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素情色系列 第一辑5-7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白素情色系列
第一辑
(05)密室蹂躏篇
(06)红粉迷雾篇
(07)硏究所突围篇
白素密室蹂躏篇
琪曼医生现正坐在楼高余三十尺密室顶的控制台内,高高在上得意洋洋正准备观看白素和猩王的比试,只见琪曼医生一挥手,两名打手奉命进来打开白素铐在背部双手的铁镣,眼见如此美景那还能忍得住,顺手更在白素浑圆的丰臀上大力摸了一把,猩王则就像几日没吃饭的人突然看到了丰盛的大餐似的,双眼射出阵阵的淫光,一直死死地盯着白素完全赤裸着暴露出来撩人的身体。
白素瀑布般的长发乌黑发亮,从头上直批到后腰;胸前那一对傲然坚挺的半球型巨乳时不时地随着她的动作而上下颤动,就好比两个灌满水的皮球被上下拍动时一样,定神看到那玉乳的中心,那一对娇小玲珑的粉红色乳头正高高地挺着,配合着周围的一圈大小适中的淡红色乳晕,她的小腹比平静的湖面还要光滑,小小的肚脐眼灵巧地点缀在白晰的小腹上,美不胜收;她丰满的阴阜微微的隆起,神秘的幽谷在墨黑色阴毛的重重掩饰下让人不自觉得浮想连篇;她那对比纯玉还细腻的修长双腿极为健美,加上一双精致的美足简直就是造物主的奇迹,看得控制台内站立在琪曼医生旁众打手们口干舌燥,当场就有要射出来的感觉。

当冷静聪明的白素双手铁镣刚被解开,便如猛虎般一拳一脚把两名色狼打手放倒在地上,经过琪曼医生连番淫欲后,白素已是一丝不挂,宛如女神般完美而白皙的胴体,纤毫毕露地让敌人一览无遗,在这不利环境下,白素情知不能久战,一个出人意表的决定把握机会突围,一个箭步转眼间跑至密室门口,但未及走出,后面已一阵劲风袭来,白素忙闪身躲开,那劲风随即又跟至,猩王不但出手如电,而且身手敏捷劲力十足,硬将白素迫回密室舞台中央。
「白素果然了不起,被我那麽样的玩弄过之后,还能这麽快回复体力!」琪曼医生嘲讽着身心俱疲的白素,享受地看着白素脸上那种逃走失败的表情,因为她知道这个城中最高贵、最有气质的美女今天决逃不出她的五指山,并即将屈服在她手下猩王的淫威之下,会有脱轨的演出,脸上带着期待满足的淫笑。
这时一个大萤幕从密室顶上慢慢落下,摄像机发出一片「沙沙……」的声音,那摄像机拍摄的角度显然是经过精心设计的,画面上全是对焦在白素赤裸着的雪白肉体,天花顶徐徐有粉红色的烟雾流下,空气的感觉温温湿湿地依附在身上,暖暖热热的,不但感觉不到半分寒意,反而是身上被暖流这样一激,弄得全身麻麻痒痒的,整个人都有点耗力似的,全身酥酥软软,真不想动手。白素有着深厚的功夫底子,骤觉不妥,急暗运起龟息功,尽量闭气减少吸入那些不明怪异粉红色气体,她不知道琪曼还要怎样折磨羞辱自己,现在运力全身,丝毫不敢松懈,只寄望能早点打倒眼前的对手。
