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妻黄蓉爱上了异世界穿越而来的少年[重写版](三)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ccwinxp  推特ID:XNLOVEYN
    发布时间:2021/06/30
    独发春满四合院(转载请保留以上作者信息和出处)

第三章 千年麒麟

  湖边。

  水声响动,一叶扁舟从转角的树林中飘了出来。

  少女身着白衣,金环束发,伫立船尾,持浆蕩舟,微风拂动少女的秀发和衣
裙,如雪山上的仙女,似乎不带一丝的人间烟火之气。

  「这!这不是我初识之时的蓉儿麽?」

  「蓉儿,蓉儿!等等我!」

  我兴奋的向蓉儿招手。

  蓉儿回眸微微一笑,眼波流盼,熠熠生姿,顷刻间似乎勾走了我的三魂七魄

  扁舟继续前行,蓉儿亦转过身去,只留给我一个婀娜的背影,而那背影,亦
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蓉儿!蓉儿,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我从睡梦中惊醒,冷汗涔涔。

  自修习那真经后,也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每当夜晚入睡,就会做些不明
所以的梦境,恍惚中却往往都是蓉儿,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美艳动人,但却从来
不与我说话,多数时候只是与我粲然一笑后转身离去。

  「蓉儿!!蓉儿!!」

  下人听到我的呼声,进得屋内。

  「老爷,夫人带着平儿和芙儿,一清早去后山练功去了。」

  「老爷,看您脸色不佳,我去厨房取点粥,你先吃点。」

  「不用了。退下吧!」

  我摆了摆手。

  脑子还未从在梦境的虚幻和不实感的余韵当中清醒过来,每次梦醒后,下体
的阳物就感觉笼罩在一股莫名的热火当中,似欲勃起却又觉力不从心。

  修习那九重的真经一载有余,伤势得以恢复八到九成。

  亦如经书所言,修炼这九重的功法后,我的阳物似乎越来越难勃起了。

  但每当我催动内息时,丹田处总是涌出一股内息流向下体,时常让我产生莫
名的渴求。

  而有几次我忍耐不住,欲找蓉儿索取,而最终都是弄到大汗淋漓,身下的阳
物却如死蛇一般,毫无起色。

  「靖哥哥,等我们找到那千年麒麟的内丹就好了!」

  每当这个时候,蓉儿总是笑颜如花,故作轻松的看着我。

  「蓉儿,蓉儿此刻在做什麽呢,蓉儿正当虎狼之年,也是有需求的吧?」

  「她跟平儿此刻正在练功吧?……」

  「芙儿也跟他们在一起,她跟平儿又能做些什麽呢?唉,我怎麽又胡思乱想
了?」

  我努力想把这些不欲深思的念头抛开,而偏偏,那些念头却如毒蛇一般咬啮
住我的脑海肆意翻腾。

  「不对!以平儿的年纪,也应该情窦初开,初通人事了呢?」

  「蓉儿在指点平儿练功之时,免不了要碰触到平儿的身体。要是平儿练那一
记乳燕归巢,身子摇摇晃晃,蓉儿挨得那麽近,说不定还会碰到蓉儿的……玉乳
呢……想到此间,心中不由涌出一股妒意。」

  「平儿肯定还可以闻到蓉儿身上的体香,蓉儿的体香那麽好闻,而且,这天
气这麽热,蓉儿穿着薄衫子,那凝脂白玉般粉嫩的藕臂尽数都给平儿看了去,要
是蓉儿再穿着那件低胸的绿色衫子,怕是连半边玉乳都要让平儿看了!」

  「不行不行,不能再胡思乱想了!」

  我用力锤了锤自己的额头。

  起身更衣出了院子,竟然见到芙儿正一个人气鼓鼓的坐在亭子裏生闷气。

  「咦?下人不是说蓉儿一早就带着芙儿和平儿去后山上了吗?怎麽就芙儿一
人在此?」

  身着粉色衫子的芙儿,娇俏可人,就如一个粉雕玉琢的瓷娃娃一般,真怕稍
微用点力,就要捏碎了一般。

  而这一瞬间,突然发觉,芙儿似乎已经长大了,虽然看起来还有几分稚嫩青
涩,但胸前一对小小玉兔亦是微微凸起,虽然玉臀还不如她的娘亲蓉儿那麽挺翘
,但假以时日,也是不会输了蓉儿吧。

  大概是因为从小就在我和蓉儿的宠溺中长大,与那个时候的蓉儿比起来,多
了几分娇憨可人,却少了几分古灵精怪,看着芙儿,心下不由有几分感伤,也许
再过几年,她就会爱上一个男人,离我而去了吧。

