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友梦涵的秘密【第二章】(十二)幸福的大锤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标题:《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第二章】(十二)幸福的大锤》
作者:血之涅槃
类型:原创

~~~~~~~~~~~~~~~~~~~~~~~~
建议先阅读以下主题: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第一章】完结篇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第二章】(一)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第二章】(二)男人洗澡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第二章】(三)口交壮汉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第二章】(四)与小孩子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第二章】(五)兽交兽交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第二章】(六)被酒鬼内射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第二章】(七)约战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第二章】(八)五爷威武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第二章】(九)一夜春宵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第二章】(十)欲火难消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第二章】(十一)老爷的癖好
~~~~~~~~~~~~~~ 

  透过半掩着的门裏,姜梦涵看到了一个精壮的男人,正骑跨在一张椅子上面
,椅子上放着一块磨刀石,这个男人正用一根小铁棍在那个磨刀石上面刺啦刺啦
地磨着,磨刀石上冒着火星子。

  天气炎热,男人没有穿上衣,浑身只有一条大裤头,身上布满了汗水,那汗
水还打着溜地往下淌。

  屋子裏一股浓浓的男人的汗臭味,可是这充满雄性荷尔蒙的味道,让刚刚欲
望难平的姜梦涵更加陶醉了。

  这个精壮的大汉正是李大锤。

  因为白天二姨太做活的绣花针折了,二姨太就来找这李大锤,让他给她弄一
个,而且命令他明天必须要弄完。

  这李大锤只是个家奴,对待主子的命令只能服从,否则免不了吃一顿鞭子。

  没有办法,他只好在夜裏加班加点地干,眼看手指粗细的铁杵子,让他磨的
已经有点针的样子了,李大锤有信心在二更天之前就把活干完。

  李大锤正磨着针,突然感觉好像有人在看他,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擡头
一看。

  可不是嘛,一个俏媚的美人正手扶着门框,在向裏面张望,媚眼如丝地盯着
他瞧着,这周正的美丽面容让李大锤不禁看得呆了。

  半晌,他才想起来,这个女人可是张家的少奶奶,于是,赶紧起身迎接,「
小人该死,少奶奶来了都没发现,少奶奶找我可是有事麽?」

  姜梦涵被李大锤这麽一问,才缓过神来,不再去看他的坚实的臂膀和强壮的
胸膛。

  既然被发现了,也不藏着噎着了,姜梦涵看这李大锤貌似非常听话,突然想
要戏弄他一下,一定会很有趣。

  这麽想着,她拉开门,走了进去。

  「嗯,那个,我也是閑着没事,晚上出来溜溜弯,碰巧就看见你这裏亮着灯
,就寻思过来瞧瞧。」

  姜梦涵一边走过来,一边说着,「怎麽?不欢迎我,连个座也没有麽?」

  「啊,您看我,都忘了给你看座了,少奶奶请来这边坐下吧。」

  李大锤说着,赶紧把一旁的藤条椅拽了过去,把手在黑抹布上面蹭了蹭,就
去给姜梦涵倒水。

  「大锤,你这是忙啥呢,大晚上的不睡觉?」

  姜梦涵一边喝着劣质的茶水,一边跟李大锤聊着,李大锤就把二姨太让他磨
针的事告诉了她。

  「这二姨娘也真是的,没有绣花针就去买一个呗,干嘛还为难你给她磨针,
这不欺负人麽?」

  姜梦涵有些为李大锤鸣不平。

  李大锤叹了口气,说道,「也许是上次,二姨太让我给她按身子,帮她洗澡
我没干的事,还耿耿于怀呢吧?」

  「什麽?竟然有这样的要求,二姨娘那裏丫鬟婆子好几个,怎麽找你一个大
男人给她洗澡,是不是,她瞧上你了?」

  姜梦涵一边说着一边捂着嘴偷笑。

  她想到那三姨娘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居然欲望还是这麽强烈。

  一想也是,且不说李大锤要是真去了,会被人指指点点,传到老爷那裏没準
还有一顿鞭子,就是二姨娘那老干巴地的身体,那人老珠黄的面容,估计也让李
大锤非常抗拒吧。

  「哎呀,可不能瞎说啊,我跟二姨太可是什麽都没有,这话让老爷听到了,
还不扒我的皮啊!」

  李大锤眼裏露出惊恐的神色,说话的声音都在打颤。

  「哈哈哈…」

  姜梦涵看到李大锤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花枝乱颤的,把李大锤看得差点
犯了花癡。