猩王不知是否吸入那些粉红色的气体,血脉贲张,欲火完全燃烧到顶点,自行撕碎全身衣服,露出精铁打造的身躯来,粗壮高大的身躯就像一座铁塔一样,更抢眼的是他两腿之间居然垂着一条约一尺长两寸粗比平常人大一倍的阳具,让人望而生畏,而且气势逼人慢慢走向白素说:「小羊儿,小羊儿,妳的完美身材看得我一肚子邪火,今天得给我发泄发泄。」
白素微微扬起脸,一股红晕从脸上透出来,用惧怕的眼神问着:「什么?在这儿?」
「对!小羊儿快过来投抗,我要同妳就地正法。」
面对这美丽女子,猩王以骄傲胜利者的姿态回答。
话音未落,白素的高跟鞋已经带着一股锐风尖啸着袭向猩王的双目,猩王急速躲避,直挺挺的弹后,而迎接他的是漫天的腿影。
「好快!」在控制台上的打手们个个看到目瞪口呆,料不到眼前这美人能令组织的一级高手这样狼狈,白素知道自己不能力敌,便施展巧劲和他周旋,两人缠斗十余招后,密室房间里烟雾漓漫,一时间谁也无法看出胜负,随着一连串沉闷的钝响声,两条纠缠在一起的人影蓦地分开,静止下来。
只见猩王半蹲在地,身上淡淡的布满了脚印,他一手置地,另外一只手微张,挡在脸前,刚才就是这只手,才拦住了白素的夺目进攻,幸免一败途地。猩王一边活动着手腕,一边吐气发声。
而白素,以右腿为中心,左腿慢慢小幅度的摆动着,脸上则是一副冰冷。
「嘿!小羊儿,我要宰了妳!」猩王攥起拳头,身上骨节的爆响越发密集,攻势立时发动,拳风和腿风又一次猛烈的撞击在一起。
「这家伙简直像铁打的。」在平时的练习里,白素的腿可以轻易踢碎三寸厚的木板,可是扫到猩王的身上,却只能发出沉闷的噗噗声,充其量稍稍阻止他的进攻。长时间的闭气搏击,白素已经不能保持气息的稳定,她不得不再一次退后,避过他锋芒不断的攻势。
「小羊儿怎么,想跑了?」猩王不怀好意的看看密室门,彷佛已看穿白素下一步的行动。
「琪曼医生是故意的选择这地点来比赛,密室空间狭窄有限,有利于你发挥近身的优势,对不对?」白素身子一纵,已经扑向密室大门只要能出了这门口,不再吸入这不明的粉红色气体,凭自己的轻功,白素有足够的自信再和他周旋。
「嘿!想走,没那么容易!」随着大喝,猩王的拳头像出笼的猛虎一样,直轰向白素的腰胁,这一拳并不快,只是要让白素没有时间开门而已。可是没想到,白素的身子微微一弯,居然没有回头,腿已经反撩,钉向他的面门。
这才是白素的真正杀着,她根本就没有开门的打算,而是要诱出他出拳的一瞬间的破绽,白素甚至在脑海里已经听到了他投降的痛呼。可是腿居然落空了,一双钢丝一样的手缠住了她的腿。
「啊!」白素的反应不可谓不快,身子腾起,另一条腿已经扫了过去可是身子才腾空,就被重重摔在地上。
「抱摔技?」
这个词才在脑海里出现,一双有力的毛腿已经缠上的她的脖子。
「小羊儿,你输了!」猩王已握紧拳头往她的气门打去,白素视线因强力的重击而开始模糊,猩王的手顺着她修长有力的腿滑下去,把白素紧余的高跟鞋也扯了下来。
白素喘着气,猩王铁一样的手和沉重的身体让白素有点缺氧似的,头脑开始晕乎乎的。还来不及作出反应,自己已被一双毛皮的手翻过身子,乳头紧压着粗糙的地面,她的乳房像是两团垫子把她的头和双肩提升。毛手移到她的大腿把它们升起,直到她屈膝顶着,一边的脸靠在地上。
