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绿苒庄 第十六章 帝都暗夜(绿文,武侠,穿越)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贞观绿苒庄 第十六章 帝都暗夜(绿文,武侠,穿越)

过渡,但还是希望大家看完,抱拳行礼!

第十六章 帝都暗夜

帝都长安的夜晚虽说有宵禁,武侯的巡街也从未停止,不过就算如此,也还是挡不住一些隐秘的往来……

是夜,长安,永宁坊。

一个身材苗条的女人正站在一座华丽府邸的后门处,虽说这个女人衣着平常,螓首上也戴着纱笠,一片粉色薄纱更是遮住了脸庞,让人看不清女人的容貌,但仍挡不住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贵妇气质,此时只见这个贵妇玉手轻轻的在门上敲击着,三重两轻的敲门声似乎是什么暗号,当敲门声停止后,门开了,一个提着灯笼的婢女赫然出现在门口,当婢女看清来人后,便不发一语的悄然转身,引领着贵妇进了府邸,随着大门的关闭,永宁坊又恢复了安静,似乎就像什么人都没有来过一样。

“姐姐你终于来了。”当这个衣着普通的贵妇进屋后,另一个身着青色纱衣的女人迎了出来,言语中透着欣喜。

如果有后世之人看到这个欣喜不已的女人,定会大吃一惊,只因这个女人的长相极为酷似后世的女星朱珠,就连那婀娜的身材、性感的语音、妖媚的颜貌几乎是一摸一样!

“嗯,这次出来不易,你姐夫可不是个容易欺骗的人……”贵妇轻轻点了点头,言语中夹杂着无奈“妹妹,其实这次姐姐我还有个紧要的事有求于你……”

贵妇说话间抬手摘掉了纱笠和面纱,在屋内火烛的映照下,一张绝美中带着丝丝英气的俏脸显露出来,白皙的脸庞、明艳的双眸、娇艳的红唇无不显示着犹如仙女般的容貌,只是这个贵妇似乎是大病初愈,本就白皙的俏脸上带着些许病弱……

“妹妹知道,请姐姐放心,我昨日已飞鹰传书我那师兄了,姐姐稍安勿躁,切勿乱了宫气。”青衣女子拉起贵妇的一双柔荑,言语温和的劝慰着。

“唉……”贵妇轻轻叹了口气,俏脸上露出迷茫的神色“妹妹有所不知,你姐夫前段时间不知从何处寻来一个治疗气疾的方子,说是有奇效,我这段时间试了一下,感觉确实有效,只是……唉……”

“这……有效就好呀!”青衣女子听完后面露惊色,但瞬间就恢复如常,还出言宽慰贵妇“姐姐这气疾之癥历来顽固,难得这方子有效姐姐又为何唉声叹气?”

“说来话长,有效是有效,只是这方子所费靡多……”贵妇言语颇有无奈“你姐夫你又不是不知道,为了堵住那些世家门阀的诽谤口伐,素来节俭,这方子有些过于奢侈了,而且虽说有效,但是却见效不快,属于温治,再想到丽儿也有这气疾之癥,且丽儿的癥状比我还要严重,昨日丽儿又差点气疾复发,而丽儿又不能像我这般用精……”

说到此处贵妇语气一顿,似乎是觉得自己说错了话,又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白皙病弱的俏脸上突然泛起潮红……

“嗯……”贵妇定了定神,出言小声说道“用…用浓液调理宫气,只怕……”

“姐姐暂且放心,我那师兄手裏有些秘法方术,定有急治之法,待我师兄收到飞鹰传书之后赶来长安,必有转机。”青衣女子把眼前贵妇的表情尽收眼底,随即嫣然一笑,语气带着妖媚的说到。

“有劳妹妹了……”贵妇微微欠身行礼。

“姐姐见外了。”青衣女子立刻探身扶起贵妇,只是眉眼间带着丝丝狡黠。

“那今日……”贵妇起身看着眼前的青衣女子,面带绯红,目光闪烁……

“嗯,妹妹已经安排妥当,姐姐且随妹妹去后府用药。”青衣女子轻轻拉起贵妇,边说边向着后堂走去。

“今日不会也是与那神驹做……做药引吧?”贵妇神情扭捏,俏脸上的神色好似期待,但期待中又有些许恐惧“神驹的浓液虽说数量颇大,但那尺寸与……与持久着实让人害怕……”

“咯咯~~姐姐放心,神驹与人一样,也需要时间修养啊……”青衣女子娇笑一声,随即轻言腻语的悄声说道“更何况上次姐姐可是差点把那神驹榨成药渣了呢……”

“讨打~~”贵妇脸上红晕更胜,抬手轻轻打了一下青衣女子。

“咯咯咯~~~”青衣女子不以为意,言语反倒是更为妩媚“这次妹妹可是从幽州找了十余个死囚,且都给他们服了精固丸,保证姐姐能够……”

