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卒业(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同人)卒业(一)
    (同名漫画本土化改造)
        早上的阳光真美,七点一刻,我在平安公园门口广场惬意的骑车转着圈,过了这个暑假,我就要第一次长时间离开这个闲适的东北小城,到北京上大学,告别高中三年的紧张生活,迎来自由快乐大学时光。
        晨练的爷爷奶奶已经陆续在往回走,我小心地掌握山地车的平衡,在人流中自如穿梭。绕了几圈,看到杨雪骑着小蓝车从北边过来,今天没有什么风,她柔顺的头发微微向后摆动,两个膝盖并拢脚踏板蹬得轻快。学校女生骑车姿势大概分为两种,一种是向男生一样膝盖和腿平行,或者向外分,这些女生往往身材壮硕性格假小子,还有就是向她一样双膝内扣,我总是主观认为这样骑车的女生比较淑女,人也往往清秀。当我再绕一个圈回来的时候,杨雪已经骑到我跟前,“桂杰,这是素的,你先吃吧”她纤细洁白的手指从车筐里拿出一个塑料袋递给我。“谢啦”,我停下车,用单脚支着地,伸手接过她递过来的烧饼。老孙家的烧饼个不大,但用料扎实,烘烤过的芝麻饱满油润,满满的覆盖在酥脆的外皮上,内里层层分明,花椒香浓郁,外酥里嫩,靠这手绝活,早点摊前总是人满为患,杨雪应该是提前半小时就去排队了。我支着自行车开始吃烧饼,杨雪也从车上下来,拿出一个素烧饼开始吃起来。和我的大口吃不同,她用两只手把烧饼捧到嘴前,小口小口啄,有点婴儿肥的脸颊一鼓一鼓,好像一只土拨鼠,不同的是她大大的眼睛向下看,显得睫毛更长了在朝阳下泛着光泽。一双眼睛拯救一张脸,我在心理默念,其实这样说也很不客观,她鼻子嘴也是小巧分明的,我们东北的女生本来皮肤就好,她随她爸爸更是尤其白净,一直怀疑她家祖上有俄罗斯血统。我俩就这样默默吃着,我在班里不算是特别内向,讲起笑话经常逗得男生女生哈哈大笑,杨雪是语文课代表,身材又好,经常代表我们二班参加主持和演讲比赛,在班里课间我们都能够聊得开心热闹,可就我们两个的时候,气氛往往就显得宁静沉默些。“你们都吃上啦!”田茂冲骑着家里的电动车快速冲了过来。气氛一下活了过来,我笑骂到“你要撞死我啊”,杨雪也绽放了笑容,清脆的说“给你,肉的。”我们三个共同停好车,一边啃着烧饼,一边开始了沿着公园步道散步锻炼。
        从放暑假,这样晨练活动时不时的开展。我们三个可以算作青梅竹马,小学是同班同学,初中田茂冲和杨雪分到了三中四班,我分到了三班,初中毕业田茂冲上了职高,我和杨雪都考上了重点的一中,又成了同班同学,高考我有点超常发挥,和杨雪都考上北京的外国语大学。田茂冲父母都在海南开餐馆,毕业考得一般,可能就不继续读书要去海南给父母帮忙了。我们这个县城不大,孩子也生得少,许多同学都有着十年的交情,我们三个的关系尤其密切。初中的时候社会治安不太好,学校门口经常有辍学的孩子抢钱骚扰女生,学校内部也是乌烟瘴气,几个学习靠后的学生拜了社会人当大哥,在学校里上课吵闹下课成群结伙找事消遣,许多学生都提心吊胆。杨雪的爸爸是街道派出所副所长,我家承包了一些绿化工程,都有一些社会上的人脉,我们学习也好,学校也比较照顾,保护得很好。田茂冲父母都在鞋厂上班,一直不太景气,他本来上学比我们早一年,身材也壮实,一般人不会主动招惹他,但在初中杨雪相貌出众,一直上着舞蹈班仪态也愈加秀美,时不时有情窦初开的小男生表白搭讪,为了避免杨雪被坏孩子骚扰,田茂冲对外说是杨雪的男朋友,成了众矢之的,经常被校内校外的混混打伤,这种环境下他越战越勇,自己受伤对方往往也要挂彩,逐渐打响了名气,又结交了一些能打架的兄弟,到初三已经没人敢轻易招惹他了。不过学习也就此落下,中考考了个职高。高中我和杨雪一个班,社会环境也逐渐好转,不需要田茂冲帮忙出头,他也就不再说是杨雪男朋友的事,还是经常趁放学假期找我打游戏、打球,杨雪偶尔也会和我们一起出去,请我们吃饭,在球场边看我们打球。紧张的高考结束,一直专心学业的我们无所事事,隔几天田茂冲就约我们出来晨练。
