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婆在传销窝点的那些年(6)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120145子
发表时间:3月9日

第六章

早上,大家都出去学习交流了,我偷懒装病一个人躺在寝室悠哉悠哉,反正走我是不会走的,坑亲朋好友也是不会干的!

浑水摸鱼过日子呗。

正闭目养神哼着流行歌,雄哥推门进来,没好气踢了我一脚。【妈逼的,又是你,整天不做事尽他妈偷懒!】

雄哥面前我可不敢顶嘴,讪笑着爬起来。【雄哥,我身子骨虚,早上醒来头就晕到现在。。。】

【别给老子废话!我还不知道你,油腔滑调,装死狗天下第一。快给老子起来干活,别整天混吃等喝的!】雄哥不耐烦打断我的话。

干活?!干啥活?!我被雄哥的话整蒙了,传销组织裏不就是拉人头骗人来之类的嘛,还真没听过要干活的。

雄哥也没多废话,拉着我往外边拽,一边还说着:【反正你他妈整天閑着,去给老张屋裏打扫干凈,就当抵食宿钱了。我可告诉你,弄不干凈的话,看老子怎麽收拾你!】

张科长的屋?还别说,张科长没跟我们一起住,那肯定自己有住处呀!我弱弱问了句。【远吗?】

【不远,就在咱楼层,301。】雄哥随口答道。

那还真够近的。

一出门,左拐那间就是,推门进去,也是和我们这套同格局,两室一厅。不过人家那房可比我们的狗窝寝室干凈整洁多了。

雄哥指了指角落边的扫帚拖把,交代说:【弄干凈些。】

我看卧室门紧闭,问了句。【张科长还在休息吧?】

【放屁!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麽懒啊,早出去了!】雄哥说完,瞪我一眼,气汹汹走了。

雄哥一走就剩我一人,气氛轻松多了。

我打量起这房子,心头直觉,这裏肯定就是张科长这老小子的淫窝无疑!估计,老婆、杨颖、欧阳、金老师等人经常会被他带到这裏,供他淫乐享受吧?!

嘴中骂着老淫棍,心裏却艳羡不已。男人当到他这份上,也算没白活了!

妒忌归妒忌,雄哥交代的活,不敢不干,拿着扫帚比划了几下,反正屋子也不脏。客厅几下就整好了,擡眼看看卧室,心脏咯噔咯噔直跳,那裏应该就是老婆陶慧她们被肏的地方,不知道该有多淫蕩哦!

我对裏面充满好奇。

反正现在就我一人,摸进去满足下好奇心。一推门,裏面居然有位光溜溜的女人,细看下,是依依!她正在穿内裤,被突然打开的门吓了一跳,吧唧摔地上,双手赶紧捂住敏感部位,尖叫着救命!

我赶忙过去捂住她的嘴。【别叫,别叫,依依,是雨哥我呀!】

依依看清是我,安心了些。【雨哥,你咋来这裏了?张科长可不许男学员们过来的。】

我急忙解释了番,依依才哦了声,随即意识到自己光着身子靠在我怀裏,羞红着脸说:【雨哥你快出去,我先穿衣服。】

我嘴裏应着,脚却没挪动半步。怀中软玉温香的小美人太诱人了,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有身段,盈盈可握的一对椒乳,上面点缀两颗粉粉的樱桃,柳腰纤细,小香臀却圆翘充满弹性,最令人向往无比的是腿根处那条肥鼓鼓白腻腻的蜜缝,两瓣微肿的肉片儿悄悄绽开等君采摘!

当我指尖碰触到小美女的肌肤,吹弹可破糯腻光滑,忍不住无耻地说:【刚才屁股摔疼了吧,雨哥给你揉揉,呵呵。。。】

【别,别,不要,雨哥,人家好痒,哎呦,疼死了!】依依不好意思躲避着我的鹹猪手。

【怎麽啦?哪疼了?】我动作很轻,不可能弄疼她的呀!

