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二十四个女友(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我的二十四个女友

作者:水岸

首发:春满四合院 21.1.29

转载请注明原作者和首发春满四合院。

=============================

(一)

    嗨,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那是2006年的夏天,我光荣地考上千裏之外的一所野鸡大学,成为中文系的新生。我所在的班级一共有四十七个学生,其中只有六个男生,堪称孤独的六壮士。

  新生军训在烈日骄阳下如火如荼地开展,我每天被晒成傻逼,所以情绪波动得很厉害。

  那天早上被哨声吹醒,迷迷糊糊地穿衣服往外跑,快到集合地的时候肚子拼命抗议,想要回宿舍有点远,只好一路跑向附近的公共厕所,找了个坑位裤子一扯就蹲下。厕所裏味道很难闻,我从口袋裏掏出皱巴巴的烟盒,取出一根美滋滋地点上。

  不一会儿走进来一个膀大腰圆的男生,他皱着眉头,对我说道:“哥们,有烟吗?我忘带了。”

  我递给他一根,连同打火机一起。

  他告诉我,他叫老陈,体育系的大二学生。

  你看,这也就是一根烟的交情罢了。

  但我来这所野鸡大学肯定不是为了找男人,而是为了找女生,所以我和赵思思的邂逅是早就预谋好的事情,因为军训刚开始的时候我便发现这朵奇葩女子。

  我不是在骂人。

  赵思思身高一米六二,确实有些矮,还长着一张娃娃脸,怎麽看都有点像未成年。

  我是一个肤浅的人,压根没看出她有什麽优秀的内涵,也不知道她的性格是否温柔体贴。时至今日依然记得那天傍晚的夕阳下,她们女生列队从拿着空饭盒的我面前走过,赵思思胸前的波澜壮阔瞬间占据我的所有视线。

  天地良心,我从来没见过那麽雄伟的景观。

  绿色军训服根本盖不住她的峰峦,在我面前晃啊晃,晃到外婆桥。

  女生方队走过去许久,舍友小明捅了捅我,低声道:“注意一下形象。”

  我擦了擦口水。

  几天后的夜晚,我已经可以陪着赵思思压马路,进展如此之快,其实只因为我长得比较帅。大家不必用这麽鄙夷的眼神看我,三年前我读高一的时候皮肤挺黑,完全没有女生拿正眼看我。可是命运这个不甘寂寞的小婊子,总想玩点新花样,于是用了三年的时间洗白我的脸,所以暂时的不如意不代表什麽,你总会有踩中狗屎的那一天。

  或者是养成每天洗脸的好习惯。

  月华如水,凉风习习,九月中旬的夜晚很美好。

  虽然这所大学十分野鸡,但硬件设施很不错,月亮路是沿着校园东南修建的一条宽阔林荫道,每到晚上就有很多学姐们徜徉于此,身边大多跟着饿狗一样的学长们。

  赵思思脸皮很薄,衣服也不厚,白色T恤被顶出一个夸张的弧度。

  我目视前方,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那对肉球。

  妈的,要是现在能摸一摸该有多爽?

  “咳咳,赵思思,我喜欢你。”

  我停下脚步,一脸严肃地看着她。

  其实有些天赋真是与生俱来,譬如不要脸。

  我在表白的时候,认识她才三天,说过的话不超过一百句,但是体内已经心潮澎湃,你根本不能理解,一个发育正常的年轻人在憋了十九年之后,终于看见通往圣地的那条路时,爆发出来的行动力和勇气有多强烈。

  “啊?这、这……”赵思思年纪跟我一样大,显然如此直接又突兀的表白,让她脑子有点混乱。

  “看见你第一眼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我知道这样有点突然,可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我一脸真诚地看着她。

