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姑子共同侍候一人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清川江在群山连绵的鲁西地区绕了一个半圆后注入黄河,清川公社就坐落在这三面环江的半圆内,这是一个不足千人的小镇,公社革委会主任雷重天便是这里的天,雷重天,40多岁,原是公社下属一生产大队的书记,家庭几代贫农,虽然家境贫寒,但生的牛高马大,皮肤黝黑,显得十分健壮,他靠着阶级斗争,发动街痞流氓很斗走资派,登上了公社革委会主任的宝座,后把亲信安排到公社及下属七站八所,豢养了一批忠实亲信。巩固了其在清川公社呼风唤雨的地位。

雷重天虽然在清川呼风唤雨,但也有憾事,老婆在结婚不久生下一女儿后便撒手西去,女儿靠着众多亲戚抚养,如今已远嫁县城,后几经周折,吃上了商品粮,多年来,孤家寡人的雷重天只做好两件事,一是精心奋斗,苦心专营,经营自己的势力范围,二就是玩女人了,虽然小镇面积不大,人口不多,但被他搞上床的女人可不少,下乡知青、回乡青年、中年妇女不下于数十人

雷重天居住在公社后院的一个单独的院落里,带着孤儿的侄子大亮居住五间大瓦房里,前几年,雷重天到下面生产大队巡查时,看中了一美丽的女孩——娟秀,后便想方设法,以帮安排到供销社工作为诱饵,最终搞上了床,为了达到长期占有的目的,雷重天便让娟秀嫁给了自己患有生理缺陷的侄子大亮,婚后,东面两间由雷重天居住,西面两间由大亮和娟秀居住。不久,雷重天便把大亮安排到偏远的一拖拉机站,每月最多回来一次。

如此,同一屋檐下得孤男寡女便夜夜笙歌,既有雷重天得吼叫,也有娟秀的浪叫……。时隔不久,娟秀的肚子渐渐隆起,雷重天,、大亮、娟秀三人都明白,这是雷重天的种,对于叔叔和自己媳妇间的事,大亮是心知肚明的,叔叔的养育之恩让大亮甘愿戴上这顶绿毛,每月回来一次,在媳妇的肉体上蹂躏一番,仍难勃起,后便呼呼大睡……。

数月后,娟秀便生下了一男婴,这下可乐坏了雷重天,终于有儿子了……我雷家有后了……,但也只能把喜悦埋在心底……。

在一个烈日炎炎的晌午,赶集的农民早已散去,在通往公社的路上走来一位30多岁,土不土、洋不洋的中年女人,此女微胖、洁白,梳着当时流行的运动头,穿着颇为时髦的的确良半截袖衬衫,下穿藏蓝色百皱裙,硕大、高耸的乳房随着步伐而上下跳动着,宽大、肥厚的臀部也随之摆动……。在封闭、落后的小镇,此女在人们眼里无疑感到稀奇。

此女名叫翠兰,娟秀的姑妈,十八岁时远嫁他乡,文革开始,小夫妻俩参加造反派,在一次武斗中,丈夫死亡,妻子受伤,一双儿女一溺水身亡,一遭火灾归西,也算是十分淒惨.后再嫁一公社副主任,为留下一儿半女,该副主任便被造反派揪斗、关进牛棚,后杳无音讯,好在给翠兰保住了公社妇女主任的位置。

翠兰去年便听说侄女娟秀结婚,但路途不便,未能参加婚宴,如今听说娟秀又喜得贵子,无论如何也得来看望了……。

娟秀见到自己多年未见的姑妈,真是高兴的像孩子似的活蹦乱跳,二人好一番亲热后便打了一盆凉水让姑妈擦洗,又拿起芭蕉扇给姑妈扇凉

翠兰则抱起孩子亲吻着、逗笑着……见整个家里就娟秀一人,便问道:女婿呢?

