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码人生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号码人生
作者:y721115   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晚餐
  人寿公司的处经理吕巧倩,星期五提早下班,一个人开着火红色跑车回到自己的家,
因为今天晚上女儿吕默语约了男朋友-陈昌隆回家吃饭。
  到了五点半左右,昌隆準时到了巧倩的家里,手上捧着一束鲜花。
  六点左右,身穿套装的默语也回到家了。
「香!妈,妳做的菜最香了。」默语撒娇的在巧倩脸上亲了一下。
  昌隆看到这一幕,脸上浮出了一个带着歉的笑容看着这年龄只差不到二十歳的母
女。
  在吃了几口饭后,只喝了半杯酒的昌隆,却不胜酒力的趴倒在桌上。
  这时,母女两人合力把昌隆搬到隔壁的房间里。这时只见母女两人默默的把昌隆像
生拨活虾一般,把昌隆的衣服扒个精光后,把他的双手绑在绑过她们母女三人的衍架上
的铁勾上,再把双脚分别用扣在两边的皮扣扣紧。
  此时的昌隆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变成了一个大字形待宰的羔羊,挂在有八个轮子可
以活动的衍架上。
「好了,我放的药不多,主人到了之后,应该就会醒了。」巧倩告诉默语。
「妈,主人么要这么做?你知道吗?」这时的默语,心中真得有无限的问号。
「我不知道,但一定有他的道理,主人应该不是会乱来的人。」巧倩摸摸默语的头后说,
「妳把餐厅的酒全部倒掉,换成主人爱喝的红酒,我去载他过来。」巧倩告诉默语,「主
人说今天你不用换装,就穿这样。今天听他安排就好。」       
  说着巧倩就离开了去载云鹏和其他人过来了。
  不到一个小时,家门再度打开时,只见云鹏的手上牵着一条绳子,绳子的一端挂在巧
倩那雪白脖子上的项圈上,巧倩是四肢着着地,屁股长了尾巴的爬进家里。
  除了脖子上的项圈和屁股长出的真毛的尾巴外,只有脚上还有那双很高的高跟鞋外,
全身一丝不挂的巧倩,嘴巴上戴却戴着一个口罩。
  但默语知道,这个口罩一定没那么简单,因为从口罩下缘,有口水流了出来。
  后面跟着进来的是今天的助手-欣美咖啡的老闆娘-林秋蓉、默语高中时期的校长
胡绽青及班导师杨素影。
  秋蓉穿紧身女王装,火红色的皮衣,同色系的高跟鞋,把皎好的身材陪衬的更加美
丽;绽青和素影则是一般的运动服装,但也是有超俗的美发散出来。
  这时站在门口迎接一伙人的默语,看见溜狗的云鹏进来时,主动跪在门口后,额头
也碰在地上的的趴在门口。
「四号,穿衣服也不错看,这个屁股就会让人想打它。妳们说对不对?」这时云鹏进来
跟后面的三人说后,把手上的铁鍊放出一截后,顺手就往默语的屁股甩去。
「啊!」被这不经意的绳子甩打在屁股上,默语叫了一声。
「好了,起来吧!客人醒了没?」云鹏问正要起身的默语。
「还没有。」
「好!大家都还没吃吧,先吃饱才有力气办事。」云鹏要大伙先坐下来吃饭,「母狗先等
一下。先把母狗该有的样子拿出来。」
  云鹏坐下后,向一丝不挂的巧倩说,这时巧倩把双手握拳抬起,摆在在肩膀侧,双
脚开成M字腿,让满是淫水的阴户展示给大家看。
  二十多分钟后,桌上的食物已经一扫而空,这时维持母狗姿势的巧倩,口水居然从