依依小脸蛋绯红,支支吾吾害羞不肯说。看她神态,我马上联想到张科长昨夜一定是狠狠肏够了这个鲜嫩无比清纯小美人,以至于,她娇弱的身子不堪挞伐。【是不是张。。。张科长昨夜弄疼你了?!】

依依把红彤彤的脸蛋整个埋到臂弯裏,嘤咛一声。【不。。。不要问了。。。羞死人。。。】

气血整个上涌,依依所受到的蹂躏,不正是老婆陶慧的翻版嘛!我有种迫不及待想了解张科长肏弄她们的细节了!【依依乖,告诉雨哥昨晚张科长怎麽你了?!】

依依就是再傻再单纯,也明白我没按什麽好心,顾不得下体疼痛,赶紧挣扎出我的怀抱,羞声说:【雨哥,你好坏好变态哦,怪不得大家都会笑你,人家不理你了!】三两下穿好衣服,一瘸一拐扔下我跑了。

剩下我一人在房间裏发楞。真是太猴急了,把人家妹子给吓跑了!

匆匆打扫完,回去向雄哥交差。

到了下午,大家陆陆续续回来,我拉着江波问他知不知道张科长的淫窟就在咱们旁边。江波一付你现在才知道的模样,无谓地说:【老张那方面的瘾头大着呢,无女不欢,每晚都会找女人陪宿,供他发泄糟蹋。哪像咱们这些苦逼,没个业绩连根毛都捞不着!】

【靠!我怎麽不知道啊!】

【你才来你几天,知道个毛线!我还再告诉你,张科长要肏屄,哪个女人不上赶着求翻牌呀!你别看她们平时一个个跩得二五八万似的,在老张面前乖得像条狗!】

【靠,我靠靠靠!那张科长他妈的比皇帝还享受啊!】

【你以为啊!别说老张了,就连雄哥,哪个女人没被他肏过呀!】江波瘪瘪嘴,羡慕地说。

我心一颤,小心翼翼问道:【我。。。我老婆陶慧。。。是不是也被。。。】

【雨哥,你也都看见了,咱们这地方女人是不在乎贞洁那玩意的,她们在忽乎的是业绩。陶慧能成为新组长最有力竞争者,你说她靠的是什麽?!】经过这几天,江波似乎也明白我跟一般男人不太一样。

我长叹一口气。【唉,谁说不是呢!】

吃晚饭时,我看见陶慧挪到雄哥那桌,说着些什麽,看她的神情挺谄媚的。雄哥爱答不理的,一口酒一口肉自顾自吃着。我觉得老婆找雄哥肯定有事?!

雄哥有单独小竈,不仅有鱼有肉还有酒,哪像我们天天白菜豆腐保平安,嘴裏都他妈淡出鸟来了!虽说,你也可以自己花钱去楼下小卖部改善一下,可我们这除了老李是个阔主,其他哪个不是穷逼!

我倒是想去找陶慧问个清楚,可见她还没消气,依然对我冷眉臊眼的态度,也就不触霉头了。

熄灯后,大家估计白天也挺累的,很快就没了动静进入梦乡。我睡不着,脑袋枕手睁着眼睛看天花板发呆。

过了一会儿,依稀听见外边大门有动静,接着有人说话的声音,好像是张科长和雄哥在交谈?

猛然间想起下午江波的话和吃晚饭时老婆找雄哥的事,结合起来一琢磨,脑子裏油然蹦出个令人酸得倒牙的答案!

陶慧该不会是去求雄哥给她伺候张科长的机会吧?!

整个人都不好了,感觉都快呼不上气了!老婆你不会这麽贱吧?主动上门求肏?!

以我多年的社会经验,很清楚资源的重要性,有资源就有业绩,有业绩自然就有钱赚。我们这的女学员们为什麽上桿子求着奉献白花花的肉体给老张玩弄,不就是老张手上掌握着资源嘛!

这些天来,我算是对传销这个行业有了更深层的了解,一般学员其实拉不来多少人的,亲戚朋友也就那麽几个。何况,现在电视上大力宣传传销的危害性,上当的人就更少了。所以一般学员基本没啥业绩,这时候老张的牛逼性就凸显出来了,他手下一百多号人,资源整合一下,谁还不上桿子去巴结啊!