娟秀把家里的大致情况向姑妈介绍了一番,但隐瞒了自己和雷重天得关系。

翠兰听后,说:你呀,上辈子积德了,你真幸福哟……。

娟秀见时间不早了,便说:姑妈饿了吧,我先去食堂打点饭菜来,等会我叔回来后,我们就吃饭……。

不饿的,翠兰应道。

娟秀刚走不久,翠兰便听到大门响声,接着便由远至近的传来重重的脚步声,翠兰忙抱着孩子迎了出去。

今天雷重天心情很好,便提早回家看儿子,进大门后,看叫眼前的女人,眼里顿时冒出色狼般的眼神……,虽谈不上美如天仙,但也是美丽动人,特别是白白的皮肤乡下女人少有的,加上耸立的乳房,肉感的身材,尽管已30多岁,任丰韵诱人……。

还是翠兰打断了瞬间的寂静,说:是娟秀她叔吧?我是娟秀她姑妈……

哦!哦!知道!知道,早就听娟秀念叨你,快别站着,进屋坐吧,今天真热。雷重天说道。同时不拘小节的脱下老头衫,露出黝黑且长满胸毛的上身,而下身的大裤衩挂在肚脐下,露出不知是阴毛还是胸毛的黑丝。这时,娟秀大包小包的打来较平常丰盛些的饭菜,再次介绍后,三人就吃了晌午饭……。

炎热的白天终于迎来日落,夜晚令人十分舒爽,晚饭后三人在院内纳凉,开心的聊了一会后便都回房间睡觉,翠兰和娟秀睡在堂屋的西侧,雷重天睡东侧,姑妈、侄女叙了一会后,可能是翠兰过于疲劳,就渐渐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翠兰醒来,感觉身边空空,且听到外屋有响声,便起身掀开蚊帐,来到堂屋,这时,便听到从雷重天得房间里传来女人的呻吟声和男人粗粗的喘气声,见门未关严,翠兰便稍推开一点,一看,自己惊吓的浑身一阵颤动:只见暗暗的煤油灯下,雷重天和娟秀赤身裸体的绞在一起,雷重天把娟秀的大腿架在肩上,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扇动着臀部,在娟秀的肉体上运动着……,而娟秀在雷重天的重压下淫叫着哦…………哦…………孩他爹……快……使劲……日我……受不了…………。

见此景,翠兰不禁一阵脸红,同时也挑起她无名的兴奋,便悄悄回到自己的床上,但许久未能入眠,特别是没有山墙的隔墙传来阵阵肉体的撞击和男女淫荡的嚎叫声……。翠兰也不由的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乳头,另一只手伸向双腿间……。

第二天清晨,翠兰起床后,见娟秀在晾晒衣物,雷重天已去公社上班。娟秀见姑妈起床,便毫无羞涩的说:姑妈这么早就起来了呀?怎么不多睡一会?

不睡了,我习惯早起翠兰应道,随后又贴近娟秀问道:你……怎么……和他……?这时乱伦哟,让大亮知道了,你怎么…………

娟秀把姑妈拉进房里,说:姑妈,我嫁给大亮本来就是幌子,其实就是和他……大亮他那方面根本不行的……再说,他真的对我很好哎……

那……这孩子……?再者,大亮知道这些吗?翠兰问道。

娟秀说:孩子当然是老雷的,这些也都是大亮默许的想了一下,娟秀稍有腼腆的说:哎,姑妈,老雷那方面很厉害的,把我搞得半死,象上天驾云似的舒服……

翠兰嬉笑地捏了一下侄女的鼻子说:你呀……当心点哟。

娟秀狡黠地看了姑妈一眼,说:哎……姑妈,他……他说他一见到你,就被你迷倒了…………很想和你…………

啪的一声,翠兰一巴掌打在娟秀的屁股上,并带有羞涩、的表情说:死妮子……羞死姑妈了……那怎么可以?其实,翠兰话虽如此,但久未饱尝男人的滋润,特别是昨晚销魂的一幕,更是让翠兰期盼男人的侵入……。

哎,姑妈,他今天去县城了,明天回来,如果你愿意,他说他回来就……。见姑妈笑而不答,接着说:你不说话,可就算你同意了哟!

说完,二人就挎起篮子里的衣服到清川江边洗衣了,刚把衣服浸泡上水,只见娟秀神秘地对翠兰说:哎,姑妈,你看那边洗衣服的那个俊俏的婆娘了吗?她是公社的妇女主任,别看她现在一本正经的,当初为了求老雷让她当妇女主任,可被老雷日的不省人事了,直喊老公……嘻嘻……。

翠兰看了一眼那漂亮女人后说:死妮子,你可学坏了哟,想了一下说:哎,他有那么厉害的吗?

