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雪与陈南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夏雪与陈南
  首发四合院
  2017年2月7日
  
  
  距离五米、时速10~13公里、一块123*110*13mm的石头,命中剧烈摇晃、时速为13~15公里的移动目标,几率会有多大?
  
  臂力低于平均水準、从未接受过任何训练、用123*110*13mm的石头投掷致人死亡的概率有多大?
  
  资讯工程专业的毕业生,从市局下派到村裏布置监控,又因警力不足被临时抽调上山搜索嫌疑犯,10多个老刑侦搜了3天没找到,愣是让他一个毛头孩子碰到了,还用一块石头给砸死了。
  
  更让人难堪的是,疑犯并无重大犯罪事实,当时喝多了与巡警发生争执后,逃逸,巧合的是,疑犯相貌又与一级通缉犯相似,结果弄出偌大阵势,枉死与意外。
  
  死者家属不依不饶,市局领导直挠头,最后还是开除了个愿意顶罪的“编外人员”,才把这事糊弄过去。
  
  当然,领导们也没忘记了导致局裏被动的“罪魁祸首”,一封通知,让陈南停职调查,回家反省…
  
  陈南歎了口气,再一次翻开案卷资讯,对一个从未杀过生、循规蹈矩从电子资讯工程毕业的佛教徒来说,杀人,实在是一项难以承受的罪孽。
  
  他拜託了工作的同事们,又收集了很多死者相关的资料,想了解那个人的生平,似乎多知道一些,犯下的罪孽就少一些。可了解的越多,死者的形象却越发的清晰了,让陈南更加沮丧。
  
  【南哥…】甜美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还没睡啊,雪?】陈南侧头回望,一具柔软的身躯从后面贴了上来,白玉般的手臂环住了陈南的脖颈。
  
  【还在看那个人的资料?】俏丽的脸庞撒娇般蹭在陈南满是胡茬的侧脸,吐气如兰的问
  
  【啊…恩…是啊】陈南下意识的想合上案卷,发现已经难以掩饰,有些丧气的承认了。
  
  【南哥哥,你不是答应我了吗?不再去想那件事了!】女孩气鼓鼓的嘟起了嘴巴,可爱至极的娇嗔道【随便丢块石头而已,不是南哥哥的错!】
  
  【雪…】陈南轻皱眉头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心中的话说出口【我今天似乎又听见他的声音了】
  
  【啊!】女孩眼中闪过惊恐的情绪【不是说…说你可能是精神压力太大导致的幻听…这都快两个月了…】
  
  【所以我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的办法】陈南指了指桌子上的资料,看女孩一脸紧张的模样,故作轻鬆的耸肩道【何况,我不是被停职了嘛,也没有事情做】
  
  【… ….】女孩露出一丝焦急,想说些什么,犹豫了再三,也没说出口。
  
  【别打电话给你爸爸】陈南仿佛知道女孩想要说什么,将女孩搂过来,轻柔着女孩亮黑的披肩发,调侃的说【我可不想被未来的岳父看扁啊】
  
  【讨厌!】女孩娇羞推了陈南一下,轻轻的依偎在陈南怀中,微皱的眉头显得她心情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放鬆…
  
  陈南又怎会感受不到女孩的这种关怀?他溺爱的吻了吻女孩的额头,心中感谢上天对他的厚爱。
  
  陈南和夏雪相识于一场演唱会,陈南惊豔夏雪的美丽,夏雪也为陈南的儒雅而印象深刻,可没有恋爱经验的两人并没有交换联繫方式。
  
  从那以后,仿佛是上天的安排一样,两人在市图书馆、商业街、电影院等场合多次偶遇,当陈南鼓足勇气走向夏雪準备要电话号码时,居然是夏雪先开口问陈南的联繫方式…
  
  相处后,两人发现一切都如梦幻般的合拍,他们很快就沉浸于爱河,私定终生。去拜访夏雪家时,夏雪的父亲大发雷霆,将两人直接撵了出去。陈南才知道,夏雪的家世显赫。
  
  夏雪在抱怨父亲的不近人情时,陈南却已经做好足心理準备,想像一下,女儿刚满二十与男生偷偷领取结婚证,哪个父亲也不会笑面相迎吧?让陈南意外的是,夏雪的父亲居然是共和国省部级高官,这无疑让陈南承受更大的压力。
  
  不欢而散后,夏雪生活费也被暴怒的父亲停发了,刚毕业的陈南每个月工资只有2000出头,在这个物价飞涨的时代有些紧张,夏雪的小姨将商业街上一间loft公寓借给两人,两人又处于“有情饮水饱”的热恋期,日子过得倒也滋润。
  
  陈南信佛,性格纯良,失手杀人对陈南的打击远比停职要大的多,多亏了夏雪的可爱、温柔与依恋,让陈南挺过最艰难的一段时间…
  
  将夏雪哄睡后,陈南不自觉的又一次翻开了案卷,疑犯亲人的痛苦、朋友的愤怒…不知不觉,陈南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朦胧中,那个总出现在脑海的声音又一次的响起来,质问、谩骂陈南,陈南用力的堵住耳朵、把身体捲曲起来,找了一个阴暗的缝隙,把自己藏了进去…
  
