轻声闷哼,她的肚子已经看着稍微的有些胀痛了……
    但深入骨髓的奴意却不允许她进行拒绝,她眼中有点哀求的看着欧阳慧,这是主人的安排,所以无论办公室中谁过来都可以随意的羞辱她,她只能默默忍受……
    “好吧,今天就放过你吧,哼哼……大妈……”看着小方框上的数字定格在3129,还有这井爱纱脸上浮现的疼痛的神色,欧阳慧很满意,这才停止了她的无理取闹,慢悠悠的回到自己座位上继续工作……
    而虽然办公室裏的男性员工憋的都有些辛苦,但也都在认真工作,就是偶尔分神憋她一眼,然后又继续工作……
    废话,老板就坐在办公室呢!他墻上的大玻璃跟井爱纱坐在的是一样的!他们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井朝仁的眼睛!
    当然,等他们下班的时候想要‘加班’也是允许的,那个时候就能随意的放松,老板也是默许的……
    对此,其实欧阳慧是反对而且鄙视的,公车有什麽好玩的?!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去找个女朋友!
    当然,全公司实际上也就三个女的,一个是她欧阳慧,一个是公车井爱纱,而最后一个则是井朝仁的女朋友,她也算是半个婊子,当然不会鄙视井爱纱,所以即便她欧阳慧不满意但也然并卵……
    但,欧阳慧几次发泄式的淩辱井爱纱之后却发现自己竟然有些爱上了这种发泄的方式!平常工作的压力生活的压力好像通通都发泄了出去,整个人都非常的轻松!
    这也让她的工作效率提高了一倍都不止!
    这下她实际上也没意见了,只不过就是嘴硬……
    而且,对这间刚刚发展起来的工作室其实她还是很有归属感的,对于井朝仁这个讲义气雪中送炭的男人她还是非常感激的,不仅给了她一个能一展所长的平台,而且还直接给她股份,让她成为工作室的‘股东’之一!
    要知道,井朝仁可是直接就投了一千万!然后没人白送百分之一的股份,也就是白送了几百万了!
    你让他们怎麽能不感动,不尽心尽力的工作?!
    而且,虽说只有百分之一的股份,但工作室至今为止接到的工作交接完之后他们得到的分红基本上就是工作的全部所得!只留下一点作为公司的运营,他井朝仁可是一分都没有进自己口袋!
    “工匠,你的猜测也不无道理,但我这麽说吧,投资开这工作室我就是想打发点无聊的时间,找点乐子,不然我也不会让爱纱那样,真要赚钱的话我投资什麽都能赚,人赚钱难但钱赚钱就简单了。”井朝仁坐在老板椅上看着员工们派来的代表花名‘工匠’的这个中年男人,“就算投资十次我都亏损,但实体企业它不会一下子就停牌什麽的啊,亏损十分之一已经算是很严重了,而只要十次之中我投中一次,投中有潜力的公司,那我的投资能轻易的翻几倍甚至几十倍,你说我差钱吗?”
    “哎,早知道就让别人过来,看你晒的……得,算我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本来公司的人还以为井朝仁是想借这工作室洗钱,不然他赚什麽啊?吃力不讨好不是!
    谁知道这一问,被这土豪炫富炫一脸,感情人家真的就是不在乎那点钱!投资工作室一个就是想要兄弟们过的好点一个就是给自己找点乐子!
    “对了,她好歹也是你亲妹妹,这麽对她不好吧……”工匠有老婆孩子了,也不敢乱来,也就口头是调戏和过把手瘾饱饱眼福的就算了,但偶尔看到下班之后井爱纱被一群男人轮大米,他还是有那麽点看不过去……
    “我干你的时候你舒服麽?”井朝仁没有马上回答工匠的问题,反而对趴在沙发上玩手机的那个女人问了一句。
    “啊?哦,舒服啊!”那女人一楞,然后很自然的回答了一句。
    “什麽是好什麽是坏?”
    “……”工匠也不是什麽年轻人了,当然也知道社会哪有什麽真正的黑白啊!全tmd都是灰!得了,这个问题又白问了,看来人家心裏比谁都清楚,比谁都知道道理……
    “实际上,她也不算是我亲妹妹,她父母不要她了,是我爸收养了她,但对外都说是亲生的,你知道就行了也别乱传,好吧忙你的去吧,没事别打扰我看漫画,正看到精彩部分呢!”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噗嗤噗滋——噗嗤噗滋——噗嗤噗滋——
    即使隔音设备很不错的办公室都能听到外面的阵阵骚动,井朝仁看了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原来已经五点多了,工作室是早上九点上班下午四点下班的,但大多男性员工们都会选择‘加班’,偶尔甚至会到晚上七点,肚子饿的人都不好了的时候才离开……
    “爽!这淫穴,忒会吸!”