       尽管是早晨,八月的东北还是很热,我们吃完烧饼加快了步伐,杨雪在我们中间齐头并进,后背逐渐被汗水浸湿,身上的阿根廷队队服贴身勾勒出起伏的曲线,隐约可见白色的胸罩肩带,公园里绿草青青,杨雪身上的花香愈发浓郁,这点我一直很疑惑,女生就是这么神奇,除了小学,从初中开始,杨雪身上就常年能闻到一种神秘的香气,让我头晕目眩。自己的衣服新洗的最多就有一天洗衣液的气味,田茂冲身上更是常年有汗臭,杨雪就永远笼罩在一种时浓时淡的花香中。汗水从饱满的额头滑下,杨雪用手背向外侧擦拭,雪白的右额头露出了一道淡淡的缝针痕迹。那是四年级的时候她受伤留下的印记,她还不知道,伤她的人就是我。
工作的原因我家和杨雪家早就认识,成为小学同班同学后联系更加密切,老爸时不时的请她家吃饭,与其他同学相比,我们更是能够玩到一起,聊到一块,女孩子发育早,杨雪在小学比我高半个头,经常当自己是大姐头一样,尤其对我严格管理,因为我不交作业,曾经把我拧得青一块紫一块。东北的孩子最喜欢冬天,四年级冬天,学校把操场浇上水成为了天然冰场,又连下几场大雪,同学们在课间都聚到外面打雪仗,小学的女生比较勇猛,男生队往往打不过女生队,特别是杨雪是班长,一般的男生都不敢用雪球杂她。我们欢快的胡乱扔着、跑着,“我们太怂啦,敢打杨雪吗?”田茂冲和我挨着,挤兑我,“敢啊”虚荣心让我骨气勇气,仗着和杨雪熟,我胡乱抓起地上一个雪球向杨雪掷去。“啊!”杨雪捂着右侧额头一下蹲了下去,同学们都聚拢过来查看,献血从指缝之间渗出,“杨雪你没事吧?”“快去告诉老师!”“谁扔的石头?”大家一边关心一边寻找罪魁祸首。当时的我内心无比慌乱,这下闯祸了,杨雪受伤了,他爸爸好厉害的,我爸会暴打我,怎么办?怎么办?说还是不说?我内心迟疑着,犹豫着。“杨雪你看到谁扔的了吗?”有女同学问,“没看到”杨雪捂着额头小声说,可能她也不能确定是我仍的吧,我心里想着,“对不起,我仍的,我不知道里边有小石头,我陪你去校医吧”田茂冲突然说了,“??”我楞在原地,诧异的看着他扶着杨雪在一群同学的责备声中向校医室走去。后来杨雪额头缝了三针,田茂冲被罚回家一周,被父母暴打了一顿。后来田茂冲告诉我,是他出的主意,他要承担责任,从那以后,怀着深深的愧疚,我不好意思和杨雪向过去一样调笑打闹,田茂冲成了我最好的朋友,也成了杨雪最忠实的保护人,他说要负起让杨雪受伤的责任。
        “步兵跟上”一晃神我已经落在了后边,杨雪走在了最前边,欢快的招呼我,宽大的队服遮不住纤细的腰肢,在臀部隆起收束,“小心胃下垂”我高兴的回应追了上去,果然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光是最自然也是最舒服的,多亏了田茂冲,让我能更自然的面对杨雪。“你定好去海南的具体时间了吗?”杨雪收起了玩笑的表情转头问身边的田茂冲,“火车篇都买好了,下周三”,“那么快?”我惊讶的问到,“在老家待着也不是事,海南生意竞争也激烈,我爸妈说让我早点过去看看能帮帮忙”田茂冲叹了口气,“你们两个在北京好好学习,回头我去北京找你们发展,你俩真不赖,考上一个学校还能有个照应”,“我们放假有时间会去找你玩的”杨雪安慰着他“东西都备齐了吗?