  「看把你吓得,放心吧,我是不会说的,况且,说出去对我也没什麽好处。

  姜梦涵收敛了一下笑容,会说话的眼睛盯着李大锤看着,说道,「我有一个
小小的要求,不知道,你能不能同意?」

  「少奶奶尽管吩咐,对我您不用见外。」

  李大锤对姜梦涵拱了拱手,男人对于漂亮女人总是缺乏免疫力,估计现在姜
梦涵让他跪下磕头他也愿意。

  「哦,这样的,出来前我忘记洗脚了,想让你帮我倒一桶水,让我洗一洗,
怎麽样?不过分吧?」

  姜梦涵忽扇着大眼睛,等着男人答话。

  「看您说的,就算您让我给您洗澡,呃…我这就打水去。」

  李大锤觉得自己刚刚好像说错话了,赶紧拿着木桶去打水去了。

  「哼,也是个色包!」

  姜梦涵暗自叨咕着,「五十多岁的老太婆让你给洗澡你不去,我这不到二十
岁的大姑娘你就给洗了?男人都是一个样!」

  我在一旁听着,怎麽感觉不对呢?感情她连带着我也给骂了。

  我也不气,我倒是很好奇,这个姜梦涵究竟会怎样捉弄这个傻大个。

  不一会儿,李大锤就端着一个大木桶回来了,木桶裏面是热气腾腾的热水。

  把木桶往地上一放,李大锤笑呵呵地说道,「水来了,请少奶奶洗脚吧。」

  说完,就要回去磨他的绣花针去。

  「等等!」

  姜梦涵叫住了他,「我今天累了,你给我洗一洗。」

  说着,把两只脚从鞋裏面伸了出来。

  李大锤看到这是一双如此娇嫩的小脚,脚趾头都小巧玲珑的,而且,女人的
腿也露在外面,腿上光滑白嫩,能反照出烛火的光泽来。

  李大锤犹疑了一下,就连忙答应了一声,搬了个小板凳,坐在木桶边,伸出
他那黑黢黢的双手来。

  姜梦涵将自己的小脚放在热度适中的热水裏,李大锤就把手也伸进水裏,抓
住了女人的脚,在那裏揉搓起来。

  这李大锤似乎很会服侍人,把姜梦涵的脚捏的很舒服,姜梦涵坐在藤椅裏,
微闭着双眼,享受着男人的服务,不知何时,脸上挂上了一层红晕来。

  李大锤很认真的按着,他觉得这个小脚真的很可爱,让他爱不释手,一会儿
搓一搓脚背,一会儿捏一捏脚趾头,一会儿又在脚心上轻轻滑动着。

  姜梦涵被按的气喘吁吁,她感觉下面似乎都湿了。

  本来一会儿就洗完的脚,硬是让李大锤洗了半个时辰,虽然如此,两个人却
是心有灵犀一般,谁也没有点破,真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终于洗完了脚,李大锤把地上的木桶移开来,姜梦涵的小脚悬在半空中冒着
热气,像刚出锅的饺子。

  这时,李大锤才发现,家裏好像没有一块干凈把抹布,因为他干的都是累活
,也顾不得干凈了。

  只好找出自己洗脸用的毛巾,虽然也是黑乎乎的。

  「我不要!」

  姜梦涵摇着头说道,「好脏啊,擦完都白洗了。」

  女人眼珠子一转,似乎想出个好办法,「过来,给我舔干凈。」

  李大锤张着嘴,咽了咽吐沫,这个小祖宗可真难伺候,不过,一看到那双热
气腾腾的娇嫩小脚,李大锤又连忙答应了一声,回身坐在了板凳上。

  只见他捧起了姜梦涵的脚,放到了嘴边,伸出他的长舌头,在女人的脚上舔
了起来。

  李大锤舔得非常仔细,每一根脚趾缝都不放过,还把脚趾头塞进嘴裏,呲溜
溜地吸着。

  舔到女人脚心的时候,姜梦涵禁不住嘻嘻笑了起来,身子在藤椅上不停扭动
着,像生虱子了一样,「哎呀,好痒,好痒啊,哎呀呀,哈哈,嘻嘻!」

  李大锤不管女人怎麽反应,只是使劲儿拽着女人的脚,生怕她抽回去,闷头
不停舔弄着,不一会儿,女人的脚上已经涂满了男人的口水,亮晶晶的,我感觉
这似乎比洗脚前还要脏了。