  漫天的声音消散了…
  
  … …
  
  趴在桌子上的陈南站了起来,嘴角露出一丝讥笑,自言自语的叨叨【每次都要把你骂成狗,才肯让老子出来!呸!!】
  
  “陈南”将桌子上的资料翻到简介那页,一个猥琐中年人的照片旁写着,黄浩、1977年6月8日出生。他自嘲的一笑,没想到今天竟然是自己的生日,想到照片上那个人恐怕骨灰都已经埋在地裏了,心中对他俯身的死员警更加痛恨起来。
  
  说起来也是倒楣,那天黄浩在农村窜弄了一个赌局,作为庄家的他只要摆平上下关係,便可以等钱入账,可黄浩一时手痒,赌运又太差,玩了一下午,输的乾乾净净。
  
  黄浩心裏抑郁,跟刚刚一起聚赌的狐朋狗友喝了点白酒,喝的多了,出门跟一个小子撞了满怀,他顺手就一下,然后才看到是员警。看到自己那些狐朋狗友都被控制住了,黄浩的酒顿时惊醒了大半。
  
  黄浩害怕自己组织赌局的暴露,就奔进山裏的安全点想躲过这劫,没想到公安封山,3天3夜,他出来準备看看情况,结果被一个混蛋一砖头给送上了天。
  
  黄浩想想自己的死法都觉得憋屈,他开始破口大骂,这一骂,倒是骂出了名堂,他竟然能控制砸死他的那个小员警的身体,而且,身边还有一个娇憨可爱的美人儿…
  
  想到这 ,他又将色眯眯的眼神扫向正酣睡的夏雪,心中赞了一下这个死员警的眼光,他之前碰到那些骚浪贱的老娘们,上了床都整不清楚是谁干谁,像眼前这个,足足干了两个月,每次玩她的时候,依然会害羞的头都抬不起来。
  
  黄浩习惯性的摸摸最自得的鬍鬚,却只摸到一簇淩乱的胡茬,他眼中闪出一道寒芒,既然今天是自己的生日,那说不得要好好玩一次了…
  
  【小骚货…】黄浩玩弄了一会儿夏雪的下体,感觉有点湿润了,便从身后压了上去。
  
  【啊…】感到自己被侵犯,夏雪惊吓的睁开眼睛,看到“陈南”那显得有些狰狞的表情,紧绷的身体又放鬆了下去。
  
  自从那件事后,她已经习惯他的陈南哥哥偶尔会变得不温柔,她查阅了一些书籍、也谘询了学心理的同学,失手杀人会留给人严重的心理阴影,短时间内变得暴躁、易怒是正常的,这种时候,病人需要亲人、爱人的包容和体谅。
  
  可怜的陈南哥哥,夏雪这样想着,她要转身亲吻,陈南却毫不怜香惜玉的将她的头压入枕头中,窒息让身体更加敏感起来,夏雪甚至能用下体在脑中勾勒出侵入身体那根东西的细节。
  
  夏雪挣扎着,这完全是身体的本能,她空白的脑子中已经分不清到底是为了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还是高潮前的颤抖…
  
  “陈南”一声嘶吼,热流在夏雪体内炸开,那按住夏雪头部的手也鬆开了,第一口新鲜空气的涌来混杂体内的悸动,让夏雪一下就飞到了天空的顶端。
  
  从高潮韵味中回过神来的夏雪,看着陈南英俊的侧脸,心中一阵幸福,她讨好的凑上去,亲吻陈南的脸颊。
  
  【舔乾净了!】“陈南”粗鲁的说
  
  夏雪感到一阵羞耻,但还是乖乖的俯在陈南的胯间,将混杂两人汁液的肉棒含在口中,两个人做爱前都没有洗澡,尿骚混着精液的腥味让有轻微洁癖的夏雪差点呕出来。
  
  夏雪知道,如果不舔乾净,陈南哥哥就会变得暴躁起来,然后会变了方的折磨她,想到被陈楠哥哥虐待的情景,夏雪的乳房又有些鼓胀起来,她红着脸暗骂自己荒唐,却不自觉的将陈南阳具上的骚味舔的乾乾净净…
  