气门受袭,不知不觉间已吸入密室中那些粉红色的气体,白素的头脑好像停止了转动,不知道怎样反抗背后的侵袭,渐渐放弃了挣扎。空白的脑海中,只是异常鲜明地感受到那只好像无比滚烫的手,正肆意地揉捏着自己赤裸的臀峰。
有力的五指已经完全陷入嫩肉,或轻或重地挤压,好像在品味白素美臀的肉感和弹性。白素又急又羞,此刻竟被一个身高两米毛男的手探入了禁地,白嫩的脸上,不由地泛起一片绯红,丰盈雪白的大腿和臀峰正被陌生的大手在恣情地猥亵,浑圆光滑的臀瓣被轻抚、被缓揉、被力捏、被向外剥开、又向内挤紧,一下下来回揉搓,白素的背脊产生出一股极度嫌恶的感觉。
白素无比羞愤,可是被抱摔技紧紧压制的身体一时又无计可施,占据着美臀的灼热五指,不断的抚弄,更似要探求白素更深更柔软的底部。
「……停手啊……」白素全身僵直,死命地夹紧修长柔嫩的双腿。
完全没有喘息的机会,滚烫的掌心紧贴白素赤裸的雪肤,就在这时,白素感到一个坚硬灼热的东西,强硬地顶上自己的丰臀,并探索着自己的臀沟。坚挺灼热的尖端,已经挤入白素的臀沟,猩王的小腹已经紧紧地从后面压在白素丰盈肉感的双臀上。
从过去的经验,白素立刻知道,背后的毛男正开始用他粗大,坚硬,烫人灼热的阴茎淫亵地品尝她。心砰砰地乱跳,全身都没有了力气,呼吸急促,在众目睽睽下,白素诱人的肉体正遭受着这男人的淫邪进犯。充满弹性的嫩肉抵不住坚挺的冲击,粗大的阴茎无耻地一寸寸挤入白素死命夹紧的双腿之间。
好像在夸耀自己强大的性力,猩王的阳具向上翘起成令白素吃惊的角度,前端已经紧紧地顶住白素臀沟底趾骨间的紧窄之处。坚硬的龟头几乎是直接顶着自己的贞洁花蕊在摩擦,经历火辣的挑逗下,白素的心砰砰乱跳,想反抗却使不出一点力气。粗大的龟头来回左右顶挤摩擦嫩肉,像要给白素足够的机会体味这无法逃避的羞耻。
「好像比卫斯理的龟头粗大一倍有多……」模糊间突然想到这个念头,白素自己也吃了一惊,正在被敌人玩弄,自己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这样想的时候,一丝热浪从白素的下腹升起。被粗大滚烫的龟头紧紧压顶的蜜唇,也不自主地收缩了一下。
「不行!……」白素立刻禁止自己的这个一掠而过的念头。想到卫斯理,白素好像又恢复了一点力气。白素努力着把腰部向前,试图把蜜穴从猩王的硬挺烫热的龟头上逃开。还没来得及庆幸,猩王又压了过来,这下白素被加紧压着,再没有一点活动的余地。
猩王的阴茎像一把滚烫的粗大的火钳用力插入白素紧闭的双腿之间,这次比方才更甚,白素觉得自己的双腿内侧和蜜唇的嫩肉,彷佛要被烫化了一样。一阵阵异样的感觉,从白素的下腹扩散开来,就像……接受丈夫的爱抚……。

「天……!」猩王的毛腿也贴上来了,左腿的膝盖用力想挤进白素的双腿间。他想把白素摆成双腿叉开的姿势,用阴茎直接挑逗白素的蜜唇。白素用尽力气夹紧修长的双腿,可是,没一会儿,白素就发现自己的抵抗毫无意义。
把白素紧紧地压在地上,一边用身体摩擦着白素饱满肉感的背后曲线,一边用小腹紧紧固定住白素的丰臀。猩王微微前后扭腰,在白素拼命夹紧的双腿间,缓慢地抽送着阴茎,品味着白素充满弹性的嫩肉和丰臀夹紧阴茎的快感。