娟秀坏笑的说嗯,等明天你就知道了,看他不把你日的大喊大叫……二人嬉笑、打闹着洗完了衣服……。

第二天,老雷因惦记着昨天和娟秀说的事,乘早班车就往回赶,天空下起了大雨,大对号客车在崎岖的山路缓缓行驶,老雷闭目养神,想象着把翠兰那白花花的肉体压在身下的情景,顿时兴奋……,恨不得早点到家,但因大雨冲刷着本不平坦的路面,直到晌午才回到家,在公社大院遇到娟秀去食堂打饭菜并告诉他事情说定了,他更是三步并做二步赶到家里,见翠兰坐在堂屋摇晃着摇篮里的孩子,便坐在翠兰旁边问道:她姑妈,娟秀和你说了?翠兰害羞地低下头,后又点了一下头说:嗯!

老雷兴奋的一手搂着翠兰,亲吻着翠兰的香唇,另一只手从翠兰的汗衫下伸向翠兰的乳房,翠兰本能地躲闪了一下说:老色狼,这么猴急的呀同时看了一下摇篮里的孩子,调侃地说:嘻……,全乱了哟,孩子的妈妈是我侄女,那孩子的爸是我什么呀?

老雷一边搓揉着翠兰的乳房,一边说:现在可以是你侄女婿,可要不了一会,就成了你老公了哟

这时,娟秀端着饭菜回来了,一看二人已扭在一起相互搓揉、啃咬着,嬉笑着说:嘻……到干上了呀?那么迫不及待的呀,先吃饭,吃了饭才有劲的呀!

三人嬉闹着吃完了晌午饭,老雷在门口冲洗了一下身子对翠兰说:你可快点哟,我会让你舒服的同时又对娟秀说:孩他妈,你等会送点水进来!不然又把席子弄脏了说完便进了自己的房间。

翠兰对娟秀说:我帮你把碗筷洗了吧!

不用了,你快洗一下身子,进去享受男人的滋润吧娟秀调侃的,一脸坏笑的对姑妈说到。

当翠兰进到老雷的房间,看到老雷早已在地下铺上了凉席,自己赤裸裸的躺在上面,巨大、粗壮的阳具暴凸着经脉耸天而立,还在间歇的跳动着,大蘑菇似得龟头涨的通红而发亮,见此情景,翠兰也就放下平常的矜持,快速脱下汗衫,两只硕大、雪白的大乳房像两只活蹦乱跳的大兔子似的蹦了出来,继而脱下大裤衩,又把雪白的大屁股和浓密的黑森林展现了出来,然后扑向老雷早已张开的怀抱……,一黑一白的两条肉体迅速地扭绞在一起,相互挤压……并急促地相互接吻……

老雷一边搓揉着翠兰的乳房,一边说:我的心肝宝贝,前天一见到你,我就被你倾倒了,这两天一想到你,我的鸡巴就充血发胀……

老色狼,不要脸,玩了侄女还要玩她姑妈!翠兰笑道。

老雷把手伸向翠兰的双腿间,刺激着翠兰的阴唇、阴蒂,说:我可是老少通吃哟。

翠兰只从二任丈夫蹲牛棚后,再也没了男人的爱抚,此时在老雷的抚摸、搓揉的刺激下,翠兰渐渐的兴奋起来,乳头渐渐胀硬、凸起,蝴蝶状的阴唇也渐渐张开,阴道内渗出淫水,雪白的大腿也不由得叉开,手也紧握老雷的大鸡吧搓揉着,并一边呻吟着,一边喃喃地说:嗷…………嗷…………舒服…………雷大哥,上来搞我…………。

老雷无不自豪道:呵呵!骚货,发情了?,叫老公,老公一定把你日舒服。

哦…………哦…………老公,快……我受不了了…………快上来日我…………翠兰一边淫叫着,一边握住老雷的大鸡吧拉向自己的阴部。

这时,老雷翻身上马,拨开翠兰的大腿,挺起雄赳赳、气昂昂的大鸡吧,对准翠兰的阴道口慢慢挺入,刚把大龟头插进,只见翠兰啊…………的一声嚎叫,肉体一阵颤动,老雷很有经验地慢慢挺入大鸡吧,直到连根没入,两个鸡蛋似得睾丸贴紧翠兰的阴唇,才开始慢慢冲击……。

这时,翠兰忘情的把双腿盘绕在老雷的腰间,双臂搂抱着老雷,胯部向上挺着,杀猪似得嚎叫道:啊…………啊………………老公……亲老公……你日死我了…………真受不了…………我要死了………………啊…………啊………………。

