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互窥

我的母亲有着东方女人少有的高大身材,虽然年已三十八岁,但却保养得宜,诚然是一个成熟性感的丰满中年美妇人,兼具成熟女性韵味与慈祥母亲的美艳面孔,一种养尊处优的贵妇风姿,长的千娇百媚,粉脸美艳绝伦,白里透红的肌肤,秀眉微弯似月,两眼大大的黑白分明,眉毛细长乌黑,鼻子高挺隆直,艳红的嘴唇微微上翘,双唇肥厚含着一股天生的媚态,樱唇角生着一粒鲜红的美人痣,最迷人的是那一双水汪汪的大媚眼,每在转动瞄着看人时,似乎里面含有一团火,烧人心灵,钩人弛魄一样,一飘一转的能勾人魂。

李代桃僵,妈妈变新娘

  宋子宁望向坐在自己旁边的新婚妻子,对她虽然没有多少的爱,但却花费了自己大量时间、金钱和努力才追求到手的女人。月儿任性、奢侈和爱出风头的作风并不讨喜,只因是她的样貌和自己妈妈很相似,初次见面已令他心动不已,也是自己娶她最重要的原因。

冷艳高贵的姨妈

「我是李小健……来找淑珍阿姨……」「喔……进来吧……」只听雕花大门打开了,女管家领阿健穿越百花盛开的庭园,走进间装潢得无与伦比的豪华客厅,他暗自赞叹之时只见楼梯走下秀发披肩身着一袭粉白洋装的美艳少妇,皮肤雪白细嫩、身材凹凸匀称,她浑身散发着成熟魅惑、高雅美艳,摇曳的秀发飘来阵阵发香她吐气如兰:「阿健,你已长得这么俊俏高大耶,阿姨欢迎你……」

一直跟我做爱的妹妹

上国一时,有次我在家浴室里的浴缸泡澡,莲蓬头很低,而莲蓬头的水我是不关的,有次水直往我的阴茎冲的时候,我察觉到我的下面有一种……断断续续麻麻的又舒服的感觉,于是我就莲蓬头的水,往阴茎一直冲,过了一段时间,我感到我的阴茎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很难形容,那还不知到那是高潮。

妈妈代替了新抱

我妈妈叫兰香,是个性感的熟妇,五尺二寸,三围是36e,28,36。那时天气很热,有天晚上我一个人穿着短裤看比赛,妈妈服侍妻子睡了后自己去洗澡。过了一会浴室里传来妈妈的尖叫声,当时没想太多冲进浴室一看,妈妈光着身子躺在地上,双手支撑的地挣扎着想起来,见我进来无力的说道:「快扶我起来。」

荒岛兄妹

俗话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人的这一生祸福总是交替出现的,我本来是一个拥有温柔美丽的妻子和可爱的妹妹的,但是我们在一次环球旅游的时候,由于飞机失事,坠入了大海。

青春期性事

小风觉得自己很帅,除了脸上定期蹦出的那两三颗痘痘之外,简直就跟金城武可以媲美,也许金城武还不如自己哩!因为小风认为自己比金城武还要雄伟健壮。他可自恋的紧,三不五时就穿着一条小内裤,在穿衣镜前搔首弄姿,挺挺三头肌、鼓鼓腹肌,「嘿!金城武可有八块腹肌?」小风以为全天下就只有他有腹肌,浑不知腹肌的生成全然是因为他的自恋外加无所是事使然,每天打着赤膊在镜子前仰卧起坐、伏地挺身,一只15磅的哑铃片刻不离手,要说真长出10块腹肌也不算太离谱。

我慢慢地享受我小姨子文涛[完][作者:不详]

