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妻第二部(二十三)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二十三)
晴朗的早晨,何媛和凯宇互相依偎的肉体都动了下,之后何媛的身体滚到旁边大字型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四周看了看,发现凯宇还没睁眼就嘟起嘴撅起屁股爬过来,在他脸颊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凯宇立刻睁开眼睛,看到撅着屁股爬着的何媛正笑咪咪的看着自己,立刻一骨碌坐了起来,摸着头讪讪说道:“早啊,老婆。我昨晚喝多了,我……”
何媛笑着嗯了一声,“你还知道你喝多了啊,自己在家都能喝多了,也没有谁了?”
“这不是儿子在嘛,这第一次和儿子喝酒,怎么也不能输啊”
“怎么一晚上就儿子儿子的叫了,不尴尬了?”
“嗨,他都不介意,我介意什么,再说了我又不亏”
“老公,和你说个事,你别生气哈”何媛本不想告诉凯宇的,可见凯宇的心情不错,也就决定告诉他。
“你说,”
“我昨晚给儿子喂奶了”
“哦”凯宇的嘴吸着何媛的奶,应了声。
“啊,你轻点,你有没有听我说啊,嘶……我说,昨晚我给儿子喂奶了,就像你这样。”
“哦,唏……”凯宇没点点在意。
“你等下”何媛抱着凯宇的头,艰难的将自己的奶头,从凯宇的嘴里拿了出来。“我说,我昨晚给镇远喂奶了,就像你刚才那样,我抱着他,给他喂奶了”
“哦,这没什么啊。”
“你不吃醋?”
“一个是儿子,一个是老婆。你一当妈的给我儿子喂奶,我吃什么醋?”
“哦,好吧,是我想多了。那一会儿我还给他喂奶?”
“行,好了起床吧,昨晚没出车,今天早点出车,多跑点儿”说着凯宇翻身下了床,从地上捡起扔在地上的裤子,穿上了身。
“哪个……老公,今天也别出车了吧,我想我们还是去看看琴姐和有财吧。”
“嗯……行,都听你的。那我洗漱完了去买点早餐回来,你也起床洗漱一下吧”
“谢谢,你老公。”
“嗨,要说谢,也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我一乡下穷小子,又没什么文化,能得到你,我……”凯宇话还没说完,就被何媛用唇堵住了他的嘴。只见此时的她,一条手臂紧紧的勾缠在凯宇的脖子上,嘴巴将凯宇的嘴巴紧紧的封贴起来,舌头与凯宇的舌缠绕在一起,互相搅拌着……才刚平息晨勃的凯宇,那鸡巴又高高顶起刚穿上的内裤,刚穿上的内裤上沿顶起了一座桥,凯宇一边回应着何媛的热吻,一只手掌边紧紧的握住她左侧的丰满乳房在揉捏着,奶水被凯宇揉捏的滋了出来,打在凯宇的胸膛,成了一条小小的奶水河,顺着凯宇的身子向下流淌。“唔唔唔……”由于嘴巴与凯宇的嘴巴紧紧的贴在一起热吻着,而她丰满的酥胸被凯宇揉捏的既舒服又难受,所以何媛只能不停的从喉咙里面发出唔唔的声音。
这样互相搂抱对方的身体,从接吻到热吻,再到此时的湿吻,大概足足吻了四五分钟后,突然,只见何媛一下子挣开了凯宇的嘴巴,先是深深舒了一口气,然后就带着埋怨的语气对凯宇说了一句:“和你在一起,是我自愿的,再说了,还是我占了便宜了。你那么年轻,我……”何媛的话还没说完,也被凯宇用同样的方式堵住了,于是那四五分钟的湿吻,再一次上演。本已站在床边的凯宇,也重新将何媛压在了身下,身上的内裤也不知什么时候,被凯宇拉了下来,那根肉棒整直挺挺的对着那水淋淋的小穴,就等着凯宇一挺腰,就可以直捣黄龙了。