  男人舔完了,才放开女人的脚,姜梦涵赶紧抽回去,两个人坐在各自的椅子
上面,都在喘着粗气,姜梦涵看到男人短裤上面已经隐隐直起一个大包来了,这
让她的小脸更红了。

  「都怪你,让人出了一身汗,今天的澡都白洗了。」

  姜梦涵嗔怪着大锤,李大锤也只是笑嘻嘻地挠着脑袋,并不答话。

  平复了一下心情,姜梦涵又说道,「我看你浑身都是力气,给我按按肩膀吧
,肩膀好酸。」

  说着,做出捶肩的动作。

  「得嘞,包您满意!」

  李大锤也是很乐意,腾的一下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来到女人身后就要给她按
摩肩膀。

  「哎,你等等,我把外面衣服脱了再按。」

  说着,姜梦涵把外面的风衣脱掉了,交给李大锤,李大锤把她的衣服挂好,
回头看时不禁心潮澎湃。

  只见姜梦涵只穿了一件肚兜,下面也只有一条亵裤,如白玉一般的胳膊和一
双绝世美腿完全暴露在男人眼中,尤其是这双美腿,洁白无瑕,纤细儿匀称,让
他好想过去捏一把。

  李大锤一双粗糙大手在女人光滑的肩膀上轻轻按捏起来,入手的滑腻感,让
李大锤不想撒手。

  尤其在他这个视角,女人丰满的胸脯在肚兜中间高高隆起,中间一条深深的
乳沟也让他充满了遐想,李大锤按着按着,下面的小兄弟又不知羞耻的擡起头来

  姜梦涵也享受着男人的按弄,别说这肩膀经过这麽一按,真轻松了不少,同
时,她也注意到男人热烈的目光,火辣辣地直往她身体裏鉆,让她心潮汹涌,她
决定再发点福利。

  「后背这几天也发紧,你也帮我揉揉吧。」

  姜梦涵说着,站起身来,直接趴在了李大锤的床上面,李大锤的床上一股酸
溜溜的味道,估计久没有换床单了,一想到这个床上之前可能躺着个精壮的男人
,就让姜梦涵兴奋不已。

  李大锤这时候就像被女人牵着鼻子走的大黄牛,乖乖的来到床边,一双手又
在女人的背上按了起来。

  「等等,你转过去!」

  姜梦涵突然坐起来对李大锤说道。

  李大锤不明所以,只好背过身去,只听见身后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他不知道
这小丫头又在搞什麽鬼。

  「好了,转过来吧。」

  随着女人的指令,李大锤缓缓转过身躯,却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

  这时的姜梦涵已经脱的精光趴在那裏,身体白的亮眼,杨柳细腰显示出她完
美的身材,一双奶子被她压扁在胸前,还有许多乳肉从身侧挤出来。

  尤其是那个滚圆的屁股,不是那种松松垮垮的屁股,是那种很有肉又很结实
,充满青春气息的屁股。

  总之,一个玉体横陈在李大锤眼前,如果说秀色可餐,那这绝对是一顿超级
丰盛的宴席。

  李大锤呆呆地木在那裏,不知所措。

  自从老婆跑了之后,他再也没有跟哪个女人欢爱过,如今奔四十的人了,只
想着如何糊口,怎样讨东家的欢心,好多赏他几个钱,等老了干不动了,回乡裏
置一块地,养老去了。

  至于女人,他觉得可能以自己的财力,是不能去迎春苑的,而平日裏看到府
裏的丫鬟们,也曾经有过春心蕩漾,可是他知道那都是妄想,更别提像姜梦涵这
样的美女了。

  所以,李大锤瞪着眼睛,咽着口水,一副愕然的神情。

  「傻楞着干啥呢?」

  姜梦涵看到男人的表情,觉得越发有趣,同时也让她心潮澎湃起来,努着嘴
说道,「你可别有其他想法,我只是想让你帮我把后背和腿都按一按,才脱掉衣
服的。我说,你到底按不按啊?」