「啊……!」发现自己夹紧的双腿好像在为猩王提供臀交,白素慌乱地松开双腿。猩王阴笑着立刻乘虚而入,左腿马上插入白素松开的双腿间。
白素发觉上当,可是被经验丰富的猩王左腿插入中间,双腿再也无法夹紧。猩王一鼓作气,右手改绕到白素的腰前紧搂住白素的下腹,右腿也硬插入白素双腿之间,两膝用力,白素「呀」的一声,两腿已被大大地分开,这下白素已经被压制成彷佛正被猩王从背后插入性交的姿势。
猩王的阴茎直接顶压在白素已成开放之势的蜜穴上,「不要啊……!」白素心乱如麻呼吸粗重,一不小心又吸下大口的粉红气体,急紧咬下唇,拼命想切断由下腹传来的异样感觉。
猩王的阴茎比一般人要长,很轻易地就能蹂躏到她的整个花园。随着猩王的缓慢抽送,巨大的火棒一下又一下地压挤着白素隐秘花园的门扉,彷佛一股电流串过背部,白素差一点叫出声来。
猩王的阴茎不知满足地享用着白素羞耻的秘处。压挤到最深的部位,突然停止动作,那是蓓蕾的位置,像要压榨出白素酥酥麻麻的触感,粗大的龟头用力挤压。
「啊!不……不行!」白素的内心深处暗自发出惨叫声,身子轻微地扭动,彷佛要闪避对重要部位的攻击般,猛烈地扭动臀部,然而粗大的龟头紧紧压住不放。「那里……不行啊!……」白素拼命地压抑几乎要冲出口的喊叫声,在布满着色迷迷敌人的密室里竟遭到这样的猥亵……憎恶、屈辱、即使从开始到现在也许只有半句钟,白素内心的羞愤与绝望,却彷佛遭遇了一个世纪的噩梦。
琪曼医生细意地继续欣赏观看猩王猥亵着身前成熟俏丽的白素,满足品味着白素羞愤交加、拼命忍耐性冲击的娇姿。
猩王的侵犯当然没有停止,他的脸几乎紧贴上白素的玉颈耳边,开始对白素进行更大胆的挑逗和更无耻的蹂躏。耳边传来粗重的呼吸,猩王嘴里的热气几乎直接喷进了白素的耳朵,并开始吮吸白素的耳垂和玉颈。
紧箍住白素纤细腰肢的左手继续进袭,指尖在乳头轻抚转动,白素俏脸绯红,紧咬下唇,拼命地用力想拉开猩王的毛手。但富有弹性的胸部不断地被猩王肆虐捏弄搓揉,丰满的乳房被紧紧捏握,让小巧的乳尖更加突出,更用拇指和食指熟练地挑逗已高高翘立的乳尖。
敏感的乳尖在猩王的亵玩下,一波一波地向全身电射出官能的袭击。再加上蜜穴被粗壮的火棒不断地碾压挤刺,白素绝望地感觉到,花瓣在粗鲁的蹂躏下,正与意志无关地渗出大量蜜汁。
侵入了她体内的猩王更是得意的笑道:「小羊儿,我的肉棒可要比卫斯理硬的多,在众目睽睽下,那卫斯理说不定还硬不起来呢。」白素不再作答,根本无法抵御强悍的入侵者的屈辱,亦已使平日聪慧机灵的她精神完全麻木无法思考。更有甚者,白素被玩弄的花瓣早已脱离了她自己的控制。只见猩王猥亵地轻咬住白素柔嫩的耳垂、用力捏握丰挺的乳峰、小腹牢牢压住白素的腰臀、粗涨的阴茎紧紧顶压在白素的花园口,然后,向圣地的尽头开始一寸寸地探索。
被死死挤压在地上双腿被大大撑开的白素,早已全无防卫。「嘿嘿……」猩王并不急着轰炸攻占白素最圣洁的谜谷,而是慢慢地玩弄已无路可逃的猎物,恣情地享受着眼前这美丽女郎。当白素的圣地被一寸一寸地侵入那羞愤欲绝的挣扎,更能满足猩王的高涨的淫欲。