老雷看到身下的女人在自己的猛烈抽插下,动情的嚎叫着……雪白的肉体像波浪似得翻滚着……硕大的乳房随着自己的抽插而前后摆动,顿时有种征服感,更加疯狂的加速抽插,一白一黑的两堆肉融合在一起,相互缠绕、挤压、撞击,肉与肉的撞击发出啪矶……啪矶的撞击声,两个睾丸也晃荡着撞击翠兰的阴部。

忽然,只见翠兰的身体一阵僵硬,双手抱紧老雷的背部,老雷知道,翠兰来了第一次高潮…………随着翠兰粗粗的喘了一口气,身体松懈下来,老雷亲吻着翠兰问道:她姑妈,舒服吗?

翠兰也亲吻着老雷说:嗯,舒服死了,到后来,我什么都不知道了!接着又说:老公,你怎么那么厉害的呀?搞死人了,难怪娟秀愿意……。

老雷拔出大鸡吧,翻身下马,拍打着翠兰的屁股说:起来,趴下,再让你尝尝老公的厉害……。

又怎么搞我呀?说着,也就温顺地翻身趴下,撅起肥白、宽厚的大屁股,老雷一手扶着翠兰的肥臀,一手端起大鸡吧,用龟头摩擦着翠兰的阴蒂,只把翠兰刺激的淫声再起并扭动着屁股,再将大鸡吧深深地插进翠兰早已淫水泛滥的阴道……继而,老雷双手抱着翠兰的大屁股,疯狂的抽插着……。

这时,娟秀刷洗完后,关紧大门,脱光衣服,赤身裸体的端水进来了,看到姑妈在老雷的骑跨下嚎叫着,肥臀翻滚着,乳房摆动着,笑着说:哎!孩他爸,你可得怜香惜玉哟,姑妈可受不了你呀……

老雷一边撞击着翠兰的屁股,一边说:呵呵,你懂什么,你姑妈的承受力可强了,她主要是太饥饿了……说完便疯狂的蹂躏着胯下的白肉。

翠兰这时拉下娟秀,趴在娟秀身上,喃喃地说道:娟……秀……,姑妈舒服死了…………啊………………受不了……继而又扭头对老雷嚎叫道:啊…………啊…………老公,要死…………快…………求你……狠狠地……日我…………我是你的女人…………。

老雷此时也到了极点,在连续疯狂的抽插后,发出一声吼叫,身体抖动,浓浓炙热的精液射进翠兰幽深的阴道。翠兰也感到肉体一阵颤抖,一阵眩晕……一股热流冲击着子宫,继而大鸡吧连续跳动几次,身后的老雷便像泄了气似的趴在翠兰丰满的肉体上……当老雷拔出尚未疲软的大鸡吧后,娟秀拿出换下的大裤衩塞进姑妈的双腿间,同时用毛巾擦拭着老雷的大鸡吧。

狂风暴雨息宁后,老雷一边搂着翠兰,一边搂着娟秀,对翠兰说:哎,还让我称你叫姑妈吗?

翠兰依偎在老雷长满胸毛的怀里,撒娇地说:不的,一日夫妻百日恩哟,我现在可是你的女人,你是我老公呀。

娟秀像忽然想起似得说:哎,姑妈,反正你就一人,干脆你嫁给老雷吧?你当妻,我做妾,我们再生几个孩子,一家人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好吗?

老雷说:那我可求之不得哟,我会把你们娘俩奉为娘娘似的贡着……只要你愿意,工作的事我负责调动,到我们公社当个副主任应该没什么大问题的……。

翠兰犹豫了一会,心想:自己的丈夫也不知是死是活,自己一人无依无靠,再嫁也难,便说:那让我再想想,至少让我回去把许多事处理一下,到时你再找关系……

翠兰在娟秀家居住的10天里,三人每晚同床,轮番大战,男人发泄了兽欲,女人享受到了男人的滋润……,10天后,翠兰的体内带着老雷的精液离开了清川,半年后,当翠兰证实丈夫确已死在牛鹏后,便让老雷托人找关系,一年后,调任清川公社任妇女主任,后便和老雷结了婚,过着一夫、一妻、一妾的生活,姑妈相继生下了一男一女,侄女也相继生下了两男一女……。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