  「芙儿,你一个人在此作甚?」

  芙儿见着了我,大喜过望,一边叫着爹爹,一边飞奔过来,一把勾住了我的
脖子,扑在了我的怀裏,委屈道:「爹爹,娘跟平哥哥不理我,我也不理会她们
了!」

  「娘亲不是带你和平哥哥在练功吗?你怎麽一个人独自回来了?」

  「娘亲今早教平儿剑法,老说平哥哥不上心,连个姿势都做不标準,娘亲生
气了,就罚平哥哥做满三百个才準回来吃饭。」

  「!」

  我心下陡然升起一股违和感。

  「爹!爹!你去哪?你也不和芙儿说话了吗?」

  「爹爹有要事,去去就回。」

  我运起轻功梯云纵,翻过后院,几个起落,便往哪后山上赶去。

  对!那个绿色的身影,是蓉儿!果然今天蓉儿穿的是那件薄薄的绿色衫子吗
?我见蓉儿正与平儿并着肩,有说有笑的走下山来,似乎并未注意到我,我一侧
身子,隐入了路旁大树后面。

  两人身形渐近,话语声亦清晰了起来。

  「师娘,平儿觉得赚大发了!」

  「平儿何出此言呢?」

  「上次彭长老说师娘是天下第一美人,当上丐帮帮主十余年,容颜不改,却
还如当年初任帮主时一样,看起来就像个娇滴滴的小娘子。」

  「你看平儿跟你走在一起,师娘就如平儿的姐姐、哦不,师姐一样,而平儿
却要叫你师娘,你说平儿是不是赚大发了!」」

  「死小子,没大没小,就你会说话,嘴巴抹了糖似的。要让你师父听到,看
不掌你的嘴。」

  「师父才不会,师娘本就是天底下第一的美人,有人夸他的蓉儿,他高兴还
来不及呢!」

  蓉儿咯咯娇笑,喜笑颜开。

  这天下的女人,果然无一不是喜欢听到男人的夸赞呢。

  两人渐行渐远,我从树后出来,心下戚然,一股难于言表的抑郁,如一颗石
头压在心头。

  是夜。

  蓉儿端坐于床头梳妆,顾镜自盼,婀娜的身姿我见犹怜。

  「靖哥哥,你说蓉儿是不是老了?」

  我忆起日间平儿对爱妻的夸赞,许是蓉儿是真的把平儿的话放在心上了吧?
还未想好要怎样回答蓉儿。

  蓉儿又道:「靖哥哥?你说蒙古军什麽时候才能够退兵啊?蓉儿只想回桃花
岛,我们带着平儿和芙儿,那我们再多生几个孩子,一家人开开心心,你也不用
操心这些劳什子军务,我也不当这丐帮帮主了,那样该多好啊?」

  蓉儿好似在与我说话,却又似自言自语。

  「……」

  「蓉儿,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平儿现在年岁已大,你应得留意与其保持少许距离,不能再任他胡闹了!

  蓉儿冰雪聪慧,见我语气凝重,侧目望向与我。

  「靖哥哥,怎麽突然说到此事?」

  「平儿也就长那芙儿一岁,靖哥哥。」

  「但平儿这个年纪已是初通人事,情窦初开的年纪了,你注意一下,总是没
有坏处的。」

  「况且……」

  「今日我见那平儿,目无尊长,油嘴滑舌,没个正形,唯恐到时候跟我那义
弟杨康一样,走了歧途。」

  「……」

  「靖哥哥,今日蓉儿在教平儿练功之时,你在旁偷听?是不是听到什麽了?

  「……」

  糟了,无意中说漏了嘴!「靖哥哥,既然你这麽不相信蓉儿,那蓉儿也不想
多言。」

  蓉儿忽生怒意,上得床来,只把那被褥扯到一边,背向于我,再也不发一言

  自蓉儿跟我赌气的那晚伊始,无论我如何哄着蓉儿开心,蓉儿只是不再理会
于我。

  而且,蓉儿对待平儿和芙儿也是突然的严厉起来,芙儿时常对我怨声载道,
只是平儿却从未跟我吐露半字,仍然对我和蓉儿恭谨有加。

  是日,下人前来通报,丐帮白长老前来晋见,称丐帮有弟子在杭州城附近发
现妖兽肆虐,说是那妖兽全身红色,龙头狮身,异常残暴,赫然就是真经上提到
的千年麒麟的模样。

  虽然这段时间蓉儿与我负气,亦是余怒未消,但得此喜讯,面罩寒霜的粉脸
亦展现出久违的笑容。

  于是蓉儿立即着手安排帮众中几位武功最好的长老和九代弟子数十人,向那
杭州方向进发。

  芙儿亦吵闹要一同前往,我本欲不让,但蓉儿之意是丐帮一流高手几十余众
,围剿那妖兽绰绰有余。

  而且杭州山清水秀,蓉儿意欲在剿灭怪兽取其内丹后,趁此机会一家人游山
玩水庆贺一番,遂带上了平儿芙儿二人携丐帮一众高手前往那杭州城。

  一行人风餐露宿,追蹤之下,来到一处深山,沿途亦见到许多江湖人士的尸
首,据九阴真经记载,这火麒麟内丹为人间至宝,可生死人而肉白骨,起死回生
,亦是疗伤练功圣物,自然有众多江湖人士觊觎,只可惜这些人学艺不精,非但
没能取得至宝反而却白白丧了性命。