这时猩王突然腰上运起内力,猛地一插,巨大而火热的阳具在白素如丝缎般柔滑的阴道中,以远超过常人的速度快速进出,龟头如奔马一般,摩擦着白素美丽花瓣般的阴唇以及神秘圣洁的阴蒂。

「啊……啊啊……」白素好像被偷袭似地发叫。达到结合状态的大肉棒,一点也没有事先通知一声,就开始抽出来。原本在暗暗期待接下去更大的快感,白素的身体已经不习惯被抽离的空虚感。抽出来的大肉棒又再次的送入。
「哦……哦……」虽以慢速度,但比起先前的爱抚都要来得强烈,使得白素的官能开始彻底恍惚。在此同时,被抚弄的二个玉乳,也似乎快要溶化开来了,那两粒宛如小红豆般大小的粉红色奶头,变得僵硬如石。
由于大腿间和奶子都已经被烧着的情欲点燃了起来,娇嫩的红唇特别显得饥渴,只见艳冠群芳的白素,满脸绯红,情欲高涨,雪白的玉颈更显得颀长优美,整个身子血脉贲张,脑中空白一片,急促的喘息声,身体火热,裸露的身体不停向上抬动,美丽脚趾因用力而扭曲,努力忍受着如火烧般的强烈插入的快感。
她仰起头最先看见的是挂在密室顶下的大萤幕里一个淫靡的画面,在一个纤细修长的身体之后只露出一小段黝黑的棒体,从它的粗壮程度可见有几十公分已经完全没入女体,这般情景看得白素脸上一阵阵发烧。
但在浓烈催情气体的鼓动下,白素只觉春潮翻滚,欲海横流,说不出快感从自己的下体扩张到全身毛孔,说不出的舒服,说不出的好受,已经无法分辨自己身在何处,已经到了无法忍耐的地步,终于放弃了最后一丝的矜持,开始忘情的嘶喊着,身体迎合扭动着。两个赤裸裸的肉体在密室中央拚命的厮缠,彷佛已彻底的放纵了自己,彻底的融合在一起,彻底的沉溺在刺激的交合中。
在淫水潺潺的洞内抽送的肉棒,则像机器那样的无情,猩王突然将插入的速度放慢,随着律动所燃起的欢愉,逗弄得上气不接下气,浑身颤抖、艳丽绝伦的白素身体更强烈地追求快速的插入,不自觉变成一种很贪心的样子。「啊..…啊….…给我……」生理的反应,性欲的需求令白素喉咙深处发出几乎听不到的祈求。
极品美女的哀求,使冷静的猩王也不顾一切地再用尽全力抽插,疯狂地操着身下梦寐已久的极品美女,由于速度加快,阳具出入的长度也随着增加,每一下都是从龟头退出阴唇,然后再直没到底,只见白素面容上已是一副放荡的神情,口中发出嘶哑的呜咽声,似乎已是欲仙欲死、欲罢不能了。她高翘着丰盈的雪臀,有节奏的自动向上耸挺,一次次的撞击着猩王的腹部,紧窄的阴道包裹着猩王的坚硬灼热的阴茎,异常猛烈的痉挛收缩,白素的最后一击正企图逼出敌人的精液。
猩王觉得高潮很快就要来到了,既娇艳且妩媚白素每一次悦耳的叫床声都几乎令猩王射精,猩王急心神一凝,暗想自己还没完成琪曼医生的任务干掉白素,绝不能这么快就丢盔弃甲,急运功连吸了几口气后,最终还是给猩王忍住了。
经过琪曼医生克苦的训练,那粗硬的棒身迎着紧紧包围住它的小穴肉壁猛地向外扩张,使得白素那正收缩的穴肌被迫随着肉棒的涨大而被压迫开来,还没等白素回过神来,猩王每一个动作都加深地撞击着白素的子宫,一路摩擦穴壁最敏感的小颗粒,粗大的肉棒将白素带往欲情的高峰。