“你就讨厌吧~~~”贵妇此时的言语已然娇嗔。

“咯咯咯~~~~~~”娇笑间,青衣女子已然拉着贵妇步入了后堂……

………………

与此同时,帝都长安,长乐公主府。

世间之事便是如此,有喜就有忧,此刻正坐在榻上发呆的长乐公主便是忧愁不已,娇美的脸上愁云满布……

“公主,夜深了……”一个身穿绿衣的婢女走到了长乐公主身旁,轻声言道“您的气疾刚刚痊愈,御医说熬夜伤身,您再不歇息怕是气疾又会复发呢。”

“嗯,本宫晓得,只是本宫这气疾复发的越来越频繁了……”长乐公主呆呆的回答到。

“听说……”婢女低下头,悄声说道“奴婢听说皇后娘娘前段时间得到了一副方子,说是对气疾之癥有奇效,公主何不找皇后娘娘讨来一用?”

“本宫知道。”长乐公主此时已经缓过神来,语气坚定“那方子过于奢侈了,本宫不能用!”

“可是……”婢女似乎是没想到长乐公主会如此回答,一时语塞。

“好了,此事休要再提了……”长乐公主螓首微摇,面色凄然,自言自语道“本宫命数既已如此,何须逆天改命……”

“其实……”就在这时,这个婢女却突然俯身,凑到长乐公主耳边悄声说道“奴婢还知道个秘方,这秘方见效奇快,再辅以秘术心法,可保公主的气疾不再如此频繁剧烈的复发,只是这方子有违人伦纲常,只怕公主……”

“嗯?”长乐公主神色一楞,随即扭过头,言语带着期许“说来听听……”

………………

帝都长安,萧府,萧锐别院,卧房。

同样的公主,不同的忧愁,与长乐公主的忧愁不同,襄城公主的忧愁却是不能袒露与人……

“也不知道那两个小家伙认没认出我,想必是认不得了,毕竟他们刚出生就被抱走了……”襄城公主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铜镜正在梳理自己那一头秀发,只是手中的动作却止不住心中的思绪“不过他们长得和那个坏家伙好像啊,就是不知道他们下面那根会不会也和他们的父亲一样呢……”

想到此处,襄城公主手中动作一顿,丝丝红晕瞬间沖上了俏脸。

“哎呀!我在这胡思乱想什么呢!我可是他们的亲生母亲呢……”襄城公主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要不明天我再去莹妹妹府中看看他们呢……”

就在此时,襄城公主的驸马萧锐带着浑身酒气进了卧房,看见正在思绪踌躇的襄城公主不由得一楞,有道是“灯下看美人,越看越迷人”,此时的萧锐便是如此,接着酒劲缓缓走到襄城公主身后,悄悄的张开双臂抱向了襄城公主……

“我的公主夫人在想什么呢?”萧锐抱住襄城公主的时候大声说到。

“哎呀!”襄城公主一声惊叫,当发现抱住自己的是自己的夫君,这才起身娇嗔道“讨厌!吓死我了!你怎么又喝了这么多酒啊~~~”

当襄城公主起身的剎那,萧锐眼都直了,因为此时襄城公主白皙、丰腴的娇躯上只穿了一件紫色薄纱,柔嫩的肌肤、丰满的胸部、修长的玉腿赫然映入了萧锐的眼帘,只看的萧锐瞬间欲火焚身……

“嘿嘿~~!”萧锐一脸淫笑“公主啊,今晚上咱们换个用那个姿势如何?”

“哼!”襄城公主娇哼一声,便转身走到了床榻边,撩起自己的纱衣,俯身跪在了榻上。

“嘿嘿~~~~”萧锐一声浪笑,边脱着衣服边走向了襄城公主。

只是……

愿望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区区片刻之后,随着萧锐一声满足的呻吟,一场交媾便悄然完成,却独留下了襄城公主的幽怨哀怜……

………………

帝都长安,城外,曲江池畔,密林。

同样的月夜,不同的境遇,此时此刻,一身红衣的女侠甄婧正拎着挞魂鞭在林中一颗巨树上假寐……

“臭家伙!竟然没认出来本姑娘,癡长我几岁记性就这么差了吗?亏得本姑娘跟你还是青梅竹马,每天都跟在你屁股后头瞎跑呢!”甄婧双眸微闭,口中喃喃自语“哼!等我灭了那邪门教派就回去找你算账,嗯……不对,还有那个号称什么冰鹿的贱人!要不是她……算了算了,不想那些恶心事了,想想都恶心……”

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甄婧不由自主地小声笑了出来。

“不过那个臭家伙居然会让他的夫人……哼!本姑娘也不是吃素的,你不是喜欢带绿帽当王八吗?本姑娘也可以,你不是喜欢这个调调吗,看以后本姑娘怎么满足……”甄婧想到此处,言语一顿,俏脸霎时一片羞红“讨厌!为什么要满足他这个变态的爱好啊~~~不过~~这个画面想想都好淫蕩呢~~~哎呀~~~讨厌!讨厌!好讨厌!”