  三日后终于寻得那妖兽蹤迹,我与蓉儿率领众人对那妖兽展开围击。

  蓉儿带着平儿芙儿两人就在那战圈之外指挥众人进退有序,虽然那妖兽兇悍
异常,但怎敌得住我方几十位一流高手的围剿,一番火拼下来,火麒麟颓态已显
,犹欲做困兽之斗。

  而毕竟这千年妖兽已通灵性,环顾一周,见着蓉儿在圈外发号施令,便突然
发难,朝着蓉儿方向飞扑而去。

  异变抖生,我心下大叫不好,而那妖兽困兽之下,拼尽全力,殊死一搏,速
度如风驰电掣一般,展开利爪扑向蓉儿。

  我与众人鞭长莫及,正当我牙呲欲裂之时,平儿一跃而起,全身护在了蓉儿
身前,生生挡住了妖兽的致命一击,平儿口中鲜血狂喷,颓然倒地。

  而在千钧一发之际,我拼劲全身真气,已然赶到蓉儿身前,一击亢龙有悔击
向妖兽头部,这妖兽悲嘶一身,终于断了生息。

  蓉儿尖叫沖了过去抱住平儿,芙儿见此惨状,又惊又悲,不由吓得哭出声来

  我见平儿瘫软于蓉儿怀中,一动不动,只怕兇多吉少。

  「靖哥哥,你我二人合力为平儿疗伤!」

  我与蓉儿一人执住平儿一手,另一只手对平儿催动内息,只可惜平儿筋脉尽
碎,内息一进入平儿体内就如泥牛入海,全然没有半分回应。

  「师…父,请恕弟子…不能再陪同师父了,师父师娘…待弟子…恩重如山,
徒儿却不能…尽到孝道,此恩此情,唯有…来生再报了…」

  顿了一顿,平儿哽咽对蓉儿道:「师娘,平儿要是…什麽地方错了,你要打
要骂,平儿心裏…都是欢喜,只是莫要讨厌平儿,那平儿…就只想着,平儿没了
…爹娘,要是连师娘…也不理平儿了,平儿觉得…活着也没什麽意思了……」

  原来,那次蓉儿与我负气之后,便再也不与平儿说笑,平儿只是以为蓉儿讨
厌了他,虽然平儿对我和蓉儿依然恭谨有加,但我听得此语,心如针扎,不由得
有几分悔意,蓉儿听得此言,联系到平儿身世,更是伤心欲绝,肝肠寸断,不由
得嚎啕大哭。

  「平儿,师娘没有生你的气,师娘只是见你年岁已大,恐怕你心生歪念,才
故意疏远于你。」

  平儿听得此言,霎时间似乎觉得心结已开,面露微笑,闭目又昏了过去。

  「不会的,你不会…有事的。师娘和师父,一定会救你的…」

  蓉儿发了疯的催动内息为平儿疗伤,全然不顾这样对自己内息的损耗极大,
只是此刻,平儿进气多,出气少,怕是随时会断气了。

  众人见此惨状,亦为之侧目。

  「郭大侠,黄帮主,这麒麟妖兽已被我等击杀,这内丹乃疗伤至宝,不妨…
不妨与那平儿服下疗伤,内丹就此奉上,我与众人就先行告退了。」

  白长老献上那麒麟内丹,一行人就此离去。

  白长老一言让我和蓉儿一时间茅塞顿开,可,可那内丹原本是予我疗伤之用
,以蓉儿如此聪慧之女子,岂会不明白这其中的利害?若救了平儿,就无法治我
疲软的阳物,我这一辈子无法与蓉儿行那夫妻之道,蓉儿许得守一世活寡。

  而此刻,平儿又命悬一线,气若游丝,随时可能断气。

  十数年来,我与蓉儿待平儿视若己出,要眼睁睁见平儿就此死去,无论是我
与蓉儿,都无法做到吧。

  「靖哥哥……我们该怎麽办?……」

  关乎自己和身边最爱之人,饶是蓉儿冰雪聪明如斯的世间奇女子,也是心乱
如麻,无从抉择。

  已然容不得我与蓉儿再多犹豫了。

  「这内丹,让平儿服下疗伤…至于我的身子,我们再另想它法。」

  蓉儿昂起头来,脸上泪痕未干,神色复杂,深情望向于我。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