男学员们恨不得把他当亲爹伺候着,女学员们则一个个敞开大腿求他肏自己。

想明白这些,我哪还能淡定得了呀,赶紧爬起来装着要去厕所走出寝室,果然是张科长和雄哥,两人坐在客厅抽烟。

雄哥看是我,骂道:【他妈的,怎麽又是你呀?!不给老子好好睡觉,又耍什麽幺蛾子?!】

我赶紧陪笑说:【尿急,尿急,不好意思张科长、雄哥,打扰到你们了。】

【滚!】雄哥不耐烦的挥手。

【好,好。】我刚要走,就听老张说:【你叫杜雨是吧,是陶慧的老公,这几天我可经常听到你的名字哦,呵呵。。。】张科长说话时,眼神裏充满戏谑。

联想到自己这几天的荒唐事,我脸皮发烫,没敢接话。

张科长转头对雄哥笑道:【阿雄,你不是推荐陶慧嘛,行,就她了!虽然不是很漂亮,但良家味够足,也懂伺候人。】

【好,我这就去叫她。】雄哥应了声。

我本来要走,听到后,脚步停顿了,身体经不住打摆子起来。【他们的意思。。。是让老婆今晚去陪老张睡觉?!】

虽然心裏早有明悟,可真的亲耳听到时,依然酸涩感爬满全身。结结巴巴地问道:【张。。。张科长。。。你这是叫。。。阿慧去哪。。。】

张科长没回答,只是颇有兴味打量着我。一旁的雄哥可没那麽好相与,上来一脚就把我踹地上了。【给脸不要脸了吧,这也是你该问的!】

我忍着小腹的剧痛,挣扎着起来陪笑道:【雄哥,我不是这意思。。。我。。。我是想知道。。。这麽晚了阿慧和张科长去哪裏?】

雄哥欲上前还要揍我,张科长拦住了他,让他先去叫人,然后笑瞇瞇地对我说:【陶慧要进步,求阿雄让我带她去进步,怎麽,你不希望她进步吗?】

【要进步,要进步,进步是好事,呵呵。。。】我低三下气迎合,心裏恨不得抽自己一大嘴巴,我他妈怎麽这麽贱啊!明明老婆要去陪野男人挨肏了,自己还要去讨好对方!

我啊我,贱到何处才是底线呀?!我不知道,真不知道,反正裤裆裏的小鸡巴硬得已发疼!

阿慧出来时,脸蛋乐开花,满心的欢喜,但一看到我也在,脸色立马变了,惶恐地对老张说:【对不起,对不起,张科长我不知道他也在。。。我。。。我这就让他回去!】阿慧以为我是来阻止的。【杜雨,你干吗?!快回去睡觉,我的事不用你管!】

我有口难言,怔怔站在原地。

见我没挪步,陶慧气得直跺脚。张科长过来搂住老婆的腰身,皮笑肉不笑地对我讲:【阿雨老弟,我带陶慧去进步了,你没意见吧?嘿嘿。。。】

【我。。。】看到老婆双目喷火怒视着自己,我懦弱地垂下脑袋,违心答道:【没。。。没意见。。。】

望着张科长搂着老婆扬长而去的背影,我再也坚持不住了,瘫坐在地板上,眼泪吧嗒吧嗒往下落。

雄哥不耐烦地踢踢我。【哭个屁,你老婆能陪老张是她的福分,多少人争着抢着都没戏呢!】骂完,也不再搭理我,坐到沙发上抽起烟来。

事到如今,哭确实没用,我挪过去跪在雄哥脚边替他捶腿,感觉雄哥今天有聊天兴致,或许能从他嘴裏得知老婆的一些事。【唉,雄哥,也不怕你笑话,阿慧和张科长去干吗,我心裏清楚。可我一个男人,这关口难过呀!】