“嗯……老公……不要了,儿子应该也快醒了。”
“怕什么,爹妈办事,在正常不过的事了。再说了,我们也不是没在他旁边做过。”说着凯宇一挺腰,那大大粗粗的肉棒就插进了何媛的身体里。
“唔……你轻点,嗯……那不一样的,那个时候他都没意识,啊……轻点……给他听到,都不好意思啊,见面尴尬死了”
“没事”说着凯宇用力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让你轻点,你怎么……嗯……还来劲儿了……啊……镇远是成年人……嗯……你……你……”“扑滋,扑滋,扑滋”的抽插声越来越响亮了起来,“唔…唔…唔…”何媛的蜜穴被执着的凯宇坚硬的肉棒抽插着,但是一想到楼下睡着镇远,就不敢发出那能羞死人的叫床声,所以她一边咬着牙根,一边从咽喉中发出低微的娇喘声。心里就希望着凯宇能快射出来。
“嗯…嗯…嗯…”何媛被凯宇操的是越来越舒服起来,蜜穴中的淫水也越来越多,舒服的她两条玉臂边紧紧紧的缠绕在凯宇的脖子上,娇喘声变成了呻吟声。
凯宇的双掌分别抵在何媛两条雪白大腿的内侧,将她的两条玉腿变成“M”形状!开始加速的抽插了起来。  “唔……唔……唔……”也许是何媛一想到镇远就在楼下的缘故,所以显得特别的不好意思,只见她的俏脸侧向一边,脸上带着潮红与春意,并且把双眼紧紧闭住,咬着下唇,随着凯宇的抽插,她也随着在咽喉中不断的娇喘着。
楼下的镇远那被吸进何媛身体里的魂魄,在那凯宇和何媛混合的体液里,就像充满了电一样,早就回到了本体里。这让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睡个好觉的镇远,睡得十分的舒服。现在在正抱着被子,睁着眼睛,专心的听着上面的两个人办事。“噗呲,噗呲”的声音伴随着何媛轻轻的呻吟声和凯宇因为运动开始变得快速的喘息声弥漫在房间里。而镇远只是很平静的听着,这感觉依稀的让镇远回到了以前,他也曾听过自己的妈妈发出过这样的声音。只是那个时候的他,一来不懂事,二来他以为和妈妈做的就是有财,现在听着上面何媛和凯宇发出的声音,想想和亲妈做的应该是那个自己一直叫着爷爷的人。迷迷糊糊中镇远又睡着了。
镇远正睡的迷迷糊糊,隐约感觉一个湿漉漉温暖的东西,被塞进了自己的嘴里,镇远本能的吸吮了一下,一股甘甜顺着喉流了下来。让镇远瞬间清醒了过来。但镇远没有睁眼,哼了哼,将身子拱了拱,挤进何媛的怀里,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专心吃起了奶。也许是因为刚才凯宇吃过,捏过,何媛的乳房里并没有多少奶水,可镇远也没放弃,用力的吸吮着,舌尖还时不时的舔弄下何媛的奶头。
“不老实”何媛伸手打在镇远的屁股上,然后将奶头从镇远的嘴里抽了出来,“快起来,吃早餐”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将胸前的扣子扣好。接着也没在搭理镇远,走到餐桌前,帮着凯宇在摆放着碗筷。
镇远伸了个懒腰,一下掀开被子,也不在意自己赤条条,翻身下了沙发床,就全身赤裸裸的,顶着晨勃的小鸡巴,那个蛋蛋一甩一甩的,走到洗手间里洗漱。
“怎么也不穿上衣服,就你那点东西,也值得炫耀的?”