  【好母狗!】“陈南”夸奖道【走,陪我唱歌去】
  
  【这么晚了,我明天还有课】夏雪有些疑问
  
  【哪那么多废话!】“陈南”狠狠的拍了夏雪的屁股,然后便下床开始穿衣服。
  
  夏雪心中有些堵,不过还是爬了起来,翻出一件休闲运动的衣服穿上。
  
  “陈南”看见她素面朝天的模样,顿时就怒了【我他妈带你去唱歌,你穿成这样给老子丢人!!去!!把那件白色连衣裙换上!!!化个妆!!弄得漂漂亮亮的!!!】
  
  夏雪被“陈南”呵斥的委屈极了,她嘟着嘴忍着眼泪,按“陈南”要求去打扮自己。
  
  她的陈南哥哥真是变得太多了,在那件事之前,陈南哥哥更喜欢自然的她,那件休闲服是陈南哥第一次领工资后送她的礼物,她特意选择这件衣服,却被陈南哥哥呵斥了…
  
  夏雪用“陈南”新送给她的化妆品,按照他的喜好,化了自己并不喜欢的浓妆,一切装扮好了以后,又是大半个小时过去了,等两人到了KTV,开了包房,已经快零点了。
  
  黄浩有意灌醉夏雪,便点了一些高度数的鸡尾酒,年轻人总是爱玩爱唱,几杯酒下去,夏雪便抛开刚刚的不快,唱的不亦乐乎…
  
  黄浩见夏雪有些醉态可鞠了,便让服务生把公关经理叫来,经理进来的时候,夏雪正在唱歌,黄浩示意她凑过来。
  
  【两个人玩,气氛起不来,都说你家男公关好,我正好带妹妹见识见识】经理坐到黄浩身边,黄浩咬着耳朵对她说。
  
  【哎呀,老弟儿,你家这基因也太好了】公关经理恭维着说【你放心,我肯定安排妥当,你呢?我也找个帅哥陪你?】。
  
  她倒不是撒谎,刚刚她一进屋便是眼前一亮,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带着略显浓郁的妆容,这种不完美并不损害女孩的美丽,反而似天上的仙女沾染了一丝尘气,少了一份缥缈多了一份触手可及的诱惑。男孩英俊的外表下,那忧郁中带点痞痞的气质,更是令她这种欢场女子沉迷…
  
  【嘿!美女,我这面嫩也不能老弟老弟的叫啊?!我要个姑娘,你给我选就行】“陈南”撇撇嘴,低声强调【要玩的开的】
  
  公关经理给了一个“了解”的眼神,不一会带来一个叫小智的男公关和一个叫诺诺的女公关,夏雪从未来过这样的场所,看见走进来一男一女,疑惑的看着“陈南”。
  
  “陈南”笑着说是隔壁包的,因为无聊所以来拼包。两人很懂事,顺着“陈南”的话接了下来,小智歌唱的好,诺诺劝酒也恰到好处,几杯下来,气氛就热烈起来。
  
  夏雪觉得小智唱歌实在是太好听了,什么歌都会唱,她自己也是一个实力麦霸,两人简直一拍即合,昏暗的灯光、酒精的麻醉,让她跟随歌词与旋律起伏着,时而悲伤、时而甜蜜、时而柔情似水、时而激情燃烧…
  
  不知不觉她发现自己被小智的搂在怀中,小智正唱着一首伤心的情歌,她看着小智眉目间的痛苦,有些心疼…
  
  这也是为什么,小智低下头吻她的唇时,她的舌便与对方纠缠起来…
  
  唇舌分开后,看着小智深情的目光,夏雪有些害羞也有点慌张,她望向“陈南”,才发现已经与“陈南”相隔很远,在近乎没有灯光的房间裏,只能看到两个朦胧贴在一起的影子…
  
  【他们看不到的】小智在夏雪耳边轻声说,然后又一次的吻了过来,刚刚的吻短暂而甜美,这次的吻绵长热烈,仿佛点燃了夏雪体内的酒精,烧得她浑身无力,全部的注意力似乎都想要用舌头去抓住嘴中那顽皮的东西…
  
  热吻结束后,夏雪才发现,自己依偎在小智怀中,双手环住小智的脖颈,小智的手在她的裙内,灵活的手指不断的在她的阴蒂上搓动,带来一波波触电、麻痒的感觉。
  
  太不像话了,夏雪脸上和火烧了一样,仿佛感到了夏雪的不安,小智咬着夏雪的耳朵说【放心,他们看到不到的】
  
  在老公面前被另一个男人轻薄着,这背德的耻感让夏雪几乎昏厥,她脑中推开越来越过分的小智,但她那不争气身体却不舍得离开。
  
  夏雪忍住不让自己叫出来,可当小智的手指插入她的身体时,她还是忍不住发出一声呜咽,小智将夏雪的手引向自己的裆部,让她握住一根火热的东西,她便不知羞耻的套弄起来,不知为何,男人特有的腥气与尿骚混杂的味道,让夏雪的浑身更加燥热起来…
  
  刺眼的光芒忽然亮起,夏雪下意识的挡住眼睛,她听到“陈南”呵斥小智的声音,她忽然感到无地自容,双手捂着脸,将自己埋在沙发裏,不敢抬头。
  
  【看看你自己的模样!!像什么样子!!】“陈南”冷冷的对夏雪说【我去结账,你赶快收拾好,回家了!】
  
  听到包厢门关闭的声音,夏雪才敢抬起头,她发现自己的模样比想像中还狼狈,她的内裤挂在脚脖,连衣裙的拉锁被解开了大半,bra也歪歪斜斜的大泄春光…
  
  一瞬间夏雪连想死的心都有了,浑浑噩噩的跟“陈南”回了家,她不敢去看“陈南”的脸色,所以她便没看到“陈南”脸上满足的笑容…
  
  
  
  【待续】Sample Text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