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靡的夜晚 诡异的交换 下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frogzip

************************************* *********和上篇的间隔有点长,卖梯子的公司卷钱跑路了,又加上肉戏描写有些技穷,所以下篇一直拖拖拉拉写了近一年,总算完成了,实在不想太监文了。
************************************* ********
     发出「嗯」的一声后,老婆的呼吸明显从平稳变得急促起来,小同的动作立刻僵住了,我也赶紧躺倒装睡,眼睛微微留了一条缝观察情况。

    老婆应该在似睡非睡间感觉到体内的异物,并没有转身,口齿不清地娇嗔道:「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又来搞我」   我没敢出声,心里盼着她酒意上来接着睡过去。小同惹了祸自是不敢稍动,我正想着要不要让小同先把肉棒拔出来偷偷溜下床,哪知老婆身体被挑逗了许久,多少也起了些许反应,竟然主动把屁股向后顶了顶,一边还轻轻摇动。

    小同此时有点不知所措,保持着姿势不敢有任何动作。我却真的是骑虎难下了,肉棒现在已经在老婆的体内,如果还一动不动明显不同寻常,老婆怀疑起来就很容易露馅了。没办法,我硬着头皮悄悄地推了推小同的屁股,示意他配合动一动。

    小同似乎理解了我的意思,老婆一直背着身也鼓励了他的勇气,渐渐的老婆的呻吟声开始响起。干,这时候我的心里真是五味杂陈,本来只想让这个小男人过过眼瘾,结果真刀真枪地进入肉戏了,还是在我的要求下。

     光线虽然昏暗,小同的动作却还容易分辨,他屁股不断耸动,动作幅度不大,频率却渐渐地加快了,而且还把手伸到老婆的胸前,对着D奶上下其手。老婆并没有觉察有异,一边扭动屁股,一边轻声呻吟,偶尔抬起大腿配合,似乎很享受这个体位,没有转身的意思。

     我的心刚刚放下,开始重新体会淫妻的快感,一只手开始小幅度地撸着自己的肉棒。不料小同估计是精虫上脑,抑或是手里的D奶带来的刺激太大,居然把老婆上身摆正了些,探头过去舔乳头。老婆上下同时受到刺激,除了呻吟声有所放大,似乎并没有异常表现,而且看起来状态越来越好,我的担心渐渐放下,一切似乎都进行的很顺利。
   
    忽然,老婆抬起手去抚摸正在胸前厮磨的脑袋,完了,我立刻紧张起来,全身不敢稍动,眼睛迅速完全闭上,装出粗重悠长的呼吸声。这实在个漏洞太明显了,我是长头发,而小同却是寸许的短发,不被发现都难。

    果然,老婆的呻吟嘎然而止,「小同,怎么是你,快停下来,我老公呢。」

    似乎小同仅仅是嘴离开了乳头,床垫依然传来微微地震动。「你老公也喝了酒,正在旁边睡觉,你别乱动,把他吵醒了就麻烦了,你和我妈也做不成朋友了」

     老婆依然低声劝道「小同,你还是孩子,不能做这种事,现在停下来离开,我不告诉别人。」

    「不能做?我做过很多次这种事了,你别小看我,你试试就知道了,再说这种事怎么可能做一半就停止」小同丝毫不为所动

     这时床垫传来一阵震动,接着老婆「啊。」的一声,感觉小同从我身边移开,挪动着老婆的身体。

     我觉得这会儿老婆应该注意不到我了,于是微微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好奇地用余光观察发生了什么。我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昏暗的月光反而使屋内的景象十分清晰。

     老婆此时被放平躺着,双臂夹在身体两侧,双腿曲起打开,小同已经跪坐在老婆的双腿之间,两只手在老婆身上游走,肉棒应该已经再次进入了小穴,因为能看到他的身体在不断前后耸动。

     「你往床这边挪点,别压到我老公」老婆低声道,这下我和小同都明白了,老婆已经不再抗拒,接受了被偷干的事实,前提是别把我吵醒。

     接受之后老婆似乎已经认命了,头扭向另一边,似乎害怕看到自己老公,用一只手的手背捂住自己的嘴,像是一只待宰羔羊,莫名让我内心泛起一丝不忍,踌躇用什么方法制止小同。

     不对,我发现老婆的另一只手紧紧抓着床单,腰部向上稍稍拱起,像是抑制着身体出现的强烈快感,我静下心来仔细倾听,老婆的呼吸急促而粗重,俩人的交合处轻轻发出泥泞中行走的声音,她敏感的身体反应完全出卖了她,即使她极力表现出被迫和无奈的表象。

