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风流 第一章 懵懂无知试云雨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本文最后由a5702133于2009-10-1201:17编辑

第一章懵懂无知试云雨

          (1)

  我出生在火红的文化大革命前夕。不知是读书太早──上小学一年级还不到

五岁,还是本身发育成熟太早,十一岁时,我便有了性幻想,自然也出现了第一

次遗精。

  那时出现在我梦中的性对象并不是情色小说中常说的自己的母亲,而是同村

年岁相仿的女孩和学校的同学,没有固定对象,梦中的情形也很模糊,如何性交

根本没有明确的概念,稀里胡涂便遗了精。

  自第一次遗精以后,我对同村那些年岁相仿的女孩不再逃避、讨厌了,相对

她们产生了兴趣,有了与她们亲近的念头,与他们一起时有了性冲动。不过冲动

归冲动,我并没有在她们面前作出出格的事──直到我尝到性交的滋味以前。

  我第一次性体验是十一岁那年,那时正上初一……

  七十年代中期,在大陆读书是半工半读,上午读书,下午劳动。我生长在农

村,每天放学后,给生产队放牛。与我一起放牛的有六个小孩,其中两个与我最

好,一个是阿成,大我一岁,一个是我同年的小秀,我们三人经常一起放牛。

  那是五月初的一天下午,我和阿成、小秀,早早便来到离家不远的小山坡放

牛,这里野草比较多,把牛往山上一赶,基本不用管了。

  我们把牛赶到山坡中间后便躺在草地里晒太阳、聊天。

  乡下孩子聊天,聊的多半是从大人那里听来的事。那时,虽然我们对男女之

事上很朦胧,两性关系是怎么回事尚不很清楚,但聊起这方面的事来很起劲。我

自从有了性幻想之后,对这方面的事变得很感兴趣了,可能潜意识里是想从中学

到一些经验和知识。

  阿成兴趣比我更大,谈起来男女之间的事来唾沫四飞。小秀虽是女孩,但对

我与阿成讨论这方面的事并不忌讳、回避,虽然很少开口,却也听得很入神。

  我们正谈论着阿成那刚结婚的哥嫂,突然,我那条大黄牛发出一声长嗥,循

声一看,原来大黄牛正站在小秀的小母牛背后,伸长脖子叫唤,嘴边流着白色液

体。

  我和阿成已有近三年的放牛经验,一见便明白,这是大黄牛在叫春,马上就

会有好戏看。于是我们打住谈话,静静地等待好戏上演。

  小秀放牛的时间还不到一年,仍未见过牛发春、交配的场面,见我们停住谈

话,盯着两条相隔很近的牛,好奇地问︰「那牛为什么叫?」

  阿成正准备回答,我抢先笑着说︰「你等会就知道。」同时向阿成使了一个

眼神。阿成心领神会地点头道︰「不错,你马上就知道。」

  这时候,我的大黄牛又将嘴巴转向小母牛的屁股,伸出舌头去舔小母牛的肉

穴,小母牛则翘着尾巴,一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享受大黄牛的服务。

  小秀迷惑地说︰「大黄牛在干什么?」

  我说︰「正在作准备。」

  「作什么准备?」

  阿成神秘地笑着说︰「等会你就知道。」其实,那时我们并不知道什么性爱

前戏,只知道牛交配前都有这么一番准备。

  「阿强,牛肚子下面那是什么?」小秀指着大黄牛肚子下面那粗长粉红的牛

鸡巴说。

  阿成抢着说︰「那个你都不知道?」

  小秀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

  阿成说︰「那是牛鸡巴。」

  「小秀放的是母牛,又没见过,怎么知道。」我一旁为小秀辩护。

  「这么长?」小秀显然听说过牛鸡巴,只是未曾见过,因而发出感叹。但她

很快便意识到,此话不妥,顿时脸色通红,并把头扭了过去。

  大黄牛的鸡巴越来越长、越来越粗,接着又扬起头叫唤一声,然后前腿腾空

爬上到了小母牛背上。

  「小秀,快看,好戏上演了。」阿成见小秀在看别处,叫道。

  小秀转过头来,大黄牛正挺着长长的粉红色鸡巴,在寻找往小母牛的肉穴。

