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不知道的妻子《第十五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我所不知道的妻子

作者:立花奈绪子

完稿日:2021年7月30日

2021/7/30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第二阶段的投票在这里唷!

          我所不知道的妻子《第十五章》
***********************************
  四合院的大大们晚上好呀!我是奈绪子,由于近日工作繁忙的关係,所以更
新数度变慢了,真的非常抱歉呀。

  不过这篇确实写得有些困难(苦笑),改写了好几次,主要希望能给大家更
好的内容,希望这次的篇章大家会喜欢唷!

  另外也开了第二阶段的投票,也请各位读者们踊跃参与哦!

  以下人物与故事全部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欢迎文章转贴与分享,请注
明作者及出处,立花奈绪子感谢您。
***********************************

             《第十五章》
  
  冬天的阳光照亮着山头上的温泉会馆,虽然外头依旧寒冷但有着阳光的照射
让山上的气温暖和了许多。
  
  宏杰和芯瑜两人穿着便服披着长外套,在风景步道区里甜蜜的散步着,宏杰
牵着芯瑜的小手穿梭在花园之间。
  
  芯瑜开心地叫着:「哇!这里好漂亮呢!」。 
  
  宏杰搂着芯瑜在她耳边说:「是呀,真的很美呢」。
  
  冬天的盛开一大片漂亮的梅花,场景漂亮鲜豔,不少观光客慕名而来,花园
里空气清晰芬芳、让人心旷神怡。
  
  此时琇婷跟忠叔两人却从另一边的入口走了进来,琇婷打扮得非常漂亮,虽
然外头寒冷,但依旧展露出那双修长的美腿,而忠叔却只是简单的穿着皮外套跟
卡奇长裤。
  
  两人见到宏杰夫妻俩便上前打了声招呼,忠叔的目光不停往芯瑜身上打转着
,芯瑜外出的便服也十分可爱,上身白色毛衣下身棕色迷你小短裙,脚上穿着长
筒靴,头戴着红色贝雷帽。
  
  而芯瑜却害羞地将眼神移开尽量不跟忠叔对到眼,因为她知道如果继续这样
看下去,迟早会像发情的母狗一样,自从昨晚的缠绵之后,芯瑜对于忠叔的情感
也越来越强烈。
  
  宏杰开口问着:「你们午安呀!咦?怎么没看到孙总他们呢?」。
  
  忠叔笑着说:「哎呀~老孙和他老婆早就在下面的用餐区喝热茶呢」。
  
  琇婷勾着忠叔的手臂说:「哎呀~我们也赶紧去晃晃吧,两位待会见啰!」

  
  琇婷话一说完,随后对宏杰使了个眼色,便拉着忠叔往园区里走去,而宏杰
与芯瑜两人也随后跟上。
  
  今天下午园区里的观光客真的不少,由于天气很好阳光宜人,许多观光客纷
纷出来赏花游玩,除了有大型观赏花园之外也开放了许多摊贩小吃,以及一些娱
乐场所。
  
  宏杰跟着芯瑜到处观赏花园以及拍些风景美照,但宏杰的心思却没放在芯瑜
身上,反而在想刚才琇婷对自己打的暗号到底是什么?
  
  芯瑜在美丽的装置艺术前摆着可爱的姿势,但宏杰却拿着相机独自发呆着,
芯瑜察觉到宏杰的不对劲便对他叫了几声。
  
  芯瑜对宏杰挥了挥手并大声喊着:「老公?好了吗?老公!」。
  
  宏杰这时才回过神来对着画面按下快门,从进到园区到现在宏杰完全魂不守
舍的想着琇婷。
  
  芯瑜心中也认为宏杰一定是想着些什么并好奇的问:「在想甚么呀?一直在
发呆…」。
  
  宏杰尴尬的笑着:「没事啦!哈哈…」。
  
  两人逛了一会后,宏杰这时提议说:「旁边有卖喝的呢!老婆妳要不要喝点
东西呢?」。
  
  芯瑜笑了笑:「那帮我买杯热可可吧!我在对面的椅子上那边等你」。
  
  宏杰说完后便跑到摊贩区那里排队着,就在此时芯瑜身后却出现了一位中年
男子…
  
  