戴着口罩的下巴流了下来,上下两张嘴都在流着透明的液体,透露着淫蕩的气氛。
「四号,过来!」云鹏对着刚吃饱要站起来的默语说,「把妳妈妈的口罩脱下来,拿一些
柬西给她吃。」
  默语把戴在妈妈脸上的口罩脱时,只见口罩的内部有一根直径大约四公分的假阴
茎,虽然只有短短的十公分,但默语知道,妈妈嘴巴里的这个玩意儿,也够妈妈受的了。
「妈!这些是你自己做的,吃点吧!」点言把桌上盘子里的残汁剩饭收集起来后,放
在原来摆在门口角落的狗盆中,对着还维持着母狗姿势的巧倩说。
  巧倩只能羞耻在女儿面前,像狗一样从狗盆中用舌头捲些食物起来吃。
  云鹏利用巧倩在吃饭的同时,拉起默语进到隔壁房间里。默语不发一语静静得帮云
鹏把衣服全部脱下,连内裤都一併脱下后,帮云鹏换上一件浴袍后,帮云鹏把裕袍绑好
后,两人再回到客厅,陪着收拾好餐桌的大家,看着巧倩翘着屁股把狗盆中的食物吃完。
「这是怎么回事?默语。」在巧倩吃得差不多时,从房间传出昌隆的声音。
「走,进去会会他」云鹏站起来走向房间。「巧倩,你等一下,我叫妳再进来。」
「汪」巧倩以狗叫声回应云鹏。
  云鹏在走进小房间前,用手在巧倩头上轻得摸了摸,以示奖励。
「云总!你怎么在这里?」昌隆看见云鹏一行人走进来后,想用手遮住自己害羞的地方,
但怎奈双手已经被女友给绑在架子上了。
「默语,把我解下来,快点。」昌隆接着用命令的方式,对着默语大吼。
「叫什么叫?」云鹏在对着架子的沙发上坐了下来。默语和他三人分别默默得站在沙发
旁边。
「你知道为什么会有今天的这个局吗?」云鹏拿起了放在发旁桌子上的酒杯,喝了一口
默语準备好的红酒。
  上个星期日,女儿吕默语回来告诉吕巧倩,男朋友突然向她求緍,但她没有当场回
覆,因为云鹏有交待:基本上不反对她们姊妹緍嫁,但如果有緍嫁等大事,必须经过云
鹏同意。
  云鹏并不是巧倩的丈夫,但云鹏在一年前以主人的身份进入了这个家庭的生活中。
「好,没答应就好,约她星期五到家里吃饭,其他我安排。」星期一云鹏知道此事后,
在电话中回覆默语。
「星期五在家準备好晚饭,餵他吃点楜椒粉,别下太重,另外把表演的道具準备好,
放倒后,来我家载我,打电话给一号她们,三人都一起接过去。」在把默语的电话挂断
后,云鹏打了电话给巧倩。
【这个王八羔子,把主意动到我头上来了。】云鹏电话了之后,心中一股怒气没地方发,
用力打了一下桌子。  
「你父子俩的主意,有告诉默语和她母亲了吗?」云鹏放下手中的杯子,冷冷地看着昌隆。
「王八羔子,也不打听打听,把主意出到这孤儿寡母的身上。」云鹏接着说。
「默语,他们父子是不是有开了几间公司和工厂?」云鹏开始向默语说明事情的来龙去
脉。
「对,生意还不小。」默语回答云鹏。
「那妳知道他们最近有财务问题吗?」
「昌隆没跟我说,我不知道。」
「这就对了。这个王八蛋上个月和他老爸到我们银行要我增加贷款额度给他们,但我他们提
供的报表有问题,就没答应。」云鹏不急不缓说。「但这时他老爸竟然跪下来求我,说如果
我不帮忙,他儿子昌隆会被打死。原来这家伙背着他老爸向钱庄借钱玩期货,现在到期了还
不出钱来,向我求救来了。」
「玩期货?这我真不知道他有玩这个。」默语看着昌隆回答。
「这都不是大问题,但这家伙说了一席话,真让我想一枪毙了他。」云鹏想到这家伙说
的话,心中都还有一股气。
「他说了什么?可以让你这么生气。」默语回头看看云鹏。
「王八蛋,要我讲还是自首?」云鹏再度抬头看看昌隆。
  昌隆这时只低着头一言不发,也不敢看默语。