  「啊,好的少奶奶,我,我这就过来,您,好好趴着就行了。」

  李大锤从呆傻中醒悟过来,不知道这少奶奶葫芦裏卖的什麽药。

  难道是少东家满足不了她麽?有可能啊,那个傻大个哪裏知道这些风花雪月
的事情,等过一会儿,我见招拆招,能占便宜就占,反正这也是送上门的买卖。

  李大锤暗自寻思着,又来到了女人身边。

  李大锤从后背开始,一边按着女人的背,一边在那裏摸索着,他没想到女人
的身体,尤其是年轻女人的身体这麽丝滑,让他很是享受。

  「对,轻轻的按,往下按,对,还有腰,我的腰也酸,对,温柔点,好的,
继续按…」

  随着姜梦涵的指令,男人的大手在女人后背上轻柔的按摩着。

  接着,向下,越过女人敏感的臀部,直接按她的腿。

  李大锤觉得这腿真真的好看,匀称又修长,够他玩一年的,因此也格外爱不
释手。

  尤其摸到女人大腿根部的时候,李大锤也很巧妙的避开她的敏感地带,尽量
按在腿上。

  姜梦涵被男人轻柔的按摩弄的舒服的哼哼着,她微闭着双眼,有一种昏昏欲
睡的感觉。

  不一会儿,竟然微微打起鼾来。

  可是,我记得这姜梦涵睡觉可是从来不打鼾的,这是怎麽回事?难道她并没
有睡着麽?「少奶奶,舒服麽?少奶奶?」

  李大锤听见了女人的鼾声,轻轻地问了几句,却不见女人回话。

  「少奶奶,屁股用不用也按一按呢?」

  李大锤咽了口口水,又问了一句,不见女人答话,那就是默许了呗,李大锤
自己念叨着。

  说着,李大锤的手已经轻轻地放在了女人的屁股上面,这两瓣臀部向上翘起
,中间的隐秘地带若隐若现的,让男人对它充满了神秘感。

  于是,男人一手一个,轻柔的摸索起来。

  我摸到少奶奶的屁股了,这可是府裏最漂亮的女人的屁股,李大锤心想着,
她的手今天可真是太幸福了。

  女人的屁股很有弹性,按下去会一下弹起来,柔软的触感让他快要发疯了。

  就这样,李大锤在女人的屁股上面不停地按来按去。

  姜梦涵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鼾声也不再那麽均匀了,我在一旁笑嘻嘻地看
着,看这个小丫头能装到什麽时候?「好了好了,你在揉面团呢麽?谁让你揉我
屁股的?」

  姜梦涵终于禁不住说了句。

  「啊,小人该死,请少奶奶责罚!」

  李大锤一惊,赶紧停下手来,立在一旁,暗自埋怨自己太过鲁莽,得罪了这
个女人,自己不会有好果子吃。

  「好吧,看在你揉的我还挺舒服的份上,原谅你,」

  姜梦涵偷眼看着男人,发现男人的短裤已经被撑起帐篷来,一条巨龙盘在裏
面,这让她小脸红扑扑的。

  「既然后面都按完了,前面也按一按吧,」

  姜梦涵说着,翻过身来,慢慢移开挡在胸前的手臂,让她的美丽胸型暴露在
男人眼中。

  「这几天这裏有些胀痛呢!麻烦你好好给我揉一揉啊。」

  姜梦涵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了指自己粉红色的奶头,娇滴滴的声音让李大
锤差点失去理智。

  「那,少奶奶,我可要,上手了?」

  李大锤有点心裏突突,又请示了一遍,见女人红着脸点了点头,才伸出手去
,一把握住了一个丰满的软肉。

  「呀,大锤,你轻点揉着,弄疼我了。」

  姜梦涵开口抱怨着。

  男人答应了一声,抑制着沖动,慢慢揉起来。

  这李大锤似乎找到了新世界,而在他今后的日子裏,他又多了个目标,那就
是可以在这样的女人身上驰骋。

  李大锤好像化身老中医,手从乳根开始,打着转儿的往上升,一直升到尖端
的位置,然后在把两个软肉尽量往裏推,推出一个又高又深的沟壑来,他想着,
要是能把自己的肉棒子塞进这个沟壑,那肯定爽死了。

  就这样,女人的两个奶子在李大锤手中上下翻飞,李大锤似乎在弹着一首乐
曲,轻拢慢撚抹复挑,先为霓裳后六幺。

  把这姜梦涵弹奏的咻咻欲仙,轻声呻吟起来。

  正在姜梦涵非常享受的时候,李大锤却放开了她胸前的软肉,往下接着按去
,这让姜梦涵稍稍有些不满,不过,想到男人的手已经抹在自己的小腹之上,那
岂不是跟自己的私密之处很近了麽?于是,心裏又打起鼓来了。