     小同似乎被老婆显得矜持的表现所蒙蔽,年轻人的好胜心促使他努力地试图激起老婆更强烈的欲望,他面对面爬到老婆的身上,嘴里啃着老婆的乳头,屁股加快频率,抽插的力度也明显加大,啪啪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轻一点嘛,声音太大」老婆低声哀求,但这听起像是销魂的呢喃对小同来说分明就是鼓励,带来的只是更加激烈的动作。

   「停一下,我们去客厅。」老婆终于无法忍受压抑身体的快感和担心被老公发现的双重煎熬。她轻轻推开小同的身体,下了床,套上睡裙,没穿内裤,光着脚轻轻走出卧室。

    小同并没有任何不快,反而有些得意,用手捅了捅我,冲我指了指客卧的方向,示意我可以去找华姐了,然后乐呵呵地跟了出去。

    此时我心中邪恶的欲望也被点燃了,看着手表等了一分钟左右就下了床,焦急的心情感觉煎熬了一个小时,我蹑手蹑脚地打开了卧室的门,在那一刻我犹豫了,华姐正躺在客卧的床上,老婆和小同已经去了客厅,两幅香艳的画面浮现脑海,哪一个更吸引我?片刻的犹豫后,我慢慢踱步向了通向客厅的走廊。

    客厅有微弱的灯光,应该是老婆怕碰倒椅子或者杯子一类打开了沙发旁边的落地灯,这样却十分有利于我在走廊的阴影里暗中窥视不被发现,老婆此时正屁股翘起趴在沙发上,小同站在她的身后,手握着自己的肉棒试图进入她的身体。

    「怎么了?」见一直在门外磨蹭而不得其入,老婆回过头问

    「刚才正在兴头上,突然停下来,有点软,小姨你帮帮我。」不知这小鬼头是不是故意的,看老婆欲望上来了,想和老婆做全套。

     老婆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坐在沙发上,面对站立的小同,一只手托着阴囊,另一只手上下套动肉棒,脸都快贴上肉棒了。可怜此时我只能在阴影里自己打手枪。

     小同并不满足仅仅是手的套动,十几下后就挺着腰,把肉棒往老婆的嘴边凑,不过没有得逞,几次都从老婆的唇边划过。
   
    我心中暗笑,老婆不知从哪儿听说口交会提高得喉癌的风险,对口交有很深的芥蒂,我都很少享用,正常情况下小同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

     但今天情况有些不同,少年的阴毛只有少许,肉棒的皮肤颜色也很淡,看上去比成年人的观感好多了,老婆套弄过程中一直像是在把玩,表情有点儿像看见自己的首饰。所以我也有点好奇老婆会作何选择。

    老婆嗔怪道「你小小年纪怎么懂的这么多?」

    小同把手伸进老婆的睡裙,一边揉搓着D奶一边道「我有女朋友,没事就上床,我懂的不比你少。这次回国这么久我都憋坏了,不过她可没有你这样漂亮的大奶」

    老婆嗤笑了一声,用手指轻弹了一下肉棒,小同刚刚哎哟一声,老婆已经把肉棒含进了嘴里,小同爽得哼出了声。看来少年人的肉棒吸引力和赞美的话打动老婆。老婆虽然有一段时间没口过了,但是技术还是不错的,这也是亏得早年间我调教有方。不过片刻的吞吐,小同似乎就要把持不住了,于是就主动拔出肉棒,示意老婆转过身趴下。

    这次没有了任何阻碍,随着老婆的一声闷哼肉棒就插入进了老婆的身体,这么顺利估计老婆的小穴也早就水汪汪了。这小鬼头毕竟年轻,看不出什么技巧,只是一味蛮干,进去之后就快速抽插,客厅里啪啪声不绝于耳,之前在卧室还看不出这么猴急,老婆虽然被搞得娇喘连连,但这样搞法估计坚持不了几分钟,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和他女朋友瞎搞的。

    老婆应该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她喝了酒,半夜被搞得性致勃勃,老婆虽然和我之外的其他男人上过床,但对手这么年轻却是从未遇见,况且卧室的隔音很好,因此并不想这么草草结束。于是,她示意小同躺在沙发上。