这时强烈的快感加上浓烈的催情气体,让娇艳的白素完全放弃了精神反抗,那情欲荡漾,飞霞喷彩的娇容更加妩媚、动人,两片红唇上下打颤,时而露出排贝似的白牙,黑漆漆的长发,在圆软的肩头上铺散。白素滑嫩的臀部已不受控的用力扭动,配合着猩王肉棒的抽动,高潮掀起,白素再也忍不住了。
「……啊,不行了……卫斯理,白素要对不住你……」白素脑中模糊的卫斯理,一下混成了猩王邪恶的毛脸,然后幻化成千万道光,雪白丰满的臀部不自觉的用力挺后,柔软的腰肢不断地颤抖着,魂魄彷佛在三界中快速的交替往返,最后只有极乐世界快速扩大。粉红的阴道夹紧抽搐,晶莹的爱液一波一波的流出来,同时无法控制的发出了悠长而清脆、喜悦的呻吟声,只觉全身暖洋洋的有如要融化了般,时间好似完全停了下来,情欲燃点至极限,身后猩王肉棒每一下的抽动对白素的身体来说几乎都是一次高潮。
「啊…好……好舒服…」喉底哽住低呼,全身僵硬,艳丽高贵的白素终于忍受不住,在摄像机拍摄下泄身了,曲线优美的软摊在地上。
「猩王干得好!不要停!让她继续享受人间极乐吧!」

「哈哈哈!卫夫人看你现在这副样子,竟在这大庭广众之中,被这陌生男人干得如此投入,活像一只不要脸发情的母狗……!」琪曼医生得意的点着头大赞,其余的打手们忙欢呼拍手附和。「猩王不要停!干白素!」「干死白素!」「干死白素!」
听到琪曼医生那些粗鄙万分的羞辱言词,白素心中感到无限的羞惭,自己何曾受过这种羞辱,但是身体却在欲火的煎熬下,不由自主的达至高潮。
这时猩王用强而有力的双手抱起白素的两条修长白皙的大腿,把白素的小腿架在了他的肩上。身体前伏四十二度,力量集中在下半身的腰上,又开始了猛抽猛插,一下比一下深入,每一下都撞击到达花瓣深处的花心。
在猩王激烈的奸淫蹂躏中,无助的白素被干得娇喘嘘嘘。「噢!快停下来….……啊……!」一双白皙嫩滑、修长完美的玉腿,时而高举、时而轻抬,似乎不晓得该摆放在那里才好般,一石激起千重浪,涓涓溪水般的蜜汁,迎着肉棒,向上奔涌,冲击着白素花瓣内壁。
已无力反抗的白素只能紧咬嘴唇,露出一种娇弱的姿容……「我受……受……不了…!……你………喔……!」随着肉棒不断地深入,随着抽插的不断变速,白素只有不由自主地呻吟着:「喔…哎呀…!…啊….哟……!」
白素的叫声令猩王越插越起劲,直朝花瓣的幽境猛插,白素的花瓣一阵阵收缩「…我……我不……行……了!…卫斯理….快来救我…!……」经不住那一种强烈的刺激袭击着,白素再也控制不住自已,迸发出一阵急促的娇啼狂喘,像触电般地颤栗起来,一道热滚滚的春水自秘洞深处急涌而出,白素又一次泄身了。
看到白素这副令人怜惜的模样,更令猩王心中欲火高涨,双手手指紧捏住白素玉峰蓓蕾在玩弄着,舌头从她耳垂慢慢舔到颈,然后在白素耳边轻声细语的说︰「小羊儿,欲仙欲死的做爱是不是很受用吗?我会令妳不断登入仙境。」
白素的喘息声仍未平复,想夹紧双腿的努力完全徒劳,猩王则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尽情地把白素玉腿分成最开,敏感的小颗粒经猩王的挑逗爱抚,那股酥酸麻痒的搔痒感再度悄然爬上白素心头,虽然极力的抵抗,还是起不了多少作用。