「谅他也不敢说。」云鹏抬头看看站在旁边的默语。「这小子要把你当成贡品,说只要我
可以让他贷款,可以把他女朋友任我处置。」
「什么?他真得这说?」默语不想信的看看云鹏再看低头的昌隆,「你这个王八蛋,我真
得看错人了。」
  这时默语冲过去对着昌隆是两巴掌,用尽全力的两巴掌打得昌隆嘴巴都流血了。
「默语,我已经安排好要怎么处理这件事了,让我处理。」云鹏站起来走过去拉了默语
的还想打下去的手。
「云总,你什么角色,为什么要淌这混水?」嘴角有血的昌隆生气的对云鹏喊着。
  这时巧倩听到里面吵起来了,随手抓了一件外套穿上后,把领子拉高,遮住颈子上
的项圈后,也进到房间来。
  巧倩虽然这时有了外套遮住了漫妙的身材,但还是遮不住一百七十公分的高个子,
配上有百十公分的修长的双腿,加上脚採十二公分的高跟鞋所发散出来迷人的样子。
  只见昌隆双眼直直得看着进来的巧倩,胯下的那个不争器的阴茎,居然慢慢的充血
抬头。
「发生什么事了?」巧倩过去搂着气到发抖的默语。
「我恨他,我要他碎尸万段。」默语一度又再想过去打人。
「默语,让我处理。」云鹏拉高声音说。「巧倩,先带她出去静静。」
「我让你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云鹏走回沙发坐下,「开始吧!去把巧倩叫进来,既然
这小子硬了,就让他判断一下,他未来丈母娘的口活好不好。」
  秋蓉走出门外,从刚才巧倩拿外套遮住的绳子一端拉出后,抖了一下,没有开口但
巧倩知道这是命令她须像狗一样趴下,接着秋蓉牵着四肢在地上的巧倩爬了进来。
「让这小子知道一下,他想要送上的贡品,是本来是属于我的,他动不得的。巧倩,过
去,让想当你女婿的小子,嚐嚐你的舌功。」
「是!」巧倩先向云鹏看了一眼后,巧倩脱下外丢在旁边后,全裸的巧倩,摇着屁股爬
向吊在衍架上的昌隆。
  抬起头,张开迷人的嘴巴,伸出舌头先在已经涨红的龟头上划着圆圈,在划过几圈
后,再把紫红色的阴茎含进嘴里,开始吞吐的做起口交的动作只用嘴把而以,手还是像
狗一样的趴在地上。
  这时下体受到从未有过的吸和含的刺激下,不到三分钟,居然就把白浆喷在巧倩的
脸上。
「没用东西,我告诉你,这家人是我调教一年多的宠物,他们父子两居然想用我的东西
来贿赂我,你们说好不好笑。」云鹏看看围在四週人说。
「一号,他已经爽过了,该给他点痛苦,长长记性了。」云鹏对已经蠢蠢欲动的秋蓉说。
「好的!」秋蓉用力挥挥从墙拿下来的皮鞭,在空气中发出破空的声音。
啪!啪!随着皮鞭在昌隆的屁股上跳动,昌隆也用力的扭动臀部,要闪过秋蓉的鞭子。
「哈!哈!你看,软掉的象鼻子除了会跳舞,还会喷白浆呢!」绽青指着昌隆刚射过精
的屌,还把残留在龟头上的精液甩得到处都是。
  就在同时,门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来了,素影,去开门,把人都带进来。」云鹏胸有成竹的说。
  打开门后,进来的是昌隆的爸爸陈庆明和妈妈林菊。
「您好,我们过来找吕小姐。」还不知发生什么事的庆明对着素影弯腰打招呼。
「进来吧。」素影把他们迎进来。
「昌隆没有过来吗?怎么没看到他。」庆明对着在沙发上哭红双眼的默问道。  
  默语只是一直流泪,根本没有抬头看两老。
「发生什么事了?」庆明回头看看林菊,又看看巧倩,心中已经知道有事发生了。
「进来。」云鹏在房间里大声的发出命令。