  「来唷!来唷!热腾腾的关东煮唷!」。
  
  「好吃的烤肉串唷!买五送一喔!」。
  
  「所有饮料第二杯半价,各式冷热饮都有唷!」。
  
  风景区的摊贩类型五花八门,吃的喝的都有,还有许多纪念品与土产的商家
,由于人潮都聚集在这里,宏杰这一排的可得等很久了,正当他排队等着之时,
宏杰的手臂突然被一位女性给用力抱住。
  
  「嘿!一个人呀?」。
  
  宏杰转头一看居然是琇婷!她将性感苗条的身体靠得很近,宏杰的手臂被琇
婷紧紧的抱着,旁人一看简直就像甜蜜的情侣一样。
  
  琇婷抬起头问着:「怎么没看到芯瑜姐呢?」。
  
  宏杰有些尴尬的说:「喔…没有啦,她在对面的椅子上等我,妳怎么一个人
了?忠叔刚不是还着陪妳吗?」。
  
  琇婷如小恶魔般调皮地说:「我怎么会跟忠叔逛呀,当然是要找我的好老公
一起玩才对呀!」。
  
  宏杰有些紧张,万一被芯瑜看个正着,那可真是解释不完呢,于是他挪了下
身体试图摆脱琇婷的攻势,不料却被琇婷缠得更紧。
  
  宏杰紧张的说:「琇婷…别这样子啦,我怕芯瑜会看到的…」。
  
  琇婷却一脸贼笑的回:「放心吧,我猜她现在短时间内不会过来这边的」。
  
  宏杰一脸疑惑的问:「妳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琇婷突然拉着宏杰的手:「跟我来就知道啦!」。
  
  宏杰:「喂喂!东西还没买完呀,别拉着我呀!」。
  
  宏杰回头一望,在这么多的人潮里确实很难看到后方休息区的椅子,也真的
不确定芯瑜是否还在那里等着,他随着琇婷的牵引离开了摊贩区,便绕过了景观
花园,往山上的树林步道里走去。
  
  宏杰慌张地说:「琇婷…妳到底要带我去哪呀?芯瑜她人还在等我呢,这样
她会担心的」。
  
  琇婷却不发一语的牵着宏杰的手,步道走没多久便弯进了很隐密的草丛深处
,两人蹲下身子慢慢地往前进,这里的小径有些颠簸难行,很少人会经过,而週
围又被高山树林给环绕着,更让宏杰完全摸不着头绪。
  
  正当宏杰準备开口再问一次的时候,琇婷却在嘴唇上比出食指对他说:「嘘
~小声点!你看那里…」。
  
  宏杰朝向前方的树丛里望去,却清楚地看到一对男女正靠在大树干上拥吻着
,他仔细一看,瞬间让他倒抽一口气且心跳瞬间加速,全身的血液急速沸腾,因
为那女的正是他最爱的老婆《张芯瑜》。
  
  宏杰瞪大瞳孔看着芯瑜,而她忘情拥吻的对象居然是位中年发福的胖大叔?
不对!他小心翼翼地继续往前走,想要看个仔细这男的到底是谁…
  
  宏杰嘴巴有点颤抖着说:「他…他…他…不是忠叔吗?怎么会…怎么会是忠
叔…」。
  
  琇婷在宏杰身后笑咪咪的说:「你看芯瑜姐的样子多陶醉,两人抱的好紧呢
」。
  
  芯瑜紧抱着忠叔肥胖的身躯,樱桃小嘴与那发紫的大臭嘴互相交舔,忠叔的
大鬍子活像个流浪汉似的,他那肥大的毛手伸进芯瑜的白色毛衣里,轻揉捏着芯
瑜圆润饱满的巨乳。
  
  由于双方有一小段距离,导致宏杰无法很清楚听到他们的交谈声,他看着两
名偷情男女互相火热的调情,芯瑜虽然之前就有过偷吃的经验,但这次给宏杰的
感觉截然不同,前几次的外遇宏杰都当作芯瑜只是被肉慾驱使玩玩而已。
  