  赵思思同学显然没有任何準备,或许她还向往着灯影桨声裏的小资氛围,希冀着纯纯的美好恋爱,但在一个蓄势待发的禽兽面前,这一切都显得太多余。

  “我……”她没有直接拒绝我。

  于是我上前直接抱住了她。

  隔着衣服,我已经感觉到她胸前的柔软和伟大,双腿一抖,差点就当场射了出来。

  大,好大,真他妈大。

  天可怜见,这是我十九年来第一次抱着同龄女孩的身体。

  有点淡淡的香味,我分不清是香皂还是体香。

  赵思思轻轻咬着嘴唇,脸红红的,一动也不敢动。

  我也不敢动,贴着她的身体,任何轻微的动作都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刺激。

  小弟弟挺立如枪,随便给它一点刺激,它就能背叛我的意誌,非常丢脸地吐出来。

  赵思思终于清醒过来,她红着脸将我推开,后退了两步,然后低头站在那裏,双手在小腹前打着转转,仿佛任君品尝的样子。

  可惜啊,我他妈还是个没有任何经验的处男,根本没看出来她这一手欲拒还迎的含义。

  回去的路上,我壮着胆子牵住赵思思的手。

  她没有反抗,也没有甩开,呆呆地任由我牵着。她的手挺小的,很软,很嫩,掌心裏有细微的汗水。其实我也有,我比她更紧张,只不过在女孩面前,装也要装出个男人模样。一路我们都没怎麽说话,沈浸在初恋的情绪裏,这个时候我才有点甜甜的感觉,毕竟有生以来首次和女孩牵手,裤裆裏那玩意依旧挺立着,不同的是心裏有点异样,甜丝丝的。

  有了这天晚上的经历,虽然我们没有再挑明情侣这层关系,可我和赵思思变得更加亲密起来,每天晚上都会去月亮路逛两个来回。

  同宿舍的三个家伙对我简直是顶礼膜拜,虽然大家认识才半个月,可男人之间没有那麽复杂,每晚的卧谈会我都是唯一的批判对象。

  对此我表面上不屑一顾,心裏却美得不行。

  没办法,谁让你们三个歪瓜裂枣,没有被命运这小婊子垂青呢。

  为期半个月的军训很快到了结束的时候,板着脸虐待我们的教官们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校园裏洋溢着欢快的气息。当天晚上有盛大的篝火晚会,上千名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人聚众狂欢,想想就是让人肾上腺素飙升的场面。

  我和赵思思吃完晚饭后花了一个小时散步,来到晚会操场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乌泱泱的到处都是人,中央篝火附近有不少人在跳舞,于是我也拉着赵思思想进去玩玩。

  但是人真的太他妈多了。

  要是我一个人肯定不要脸地往裏面挤,都是年轻火热的肉体,谁怕谁啊?

  可是带着赵思思就没有那麽方便了,偏偏这个呆萌的丫头很讲礼貌,在人群外小心翼翼地打招呼。

  “同学你好,可以让我进去吗?”她拍了拍前面一个男生的肩膀。

  “拍你妈啊!”

  那个大概一米七左右的男生回头骂了一句。

  赵思思显然没有想到会挨骂,大眼睛怔怔地看着对方。

  我上前拉着赵思思的手,将她带到身后。

  “你晚饭吃了屎吗?”我居高临下看着这个比我矮一头的男生,发现对方身上有酒气,应该是喝了不少。

  这厮听见我说话的口音,像个神经病一样轻蔑地笑起来,指着我的脸说道:“你丫外地人吧?在爷面前装逼?”

  随着他的浪笑,旁边两个男生也起身站在他旁边,虎视眈眈地看着我。

  现场太喧闹,人又多,再加上篝火旁边一大群人排着队跳兔子舞,所以压根没什麽人注意我这边的情况。赵思思显然很担心,小手紧紧抓着我的手。

  我笑嘻嘻地看着这三个男生,心裏一点都不虚。

  小时候我很听话,成绩也好,家裏人对我的期望很高,不说北大清华,至少也希望我能读个重点大学,但我之所以沦落到这所野鸡大学,就是因为高中三年不好好学习,天天往街上跑,上网滑冰打架,每样都很擅长。

  “给爷们道歉,听见没有!”那家伙张嘴喷着酒臭气。

  我心想大清都亡了多少年,你们这些废物穷嘚瑟个什麽劲儿啊?

