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酒吧被人白玩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那天下午上完课,我经过一个静的楼梯口时,发现盈慧一个人在那偷偷地啜

泣。盈慧在我印像中一直是个文静乖巧的女孩,我跟她虽然不是很熟,但仍不忍心

看她独自伤心难过,于是我上前去搂着她的肩膀,轻声地问她发生了什么事。盈慧

沈默了几分钟,才缓缓拭去泪水,将她与男友分手的事向我倾诉。我安慰着她,使

她的心情渐渐平复。

 「娟娟,陪我去逛逛街好吗?」盈慧茫然地看着自己纤细的手指,向我提出一

个小小的要求,我当然爽快地答应了。

  之后我们就到东区去逛街。随着时间的飞逝,盈慧慢慢地忘掉了那些不开心的

事情。我们各自买了一些衣服,大包小包的提在手上。我发现盈慧买的衣服都是属

于比较能展现自己身材的类型,和她以前的穿着风格完全不同,在我的印像中,盈

慧不是穿着朴素的套装,就是穿着比较中性的t卹牛仔裤,而她今天下午所买的衣

物,不是紧身细肩带或露背,就是超短的迷你裙或几乎露出臀部的短裤。最后她干

脆在更衣室换上新买的衣服——粉红色的紧身t恤和白色的超短窄裙。哇……我真

不敢相信在眼前的这个小辣妹是那个刚被男友抛弃的同学!