  可是,男人并没有进攻她的小淫穴,而是巧妙的饶了过去,揉她的大腿,小
腿,虽然也很舒服,不过让她有点遗憾。

  「大锤,我大腿根的位置好像扭了,你帮我,帮我好好按一按。」

  「呃,好的,我帮你调一调。」

  李大锤嘴上答应着,心裏想着,这和小丫头估计是被我揉的起性了,估计再
这麽下去,自己的大肉棒可能就有用武之地了。

  李大锤这麽想着,可是并不敢表露出来,他更不敢用强,要是让这个丫头说
自己强迫他,他可就百口莫辩了,肯定会被老爷打死。

  于是,李大锤抑制着内心的沖动,很小心的为这个美女服务着,只见他一只
手抵在女人的下腹部,另一只手把住女人的膝盖,用力往外掰开,另一只腿也是
,就这样,李大锤按着女人的两个膝盖,把女人的双腿往两侧掰。

  这个姿势,让李梦涵觉得自己张一只青蛙一样,更让她感觉羞耻的是双腿被
大大的分开,岂不是让自己的蜜穴完全暴露在男人的目光裏麽?果然,李大锤红
着眼睛,死死地盯在女人的私处看,他发现这丫头的私处真是好看,就像朵等待
开放的蓓蕾,两层外唇被撑开,露出裏面一个圆形的粉嫩的东西,随着女人呼吸
也在一动一动的。

  李大锤好想直接拔出自己的棒子,一插到底,可是,冷静了一下还是没有干
出傻事来。

  姜梦涵红着脸,低头看了看癡迷的男人,她发现男人的脸离她的私处很近,
她都可以感受到男人灼热的鼻息来,这让她身体也跟着火辣辣的。

  「看够了没,看够了就放开,你弄疼我了。」

  姜梦涵悠悠的说着。

  李大锤这才从幻想中回归现实,赶紧放开了女人的双腿。

  姜梦涵在床上直起身子,平稳一下呼吸,又摸了摸自己的双乳,娇嗔道,「
都怪你了,人家身上全都是汗,黏糊糊的,让人家怎麽睡觉啊?」

  「哦,都是小人的不是,小人这就给您把毛巾投一投,帮您擦干凈。」

  李大锤静立在一边,可是他胯下的东西可静不下来,隔着裤衩子一跳一跳的

  「不用了,你那毛巾太脏了,擦了还不如不擦,」

  姜梦涵也不看男人的脸,低头说道,「还是像刚才一样,给我舔干凈吧。」

  「啊?这,合适麽?少奶奶。」

  李大锤听了女人的建议,早已心猿意马,只是出于礼貌的说着。

  「也是,太难为你了,不想做就算了,我这就回去。」

  姜梦涵说着就做出起身的样子来。

  「哦,不是的,您误会了,我只是怕脏了您的身子,我这就舔,这就舔。」

  李’大锤赶紧解释到,生怕女人改变了主意。

  姜梦涵嗤笑一声,又躺在了床上,闭上眼睛,等待着男人的服务。

  李大锤没想到这小妮子会这样挑逗自己,这不是让自己更进一步轻薄于她麽
?管她呢,送到嘴边的肥肉,不吃白不吃。

  想着,李大锤俯下身子,开始给女人舔汗。

  男人的舌头刚一接触她的身体,就让姜梦涵为之一颤,那条舌头开始在她的
香颈处游走,通过肩膀之后,很快就来到了她的胸前。

  男人一边舔着女人的胸,一边伸出一只手把另一只也抓在手裏,不停把玩着
,舌尖在女人的红樱桃处不停打着转,时不时还要把那颗樱桃塞进自己的嘴裏吸
一吸。

  这些动作其实都超过了女人的要求,可是女人都一一默许了,她用手环在男
人头上,好像想让男人多吃一会儿,最好能吸出奶来。

  男人在她的胸前耕耘了半天,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往下继续舔去,女人已经
被男人舔得浑身颤抖,用鼻子哼出动人的乐曲来。