发春的小母牛,肉穴两侧特别肥大,大黄牛的鸡巴很快便找到了位置,屁股往前

一送,大半截鸡巴插进小母牛的肉穴里。接着后腿往前移了移,同时屁股向前挺

进,将那尺余长的鸡巴尽数插入小母牛的穴内,然后不停地蹶着屁股冲刺着。

  看着公牛和母牛交配,我的鸡巴很快硬了起来。扭头一看,只见阿成和小秀

正在目不转睛地看着,特别是阿成,两眼直直,张着嘴巴,嘴角流者口水,那模

样十足的色迷。

  这时我心中产生一个奇怪的念头,说︰「小秀,你说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小秀登时粉脸通红,大概也明白公牛和母牛在干什么。

  阿成听我这么一说,立刻来了兴趣,说︰「小秀,这回你应该知道他们在干

什么了?」

  小秀垂下头来,粉脸更红。

  阿成自作聪明地解释说︰「小秀,他们这是在配种,也就是大人们常说的操

  ,操完  就会生小孩。」

  我说︰「阿成,你知道人是怎样操  的?」

  「……」阿成看了看一旁的小秀,没有回答。其实他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虽然我们平常在一起时不少谈起男女方面的事,但如何操  也是一知半解,

那个年代对性仍是不很开放,一般的性知识都是靠从同学或朋友借来的手抄黄色

小说里得到的,不像现在随时可看到明枪真刀的色情vcd,即使与性有关的书

也很少,我们的性知识都是从大人的闲谈中偷听得来。

  「小秀,你知不知道?」我又问小秀。

  小秀摇了摇头。

  「我想应该与牛交配差不多。」阿成说。

  「差你的脑袋。」我反驳道︰「人是两条腿走路,牛是四条腿走路,人和牛

怎会一样?」其实那时我也不懂,只是曾听大人说,人操  是面对面的。

  「我知道是面对面搂在一起。」阿成兴奋地说道。

  「你是不是偷偷见过你哥和嫂子操  了?」我问阿成。

  「他们晚上都熄灯,怎么看得到?」

  「这么说,你看过了?」

  「没有。」阿成红着脸说。

  我说︰「阿成,你说世上最快乐的事是什么?」

  阿成说︰「当然是操  啦!」

  我说︰「你怎么知道?是不是从你哥哥嫂嫂的床下听来的?」

  阿成说︰「你才会躲到床底下去偷听!」

  我说︰「想是想,可惜我没有哥哥。」

  阿成道︰「这事不用偷听也知道,大人们都常这么说,难道你以前没听说过

吗?」

  我笑了笑,看小秀在一旁低头不语,说︰「小秀,你有没有听说?」

  小秀红着脸,摇了摇头。

  我又说︰「你想不想知道?」

  小秀抬头迷惑地看了我一眼,我说︰「试试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小秀又红着脸低下了头。

  阿成此刻也明白了我的意思,说︰「对,试试就知道了。小秀,我们一起来

试试怎么样?」

  小秀低头不语。

  阿成又说︰「你看那公牛和母牛,他们多舒服!」

  小秀抬头看了正在交配的公牛和母牛一眼,同时看了看山坡四周。

  我知道小秀已经有些心动,说︰「小秀,走我们到那边山坳里去,那里不会

有人来。」

  阿成也说︰「对,那边山坳里不会有人来。」于是伸手去拉小秀。

  小秀身子扭了一下,说︰「你们先走。」

  阿成兴奋地说︰「好,我们先走。」

  我和阿成来到山坳里,刚选好一处洼地,铺上稻草,小秀已低头走了过来。

  来到我们面前,小秀说︰「你们可不能回去说。」显然她也清楚这事不能让

大人知道。

  阿成说︰「这个我们知道,怎么会去跟别人说?」

  小秀说︰「怎么来?」

  我说︰「你先把衣服脱了。」

  小秀说︰「万一有人来了怎么办?」

  我说︰「这样,我们两个轮流来,让一个人放哨。」

  阿成说︰「对,有个人放哨,即使有人来了,也没关系。」

  小秀闻言似乎放心了,于是开始脱衣服。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