  庆明一听到云鹏的吼声,知道这件事可能跟上週去找他谈贷款有关。
「昌隆,谁干的?」林菊一进房间,看到全裸的儿子在受着一个女人的鞭打,立马想找
可以遮的布或任何东西,想过去把儿子的丑态遮掩下来,也想把昌隆解下来。
「不许动,否则后果自负。」云鹏冷冷的说。
「云总,有什么事,我们另外找个地方好好说。」庆明向云鹏弯腰致歉。
「不用,就在这里说。」云鹏转头对外面说,「默语妳也进来。」
  虽然不进去看到昌隆,但不能不给云鹏面子,默语只好再走进房间。
「你们不是把他女朋友任我处置吗?」云鹏对庆明一家子说。
「没有的事,我们…」庆明还没讲完,云鹏就打断他的话。
「上週不是在约到我夜总会时,拉着我的手说,云总,吕小姐那可是魔鬼身材,你一定
会喜欢。」云鹏摩仿着昌隆的口吻说。「没错,吕小姐我很中意。」
「我儿子只是开玩笑而以。没有的事。默语,没有的事。」林菊也插嘴说。
「没有吗?」
「别太认真,没有,没有。」庆明也想把事给压下去。
「那就是自做多情了,那贷款的事,我就不用考虑了,也省得我费心,不知道要如何和
董事会说。」云鹏顺水推舟的说。
「别啊!」庆明和林菊异口同声的说。
「那就是有这件事了啊!」
  被云鹏这么一将军,陈家三人默认了此事。
「你们只想打这孤儿寡母的主意,」云鹏抖抖翘起的二郎腿。「不错,你们的提议我可以
接受,她们母女俩我满意。」
「是!是!云总,那我们的贷款有希望了?」庆明居然得意的问云鹏。
「等一下,你有没有看到你的宝贝儿子,现在的状况,要我同意,要加三个条件?」云
鹏冷冷的说。
「只要肯让昌隆渡过此关,我们什么件都答应。」林菊说。
「先别答应的那么快,我的条件很简单,妳过去你儿子那边,面对着他,摆出一样的姿
势。要手要握住他的双手,脚和他一样开。」云鹏轻轻的说,「对了,一样的打扮才可以。」
「一样的打扮?那不是要脱光,不行,太丢脸了,我不干。」林菊一口回絶。
「做?或是不做?随你,我没关係,但这贷款的之一。」无情的口吻从云鹏啜着红酒的口
中传出。
「老婆,你要儿子被打死是吗?」庆明生气的吼着林菊。
「我不干,太丢脸了。」林菊死活不应。
「我只有十分钟,别让我等太久。」云鹏看着这一家人下最后通牒。
  这时,云鹏挥手要还跪在衍架前的巧倩爬过去。
「我们也别闲着。」拍拍巧倩的头后,往自己的胯下压。
  只见巧倩在陈家一家人前面,跪在云鹏的前面,用下巴把浴袍下摆到两边,这时只
有半硬的龙根露出,巧倩认份的张开嘴巴,把红紫色的龟头含进嘴里。
「我的耐心有限!」云鹏一边享受巧倩的口活,一边看着陈家如何演下去。
「林菊,如果儿子有三长两短,我一定砍了你。」庆明知道已经无法摆这丢人的游戏,
哭着骂林菊。
  林菊回头看看跪在地上的巧倩,从这个度看过去,可以看到巧倩外套下真空的,因
为已经看到流着的淫水,已经滴到地上了。股沟也因为是跪着低下头帮云鹏口交,所以
也无耻的把应该保护在两股间的菊花给露出来了。
「三号,把冰箱的牛奶拿出来,帮我的巧倩清一清菊花。」
「是!」素影回覆后,走进去厨房开冰箱拿牛奶后,转身拿了一个盆后,走进大伙都在的
小房间内,再从墙的架子上拿来一支1000㏄的针筒后,走到巧倩身后,用手拍拍巧倩
的屁股,示意巧倩把屁股抬高。
  此时素影熟练的把牛奶倒进先加了些常温水的盆里后,用这支大针筒吸了饱饱的白
色乳水后,把针筒塞刚才还插着狗尾巴的屁眼里,轻轻推动这针筒,把针筒肚子里的奶
水推进巧倩的迷人的菊花后面的直肠中。