  然而这次的对象却是那位老大哥忠叔,这有种让他说不出的不安,内心深处
彷彿在告诉他,说不定芯瑜这次真的会『堕落』下去,万一芯瑜真的爱上了忠叔
那该怎么办?。
  
  忠叔低下头吸吮着芯瑜的大奶子边吸边揉着,这让芯瑜脸上泛起害羞的红晕
,芯瑜低下头舔着忠叔的大秃头,两人尽情的互相挑逗,宏杰看的目瞪口呆且情
绪激动无比,而他的下体早已经不争气的充血着。
  
  琇婷见到两眼发直的宏杰,偷偷的伸出手来往他的下体摸去,真没想到宏杰
见到自己老婆跟别人外遇偷情,却兴奋的勃起,琇婷这样的举动反而让宏杰有些
惊吓。
  
  宏杰:「琇婷妳怎么…」。
  
  琇婷则是微笑的说:「别装了~我知道你喜欢这样对吧!自己老婆被别的男
人如此的玩弄」。
  
  宏杰本想反驳琇婷些什么,但他却吞了回去,事实上也真的被琇婷给说中了
,看着自己的爱妻被噁心的中年大叔给玩弄,确实让自己心中有一股莫名的兴奋
感,他站起身子躲在大树干后面偷窥着,而琇婷却蹲下身子在他的胯下之间,準
备好帮他做口交服务。
  
  琇婷:「哇~你看你的鸡巴都硬成这样了,上面都已经跑出来一些了,我得
好好品尝一下啊~嗯」。
  
  宏杰舒服的呻吟了一声:「啊…啊…琇婷…」。
  
  宏杰一边享受着琇婷的口交,一边把头探出去偷看着芯瑜,然而这时的芯瑜
也跟琇婷做出一模一样的举动,芯瑜蹲下娇小可爱的身躯,帮肥大壮硕的忠叔口
交着,芯瑜眼睛散发娇媚的模样,舌头快速来回舔着那可怕的大龟头。
  
  芯瑜卖力的舔着:「渍~渍滋滋~渍滋嘶~~」。
  
  忠叔抚摸着芯瑜的头享受着:「哦喔…妈的真爽…」。
  
  芯瑜舌头像是灵活的小蛇一样,帮那根黝黑粗壮的肉棒清洗着,连上面的包
皮污垢一点都不放过,舔着整根超长肉棒就样吃冰淇淋一样。
  
  忠叔一直用大屁股往前顶着芯瑜的小嘴,嘴巴不断流出细长的口水,芯瑜的
一只小手去按摩着那两粒超大睪丸,另一只手则是握着大鸡巴不停的前后套弄,
这技术更让忠叔不得不大讚芯瑜。
  
  忠叔一脸舒爽的说:「哦喔!天呀…小美人~妳这技术真是太棒了!叔叔我
的大鸡巴之前都没被这样舔过呢」。
  
  芯瑜边吃边说着:「滋~滋~忠叔的鸡巴好大喔…可是我怕宏杰等会找不到
我…滋~滋~会担心人家呢…」。
  
  忠叔肥脸一笑,抚摸着芯瑜的小脸蛋:「放心吧!我们爽完后妳随便找个藉
口就好啦~用不着多少时间的」。
  
  芯瑜继续大口吃着肉棒,就像章鱼嘴那样吸吮:「滋~渍滋~忠叔的肉棒好
大好粗喔…嗯~滋~渍滋嘶~味道好浓好臭喔…」。
  
  忠叔前后抽插着芯瑜的小嘴,这根火热的大肉棒每一下都往喉咙深处顶去,
而宏杰在后面也看的血脉喷张,他胯下的琇婷也跟着大力的吸舔,这时琇婷眼看
时机差不多了,站起身子靠在大树干上,直接将自己的内裤一脱,两指撑开嫩穴