我家有一个新的旅行箱,我一会给你拿上吧”。“谢啦,我用帆布包一装就行,估计火车上挤,行李箱不一定实用”。知道田茂冲下周就走的消息我们也没了开始的兴致,慢慢步行走回了公园门口。“我先回去啦,拜拜”杨雪挥手和我们告别,我也正要和田茂冲挥手作别,“等等”他叫住了我。“和你商量个事”他语气有点沉重。“咋啦?”我停了下来。他有点犹豫,看着我说“想和你商量个事,你给个意见”,“你说吧”我好奇的望着他。“我想向杨雪表白……,你说行不”他点燃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我惊讶得差点没支住车“早点呢吧?而且……”我有点语无伦次,杨雪和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很好很好,重点高中,同学中有谈恋爱的,但是还不太多,紧张学习,家里教诲,我们这个小团体都没有谁谈过男女朋友,本来上了大学之后可以……,而且杨雪爸妈一直不太喜欢田茂冲,有点阴暗的想法,田茂冲上了职高和我们有了更多的不同,和杨雪的越来越白皙靓丽不同,田茂冲越来越有社会的习气,头发油腻,身上总是汗味臭烘烘的,尽管是我的好朋友……,杨雪对他肯定不会有那种感情,而且……。“我也知道她可能不会答应,其实我一直觉得你们俩是一对”,“别瞎说……,咱们都是最好的朋友……”他这么直白的说让我不知道怎么应对。“你要是喜欢他你早就表白,我祝福你们,你们要去北京上学,现在大学谈恋爱的挺多的,我估计追杨雪的人会有很多,我去海南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看到你们,我要是不说我怕留下一辈子遗憾”,“我都没想那么多,咱们一直三个人一起吗,要是她不同意有点尴尬啊”我找词应对着,脑子里已经成了一团乱麻,如果他们成了男女朋友,玩意杨雪答应了,我……,“所以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我就想把我想说的话说了,她答应不答应你都是我的兄弟,我都会去海南,我就是不想待着遗憾上火车”,“这事你做主啊……”是啊,杨雪肯定不会答应,不过田茂冲是我这么多年的朋友,小学还为我背过锅,他那么的仗义,我是不是有点小人了?他表白失败我们又能向以前一样,而且杨雪怎么想的,她对交男朋友的事怎么想的?……“你准备怎么说?”我准备再探听一下消息,“这周六吧,找个地方,你帮我叫她一下吧,我单约她她都不出来”,“我?”你表白拉着我干嘛?但是,好像当时就知道结果啊,万一她同意我就……,我心里牵头万绪,“去哪?”“去你家吧,你爸妈周末不是经常回老家吗?我爷爷奶奶总在家,我请你们吃饭”田茂冲可能早就考虑了好了,压迫得我不知道怎么应对。“我看看吧,不知道这周他们回不回去”,我浑浑噩噩的回了家。田茂冲要向杨雪表白,肯定不会成功的,他这个外形也不是杨雪喜欢的,他浑身油腻,头大肚子大,脸上有痘,还有异味,杨雪平时出来玩都不紧挨着他,而且杨雪那么好干净,但是,他好有胆量啊,杨雪喜欢有趣的人,杨雪喜欢干净的人……,但是我答应田茂冲了啊,他是我兄弟,我们还都是孩子,他说了就得了,杨雪这么冰雪聪明,一定会骂他一顿就能把气氛转回来吧,我们还是开心的给田茂冲送行,还是像以前一样……。
        嘟……嘟,“杨雪,我是桂杰,田茂冲下周三就走,要不我们送送他?嗯,我家周六没人……不行来我家……中午涮羊肉……好……到时候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