  没等他再废话,我便一脚狠狠踹在他的裆部,然后转身拉着赵思思就跑。

  要是我单独一个人还真不怕跟他们三个干一架,打得过打不过都无所谓,顶天挨顿揍,以前也不是没有这样的经历。

  那家伙惨叫得有点吓人,另外两个同伴似乎被我的狠辣惊住了,以至于我带着赵思思跑出很远回头一看,干,压根就没人追上来。

  明亮的月色中,赵思思的脸蛋红扑扑的,大眼睛裏满是惊讶,嘴巴小口喘着气,胸前剧烈起伏着,我的目光瞬间就被吸引,压根就移不开。她今天穿着纯白T恤和蓝色牛仔裙,十分清纯漂亮,可这些根本不重要!

  刚刚的沖突已经点燃我的肾上腺素,此时望着赵思思硕大的胸部,我能很清晰地听见自己吞口水的声音。

  “宁成,你还好吧?”

  如果是十几年后的赵思思,她肯定能看出此时的我一脸癡汉笑容。

  我没说话,伸出双手钳住她的肩膀,往自己身前一拉,紧紧抱住了她。

  “呀!”她轻轻叫了一声。

  这种感觉太美好了。

  年轻的身体被我紧紧抱着,软绵绵的奶子贴在我的胸口。

  这裏是校园某个偏僻的角落,往常那些野鸳鸯们此时都去了篝火晚会的操场。

  远处传来喧嚣声,这裏却是静悄悄的。

  我的心跳像战鼓,她也能感觉到。

  赵思思忽然将脑袋埋在我胸口,身体有些颤抖。

  我的手颤抖着抚摸她的背部,每往下一点,她的皮肤就颤栗着。

  “思思。”我轻声说道。

  “嗯。”她应了一声。

  “来。”我粗声粗气地说着。

  带她来到旁边的绿荫草地上,拉着她坐下来,两个人靠在一起,赵思思始终垂着头,像个什么都不知道的鸵鸟。这时候的我哪裏还忍得住,伸手就放在她的胸上。

  日思夜想的大奶子啊。

  无法形容这一刻我的感受,只觉得自己抓着一只超大的奶黄包,绵绵的,软软的。

  什么循序渐进,什么轻揉慢撚,我什么都不知道,两只手各抓着一只奶黄包,力气有点大,显然把赵思思捏得有点疼,她不禁轻声说道:“宁成,疼呢。”

  我吞咽着口水,尴尬地笑道:“对不起,第一次,没有经验。”

  年轻男女的欲望显然不会被这点小插曲打消,我像一个勤劳的老农民,对着自己的庄稼一刻不停地劳作着。不知道赵思思的罩杯到底有多大,反正我一只手握不住,反复地揉捏着,哪怕隔着衣服都让我舒服到爆炸,鸡巴早就硬得能撑桿跳了。

  赵思思双手撑在草地上,紧紧咬着嘴唇。

  我埋头靠上去,嘴巴在她的双乳之间乱拱,活脱脱像一头发情的野猪。

  真的很香很软,这种触感让我发狂。

  拱了一会儿,我仰头看着赵思思,见她有点紧张又有点开心的样子,不禁纳闷道:“你怎么不出声呢?”

  “什么?”赵思思迷茫地望着我。

  “我看那些毛片,男人亲女人这儿的时候,女人都舒服地叫啊叫,是不是我哪裏做得不对?”我问道。

  “我……我又没看过……”赵思思羞涩地说道。

  “那你也叫一下?”我很有礼貌地征求着意见。

  赵思思呆呆地点点头。

  我又将脸贴在她胸上。

  她马上开始叫:“啊,啊,啊。”

  我一脸无语地看着她。

  赵思思小心翼翼地问道:“是这样叫吗?”