  
  宏杰傻住的看着琇婷:「喂…不好吧!他们就在前面而已…」。
  
  琇婷脸红娇媚的小声说:「这才刺激呀,你看我的妹妹…都湿成这样了…来
嘛~大鸡巴哥哥…快来插我嘛」。
  
  宏杰面对琇婷如此的淫声浪语,再也按耐不住慾火,扶着自己的肉棒二话不
说的插入琇婷温暖的水濂洞里。
  
  宏杰:「啊…琇婷…妳真的里面好舒服呀,小穴好湿…而且好紧啊!」。
  
  琇婷双手勾住宏杰的脖子,发出阵阵的呻吟声:「啊…啊…大鸡巴哥哥…快
用力的干我…嗯啊…」。
  
  宏杰与琇婷两人就这样靠在大树干上,猛烈的干了起来,正当宏杰抽插一会
之后,他好奇望向前方的芯瑜,这一看差一点让他瞬间射精。
  
  芯瑜内衣被掀了起来,胸前露出饱满有弹性的巨乳,下半身被忠叔给整个扛
起,芯瑜双腿则是夹住他的熊腰,忠叔双手扶着丰满的大屁股,靠在大树干上一
阵猛烈的抽干。
  
  每一下的插入都让芯瑜的双乳一阵晃动,大奶晃的忠叔两眼发直,像是啦啦
队彩球一样的精采。
  
  宏杰看到忠叔一下又一下的大力干着自己的妻子,瞬间兴奋到了最高点,他
自己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一边看着自己的老婆被噁心上司给玩弄,一边干着眼
前过去暧昧的情人。
  
  琇婷在宏杰的耳边轻声说:「想不到我的好哥哥有绿帽情结呀?」。
  
  琇婷这一番话深深的植入在宏杰深处,他不得不承认,每当自己偷看芯瑜与
其他男人疯狂做爱的时候,心中种是有一股说不出的性冲动,不是那种芯瑜被强
迫威胁或是强姦的兴奋,而是芯瑜自己心甘情愿的,背着丈夫偷吃的那种性快感

  
  那种爱妻与他人分享,与外人亲热的特殊情感,已经在宏杰深处蔓延开来,
他开始疯狂的抽插琇婷,然而看到忠叔已经把芯瑜干到心花怒放的模样,更让他
把持不住射意。
  
  宏杰望向前方的芯瑜低声地叫着:「芯瑜…芯瑜…芯瑜!啊啊!」。
  
  琇婷毫不在意宏杰这样叫着自己的妻子,她不仅不吃醋,反而让自己的阴道
更加缩紧,腰部迎合着宏杰的撞击,準备迎接心爱男人浓郁的精子。
  
  琇婷在宏杰的肩膀上轻咬着,双手抱紧他的身体,感受宏杰一股又一股温暖
的精液往自己子宫里灌溉。
  
  琇婷高潮的叫着:「啊…啊…最喜欢被你内射了,真的好舒服啊…啊…」。
  
  琇婷微微颤抖着身体,宏杰的肉棒在一阵长射之后逐渐软去,琇婷上前亲吻
宏杰表示给予鼓励,然而安静的树丛里迴荡在宏杰耳边的,却是自己最爱的妻子
芯瑜满满的浪叫声…
  
  芯瑜高声浪叫:「嗯啊!咿呀!忠叔的大鸡巴!嗯啊!!干死妹妹了啦!再
用力…啊!啊!小穴都快变成叔叔的形状了…」。
  
  忠叔拍打芯瑜的大屁股,从后面狂干猛插的,把芯瑜下体不断插出爱的汁液
,然而这已经是忠叔的第二发内射了,宏杰已经数不清自己的妻子被别的男人内
射多少次了。
  
  琇婷温柔的对着宏杰说:「就别打扰他们了…我们赶紧离开吧!」。
  
  这时宏杰才回过神来整理衣物,并随着琇婷离去,离开之前还不忘回头看着
最后一幕,忠叔一手扛起芯瑜的大腿,一手抓紧摇晃的巨乳,吻着爱妻的双唇,
下体那恐怖的大肉棒不停的侵犯着自己的妻子。
  