「嗯!」巧倩在冰冷的乳水到直肠后,忍不住的从含着巨物的口中传出发出了声音。
  在这个淫迷的房间悝,林菊为了保护儿子,只不甘心的开始开自己的釦子。
  经过一翻挣扎,终于把身上的衣全部脱下,留着内裤就要往衍架走去。
「我说是一样的打扮。」云鹏不高兴的说,用右手食指朝着林菊往下挥了挥。
  林菊只好把内裤也脱下,转身要过去时,让她却步了,因为儿子的肉棒又再次已经
朝天了,硬的像茄子的肉棒随着昌隆的呼吸在跳动着。
「只剩一分钟了,不做就离开。别防碍我快活。」不耐烦的云鹏说。手也不忘去抚摸巧
倩的头,手指在巧倩的头髮间来回滑动,享受细细头带来的触感。
  云鹏一直没有做出强迫巧倩的动作,只让她自由的发挥。
  只不过这时的巧倩,一肚子的坏水,开始侵蚀着她的理智,不由自主的放慢了吸吮
的速度。
「四号,换妳来!」云鹏向一直站着的默语招手后,对着嘴巴已经开自己肉棒的巧倩说,
「妳先忍忍,等一下和四号比赛,谁先喷出谁就输了,输的人这个月我会天天来调戏她,
但都不可达到高潮,只能看其她姊妹享受我的临幸。」
「陈董,你也别闲着,本来是要你拿子抽打你儿子,教训教训他,但做母亲已经保护好
儿子了,你多少也要帮我一下,不能打儿子,也得打保护他的人,好让我可以对巧倩
一家子可以交代啊。」云鹏指着挂在墙上的皮鞭。「巧倩,如果陈董可以打他儿子替默语
出口气,你要劝劝默语,别生他们的气啊。」
「这样也不对,二号,妳去把影机拿过来,要帮在忙的默语留下证据,说陈爸爸有替她
处罚他儿子,但陈妈妈捨不得儿子被打,只好全裸得趴在儿子身上,让儿子的肉棒摩擦
着自己的阴户也要保护好儿子替儿子受过啊。」云鹏拉起跪着的巧倩,巧倩的位子换给
刚蹲下的默语。
  绽青知道云鹏的意思,到架子边,从架子上拿起摄影机开机后,对着陈氏一家人。
「云总。不好吧。」陈庆明哭丧着脸看着云鹏。
  陈庆明是出了名的怕老婆,而且现在生意的江山,与其说是陈庆明的生意,不如说
是靠林菊娘家的关係打下的,现在鞭子挥在林菊身上,他回去不被扒层皮,那陈字真
得可以倒着写了。
  这时的默语,身上还穿着窄裙,在蹲下嘴巴含上朝天的肉棒后,用自己的右手伸到
后面,把拉鍊拉下,让素影可以较轻易的把穿着的裤袜和内裤拉下,露出被屁股保护着
的菊花蕾。
  素影一样吸了一管的水推进少女的肚子里。
  骑虎难下的庆明,只能硬着头皮,轻轻的挥动手上的鞭子做做样子,想蒙混过关。
「如果你把得比我轻,视同无效。」云鹏接过从秋蓉手中拿过来的鞭子,用力的挥向巧
倩的屁股。
「啪!」的一声,趴在沙发前努力的默语也吓了一跳,还好有忍住,没有咬到心爱的肉
棒。
  就这么一下,巧倩虽有晃了一下,但双手仍放在阴阜前面,并不是要遮掩,而是肚
子的绞痛,已经让全身赤裸的她,微微得向前弯下腰了。
  其实这一鞭和陈庆明手上的子是不同的,云鹏拿的是九尾鞭,声音虽然大,但只会
红红屁股而以,不会伤到被打的人。庆明拿的却是一本鞭,用力挥下去,被打的人可是
会皮开肉绽的啊。
  在庆明用全力挥动手上的鞭子后,留给林菊的可就是满背的痕了。不只林菊,因为
鞭子会随着力量打到林菊后,鞭子尾端会捲过去,在鞭尾的昌隆,身上也留下斑斑血痕。
  因为被鞭打而吃痛的林菊,身子忍不住在自己儿子身上上下的滑动,竟然在这种滑
动的情况下,让儿子的阴茎刺入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有点湿润阴户中。