加上粉红催情气不停的刺激下,只见白素粉脸上再度浮上一层红云,鼻息也渐渐浓浊,喉咙阵阵搔痒,一股想哼叫的欲望涌上心头,虽然白素紧咬牙关,极力抗拒,可是任谁都看得出来,再也忍不了多久了,猩王加紧了手上的动作,白素被体内的欲火刺激得几近疯狂,心慌意乱,尽管脑中极力的阻止,可是娇嫩的肉体却丝毫不受控制,在猩王的刺激下,白素只觉得自己阴道内淫水奔腾,鼻中传出阵阵销魂蚀骨的娇哼,脑中所有理智逐渐消退,纤腰轻摆,本能的随着猩王的挑逗摆动起来,看着白素绝美的脸庞,性感诱人的双唇半张着,媚眼如丝处于半昏迷的状态,沉沦于无边的欲海之中,全身软绵绵的任由敌人摆布,猩王又可继续在摄像机镜头前享受着她美丽得令人窒息的胴体,他疯狂地抽插、尽情地摧残,让白素一再体验到这残酷的恶梦正是现实。
(完)
白素红粉迷雾篇
白素自被念力植物人杰仔两父子偷袭及后被带往邪恶组织的硏究所禁锢,她的恶梦便由此而起,首先遭到组织的头目琪曼医生脱光衣服牢绑在手术床上羞辱和蹂躏,上回在白素没有歇息机会下,便被迫立即接受琪曼医生安排的一场不公平美女与野兽之战。对手猩王原名滕星,是一名黑市的摔角冠军,天生淫荡的琪曼医生为了加快其生物科技的硏究结果,更出卖自己的色相肉体引诱征服一些强壮健硕的男子,有些男子服食过其硏制能金鎗不倒的淫药,更甘愿变为其性奴和组织作硏究的实验品,高大雄伟的猩王已是琪曼第六十八个实验品,亦是组织至今唯一没有排斥黑猩猩基因注射能生存的力量型强者,印正琪曼医生生物科技的成功。
白素带着疲累的身驱,赤身裸露在这不利环境下,面对两米高的猩王,冷静聪明的她只有利用修长双腿配合高跟鞋作为武器,虽然已使出浑身解数,奈何猩王智慧极高,身手矫健,加上皮坚肉厚,苦苦支撑的白素最终也败阵,难逃魔掌。
这时密室内的粉红催情气体浓烈,白素气门受创没法闭气,渐渐吸入了不少那些不明怪异粉红色气体,只觉淡淡幽香直闯白素灵魂深处,骚动着白素的情欲泛起阵阵涟漪,动弹不得的她,再被猩王熟练灵巧的手法在自己身上一下下的抚摸揉搓,只见白素挣扎也开始减弱,晶莹剔透的汗珠,宝石似的缀在高耸坚挺的双峰,绽放出教人目眩的艳光。猩王这时亦开始对其完美而白皙的胴体展开一浪接一浪无休无止的奸淫,更可怕的是卑鄙的琪曼医生将会现场拍下全个淫欲过程,陷白素于一个万刧不复之地。
其实这些粉红色的气体,并不是一般的催情剂,乃是琪曼医生在组织精心硏究成功的产品之一,由于硏制需时材料昂贵,所以专门卖给一些国家政要用来对付政敌,令政敌无意间吸入当众出阳相,羞惭难当。粉红色气体原名为「红粉迷雾」,如直接吸入故然催情力霸道,但它的另一妙处就算是没有吸入,粉红色的浮游粒子也能附着人体的皮肤上,并随着汗水慢慢融化,渗入人的身体里发挥效能,防不胜防。
琪曼医生刻意不让白素穿上衣物出战,就是要白素全身将「红粉迷雾」照单全收,当剧烈的催情药力发作,它会令白素的子宫口不断的自动张合,阴部不断地受到刺激,下身便会不由自主发狂的骚痒,身体会变得越来越敏感,只要轻微揉动身体都会变得很兴奋,到那时再也拒绝不了男人,若是得不到男人的安慰,那种感觉就只会越来越强烈,任她武功底子再高,在镜头下恐怕也只有使劲叫床的份儿了!