    “口爆也很厉害啊!要不要给你试一下?唔……射了!呼~!感觉一整天的工作压力都清空了,人倍儿爽!”
    “唔……看来下次也得堵着这妞的屁眼开干!吸的太舒服了!”
    “一看你就不会玩!她那屁眼可会动了,就像给你按摩那样!你们赶紧的,弄完我就带她去厕所放水,然后再弄!”
    “哎,射完就停了,今天晚上她还要陪她老公去参加酒宴,得回去了。”看漫画看的脖子都酸了的井朝仁扭了扭脖子扭了扭腰,打断了众人的激情,让后面那些还在排队的没干上的都有点欲求不满了!被勾引了一天火大了正主却不给干了?!要死啊!
    “哎!憋了一天了,竟然不给干了……老板你这是点了火就带人跑啊!不厚道啊!”
    “就是啊!陪什麽老公,这裏十几个可不都是她老公麽!”
    “有不满都憋着,有意见也都憋着!我够厚道的了,况且你们憋火也不是第一天了,以前怎麽解决的现在就怎麽解决呗!该下班的下班,想要加班的我也不拦着。”说着井朝仁就直接拉着满身狼藉的井爱纱进了他办公室,稍微的收拾了一下之后满脸疲惫的井爱纱穿着黑神短袖蓝色短牛仔裤出来了,外面还套着件黑色风衣,肚子微微鼓起,看起来像是微胖,有点小肚子……
    但其实也不是太明显。
    “主人,我淫穴裏的精液用萝蔔型的塞子堵起来了,屁眼的塞子还在,今天被灌了3786毫升,尿液也都灌回去了,今晚有什麽命令吗?”刚走出办公室,井爱纱就乖巧的汇报了一下自己现在的况且。
    “嗯……回去先洗个澡,然后该怎麽样就怎麽样吧,反正今晚不要让你老公碰你了,东西就先这样吧。”井朝仁很随意的回答了一句。
    “知道了主人。”先不说一整天的尿液倒灌回膀胱憋的有多辛苦,你尿急十分钟不去厕所你都难受的紧!而且,肛门被灌了将近四升的清水!虽然有拳头大的肛门塞堵着,但也依然是极其难受的!
    最后,阴道裏还被射了不少的精液,感觉裏面黏黏的,还被个大塞子顶着,反正就是要多不舒服就有多不舒服!
    如果正常人的话铁定得憋疯!
    那可是每走一步都膀胱都会抽搐的那种疼痛,那可是每走一步肚子都会传出咕噜噜响声的那种胀痛!
    就连阴道,也是被摩擦的火辣的痛!
    还有那被束缚了一天不能动的疲惫……
    井爱纱都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麽熬过来的,反正就是有尿液就会自动流进小罐子裏,完全不需要控制,也完全控制不了,不管男的女的尿急了就跑过来尿她杯子裏,然后让她一口喝光,无聊了想要休息一下就跑过来摸一下她的胸,胡乱的按一下她左手上的按钮,甚至让她口交一下……
    而这两个多月以来她每天都是这麽疲惫的,几乎每隔几个星期都会有新的折磨她的花样……
    让她每天都痛苦于快感并存着……
    “好了,你自己进去吧,对了,要不去吃日本料理吧?”车开到四合院的门口井爱纱就依言回去了,而井朝仁他们则自己出去吃饭,然后或者就是干点不可描述的运动吧……
    “老婆,我回来了!”
    “你先等下,我在洗澡,哎!你别进来!我很累了,不想再折腾了,等下还要跟你参加酒宴呢……”井爱纱一回屋就马上洗澡,现在也才刚刚洗到一半,而且,她下身那些玩具都还老实的呆着呢!她怎麽敢让她老公进来一起洗?!这不马上就义正严词的拒绝了麽!并且她还加快了清洗的速度,就怕她老公等不及了就闯进来!
    同时,她内心裏多少还是有那麽点负罪感的,这个男人明明就对她非常好,如果她只是个普通女人的话估计这样下去跟他过一辈子也挺不错的,尽管他确实没什麽能力,挣不到什麽钱,但也正因如此他才会格外的珍惜你!
    那过去的九年,是她这辈子最最温暖最最宁静的时刻了……可惜,可惜她主人回来了……
    她迅速的清洗完身体之后就马上擦干然后穿上了胸罩和打底裤,这才拿着毛巾一边擦头发一边走出浴室,而她刚刚打开浴室的门就看到了已经脱的精光的老公,也好险她加快速度了!