  就在这一刻宏杰好像看到忠叔把头往这里看了过来,而忠叔却给他一抹淫秽
的贼笑,彷彿在跟自己挑衅说:『你老婆已经彻底爱上我的大鸡巴了,你这没用
的男人』。
  
  忠叔大鬍子吻着芯瑜的嘴,那唾液牵出长长的细丝,他斜眼的望向宏杰琇婷
两人,而琇婷却偷偷的对他使了个眼色。
  
  芯瑜摇摇屁股的说:「好叔叔…怎么停下来了?别停呀,再继续操干人家的
骚逼嘛~」。
  
  忠叔这时才不理会他们,对芯瑜说:「喔!抱歉抱歉~我的小美人,咱们继
续!」。
  
  宏杰回到温泉会馆,并进到琇婷的房间里,他内心有些複杂,也不知道该如
何宣洩,琇婷则是静静坐在自己的身旁安慰着。
  
  琇婷:「放心啦~我相信芯瑜姐还是爱你的!而且你还有我呀」。
  
  宏杰却看着琇婷问:「妳甚么时候发现我有这种性癖好的?还有妳怎么知道
…忠叔跟芯瑜会在那边偷情?」。
  
  琇婷撇了眼其他地方说:「嗯~你猜呀!」。
  
  此时宏杰的手机突然响起了讯息声,萤幕上显示『老婆』两字,他打开一看…
  
  『老公抱歉呀!刚突然肚子不舒服先回房间里上厕所了,你现在人呢?』。
  
  『喔对了!刚才我在回来的大厅里遇到熟人,就是之前上班的同事小郁,晚
上会跟她一起吃饭,然后去SPA美容馆,先跟你报备一下,老公累了的话就先
睡吧!最爱你的老婆^ . <』。
  
  琇婷笑着问宏杰说:「芯瑜姐说了些什么吗?」。
  
  宏杰关上手机无奈的回:「没什么…只是说下午肚子不舒服回房休息去了,
晚上会跟朋友吃个饭,然后去SPA美容馆…」。
  
  琇婷不以为意的说:「哦?你认为她真的会去SPA馆吗?说不定她那位朋
友也是编出来的」。
  
  宏杰疑惑的看着琇婷:「难道妳认为芯瑜她一直都在对我说谎吗?」。
  
  琇婷语气略有严肃的说:「你难道还不知道你老婆是个什么样的人?」。
  
  宏杰有点心虚的回应:「我是她老公!而且都认识这么久了,我当然清楚她
是个怎么样的人…」。
  
  琇婷继续追问:「别再自欺欺人了,你我都已经很清楚明白…你还要继续这
样骗下去?」。
  
  面对琇婷这样的对白,宏杰彻底无语了,不仅内心被琇婷给一眼看穿,就连
自己也想掩盖住这事实…并装做甚么事都没发生,如此矛盾的心情,他既愤怒又
无助。
  
  宏杰激动地起身:「我现在就要去找她!」。
  
  琇婷从后方拉住宏杰的手:「宏杰…难道说,我真的没有办法取代她吗?」

  
  「芯瑜姐现在做的事情,不就跟当初我跟建丰所做的事情一样吗?」。
  
  宏杰有些无奈:「但不能因为这样,妳就把当时的过错给合理化啊…妳知道
我有多难受吗?」。
  
  琇婷起身抱着宏杰开始啜泣:「呜…唔…我是真的爱你啊…我也知道过去都
是我的错…所以…我都在尽全力的去弥补,我不想在这一生当中后悔错过你啊…
」。
  
  面对琇婷的哭诉,宏杰态度有些软化,其实宏杰自从看了芯瑜的日记之后,
非常的相信芯瑜对自己的感情是真的,只是想当面问清楚她到底内心所想要的是
什么,逢场作戏而已还是单纯随便嫁个好男人挂名用的?
  