操着文涛,我发现文涛是如此的舒服、顺畅、柔软而温暖,包合感、磨擦感、润滑感都调配得恰到好处。
文涛的阴道虽然是第一次被我操,但却是软软的,非常的温暖,非常的湿润,非常的润滑,插在里面很舒服。
只觉得文涛的阴道把我的阴茎一道道地箍住,一阵子说不出的快感传过来。
我清晰的感觉着文涛的柔嫩身体,感到文涛的阴道不停的産生痉挛,吮吸着我的阴茎。
我的龟头在文涛体内15厘米的深处感受到了文涛灼热的紧缚感,那里,感觉阴茎被四周柔软而热烫的阴道腔肉包裹着,舒畅得无以复加,仿佛整个世界都已经不存在,只有从那一个地方传来的火热而柔软的吸引才是真实的。
我全身的欲望也由此勃发,文涛的阴道很紧,我只感觉到文涛的阴道包住我的阴茎,很潮湿,很温暖,夹着阴茎抽动,带给我相当大的快感,我毫不留情地开始用力抽插着。
“啊…啊……好痛……轻点…求你轻点……”文涛惨叫着。
文涛的眼睛紧闭着,眉头皱得紧紧的,嘴巴微张,脸上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我从没想到,这个平时风度翩翩,冷冷不近人的小美人,今天在我的的阴茎下如此的可怜,这带给我无限的快感,我日得更用力了,一下一下地日的文涛死去活来。
我把文涛的腿分到最大、最开,并往上举,把文涛摆成淫贱的
v形,批张到最开,我跪伏在文涛的两腿间,把粗大的阴茎插到最深。文涛头发散乱眼睛紧闭,微张的嘴唇发出可怜的呻吟,文涛两只又白又嫩的修长大腿被我拼命擡起,雪白的肉体随着我屁股的扭动而摇晃。
我向文涛的阴道做着一次又一次的冲压动作,大幅度地前后抽插,时而把粗硬的阳具全部插进文涛的阴道里,然后用力扭动着屁股,让阴茎在文涛阴道里面做半旋转的搅动顶撞……
小姨子的下身已经完全掌握在我的控制之下,我每用力地搅动一下,文涛就发出一串“啊……啊……姐夫好痛啊……轻点……”的哀求声,柔软的身子不由自主地痉挛着,而我把全部的神经都集中在龟头同文涛阴道壁嫩肉的挤压磨擦中,每一下的抽插,都要发出一身粗重的喘息,极度地享受其中的快感,小姨子虽然是第一次但她的阴道干起来仍然相当舒服,阴道内肌肉弹性良好,触感极佳,我的龟头狠狠地顶在了文涛阴道深处的子宫上,令这个贱货痛苦不堪。
我低头看着我猛操文涛的地方,文涛的阴唇随着我的抽插不断地翻来覆去,我的阴茎也被文涛的淫水侵得发亮,而文涛的乳房更不断地上下摇晃,文涛平时整洁的头发也淩乱不堪,种种情形,让我更加兴奋,我越发用力地日着文涛“啊姐夫……啊姐夫…..痛姐夫……姐夫轻点……姐夫求求你了……

听着小姨子的哀求声,我越发使劲地日着她,用尽全力地抽插着阴茎,每一下都日到子宫的深处,小姨子的反应也越来越强烈,她使劲地抓着我的肩,呻吟连连……
我被文涛抓得好痛,不过越痛我就越用力地日她,更是用力地捏着她的乳头。
“啊……好痛……”随着文涛近乎哀鸣的惨叫声,我的阴茎也硬到极点,看着文涛娇好的面容扭曲着,整洁的头发淩乱披散,那种痛苦、屈辱的表情,文涛的乳房被我用力而粗暴地捏着并变了型,下身更是被捅的不停地颤动,我大力地日着文涛,剧烈的动作把床都弄的咯咯做响。
文涛开始还断断续续地呻吟几声叫疼,后来就只能不停的大声惨叫,惨叫声一阵高过一阵,我身上积累了几个星期的欲火全部都喷发在她的身上,粗暴地冲击着她娇弱的躯体,文涛几乎被我日得几乎昏了过去。
我粗硬的阴茎深深地日进文涛的阴道里面。
文涛的红嫩的阴道口随着我阴茎的抽动正翻出翻进,阴道里流出乳白色闪亮的淫水,已顺着会阴淌到屁股两侧……
我操得文涛不时发出”叭叽、叭叽”的水声,我的阴茎沾满文涛晶莹的淫水,闪着亮光,每次抽动,都把文涛的嫩肉带出来,又重重地送回去,文涛丰满的双峰也随着跳动,乌黑柔顺的长发遮住了小姨子美丽的脸庞……。
我调整了一下姿势,扶稳小姨子的双腿,又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来回抽插。
“啊姐夫…….啊……啊姐夫….”,小姨子再次惨叫起来。
真的忍不下去了。
我咬着牙,再使劲狠狠地抽送十多下,一种要射精的感觉传输到龟头,热血全涌上大脑,阴茎涨大到最粗,文涛似乎感觉到什麽。

哥哥别插了

「你好,这里是xx俱乐部。」一个声音听起像是三十出头的女人接电话。「咦?(俱乐部?)……啊……妳好,请问妳们那边有在征《女性服务员》