此时,一个矮胖的老男人已窜至甄婧休息的树下,正抬头看着树上那个身穿红衣的丰腴美女,一张丑陋的、带着皱纹的大脸满布笑意……

“终于找到你了!”就在甄婧为自己的想法娇羞不已的时候,一个低沈的声音在树下猛然响起“嘿嘿~~~婧丫头,跟老夫回去吧!”

“还真是阴魂不散呢!”甄婧听到这个声音后却没有躲避,只是轻功一闪,飘然落地,落地的瞬间,手中的挞魂鞭赫然展开,鞭上更是闪着暗红之色。

“嘿嘿~~~婧丫头谬赞了!”这个丑陋的老男人阴笑着对着甄婧抱拳行了一礼,随即,一连串轻薄、调戏的话语便从他这张满口黄牙的臭嘴中溜了出来“老夫只是闻着婧丫头的体香就找到你了,不得不说,婧丫头你这身媚肉可是真香啊,怪不得那些用作药鼎的昆侖奴每次肏你都能被你吸干几个,害的老夫还得去抢几个昆侖奴回来,婧丫头,你要怎么补偿老夫啊?”

“这次他又派你来送死吗?上次你那结拜兄弟被我伤了手臂,怎么样?现在他还活着吗?那鞭子上的毒可是自成于天地,毒性对于练武之人尤为致命,越是内功高强,毒性也就越强……”甄婧没理会眼前这个丑陋、矮胖男人的调戏言语,只是淡定的看着他,不过,此时甄婧的这一双美眸中却闪着杀意“这个事我可是对谁都没说呢,没想到你那骯脏的义兄竟然是第一个尝鲜的呢……”

“唉……都是命数……”老男人叹了口气,面色幽哀,似乎有些伤心,但随即就换上了一张笑脸,笑吟吟的看着甄婧说道“不过还好,那老货只是丢了条手臂,性命倒是无碍,有劳婧丫头上心了。”

“嘁!”甄婧俏脸一僵,面露不屑之色。

“哎呀?”突然间,这老男人发现甄婧居然没带妖狐面具,不由得出言问道“婧丫头,你的面具呢?”

“本姑娘不想带了,有意见?”甄婧面色不善,手中挞魂鞭的暗红之色更胜。

“没有!没有!”老男人连忙摆摆手,不过口中却又出言调戏,说话间还把自己的肥手放在胯间用力的摸了几下“嘿嘿~~婧丫头就是好看!难怪门主这么想得到你呢,只是苦了我们这帮老兄弟喽,这几日每天都想着法子偷拿门主那一对天影翡对着裏面记录的以前婧丫头的淫态撸上几次,射出来精液恐怕都能够婧丫头你沐浴洗身之用了,尤其是婧丫头伺候巨獢犬和乌枭神驹的那几次,我们这几个老家伙都差点把鸡巴撸断了,射出来的精液更是犹如决堤般兇猛,那精量都能让婧丫头当饭吃了……”

“闭嘴!无耻之徒!”甄婧大怒,似乎对这老男人提起自己与狗和马交媾的往事异常愤怒,当下口中大喝一声,舞鞭向前!

“嘿嘿~~~~”老男人一边躲闪着甄婧的攻击,一边接着出言调戏“婧丫头,跟我回去吧,这次门主又用秘法做出了个‘藤蔓花王’,这东西可以用酷似男人阳具般的藤枝淫悦女体,又已女体淫液为食,淫液越多,藤枝就越粗壮,最有意思的是,这个藤枝还能从女体的后庭鉆进去,再从口中鉆出,然后再插进女体屄中,就这么来回抽插,反之亦然,口入肛出再入屄,这种玩法一般女人可受不了,想来只有被天天肏干调教出来的婧丫头你才能够承受吧,怎么样?跟我回去享受一下吧?”

“无!耻!”甄婧怒气爆满,银牙咬碎,鞭花舞动密不透风……

一时间,密林中飞沙走石、落土飞巖、雷虐风号,兵器相交的铿锵之声不绝于耳……

…………………

PS:最近身体还在恢复,毕竟连着做了两次开腹手术,回复需要时间,望大家见谅,感谢感谢!
PS1:下一章有肉,还是双插戏份……
PS2:话说各路大神谁会绘画?在下想给各位女角做个绘画图示,奈何在下手残,只能求助,有偿求画!有偿求画!有偿求画!
PS3:还是欢迎各位大神写同人,毕竟自己写和看别人写感觉不一样,哈哈哈~~~~~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