上回连续被猩王尽情淫玩,对此道并不习惯的白素已一连泄了三次,现在的白素彷佛连再动一根手指头也没一丝力气,软绵绵地倒在地上,幽谷处的肌肉微微轻颤着,金鎗不倒的猩王功夫却当真厉害,白素身上体力的消耗之大,远远超过她的想像之外。
猩王得意的淫笑道:「小羊儿,妳的骚屄真紧!….呵呵….
那么快就倒下,看来美人儿只有拳脚功夫了得,床技郤有待磨链!」
这时在控制台上的琪曼医生向猩王打了个眼色,猩王会意的再向白素开始进行侵犯,只见他使抱摔技紧紧扣住地上的白素,好像在夸耀自己强大的性力,使白素位置正面朝着镜头,白素修长的两腿因被锁着而大大地张开。

「啊!」白素吃了一惊,发觉自己双腿正被敌人大大撑开的玩弄。
「不要……请不要这样下流……!」可惜白素令人怜惜如哭泣般的求告毫无效用,贞洁的门扉被摆布成羞耻的打开,优美的花蕾绽露出来,虽然白素有过挣扎,并尝试夹紧修长柔嫩的双腿,但己身心俱疲乏的她,终究还是无法抗拒猩王强而有力执意的拉扯,白素只感羞愤与绝望,她那曼妙诱人的惹火胴体,漂亮而神秘的阴户便完全暴露在镜头前,纤毫毕露地呈现在密室顶大萤幕的高清画面上,使控制台内全神贯注的观众们都看到呼吸急促。
这时只见白素的阴户似乎已经有一点水光,猩王当然也看在眼里,不禁出口:「哦,只是这样的暴露就有感觉,真是个极品淫娃!」
「不要看。」白素随即说道,但是在「红粉迷雾」的慢慢影响下,淫荡的蜜穴汁液却是不断的流出,一种无形的冲动推使着白素向着快感狂奔,越走越远。这时候的白素渐渐的觉得乳房发胀,下边也热乎乎的,浑身开始软绵绵的,特想有男人抚摸下体又一阵刺痒引起白素全身痉挛:「呜……我这是怎么了?好难受!好痒!」
对着白素这座赤裸裸、活色生香的象牙色雕像,猩王当然不会放过机会,在镜头下一只毛手已探入了禁地,恣意地抚摸白素的阴户,两根手指插进她那柔软无比的高鼓阴阜上那一蓬柔细卷曲如丝般的阴毛中,摸索找寻起来,白素发觉他的手在自己柔软腻滑的阴阜放肆的抚摸,蓦然,她的娇躯猛的一颤,猩王的手指头伸到了那神秘裂缝的最上端。在柔软的阴毛下,两片粉嫩肉瓣的交汇处,那粒深藏的肉蒂刚刚探出了一个小头,就落入了魔掌之中。
猩王感到在濡湿的玉溪上方一处娇滑的软骨上那一粒娇软无比的嫣红玉蒂正慢慢在胀大,轻微的颤动着,他马上欣喜地用手指轻轻夹住那最敏感的柔嫩阴蒂,来回揉搓起来。白素哪里经得起像猩王这些玩弄女人的老手这般奸淫蹂躏,女人最敏感的地方同时受到淫邪而又有技巧的揉弄撩拨,加上「红粉迷雾」刺激下,已是欲火如焚难以忍耐,白素只觉阴道深处空虚无比,阴核又奇痒难忍,只一会儿,便娇喘呤呤,双颦发热,她的爱液已身不由己如泉洒满了猩王的手,而猩王同时用嘴唇含着她激突的乳头,稍微加压,白素已经气喘连连,猩王没有停止动作再用舌尖贪婪地舔她的乳峰,使她更加发情呻吟,蜜穴已经是朝水泛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