雄哥态度稍稍好转,拍拍我脑袋。【过不了也得过,不就是肏屄那点屌事嘛!你老婆的屄是金屄还是银屄啊?!捅几下还会坏了不成,靠!】

【话是这麽说,可。。。唉。。。她毕竟是我老婆。】

【得了,少他妈给我在这矫情!你是个什麽东西,我还看不出来!】雄哥嘲笑道。

就这麽赤裸裸直接揭了我老底,还真让人怪不好意思的,为了掩饰尴尬,我呵呵傻笑带过。

雄哥显然对这话题颇感兴趣。【我在网上看到,你们这种叫王八绿奴吧?特喜欢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肏,对吧!】

【呃。。。】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什麽王八绿奴之类的称呼,就是感觉老婆背叛自己和大鸡巴野男人搞,感官上特别的刺激,控制不住会勃起,而心理上又异常的憋屈苦闷,这两种南辕北辙的极端情绪交织在一起,简直能要人老命!

【雄哥,大家都说你特牛逼,咱们这的女学员都被你上过!】缓解尴尬,我转移话题。

【哼,女人嘛,肏多了也就这麽回事,没劲!】雄哥很得意地装起逼来。随即,他可能意识到什麽,贱兮兮地说道:【你这小王八是不是想问你媳妇被肏的事啊!哈哈。。。】

被看破了,我脸色微红,拍马屁道:【雄哥英明,啥也瞒不过您老人家的慧眼!】

【哼,你们这些读书人心眼子就是多,而且还他妈贱,被戴绿帽,说放下就放下,哈哈,老子服了!】雄哥阴阳怪气嘲讽我。【老子今天心情不错,就满足你这小王八一回,你老婆吧。。。】

听到雄哥要给我讲陶慧的事,我立马精神头十足,屏息凝神听起来。

老婆来这没几天,当初的那个兴奋劲就没了,她受过高等教育又不傻,当然看出这就是家传销公司!私底下跟欧阳埋怨过好多回,把她骗过来。

欧阳见给老婆洗脑过几次都没什麽效果,就请来老张做思想工作。还得说人家老张水平高,三两下就把老婆给搞定了,他那套歪理邪说确实有一部分切合时弊,对老婆这类有点文化又感叹命运不公的小白领特别有吸引力。

当然这时候,老婆对利用自己的肉体来提升业绩还是相当抵触的,不管欧阳怎麽劝,她都不同意。一个是受传统价值观的因素,另一个她爱我,爱这个家,不愿做背叛我的事。

可人是社会属性动物,极易受环境的影响左右,尤其是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裏,天天目睹身边的男女淫乱交媾,渐渐的,老婆的坚持开始减弱。。。

直到有一晚,欧阳拉着阿慧一起去张科长的淫窝。

卧室裏,张科长全身赤裸靠躺在床上,欧阳则毫无廉耻撅着屁股在他胯下舔大鸡巴,这让老婆既羞臊又好奇,几次想扭头离去,却又挪不动脚步。

像陶慧这类传统家庭长大的女孩子,对性有种既抗拒又向往的复杂心思。我们结婚后,过夫妻生活翻来覆去也就男上女下这麽几招。总而言之,本能需求,缺乏激情、疯狂和变态!

而张科长和欧阳的做爱,着实让阿慧大开眼界,欧阳叫得那个撕心裂肺,口水、鼻涕、眼泪、淫水到处横飞。身为女人,老婆很清楚欧阳不是装的,是真爽得控制不住自己!

老婆第一次生出,被张科长巨大鸡巴肏得哭爹喊娘的欧阳,若是自己该有多好的羞赧念头!

欧阳已经高潮了三回,大黑屄肿成了包子,屁股底下全是黏糊糊的阴精,已经是进气少出气多。而张科长越战越勇,根本没有要射的意思。

【姐。。。姐真不行了。。。再肏下去会死的。。。帮帮忙。。。替姐一回吧。。。】欧阳颤颤巍巍拉着阿慧哀求说。

老婆思想斗争的厉害,怔怔想半天,终于吐出句。【怎麽帮。。。我。。。我不会。。。】随即,捂住羞红的脸蛋,哪敢擡头。

张科长笑了,大笑着抱住瑟瑟发抖的陶慧,压了上去。。。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