“和你的是不能比,但是我也是证明给我妈看看,让她知道,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
“切……”何媛鄙视的甩个镇远一个白眼,“快穿好衣服,不穿就别过来吃饭”
“不吃就不吃”镇远一边嘴硬,一边将衣服一件件穿到了身上,这才坐到了餐椅上。
一个奇怪的一家三口。
“镇远,今天你有什么事?”何媛一边夹了个鸡蛋放在凯宇的碗里,一边问着镇远。“要没什么事,等下带我和你爸,一起去看看你小琴妈。”
“晚一点吧,中午吃了饭以后,我再来接你们,我早上有点事”
“那我早上去跑几趟车呗”
“行吧”
吃过早餐,镇远下了楼,坐进自己的车里,打开手机。这才看到俊豪昨晚发来的微信。
镇远手有点抖,昨晚自己魂体回来前,雪儿正在街上无助的小跑着。虽然镇远清楚,雪儿不是在找着自己,可那也看得镇远是一阵阵的心疼。
俊豪昨晚发的信息,不会是雪儿出事了吧?镇远有些紧张。点看微信,一张图片,准确的说,是一张纹身的图片,一只纤细手覆盖在乳房上,沿着乳房的外延是一只羽毛笔,那笔尖停留在了乳房的外下沿,笔尖上还有一滴红色的墨滴。而乳房的下沿,那清晰可见的是红色“Junhao”。俊豪带雪儿去纹身了?这是俊豪的名字,纹在这个地方,是离雪儿心最近的地方,雪儿……镇远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酸楚,镇远也说不清,自己是吃醋,还是心疼雪儿离开了自己。虽然雪儿没有亲口告诉自己,可镇远知道,雪儿的心里自己的位置应该是只剩很小很小的一部分了。
镇远紧盯着手机里的相片,那几个字仿佛也刻进了他的心里。镇远好不容易控制住了自己的呼吸,手机里拨打着那熟悉的号码。“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找到微信,“嫂子,在吗?”请先添加为好友。
镇远全身摊软在了座位上,雪儿拉黑自己了!镇远花了很长时间,手机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不死心的镇远,拨打了俊豪的电话。电话可以接通。
“喂”电话那头,俊豪似乎还没睡醒“那位?”但听在镇远的耳里,却仿佛天籁。
“豪哥……”镇远的声音有些抖。
“哦,是你啊,什么事要一大早打电话的”
“我……”镇远正要回话,电话那头传来雪儿的声音“哥哥,谁啊,打电话去外面打,让我再睡会儿。”
“没事,你睡,你睡,不好意思哈”俊豪温柔的安慰着雪儿。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会儿,“嗯,什么事?”
“豪哥,嫂子她……”
“没事,昨晚睡的比较迟,还困着,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哦,那个……我……我……”
“磨磨唧唧的,没事我挂了”
“别,有事,有事”
“快说”俊豪有些不耐烦“还没穿衣服呢,快点,冷了”
“那个我好像联系不了嫂子了,我……”
“就这事?她拉黑你了,她现在是我老婆,有事找她,联系我就可以了”
镇远一下不知道怎么接俊豪的话……“还有其他事?”
“哦哦哦,有,有,有”
“嗯”
“就是,我想叫嫂子和鹏鹏,我们三喝个早茶,有点事,和他们说说。”
“什么时候?”
“今天?”
“行了,知道了,等下你嫂子起了,我和她说”
“谢谢,豪哥,那我等下发定位给你”
“嗯,就你们仨?我姐也不参加?”
“是,我想和他们商量点事”
“哦,那行吧,先挂了”
“……”镇远还想说点什么,俊豪就已经挂上了电话,镇远握着电话的手心里满是汗水。镇远不知道自己紧张什么,想了想,又发了个微信给了俊豪。“谢谢,豪哥。如果可以还麻烦您让嫂子一定来,麻烦豪哥了”
随后,镇远又打了鹏鹏的电话
“镇远?”电话那头传来鹏鹏的声音。镇远听了鼻子有些酸酸的,唉,算了,还是都接受吧,叫什么无所谓了,镇远自我安慰了一下。
“额……姐夫”镇远软软的应了声。
“怎么?你有什么不舒服吗?”鹏鹏听到镇远有气无力的声音,一时也紧张了起来。
“没事”镇远心里得到了些欣慰“我没事,等下有时间吧,我们三个人喝个早茶,有点事,想和你们商量一下”
“我们三人?我妈?”
“嗯”
“就我们三个人吗?”
“嗯,方便吗?”
“好,你定地方,还是我定?”
“还是我定地方吧,等下告诉你地址就好了。”
“好,我等下消息”说完鹏鹏也没等镇远回话,就挂了电话。
镇远浑身软绵绵的,摊座在主驾上,昨晚充足电的镇远,本来还少有的出现红润的脸色,此刻又变得发白无光。镇远长叹了口气,这才发动了车子,朝着原来一家三口常去的泊宁酒店开去。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