  宏杰缓缓开口:「好了啦琇婷…妳别哭了」。
  
  琇婷抬起头吻着宏杰:「宏杰…你能跟芯瑜姐分开吗?」。
  
  宏杰被琇婷的话给愣住:「欸?妳…妳说甚么?」。
  
  琇婷睁大眼睛强忍住泪水的跟宏杰说:「我想跟你结婚!」。

  

  晚上的夜光分外皎洁,大伙们酒足饭饱,想当然的…芯瑜并没有去SPA会
馆做美容,而是接受了忠叔的邀约来到了『A区』、孙总『A15』号房间里,
展开另一场性爱的晚宴。
  
  芯瑜趴在忠叔肥胖的身子上与他热吻着,而芯瑜身上却穿着性感的黑色蕾丝
睡衣,忠叔则只穿一条豹纹比基尼内裤并躺在大沙发椅上,两人就像恩爱的夫妻
一般互相调情、互相爱抚。
  
  忠叔旁边的小沙发椅上则是坐着全身赤裸的孙总,他拿起手中的威士忌喝了
一口,看着前方大圆床上的精采好戏。
  
  A区高级的大房间里,圆床宽敞舒适,上头却有三名男性围绕着一名古典美
人,男人赤裸的露出生殖器,好让美女能够好好为他们服务一般,这位美人一个
又一个的开始舔着男人的鸡巴。
  
  轮流的口交,她边舔边看着孙总,眼神放电且诱人,真没想到如此气质出众
的古典美人在床上竟然如此淫蕩豪放。
  
  孙总对她笑了笑,而旁边的忠叔也高声叫好,三个大男人们继续玩弄眼前的
美女,其中一位矮小的男子从后方狠狠地抓着她的双乳,并伸出舌头舔着她的香
肩。
  
  这位矮小的男人就是当时在大厅,站在孙总旁边的那位小跟班,小陈是在宏
杰公司里担任孙总的助理,今约40岁出头,个子矮小身形瘦弱,其貌不扬、眼
小如豆,总是带着土气的细框眼镜,梳着一头中分油头。
  
  但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他是非常癡迷着孙总的妻子,甚至到了疯狂的地步,从
偷拍、跟蹤、甚至到了性骚扰的地步,但这些举止并没有让孙总与他的妻子所讨
厌,毕竟这对夫妻是…
  
  小陈大口喘气着,并胡乱舔着眼前自己心爱的女神,女人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他双手大力揉捏坚挺的双乳,他那矮小的身子从后方紧贴着女人的身体,不停
扭动着身体,简直变态到了极点。
  
  小陈发出低沉的娇喘声:「啊…啊…佩芩…今天我一定要干死妳…啊…妳好
香…好美啊…我的佩芩女神…」。
  
  这位名叫佩芩的美女正是孙严泉的妻子,本名『梁佩芩』今年才31岁,外
表气质出众是标準的古典美人,一头乌黑的秀髮,身材纤细匀称,一双修长漂亮
的美腿,胸前也有对坚挺有弹性的D罩杯美乳,臀部也是丰满有肉,由于练过瑜
珈,身体柔软度极佳。
  