  「看不出你的身材还真是玲珑有致啊!」我可不是在恭维她,盈慧的身材确实

相当「有料」,尤其是她胸前的那一对乳房,至少比我的大4寸,不过大是很大,

就是不够挺,这点我娟娟可是扳回一城。我建议她去买调整型胸罩,这样可以使她

更具吸引力,于是,我们便到一家内衣专柜去购买有托高集中、制造乳沟功能的胸

罩。在盈慧挑选内衣的时候,我发现她竟然穿e罩杯!看来我们班上的「波霸」非

盈慧莫属了……。

  不知不觉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盈慧说她还想和我去一个地方疯狂一下,我不

置可否,她就当作我同意,拉我一起上计程车,到台北一家知名的discopub去。

  一进到里面我们就被震耳欲聋的音乐,和打扮入时的男男女女所淹没。盈慧这

个拥有天使脸孔的巨乳小辣妹,很快就和来搭讪的陌生男子到人群中热舞去了。也

许因为我的打扮太过朴素--深咖啡色的短袖紧身衬衫及贴身长裙,才暂时没被人

发现我的美貌。不过这样也不错,逛街逛了那么久,趁这个机会休息一下,我找了

一个比较静的座位坐了下来,再次向舞池望去时,已经看不到盈慧的身影了。

  「这小妮子到哪里去了?」我喃喃自语,丝毫没注意到一个黝黑的男子向我走

来。

  「嘿!怎么会有人让一位绝色美女孤单地坐在这儿呢?」我对他的称赞报以一

个浅浅的微笑。

  「你好,我叫小高。」

  「我叫娟娟。」

  「娟娟,好可爱的名字。是这样子的,我和我的朋友打了一个赌……」他手指

着不远处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男子,那男子正看着我们,并向我们挥挥手。

  「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我们赌的是……,那个,啊!先说清楚,我们绝对没

有冒犯娟娟小姐的意思,决定权在你手上,这个……,我想,如果你愿意的话,我

们赌赢的一方愿意分你一半的赌注……」他的笑容有点暧昧,我眨了眨双眼,不明

白地看着他,暗示他继续把话说下去。

  「总而言之,我们赌的就是娟娟你内裤的颜色,我赌黑色,阿良赌粉红色,输

的要付给对方一万块,而你可以分到其中的五千元。」

  「啊?」我猜我现在一定满脸羞红,我不知道我内裤的颜色竟然可以赌到这么

大。「那么……,我只要告诉你谁是对的就可以了吗?」

  「呵,当然不行,否则这五千块也未免太好赚了一点。你必须要拿出证据,也

就是说……」他停顿一下,吞了一口水。

  「我们希望你能当场脱下来。」

  「这……这未免太……」

  他见我没有立刻回绝,就继续说服我。「我知道这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有多难为

情,但决定权在你手上,我们绝不强迫你。」我没有反应,于是他便提出了更优厚

的条件,「假如我和阿良都猜错,那我们各出五千块,全归你所有。」我想我渐渐

被打动了,因为我穿的是白色的内裤,只要我愿意脱,马上就有一万元进帐。

  「不过,你脱下来的内裤,就归我们所有,如何?」

我考虑了一下,在心中分析着这件事的利弊。其实我本来就不是什么清纯小百

合,有点淫荡的我平时根本就很少穿内裤,裙子里少一件对娟娟而言根本就是稀松

平常的事。只是要在公共场合中当众脱下内裤……,实在太过刺激了些。

  「好,成交。」我断然下定决心。「现在公布答案……」我蹲下身子,将几乎

盖至脚踝的长窄裙向上卷起,直到膝上十五公分左右,使得我修长匀衬、雪白粉嫩

的一双美腿展现在小高的面前,周围附近有一些人的眼睛不安分地瞄过来。我今天

穿的内裤是系带式的,所以只要将双手伸进裙内轻轻一拉,将细绳所系的结解开,

内裤就可以轻松扯下。不过我故意吊他们胃口,用双手在大腿处抚摸,然后才慢慢

地摆出撩人的姿势,伸入裙内,徐徐将内裤拉下,当我将​​白色的内裤褪至膝盖时,

我发现小高的裤档已有明显的突起。接着我将内裤完全褪下,并递给小高。

  「你输了,是白色的。」我若无其事地将卷起的长裙放下至原来的长度。

  这时留着小胡子的阿良也走了过来,从口袋中掏出五张千元大钞。小高的脸上

又再度浮现那种暧昧的笑容,并对我说:「愿赌服输。……只不过今天花了一万块

买你一件内裤,实在有点贵,不知道娟娟你愿不愿意附个赠品,好让我小高输得心

服口服。」他边说边从皮夹中取出五千元,然后将两人输掉的一万元交到我手上。

  我看他们也相当守信用,就从衬衫外头将我的无肩带胸罩解开,然后打开胸前

两颗扣子,慢慢地将胸罩取出送给小高,他们瞪大眼睛看着我的动作,好像深怕错

过了任何一个穿帮镜头。

  「满意了吧!」我拿了钱转身就走,不再给他有得寸进尺的机会。

  我走进跳舞的人群中试图寻找盈慧,但人没找到,倒是被吃了不少豆腐。有些

人趁着人多混乱,偷摸我的胸部,由于我里面没穿胸罩,只隔着一件薄薄的衬衫,

使我被摸得很有感觉,粉红色的乳头慢慢翘了起来,在紧身的短袖衬衫上形成两个

漂亮的突起,这如此一来每个人都知道我没戴胸罩了。

  找了好久,才在一处灯光昏暗的地方,看到盈慧和原来的那个陌生男子抱在一

起。当我走近时,赫然发现盈慧的t恤和胸罩被拉起,裸露出巨大的双乳在让陌生

男子舔着,而且那名男子还不断前后摇动他的臀部,使盈慧发出一阵阵的呻吟,但

音乐声实在太大了,没仔细听,还不知道盈慧在「啊……啊啊……啊……啊……」

地叫着。

  看来盈慧已经被人奸淫了,而且由她脸上淫荡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十分地享受。

「啊……人……人家……快受不了了啦……啊啊……讨……讨厌……啊……你的那

……怎么会那么粗啊……啊……喔……啊啊……啊……」盈慧被干得摇头晃脑,将

她高高扎起的小马尾甩来甩去,双手紧紧抓着陌生男子的头发,任他在自己两个挺

起的乳头上舔弄。

  看着看着,我发现自己的双腿之间流下了几滴黏滑的液体,呼吸和心跳也渐渐

急促了起来。突然间,有人从背后将我紧紧抱住。

  我立即回头,不料那人马上凑上我的双唇,给我一个深吻。我来不及反应,再

加上刚刚正看得兴奋,根本无法抵抗他的吻功,不久后,我就全身无力地任他为所

欲为。他进一步将双手游移至我的胸前,隔着衣服揉捏我的乳房,并且用拇指和食

指轻轻逗弄我那早已翘起变硬的乳头。

  「没穿胸罩的小骚包……,让我来好好疼你好吗?」他在我的耳边吹气,以低

沉的声音诱惑我。

  「不……不可以……啊……」他不知不觉已解开我胸前的钮扣,将粗糙的手指

伸入衬衫内继续玩弄我高耸的双乳。

  「喔……好细嫩的皮肤啊!乳头的颜色还真漂亮呢。」他忽轻忽重地捏着,使

得我渐渐喘息起来。

  没想到我轻易地在pub里被人玩弄我的双乳,而且还是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

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我竟然没有抵抗?!难道我真的是一个天生淫荡的女子吗?

……随着我的喘息声,他像是得到鼓励一样,大胆地将手往下探索,并从腰№伸入

裙中,触摸到我稀疏柔软的阴毛。

  「哇靠!你这个小淫娃连内裤都不穿啊……,啊?还已经这么湿了,看来今天

不把你干到爆,你是不会爽的了。」他—用右手将我两片濡湿的嫩唇翻来翻去,

并用指尖轻触我的小豆豆,搞得我—呻吟起来:

  「啊……啊啊……别……别这样弄……啊……嗯……轻点……喔……啊啊……

不要把手指……插……插进去……啊……痛死人了……啊……啊……」

  他将手指用力地抽插我的嫩穴,搞得我又痛又有快感,淫水随着他的抽插涓涓

地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