  “呃,算了,还是不叫了吧。”我感觉欲望有点消退,这可真令人头大。

  “咯咯。”赵思思忽然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啊?”我不解地问道。

  她眼睛弯弯地看着我,笑道:“我忽然发现,你蛮可爱的咧。”

  我挠了挠头道:“可爱这种词能用来形容我这样的纯爷们吗?”

  “哈哈哈。”她笑得更大声,清脆的笑声惊醒了月色。

  我有点尴尬,却也有办法治她,将她拉进我的怀裏,赵思思依旧轻笑着,没有反抗。我搂着她,手很不规矩地鉆进她的T恤裏,然后往上爬,很快就按在她的胸罩上。美好的奶子就在手前,我深深吸口气,然后沿着胸罩边缘探手进去,摸到她软嫩的乳肉。

  赵思思明显抖了一下,下意识往我怀裏挤。

  我闻着她的发香,手颤抖着慢慢盖住她的奶子顶端,一颗小豆豆贴着我的掌心。

  握住她奶子的这一刻,我感觉自己拥有了全世界。

  我的手贴在她的奶子上,乳肉被挤压在我的指缝间,软乎乎地仿佛要溢出来。

  赵思思将脸贴在我的胸口,不安地扭动着。

  我缓缓用力,一点点地压着她的奶子。

  仿佛火苗在我心裏炸裂。

  我的气息越来越粗,赵思思也情不自禁地从齿间溢出轻微的声音。

  我的另外一只手将她的脑袋扶起来,然后四目相对,她慢慢地闭上了眼。

  低下头,吻上她冰凉的唇。

  我的初恋,我的初吻,在这个安静的夜晚,全部交给了这个丫头。

  她的嘴唇清凉绵软,有淡淡的香味,我们亲密地吻在一起,除了我的手继续揉捏着那处雄伟硕大,便没有其他任何多余的动作。

  我想将她的味道印刻在心裏。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夜晚,随着军训结束,我在这所野鸡大学的四年生活正式开始,而与赵思思的关系也正式确定。除了宿舍那三个牲口自欺欺人的冷嘲热讽之外,看似一片坦途,我的未来十分美好。

  只不过还有些事情没解决。

  篝火晚会那天晚上被我踹了一脚的家伙是计算机系的新生,本地人,有不少狐朋狗党,在几天后的傍晚,我被他带着几个人堵在食堂外的荫凉处。

  但是这一次没有打起来。

  军训时候因为一根烟认识的老陈跟我一起吃饭,有这样一个身板魁梧的野蛮人在场,且坚定地站在我身边,那家伙终究不敢生事。老陈问清楚事情原委,做了个和事老帮我摆平了,但我也没谢他,既然都做了兄弟,这些就是应该做的。

  这几天我除了和赵思思每天腻一会,其他空閑时候都跟老陈一起玩儿,这家伙是标準的体育生,四肢非常发达,当然脑子也不笨。他也是本地人,脾气却很直爽,很对我的胃口,所以很快就玩得很铁。

  很快就到了国庆假期,放假前的那晚,跟赵思思在篮球场看台上腻歪了许久,十点多我才回到宿舍,一脸癡呆地坐在床上。

  小明看着我,酸溜溜地说道:“又挤奶去了?”

  他们都知道赵思思是我的女朋友,也见过她的身材,自然非常嫉妒我,所以说话经常带着酸味。

  “滚蛋。”我懒洋洋地骂了一句。

  “那事就那么有意思?看你天天一脸花癡的样子。”瘦得跟麻桿一样的阿波问道。

  我摆了摆手:“你们这群处男懂个屁。”

  “说得你不是一样。”小明的表情很嫌弃。

  我哈哈一笑,炫耀道:“这个假期过后,哥就要告别处男生涯了,羡慕去吧你们。”

  “妈的。”

  “操。”

  “我想弄死他。”

  三个牲口骂不绝口,我懒得理他们,洗澡爬床睡觉,準备继续养精蓄锐。

  跟赵思思约好了国庆假期留在学校裏,反正附近酒吧酒店都有,也不用特意跑去别地儿。假期第一天,我特地收拾了下自己,然后美滋滋地打电话给赵思思,约她去学校外面的一家档次还不错的清吧,那裏人比较少,环境很安静,挺适合我接下来的安排。