  佩芩面对小陈这样癡汉的行为她有些皱眉,但一想到前方的丈夫正在视姦着
自己,她就兴奋感袭来。
  
  佩芩娇喘着说:「啊…啊…老公你看…我準备要被他们给轮姦了…嗯啊…小
陈你好坏啊…」。
  
  孙总却喝着酒,露出一抹淫笑的看着自己老婆的表演,其余两名男性也纷纷
开始对佩芩上下其手。
  
  而这两名男性也是孙总找来助兴玩乐用的,不外乎就是想要看自己的老婆被
其他男人给强姦,一想到老婆被这几位臭男人如此的玩弄糟蹋,他的下体就兴奋
的充血。
  
  另一边的芯瑜,早已跟忠叔两人在一旁的大沙发椅上打个火热了,芯瑜跨坐
在忠叔身上,两人你侬我侬的热吻,忠叔用大毛手一把抓住芯瑜的大奶子,画圆
似的搓揉着。
  
  芯瑜害羞地娇喘:「嗯啊…啊…好叔叔…再用力点…大力的捏人家奶子嘛…
」。
  
  忠叔淫笑的说:「好大一只奶牛呢~快挤一点牛奶给叔叔喝喝嘛」。
  
  芯瑜噗嗤的笑:「呵呵~讨厌啦!人家又没有怀孕哪来的母乳呀」。
  
  忠叔这时用下体的大肉棒隔着三角裤大力的一顶,让芯瑜惊讶地叫了一声:
『啊!!』。
  
  忠叔双手环抱住芯瑜的细腰,并吻上她的小嘴说:「那叔叔今天只好帮妳播
个种怀个孕,好让妳以后天天餵我吃奶水啰~」。
  
  芯瑜淫蕩妩媚的笑着:「嘻嘻嘻~好呀!那你要好好加油啰…」。
  
  说完两条肉虫开始交缠,此刻的芯瑜早已忘了自己还是有夫之妇,她满脑子
里都是与眼前这位丑陋噁心的中年大叔没羞没臊的疯狂做爱。
  
  佩芩这时已经被小陈用老汉推车的姿势疯狂抽插,另一名男性则是站在她的
面前逼她口交,还有一位男子弯下身子在一旁玩弄着她的双乳。
  
  孙总这时起身靠近佩芩问道:「哦喔!老婆…妳现在感觉如何呢?」。
  
  佩芩媚眼如丝的看着丈夫说:「老公…小陈的鸡巴插的我好爽喔,其他两位
哥哥也等不及要操我了…」。
  
  孙总开始掏起了自己的肉棒,一边看着自己的老婆被姦淫一边打着手枪,小
陈不停的加快速度,能够与自己心爱的女神做爱,简直就像美梦成真一样,他流
着口水眼睛色谜谜的干着佩芩。
  
  小陈发出低沉的嗓音:「啊…佩芩…我的女神…我今天一定要干到妳腿软…
啊!啊!好爽啊!好紧实的骚穴!」。
  
  孙总却跟小陈说:「小陈别客气呀!我老婆就是欠男人干,多射一点!让她
大肚子都行!」。
  
  佩芩眼看自己的丈夫已经上火了,她更卖力的扭腰摆臀,嘴巴也不忘吸吮身
旁男人的肉棒,在一阵猛烈的抽送之后小陈便达到了高潮,在佩芩的子宫里射出
大量的精液。
  
  佩芩高声叫着:「老公~嗯啊!!嗯啊~啊他射的我好爽啊…」。
  
  一旁的男人也咬牙撑不住这淫蕩的场面与口交技术,最终缴械射了出来:
「唔…这嘴巴啊…啊不行了!」。
  
  乳白色的精液随之喷洒而出,佩芩脸上挂着两条噁臭的精液,另一名略胖的
男子随后补上小陈的位置,扛起了佩芩继续第二回合的激战,他用火车便当的姿
势在孙总面前干着他的老婆。
  
  
  孙总兴奋的凑上自己老婆的骚穴闻着:「喔~喔这味道好浓郁啊…」。
  
  
  佩芩两手勾住后方男人的脖子低头跟着自己的丈夫说着:「嗯啊…啊…老公
你看…他的鸡巴好大喔…插死我了…比小陈的还要粗呢!」。
  
  略胖的男人嘻笑的说:「嘿嘿嘿…能够操别人的老婆,真的爽翻天啊!!」。
  
  孙总却还不客气的说:「哎呀…别跟我客气啦!我老婆她呀就喜欢看我戴绿
帽子」。
  
  佩芩害羞地说:「嗯啊~啊~啊~啊好哥哥!用力插顶我!你好棒喔…老公
他好壮喔…嗯啊」。
  
  一旁的男人看的血脉喷张,孙总这企业上有权有势的男人,私底下却是这样
如此的变态,另一名健壮的青年转头看着芯瑜那边的情况,这一幕让他瞬间瞠目
结舌。
  
  芯瑜整个人坐在忠叔身上面对前方,忠叔双手抓紧芯瑜的手臂,从下方不断
猛烈撞击,每一下都顶到子宫花心口,而胸前的巨乳就在这样大方的悬在空中,
不停的甩来甩去,芯瑜头往上仰着,并伸出舌头忘情地叫着。
  