  男人的舌头又越过了平坦的小腹和那个俏皮的肚脐,一直来到私处上面的一
撮毛处,男人没敢越过雷池,又开始舔女人的大腿来,这倒让姜梦涵有些失望。

  不一会儿,两条美腿也被男人舔了个遍,他甚至又把女人的小脚舔了一遍。

  姜梦涵的欲火已经完全被男人撩了起来,她直起身体,坐在床上,指着自己
的私处说道,「还有这裏没有舔呢!你看它水汪汪的,我要你把它舔的一干二凈
,不剩一滴水。」

  说完,分开双腿,等着男人过来。

  李大锤红着脸点了点头,因为位置不太方便,他只好也爬到床上来,然后探
头鉆进女人的双腿之中。

  「啊,对,就这样,呜,用力舔,啊,你的舌头好长啊,都舔到裏面了,呜
呜,好刺激,嗯啊…」

  男人一边舔着女人的下面,一边还吸着女人的露汁,他发现想要舔的一滴不
剩基本是不可能的,因为刚吸走一口露汁,马上又有新的流淌出来,男人觉得自
己好像上当了,掉进一个无底洞裏。

  不过,他却心甘情愿被骗,多少年没有尝过这甘甜的雨露了,李大锤有种想
要哭的沖动。

  姜梦涵一边呻吟着,一边双腿不由自主的乱蹬着,一不小心蹬在了男人的裤
裆之上,她感觉那裏有一根滚烫的东西,不用想也知道那是男人的男根。

  姜梦涵也没多想,欲望的驱使下,她一脚把男人的裤衩蹬了下去,那根已经
跃跃欲试的大棒子一下子跳了出来。

  姜梦涵的姿势是双手向后撑着身体,没办法够到男人的棒子,倒是她的小脚
可以碰到,只见女人邪魅一笑,伸出小脚来,放在男人的男根上面,轻柔的摩擦
起来。

  只见她时而用脚掌抵住棒子的下面摩擦,时而用两根脚趾头夹住男人的棒头
套弄,时而用脚拨弄着男人的棒子打着转儿。

  这可把李大锤折腾的够呛,而带来的效果就是男人舔弄地更加卖力,也更加
深入了。

  大半夜的张府,万籁俱静,只有在后院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裏,隐隐传来男女
羞人的呻吟声。

  在这个窄小的空间裏,一张茅草床上,一个绝色美女正赤身裸体的坐在床上
,双手支撑着身体,双腿大开,让一个裤衩子挂在腿上的精壮男人趴在自己的胯
下,而女人的小脚在男人的肉棒子上面不停摩擦着。

  两个人都是气喘吁吁,满脸的红润,女人媚眼如丝,嘴裏不停哼出让男人无
法抗拒的声音。

  我在一旁看得也起了性,真想跟我的梦涵也真刀实枪的来一场,可是,最近
好像不能鉆进这丫头脑袋裏去了,估计是这丫头内力提升,阻碍了我的侵入。

  看来我也要加紧练功,好跟我的梦涵相会。

  「大锤,我快要来了,嗯,再加把劲,哦哦,好像有一股暖流在我的肚子裏
,啊,就要出来了,呜呜,要丢了,哦哦哦。」

  「少奶奶,你弄的我下面也要出来了,你再坚持坚持,咱们一起出来,哦哦
,对,你的小脚再快一些,就这样,哦,太爽了,呜呜…」

  「不行了,大锤,你还没来麽?,我要坚持不住了,不要再舔上面的豆豆了
,不行了,服了你了,哦哦」

  「要来了,要来了,啊啊啊—」

  「好的,我也不忍着了,呜呜呜—」

  只见床上的两个人都各自剧烈颤抖起来,女人的淫水已经喷到男人脸上面,
而男人也把他的液体喷在了女人的脚上。

  两个人都躺在床上喘息着,屋子裏一股汗臭夹杂着骚骚的味道,让人嗅一嗅
都脸红心跳。

  第二天,李大锤睁开眼睛的时候,已不见了少奶奶的身影,他还不太相信昨
天的经历,怀疑这是一场梦,不过,看到床单上女人留下的水渍,这才让他信以
为真。

  他犯花癡一般,一整天都没有别的心情,满脑子都是少奶奶那光溜溜的样子
,耳边总萦绕着少奶奶那句话,「李大锤,你弄得我好舒服,以后我哪裏不舒服
了,还来你这裏找你按啊,记得晚上给我留门哦!」

  因此,李大锤养成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把门半开着的习惯,他盼望着能再一
次看到少奶奶的身影。

  (待续)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