「陈太太被打,还不忘为自已找乐子啊!」从摄影机的镜头中看到这个景象的绽青,嘲
笑的说出让陈家丢脸的事。
  挥动鞭子的庆明,听到这话,是生气的用力打着做出背德的事倩老婆。
  不知打了多久后,昌隆居然在林菊的阴户中射出今天的第二次精。庆明看到因为射
精的快感而仰头的昌隆及含泪接下自己亲生儿子的精子而快要昏倒林菊,流着眼泪去扶
快要倒下的林菊。
  这时赤裸的巧倩也已经忍不住的肚子里的绞动,转身冲向厕所,把直肠中的牛奶喷
在厕所的马桶里。
  她输了,她知道接下来这个月她苦了,云鹏一定会想尽办法制激她,但她得不到云
鹏同意的高潮。
  但云鹏还没射精。所以,默语仍卖力的在他胯下努力着,但右手已经在往后找寻刚
才素影用来装牛奶的盆了。
  素影看到这做动作,赶快把盆送到默语的屁股下面,随着默语拉盆的声音,一股变色的奶水伴着几颗硬硬的大便,在众人面前喷溅在盆子里,也把身上穿的衣沾到了不少的污水。
  这时的陈家人,看到已经在众人前无耻的喷出浣肠
牛奶的默语,仍不忘在云鹏胯下努力的为目前的主人服务,简直惊呆了。
「陈庆明我告诉你们,这对母女是我的人,你们居然想把我的人当成讨好我的东西,不
想活了。今天先给你一个教训,但事倩没有结束。」云鹏酷无情的对陈家人说。
「我不知道啊,云总,请原谅我们。但我也照你的意思处理了,贷款的事…」庆明用发
抖的声音问。
「款项我可以借,另两个条件也都得做到。」
「云总,你说吧!祸都已经闯了,不差这些了,只要确保我儿子没事。」
「好,下个月和默语办緍礼。但在此之前,第二个条件是把你们三个人名下的房子/公
司/和所有股票等全部在这个月过户给默语,做为补贘。」云鹏说这些话时,指着跪在
自己座前的默语说,也伸手拉了刚从厕所出来巧倩过来,抚摸着她的身体。巧倩仍可感
受到云鹏传来的温暖和关心。
「我…我们不都一无所有了。不行。」已经倒下林菊,听到云鹏要把全部财产都拿走,
散走的魂和精神都回来了。
「不行也可以,我会请我兄弟的葬仪社,把陈家后事办的风光一些。」云鹏说的话,字
字都打在陈氏夫妇的痛点上。
「对了,今天的事如果我在外面听到支字片语,你们不但拿不到钱,父亲手持皮鞭,处
罚乱伦的母子的影片,会在大街小巷不停的播放。」云鹏已经猜到林菊心思后,先下马
威说。
「胡说,没有的事,我不怕。」林菊用最后的力气说。
「没有吗,我有做剪接的朋友,母亲全裸的走向儿子,儿子看见母亲走过来,张开双臂,
举着充血的肉棒,迎接母亲;在父亲的鞭打下,还不自主的要让儿子的肉插自己无耻的
阴户,还让儿子射在自己的阴户中。这些素材足已拍一部乱伦的片子了。各位,妳们说
是吗?」云鹏仍坐在那里一边享受着默语的服务,一边嘲笑的对陈氏一家人说。
「第三件事,结緍当天我会告诉你们,但从今天起到结緍那天,不準再见默语。任何緍
事相关的事,我会处理好,你们只要去办你们该办的事就可以了。」云鹏说,「如果有相
关的事要连络,直接到办公室找我。好了,你们可以滚了。」
  陈庆明把儿子从衍架上解下来,帮林菊穿好衣服后,和昌隆扶着林菊离开。陈昌隆
走出房间时,转头看看这个仍在会服务着云鹏的的女友,流下眼泪后母亲离开了。
  这时云鹏把默语的头离开自己的肉棒,拉到自己的怀里,用力的抱住默语。
「我不会让人欺侮你们母女的。」云鹏说。「要欺负,也只有我才可以!」
  这时小房间也开胎了今天晚上,龙戏群鳯的淫戏。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