  芯瑜如此甜美的呻吟声迴荡在房间里:「嗯啊~啊~啊~好叔叔!爱死你了
!嗯啊~顶的妹妹好深啊!嗯啊!!快帮妹妹播种呀~人家今天要被灌满精液呀
~」。
  
  如此淫声浪语听的男子兴奋了起来,忠叔在一阵快速的抽插后,已经让芯瑜
达到无数次的高潮,淫水早已喷的到处都是。
  
  芯瑜身子往后一靠,在忠叔的肥油肚上稍作喘息,两人身上已经布满了汗水
,而这位健壮的青年却好奇跑来这边向忠叔搭话。
  
  男子一脸色样的看着被干的欲仙欲死的芯瑜,他开口问着忠叔:「嘿~这位
大哥!你这大奶妹还真够浪够骚呀,可不可以分享给小弟玩玩呢?」。
  
  忠叔在那男子面前大力搓揉着芯瑜的巨乳,并舔着她的汗水问着:「宝贝呀
~有位小伙子想跟妳来一炮呢」。
  
  芯瑜这时望向眼前这精壮结实的年轻人,看着他下体硬起的肉屌,撇了一眼
说:「很抱歉~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人家只想要叔叔的大鸡巴」。
  
  忠叔冷笑的说:「哈哈!小伙子你还是去干佩芩吧!我家美人对你没兴趣,
哦喔!宝贝!妳的骚逼也夹太紧了吧!」。
  
  接着芯瑜转过身与忠叔面对面,两人热吻相干,彷彿不会腻一样的恩爱,男
人只好自讨没趣的离开。
  
  三人轮姦了佩芩一整个晚上,孙总最后在他自己的老婆嘴里射出大量的精液
作为结尾。
  
  佩芩与小陈两人相拥的在床上休息,孙总也累的坐在小沙发上,一旁的忠叔
拿着雪茄全裸的走到孙总的身旁。
  
  孙总开口问着:「今晚玩的真过瘾吶!」。
  
  忠叔深深吸了一口雪茄,随后吐出大量浓烟:「是啊…好久没这样了」。
  
  孙总望向已被干到昏了过去的芯瑜说:「怎样?这女的不错吧!」。
  
  芯瑜躺在大沙发椅上,两腿为开下面的阴道口流出一推白黄色的精液,简直
狼狈不堪。
  
  忠叔:「是啊!难得一见的极品,已经好久没遇到这么棒的骚货了」。
  
  孙总:「不过真看不出…老是玩别人老婆的你居然会爱上这小妞」。
  
  忠叔这时玩弄自己的大鬍子咧嘴一笑:「哈哈哈!被你看出来啦!真是瞒不
过你这老朋友呢」。
  
  孙总喝了一口威士忌随后说到:「要不是当年你把佩芩搞大肚子,我也不会
认识你这老朋友呢」。
  
  忠叔这时露出邪恶的笑容看着芯瑜:「放心吧…这次我也会把这大奶妹给搞
大的!」。

               《第十五章 完》

                 【后记】
  
  「老公?老公快起来啦!已经要中午了,我们还没退房呢…还睡!」。
  
  宏杰睡眼惺忪地从床上爬了起来,看着芯瑜已经收拾好行李準备要离开会馆
的模样,让宏杰瞬间惊醒。
  
  宏杰急忙问着:「老婆!妳昨晚去那儿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呀?」。
  
  芯瑜认错的看着宏杰回应:「唉唷…我昨天在同事的房间聊着聊着就睡着了
,抱歉嘛…对不起」。
  
  宏杰笑了笑,也没想要责怪芯瑜的意思:「好啦~我知道了!」。
  
  他起身收拾好行李之后与芯瑜一同前往大厅办理退房手续,正当宏杰去归还
钥匙的时候。
  
  琇婷拖着行李出现在芯瑜的身后,两人面对面地看着,芯瑜先点头对她问好:
「哈…哈啰…Amy!」。
  
  然而琇婷随后开口对芯瑜说了几句话之后,便独自离开了温泉会馆,此时的
芯瑜却低下头一句话也没说…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