    “别闹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还要挑衣服和化个淡妆呢!”见老公一见她出来就抱住了她,她不紧不慢的推开了他,不露痕迹的扭着屁股转身就背对着他,然后直接就走了出去。
    在房间裏井爱纱回头看了看浴室,心脏还在快速的跳动,太危险了!还好她老公没注意到她那鼓鼓的肚子!也没注意到她胸前那个莫名的圆环……
    那是上车之前主人让她戴上的小铃铛……
    上个月她主人就寻思着要不要给她纹身穿环什麽的,最后决定纹身就先算了,先穿环吧!
    于是,就在决定好了的第二天她的乳头阴蒂阴唇还有屁眼都马上的进行了穿刺,并且当场就戴上了‘环’,固定了几天等伤口愈合了才被批準‘下班’的时候可以脱下来,当然,实际上她戴了几天就没戴了,因为实际上草她的时候男人们都觉得那碍事!也就乳环有玩点!
    于是,实际上她其它的洞算是白穿了,除了乳环和阴蒂环她偶尔会戴一下之外其他几个洞都自然的愈合了……
    而值得一提的是,上个月决定的调教方案中主人还决定逐渐开发她的尿道和子宫,尿道最少要扩张到能性交,能容纳大部分的肉棒!而子宫则至少要容得下淫穴一半体积的物体通过,才算合格!
    当然,除了重点开发的这两个位置之外,肛门也要加强训练,做到直径一米三指粗的超长软棒入肛之后还能正常性交,喝下六千毫升的清水不加肛门塞依然能忍受一天不拉出来!
    反正训练项目实在是有点多,井爱纱都不太能记全,但其实也没什麽,她只需要配合她主人,主人怎麽说她就怎麽做就行了,其实都不难,只是会很痛很辛苦……
    就像那第一天开发尿道的时候,那种简直刻骨铭心的疼痛,到现在井爱纱都记忆犹新,本来那根最细的尿道栓塞进去还算是挺顺利的,但就因为太顺利了!没有什麽经验的男性员工们就直接又换了根细肛珠,那可整整粗了一倍多!可怜她的嘴被堵住了,她喊的极其凄厉,但男员工们却只以为她在呻吟!
    直到拔出来的时候她那赤红的尿液不受控制的漏了出来他们才开始慌了……
    并且开发的时候也不敢任性了,都让主人亲自来……
    谁也不想负那个责任!
    那最后还是经验丰富的主人处理好了,直接餵了她点消炎药,然后给她尿道抹上据说是土配方的止血生机的药粉,最后把那尿道栓堵上了,事情才是结束……
    但实际上她的尿道还是很痛,而且,主人把尿道栓塞进去之后貌似就忘记了!然后员工们也不太敢动她尿道,所以她就维持那样的状态一天两夜,最后她憋的实在受不了痛苦都写了在脸上的时候主人问起才让她尿尿……
    而尿道的扩张开发虽然很痛苦,但最最痛苦难受的其实还是膀胱!
    动撵就是憋一天!
    即使已经调教一个多月了,她还是不太能习惯……
    膀胱扩张的速度远远低于预期!每扩大一毫升都是很惊人的进步啊!
    那其中的苦和痛真的是不足与外人道也!
    晚上,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带着个铃铛手镯,挽着她老公走进了酒宴的会场,谁都没有注意到那滴突然从她大腿上滑落的白色液体……
    翌日……
    她如同往常一样上班,如同往常一样回到工作室之后就将下身的裙子和打底裤脱掉了,但今天她却不用戴上那玩具了,因为那些东西已经在她身体裏呆了一个晚上了!
    她屈膝站在座位前,用手将脚镣拨到了一半,让凳子上那两根管子伸出来,然后她对準位置之后才坐了下去,将镣铐拷紧,凳子发出哢嚓的一声,凳子前端的那个小罐子上方如同瀑布倾斜,水龙头打开,澄黄的液体瞬间占据了一半的空间……
    而井爱纱则微微的松了口气,用手轻轻的揉了揉下腹,忍的太辛苦了!
    正当井爱纱松了口气正要打开电脑开始她的工作的时候却突然间的脸都青了,嗝咯的一声脚镣和管子都缩了回去,而那小罐子裏的尿液也全部倒流了回她那早已不堪重负的膀胱裏!
    “你主人让你进办公室见他。”井朝仁名义上的女朋友拿着一个黑色的遥控器按了按,然后淡淡的说了一句。实际上井爱纱瞬间就明白肯定是主人遥控的,毕竟远程的遥控器只有一个而已,就在她主人的手上,其他人只能通过她手上戴着的那个辅助遥控器遥控。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