    小同发现老婆这么主动,也是十分配合,躺在沙发上准备享受。老婆慢慢地跨到小同身上,一只手扶正肉棒,缓缓地坐下去,两个人同时发出满足的呻吟。

    老婆一直喜欢这种自己能够掌握节奏的体位,特别是身下是个涉世不深的半大孩子,少妇和少年这对奇异组合也刺激了老婆的控制欲和征服欲。或上下,或前后,或画圆,由慢及快,尽情享受骑乘体位的快感,特别是上下运动的时候,一对D奶几乎从吊带睡裙的抹胸上沿跳出来,看得小同几次想起身去舔。偶尔老婆发现小同有高潮迹象,就主动放慢,再逐步加快,反复几次,折腾得小同欲仙欲死,连我这个观者也血脉喷张。

    忽然,小同双臂环抱着老婆的腰,下体拼命向上顶,面部表情也有些扭曲,这下傻瓜也知道要发生什么了,老婆似乎想起身,却发现被抱得紧紧的动弹不得,只能任由小同在她体内喷射。我暗暗叫苦,老婆没有绝育,这要是万一怀上,大家的辈份不都要乱了套。

    「这下你满意了吧,快回去睡吧。」老婆似乎意犹未尽,但也无可奈何,一手捂着小穴防止精液流到沙发上,起身去了客厅的卫生间。我正考虑是溜回主卧室还是去客卧找华姐,却看到小同很快站起来,走到了卫生间门口,他稍微犹豫了一下,试了试门没锁,推门也进去了。

    好奇心驱使下,我悄悄走到门口,侧耳倾听,淋浴的水声很大,有嘻闹声,两人对话的声音听不真切,似乎小同在对老婆毛手毛脚,还要求一起洗。我对两人共浴没什么兴趣,下体又被刺激涨得难受,估计还有点时间,我离开了客厅,推开了客卧的门。

    月光下华姐依然半裸躺着,似乎和刚才离开时保存同样的姿势,姣好的面容依旧平静,半遮半掩的胸部雪白一片,淡淡的阴毛遮盖下的小穴似乎在吸引我去探索。可是老婆被干醒这个事实却让我心有余悸,今晚已经太多的失控了,华姐万一醒了的后果太难预料,于是我强忍色心,我压抑着自己提枪上马的冲动,仅仅是一只手撸着自己的肉棒,一只手轻轻抚摸华姐的乳房阴毛和小穴。

    今晚的刺激已经太长太强烈,而且我也想在浴室两人洗完前回去。随着我的快速撸动,很快就按捺不住,把压抑整晚的子子孙孙喷射到华姐的胸口和阴毛上,我草草处理了一下,悄悄溜回了主卧。

    我躺在床上装睡,脑子兴奋却未完全褪去,回想晚上发生的事情简直难以置信,可是我都把过程回味了一遍了也没发现老婆回来,担心两人在卫生间梅开二度,却又不敢去客厅窥探,怕老婆随时推门而入。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直等到迷迷糊糊似睡非睡,老婆才进来,爬上床还低声唤了我一下,看看我是不是睡着了,我当然不会理她,有点累,也有点酒意,很快就睡着了。

    这一晚我睡得很不好,基本没什么深睡眠,总是做春梦,梦到小同又来干老婆,三个人一起3P,我躺着,老婆趴着给我口,小同抱着老婆屁股大力的干。这个梦境很清晰,一直到中午我和老婆送他们去机场也挥之不去。

    在安检口跟华姐握手道别的时候,华姐说了句「谢谢你的热情款待。」,不知是不是做贼心虚,我总觉得她说这话的时候笑得有点怪,她不会是也在装睡吧?要是那样我可亏大了,失去了把这么一个大美女就地正法的机会。
  
    直到华姐和老婆拥抱告别的时候,我还在胡思乱想,小同忽然附到耳边小声说「叔,明年暑假我还回来,带上我女朋友,咱们再一起3P」。

    “洋妞儿,3P”香艳的画面立刻浮现出来,不对,猛的我愣住了,为什么要说“再”?难道是他中文不好,我满腹狐疑,想出口询问,但华姐已经走了过来,我再也找不到机会,只能呆呆地目送两人的背影消失在安检口。

     明年的暑假真是令人期待。

全文完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