  谁知道刚走到半路,老陈又打电话来,说是想请我喝酒。

  我看了赵思思一眼,见这个小丫头表情很无辜,本来想拒绝,可是老陈又在电话裏说心情特别差,问我是不是兄弟。

  我叹了口气,就让他去清吧汇合。

  跟赵思思提了一嘴,她并没有介意,于是我带着她赶到清吧。

  没一会儿,老陈也来了,刚坐下就开始点酒。

  “我女朋友,赵思思。”

  “老陈,我哥们。”

  我给两人介绍着。

  老陈魂不守舍地跟赵思思打了个招呼,然后继续点酒。

  “你咋了?”我好奇地问道。

  老陈这人其实不错,没什么心机,脾气也很豪爽,怎么都不像那种多愁善感的人,可是他此时一脸苦瓜像,看着特别违和,就像林黛玉练了一身的肌肉。

  他叹了口气。

  “我操,你是别人易容假冒的吧?”我真的有点奇怪,这厮吃错药了吗?

  老陈说道:“有点事,不想说,是兄弟就陪我喝酒。”

  得,看他这样我也懒得问了,开始陪他喝酒。

  我一直觉得自己酒量挺好,毕竟高中三年也是经常喝的,同学裏没几个人是我的对手,但是老陈显然是另外一个量级的对手,啤酒都是直接对瓶吹。他把我当兄弟,我也不能怂啊,更何况赵思思还在场,面子上也过不去。

  结果就是我醉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包厢的沙发上,身上还盖着一层薄薄的毯子,毕竟十月份了,晚上的天气还是有点凉的。

  我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好家伙,淩晨两点。

  我们来的时候是晚上七点多,最多喝到九点我就醉了,竟然睡了四个多小时。

  包厢裏空无一人,老陈和赵思思不知去向。

  我揉了揉有点疼的脑袋。

  起身走出包厢,清吧裏很冷清,没有他们的身影,晃晃悠悠地找着,不远处有个包厢虚掩着门亮着灯。我走进一看,瞬间楞在原地,透过半掩着的门,我竟然看见老陈和赵思思并排坐着聊天,老陈一手握着酒瓶,另一只手居然搭在赵思思的肩膀上。

  WTF?

  两人虽然没有更加亲昵的举动,可这也太离谱了吧?

  我的酒劲还没有完全过去,此时热血涌上脑子,一脚就把门踹开了。

  包厢裏的两个人楞楞看着我,老陈的手马上缩了回去。

  赵思思惊慌失措地站起来,大眼睛裏满是恐慌。

  我指了指她的脸,没有说什么。

  老陈来到我面前,诚恳地说道:“宁成,别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气笑了,嘲讽道:“我想得哪样?真牛逼啊你们,以前认识?老情人?”

  赵思思哭出声来,老陈脸色复杂地道:“你别胡说,冷静一点,我跟思思以前根本不认识。”

  “我冷静你妈个逼,认识才几个小时就连思思都叫上了,再过几个小时是不是就得爬上床了?”我怒吼着。

  赵思思走上前想要拉我的手,怯怯地说道:“宁成,我们真的没什么。”

  我一把甩开她的手,沖她伸出一个大拇指道:“我要是没来,你们都他妈要抱在一起了,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挺强啊。”

  “宁成啊……”她几乎是哀求地说着。

  我冷笑道:“行了吧你,咱们完了!”

  我转身就要走。

  老陈猛地沖上前拦住我,沈声道:“你别沖她发火,沖我来。”

  “操你妈逼!给老子滚开!”

  我一巴掌扇在老陈脸上,头也不回地离去。

  身后是赵思思逐渐变大的哭声。

  -待续-

=============================

友情提醒: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绝对和我本人没关系。偶然心血来潮,没有任何大纲和规划,想到哪裏写到哪,入坑需谨慎,嘿嘿。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